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老虎吃人了 為何還要說動物是人類的好朋友?

北京八達嶺野生動物園7月23日發生老虎傷人事件,一人死亡一人重傷。目前園方和自駕車主有無責任尚無定論,但中國社交媒體上呼聲難得一致,說老虎是無辜的,請放過它。對此,動物園市場部負責人已經證實將不會處死傷人老虎。

我也同意要保護老虎,從小,我們就被無數次告知“動物是人類的好朋友”!

可是,為什麽動物是人類的好朋友?讓我給你講兩個真實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在美國西南部亞利桑那州和墨西哥北部的希拉(Gila)河谷,有一種有毒蜥蜴。它因地得名,就叫希拉毒蜥。這種蜥蜴體型粗壯,長達半米,動作遲緩,大部分時間就是吃飽了休息。

這個動物的神奇之處在於,就在於它的吃。希拉以老鼠和蛋為主食,過剩的養份儲存在肥胖的尾部,加上緩慢的新陳代謝,使其最長可以九個月不吃不喝。

它獨特的生活習慣吸引了科學家的目光,90年代,美國一位年輕的內分泌學家從希拉毒蜥的唾液濃縮樣本中發現了一種新的多肽激素,這種激素被證實與人類的胃腸激素相似,不但能夠降低血糖,而且還能改善正在喪失功能的制造胰島素的Beta細胞的機能。在此基礎上,世界上有三大制藥公司都研制出了治療糖尿病的藥物艾塞那肽註射液。2005年4月,藥物獲得美國食物和藥品管理委員會(FDA)批準上市。2006年11月,獲得了歐盟的銷售許可。目前在全球已經有千萬醫生處方。

也許你說,這個故事很好,但是不是離我太遠?真心不遠!2009年,這個藥物就已經登陸中國,獲得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準治療糖尿病。如今,在上海和北京的動物園里,還各生活著四只從墨西哥遠道而來的希拉毒蜥。捐助動物的公司,就是當初研發藥物的三家制藥公司之一。

第二個故事:我們小的時候,大概都抓過蝴蝶的經歷。五顏六色的花蝴蝶,其實不僅讓小孩子著迷,也是令很多科學家孜孜不倦研究的對象。

在多彩的蝴蝶翅膀上,有種環狀碳氫分子結構,從二十年代開始,就有科學家,包括兩名諾貝爾獎獲得者開始研究這些結構。科學家們發現,這種環狀結構不僅存在於蝴蝶翅膀上,還可以從肝臟中分離出來,也可以從菠菜葉子中提取。因為這種物質最初是米切爾(Mitchell)從菠菜葉中提取純化的,故而命名為葉酸。

說到葉酸大家就都知道了,葉酸對細胞的分裂生長及核酸、氨基酸、蛋白質的合成起著重要的作用,因此醫生會建議準備懷孕的婦女服用。因為天然葉酸僅存在於少數食物中,美國九十年代還推出了在食品中增加合成葉酸的的計劃(Folic acid fortification program)。

怎麽樣?從蝴蝶翅膀到葉酸!很了不起吧?但這個故事說到這里,才進行了一半,精彩的還在後頭。

經過進一步的研究,科學家們又發現,如果細微地改變這種環狀結構,這種化合物就能從幫助細胞生長,變成抑制細胞,抑制DNA合成,甚至控制癌細胞。1947年,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合成抗癌藥物葉酸拮抗劑氨喋呤(Antifolate Aminopterin)就這麽誕生了,被用於治療血癌,俗稱白血病。從上世紀50年代到90年代,抗胸膜間皮瘤、非小細胞肺癌、晚期胃癌、乳腺癌的藥物也紛紛被研制出來,這些藥物至今仍然是《財富》500強榜上有名的制藥公司的明星產品。小小的蝴蝶翅膀,不僅成就了公司,還改變了整個人類的抗擊癌癥的歷史,甚至也可以說,改變了人類的命運。

