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面包機大王」王冬雷轉型LED的背水一戰

http://www.21cbh.com/HTML/2012-4-28/5MNDE3XzQyNTg5Mw.html

這兩天,德豪潤達(002005.SZ)董事長王冬雷甚是興奮。

3年前,以小家電起家的王冬雷宣佈公司轉型LED時,曾不乏質疑聲音,畢竟德豪潤達當時在LED領域並無現成經驗,公司LED項目能否迅速釋放業績尚難以判斷。

但如今,在國內上市公司屢掀轉型狂潮而又無果的背景下,德豪潤達的成功轉型無疑已經成為行業的標竿。

日前,德豪潤達發佈的2011年財報顯示,2011年度,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0.67億元,同比上升18.12%,營業利潤1.46億元,同比大幅增長2633.23%。

值得注意的是,LED業務以其38.4%的營業利潤率拉動營業利率為15.96%小家電業務,使其2011年整體營業利率上漲至22.7%。

此前,王冬雷為大家所知,更多的是他「面包機大王」的稱號;現在,LED行業成了他當下談及最多的話題。

4月23日,王冬雷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難掩喜悅,「2012年,公司也將加快轉型,加大LED業務的佈局,預計2012年將繼續保持領先地位,今年至少增長50%,爭取翻一番。」

面包機大王的背水一戰

如果順著原先的路走下去,也許,現在的王冬雷不是「面包機大王」和「LED行業的領先者」,而是北京某個機關大院的決策者之一。

11年前,時任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副處長的王冬雷被《參考消息》上一則面包機的文章吸引, 隨後的5年,王冬雷一直致力於面包機的研究,並設計研究出一套全自動電腦控制面包機產品。

帶著這款獨一無二的產品,1996年,王冬雷果斷辭去人人欽羨的公職南下,於廣東珠海創辦華潤電器有限公司,2001年更名為廣東德豪潤達電氣股份有限公司。

短短8年裡,「面包機大王」創造了一次又一次的神話。

1999年,德豪潤達的面包機市場佔有率已經達到40%,成為全球第一。

2002年,德豪潤達的烤爐、烤箱系列產品銷量佔全球市場總量的30%,電炸鍋系列的銷量佔全球總量的20%。

2004年德豪潤達收購了面包機銷售全美第一的美國ACA北美電器(珠海)有限公司,取得該品牌在亞洲的永久使用權。

雖然以面包機起家的德豪潤達早已是世界上第二大小家電企業,但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發展水平卻並未讓王冬雷滿意。

「全世界小家電市場只有400億美元,規模非常小,而且行業內競爭激勵,製造商的毛利率很低。」王冬雷說。

2007年開始,王冬雷就一直在研究尋找公司轉型的新增長點。

「公司已是世界第二大小家電企業,繼續擴張產能顯然不是出路。要開拓自有品牌的內需市場,也非一朝一夕之功,短期內無法見效。」王冬雷說。

在此背景下,王冬雷把目光投向了LED業務,而2008年的金融危機更加劇了王冬雷轉型的想法,「金融海嘯給德豪潤達以重創,公司的營業利潤、淨利潤均一度虧損超過6000萬元。」王冬雷回憶說。

在此危機的關頭,2009年,王冬雷展現其雷霆萬鈞的經營手段,以外延式併購的方式迅速轉型到LED業務。

2009年年初引入戰略投資者廣東健隆達。此後,德豪潤達出資億元控股台山健隆並受讓廣東健龍達、恩平健隆兩公司與LED業務相關的全部固定資產,成功涉足LED封裝領域。

為了打開下游的應用市場,德豪潤達又於當年8月收購在國內戶外 LED顯示屏領域極具競爭力的深圳銳拓顯示技術有限公司。

同年10月,德豪潤達正式宣佈轉型,募資15億,在蕪湖投資建設LED項目。

其投資的手筆之大,令業內人士咂舌。一位LED的業內人士稱,「歷經2008年的金融危機,德豪潤達在2009年如此大手筆的投資轉型讓同行大為驚訝,在當時的背景下,德豪潤達可謂是背水一戰。」

現今,德豪潤達的LED業務已經基本完成了中游、下游產業的佈局,在包括LED路燈、室內燈、LED顯示屏、LED封裝等方面,成為國內頗具規模和技術領先的LED企業。

LED業務增長50%-100%?

雖然德豪潤達已經從小家電代工企業成功轉型,但王冬雷作為「面包機大王」的角色卻依然無法撼動。

日前,國家統計局所屬的中國行業企業信息發佈中心發佈了2011年消費品市場資訊報告,2011年,面包機行業全年度銷量約120萬台。

其中,德豪潤達旗下的ACA面包機銷量超過50萬台,高居全國市場同類產品第一。

「2012年,預計ACA面包機將銷售100萬台,再實現翻一番的增長。」談起面包機的市場,「面包機大王」王冬雷十分樂觀,「如今的小家電市場競爭激勵,利潤較低,以面包機為例,低端的面包機幾乎沒有利潤,而諸如面包機的高端產品,ACA面包機還能有一些利潤。」

王冬雷認為,隨著面包機家庭普及率的不斷提高,面包機行業必將成為中國家電市場繼豆漿機之後的新爆發點。

不過,王冬雷也認為,LED作為公司重點盈利來源,也將在2012年加速轉型。

「按照我們公司的初步規劃,未來5年,小家電業務市場規模將高達50個億,LED市場規模高達200-300個億。」王冬雷如是說。

對於2012年的LED市場,王冬雷非常有信心,「預計今年中國的LED市場的增長大概將保持40%左右的增長,我們公司將繼續保持領先地位,爭取跑贏大市,至少增長50%,爭取100%。」

王冬雷對LED市場的看好來源於國家及地方政府扶持新興產業及推行節能減排政策對LED市場的利好。

2011年7月,國家科技部頒佈《十二五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的通知》,節能環保位居七大戰略新興產業之首,半導體照明又被列為四大節能環保技術之首。

3個月後,國家發改委、商務部、海關總署、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質檢總局等五部委聯合印發《關於逐步禁止進口和銷售普遍照明白熾燈的公告》,淘汰白熾燈路線圖逐漸明晰。這也就意味著,LED燈、節能燈、金鹵燈、高壓鈉燈白熾燈的替代品將快速填補白熾燈退出後留下的市場空白。

日前,由財政部、發改委組織的「2012 年半導體照明產品財政補貼推廣項目」在京公開招標。發改委也明確表示,2012年中國政府將斥資400億元人民幣用於LED路燈採購,對LED路燈使用者提供30%的財政補貼。

未來,王冬雷的目標是把公司建成全球三大LED企業之一。

與此同時,德豪潤達在2012年已經開始了一系列的積極動作。

僅 3月就連接三個海外大單,總金額已超6億。3月初,公司與日本雙鳥公司、美國Shining Image公司簽訂了共計5.66億元的LED照明產品代理和採購合同;同月底,公司與泰國KANTHaWiChiT工程有限公司簽署5400多萬元人民 幣的LED路燈採購合同。

分析人士指出,德豪潤達LED的全產業鏈垂直整合已初步形成,未來將為公司帶來更多利潤增長點。

王冬雷也表示, 在LED產業公司已經將經營活動從最上端的外延芯片,一直延伸至銷售終端,有效解決了上游核心芯片供應擠壓下游利潤分流而導致的成本優勢喪失的矛盾。


包機 大王 王冬 轉型 LED 背水一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69

專訪王冬雷:如果不清除吳長江 雷士照明只有一到兩年壽命

http://www.eeo.com.cn/2014/0810/264779.shtml
導語: 「我和吳長江沒有個人恩怨,沒有矛盾,正如他曾經所說,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把他從破產邊緣拉回來,一週之內動用十幾個億把他給救了。但是非常遺憾,他一次又一次衝撞上市公司底線,董事會的底線。「王冬雷說,「雷士照明如果不清除吳長江,最多只有12月到24月的壽命」。

經濟觀察網 記者萬曉曉  8月9日晚,雷士照明(2222,HK)大股東德豪潤達董事長王冬雷在北京金融街洲際酒店接受經濟觀察網的採訪,隨行的還有王冬雷的助理和保鏢。王冬雷同時擔任雷士照明董事長的職務。 

 「我和吳長江沒有個人恩怨,沒有矛盾,正如他曾經所說,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把他從破產邊緣拉回來,一週之內動用十幾個億把他給救了,在雷士照明董事會裡,我用我的投票權把他重新選進董事會,推薦為CEO,並一直力挺他,但是非常遺憾,他一次又一次衝撞上市公司底線,董事會的底線,一次又一次涉嫌通過不同的交易掏空上市公司,已經使我這個董事長沒法做下去了,否則我會面臨法律的制裁。所以為了維護德豪大股東的利益,同時也為了維護廣大股民的利益,盡我們上市公司董事的勤勉盡責的義務,必須解僱他」,王冬雷表示。

王冬雷說,「雷士照明如果不清除吳長江,最多只有12月到24月的壽命」。

截止本網發稿,吳長江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經濟觀察網:昨天晚上在宣佈罷免吳長江CEO的職務之後,網上傳出董事會後雙方發生肢體衝突的行為,是什麼原因?

