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1. 窮Blog爸與富Blog爸-----財務自由一千萬 巴黎的價值投資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4/05/blog-post_28.html
巴黎:


最近荃灣有一樓盆,三房大概是6百多萬,若果購入,首期是180萬,厘印費連收樓什費,約4.75%或28萬。又7成餘款按偈,要連續每年付出23萬8千供款,大概和現時租金相約,25年後你便重穫自由。

我的兒子朋友的爸爸25年前開始這樣做,25年來每月的供款由最初的8成,下降到後來只有2成多,他終於獲得自由,以後不用供款或交租了,但十多年前的裝修又再開始殘破,他現在打算重新裝修或搬遷,無論是那個,他也要動用辛苦積聚的儲蓄提一筆頗大的現金。他說這25年來從未享受過生活,雖然名義上是數百萬富翁,但他一直覺得自己是樓奴丶很貧窮。

我兒子另一朋友的爸爸6年前遇到熊市,看見一支年息15%的証卷,幾支10%房地產信託基金和幾支年息有5一6%的銀行股票,他做了一連串的決定,讓他今天獲得自由,今年連有薪年假連續20天大假和太太兒子去了歐洲旅行,並決定每年也去一次世界不同角落旅遊。

他從未上過財務班,但6年前他計算,只要把一般人買新樓時的首期,如上面例子的180萬加28萬費用,改為以208萬購入幾支大型銀行+房地產信託,以當年計,每年收到146000的股息,大約是208萬的7%,而根據這批股票的股息增長率,每年約為10%,只要這幾年,忍受一下,不要花掉這些股息再投資再穫多7%,同時也每年在工資中提取和供樓者相同的"偽供款"23萬8千,解決租金的問題,到了大概5一6年後,這批股票的派息,應該足夠繳付來年的租金了。

果然,6年後的今天,這批股票的股息己足夠付清同類單位租金有餘。

他決定今年之後,以股息全付租,從今以後,租金將佔他的工資"0"%,不用再為住房煩惱。

過去6年習慣每年從工資騰出來的23萬8千元"偽供款",也獲得釋放自由了,現他可以每年分2/5用於家庭去旅行之用,因為這是人生最大的歡樂,另3/5用來等待股價回落到派息率7%時全買進股票,他說不懂複雜的計算,只買派好息的股票,熊市是最好的朋友,因為一百元可以買得更多股票,收得更多息。

我兒子一直都覺得要供樓的那個爸爸很窮,而每年能去旅行的爸爸很富有,說很想和我到巴西旅遊並看世界杯,也問我為何那個爸爸最近搬進一間很貴租又漂亮的全海景單位,若果買要一千萬,他是用什麼方法。




Blog 爸與 與富 財務 自由 一千 千萬 巴黎 價值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516

2. 窮Blog爸與富Blog爸-----幾十蚊一張紙也買的傻爸爸 巴黎的價值投資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4/05/blogblog.html
在回答兒子问題前,我問兒子將來的目标是什麽?

他頗費勁地想了很久回答:“沒有哦!"

我心急地追問:"怎會沒有呢?說吧⋯⋯"

"環遊世界丶住豪宅!”

果然有夢想,不過是發白日夢的夢想,是不是所有九十後,一百後的新世代都是如此思考?但想想自己每天上班工作的壓迫,其實我的目標何嘗不時環遊世界丶住豪宅。

無論自己說得目標多堂皇,到尾都是為經濟打并,每天像苦力的鋤泥掘泥的工作,你還能說什麼人生目標?

不過若果把鋤泥想像成在發掘寶藏,這件工作就無比樂趣,一如那套最愛的電影"奪寶奇兵"主角一樣,一二集己經獲得很多寶藏,但還是要拍第三集,Indiana Jones並沒有去享受住豪宅,而是選擇在荒山野領面對危險,尋寶樂趣就是如此吸引人。

"還記得你的寵物小精靈咭嗎?"我說

"那些是招喚王咭不是比加超咭"他糾正我:"己經早賣光了"

"賺了很多錢?"

