ZKIZ Archives


被妖魔化的案樹廣西清剿案樹:一場誤會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3917

在上林縣的清案行動中,村民種植在耕地里的案樹被砍下。因為未成林,細細的案樹幹賣不上好價錢。 (南方周末記者 汪韜/圖)

廣西並非在全自治區範圍內清理案樹,目前只有數個縣有所行動,一是為了符合南寧的水源保護條例,二是為了發展旅遊或甘蔗產業。

“案樹已經被妖魔化了。”

“是經營模式不行,不是樹種不行。”

“真希望你走了之後,再沒有記者來了。”2014年8月29日,上林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上林是廣西首府南寧市的郊縣,曾因當地人前往加納淘金而受到全國關註。這個山區縣政府的官員沒想到,因為速生案的清理,一個月來了三波記者。

近幾個月來,在廣西,對於案樹的清理不止上林一處。這讓外界認為,廣西在對案樹說“不”。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生態立縣,上林清案

2014年5月4日,上林縣政府辦公室發布了《關於限期清理占用耕地種植速生案的緊急通知》。“水源涵養區、旅遊、耕地、二級路里大約5萬畝的案樹,五年內逐步退出。”上林縣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介紹。

一個月之後,縣城附近的二級路邊,縣委書記帶頭,副科級幹部參與,開了一個案樹清理的現場會。據報道,截至今年7月底,上林縣累計清理速生案581畝。

這本被縣政府視為“分內工作”,不想卻引起了外界關註。宣傳部門和職能部門都不太願意接受采訪,被縣政府辦公室打電話通知後,一位科員在會議室看到南方周末記者,嘟囔了一句:還以為是領導叫開會呢。

外界無疑視之為廣西釋放的信號。一個全國案樹種植第一大省份,一種爭議極大的樹種,從以前的大力推廣變成高調清理,這對林業造成的負面影響不言而喻。而最近的媒體報道,亦多認為是當地對案樹的官方否定。

案樹原生於澳大利亞等地,中國引種案樹可追溯至1890年。因為生長迅速,經濟效益高,在我國南方地區被大量種植。

對於“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廣西來說,人均耕地面積少,年輕人外出打工,留守的老人也更願意栽種案樹。“甘蔗是供給糖廠,糖廠收了才能砍,不自由。案樹,什麽時候砍都可以,幹脆一點。”上林縣澄泰鄉雲龍村村民韋建英說。她今年66歲,和老伴帶著孫子在家。案樹栽下去後,每年只需施肥一次,比起甘蔗、花生要簡單多了。

2014年6月底,韋建英種在地里的三畝半案樹被鄉政府和村幹部砍了。

三年後就能成長為售價五十塊錢一根的案樹現在躺在地里,只有手臂粗細,韋建英一個人就可以擡起一根。略大一點的已經被揀著賣了,也只有四塊錢一根。每畝案樹林投入約千元,現在卻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韋建英抱怨砍樹後留下的樁子太高,那長長的一截都浪費了。她不知道,這對於澄泰鄉政府的工作人員來說,炎炎夏日砍樹,不僅流汗流得如“掉到河里”一般,使用砍刀和油鋸也是頭一遭。

鄉政府官員和村幹部猶記得砍完樹第二天的酸痛,但這都是“執行縣里的政策”。

“上林要創建國家生態縣、廣西特色旅遊名縣。”上述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點出了清理案樹的原因。鄉政府官員、村幹部,甚至出租車司機,都知道這個原因。

上林縣城里到處張貼著標語“徐霞客最眷戀的地方”,因為在《徐霞客遊記》中,篇幅最大的就是上林,有一萬四千字。

“我們搞生態旅遊,光有案樹不好。”上林縣林業局一名工作人員說。

清理不止一處,但並非說不

“我們從來沒有提限制案樹發展。”廣西林業廳營林處的一位負責人夏樂毅(化名)強調,“廣西不可能拒絕案樹。全部砍光,種別的樹,木材產量逐年下降,到時候(木材)價格高了,其他森林能保護得住嗎?”

