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PC主宰傳奇 微軟親自畫下句點

2012-01-23  TCW




當台灣等待總統大選結果的同時, 美國消費性電子大展(CES)也在拉斯維加斯(Las Vegas)閉幕。

今年CES沒有令人驚豔的全新產品,最令人關注的,莫過於一月九日晚上,微軟(Microsoft)的告別秀。

這是CES展上最引人注目的一場演說。因為,這將是微軟最後一次參加CES。打從一九九五年比爾.蓋茲(Bill Gates)發表他第一場CES演說開始,微軟一直是這個展會最重要的台柱。這使得微軟執行長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的演說成了此次CES最受注目的表演,大家都想聽聽微軟告別演說,會端出什麼好菜?

鮑爾默在展前演說時,對著台下觀眾大秀諾基亞(Nokia)、宏達電(HTC)的新款微軟作業系統手機(Windows Phone),一不小心還把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半小時前撥給他的電話也秀出來,引來會場一陣笑聲。

但有些意外的是,鮑爾默連Win8的推出時程都不願意透露。然而,比爾.蓋茲與鮑爾默在CES演說上缺乏革命性產品的窘境,其實在二○○六年已現端倪。這 七年裡,微軟唯一在CES上發表且有產業影響力的只有Win7。

微軟揮別CES,是如官方所言,與產品推出時間搭配不上,或有其他隱情?

個人電腦成長到頂擴張模式走向使用者經驗

向來預測景氣奇準的「鐵嘴」仁寶電腦總經理陳瑞聰認為,二○一一年不計平板電腦,筆電成長率不到三%,今年估計也僅僅約五%;資策會則預估,桌上型電腦今 年將衰退二%至四%,不改連年微幅遞減的頹勢。

如何讓電腦起死回生,微軟與英特爾(Intel)不約而同,在CES上所透露的做法,都決定仿效蘋果(Apple)。拓墣產業研究所分析師李易聰在CES 觀察到,兩大業者明顯將重心從規格創新轉為「使用者經驗」,希望複製蘋果「從八歲到八十歲都能用」的成功模式,讓電腦市場的規模從現有的三億五千萬台再向 外延伸。

一位台灣資訊業主管私下表示,比起蘋果iPad使用的流暢度,筆電猶如上一世紀的古老產品。

微軟計畫將體感功能,從電視遊戲機Xbox360 Kinect延伸到電腦與電視上;控制靈敏度也將從過去只能辨認大動作手勢,進化到辨識手指的細膩運動,展場上還以射飛鏢等手指遊戲展示成果。

英特爾戰略推出最新手機平台方案

瑞典Tobii公司也來助陣,發表眼球追蹤技術,由電腦攝像鏡頭抓住眼球軌跡後運算,藉此取代滑鼠來控制電腦。這項技術向為身障者使用,未來將為了便利 性,用於普羅大眾。

英特爾宣布今年將有逾七十五款超輕薄筆電問世的同時,一邊計畫將增加支援觸控、聲控、手勢操控等更簡便的使用模式;一邊也正發動整個供應鏈,要讓超輕薄筆 電的售價與電池壽命可以力拚平板電腦。

不過陳瑞聰預估,今年第四季超輕薄筆電占整體筆電市場比率只有一五%至二○%,顯然英特爾不能將雞蛋全放在「個人電腦」這個籃子裡。一月十日CES開幕演 說中,英特爾總裁暨執行長歐德寧(Paul Otellini)找來聯想與摩托羅拉(Motorola)高層站台,不過站台的對象不是電腦,而是英特爾最新的手機平台解決方案。

英特爾在手機領域長年不得志,二○一○年以十四億美元購併英飛凌(Infineon)無線業務部門後,成果終於在CES上展出。不過華冠副總經理洪一峰認 為,英特爾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不只是要在手機市場分一杯羹,更要複製○三年迅馳(Centrino)將Wi-Fi晶片內建到筆電中的成功模式;只 是這次是把手機晶片統合到超輕薄筆電中,藉此平衡過度傾斜的資訊產品市場。

微軟戰略打造安謀架構手機系統

微軟則由鮑爾默在演講中力推WindowsPhone,並推出類似蘋果iOs的全新使用介面「Metro」,將信息轉化為方塊直接顯示在手機螢幕上,讓使 用者一目瞭然。今年還將針對手機處理器霸主安謀(ARM)架構推出專屬作業系統,以及為可攜式產品量身打造的Win8。

微軟如此用心,因為市調機構顧能(Gartner)統計,二○一一年第三季微軟手機全球市占率還不到二%,比二○一○年同期的二.七%還要少,等於它與英 特爾同樣沒能在高成長的手機市場卡到位。