王冬雷:我們昨天開了董事會議,解除了吳長江的職務,除了他一人反對之外,其餘全票通過。這次會議之後,我擔任新的CEO,在去履行新CEO職責,要求他把CEO掌管的營業執照、工商資料和財務印章交出的時候,吳長江拒絕交出。在交接過程中,負責我和負責他安保的人員發生了肢體衝撞。在配合警方調查以後,這些人繼續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我認為,現場視頻的流出,是被人為設計的。

經濟觀察網:吳長江認為,遭罷免原因在於您試圖將雷士照明的核心產品轉移到德豪潤達,被他制止。

王冬雷:如果我想把雷士照明資產轉移到德豪潤達去,決定權根本不在於他,而在於雷士董事會批不批准,而且是關聯交易,我沒有投票權,他是德豪的股東,也沒有投票權,必須要交給其他小股東和獨立董事決定。他只是一個CEO,沒這個權利,轉移資產要股東大會決定,所以這個原因根本不成立。

經濟觀察網:真實的原因是什麼?

王冬雷:首先,吳長江通過旗下三個公司在銷售端轉移大量利潤,而這三家公司背後的股東其實是吳長江,通過別人代持股份。他弟弟吳長勇是公司副總裁,負責供應鏈。結果他自己成立公司,從供應商那裡拿貨加價賣給雷士照明。另外,吳長江告訴我們,2012年就簽署了一個20年的雷士照明的品牌授權,這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居然董事會毫不知情。

經濟觀察網:他把這件事告知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王冬雷:他是在要挾董事會,想說明他掌控最重要的資產,如果罷免他,他可以摧毀雷士照明,可以重新再造就一個雷士照明,但這是違法的。

經濟觀察網:你們什麼時候發現了他這一系列的問題,會採取什麼行動?

王冬雷:準確來說是三週以前,我發現公司的底線被挑破了。公司現在已經成立了調查委員會,會把相關證據交到警方。但這並不容易,因為公司基本由他掌控,他也一直在銷毀證據。我們的調查只能從外圍做,幾乎拿不到公司的任何資料和文件。

經濟觀察網:那公司面臨的局面是很被動的?

王冬雷:公司極其被動,事實上,我們上次免掉他二級公司的CEO,就應該更換營業執照,被他拒絕。但我們相信法律的的公平,也相信我們的政府會維護股東和廣大股民的利益,最終會協助我們,完成對雷士公司合法的接管。

經濟觀察網:是什麼觸動公司最終決定罷免他CEO的職務?發生在什麼時間?

王冬雷:時間就在三週之前。他開大會脅迫經銷商成立新的吳氏控股的無限責任公司,並打算要挾雷士公司與其簽訂20的獨家經銷協議,這已經挑戰了上市公司的根本,是會摧毀上市公司的,或者說分割上市公司品牌利益。並且,當我們幾個股東想賣股票給其他投資人的時候,他跟投資人表示,雷士照明是由他控制,他不高興可以讓上市公司價值歸零。

經濟觀察網:一旦你們掌握證據,是否一定會交給警方?還是說仍有和吳長江商談的空間?

王冬雷:如果有確鑿的證據不交給警方,其實違背的是上市公司董事勤勉盡責的義務。我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經濟觀察網:自入股以來,您從來不知道他有涉嫌違法的行為嗎?

王冬雷:曾經發現過,他向我保證不再做關聯交易,但事實上不僅沒結束以前的關聯交易,還在推進新的關聯交易,比以前更加變本加厲,並從關聯交易中獲得高額利潤。

經濟觀察網: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王冬雷:以前我們只是猜測,報紙上也有很多關於他賭博的報導,但現在我們掌握證據,他不僅賭博,而且是巨賭,他個人在澳門欠了4個億的賭債,單從這個層面,他已經不能做上市公司的CEO了。

經濟觀察網:德豪潤達入股這麼久,對雷士照明的財務和相關制度沒有梳理過嗎?

王冬雷:我們在財務上有約束,但吳長江的很多事情是繞過財務做的,很大部分是通過商業手段。

經濟觀察網:入股後,您能正常實現對雷士照明的管理嗎?

王冬雷:入股一年不到,大概在去年6月左右,發現他不想讓我插手上市公司,我當時只認為他想保持在公司的地位,認為他如果能夠把雷士做好也沒問題,因為財務系統在閻焱控制之下。

經濟觀察網:公司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將這些問題告一段落?

王冬雷:那要看吳長江是不是理智,在政府層面我們正在努力溝通,因為它是香港上市公司,跨兩地政府,有非常複雜的法律問題。

經濟觀察網:其他股東對這個事情有什麼看法?您自己怎麼理解?

王冬雷:他們認識吳長江比我早,如果我不支持吳,吳在雷士一天都做不了,是我的投票權使他做了CEO和董事,我現在覺得非常慚愧。現在董事會的意見是一致的,所有股東意見是一致的。當我知道他有巨額賭債的時候如釋重負,我知道了長久以來問題的原因,否則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對待自己苦心經營過的公司。

專訪 王冬 如果 清除 吳長江 雷士 照明 只有 一到 到兩 兩年 壽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456

王冬雷惡戰吳長江雷士照明:比宮鬥劇更可怕的是什麽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3204

雷士照明創始人吳長江(左)和雷士照明董事長王冬雷(右)陷入纏鬥。 (CFP/圖)

雷士照明創始人吳長江為何十年三次身陷公司控制權之爭?他和大股東德豪潤達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麽齟齬?是吳長江欲掏空上市公司,還是王冬雷急於奪權?

這場一地雞毛的宮鬥劇背後,是各方力量對上市公司資源的激烈爭奪。隨著口水戰露出的中國上市公司治理現狀,令人觸目驚心。

“我不會執行這個決議!我不會執行這個決議!”2014年8月8日下午,吳長江在董事會電話會議上情緒激動地說。

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02222.HK,以下簡稱雷士照明)董事會電話會議全票通過了罷免吳長江執行董事、CEO職務的決議。令吳長江感到意外的是,一名剛開始表示反對、兩名希望先了解情況而持保留意見的獨董,在表決的時候都投了贊成票。

當天15點11分,電話里罷免決議剛剛通過、董事會議還在繼續的時候,雷士照明董事長王冬雷就出現在了吳長江位於重慶國際金融中心26樓的辦公室門口,隨後有人踹開了辦公室的門。事後錄像資料顯示,現場出現了爭執、扭打行為,重慶防暴警察到場。

作為雷士照明的創始人,這是吳長江第三次被迫離開公司董事會。8月11日,吳長江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三次風波都是股權之爭、公司控制權之爭,只是形式不一樣而已,第一次,大家還有著同學情,比較友善;第二次,是用了資本的手段,讓我損失很大;第三次,暴力手段血洗。一次比一次兇險,一次比一次激烈。”

王冬雷則惱透了媒體對事件細節的曝光,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公司治理問題。“為什麽像吳長江這樣的人、一個被合法免職的CEO,還能占據公司,為什麽?就像是你家房子,別人進來了,你還趕不走,他還嗷嗷有理?”

兩個股東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麽?為什麽吳長江竟然三次陷入公司控制權危機?而數次風波中的雷士照明,究竟是怎樣的情形?

風波前傳

今年49歲的吳長江,在創立雷士照明至今的二十多年里,已經經歷了兩次嚴重的股權危機。

他是重慶人,1988年畢業於西北工業大學飛機制造專業,分配到陜西漢中航空公司。1992年吳辭職南下,在一家港資燈飾企業工作過一段時間後,1994年與人合夥成立了惠州明輝電器公司,1998年與兩個高中同學一起成立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

2005年,因為與另外兩個股東發生了用利潤分紅還是再投入的戰略分歧,吳長江被迫讓出董事長位置,領走8000萬元徹底退出,幾天後因為供應商和經銷商的力挺,情勢逆轉,反而是另外兩位股東退出。

為了拿出1.6億元給兩位離開的股東,雷士照明先後接受了賽富亞洲、高盛的註資。2010年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賽富亞洲是其第一大股東(占股23.41%),第二大股東是吳長江。

這起註資在七年後釀成了雙方反目的結局。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發布公告,吳長江因個人原因辭任董事長、公司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並辭任公司董事會所有委員職務。同時,來自賽富亞洲的閻焱、來自施耐德的張開鵬分別繼任董事長、首席執行官。

一個多月後,吳長江通過微博表示,辭職是受董事會逼迫,此後在媒體上和閻焱展開口水仗。

閻焱稱,吳長江辭職是因為被中紀委談話,協助調查其在重慶南岸區的情況,在律師建議下辭職。同時,吳長江涉嫌“關聯交易”,私自將雷士照明總部遷往重慶,以此獲得當地政府獎金和土地好處。此外,吳長江還涉嫌境外賭博,欠下六千多萬美元的賭債。

但驅趕吳長江的行動並沒有成功。雷士照明員工罷工、經銷商停止下訂單、供應商停止向雷士照明供貨,要求吳長江盡快回歸,並讓資方施耐德退出雷士。他們甚至共同表示,如果吳長江不回來重掌雷士照明,員工、經銷商和供應商將另創品牌,請其出山。