"那有,只一點點,其實招喚王咭當年日本早已興了幾年,到當地走下坡不玩時就翻譯成中文,香港才興,日本己有大把不同種類的咭,香港的傻仔幾十蚊一張都買"他一臉輕視地說。

十多年前我記得有一天,兒子在街上手震腳震很肚餓,我記得早上因他說和同學到葵芳廣場玩,自己給了一百元他午餐吃東西,黃昏接他時一臉滿足,說什麼那間舖頭「人氣町」很多東西看,以為他掛著玩,沒有吃東西,問他那一百蚊還餘多少,卻支吾以對。

"是呀,香港真的很多儍仔,那間「人氣一町」還在嗎?"

"現在連Gameboy都無人玩,點會買咭,細路是打手機和上網買點數,那些舖頭早己結業或轉營":皃子說。

"為什麼你認為以幾十元買一張的招喚王咭是儍仔,而你當天又這樣熱衷呢?"

"第一:它是一個潮流,兼且是在水尾;第二:那時報章雜誌吹捧,有些人交換前還特別吹捧自己的咭如何難得。第三:它們其實只是一張紙,什麼也沒有,不可以當飯吃。

我記得那個年代有幾支大熱上市的科網股Tom.com 丶新意網自己也有申購,後來也蝕了很多錢,兒子在賣咭時,他的爸爸卻買另類咭。

"香港的儍仔幾十蚊一張都買;潮流;水尾;報章雜誌互相吹棒,一餐飯也沒有吃過還要蚀錢“

兒子好像在說這個傻爸爸。


Blog 爸與 與富 幾十 蚊一 一張 張紙 紙也 也買 買的 的傻 爸爸 巴黎 價值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517

3. 窮Blog爸與富Blog爸------付出的是價格,穫得的是價值 巴黎的價值投資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4/06/blogblog.html
”為何朋友爸爸有錢去旅游,又有錢住豪宅,你還未答我?“

我被兒子打斷了沈思,想了一會然後說:“你還記得我們之前住過的駿景園?”

“是在大圍那屋苑?“

〃不,那是聚龍居,是在火炭車站那個“

多年來搬屋次數不下十幾次,兒子早己習慣,當年買樓裝修一下,住一年,有新盆便入票,等到入伙便賣了舊的,既可轉換新環境,又可赚價多有一筆現金,年輕時覺得錢就是如此容易揾,直至97年去了加拿打回來樓價飛升,便一直只租住。

“還記得98年經紀叔叔帶我們看那個租盆,被銀行接管的銀主盆是如何狼籍?”:我繼續說。

“是呀,亂七八糟,連「走佬」用的行李箱也不要打開著,衫褲铺地。“

兒子當時只有幾歲,那見過一個人逃避債主,現場可以惡劣成這樣的真人show,嘩的一聲叫了出來並嚷著要走,幾年前美國也同樣發生,一個個空置單位就有著不同的故事,其中一個是位本來年青有為的丈夫,因抵受不住而呑槍自殺,遺下太太和一對只有三歲和六歲的孩子,有人說忘記歷史必會讓歷史再發生,但現今的80、90後自己沒有親歷其境,又如何會去記這狂升後是會重跌的歷史?

後來我們租了另一座向內園高層的單位,二萬三元租,這個曾經一度值一千二百萬的单位,租金竟會如此的低。

“為何我們只住了幾個月便搬?其實我挺喜歡“:兒子說。

“不是爸爸不想,而是那業主每月收了爸爸的租金還欠幾萬月供款,單位也跌到只值4百萬元市值,業主斷供後銀行要收回物業“,一想到那接近50歲業主的絕望樣子,不敢想下去人到中年破產的嗞味。

“四百多萬可以收2萬三元租?一千多萬也是2萬3?"

"仔呀,2萬3元是物業帶來的真正「價值」,一千萬、四百萬那個是大家追逐的「市場價格」,例如現在一些內銀股票,你朋友爸爸早幾年只用了1百5拾萬的價格買入,現在也獲得同樣的收入。"

"他就是用這些股票帶來的收入付租金?那到底這些股票現在的價格是多少?"兒子問

"只是3百多萬。"

"什麼!3百多萬的股票,就可以租住值一千萬元的豪宅?!"