這兩個科學發現的故事,實際上只是我們從動物界、自然界獲益滄海一粟。我們對蝙蝠和海豚的研究,促進了我們對超聲和聲納的研發;通過了解為什麽五米高的長頸鹿為什麽沒有高血壓,我們研制出如何保護飛行員對抗飛行重壓的抗荷服,這些例子太多了。保存生物的多樣性的意義,就在於我們通過研究不同的生物,可以學習如何適應各種極端的環境,然後研制出不同的產品,適應變化無常的自然。設想,如果沒有這些生物,如果我們只能通過照片和書本來啟發我們的研究,那麽想獲得真知實踐,可能就非常緩慢了。

這個道理,其實不僅喜歡拿兔子和白鼠做實驗的制藥公司知道。

在巴西北部帕拉州的卡拉加斯,不僅有世界上最大的鐵礦,也是原生熱帶雨林保護區。巴西世界第一的鐵礦石生產商淡水河谷,從1985年開始就在這里開始采礦。在同一年,在卡拉加斯國家森林公園(Carajas National Forest)河谷公司也建造了面積達30公頃的河谷動植物園(Vale Zoo and Botanical Park),保護250種動物,其中57種是巴西獨有的,6種瀕臨滅絕。每個月僅萬名遊客的門票收入,對一個如此巨大的公園來說,絕對是入不敷出的。但公園能一直持續到今天,離不開淡水河谷公司的不斷投入。至今在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也有專門研究動物和植物的部門,就像很多公司都有研發部門一樣,只不過他們只研究如何保護動物,並與自然和諧共存。 

很多公司都喜歡談企業社會責任,真正地保護我們的環境,是企業最大的責任之一。

(作者為五百強公司管理人士,文章不代表本報觀點,歡迎來信liwenfangwei@163.com與作者交流)

老虎 吃人 人了 為何 還要 說動 物是 人類 好朋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177

網易告YY侵權3年後一審勝訴 遊戲與直播格局早已物是人非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1-20/1163322.html

6_.thumb_head

圖/視覺中國

每經記者 張斯 實習記者 宗旭

每經編輯 盧祥勇

耗時三年之久的網易訴YY遊戲直播侵權案終於有了結果。11月13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華多公司(YY直播運營主體)停止通過網絡傳播《夢幻西遊》或《夢幻西遊2》的遊戲畫面,並賠償網易公司經濟損失2000萬元。

不過,案件背後的利益糾葛或許沒有這麽簡單。相關業內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指出,YY其實不僅僅是單純的播夢幻西遊,而是通過別的方式挖這些大人民幣玩家(業內稱“大R”)在他的平臺上消費,網易必須還手。同時記者梳理發現,起訴背後或存在網易為旗下直播平臺爭取利益。

起訴了YY直播,但網易並不排斥直播。對於網易來說,直播仍是推廣旗下遊戲的重要渠道。一位歡聚時代高管表示已經接到網易遊戲部門的要求,希望不要下架網易相關的遊戲。也有業內認為,由於起訴是3年前的行為,對如今的導向性仍需觀察。

網易起訴的真實意圖

在本案件當中,雙方爭論的焦點是遊戲直播的版權歸屬問題。網易認為《夢幻西遊》屬計算機軟件作品,遊戲運行過程呈現的連續畫面屬於類似攝制電影創作方法創作的作品,被告竊取其原創成果,損害了其合法權利;而YY則辯稱,網易公司並非權利人,涉案電子遊戲的直播畫面是玩家遊戲時即時操控所得,而且遊戲直播是在網絡環境下的個人學習、研究和欣賞,屬於個人合理使用。

最終,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認為,YY侵害了網易公司對其遊戲畫面作為類電影作品之著作權,判決YY直播停止通過網絡傳播遊戲畫面,並賠償網易經濟損失2000萬元。

記者梳理發現,從網易首席執行官丁磊在財報電話會議上的回答和業內人士的分析來看,遊戲用戶之爭是最初網易選擇起訴的重要原因。此前,丁磊在提到為何起訴YY侵犯《夢幻西遊》知識產權時表示,YY在直播網易《夢幻西遊》的時候,不僅插播大量廣告,而且還通過廣告將觀看《夢幻西遊》直播的用戶導流到一個網頁遊戲上。網易認為,該款遊戲質量差,傷害到了喜歡《夢幻西遊》的用戶。但由於交涉未果,於是啟動了起訴程序。

