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華交會出口成交略增 企業境外設廠現“贏利希望”

“我們覺得中國的有錢人會有興趣,紀州和竿是全手工制作的。這邊還有緬甸翡翠、純金面膜和金箔吸油紙。”

作為一家日本企業的銷售員,會說一口流利中文的岡崎隼第一次參展華交會(全稱為“中國華東進出口商品交易會”)。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些全手工的魚竿和用純金制作的日用品是第一次帶到中國,目的是想在這個平臺上看看市場的反應。

在今年的華交會上,像岡崎隼一樣希望借華交會摸清行情、試圖開拓中國生意的外國客商不在少數。境外館里集納了來自日本、韓國、俄羅斯、波蘭、泰國等18個國家和地區的449家企業,顧客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展示中國出口產品的境內館里,也比去年看起來熱鬧了一些。在接近當天閉館的最後時間,來自紹興飛昂紡織公司的李春偉還在展位上接受印度客商的咨詢。3月5日,第27屆華交會閉幕。來自主辦方的消息顯示,今年共吸引境外采購商約2.2萬人,來自110個國家和地區,客商總數比上屆略增3.2%。

“對於今年的訂單比較樂觀,應該會比去年好。”盡管面臨原材料上漲以及業內資金鏈等方面的壓力,但經過一年轉型努力的李春偉顯得比去年更有信心。

外商試水中國市場

素有“新春第一展”之稱的華交會,也被視為中國外貿“晴雨表”。而最給人留下熱鬧印象的境外館顯示了中國進口的活力。

和岡崎隼一樣,印度商人阿里也是第一次參展華交會。他帶來的是印度花梨家具。“這是一個很大的平臺,所以我想過來推廣我們的藝術品。”早在4年前,阿里就已經開始嘗試將自己的產品賣到中國,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每年大約有6~7個集裝箱的產品運到中國,銷售額大約500萬人民幣。就在交談的幾分鐘前,一套售價為5000元的桌椅已經成交。

來自俄羅斯的羅曼帶來了北方的蜂蜜,“每天都有數十位客人來咨詢,有的人說貴,有的人說便宜。”一罐300克的蜂蜜售價45元,對比新西蘭等國家的進口蜂蜜,這些來自俄羅斯的蜂蜜價格顯得很便宜。但根據不同客戶的反饋,羅曼還在思考是該提價還是如何調整。他此次參展的目的是來上海尋找代理商。

在全國外貿整體下降的背景下,上海的進口顯著增長。根據上海商務委的數據,2016年,上海出口1.21萬億元,同比下降0.4%,而進口1.65萬億元,同比增長5%;與生活密切相關的醫療、化妝品、乳品進口大幅走強,分別增長20.7%、40.5%和21.9%。

為響應國家“進出口平衡”的對外貿易政策,突出進出口並舉的功能,本屆華交會設置了以“現代生活方式”為主題的境外展區。今年境外館的展商來自18個國家和地區,較去年增加了2個。

在岡崎隼的展位上,展示的翡翠全石售價10萬元,翡翠釣魚竿則需要2萬多,一般3米長的紀州和竿售價1.2萬元左右,還有小片的純金面膜售價130元/10片裝,一次面膜用兩小片的話差不多每次的成本為26元。兩天下來,岡崎隼得到了這樣的反饋:“感興趣的人很多,但都覺得價格太高了。”事實上,這些產品在日本也屬於小眾的奢侈產品。但岡崎隼覺得,中國的有錢人群體龐大,市場理應不差。

樸驲努是第二次帶著韓紙纖維參加華交會。“前年來過,那時沒什麽關註,這次比前年好多了。”他說一天下來,已經和十多個客戶聊過了。用韓紙纖維制作的嬰兒內衣在韓國也算新產品,因此樸驲努還在試探中國市場,並試圖根據市場進行定價。為了提高關註度,他們還專門邀請了“網紅”來進行現場直播。

出口回暖依然嚴峻

參展華交會的中國出口商品以紡織服裝、輕工工藝等傳統商品為主。隨著采購商數量的增加,出口成交也略有增長。5天會期里,累計成交23.17億美元,比上屆略增0.28%。其中,對亞洲成交下降4.99%,對歐美成交增長2.5%,對非洲成交增長20.5%。日本、美國和韓國仍然位居成交前三位,分別下降5.5%、2.96%和11.9%。

海關總署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紡織品服裝累計出口2672.5億美元,同比下降5.9%,其中紡織品出口1062.2億美元,下降3%,服裝出口1610.3億美元,下降7.7%。在本屆華交會上,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副會長張新民指出:“這是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近20年來,首次出現連續兩年下降、降幅逐年放大的局面。”