"讓我計清楚吧⋯⋯"

其實我真的不太清楚值多少,上月在上水火車站對出的綠VAN站頭踫到兒子朋友的爸爸,還以為他是在國內上班,後來他說是請了半日假往羅湖城開了一個購買A股的銀行戶口,說會把香港的銀行股票賣清,轉買同樣的銀行A股,因為可獲得多10%的股票數量,說什麼可以賺得多一點股息。他說是透過找換點匯錢,但我總是覺得大拿拿十萬十萬給街口檔是不太安全,他續說也有在建設香港銀行開了一張叫什麼龍通咭,方便在港可以直接提取國內戶口的資金,年费只是幾拾元,最低餘款要求只是五千元,那刻我就明白自己很Out,自己那張滙豐要放很多錢餘額的身份象徵的咭,其功能今天很多銀行己做得更好更多。

我用lpad的google finance search了幾支上海A股中行丶工行丶建行丶交行,計一計內銀A股的Yield現在大既是7.5%,然後說:

"大約是360萬吧,只能說大約,因為Yield息率是7.5%"

"什麼是息率?"

"那是⋯⋯,比如那租金是2萬3千元,1年能獲得27萬6千元,如果物業市場追逐的價格是1千萬,息率便是2.76%,但如果下跌至4百萬,息率便會是6.9%了"

"但,租金並沒有變,為何息率卻可以上升?不對不對,價值⋯⋯價格⋯⋯價值等於價格,不⋯⋯價格是不等於價值,所以便會升,因此價格是沒有用,不不不,價格有時會高於、⋯⋯有時會低於⋯⋯是有用的⋯⋯"

兒子喃喃自語,倒了一杯水喝後若有所思走進房間。

Blog 爸與 與富 付出 的是 價格 穫得 得的 價值 巴黎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518

4. 窮Blog爸與富Blog爸------股票的價格並非實力的衡量,而是以投票去決定 巴黎的價值投資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4/06/blogblog_3.html
"你今晚在家吃飯嗎?",剛從房間出來,換了一件紅色T恤和牛仔褲,爸爸便問。

"不,我約了高嘉榮去他的家"

"高家榮近來怎樣?⋯⋯"

"咪又係咁。"

"問親你都係咁講⋯⋯別忘記帶鎖匙,也不要太晚回家"。

"哦"。

我摸摸自己褲袋,確實了鎖匙仍在那處,不會像上次忘記,凌晨三時回家把老豆弄醒。

我打算乘坐西鐵由荃灣去高家榮住的撃天半島,因此經過了以往很愛溜漣的荃灣廣場。

以前總覺得温哥華什麼都無聊、乜都無丶食野又貴,但今次回來,又覺得溫市的寧靜也有寧靜的好,爸爸常說看事情要把優缺點都一并考慮,不要過份偏執,上次就因為太想香港,要爸爸寄了幾本香港老區書籍給我,滿以為回來走走看看會有很多樂趣,但卻發現什麼都消失了,餘下的都是一模一樣的建築,尤其是商場,以前最愛到的樂富商場,很多不同種数的玩具小什貨店,現在都是給大集團租用了,而無論那個商場,來來去去,總是千篇一律,所有特色都彷彿消失了。

還有的港鐡,實在太多太多人了⋯⋯⋯⋯。
坐地鐵的人也實在太爛吧,還有討厭的行李箱,我寧願站著,反正很快便到。

只不過是十多分鐘便到了九龍站,出閘後我給了高家榮一個電話說:

"我到了!"

"我現在下來,你等等!"

回港後知道高家榮搬家到這兒,就想起爸爸因為我十年前上不到陪正中學後,之前所看了兩個多月的撃天、港景峯、奧海城的樓盆通通都放棄,並舉家回到加拿大,爸爸說希望我上所好的中學,還為我搬到卑詩省最好的西溫校區。聽媽咪說,在這之前爸爸己決定花五百萬元買一個千多呎連平台花園的港景峯,只等陪正校長的決定,其實毎個人都會忽視自己所做的個人決定對本人和他人有多大的影響力,如果我沒有丶或校長沒有丶或爸爸當日沒有⋯⋯現在又會是怎樣呢?

"喂!近來點呀?"高嘉榮走到那撃天半島的閘前向我揮手說。

"又係咁",我和高嘉榮一同走到升降機大堂:"你呢?"

"今年畢業,上個月到一間投資行做練習生,最憎,其實我一D興趣都無,但爸爸說這行搵到錢,如果不是找了三個月工也無人請,爸爸又有朋友介紹,我一定唔會做,你呢?"