另外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進一步指出,《夢幻西遊》是一款生命周期非常長的傳統回合制遊戲,“大R”用戶高度集中且對網易整個公司的收入貢獻極為可觀 ,類似傳奇之於盛大。當初YY其實不僅僅是單純的播夢幻西遊,而是通過別的方式挖這些大R在他的平臺上消費,所以網易必須還手,而還手的方式就是版權限制。

而值得註意的是,從2014年起訴前後雙方發布的公告顯示,網易的目的並沒有那麽“單純”。2014年9月,YY直播運營團隊發布公告禁止YY直播平臺主播及公會在其他平臺有直播行為。此後,有YY女主播到網易CC直播演出,YY再發禁令,而網易針鋒相對曬出十分具有吸引力的招募聲明。同年11月,網易發出公告表示,期間歡聚時代(YY直播和虎牙直播母公司)從未獲得過網易公司關於直播的任何授權。不難猜測,網易收回直播權的行為也是在為自己的CC直播平臺吸引玩家。

歡聚時代高管:將上訴

然而三年之後網易的直播平臺並沒有進入到國內一線梯隊,行業環境也已經發生變化,遊戲直播成為了直播行業的新風口。歡聚時代董事長兼代理CEO李學淩也在財報分析師會議上表達了同樣觀點,他認為當前的判決結果與目前行業發展的大趨勢背道而馳,“如果說三年前,直播行業更像是遊戲產業的周邊行業;三年後,直播行業已經變成遊戲行業核心戰略的一環。”

該案一審判決結後,版權的風險對以遊戲語音起家的YY影響有多大?根據歡聚時代發布的2017財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凈營收為人民幣30.923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8.0%,主要得益於流媒體直播服務營收的增長。第三季度流媒體直播服務營收第三季度同比增長60.4%,至人民幣28.716億元,其中來自於YY直播部門的流媒體直播業務營收為23.192億元,來自於虎牙部門的流媒體直播業務營收5.524億元,YY直播和虎牙為媒體直播服務營收的大幅增長做出了貢獻。

從以上財務數據可以看出流媒體直播服務對於歡聚時代未來發展的重要性,不過此次訴訟案件一審判決結果並沒有影響到歡聚時代的股價。第三季度財報發布後,歡聚時代股價大漲破100美元,截至發稿,市值達到67.20億美元。

“YY起家雖然是靠YY語音,但是YY直播已經成為一個綜合類的直播平臺,不再單純靠遊戲輸血。”互聯網產業觀察家張書樂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如此表示,一審判決對於YY的影響並不大。

速途網遊戲事業部總經理王佩進一步指出,當下直播平臺百花齊放也是因為每個直播平臺定位有差異、內容側重,擁有自己的獨家資源,比如說主播等。

不過一直以來,遊戲廠商和遊戲直播平臺都是夥伴關系而非敵人,遊戲直播對於中國遊戲的發展,對於遊戲品牌的推廣、傳播和用戶教育也有著不可代替的作用。在李學淩看來,目前遊戲行業已經發生深刻變化,從以前的自己遊戲發展到遊戲電競,下個階段可能更像電視綜藝,“超過10倍的用戶,實際是以看綜藝的心態來看遊戲的直播反饋。”在他看來,“今天是遊戲行業的研發公司更需要直播支持的時候。”

在上述財報分析師會議上,虎牙直播CEO董榮傑表示,公司會積極上訴,也希望二審法院根據遊戲直播行業新的發展趨勢做出公正的判決。董榮傑還表示,已經接到網易遊戲部門的要求,希望不要下架網易相關的遊戲。

網易 YY 侵權 年後 一審 勝訴 遊戲 直播 格局 早已 物是 是人 人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280

徐小平:擁抱新事物是青春的證明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115/166905.shtml