儘管,英特爾仍將參展CES,明年起由微軟演說揭幕的傳統已不再。這兩家公司主宰電腦硬體規格超過三十年,卻在蘋果iPhone、iPad的軟體革命中徹 底敗下陣來。微軟揮別了CES,也等於揮別了由微軟定義全球最新資訊科技發展的機會,或許也正暗示由個人電腦帶領科技創新的趨勢,在今年正式畫下句點。


PC 主宰 傳奇 微軟 親自 畫下 句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33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在許 家族 全面 退出 董事會 董事 畫下 句點 宣布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自家 宅邸 拉琴 宴客 露出 他的 好心情 好心 他很 清楚 無法 再為 電打 打拚 只能 選擇 撰文 賴筱 筱凡 五月 十八日 就在 集團 創辦人 創辦 捐贈 博物館 博物 那個 下午 小型 演奏會 演奏 緊接著 緊接 上演 琴聲 如訴 緩緩 自小 提琴 弦上 上滑 滑出 好像 這天 一般 在他 心裡 企業 一時 唯有 醫院 之於 社會 貢獻 才能 長存 這是 實業 表現 平靜 困難 時候 經過 貼近 身邊 人士 透露 電與 與群 群創 合併 走一 一遭 經歷 整合 問題 美國 反壟斷 訴訟案 訴訟 乃至 龐大 債務 十五日 許文 龍心 中的 大石 放下 據了 了解 許家 不得不 不得 壯士 斷腕 去年 年報 可窺 窺一 一二 過去 石化 業有 北臺 臺塑 塑、 、南 兩強 更是 公認 幸福 投資 的業 業外 損失 拖累 竟繳 繳出 出五 五十 年來 最大 成績單 成績 獲利 僅七 七十 十一 九七 七億 億元 不若 若前 前三 三年 年的 的逾 逾百 水準 認列 達一 一一 一九 九億 最後 每股 稅後 達二 一元 原來 電大 虧六 六四 四七 元的 的那 那把 把火 已經 十年 年首 首見 一年 業的 景氣 蕭條 不到 報價 回穩 時任 董事長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擔心 到耳 中風 他們 都很 貸案 案這 這關 不過 也會 會被 被拖 下水 光看 手上 股票 幾乎 質押 曉得 壓力 有多 多大 知情 即使 但給 給許 未減 眼看 累累 只好 進行 內部 瘦身 只要 資源 重疊 部分 cost down 員工 私下 抱怨 虧錢 錢的 明明 電子 卻連 也要 一起 對於 餘年 來說 打從 年金 海嘯 開始 不再 確實 營運 費用 大幅 削減 以前 營業 支出 一四 四八 八億 縮減 到八 十六 六億 總經理 趙令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整頓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諱言 節省 不遺 餘力 一頭 灰白 頭髮 面對 記者 追問 總是 秉持 低調 原則 一貫 笑容 快步 離開 上下 知道 這位 基層 做起 採購 人員 眼皮 底下 很難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它拚 電的 越來越 越來 塑化 撐住 卻挺 不住 一再 擴大 甚至 之間 矛盾 還倒 倒打 巴掌 在群 班底 進入 之後 段行 行建 建把 財務 大權 一手 提供 需要 原料 可是 送去 去的 居然 被打 打回 回票 這看 看在 在老 老奇 美人 眼裡 大忌 或許 兩家 公司 關係 以往 這種 態度 能忍 忍嗎 對此 發言人 發言 陳彥 回應 任何 案都 都有 有其 程序 不會 供應商 供應 不同 而有 差異 實在 無需 解釋 隨著 外界 不斷 放大鏡 放大 檢視 與鴻 鴻海 裂痕 更大 召開 前兩 兩周 代表 直接 向段 開口 決定 建馬 表達 挽留 之意 卻已 已留 決心 我很 今天 個三 可能 但我 能做 做的 有限 的人 如此 最終 電好 好、 、對 也好 許董 董、 、廖 廖董 董都 都比 寬心 得多 所以 還能 釣魚 心情 也不 不像 跟著 起伏 猜測 是否 要將 股權 轉手 中資 或讓 引入 其他 策略 聯盟 對象 家人 揮了 揮手 董的 立場 他是 是重 然諾 答應 團的 增資 都會 繼續 的就 留給 段總 安排 歲的 人生 起家 拓展 產業 投入 業時 他曾 當時 昭陽 一句 賠了 影響 明確 回答 然而 時光 移轉 當年 所想 的百 終究 還是 門口 電、 、也 大業 場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