升降機上升到29摟,我和他歩出Lift口,打開門後,就馬上被窗外的景色吸引著。

我想到自己休學了一年,無所事事,做下停下拖下,又上學,現在還有一年才畢業,真有點羞愧,但今次回來讓我了解讀好書的重要,決定回加後追回過去的成績。

"還要一年多才畢業,之後若有機會我打算和朋友攪生意,我本來只想穩穩定定,但做了幾份兼職,無聊到死,公司特登要你加班25分鐘,唔夠30分鐘又無補水,但遲到2分鐘就扣足半小時,爸爸說做人不要怕蝕底,但無理由日日係咁嘛,爸爸也說工字永遠沒有出頭"

"什麼工字無出頭,謙仔你想攪生意嗎?"高嘉榮的爸爸不知何時出現。

"吃吃,說說而己,高叔叔,你好。"

"很好,年青人有大志是好事,呀榮就是膽小"

我看著高嘉榮一臉不快,我記得大前年暑假回港,有一晚和他喝酒,我和他說最討厭大人常踩我們,把我們當是低能三歲小童,好像忘記我們已經成長,和以前是有分別。而高叔叔也是一個頗長氣的老人家,幸好老豆並沒有他那麼煩。

"呀榮真係好蠢,那年問我金融風暴是否10號風球不用上課,又說大風到吹走很多人的錢,嘩哈哈哈哈⋯⋯!"高叔叔說。

其實高嘉榮是食了這死貓,那是98年的事,因為爸爸和朋友那段時期常常說金融風暴如何如何嚴重,我就對高家榮說遲些所有學校都會因金融風暴打大風不用上學,不信可以問自己的爸爸。這件事之後,高叔叔久不久就拿來取笑高嘉榮,高叔叔有著一個頗健談和開朗性格,高家榮卻是非常口密,簡直是兩個人。

"其實呢,金融風暴正是入市的良好時機"高叔叔拿了一鑵可樂給我,然後續說。

"謝謝",我知道高叔叔又要長篇大論了,我完全忘記上幾次他曾說過的東西,不過今天因為爸爸對他的稱讚,使我出了一份好奇心想留意他的說話。

高嘉榮望一望我,好像說你有排嘆的眼神。

 "因為市場是一個投票機"

"那是什麼意思呢?"我望著高叔叔,並露出一臉茫然。

"謙仔,你喜歡梁振英,還是唐英年?"

香港的選舉制度,相對加拿打一隻是龜,一隻是兔,老實說,這二人在彼邦連一點機會也不會有。

"兩個也不"

"因為他們不值得?"

"是,份量太差!"

"但仍有689票"

"那是圍選,不是民主選舉",我投訴。

"你是說民主選舉就能一定選到最好的人?或者我用另一說話方式,是否沒有去被選舉的叻人,就不及被提名受選的人?"

"當然不是,但始終是民主選舉,一人一票,不設篩選的好"

"哈哈哈,謙仔,我不是想討論選舉制度,而是想表達有很多非常有份量的股票,像選舉制度一様,並沒有被提名,而有很多沒有份量的卻能因受到大眾傳媒注意而獲得選票。"

"股票也是有選舉投票制度嗎?"

"有,你打開財經版,每天都有無數的股評家提名一些候選股"
高叔叔隨手拿了今天的經濟日報,用手一指。

石鏡泉的內房股;雙箭頭騰訊及白雲山、康師傅和青島啤丶黃敏碩的中國海外、追升股利信達⋯⋯太多太多了。

"好像真的很多候選股,但可沒有投票數字喎"我說。

"哈哈哈,有,在這處!"高叔叔打開了他的iphone5s 一個叫aastock 的app, 顯示一隻叫合和0054的股票有一攔叫成交股數,分別是1.65千萬股。

"這就是投票票數?"我好奇地問。

"是的,是記錄了今天這支股票有多小投票數"

"那麼投票結果呢?"

"在這��"高叔叔指著一個頗顯眼的數目字。

"這個最後成交價27元就是結果?"

"不是最後,而是最新,因為每天、每刻也有人在投票"

"是否我買一點點也會計算在內?"

"是的,謙仔"

"但我一點也不懂那間叫合和的公司,吃吃,其實我連股票也不懂"

"無關係,只要你買就計你一票"

"那是說,股票市場只是提供一個投票的場所,又因太多不懂股票的人參予,所以每刻的成交價,只是投票的結果,並不反映股票真正價值。

高叔叔笑笑口望著我說:

"聰明!"