徐小平:擁抱新事物是青春的證明
創業家 創業家

徐小平:擁抱新事物是青春的證明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創業的主人。而這樣的人,最終會做世界的主人。

來源 | 創業家(ID:chuangyejia)

口述 | 徐小平

編輯 | 創業家&i黑馬

區塊鏈技術帶來的影響怎麽強調都不為過

我今天要講的主題是“終生學習,擁抱青春”,大家看我青春的樣子就知道我一直在學習。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前幾天關於區塊鏈的發言,我在群里說不要分享出去,結果還是傳出去了,搞得我措手不及。所以今天我講的東西大家也不要分享——誰分享出去我罰他一個比特幣。

我先講講我為什麽要發那個帖子,我要借此機會和大家講講心里話。我是在1月9號淩晨5點鐘左右發出去的。自元旦以來,前後十幾天,我基本上沒有在4、5點以前睡過覺。為什麽?我日日夜夜和區塊鏈各方面的朋友聊天,不是聊如何ICO,而是請教區塊鏈知識。

什麽東西讓我感到興奮、癡迷呢?因為在對此旁觀懷疑好幾年之後,我開始意識到,區塊鏈技術可能帶來巨大改變。什麽叫巨大改變?

六年前我和在座的黑馬導師李祝捷(創業家&i黑馬註:不惑創投創始人)一起投了找鋼網。找鋼網一舉顛覆了整個鋼鐵中介行業;微信的出現顛覆了電話,京東的出現顛覆了電器賣場,滴滴的出現顛覆了出租車業務……AI的出現人們擔憂會顛覆人們的就業,而區塊鏈又將改變什麽?作為天使投資人,我對區塊鏈技術不能不保持一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所以我要拼命學習。

為什麽我會將那段話發到真格CEO群里?因為這里面每一家公司真格基金都投了幾百萬、上千萬人民幣,如果我們的創業者面對這一次新技術革命錯失良機的話,就有可能被淘汰。猶如找鋼網淘汰整個鋼鐵業的中介系統。一個獨角獸,一筆幾千萬、上億美金的融資就有可能付諸東流。我們曾經的夢之項目,有可能成為夢中看花,醒來一無所有。所以我的短信,首先是從真格投資公司出發,號召他們不要忽視區塊鏈技術。

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上,大多數創業者的機會窗口只有短短幾個月、甚至幾周。往往轉眼之間先發優勢就沒有了,再去追趕就十分艱難。區塊鏈的到來,給很多行業帶來的變數可能超過以往。因此,我覺得要必要用比較高調的語言喚醒大家,畢竟這是一個自己人的社區嘛。所以,我在淩晨5點鐘給我們被投公司CEO發了那段話。

對於整個事件傳播的結果確實不是我期待的,但我也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壞事。它起到了“提醒人們了解區塊鏈技術革命”的作用。我是希望人們知道這一點的。而這個信息經過我們自己群里的一段緩沖和轉發,比我直接在什麽地方振臂高呼好。我對新生事物有激情,但我從來不是那種冒進、偏激的人。

區塊鏈對世界的改變正在影響各行各業。有人說區塊鏈不能顛覆所有的行業。當然是這樣。互聯網也沒有顛覆鋼鐵業、采礦業、房地產。但互聯網給三百六十行都帶來了好處。區塊鏈必然也是這樣。

請大家記住,以上我講的只是區塊鏈,而不是ICO。ICO只是區塊鏈技術的一個應用,而不是區塊鏈技術本身。有人說98%的ICO項目不會有回報,因為泡沫太多了,這一點我是同意的。但ICO最大的問題不僅是泡沫,而是缺乏監管。這個問題,我相信政府一定會有所作為。

如果有了完善的法律和嚴格的監管,ICO會不會成為一個好的融資途徑呢?傳統的IPO,如果結合了區塊鏈技術,會不會更加高效?我覺得區塊鏈技術孕育著無限的可能性。

擁抱未知是偉大的時代精神

5年前我在矽谷開會,一個叫Tom Ding的小夥子走過來,他說要做一個為初創企業融比特幣作為啟動資金的公司。我一聽這個東西太燒錢了,也不知道比特幣有什麽用,但這個小夥子是複旦大學畢業的,14歲就到複旦,18歲就畢業了。他是一個天才。我就當場拍板給了他投資。這是一個很經典的天使投資,50萬美元15%。經過千難萬險、九死一生,Tom Ding把他的公司與另外一家公司合並,造就了矽谷區塊鏈領域最炙手可熱的Dfinity!