這場鬥爭引發了輿論關於投資人和創業者關系的廣泛討論。

2012年8月14日,在雷士照明董事會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該事件的調查結果中,吳長江承認在雷士照明首次IPO時,他曾協助一些員工和經銷商購買大量股票,員工和經銷商將錢匯入他的私人賬戶。除此之外,吳長江還承認他從經銷商處獲得了個人貸款。

同時,他沒有向董事會和調查小組提供關於與重慶南岸區簽署的合同文件。此外,他涉及的關聯公司與雷士照明有近5000萬元未能及時償還的款項。

董事會認為,重新委任吳長江擔任公司董事長及董事有違上市公司之守則,並不妥當。2012年9月4日,這起風波以雷士照明成立臨時運營管理委員會、吳長江任負責人而告一段落。

雷士照明這家香港上市公司飽受股東爭鬥之苦。 (CFP/圖)

聯手閃婚

雙方都心知肚明,矛盾並沒有化解。吳長江並不甘心徘徊在董事會門外,而閻焱也因為沒能趕走吳長江而如鯁在喉。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里,吳長江迅速敲定了一個幫助自己重返雷士董事會的合作夥伴——德豪潤達。

據吳稱,牽線人是一名從雷士跳槽到德豪潤達的員工。而王冬雷則說是自己的弟弟,介紹認識了吳長江。盡管一個在珠海、一個在惠州,但在2012年以前,吳、王兩人並不認識,也無交集。

王冬雷出生於1964年,安徽蚌埠人,1981年考入大連工學院(後更名為大連理工大學)船舶工程專業,畢業後分配到了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1991年,因為看到《參考消息》上一篇關於面包機的介紹,激發了他動手制作面包機的想法,5年後他帶著自己研發的面包機下海,參與創辦珠海華潤電器有限公司(後更名為廣東德豪潤達電氣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在中國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碼:002005),並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

從面包機起家,德豪潤達產品擴展到烤爐、烤箱、電炸鍋等,多個產品市場占有率排名靠前,但也遭遇中國制造利潤薄弱的難題。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德豪孤註一擲轉型LED(半導體發光二極管),在研發和生產方面投入了60億元人民幣。

德豪潤達此前做廚房小家電主要以OEM代工為主,缺乏自己的品牌和渠道。轉型LED,為照明設備提供芯片,面臨同樣問題。王冬雷看中了雷士的品牌和渠道,吳長江則看中了德豪的技術和規模,在照明行業向LED轉型過程中,兩者可以互補,遂走到一起。

“那時候投資人都欺負我,我只是過渡委員會負責人。”吳長江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德豪潤達並非當時唯一的選擇,但是吳說自己“比較專一”,已經在和德豪潤達談,就回絕了別人。

2012年12月5日,吳長江將雷士照明股份增持至22.07%,成為第一大股東。兩周後,德豪潤達以共計16.54億港元收購雷士照明普通股及股東NVC(吳長江持有的離岸公司)共計6.33億普通股,占股20.08%,成為雷士照明最大股東。同時,吳長江通過NVC公司入股德豪潤達,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德豪潤達從NVC購得雷士照明11.81%股份,交易金額9.51億港元(折合7.72億人民幣);而德豪潤達還向NVC定向增發1.3億股,交易金額為7.6億元。兩者賬面上看價格相當,但吳長江個人從賬面中獲利約3億人民幣——包括雷士照明5753萬人民幣(交易價格2.55港元,停牌價為2.36港元);德豪潤達2.48億元(停牌前的收盤價為7.77元,定增價格為5.86元)

2012年12月26日交叉持股消息宣布當天,德豪潤達和雷士照明股價雙雙高開低走,一路跳水。

但對這次合作,雙方的解讀並不一樣。

2013年5月,王冬雷在參加電視訪談節目《波士堂》錄制的時候,說自己在半年前打電話給自己的母親說這下我們應該不會破產了。吳長江認為這通電話的背景是德豪潤達入股雷士。“是我救了他!”

王冬雷向南方周末記者解釋說,當時德豪潤達在LED芯片投入60億元,壓力很大,當時芯片廠投產,芯片水平接近世界水平,他是因此說的那句話。“他救了我什麽?我投了20億現金啊!”

回望當時的合作,王冬雷對南方周末記者嘆息說,當時都沒有時間做盡職調查。2012年雷士危機是一個突發事件,德豪潤達認為這是一個投資的好機會。

吳長江同樣認為當時合作太草率,太急著回到雷士照明,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我太自信了,覺得雷士離不開我,我覺得我做得好,你就不敢動我。”

王冬雷對南方周末記者說,2012年他的弟弟還當面問過吳長江賭博的事情,吳矢口否認。當時雖然知悉吳長江和閻焱的鬥爭,王冬雷仍覺得主動權在自己這里,畢竟德豪是大股東,如果吳不守規矩隨時可以罷免他,王冬雷在股權轉讓協議上特意留了兩手——我支持你可以,前提條件是不能損害股東利益。

誰越了界

德豪潤達入股雷士照明之後,雙方開始了蜜月期。2013年1月11日,王冬雷進入董事會成為非執行董事,同一天吳長江出任雷士照明首席執行官。

三個月後,閻炎辭去雷士照明董事長職務,王冬雷被選為新任董事長。再兩個半月後,吳長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會,成為執行董事。

“中國企業家,寧做雞頭不願做鳳尾,有幾個願意做老二老三?在雷士和德豪整合之前,論行業知名度、影響力,雷士比德豪大多了,我本人也比王冬雷名聲大多了,在這情況下,我寧願做二股東,當時真的是一拍即合。”吳長江在2014年8月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

當晚,吳長江向南方周末記者展示了一份廣東德豪潤達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和NVC公司的合作協議複印件,也就是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要公開的“秘密協議”:上面約定,股權交易完成後,德豪潤達要支持NVC方代表成為雷士照明董事、董事長;NVC代表要成為德豪潤達董事、副董事長。吳長江指責王冬雷不僅沒有履約,反而自己坐上了董事長職位。

南方周末記者向王冬雷求證此事。王表示,這一條約沒錯,當時約定,在找到合適職業經理人來擔任CEO後,王退出,由吳出任董事長。但是事後吳長江自己不同意,認為董事長沒有實際權力,CEO更好操控公司。

吳長江則表示,對方是大股東,自己是為了大局,只好忍耐。

王冬雷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對這份協議具體條款記不太清楚,但里面有兩條是自己加的:第一,關於雷士照明總裁及管理層的提名,運營管理、戰略規劃,以及其他有關照明事業的決策,甲方同意並支持乙方的建議之後,加上“如果甲方有足夠理由認為乙方建議有損雷士照明及股東利益,甲方有權就該事項投否決票”;第二,“本協議有效期一年”。他說自己有第六感,自己並不了解吳長江,先支持一年時間試試吧。

南方周末記者在吳長江提供的複印件上看到王提到的第一點,但是並未發現“本協議有效期一年”的文字。

吳長江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將擇機公開這份協議,第二天,王冬雷也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你叫他把合同公開了,要有紅章的(指原件)”。

雙方矛盾在2013年6月第一次引爆。當時王冬雷私下找吳商量將光源業務從雷士轉到德豪,一開始公司副總裁穆宇不同意,此後閻焱也來過問此事,王冬雷懷疑自己被穆宇出賣,想要辭退他,吳長江則力保。

吳也承認,自己在這一事項的董事會表決中投了贊成票,因為大多數人都同意,且雙方是在蜜月期。表面上看當時是說雷士沒有光源核心技術,德豪有LED技術,雷士做成本高,而德豪做更有競爭力,但這還是涉嫌利益輸送。因為這項每年10個億規模的業務雷士也可以做,但是轉移到德豪,等於是幫其填補業務虧空。

類似爭執,兩人之間多次發生。

吳長江8月11日在重慶召開記者發布會時,指責王冬雷不斷粗暴幹涉,越權管理,“不光是讓我不開心,讓我整個管理層都不開心”。吳長江表示自己曾經當面和王冬雷提出這個問題,王說自己改不了。

差不多同一時間,王冬雷在北京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回應:吳長江指責我過多插手內部事務,恰恰相反,我現在深刻後悔我對內部事務觀察太少了,太相信他了,我告訴大家我從未參加也從未召開過任何一個高管會議,一直在後臺支持吳的工作,給他面子讓他做了雷士老大。

吳長江舉了一個例子,2014年8月1日,吳代表雷士照明談一個家樂福項目,跟客戶談好剛走,王冬雷就發郵件給對方稱吳長江不是惠州雷士董事長了,有什麽直接跟王談。第二天對方劈頭蓋臉問,你們怎麽不講誠信,白談了?

