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是不是華爾街的料 一頓午餐就知道

2014-06-09  TCW
 
 

 

第一次的開放會議結束後,我們會開始在各交易桌輪調。交易廳裡共有三十幾個交易桌──也就是交易小組,每個小組約有十五人,包括一位合夥人、兩三位董事總經理、六位副總裁、三位助理、三位分析員。七十五位實習生中,每四到五人分成一組,實習期間,會輪流到各交易桌實習,每個人都要隨身帶著一張黑色小折凳,那叫貼身見習(shadowing)。

菜鳥見習折凳象徵你很菜,我們在交易員旁,像擦鞋童一樣。

基本上,那個折凳必須隨時帶在身邊,因為交易廳裡沒有多餘的椅子。不過,折凳連同你的橘色名牌、橘色掛帶,也是一種地位的象徵──表示你是菜鳥、新人、小毛頭。折凳打開時,有十八吋高,所以你坐在高人一等的業務員、交易員或業務交易員身旁,會立馬矮一截,感覺像是個擦鞋童,在一旁看著大人物進行某種偉大任務。

更讓我們困擾的,是折凳永遠不夠用。這究竟是不是管理高層刻意安排的大風吹遊戲,藉此汰弱擇強,我們無從得知。但是每天一早,我們這些實習生都會卯起來搶,最後總是有幾位實習生搶不到凳子。搶不到凳子的下場可能會很尷尬,尤其當交易員說「來坐我旁邊」時,你只好先請他等一下,瘋也似的去跪求別人借,或乾脆去偷。

從買午餐看你的細節力

實習工作相當辛苦,清晨五點四十五分或六點或六點半就要到公司,端看你輪到的那個交易桌要你幾點上班而定。白天,你會儘量想辦法幫忙。至於你如何運用時間,以及你是否幫得上忙,就看你的創意了。

你必須非常主動積極,也要很有創意。想以實習生的身份增添價值,通常是從每天幫交易桌的人買咖啡開始,有時也要幫忙買早餐和中餐。你需要拿出紙筆,逐一詢問交易桌的十或十五人,幫大家點餐。華爾街認為,從你注意細節的程度,可以看出你將來做事是否細心。如果菜鳥連午餐都會搞錯,以後可能會搞錯其他東西。

不過最重要的是發揮創意,找些實際的工作來做。如果實習生聽到業務員或交易員說:「我的客戶對生技股有興趣。」實習生要是夠積極,就會說:「我去研究一下生技股,看能不能幫點忙?」有些高盛員工很欣賞這種主動積極態度,那對實習生來說是好事,因為他可以證明自己能做什麼。如果你整天只和交易桌的人閒聊,你很可能被當跟班,只是累贅。

殘酷淘汰刻意不公佈錄取率,傻傻拚團隊合作,你等著完蛋。

我自己學到的經驗是:想在高盛出人頭地,要看你判斷能力的優劣,而不是看你知識的多寡。在這裡,你會看到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他們可能SAT的成績一六○○,可能是哈佛第一名畢業的,但是進了高盛,卻做得一塌糊塗,第一年就遭到解僱。這種事經常發生,因為判斷力是沒辦法教的。

就像那年夏天,有幾個人在中途就遭到淘汰了。

喬許(一位華爾街億萬富豪的兒子)連續犯了幾個嚴重的錯誤,都是因為判斷力不佳。我們實習生在四十一樓有個專屬的房間,大家暱稱那裡是「沼澤地」。你必須搭電梯到一樓,換另一部電梯才能到那裡,裡面有十排電腦,可用來工作、收發電子郵件或上網亂逛,因為交易廳裡通常沒有桌子讓我們用。某天下午,喬許突發奇想的把三張椅子擺在一起,組合成一張床躺上去,然後就睡著了。他運氣又特別不好,某位副總裁就正好在那個時候去了「沼澤地」。

那年,我們被告知只有一半的人會獲得全職的工作,不過實際的錄取率比較接近四○%。管理高層刻意不講確切的數字,只讓我們知道錄取率不到一半。他們想給我們一點壓力,又不想讓我們為此鉤心鬥角,他們一再強調:團隊合作很重要。

