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白鹿原》今晚起死回生,資方解套!上億利潤落袋……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10/1104069.html

每經影視記者 蓋源源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改編自陳忠實茅盾文學獎作品,立項籌拍16年的年度大劇《白鹿原》,4月17日開播僅一天就被停播,再度成為行業話題焦點,播出平臺之一的江蘇衛視不得已用一部都市情感電視劇《繁星四月》接檔。電視臺和視頻網站尚能從容量巨大的片庫中找到“接盤俠”,這部劇背後的資方卻苦不堪言,一旦無法播出,砸出的上億元制片費怎麽收回?

好在22天後,這部備受關註的大劇“起死回生”。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通過江蘇衛視、片方官方渠道了解到,《白鹿原》今晚複播。這部劇背後有6家出品公司,其中包括聯絡互動(002280)控股的一家新三板公司——東陽三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836597,以下簡稱“三尚傳媒”)。

▲圖據電視劇白鹿原官方微博

目前,一部大劇的投資回報對新三板公司的業績仍有極大影響,因此《白鹿原》複播,三尚傳媒終於可以解綁緊繃的神經。

投資2300萬還有業績對賭 三尚傳媒最著急

85集的史詩巨作《白鹿原》開播一天就停播,一度引發熱議,網絡漂浮著各種猜測,被網絡媒體轉載較多的一種說法是“白鹿原下架真相是因為尺度過大”。這些猜測對正在謀求複播的《白鹿原》來說極為不利,該劇的出品方之一三尚傳媒率先發布澄清公告,稱“網絡媒體轉載的內容不屬實。”

其實,《白鹿原》的出品方有6家,三尚傳媒投資比例為10%,並不是大投資方,但也許三尚傳媒是最著急的。據三尚傳媒披露的信息,《白鹿原》簽訂合同時的總投資額是1.6億元,三尚傳媒投資了1600萬元,該劇於2015年5月開拍。三尚傳媒在2016年年報中提到,2016年又追加投資了700萬元。三尚傳媒在《白鹿原》這部劇上的總投資為2300萬元。

▲目前劇版《白鹿原》在豆瓣電影的評分為9.2分

《白鹿原》項目的主控方是西安曲江光中影視制作股份有限公司,此外投資方還有新麗傳媒、西安曲江影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上海佳和暉映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知金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西安的兩家公司背靠國資,實力雄厚;新麗傳媒近來是大劇產出者,並非倚重一部劇的收支,它出品的《如懿傳》就賣出了1500萬一集;知金資產投資多元化;上海佳和暉映的股東之一也有一家深圳的資管公司。

相比上述其他投資方,三尚傳媒對《白鹿原》的投資回報更為依賴。而依靠一部主要的劇支撐業績,也是新三板影視公司較為普遍的。三尚傳媒2016年度扭轉凈資產收益率為負,報告期內多項利潤構成項目相比上年同期大幅變化,主要原因就是依靠一部電視劇《封神》取得的部分發行收入。該劇計劃於2017年在湖南衛視播出,2016年該劇確認的收入就占了公司總營收的77.12%。

▲圖據三尚傳媒2016年年報

類似的情況還發生在另一家新三板公司青雨傳媒(832698)。青雨傳媒因為胡歌主演的電視劇《獵場》首播版權問題與湖南衛視、樂視網打官司,營收和凈利潤創下近四年來最低,經營現金流量凈額也變為-3003.28萬元。青雨傳媒對此的解釋是,因為《獵場》《如果可以這樣愛》兩部劇銷售合同的收款涉訴未結案。

影視回款周期較長,新三板公司產能有限,因此一部投資的主要劇目出問題,那麽將對公司的經營產生極大影響。而三尚傳媒2016年披露的賬齡超過一年的重要預付款項中,《白鹿原》是投資額最高的項目,占比58.7%。

此外,聯絡互動(002280)在今年初以3億元收購了三尚傳媒42.86%的股權,成為三尚傳媒的控股股東。三尚傳媒估值7億元,並做出了業績承諾,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經審計後的凈利潤分別不低於5000萬元、6000萬元、7000萬元,或三年累計凈利潤不低於1.8億元。三尚傳媒2016年度歸屬於掛牌股東凈利潤為346.4萬元,2017年承諾的凈利潤是2016年的14倍,《白鹿原》的收入將在2017年確認,三尚傳媒著急《白鹿原》播出事宜,也是情理之中。

賣版權實現上億元利潤 《白鹿原》能否回歸“經典”?