此前一天,2014年7月31日公告顯示,雷士照明董事會對國內客戶賒銷及授信管理制度、經銷商代理商品牌授權管理辦法做了新規定。王冬雷表示,這是他發現吳長江“要把上市公司這艘船砸了”之後,才開始動作的。

“我不信任你就可以炒你”

“現在回想起來,吳長江從2013年回到公司就開始策劃實施一系列動作,2014年年初實在是做得太明顯,我看出他在計劃一步步掏空公司。”王冬雷說。

他舉例說,首先是吳長江成立了兩個公司項目事業部,一個是合同能源管理事業部(EMC),一個大項目事業部,把所有生意(錢)都往外洗一道。一年內這兩個公司人員編制擴大了一倍,跟雷士總部人手一樣,都是300人,都是吳的親信主管,從銷售端來掏空利潤。

在采購端,吳長江的弟弟吳長勇成立華龍盈科光電股份有限公司,雷士照明大量的采購都通過這家公司,它過一下手再加價賣給雷士照明。

不過,工商登記資料並未顯示吳長勇和這家公司的關聯。但這家公司的第一大自然人股東殷爽,出生於1991年,出資竟達三千多萬元。

王冬雷則認為是“找馬甲做的,我核實不了,但這在雷士不是秘密”。

王還說,吳長勇曾試圖通過一個所謂內部承包協議,把所有工廠以5%的凈資產作為年租金,租給自己的親戚。這個合同,到了要簽字的最後一個晚上,才交給王冬雷。王冬雷看了以後,覺得這是把整個制造資產白白送人,於是拿到董事會來審,“幾個老大看了都要瘋了”。最後這個項目停下來了。

類似這種涉及利益巨大的“內幕交易”,王冬雷舉了不少例子,但並未出示直接證據。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作為一個上市公司董事會,簽這麽大一個合同,涉嫌這麽大內幕交易,不用查,“我不信任你就可以炒你”。

針對王冬雷所說的內幕交易,吳長江8月13日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應說:這是捏造、誣陷,我們會告他誹謗。吳長江當天還在自己的微博上對王冬雷發話:廣州年銷售2億的公司是你的,你給董事會申報了嗎?這是關聯交易不?

2014年7月15日,雷士照明公告,吳長江退出雷士照明10家附屬公司董事職位。其中,惠州雷士光電及雷士照明(中國)等公司改由王冬雷任新董事長。

吳長江在後來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當時他在新西蘭出差,董事會只是郵件通知他本人此事。

三天後,7月18日上午,吳長江和王冬雷在珠海面談。這次談話的錄音片段,被王冬雷在最近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布,錄音里吳親口承認,自己有4億賭債,每個月要還利息1000萬。

吳長江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當時聊到的這個4億元賭債是2012年的事情,“那時候不是在海外嘛,沒事嘛,無聊嘛,我坦坦蕩蕩,敢說敢當,怎麽了?”

王冬雷則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吳長江親口承認賭債,此前一系列掏空上市公司的動作都有了答案。

那一天,兩人商量了三個選擇:1.繼續合作;2.吳長江把關聯公司賣給雷士;3.吳長江籌資拿回雷士股權。第一個選擇是吳長江提出的,後面兩個是王冬雷提的。雙方約定先冷靜兩周好好考慮。

王冬雷回憶說,吳長江進一步告知,他已經有4個月沒還利息,其中2億元是澳門水房(澳門黑幫組織)的錢,每個月利息500萬。“當晚我沒睡好。”

第二天是周末,王冬雷去考察吳長江名下一家做家居照明的公司,看能否收購。當時他反複問這家公司的負責人,每個月能不能拿出500萬現金給吳長江還利息。王冬雷的計劃是,“花錢送這尊佛走吧”。

“我可以讓雷士價值歸零”

7月18日那次談話之後,吳長江隨即去上海見經銷商討論此事,覺得第三個選擇最可行,大家想辦法湊錢把雷士照明拿回來。

隨後他們又就近召集了南京、浙江的經銷商,商議把雷士的經銷商渠道整合為一家公司,利益捆綁,做一個“大雷士”,整合進上市公司資源。股份大了,話語權就多了,如果王冬雷不同意,就把渠道單獨上市。

早在2010年,吳長江就代表雷士照明的全資子公司惠州雷士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授予三家關聯公司使用雷士品牌的權利,為期20年。

“品牌20年授權已經有了,渠道在我手里,我可以讓你們上市公司變成零,我是嚇他們的。”吳長江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自己早就把這個跟王冬雷說過了,就像中美俄核武器對峙一樣——核彈頭對準你了,誰也不要亂來,可是沒想到此舉不僅嚇不住對手,對方還真的把核彈打了過來,直接開戰。

雷士照明先是采取了兩個自保措施——2014年7月25日,雷士照明公告,除了雷士中國、重慶雷士、重慶恩林、德豪潤達,本公司董事會並未授權任何其他公司或個人使用雷士品牌(商標),更沒有對任何公司或個人做出過20年期限的商標或品牌使用許可。6天後,雷士照明又針對經銷商授信、授權制度等發布公告。

8月8日下午,雷士照明董事會電話會議上,吳長江被免去了執行董事、CEO職務。作為臨時CEO,王冬雷在投票完成後出現在雷士照明重慶總部,進行交接。

“沒錯,我就是這樣安排的,我害怕他逃跑,拿公章做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害怕。”王說。

當晚的視頻顯示,王冬雷親自指揮交接工作,吳長江的兩名助理受傷,這被吳指責為暴力手段,且這次董事會會議臨到開會前才通知、也未告知會議議題,不符合公司章程。不過,南方周末記者查閱了雷士照明上市資料,公司章程里並未就董事會議召開做明確規定。

在王冬雷被重慶南岸區公安局南濱路派出所帶去做筆錄之前,吳長江和他單獨聊了幾分鐘。吳長江事後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當時他對王說,“當初你不想放開雷士,為什麽拋出那兩個條件,你不是玩我嗎?你不講誠信,真的是無賴的做法。”

王冬雷認為問題的核心是吳長江偷上市公司的錢,其他的都不重要。事後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我作為上市公司董事長,我為什麽沖到一線去?吳長江三次都這樣,太難對付。”

王冬雷還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最近一兩個月,董事會幾個小股東有意把股權轉給另一家有名的上市公司,讓這家公司成為第一大股東,為此已經談了很多次,吳也見了這家公司的CEO。而對方則表示,如果成為大股東,一周內就要把吳長江換掉。

“我覺得我要是不站出來,我對不起董事會11個人。他做的這些事情,如果我們不好好辦它、稽查,就失去了董事勤勉盡責的責任,香港證監會要抓我們,因為我們沒管好他。你想一下,當律師通知每個董事都需要請一個律師的時候,這什麽概念啊!”王冬雷表示,整個董事會受到太大壓力。

吳長江則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有人要離間我們(王和吳),加上他(王冬雷)又想控制雷士,借機會搭手過來把我幹掉,給他們(董事會其他小股東)一個人情,達到真正控制雷士的目的。

相比前兩次股權風波,這一次吳長江似乎很難憑借經銷商的力量來反擊了。

據王冬雷說,吳長江串通全國運營商,綁架、強迫全國運營商(28家)整合成一個無限責任公司。但在8月12日,王冬雷在北京與這些經銷商開會,當天有19家經銷商(約占雷士照明渠道銷售額80%)聲明支持董事會決議,“今天這個運營商同盟已經宣布解散了”。

目前,在雷士惠州和萬州基地,雙方勢力仍在僵持,影響到正常作業。

8月11日晚,吳長江稱“惠州全面失控”;8月12日,王冬雷對南方周末記者稱,雷士惠州基地生產正常,萬州基地現在政府主導下正在恢複中。

一位知情者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當天上午有開著粵Z(珠海)牌照車輛的德豪潤達人士前去協調,但是一直到下午5點,他們都沒能進入萬州基地的大門。

王冬 惡戰 吳長江 雷士 照明 比宮 宮鬥 鬥劇 劇更 可怕 的是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827

雷士股東會吳長江“出局”王冬雷稱盡快接收萬州基地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4/08/4013742.html

29日在香港舉行的雷士照明(2222.HK,下稱雷士)臨時股東大會上,95.84%的投票股東,對罷免吳長江董事及董事會下屬委員會所有職務的議案,投了贊成票。
2

9日在香港舉行的雷士照明(2222.HK,下稱雷士)臨時股東大會上,95.84%的投票股東,對罷免吳長江董事及董事會下屬委員會所有職務的議案,投了贊成票。這意味著,吳長江在雷士董事會被“清理出局”。(更多獨家財經新聞,請加微信號cbn-yicai)

股東大會後,一臉輕松的雷士董事長兼臨時CEO王冬雷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雷士將盡快接收重慶萬州工廠。雷士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談鷹透露,此次風波中萬州工廠曾停產兩周,每天的利潤損失達到70萬元人民幣。

王冬雷同時透露,將以德才兼備為原則,盡快物色雷士新的CEO,帶雷士走上新的征程。

一位小股東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吳長江的許多做法不規範,且不斷減持雷士股權;而王冬雷作為大股東會更用心將雷士做好,“所以我贊同罷免吳長江,支持王冬雷。”

8月8日,雷士董事會罷免吳長江CEO職務,理由是吳長江私下向三家關聯公司山東雷士、重慶恩維西和中山聖地愛司授予雷士品牌20年的使用授權,而董事會多數成員之前並不知道。

不過,吳長江並不接受被免一事,他掌控下的重慶萬州基地和重慶總部停工兩周,惠州基地也因材料供應而部分生產癱瘓。雷士董事會決定暫停重慶“總部”運作,在惠州設立臨時總部。

談鷹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雷士董事會從未同意在重慶設立雷士照明總部,只是將其設定為區域銷售公司。“當然,重慶公司目前的工商登記,吳長江仍是法人代表,這(指變更)只是法律程序、時間的問題。”


(編輯:余佳瑩)