找貴人罩你才是實習意義

實習生也很精明,我們都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過關,所以你需要自己拿捏分寸:追求團隊合作,但也要顧及自身利益,爭取獲選機會。

相處久了,你會逐漸知道其他人的興趣在哪裡,想去哪個交易桌,你可以自己評估局勢。假設有二十人對某個交易桌感興趣,但是那個交易桌只錄取一人,你被挑中的機率是多少?還是說,你應該選比較沒人想去的交易桌,獲選機率比較高?我記得一位史丹佛的女生落選的原因,她想去的那個交易桌有九個人搶兩個機會,但她信心滿滿,儘管就統計上來說實在不應該冒這種險。何況運氣也很重要,搞不好這位實習生見到董事總經理那天,對方剛好還沒喝咖啡。

不過,有貴人撐腰,倒是可以提高獲選的機率。你要找到喜歡你,看重你,想跟你共事,指導你的人。沒人會主動站出來說他挺你,但找到肯罩你的貴人正是整個實習活動的目的。

下單出錯新手交易員上路,一根胖手指,差點害我掃地出門。

某天早上,我下單出錯了。

那是早上六點半,我忙著喝咖啡,但腦袋昏昏沉沉。這時一位退休基金的客戶打電話進來,下了一筆小單子,客戶說:「請幫我買七口即月的DAX期貨。」但是我誤弄成賣七口期貨。那是很容易犯的錯誤,就是把「買進」的按鈕按成「賣出」的按鈕。我當場就發現我按錯了,迅速反應過來。公司一再告誡菜鳥:害慘自己的最快方法,就是不知何時該求救。你必須馬上放下自尊說:「我麻煩大了,需要立即的協助。」

我馬上轉向柯瑞,我對他打信號,表示我需要他立即的協助。我說:「我該買進,但做成賣出。現在怎麼辦?」

他離開位子,把手放在我肩上,接著他指著螢幕,很冷靜的說:「好,我們來處理,先把這些買回。」我們一起完成,反覆檢查了三次,把錯誤更正。

寧可多花十秒把事做對

那筆錯誤讓高盛賠八十美元。

「我需要告訴達菲嗎?」

柯瑞點頭:「去他的位子告訴他吧。」

達菲仔細聆聽我的敘述。「謝謝你告訴我。」他最後說,「別再犯就好了。」

有些菜鳥去向達菲報告錯誤時就沒那麼好過了,我記得某個個案是虧損一百萬美元,比我虧損的八十美元悽慘很多。

那種錯誤是衍生性商品業務員最糟的夢魘:隔天才發現你犯錯了。假設某位客戶告訴你:「晚上法國開盤時,幫我買十口CAC期貨。」你執行了交易,隔天進來上班才發現你不是買十口,而是買了一千口。華爾街稱這種錯誤為「胖手指」(fat finger),你不止按一次零,而是按了三次。

那個菜鳥多買了一百倍以後,隔天來上班發現歐洲央行升息,市場變動五%,客戶的投資部位虧損了一百萬美元。

後來那個菜鳥並未因此遭到開除,事實上,新人剛上場的幾個月,幾乎都犯過大錯,但是如果他日後又犯錯兩三次,情況就不同了。

我對細節向來非常龜毛,柯瑞教我一定要隨時戰戰兢兢的。「寧可多花十秒把事情做對,也不要貪快。」他告訴我,「如果客戶因為你花太多時間而不耐煩,只要告訴他們,你是在確定一切正確就好了。一定要再三檢查,反覆確認。」

加入新部門幾週後,我其中一台電腦的螢幕周邊幾乎貼滿了綠色的便利貼,列出我該記住的所有事實和名字,例如歐洲和亞洲每個市場的收盤時間,每種期貨和選擇權合約的乘數,高盛在外匯交易場內的經紀人電話等等。細節非常重要,我需要隨時掌握這些細節,工作才能順利進行。

不久,我的螢幕貼滿便利貼,幾乎快看不到螢幕:我告訴自己,我必須想辦法設計一套模式,幫我記住這些細節。但是最後我想不出任何系統,我是邊聽邊看邊記,這樣日復一日,才逐一撕下每張便利貼。(本文摘自第一章、第四章)