《白鹿原》今晚(5月10日)複播,將在江蘇衛視和安徽衛視兩大電視平臺播出,樂視網作為視頻網站獨播。三尚傳媒披露的投資合同信息,《白鹿原》總投資為1.6億元,但《華商報》報道稱,《白鹿原》出品人趙安表示,該劇後期制作了近一年,燒錢超支,最終投資額達2.3億元。

這部劇在2015年就與衛視簽訂了首播發行合同,分別賣給江蘇衛視和安徽衛視,合計2.4億元。如此算來,《白鹿原》賣給衛視一家平臺的價格是141萬元/集。目前整個行業,網絡版權售價已經高於衛視,所以賣給樂視視頻的價格很可能超過1.2億元。那麽,這意味著,只要能夠播出並回款,光是賣版權《白鹿原》已經能實現上億元的利潤。


▲圖據三尚傳媒招股說明書

《白鹿原》此番複播,也將給收視競爭帶來懸念。目前,正在熱播的電視劇中,收視率前兩名是古裝IP大劇《擇天記》和醫療行業的現實題材劇《外科風雲》,但是這兩部劇的收視率在1左右,談不上是“爆款”。明天,都市題材熱劇《歡樂頌2》將上線,預期會吸引眼球。

《白鹿原》是一部與眾不同的大IP,改編自陳忠實震驚文壇的茅盾文學獎同名小說,描寫了陜西關中地區白、鹿兩個家族的歷史生活畫卷。原著承載了一代人的閱讀記憶,影視作品如何展示波瀾壯闊的時間跨度,還原原著的“精氣神”,將成為該劇能否成功的關鍵。

▲電影版的《白鹿原》在豆瓣電影上的評分為6.2分

2012年,王全安將電影《白鹿原》搬上大銀幕時,稱之為“20年來最難拍的電影”。電視劇《白鹿原》,從立項籌拍到完片,長達16年,94位主演,400位幕後工作人員,4萬群演,而全體主創用了近一個月時間前往農村集體“體驗生活”。

這樣的一部劇,能否掀起收視風暴?總之,男主角白嘉軒的飾演者張嘉譯對這部劇的品質是滿懷期待的,他說:“我希望大家以後提起我的時候,想到的是白嘉軒。”

白鹿原 白鹿 今晚 起死 回生 資方 解套 億利 落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004

幸福來得太突然!《白鹿原》複播 從第一集開始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10/1103851.html

電視劇《白鹿原》上個月播出一集後停播。昨日,《白鹿原》片方與播出平臺都宣布《白鹿原》5月10日複播。

從第一集開始複播

4月16日,電視劇《白鹿原》播出了第一集後就停播,臨時由《繁星四月》接檔。由於《繁星四月》已經播完,接下來《白鹿原》是否複播備受關註。昨日,細心的網友從江蘇衛視和安徽衛視的節目預告中看到,5月10日黃金檔都顯示將播出《白鹿原》。昨日下午,華商報記者從片方也得到證實,《白鹿原》確定5月10日複播。昨晚19:00左右,電視劇《白鹿原》官方微博也發出消息:“電視劇《白鹿原》將於明晚(5月10日)在安徽衛視、江蘇衛視晚間黃金檔播出,並於樂視視頻全網獨播。”

華商報記者從片方了解到,複播的電視劇《白鹿原》並不是繼續從第二集播起,而是從第一集開始播出,所以喜愛《白鹿原》的觀眾也不用擔心中斷了許久會有不連貫之感。《白鹿原》第一集播出後,兩家衛視收視率分別為0.654和0.523,與此前火爆的劇目相比的確表現平平。但是《白鹿原》的豆瓣評分卻異常耀眼,高達9.2分。其中五星評分占到70%以上,一星評分幾乎沒有,遠遠高出今年已經播出的任何一部電視劇。由此可見,此前驚鴻一瞥的表現,還是非常被觀眾認可的。

遭遇收視勁敵《歡樂頌2》

複播的《白鹿原》也將遭遇爭奪收視率的勁敵——《歡樂頌2》,該劇將於5月11日播出。去年的爆款電視劇《歡樂頌》以其現實題材與時尚包裝贏得高收視,劉濤、王子文、蔣欣、楊紫、喬欣這“歡樂頌五美”收獲大批粉絲。原班人馬回歸打造續集,演員自帶的粉絲與前作的好口碑自然會帶動收視熱度。不過《白鹿原》這樣的名著改編劇,也被大量的書迷所期待,加上張嘉譯、何冰、秦海璐等大牌演員的傾力表演,李沁、翟天臨、姬他等年輕實力演員的加盟,劇作質量也非讓令人放心。在《白鹿原》官方微博發布的複播消息後,粉絲們紛紛評論,對《白鹿原》的複播感到驚喜,“幸福來得太突然。”“好戲不怕晚!”並對張嘉譯、何冰、李沁等演員的劇中表現表示期待。