雷士 股東會 股東 吳長江 出局 王冬 雷稱 盡快 接收 萬州 基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171

王冬雷还原雷士宫斗始末:密谋和恐吓以及赌债

http://www.xcf.cn/500frb/tt/201606/t20160603_773029.htm

  原标题:【独家】王冬雷还原雷士宫斗始末:密谋、恐吓、赌债

  在近三个小时采访时间里,他不停调整着坐姿,仿佛在寻找最舒服的状态。谈及与吴长江不愿深究的过往时,他从茶几上抽出几支火柴,一截一截折断后丢进烟灰缸里,他不抽烟。

  他是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实际上,他脸上的表情比一年前看上去轻松了些。脱掉鞋,盘着腿坐在酒店套房的沙发上,除了折火柴,时不时还抿一口铁观音。

  王冬雷正在恢复。

  上一次见到他是在2015年底,在一个活动论坛上,他不苟言笑,疲惫不堪。熟悉他的人都知道,2014年那场与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的商业大战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

  与吴长江的决裂似乎是王冬雷的一块心病

  这是一个充满戏剧性,甚至沾染上鲜血的现实商战故事。它被写入了商学院的MBA教材,这场商战里充满了谎言、利益以及对人性的拷问。当事人中,创始人吴长江最终锒铛入狱,王冬雷则一直忙着修复“伤疤”——既有自己的,更多的是关于雷士照明的。

  5月13日,王冬雷在安徽蚌埠的一家酒店接受了《中国企业家》记者的独家专访。蚌埠是他的老家,这是他数年来第一次重回故里。

  “考上大学后就离开了,直到后来办企业,市委的领导招商引资邀请我,中间很多年都没回来过。”王冬雷一手端着茶盅,神似追忆。

  跟了他多年的公司高管说,王冬雷是一个工作狂,像台机器,“没见他有什么爱好,烟酒不沾,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每天三点一线。”

  一场围绕一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大战让他名声大噪。他自己说,外界无从了解其内心的煎熬。

  去吴化

  如果时间倒推几个月,王冬雷肯定没有精力坐在我们面前,展开一场关于商业和人性的探讨。彼时,他正忙着抢救雷士照明,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事关这家公司的生死存亡。

  吴长江2014年年底被刑事拘留后,王冬雷与他的恩怨暂告一段落,但他与“老雷士”的争斗却才刚刚开始。

  作为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吴长江的个人行事风格对雷士照明影响深远。重庆一名熟知吴长江的商界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吴长江草根出身,讲江湖义气,但做事没章法,“有典型的袍哥气质”。

  雷士照明和吴本人一样,内部也流行着草莽文化,江湖气浓重。

  这场商战告一段落后,王冬雷接手雷士照明很快发现,对这家公司的再造将会是一个系统而漫长的工程。在他看来,这无异于二次创业。

  “作为一家企业,它缺失太多。你能想象像雷士照明这么大的一家制造企业,竟然没有完整的计划体系吗?我个人认为需要24到36个月,才能从根本上把这家公司变成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正常公司。”王冬雷说。

  变革的第一枪,王冬雷指向了人,这也是他最痛苦的地方。王冬雷深知,人是这个世界最复杂的情感载体,“不到万不得已不换人,因为你换了一个人,接下来将会有十个人跑来问你下一个被换掉的会不会是他。”

  即便如此,王冬雷还是对高管层进行了大换血。他从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德豪润达调派人手,再从美的、海尔等企业挖来人才,“去吴长江化”的第一步,他选择自上而下的强势打法。王冬雷说,这些高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雷士变革的主力军。

  对中层干部的改造并没有那么容易。目前,雷士照明共有300多名中层管理人员,这个层级的管理人员中,王冬雷已对其中100多名进行了考核,他 说,最终的结果“90%都是杰出的”。他通过办班培训、答卷考试逐一对中层管理人员进行考核。为此,他还重金聘请了前华为公司的顾问来授课。

  王冬雷本人也经常给雷士照明的原管理团队上课。他走进卧室拿出笔记本,逐一解读他对雷士照明的文化和战略定位,他说,他曾在一堂课上用了两三个小时,总结了十二条。

  雷士照明对于王冬雷而言是陌生的,他曾经设想的两家公司实现产业联动非但未能如愿,反而因此深陷泥潭。

  “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中产阶级对生活的质量追求也越来越高,我希望我们设计制造的灯具不仅仅具有照明功能,还能有艺术品、美的价值在其中。”他说这话时,如同陶醉其中。

  但按照雷士照明的现状,王冬雷显然很难实现这个目标。一个令王冬雷十分震惊的例子是,作为一家制造业公司,雷士照明此前的内部生产环节离工匠精神相差甚远。

  “从来不加班,员工5点以后就下班,有一天下午5:30,我打算召开一个会议,结果发现办公室的人全走了。”王冬雷说。

  从2015年年初开始,王冬雷开始为雷士照明建立起所谓“中央计划”体系,他试图让雷士照明从订单、生产、销售各个环节紧凑连接。

  而构建供应链体系第一步则是优化供应商招标制度。王冬雷坦言,“这侵蚀到了某些人的利益。”在头三个月里,供应商抵触不按时交货,影响了部分生产。对此,王冬雷不得不将矛盾公开化,将招标放在台面上来,择优选择供应商,淘汰不合格者。

  “供应商与吴长江时期的雷士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里面牵扯到的利益最多,是雷士改革最头疼的事之一。”王冬雷说。他希望通过这项制度淘汰或优化一些供应商,然后优化库存。2015年,雷士照明减少了2亿多元的库存。

  捆绑利益改革都是艰难的。王冬雷用了六个月的时间重新构建着一家公司的框架。王冬雷说,到2016年年底,雷士照明的LED产品销售额将占据80%-90%,而到今年6月份,LED产品的毛利率将全面超过传统照明产品。

  但摆在王冬雷面前的路依旧漫长而艰巨。他皮肤黝黑,身形敦实,摆在沙发一旁的皮鞋沾满薄尘。

  风波还原

  与吴长江的决裂似乎是王冬雷的一块心病,即便他总试图轻描淡写地描述这段经历。熟知他的人说,王冬雷性格隐忍,不容易妥协,“嘴上说没事儿,其实心里很难受。”

  时间倒退至两年前,2014年8月8日,这是雷士照明与其创始人吴长江彻底决裂的一天。这天下午,雷士照明召开董事会电话会议,全票通过罢免吴长江执行董事、CEO职务的决议。

  这个决议让吴长江十分生气,他在电话会议上情绪十分激动,“我不会执行这个决议!我不会执行这个决议!”吴长江反复地说。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一名刚开始投反对票、两名希望了解情况而持保留意见的独董,在表决时也投了赞成票。

  决议已经达成,从法律上来说,吴长江不再与他所创办的公司有关联。当天下午3:11分,在罢免决议刚刚通过、董事会会议还在继续的时候,王冬雷出现在了吴长江位于重庆国际金融中心26楼的办公室门口。

  按照吴长江后来对媒体公布的说法,当时有人踹开了办公室的门。事后,现场出现了争执,进而发生扭打等行为,直到重庆防爆警察到场。这次事件后来被吴长江形容为“用暴力手段血洗进行公司控制权之争”。

  对于这段过往,王冬雷此后很少对外提及。在他看来,这是公司的“家丑”,不可外扬。

  “那时吴长江在雷士都没有股权了,他哪有资格来争夺控制权。”王冬雷说。

  事实上,这并不是吴长江第一次被辞任雷士照明CEO职务。此前,在与资方股东阎焱和施耐德陷入股权之争时,吴长江便被“赶出”过雷士照明一次。 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任董事长、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并辞任公司董事会所有委员职务。

  但当时驱赶吴长江的行动并没有成功。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在被辞任公司一切职务不久之后,吴长江曾经组织工人把董事会拘禁了24小时,逼迫董事会同意让他继续成为雷士照明的CEO。

  “当时有几百个工人拿着铁棍,围攻董事会。如果董事会成员不同意,不仅不能吃饭,连厕所都不让上。”上述人士说。

  此后,吴长江主导了雷士照明员工罢工、经销商停止下单、供应商停止供货一连串真实的商战大片桥段。剧情核心只有一个,他们的要求是让吴长江尽快回归,并要求让资方施耐德退出雷士照明。最终,这起风波以雷士照明成立临时运营管理委员会,吴长江任负责人而告一段落。

  但冲突双方都明白,矛盾并没有解决——吴长江不甘心被排挤出董事会门外,阎焱未能赶走吴长江同样心有不甘。

  这种僵持并没有维持多久,王冬雷的出现打破了平衡。王冬雷回忆起当年的“接盘”仍心有余悸,“如果后来处理不好,两家上市公司都可能面临着灭顶之灾。”

  但当年,王冬雷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看重的是雷士照明的品牌和渠道。当时,雷士照明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照明行业第一品牌,拥有3000多家专卖店。

  2012年12月5日,吴长江将雷士照明股份增持至22.07%,成为第一大股东。两周后,德豪润达以共计16.54亿港元的价格收购雷士照明 普通股及股东NVC(吴长江持有的离岸公司)共计6.33亿普通股,占股20.08%,成为雷士照明最大股东。同时,吴长江通过NVC公司入股德豪润达, 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德豪润达从NVC购得雷士照明11.81%股份,交易金额9.51亿港元(折合人民币7.72亿元);而德豪润达还向NVC定向增发1.3亿股,交易金额为7.6亿元。