4年前我見到李林(創業家&i黑馬註:火幣網創始人),是朋友介紹的,他說要做一個比特幣的交易平臺,我說行,我們投。後來投資界的很多朋友勸告我不要投。他們說:小平,你不能投比特幣,比特幣是專門用來交易軍火、毒品的。我一聽,心里想:如果比特幣能夠用來在世界上最不值得信任的人之間做交易,那它如果用於合法交易該多棒!因為交易的靈魂是信任。比特幣能夠解決信任問題。所以我就投了。

Tom Ding和李林,他們身上展現出來的對新事物、對未知的擁抱,是這個創業時代最偉大精神。所謂創業就是擁抱未來、擁抱未知。我本人對新事物是渴望的,對尖端的創業潮流是熱愛的。我寧可相信,絕不懷疑。這是創新者、終生學習者的一個必須的素質。這也是我們能夠投到這樣區塊鏈時代創新公司的原因。

過去4、5年,每年春節以後回到北京,我都會迅速感到一種生理的不適——怎麽出現這麽多新東西讓我無法消化、理解?比如,2017年初AI浪潮滾滾而來,到了年底AI+就提出來了。互聯網搞了20年,直到3、4年前才提出互聯網+,可互聯網還沒“+”完,AI+就來了。而現在,區塊鏈就又開始了。

今天早晨五點半起床飛回國的。一起床,發現朋友圈里有一個創業者還在工作。我問他怎麽不睡覺,他說我在跟加州的人聯系,大家準備用區塊鏈技術來做一個誌在顛覆微博的東西。他能不能顛覆微博我不知道。但起碼當新的技術來臨的時候,這幫一無所有的年輕人,興奮地去擁抱它,勇敢地去追求它。這是這個時代最寶貴的現象。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創業的主人。而這樣的人,最終會做世界的主人。

我的學習生涯

關於學習,我想再講一點我年輕時候的學習經歷。

我22歲來北京上大學。22歲上大學,不是因為我弱智,而是因為文化大革命, 27歲畢業。我上的是中央音樂學院,學的專業叫音樂學。我覺得自己沒有專長,但是我知道我的基礎學科實際上是文史哲,而文史哲最好的在北大。所以我大學期間最牛的經歷之一就是到北大聽課。冬天早晨6點鐘起床,走20、30分鐘,到民族宮坐15路車到動物園,再坐332公交到北大。路上得花我1、2個小時,到了那里喝一口自來水就去上課,一上就是一整天。

靠什麽支持著我呢?是求知的渴望。

我在音樂學院的收獲不用說。但在北大當旁聽生的這兩年,為我後來在北大、新東方、真格基金的工作增添了更加豐厚的知識基礎。

畢業前後我感到迷茫。1985年那個時候工作沒有什麽選擇,要麽政府機關,要麽學術機關。所以後來我出國好幾年,回來創業過一年,但失敗了。1996年,我回到新東方。那時的老俞,已經摸爬滾打練就了一身金剛不敗的本領。我跟著俞敏洪學習創業,成了一名合格的創業者。我為自己自豪的是,當我從一個學者、知識分子轉型為創業者的時候,盡管帶著種種的不適應,我還是迅速完成了這個歷史性轉型。

我是羅輯思維的忠實粉絲,如饑似渴地聽著羅振宇的專欄。在聽他說、在學習,每天每日,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羅振宇倡導認知升級,他也在升級著我的認知。包括他轉型五次,硬是創造了知識付費這個行當。從俞敏洪到羅振宇,我也很自豪成了他們的合夥人與合作者。這個過程就是我學習、成長、轉型的過程。隨著年齡的增長,人必然會對新生事物產生排斥和抗拒。但我想我會繼續保持著這種學習的心態,隨著時代成長。