電視劇《白鹿原》是改編自作家陳忠實的同名小說,以陜西關中平原上有“仁義村”之稱的白鹿村為背景,講述了白姓和鹿姓兩大家族祖孫三代之間恩怨紛爭的故事。總投資近2.2億元的《白鹿原》主演就有94位,400位幕後工作人員、4萬多人次的群眾演員,拍攝期達7個多月。

幸福 來得 突然 白鹿原 白鹿 複播 從第 第一 一集 開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007

獨家專訪:張嘉譯秦海璐何冰揭開《白鹿原》幕後的故事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21/1108330.html

籌備16年,拍攝227天,總投資達2.3億的85集電視劇《白鹿原》在停播後重上熒屏,再度成為全民關註的焦點。宏大的歷史題材、錯綜複雜的人物關系,這部由陜西著名作家陳忠實的同名小說改編而來的影視劇,不僅有張嘉譯、何冰、秦海璐等老戲骨實力出演,許多新派花旦小生的顏值加盟也十分引人關註。

原汁原味的舊時代農村風貌,油畫般精致的一幀幀鏡頭,讓許多觀眾對這部史詩劇期待不已。那麽,《白鹿原》在籌拍過程中曾遭遇了哪些困境?主創對其各自角色又有著哪些不同的理解?星青年今天為您請來張嘉譯、秦海璐、何冰三大主演,讓他們和大家一起聊聊關於這部劇臺前幕後的那些精彩故事。

劇情梗概:

電視劇《白鹿原》以陜西關中地區白鹿原上白鹿村為縮影,通過講述白姓和鹿姓兩大家族之間的交錯恩怨,表達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歷史變遷。

人物介紹:

張嘉譯:飾白嘉,白鹿村族長。行事光明磊落,懷仁義之心,以德報怨。

秦海璐:飾仙草,白嘉軒之妻。溫柔傳統,與嘉軒相守數十年至死。

何冰:飾鹿子霖,白鹿村第二大家族掌門。精明強幹,爭強好勝。

問題一:如何理解自己在劇中的角色?


張嘉譯:《白鹿原》是一部偉大的作品,能演白嘉軒真的非常榮幸。白嘉軒的性格剛正不阿,這麽一個人,性格中的倔強、剛直,耿直的品質是非常吸引人的。

秦海璐:陳忠實先生給她起名叫“吳仙草”,其實就是“沒有”的意思,(世上根本不可能有吳仙草這樣的女人。)

仙草是白嘉軒的一劑“靈藥”,如書上所說,是來救他。人們說“仙草來了,原上就會有白鹿來”。如果白嘉軒不是神仙,是一個人的話,那他需要在他經歷了欣喜、鼎盛、瘋魔,甚至落寞和低谷的時候,都有一個人來陪他,而這個人就是仙草。

如何讓白嘉軒意識到自己的生存狀態,如何讓白嘉軒秉承一個農民的本性繼續在原上守護著他想要的一片凈土,仙草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仙草也不是一個女權主義者,她有著中國傳統女性的美德,也依附於她的男人、仰望著她的男人,但卻不盲目地崇拜這個男人。

她和白嘉軒有一場戲是這樣的,白嘉軒問仙草,“我是不是瘋魔了?”仙草看著他只是笑了笑,仙草說,“你會好起來的”。她不會去否定他做的事,也不會很直接的告訴他,“你是不對的。”

對於這樣一個智慧與善良並存的女性,在舊社會到底有沒有?其實誰也不知道。白嘉軒第一次流淚是為了仙草,他雖然沒說要舍棄仙草,但仙草死的時候,他一直說“不能呀,不能呀”,到底“不能”什麽?因為他已經不能離開仙草了,離不開的是對仙草的那種依附和依賴。

這就是為什麽陳忠實先生叫她“仙草”,這個人是他的一個期許,是他對舊社會女性應有的一種評價。她和田小娥不同,田小娥是另外一種女人,她們之間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比,是虛幻和期許的對比,是現實和殘酷之間的對比。


何冰:我覺得“鹿子霖”是一個極其正常的人。他確實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可他的初衷是好的,你不能說他是一個壞人。他的身份是一個地主老財,但那個時候的農民誰不想發家致富呢?所以,有時候他會有點不擇手段。可以說,鹿子霖是各種欲望、矛盾的結合體,這也是這個人物最大的一個特點;另外,我想說,他不是心不向善,而是他不相信人心會向善。

而他最可愛的地方,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簡單。他覺得自己很複雜,但實際上,你看他用的那些招兒誰看不出來?他和白嘉軒不是一路人,但遇到困難時兩個人會共同面對,所以,我們不能用一個簡單的好壞來評論這個人。

問題二:為了拍好《白鹿原》,大家都去農村體驗生活,感受如何?