  两者账面上看价格相当,但吴长江个人从账面中获利约3亿人民币——包括雷士照明5700多万元和德豪润达2.48亿元。

  对于此次合作,王冬雷的解释是,当年德豪润达正向LED行业转型,转型过程中遇到过一些压力。后来他弟弟得知吴长江正在卖他所持有的雷士照明的股票,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

  “当时吴长江因在外欠着赌债,把他所持有的雷士照明的股份抵押给了瑞士银行,委托后者卖掉。后来我们找到了他,直接从他手上买入股份。”王冬雷说。

  在入主雷士照明后,王冬雷很快做了一个后来令他悔不当初的决定——把吴长江重新扶上CEO的位置,这也为双方后来矛盾爆发埋下了隐患。

  让吴长江担任CEO是双方合作后的一个条件。吴长江曾对外公布了一份与王冬雷的“秘密协议”。彼此约定,股权交易完成后,德豪润达要支持NVC方代表成为雷士照明董事、董事长;NVC代表要成为德豪润达董事、副董事长。

  王冬雷则解释称,当时约定在找到合适职业经理人来担任CEO后,王才退出,由吴长江出任董事长。但事后是吴长江自己不同意,认为董事长没有实权,CEO才能更好操控公司。

  随后,王冬雷在董事会力排众议,向阎焱和其他股东为吴长江做担保。“我当时觉得作为雷士的创始人,吴长江还是有能力的,只是因为跟阎焱不和,才把公司搞成这样。撇开这些,他还是能够把这家公司运营好的。”

  他的另外一个筹码就是,德豪润达已是雷士照明的第一股东,在商场拼打数十年的他自信能够管好公司和吴长江本人。但此后的事实证明,王冬雷这次失算了。

  2013年1月13日,王冬雷进入董事会成为非执行董事,同一天吴长江出任雷士照明首席执行官。三个月后,阎焱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职务,王冬雷被选为新任董事长。再两个半月后,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成为执行董事。

  在外界看来,那段时间是王冬雷与吴长江的蜜月期。对于这种说法,一切尘埃落定后,王冬雷说,“那时候对我来说或许是,但对吴长江来说并不是。” 彼时,有媒体将王冬雷比喻成拯救吴长江的白衣骑士,甚至将两人的关系形容为亲密无间的搭档。在新闻发布会上,王冬雷与吴长江一唱一和,配合完美,曾经同坐 一席的照片至今仍流传于网络。

  对于当年的一桩旧事,王冬雷思索片刻后一声叹息:“那都是做给外界看的,这只是生意。”

  “我们不是朋友。”过了良久,他补充道。

  王冬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后来得知,吴长江在将股票卖给德豪润达后的第一周便召集了他的6位心腹高管,传达了两层意思,“第一是雷士照明现在成外人的了,要团结在一起,谁进来把谁赶走;第二则是要把雷士往烂里做,把股价做到2元,然后再一起把雷士买回来。”

  但对此王冬雷并不知情,依然沉浸在“蛇吞象”的憧憬之中,在他看来,德豪润达向LED的转型成功在望。而在他的眼皮底下,一场兵刃见血的商战正在预热。

  恩怨决裂

  “蜜月期”并没有维持多久。

  王冬雷和吴长江完成资本联姻后便摩擦不断,最初仅限于在业务整合、人员调配等分歧上。双方第一次大的矛盾发生在吴长江的弟弟吴长勇身上。

  当时,吴长勇是雷士照明负责采购的副总。吴长勇在外成立了一家名为华龙盈科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的马甲公司,雷士照明大量采购都通过该公司,倒手后再加价卖给雷士照明。

  王冬雷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这其实是吴长江从2013年回到公司后开始策划实施的一系列动作中一环,目的便是一步步掏空公司。

  很快,一沓沓举报信被放在了王冬雷的办公桌上。他开始秘密派人调查此事,证据确凿。调查结果让王冬雷大为震惊,“他弟弟私自售假货数额高达一两亿元,导致公司损失了七八千万元。”

  雷士照明内部人士向本刊记者证实,吴长勇在外私设公司与雷士照明进行内幕交易是“公开的秘密”,很多人都明知,却不点破。

  随后,王冬雷把吴长江从莫斯科叫了回来。在他的办公室内,他把吴长勇私下售假货和内幕交易的证据交给了吴长江。由于吴是公司CEO,王冬雷让他自己处理此事。

  两周后,吴长江向王冬雷回复了此事的处理意见。第一,吴长勇并没有内幕交易;第二,把吴长勇调离采购岗位。当年8月,吴长江还就此事对外称王冬雷是在捏造、诬陷,“我们会告他诽谤”。

  王冬雷说,当时他把所有证据的原件都给了吴长江,“一个蛇皮袋扔给了他”,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这次事件是我第一次在内心开始觉得不能再跟这样的人进行合作。”

  为防止更多内幕交易发生,王冬雷做了一些应对措施。2014年7月15日,雷士照明公告,吴长江退出雷士照明10家附属公司董事职位。其中,惠州雷士光电及雷士照明(中国)等公司改由王冬雷任新董事长。

  此事让吴长江极为愤怒。吴长江在后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时他在新西兰出差,董事会只是通过邮件通知了他本人。

  三天后,王冬雷和吴长江在其珠海办公室内进行了一次面谈,面谈内容被王录音。在录音里,吴长江亲口承认自己在澳门有4亿赌债,每个月要还 1000万利息,若不按时偿还赌债,黑帮分子将对其下手。吴长江所欠的债务当中,有2亿元是澳门水房(澳门黑帮组织)的钱,每个月利息500万元。

  王冬雷至今依然记得两年前的那个周五,在吴长江亲口承认赌债之后,他对此前吴长江对公司的种种掏空行为找到了合理的答案。

  熟悉吴长江的商界人士说,吴长江“是个聪明人,但赌性太强。”

  那一晚,他一夜未眠。第二天,王冬雷起了个大早,冲了一个凉让自己清醒些,然后驱车前往中山。在那里,吴长江与其朋友老李开了一家家具照明公司。

  王冬雷告诉对方,吴长江欠了4亿赌债之事,并询问其能否每个月拿出500万元现金给吴长江还利息,“其他的钱我再想办法弄,当时想的是花钱送走这尊佛。”但这一提议遭到吴长江朋友的拒绝,并表示吴长江早在两年前便从这家公司手上抽走了一亿多元。

  对于吴长江旧相识的话,王冬雷不知真假。但此趟中山之行空手而归让他垂头丧气。回到珠海后,另一个消息则立刻让他从丧气转向震怒。

  7月18日,吴长江在离开王冬雷的办公室后,立刻赶到了上海,召集了雷士照明的5位核心经销商——他们也是吴长江与阎焱、施耐德股权之争的助推者。他们筹划着再次上演一回当年的“逼宫”行为,目的是把王冬雷赶走。

  很快,吴长江又把全国其他主要的经销商召集在一起,并要求他们把身份证进行复印,然后签字画押。这5位核心经销商威逼其他经销商称,“现在老大有难,你们必须签字。如果不签,我们这几兄弟干死你。”

  一位雷士照明的经销商向记者证实了此事。

  “当时是一个一个轮着来,先跟你聊,然后要你按手印,同意他们的行动,目的其实就是要逼王冬雷下台,跟以前逼阎焱他们一样。”上述经销商说。

  绝大部分经销商都被迫签字,但也有少数经销商在签完字后,立刻给王冬雷打电话,将事情原委告诉了他。

  王冬雷听到这场密谋是在2014年7月20日,他立刻给吴长江打电话质问,但吴矢口否认,并称在上海只是跟几位朋友打麻将。

  “我们也别再打哑语了,你内部不再是铁板一块,你们在密谋什么我一清二楚。”王冬雷一语挑明,但吴长江依然否认。

  最后,王冬雷破口大骂,“吴长江你太不够意思了,你去打电话给老李,你问他我是怎么对你的,可你现在干的他妈什么事。”

  放下电话后,王冬雷浑身冒虚汗,一阵昏晕袭来。他说,几十年来,他第一次如此怀疑自己的判断。

  王冬雷不再对吴长江抱有希望,双方彻底决裂。

  本刊未能联系到吴长江,确认他眼中的吴长勇内幕交易事件及上海逼宫事件。

  8月8日下午,雷士照明董事会电话会议上,吴长江被免去了执行董事、CEO职务。作为临时CEO,王冬雷在投票完成后出现在雷士照明重庆总部,进行交接。

  10月22日,惠州市公安局正式对吴长江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立案。雷士照明内部的第三次“内斗”阶段性终止。

  2015年1月,吴长江因涉及经济案件被羁押。他在实名微博上发布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在2014年12月2日,他写道:这两天上海实在太冷,不过 见到华东几个经销商兄弟,心里却很温暖!特别是你们那句无论我干什么都愿誓死相随的话,让我感动落泪,感谢大家的信任和支持,我不会放弃的!明天一定会更 好!