記得自己小時爸爸也常讚我聰明,後來幾次逃課,爸爸知道後大發火光,說我不懂感恩,非常愚蠢。
自從那刻開始,就覺得自己越來越平凡,爸爸也許是對,很多事情也真的常常做錯,但這次高叔叔說的其實都很清楚易明白,知道這些缺陷,有什麼叻、有什麼用呢?為何我一點也想不到?



















Blog 爸與 與富 股票 價格 並非 實力 衡量 是以 投票 決定 巴黎 價值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519

5.窮Blog爸與富Blog爸-----股評家每天都在推銷一支筆 巴黎的價值投資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4/06/5blogblog.html
"謙仔,你好像無矖心機?"

我在想,像我們這些小人物,做什麼事情也是給人控制,以前只認為是爸爸和老師們控制著要讀書,但出來社會原來也是要給老板控制上下班,若有機會買股票⋯⋯雖然我不懂,但也得受一班有錢人控制結果。到底還有什麼空間可讓自己掌握呢?

"沒什麼⋯⋯"

我失望得不想再說下去,爸爸常說我應發展多方面的興趣,讓自己知道真正所長,但如果每件事都是由別人話事,別人操控,還有什麼樂趣、有什麼作為?
很明顯,以錢多便能多投票權的社會丶股票市場都不會是我感興趣的地方,忽然間很想念溫哥華。

"呀爸,好肚餓呀!"高家榮極不耐煩說。

"謙仔,你要食D乜呀?"

"隨便啦"

"老豆,不如麥記啦"高家榮向我耍了一個眼神。

高叔叔望著我點頭的回應。

"我要一個雙層套餐,謙仔你呢?"高家榮如閃電般說

"魚柳飽餐啦"。

"好啦,我下去圓方商場買,你們自己傾下啦!"
高叔叔轉身往近門口的鞋櫃抬面,拿了一串鎖匙,然後開門離開出去了。

"哈哈,煩嗎?"高家榮笑著說。

"也不,當識多一樣東西,無乜所謂"

自從高家榮的媽咪和高叔叔離婚後,高家榮變得沈默了許多,小學時的他也像高叔叔一様開朗,他的母親是屬於嚴勵型,很多時我放學都聽到高媽媽對高家榮說這個不可,那個不許,年小的我們又如何聽得入耳,只苦了高叔叔每次都成為高家榮「不守規矩」的最後責任人。記得小六畢業後的暑假他在我家看到爸爸和媽媽"不知核突地拖手仔"時,突然很羡慕地對我說,若兩個人不喜愛對方,當初又為何開始?

隨後我去了溫哥華,在facebook看到他家庭的轉變,大前年回港和他喝啤酒時,高家榮流露對自己非常的失望,因為覺得自己是父母常常吵㗎、分開的主要的原因,我說這不應該是他的責任,因為父母對我們細路總有著各自各不同要求,所以無論我們做什麽也無法同時滿足二人,反而應該是他們先有共識後,才叫我們做一件事,高家榮點了點頭,後大家談到凌晨二時多才回家。


"其實股票行搵錢並不需要懂老豆這些呢!"

"你在投資行工作,是不用先懂這些?",

"懂條毛,老細只要求我們把他們的講詞對白記熟,然後向客人吹牛皮,有無睇那電影「The wolf of Wall Street」,it sucks"。

"超多Fxxk Fxxk, 但幾好笑,是否真的是這樣、現在還有這種不正規交易?"

"大同小異吧,我的上司教我,他說D客都是儍的,問我地買那隻股可以賺錢,知道還用應酬你?他說最重要是要保持客人買買賣賣,拿二十萬元來,炒D細股,做一百幾十次交易,即使股票不輸,每次100元手續費,客人D錢都會很易轉到我們身上,所以要保持給他們消息,做多些交易"。

"咁都得?那些消息又如何?"

"利安納度不是己教過你嗎?來來去去不過是同樣一支筆(消息),就看你如何吹捧它吧!"

我記得利安納度演的華爾街浪人出獄後,以教導推銷員如何推銷為職業,其中一幕是他拿起一支普通原子筆,並要求學生想辨法向他推銷這支筆。如果股價就像高叔叔說的早己是投票(成交量)決定,來來去去都是同一支筆,那麼股評家們每天做角色不就如同推銷這支筆?


Blog 爸與 與富 股評家 股評 天都 推銷 一支 支筆 巴黎 價值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52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