是不是 華爾街 華爾 的料 一頓 午餐 知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050

為何不爆特朗普的料?維基解密:只因他自曝更猛

當地時間18日,厄瓜多爾政府承認其限制了駐英國的厄瓜多爾大使館部分網絡,意在防止維基解密及其創始人阿桑奇“插手美國大選進程”。

但有分析稱,此舉背後有美國國務卿克里的斡旋和厄瓜多爾的妥協,而且,阿桑奇並非不爆特朗普的料,只是特朗普本人爆出來的已經足夠猛了。

美國撇清關系

厄瓜多爾強調,其無意卷入美國政治,並再次聲明堅持庇護阿桑奇。到目前為止,阿桑奇已經在倫敦的厄瓜多爾大使館住了1500多天。

此前一天,維基解密在推特上稱,阿桑奇的網絡連接在維基解密公布了“希拉里在高盛集團的演講稿”之後被切斷了,但維基解密已經啟動了應急方案。

維基解密宣稱,斷網的始作俑者是美國國務卿克里,是美國要求厄瓜多爾政府采取措施的。該網站稱,來自美國多個渠道的信息顯示,在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和談期間,克里要求厄瓜多爾阻止阿桑奇繼續公開有關希拉里的文件。

美國國務院當即否認了這一說法,發言人約翰·科爾比(John Kirby)在郵件中稱:“我們長期關註維基解密的動向,但是任何有關美國國務院或者國務卿試圖關閉該網站的說法都是不實的言論。”

雖然厄瓜多爾政府的這份聲明顯然是為了劃清與維基解密之間的界限,但也否認了該決定受到其他國家幹涉。

最近,維基解密不斷曝光希拉里競選團隊的郵件內容,網站上還有其他大量相關資料,包括希拉里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其私人服務器上的郵件,以及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的郵件,可謂火力全開。

盡管維基解密使得厄瓜多爾和美國的外交關系有些緊張,但是厄瓜多爾總統克雷亞長期以來支持阿桑奇的言論自由,並堅持為他提供庇護。上月,克雷亞接受“今日俄羅斯”電視臺采訪時表示,在美國大選的兩位候選人中,他個人支持希拉里,因為希拉里當選“有利於美國和整個世界”。外界猜測,厄瓜多爾方面並不想放任阿桑奇,任由其搞僵厄瓜多爾與美國的關系。

為何只針對希拉里?

過去幾周,民主黨高層和一些美國政府的機構指責俄羅斯政府組織黑客攻擊民主黨的服務器。維基解密作為公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郵件的急先鋒,否認了這背後與俄羅斯黑客有任何關系,但是阿桑奇也拒絕公開那些郵件的來源。

阿桑奇本人在7月接受訪談時說,他誰都不支持,“霍亂和淋病,哪個我都不想要”,並稱美國執政黨往往迅速與官僚機構同流合汙,對於美國政治而言重要的是可信度。

希拉里在“郵件門”的問題上可信度受損,黑客攻擊又是維基解密的拿手好戲,維基解密找到這樣展示實力的好機會,自然不會輕易放過。阿桑奇也一再公開表示,他認為希拉里無法勝任美國總統。

2012年,維基解密公開了前海軍二等兵切爾西·曼寧(Chelsea Manning)泄露的數千份外交電報,當時共和黨高層曾要求逮捕阿桑奇,理由是電報的泄露“威脅到了美國人的生命安全”。

今年,維基解密公開希拉里的郵件,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則表示喜聞樂見。

阿桑奇手上也握有特朗普的料,但他表示:“從維基解密這樣一個調查性新聞機構的角度來看,我們就算公開內容,也還不如特朗普自己說的話勁爆。”

目前看來,阿桑奇被限制上網似乎並不能阻止維基解密繼續公開不利於希拉里的郵件。18日,維基解密又公開了一批郵件,時間跨度涵蓋了從2008年到今年第一季度。

為何 不爆 特朗普 特朗 的料 維基 解密 只因 因他 他自 自曝 曝更 更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50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