中國案樹林的種植面積位列世界第三,廣西的速生案面積則占全國一半,相當於每3個廣西人就擁有2畝速生案。1畝速生案的木材產量相當於5畝天然林產量,廣西案樹只占森林面積的12%,卻解決了廣西80%以上、全國20%以上的木材需求。

廣西林業科學研究院教授級高工蔣燚認為,在市場的調節下,廣西3000萬畝案樹面積已經趨於穩定。“深山老林里面,運輸、種植成本都會增加。這也是為什麽感覺廣西的路邊都是案樹,因為運輸方便。”

上林縣的清理面積僅相當於全縣案樹種植的五分之一。除了上林,賓陽縣和扶綏縣也采取了清案行動,但他們的共同點均是針對耕地、水源地保護區的案樹。

據賓陽縣林業局水源辦黃主任介紹,賓陽縣從2014年初開始實施水源林案樹清理工作,縣政府發了關於加強水庫水源保護管理的通告,砍除達到四年的用材林。賓陽縣目前水源地範圍內的案樹有4萬畝,計劃清理的具體計劃數字還“不好說”。

扶綏縣政府則在2014年6月9日下發了《關於嚴格控制速生案人工林種植發展的通告》。縣政府網站上刊載了數條各鄉鎮“依法查處違法違規栽種速生案行為”、“耕地上種植的速生案進行清除執法行動”等新聞稿。

上林和賓陽同屬於南寧市管轄,對於水源地的清案行動與修改後的《南寧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有關。2014年7月1日,條例增設一條:在飲用水水源準保護區範圍內禁止“種植速生案樹”。

據報道,這是廣西首次以立法的形式明確提出,禁止在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及一、二級保護區內種植速生案,違者處以每畝3000元罰款。而之前已在水源保護區種植的,4年內必須完成清理或者更新為適合涵養水源的其他樹種。

此前南寧市人大農業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對媒體曾稱,速生案本身不屬於水源涵養林,而且從其生長的機理和砍伐、更新的周期看,對水源的涵養十分不利。此外使用化肥、農藥等,也不符合水質保護的要求。

扶綏縣的清案行動則是為了扶持縣里的甘蔗行業。“我們控制案樹,主要是因為甘蔗是我們縣的自主產業,縣里有兩家糖廠,每年貢獻財政收入達到50%-60%。如果群眾大量種植案樹,案樹會與甘蔗競爭水分和土壤里的養分。”扶綏縣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裴會敏說。

有媒體報道,此輪清案政策,將關乎金光集團、斯道拉恩索等外資造紙巨頭的生意。“目前的政策對我們不會造成直接影響,間接影響可能是給案樹帶來了‘壞名聲’——看,現在政府開始清理案樹了。”斯道拉恩索廣西林漿紙一體化項目信息傳播總監艾琳娜說。

這個160億元的一體化項目是斯道拉恩索公司在海外的最大一筆投資,但公司在廣西種植的案樹面積占全廣西案樹面積的4%,不在此次清理的範圍內。而金光紙業在上林縣也有案樹種植,但林業局稱其不在清理範圍內。

一片剛剛被“煉過”的坡地。“煉山”意為火燒來清理林地,這是案樹種植中的不當方式。 (南方周末記者 汪韜/圖)

“案樹被妖魔化了”

一個縣城的清案行動引起了如此高的重視,其實是對案樹長久以來爭議的延續。

上林縣清案的新聞登出後,環保組織自然大學森林保護項目負責人楊恒就收到了一位廣西人發來的消息。這位開飯館的柳州人很高興,認為廣西終於要清理案樹了,她覺得小時候家鄉很美,種了案樹之後就“烏煙瘴氣的”,還曾寫過呼籲廣西謹慎發展案樹的聯署信。

1998年,案樹種植呈現了初步效益,此後,廣西各地,尤其是南部地區,開始大規模種植案樹,路邊隨處可見這些細細長長、筆直挺立的樹木猶如軍隊一樣整齊地矗立著。

2004年,跨國企業金光集團砍伐天然林、種植案樹的行為引發了環保組織的強烈抗議,也將案樹拖入了輿論漩渦。這給楊恒留下了模糊的負面印象,她上網一搜,就是三大罪狀:“抽水機”、“耗肥機”、“毒樹種”。