張嘉譯:以前我們剛畢業的時候,幾乎每一部戲都要求演員體驗生活。但現在因為我們的生活節奏很快,尤其這類題材又離我們很遠,所以體驗生活就更少了。

但你如果現在到了農村,仍然能感受到那股質樸的氣息。在那樣的環境下通過想象、努力去還原人物,體驗生活是可以更靠近角色、靠近作品的。

我們在農村拍戲時,都會跟村里的村民聊天。因為聊天是一個相互了解的過程,會對你以後演戲有很大幫助,讓你更熟悉這個人物,讓你在接到這類角色時,有一個基礎,不會天馬行空、沒有根地去設想。

何冰:體驗生活真的非常有用。體驗了大概不到一個月時間吧,我們跟著當地人幹農活,跟老鄉們探討生活細節。當我第一次看到樣片時,我才覺得那種直觀的感受是對的。盡管只體驗了20多天生活,但在後面很長的一段拍攝時間里,我們是一直浸泡在這個角色中,渾身都彌漫著那個人物的時代氣息,所以體驗生活對演員的表演是非常有幫助的。

秦海璐:對我們來講,體驗生活這不是第一次,而且一些專業類的戲,或者現實主義題材的戲其實都需要做這樣一個工作。《白鹿原》的體驗生活很特別,場面非常“壯觀”。沒有一個人不參加,男同誌都牽著牛、扛著鋤頭在地里吭哧哢哧地暴曬、幹活。女同誌就坐在家里紡線,你紡15分鐘,她紡15分鐘,輪流著來,跟上課一樣,像這種體驗生活其實是很少的。

那段時期的生活,大家過得非常愉快。社會確實在進步,我們現在已用不到牛來耕地了,也不用徒手用鐮刀去割麥子,但在那個年代不是這樣,你只有通過體驗生活才會真實地感覺到,那個時代的中國農民生活得有多辛苦。

問題三:你們印象最深的一場戲是什麽?


何冰:比如“祈雨”那場戲吧。所有人爬上山就累個半死,好不容易爬上去了,導演又告訴我們要重拍,因為那天爬上去的只有800多人,但導演說,“不行,我要的是1000人”,當時給我們氣壞了,我們就想,800人和1000人能有多大差別?但導演就說不行,必須重來。

你想,1000多人拍戲,場面得多壯觀,等中午吃飯的時候更壯觀,因為我們選的景正好是在一塊高地上,旁邊就是溝壑,特別深,人很容易掉下去,非常危險。但是1000多人就都在那一小塊平地上一起吃飯,那個場面,你見都沒見過。

秦海璐:我記得是黑娃來找白嘉軒的那場戲。他問,到底是誰殺了他的女人,鹿三兒站出來說“是我殺的”。

那是半夜的一場戲,講的是幾個月沒下雨的白鹿原,在哢嚓一聲響雷下,劈里啪啦地開始掉雨點。當時我們每個人只穿了一件單衣,就站在原地淋雨,凍的連臺詞都說不出來,但所有人都咬牙挺過來了。還有,我記得,我們轉戰山西拍戲時,零下20多度,每個人只能穿一個小坎上戲,旁邊都露著,走在村口時,那山風真的吹的你想死,我想,這是我從影20年來,演的最苦的戲了。

張嘉譯:太多了。我只能跟大家說,我們忠於原著中每個人物的表現形式,讓每個人物都生動地呈現在每位觀眾的眼前。

問題四:和陳忠實老師有過交流嗎?

何冰:有過一面之緣。在演《白鹿原》話劇那會兒,因為陳忠實先生非常重視這部話劇,所以親自到劇場拜托大家,我還親耳聽到他對大家說,“拜托了,拜托了!這將是我的枕棺之作”,並給每個演職人員鞠躬。那會我在劇組,雖然角色沒有定,但我有幸得到了陳老先生親筆簽名的《白鹿原》,當時我們接過那本書,感覺壓力都很大。

秦海璐:我沒有直接和陳老有過交流,交流最多的應該是我們的編劇和導演,而我們對人物的演繹,也是完全按照劇本來的。我記得我當時和編劇探討過,為什麽仙草這個角色就不能像《大撒把》里那樣演出西北女人的豪爽?編劇說,在書中沒人知道仙草的真實出身,因為她是逃荒來到白鹿原上的,所以她的身份一直是個迷。

陳老先生生前一直很想來拍攝現場看看,我記得當時他總會跟編劇說,等我過了這段時間好點了,我就去原上看大家。但到最後晚期了,他已經說不出話了。其實挺遺憾的。一直到最後,陳老先生也沒有看到這個戲的片花,但我們所有的演員都傾盡全力在詮釋片子里的角色。我想,陳老先生會滿意的。

獨家 專訪 張嘉 嘉譯 譯秦 秦海 海璐 何冰 揭開 白鹿原 白鹿 幕後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9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