盡管整體形勢嚴峻,但傳統的紡織企業正在困境中努力尋路,希冀突破。

和去年覺得自己“身處隧道中間看不到出口”相比,今年在華交會上再見到李春偉,他的眉頭舒展了不少。作為紹興飛昂紡織公司的副總經理,過去的一年里他跑了印度6次以考察在海外建廠,與此同時,國內的工廠也實現了設備的升級和再投資。

李春偉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去年公司新投入了600多萬元,增加了18臺織布機器,把之前外包給其他工廠的30%訂單全部收了回來自己做,“這樣可以增加利潤點”。

雖然去年企業出口的盈利情況和前年差不多,但經過一年的努力,李春偉看到了希望。從目前的訂單情況來看,他樂觀地覺得今年的情況會比去年好。

“之前采購商跑路和倒下的比較多,所以把行業信譽破壞了。這使得供應商開始要求發貨前就先付款,付款更快,欠款更少,門檻也高了。”這對李春偉這樣資金狀況良好的企業來說是利好,除了訂單更集中外,“供應商這麽要求,我們也會相應要求下遊及時付款,這樣行業就會不斷規範,回款的速度也會加快。”

另外,在出口的大環境下,“現在人民幣的匯率也還可以”。對李春偉來說,在繼續伸長觸角尋找新市場和訂單的同時,工廠的工人也在加班加點,不斷提高生產效率以加快周期與回款速度。

作為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排名第一的企業,上海紡織(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朱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上海紡織集團的紡織服裝出口占比高達70%,2015年集團總體營業收入超過460億元、凈利潤10.2億元,近年來通過一系列大手筆的收購提升了國際化經營能力。

2015年,上海紡織通過戰略並購了香港慧聯公司,成為了亞洲當今第四大毛衫供應商。以毛衫設計、織造、銷售位核心業務,年生產能力達2200萬件,2015年進出口銷售額達到1.3億美元;2016年12月21日,上海紡織集團旗下上市公司申達股份發布公告稱,擬收購美國IAC集團S&T(“地板與聲學元件”)業務。

除此之外,上海紡織還成立了上海國際棉花交易中心以整合全球紡織原料資源,並開始進軍酒店的配套服務,延伸服務成為解決方案的提供商。“我們同世界上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000多個客戶建立了長期穩定的業務,從傳統的紡織品出口商發展成為一個在國內外享有盛名的集成品牌服務商。”朱勇表示。

上海紡織貿易與國際化副總經理金丹艷稱,上海紡織計劃用5年時間,在東南亞的柬埔寨、孟加拉等國建立5~10個貿易加工基地。同時,還將通過並購采購商和新設海外銷售渠道的形式,擴大一手訂單。

上海紡織集團(拉美)有限公司總經理張世軍此前強調,外貿企業“要做好過幾年苦日子的準備”,既要積極轉型,也要確保企業擁有良好的現金流,還要加強產融結合,適當利用杠桿進行融資。

安徽省服裝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日本部經理孟卓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公司目前的現金流狀況良好,在出口訂單上和去年相比還沒有什麽變化,因為來自全球的“不好的反應還沒有顯現出來”。他說的不好反應主要來自美國新政府提高關稅、影響人民幣匯率以及日本可能提高關稅等風險。

作為貿易規模約為3億美元的國企,孟卓所在企業受到的沖擊不如中小企業那麽大,但在紡織行業的增長動力並不強勁。與此同時,原材料上漲的壓力也讓傳統企業的利潤變得更薄。

“全世界的價格都不好,原材料從去年12月到現在漲了10%~20%,包裝材料更是漲了50%~60%。利潤薄,壓價更嚴重了。”孟卓說,由於價格被壓低,企業重點的努力是在供應商和原材料上下功夫,提高生產效率的同時,尋找可以替換的更實惠的材料。與此同時,也在加強服裝生產的自動化,實現人機合作。

孟卓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兩年前在柬埔寨建的紡織工廠已經出現了贏利的希望。未來,他所在的企業仍然會以紡織為主業,力求增長的同時還會做些更多元的投資嘗試。

官方數據顯示,與全國外貿表現類似,今年1月主要服務長三角及華東地區的上海海關關區實現進出口總值4926.9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長18.1%,連續三個月呈現同比增長態勢。其中,出口創近66個月新高,達3102.6億元,同比增長15.8%;進口1824.3億元,連續四個月同比增長,增幅為22.3%。

華交會理事會理事長尤永生對此表示,1月份的“開門紅”,一定程度上顯示出中國外貿出現了“回穩向好”趨勢,但今年的國際市場依然嚴峻複雜,判斷外貿走勢,仍然需要等待2月份乃至一季度的實際表現。

交會 出口 成交 略增 企業 境外 設廠 贏利 希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31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