“目前還沒有任何研究表明案樹有毒。”國家林業局案樹研究開發中心(下稱“案樹中心”)副主任謝耀堅認為這是無稽之談,“我們也在多個種植案樹的水源區測過水的成分,都顯示無毒。”而根據該中心同澳大利亞合作的案樹與水的研究,案樹的耗水量,只占降雨量的三分之二,並不會造成水分虧缺。

同樣的控訴,廣西林科院副院長項東雲也不止一次地聽到過。“案樹已經被妖魔化了。”他近期剛結束對柳州龍懷水庫和北弓水庫的調研——因為有村民向自治區人大遞交了舉報材料,稱這兩個水庫受周邊案樹的影響,水量減少。項東雲到現場後發現,龍懷水庫的水位已經接近排洪線,而北弓水庫水量稀少是由於敞開的水閘導致。該水庫近兩年正在進行大維修,不能夠蓄水。“難道這也算在案樹頭上?”他反問。

不過,廣西也經歷了大躍進般的種樹潮。因為缺乏規劃,混亂之處俯拾皆是。如從最近上林縣的政府緊急通知便可見一斑。“近年來,我縣各個鄉鎮出現了部分群眾非法占用耕地種植速生案,嚴重削弱了糧食生產能力,影響國家糧食安全……”

而在上林縣澄泰鄉,一位老農如是描述當年景象:他在地上畫了一塊方框,又分成幾個小格,象征著農田:一開始只有一個方格里種植案樹,但是密植的案樹擋住了陽光,影響了周邊其他農作物生長,於是整個方框里都被迫“跟風”種上了案樹。

政策亦在不斷調整,扶綏縣對於案樹育苗場的態度正是如此。2012年一條新聞題為《速生案育苗場樹苗銷售正旺》,稱“某速生案育苗場……前來購買樹苗的村民絡繹不絕”、“農民敢投入,造林、護林綠、愛林蔚然成風”。兩年後,一條新聞則是《縣工商局查處取締無照經營速生案苗木攤點》,“基層工商所對轄區經營速生案苗木攤點進行全面排查”。

廣西挺案派的努力

“是經營模式不行,不是樹種不行。”夏樂毅認為這一句話足以說明案樹的問題。這也是案樹研究者、經營者的共識。正是煉山(燒山)、過量施肥等粗放的經營模式導致了案樹林土壤退化、生物多樣性減少等問題。夏樂毅甚至認為《南寧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對案樹的禁止規定也不太嚴謹,“應該是禁止采取某種方式的種植。”

“為什麽不去甘蔗地、水稻田里數雜草呢?”廣西林業科學研究院教授級高工蔣燚認為這是人們的觀念落後——總是註重生態效益,而不是經濟效益。

蔣燚指出,廣西的自然保護區已經保護了95%以上的維管束植物,案樹這種人工林的作用則是在“有限的土地上有林業的最大產出”。如何科學經營案樹,也是業內為案樹正名的課題。

因為原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陳章良的一句“案樹下究竟長不長草”,蔣燚開始了他長達三年的案樹人工林複合經營模式研究——案樹+花生、案樹+金銀花、案樹+山毛豆……通過對不同搭配方式的分析發現,複合經營模式林地的土壤礦質營養元素含量比純林高,提高了土壤肥力,減少水土流失,增加了效益。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侯元兆正在推廣一種“近自然種植技術”,提倡加大造林株行距,讓雜草肥地,改挖明穴為打暗穴,減少水土流失等等措施。

因為案樹輪伐期短,農民有“多得不如先得”的想法,所以案樹中心一直在呼籲林農延長輪伐期。謝耀堅給林農算了一筆賬,目前紙漿材每一個立方500元,而大徑材則至少每立方1000元以上,收益翻了一番,平均到每一年也會增收。“但我們都推廣了十年了,人們就是不采納。”

斯道拉恩索公司組織了當地人參觀案樹林,並在當地的社區網站上解答問題,問得最多的仍然是案樹是否有毒。雖然一遍遍地解釋後,仍然有人不相信案樹無毒,但艾琳娜記得這樣一句留言:“我不相信,但我很喜歡這種交流方式。”

妖魔化 妖魔 的案 案樹 廣西 清剿 一場 誤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84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