  另一名熟悉吴长江的商界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吴长江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擅长交际,拥有过人的情商,“是个聪明人,但赌性太强。”

  反思

  雷士事件是王冬雷经商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挫折。这次事件前后,王冬雷一周内瘦了二十斤。

  王冬雷身边的人说,尽管与吴长江的争斗让他焦头烂额,但王冬雷从来没有把这些烦心事告诉家人。王冬雷自己说,他排解内心痛苦的方式,就是努力不去想它,“一想就睡不着觉。”他自我调节的方式是跑步,他说只有在跑步的时候,他的心绪才能够得到稳定。

  但王冬雷不可能不去想,他说,几个月来每天的睡眠平均只有三四个小时。“受了这么大打击,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对人、人性的看法,对生意的看法,对企业管理的看法,它对我的教训实在太大。”

  对于王冬雷而言,这场商业纠纷无疑是他经商生涯的分水岭。他说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最大的弱点是过于重情义,“这不是优点,作为一个将军,应该杀伐决断,太过人情味是不行的,这点我很清楚,我正在努力克服。”

  “到今天为止,你恨他吗?”

  “谈不上恨他,要恨只能恨自己。”王冬雷背靠着沙发,抬头望着一会天花板说,“他嗜赌又不是一两天了,他同学曾经救过他,阎焱曾经救过他,最后都被他坑了。同样的故事到我这里是第四次,我没有看到他人性中的恶,那就只能怪我自己了,恨他干吗?”

  历史不可假设。但对自我重新定义后,王冬雷依旧坦言,当年收购雷士照明前若是阎焱提前告诫他,他还是会选择收购。这就是人性的复杂,在利益面前,很少有人经得住诱惑。

  事实上,除了对人性之矛盾深度思考外,王冬雷更多的是对过去自己用人原则和公司治理的推倒重建。在自己原始创办的德豪润达公司,王冬雷一直秉承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在这套原则下,德豪润达成就了行业内“小家电之王”的地位。

  但同样的方式在另一家企业里却漏洞百出。雷士照明事件似乎让王冬雷重新加深了对人和世界的矛盾认识。“尽管要坚信人善的一面,但在制度设计上必须防止人恶的一面。你应该相信一个制度,一个法规,一个流程,而不能相信任何个人的说法。”

  即便如此,这场耗时日久,惊心动魄的夺权大战依然给王冬雷留下了心理阴影。王冬雷身边人说,在与吴长江矛盾白热化时,王冬雷在外出差不得不一晚更换一处住所,“担心不安全。”

  “这件事给你最大的教训是什么?”

  沉默了很久,王冬雷紧锁眉头回答:“我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在国内收购小企业了,宁愿去国外买,中国的小企业没有底线,这太可怕了。”http://www.xcf.cn/500frb/tt/201606/t20160603_773029.htm

王冬 還原 雷士 士宮 宮鬥 始末 密謀 恐嚇 以及 賭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986

雷士照明王冬雷:未來五年LED照明仍會高速增長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6236.html

6月12日,雷士照明在珠海長隆海洋公園發布電商新品,這是雷士發力家居照明、“商用、家居”雙線並舉戰略落地的舉措。雷士照明(2222.HK)董事長王冬雷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未來五年LED照明行業還處於高速增長的區間。

去年,LED照明行業增速明顯放緩,國內LED上市公司業績分化。有人認為,LED照明行業已經過了高峰期,甚至已轉變為“傳統行業”。對此,已打通LED上下遊、同時身兼德豪潤達(002005.SZ)董事長的王冬雷並不完全認同。

王冬雷認為,LED照明市場還處於高速增長區,中國市場現在的增長率還在20%左右,全球市場的增長率也在兩位數左右。就全球市場來說,普及率正從20%增長到25%之間。

在12日的發布會上,雷士照明電商公司在天貓平臺上首發了無極調光吸頂燈、藍牙智能音樂燈、科技範鏡前燈、“巨芯”LED燈大球泡、夢之燈等系列的新產品,涵蓋LED光源、LED天花燈等多個領域。

雷士是國內商業照明領域的領軍企業之一。從去年開始,雷士也加大了家居照明業務布局。“雷士家居業務有巨大的成長空間,家居業務、商照業務要雙輪驅動,比翼齊飛”,王冬雷說。

對此,雷士照明提出了在夯實商業照明業務同時大力提升家居照明業務的戰略,實現“商照+家居”的雙引擎增長模式。此次電商新品發布會正是雷士在家居照明上發力的體現。

除了拓展家居照明,雷士還積極向互聯網轉型,尤其在銷售和營銷環節,已專門成立電商公司,電商業務增長率超過行業平均水平。雷士照明將持續加大互聯網營銷和跨界營銷的投入力度。

12日的發布會上,雷士與長隆海洋王國、中國跳水隊和天貓一起舉辦跨界營銷活動,就是把目光瞄準了新一代的互聯網人群,同時促進雷士品牌的年輕化。雷士已經連續3年贊助國際泳聯“FINA世界跳水系列賽”,今年還將在2016年巴西奧運上為中國跳水隊奪金助威。

國際化是雷士未來發展的另一條主線。隨著國家“一路一帶”戰略的推出,雷士在全球範圍的品牌本土化戰略正在快速推進中,不但在巴西、中東、澳洲、東南亞重點布局分公司,現已經在全球40多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經營機構。

作為雷士的兄弟公司,以LED芯片為主業的德豪潤達,今年擬與國家級產業基金收購境外某企業照明資產,已於2016年1月提交非約束性報價函,目前相關談判工作仍在進行中。據了解,德豪潤達可能正在參與跨國照明巨頭歐司朗的競購。

2015年,雷士照明收入38.5億元,同比增長10.8%;其中LED照明產品收入22.2億元,同比增長81%;全年凈利潤5576萬元,實現扭虧為盈。自2014年發生內部紛爭風波之後,雷士照明2015年逐步恢複,去年經銷商旗下共有3529家專賣店,並完成24家O2O(線上線下融合)體驗店建設,今後將把這一模式引入專賣店。

今年,雷士照明與德豪潤達如何進一步擴大協同效應;繼控股雷士照明之後,德豪潤達會否在海外收購上再下一城,這些問題王冬雷在12日的發布會期間並沒做出正面回應。

雷士 照明 王冬 未來 五年 LED 仍會 高速 增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621

雷士照明徹底進入王冬雷時代 押寶智能照明

在創始人、原董事長吳長江被判獲刑14年的兩天後,雷士照明(02222.HK)於12月23日在惠州舉行了與中科院雲計算中心(中科智城)簽約推進智慧照明合作的發布會。

作為雷士照明現任的董事長,王冬雷在發布會期間保持低調,不作任何表態,而他在簽約儀式的合影中展示了舒心的微笑。

事實上,雷士照明已進入更徹底的王冬雷時代。最近,雷士照明的董事會進行了大幅的人事調整,王冬雷的兒子王頓成為新晉的執行董事。此次押寶智慧照明,也顯示了王冬雷決心將雷士帶入新的成長軌道。

董事會權力分散局面結束

據雷士照明12月12日和19日的公告,今年24歲的王頓首次進入雷士照明董事會。與此同時,在施耐德中國區負責人朱海在今年12月辭任雷士照明的非執行董事後,王冬雷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德豪潤達的副董事長、總經理李華亭,獲任雷士照明的非執行董事。

這樣,王冬雷、其弟弟王冬明及其子王頓,加上旗下得力幹將肖宇、李華亭,王氏共在雷士照明董事會有四個執行董事席位和一個非執行董事席位。

雷士照明過去數年曾經歷兩次內部紛爭,緣於創始人吳長江一些草莽的經營手法,以及公司股權和董事會決策權的分散。如今,雷士照明董事會權力分散的局面基本結束。

除了董事會,雷士業務層面的整合也在加速。吳長江時代,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公司之外還有不少關聯資產。王冬雷正在推進雷士照明上市公司對這些關聯資產的整合。

一個例子便是收購中山雷士。11月11日雷士照明公告,斥資約2.25億元人民幣收購耀能控股余下25%的股權,從而實現雷士照明對中山雷士燈飾科技有限公司的100%控股。

德豪潤達中與雷士照明關聯的照明業務和資產,怎樣實現有效協同,也引人矚目。在本次發布會上,與中科院簽約合作的主體是“雷士集團”。據了解,王冬雷已把雷士照明與其關聯資產,組合成雷士集團,實現資源協同。而德豪潤達總經理李華亭,最近還獲任雷士照明的副董事長。這些都有利於推進德豪潤達、雷士照明在LED照明上下遊的資源整合。

王冬雷早在2012年12月便通過接手吳長江所持股權,成為雷士照明的大股東。但是,吳長江相當長一段時間仍掌控雷士照明的經營權,引發雷士第二次內部紛爭。如今,吳長江因挪用資金罪、職務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14年。雷士與德豪相關資源協同將可更順利推進。

加速向智慧照明領域拓展

2015年是雷士照明的轉型年,實現扭虧為盈。2016年上半年,雷士照明的銷售收入同比微降0.5%至17.63億元,但其中LED照明的收入同比大幅增長94.8%至11.77億元,而且公司的利潤繼續保持增長。