什麽叫先知?春江水暖鴨先知。先知就是鴨,它到水里去了,所以它知道水暖。而我總是被這個時代的先知們引導著、鼓勵著不得不踩到水里去,最終自己也成為了一只鴨——我知道春江水暖、桃花盛開。我經歷了技術的春天、創業的春天、各種各樣創新的春天。我會一直呆在水中。

前幾天我看到村上春樹一段話,看完大為感觸。立即轉給了我太太,和她共勉。我讀給大家聽一下。村上春樹說: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人變老不是從第一道皺紋、第一根白發開始的,而是從放棄自己的那一刻開始的。只有對自己不放棄的人,才能活得不會老,老去的只是年齡,不老的是氣質。讓人不老的特質是必須有一顆童心,註重儀表,經常旅行,學習到老……

對於我來說,什麽是瞬間變老呢?就是當我對新的東西拒絕、反感的那一刻。作為創業者,大家很年輕,你要知道怎麽能讓你的企業持續捕捉到新的機會,一路向前,那就是去擁抱新的技術,做一個顛覆者,而不是被人顛覆。為了保持年輕,我願意跟黑馬營的同學們一起學習,一起前進。

謝謝大家!

徐小平答黑馬營營員問

黑馬營營員:您覺得像我們這樣的創業者學習社群,有沒有用區塊鏈的機會?如果我們被區塊鏈顛覆,會是一種什麽樣的方式?

徐小平:實際上我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區塊鏈的應用是一個大問題。我研究到今天,說實話還沒有見到一個消費級的區塊鏈真實應用。但我想它肯定會出現。互聯網是多少年後才有了盈利模式的?區塊鏈的應用和模式,一定會出現,也一定會出現在教育領域。

黑馬營營員:我現在最焦慮的事情是對學習的焦慮,我的精力非常不足,最近莫名其妙地眩暈,總是覺得時間不夠,每天各種信息都來不及看,怎麽解決這個問題?

徐小平:如果你有頸椎病的話就要按摩一下……知識爆炸、信息爆炸是永恒的話題。知識分為兩種:一種是應用知識,一種是基礎知識。到了咱們這個年齡,還是以應用知識為主。

2 

你要把這個行業的知識研究透,這里面涉及到學習的取舍問題。王強(創業家&i黑馬註: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飽讀詩書、非常博學,他幾乎把一生都獻給了讀書這件事。

有一次我和俞敏洪、王強出差。俞敏洪在處理電子郵件,我在打遊戲,王強在看書。當時他讀的是一本法語書。我和老俞假裝謙卑,實際上是想測試他到底讀了沒有,結果人家把整個書的內容講得頭頭是道,我們當時就服了。

讀一本書可能會花費你幾天的時間,而且還不一定是應用知識,因此你要學會如何學習,學會如何取舍。時間管理和健康管理就是一種需要學習的技巧。

黑馬營營員:我是做養老行業的,您到了需要養老的年齡以後,會不會選擇在國內養老?如果您在國內養老的話,您是青睞高大上的建築,還是溫馨的服務?

徐小平:我兩個都要。日本的養老行業非常發達,因為它是一個老齡化嚴重的國家。大家知道日本養老院都建在什麽地方嗎?日本養老院的地址一般都設在市中心,以便子女探視、老人社交;而中國的養老院都建在山清水秀、遠離都市、遠離人類、交通不便的地方。所以,將來養老的話,我一定會選市中心、離黑馬學院近的地方。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老牛(創業家&i黑馬註:黑馬學院董事長牛文文)一起慢慢變老……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創業者一起慢慢變老。當然肯定是年齡最大的我先變老……不過也不一定,因為村上春樹說:人不是慢慢變老的,而是瞬間變老的。我希望大家都在創業中永葆青春,永遠不老!

區塊鏈 徐小平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小平 擁抱 新事 物是 青春 證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037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