對於照明行業來說,智慧照明是下一個“蛋糕”。此次牽手中科智誠,王冬雷正是希望押寶智慧照明,讓雷士進入新的成長軌道。

雷士集團總裁張鵬說,雷士經歷了產品戰略、渠道戰略、品牌戰略階段後,已經邁入互聯網平臺化戰略階段。據了解,雷士2015年已成立了智能項目研發部門,在家居智能照明上建立了與小米等互聯網企業的合作。此次與中科智城合作,則將推動雷士在智慧商業照明及智慧城市照明領域的發展。

LED路燈不僅用於道路照明,還可成為智慧城市的一部分。中科智城的有關人士認為,智能路燈未來聯成平臺,將有很多應用。智慧城市通過平臺進行數據整合和管理。中科智城與雷士的戰略合作,更多會在路口,路燈是很好的載體。

雷士集團研發副總裁洪曉松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認為,智慧照明的市場空間非常大,像北京、上海、廣州就有約 20萬盞路燈,未來有很多想象空間。雷士拓展智慧照明市場,將由照明服務到攝像裝備服務。現有的路燈不用推倒重來,只需增加智能化的模塊,終端和傳感器聯接在一起,數據統一存儲、分析管理。

洪曉松說,雷士與中科院的合作,雙方將在軟件和數據方面進行信息的整合,從智慧路燈開始,預計到明年中期才會有具體的項目出來。

多年跟蹤LED行業的分析人士張宏標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說,從外部環境看,LED照明行業整體利潤向好,一是由於優勝劣汰,已淘汰過半企業,其中大部分是中小企業;二是原材料價格上漲,借此機會,原來虧本降價的廠家,都把價格提高到利潤點以上。“這對大企業有利,雷士只要把治理結構改善好,利潤上升是正常的。”從內部看,經過兩年多的反複,雷士將走向更規範的管理,資源整合將進一步深化。

雷士 照明 徹底 進入 王冬 時代 押寶 智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048

[貼圖]王冬勝

1 : GS(14)@2011-05-14 11:30:00


明報圖
貼圖 王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287

王冬勝撐一帶一路 「有一半成功已不得了」

1 : GS(14)@2016-06-20 05:42:25

【訪問】一帶一路現倚重以亞投行及沿線國家主權單位提供種子資金,滙豐銀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王冬勝相信,個別推進較成熟的國家如泰國等,「可快至一年半載便進入第二階段融資」,讓私營機構參與。他反駁外界對一帶一路項目最終或爛尾的憂慮,稱無可能所有項目都成功,「有一半成功已不得了」。記者:劉美儀


目前滙豐在陸路及海上絲路沿線國家,業務據點覆蓋已達七成,他說該行未來會聚焦發掘沿線可行性項目及融資需求。外界對一帶一路爛尾或淪為大白象工程,一直存在隱憂。王冬勝認為:「要所有項目百分百成功係無可能,64個國家(連中國計一帶一路覆蓋64個國家)(假設)有一半成功已經不得了。」而透過亞投行牽頭投資,是降低爛尾風險的有效模式。滙豐亞太區顧問梁兆基指,不少沿線國家基於政治不穩因素,過往確有基建工程「焦頭爛額」的紀錄,但亞投行及絲路基金在一帶一路擔當「領頭羊」,旗下種子資金「先竪立好示範項目」,第二階段才吸引私營機構參與,「絕對令爛尾風險細咗」。



亞投行承擔虧本風險

他指很多基建設施如鐵路,即使先進國家,若計單一項目「其實係會蝕錢」,但亞投行以國家角度承擔虧本風險,「做鐵路蝕錢唔緊要,周邊賺錢就OK」,總之先打通基建運輸要道,周邊經濟活動稅收自然會拉動起來,亞投行若以「包底」模式為項目提供擔保,私營機構毋須擔心出現債務違約風波。王冬勝認為,外界經常放大「邊啲項目失敗」,忽略成功例子,如馬來西亞吉隆坡至新加坡段、印尼雅加達至泰國班東段、及泛亞鐵路雲南起首段等鐵路,都已完成或接近八成竣工。在一帶一路沿線較快進入第二階段融資的市場中,他表示「四個半」國家,包括印尼、馬來西亞、中國、新加坡及等候海路「搭通」的澳洲,均是滙豐早已列在亞太區六大重點的版圖。據亞開行估計,未來20、30年亞洲區單是基建融資總額便達8萬億元(美元.下同),當中涉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額為4萬億元至6萬億元。梁兆基謂,數字尚未包括周邊房地產及商業開發金額,中國外儲才3萬多億元,必須透過資本市場滿足融資需求,區內只有香港及新加坡市場具此實力。他預期沿線國家初期仍會選擇慣用的美元工具來融資,但以人民幣作合約計價可免滙兌風險,且沿線國家供應及承建商多來自中國,故一帶一路是推動本港提升人幣離岸中心發展的契機,目前人幣穩中走貶,有利促進人幣貸款及舉債。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620/19661375
王冬 勝撐 一帶 一路 一半 成功 不得了 不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189

王冬勝﹕人幣國際需求慢慢煲 周六正式納SDR 料初期慢熱其後飈升

1 : GS(14)@2016-09-28 04:45:37

【明報專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於10月1日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 (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國際化邁進新一頁。匯豐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王冬勝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人民幣納入SDR後,國際對其需求需要時間「慢慢煲」,不過會先慢後快,「煲下煲下會愈煲愈多」,當人民幣普及了,國際化步伐便會很快。

明報記者 陳子凌、高志堅

「人民幣入SDR有深遠意義,首次確認了人民幣的國際地位。」王冬勝認為,這對人民幣的影響有三。首先,現時全球持有人民幣作外匯儲備的比例只有1.1%,而據IMF截至今年首季數據,英鎊及日圓分別佔4.79%和4.09%,就連不入SDR的澳元、加元也有1.9%左右(見圖),人民幣作為外儲比例要多3個百分點才跟日圓看齊,等於增加近3300億美元,「所以有很大空間,在人民幣與SDR其他四大貨幣睇齊之下,其他國家沒理由不用人民幣為儲備」。

增人幣外儲 金額料達3300億美元

其次,當人民幣外儲比例上升,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的地位也隨之上升,用人民幣作貿易結算也會增加,「2012年前後,中國外貿以人民幣結算的只有2%至3%,現在是26%;幾年前人民幣在國際支付貨幣排名才十幾位,現在是第五位。」王冬勝表示,人民幣作為國際結算貨幣的擴張速度已很快,再加上現在已確定了外儲貨幣地位,其國際結算地位也將更普及。

中國將主導貿易 商品以人幣計價

再者,貿易結算採用更多人民幣,意味不同國家的人民幣存款也會增加,對人民幣產品的需求也上升。「當多了參與者,人民幣便會更活躍,結算、儲存、匯兌會多,只要人民幣流通量愈來愈快,便會愈來愈強。」王冬勝形容這就如煲東西,「煲下煲下就有」,要讓人民幣「煲」到全球普及,剛開始會有點慢,不過只要效果出現,便會愈煲愈快;至於何時能「煲」出這種結果,他沒直接回答,但表示2030年亞太區GDP將佔全球超過40%,而亞太區中產人士會佔全球三分之二,作為亞太貿易主導國家,中國目前有3億左右中產人士,10年後增至6億,「他們買得多、食得多、用得多,必定是最大的商品消費者。試想想,如果屆時中國是最大的買家,還需要用美元計價?」

普及需時 匯率短期料以穩為主

人民幣普及需時,王冬勝認為短期內匯率以穩為主,雖然本港人民幣資金池見走資,但他相信僅屬短暫,尤其當海外人民幣愈多,投資需求便愈大。他建議香港金融界、港府及中央政府應合作研究如何以最簡單便捷的方法讓人幣即時跨境交收,打通渠道就能「煲起」人民幣產品,而香港作為產品最齊全的離岸人民幣中心,一定獲益最多。

(人民幣納入SDR)

■明日預告﹕(系列之二)

高盛:內房泡沫倘爆 人幣勢貶值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223&issue=20160928
王冬 人幣 國際 需求 慢慢 周六 正式 SDR 初期 慢熱 其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319

王冬勝同蘇錦樑原來係Band友

1 : GS(14)@2016-11-28 08:04:13

【明報專訊】噚日又係一年一度「匯豐社區節」,一眾「匯豐社區伙伴計劃」受惠機構响中環遮打道行人專區同全港18區舉辦各類互動遊戲同表演。而為慶祝社區伙伴計劃踏入第5年,匯豐仲邀請兩位獲得「匯豐學人」獎學金嘅香港演藝學院學生創作一首主題曲,噚日首度响開幕禮獻唱。

出席開幕禮嘅署理財政司司長蘇錦樑同匯豐副主席及行政總裁王冬勝都對首主題曲讚不絕口,小琴聽講,原來佢哋兩位當年都係Band友嚟,平時聽佢哋講金融經濟發展就聽得多,睇佢哋夾Band真係未試過,但好可惜呀,如果唔係趕時間,佢哋都想上台表演返一手,大家只能嘆無緣。

雖然冇得睇蘇錦樑同王冬勝打Band,不過噚日嘅活動一樣好熱鬧,有得玩又有表演。而今年匯豐社區伙伴計劃共撥款1800萬元,合共支持92個項目。

email: piano@mingpao.com

[小琴密語]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644&issue=20161128
王冬 勝同 同蘇 蘇錦 錦樑 原來 Band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2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