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價值與成長的握手,定性與定量的擁抱,皆為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耐力投資

http://xueqiu.com/7096399426/26694323
-- 嘗試用我的【X+Y估值模型】解釋價值投資與成長投資之爭

價值投資與成長投資,從根本上講,都是基本面投資,即基於公司基本面的判斷進行投資,這兩個流派即是通常所說的「賺公司的錢」。這與基於K線的技術派與基於投資者群體心理的趨勢投資方法有著本質的不同,後者即是通常所說的「賺市場的錢」。 (其實,無論賺哪個錢都是合法的,也無關道德,只要最終能賺到錢,都是Winner ).

最傳統的價值投資者,強調的是「以大大利於內在價值的價格買入」,然後持有,等待價格回歸價值,這一理論的鼻祖便是巴菲特的導師本傑明-格雷厄姆。

成長投資的大師是菲利普-費舍,主要理念是買入優秀的成長型公司的股票,等待股價隨著公司的成長而上升。

巴菲特則是從最初的格雷厄姆理念,吸收了費雪的理念精華(在芒格的幫助之下),昇華為85%的格雷厄姆+15%的費雪,將老格的理念提升為「以合理的價格買入優秀的公司」的新理念。

其實,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價值投資流派和成長投資流派(這裡先把「偽價值投資」和「偽成長投資」先排除掉)之爭的核心點在於兩個方面:估值判斷問題、定性與定量的問題。

傳統的價值投資者更強調估值和定量分析,而成長投資者更在乎定性的判斷。

在這裡,我嘗試著提出一種新的觀點,將兩者結合起來考慮。即X+Y的估值模型。
即:公司內在價值 = 顯性價值X + 隱形價值Y,

上述公式中的「顯性價值X」, 即是用傳統的價值評價方法(如DCF模型等)可以量化計算的價值(其中當然有對未來現金流及折現率等參數的人為預測和估算,這本身就會有偏差);這些估值模型是以可量化的財務數據為基礎出發點的;然而,對財務報表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財務數據的原始數據所記錄的都是可以準確量化和記錄的數據;這便是財務報表的侷限性。

然而,還有很多要素,是無法準確量化和記錄的,它們是無法反應到公司財務報表之中的,例如:公司的管理層品行與能力、公司的品牌影響力、客戶滿意度和粘性、公司產品的市場佔有率,公司研發新產品的潛能,。。。等等,這些都是實實在在有價值的要素,它們應該是組成公司內在價值的一部分,但是,按照傳統的估值模型,在顯性價值X中卻沒有計算進去。而這些要素,卻是成長投資者最看重的要素。因此,我把這種價值定義為隱形價值Y.

這樣,公司內在價值 = 顯性價值X + 隱形價值Y, 既包含了傳統價值投資者看重的量化估值,也包含了成長投資者看重的定性價值。隨著時間的推移,X+Y的值,也會變化的。同時,Y值與X值之間有具有一定的相關性。

那麼,Y值如何來確定呢? 目前沒有一個估值模型,完全是因人而已。這便是「投資的藝術」,完全跟投資者本人的知識、經驗、眼光和判斷力等能力有關。

我在這裡嘗試用一種定性要素因子分解的綜合評價模型來評價(請注意,僅僅是為了表達一種思路,而不是一個準確的評估方法),如下圖:查看原图這樣,我們就可以確定一家公司相對於行業均值的「綜合溢價比例」
然後, 我們給Y確定一個值:Y = X * 公司綜合溢價比例。
然後 【X + Y】 = X +  X * 公司綜合溢價比例 = X * ( 1+ 公司綜合溢價比例).

這時候,「合理的價格買入優秀的公司」這一標準就以【X+Y】作為內在價值參考標準,而不再是以X作為參考標準了。

這個模型例子只想說明,隱形價值Y是存在的,將來人們有可能找到準確評估它的辦法,只是現在還沒有一種科學的、經實踐驗證通用模型而已。

這樣的話,如果投資者對Y的價值評估分值很高,那麼X+Y就會很高,反過來,Y值也有可能是負值,就意味著從定性角度看,真正的內在價值要在「顯性價值X」 上做減法的。

假設公司其它條件沒有任何變化,只是換了一個缺德無能又貪錢的CEO,那麼按照傳統價值評估方法, 顯性價值X應該是沒有變化的,但現在,隱形Y值變成了一個很大的負值,{X+Y}就打了一個大大的折扣,你按照原來的價值投資方法做投資,就掉進了一個深深的「價值陷阱」。

在這種X+Y模型之下,價值投資派與成長投資派統一了,是一家人了,大家都在t1時刻以低於【X+Y 】的內涵價值買入,在t2時刻當股價超出【X2+Y2】時賣出。

這時,江山大統了,流派之爭消失了,大家都不會攻擊你的方法好還是我的方法好。而要看你的能力強項在判斷X的價值還是在於判斷Y的價值上。 如果你很牛逼,把X判斷的很準確,你就是價值投資者,如果你很牛逼,把Y的價值判斷的很準確,你就是成長投資者,如果你非常牛逼,把X和Y的值都判斷準確了,你就是兩大派的綜合大教主 !!

如此,還有什麼好爭的 ?皆為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吧!
價值 成長 握手 定性 定量 擁抱 皆為 同根 相煎 煎何 何太 太急 耐力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5491

小米和諾基亞:本是同病憐,相煎何太急?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808/144791.html
諾基亞的沉淪和小米的崛起是趨勢判斷導致的命運差異,與「錢多活少」 或「錢少活多」沒必然關係。「熱鍋上的螞蟻」不見得比「溫水煮青蛙」更優越;而官僚的企業文化和「用打雞血表忠心」的企業文化從長期來看,都會阻礙真正的創造力。

網絡名人王思聰的一條微博讓小米被一頓當頭棒喝罵慘了。起因自小米員工在微博上不無得意地調侃前來小米求職的諾基亞被裁員工懷念諾基亞待遇好薪水高假期多工作量少,而王思聰的火力集中在小米員工的「優越感」以及小米背後「抄與炒」的成功秘訣。對小米公司來說,這自然是一條傳播範圍極廣、惹得爭論最多的,讓親者痛仇者快的段子。

不過我覺得王思聰的邏輯有點問題。首先小米的成功哪是「抄和炒」這麼簡單就概括了的事;其次如果要把小米員工這條調侃諾基亞的微博當靶子的話,需要攻擊的就不是小米到底有沒有抄襲和炒作,而是小米的企業文化在諾基亞的企業文化面前,究竟應不應該具有優越感。

這就是我想說的。在企業文化的角度上,小米叫板諾基亞,其實也沒什麼優越感。

看上去小米員工這條調侃諾基亞的微博更像是在一些事實的基礎上略作加工而成的段子,用來彰顯小米和諾基亞是兩家在文化上和員工狀態上多麼截然不同的公司。在小米登頂中國市場份額最高的智能手機廠商和諾基亞中國員工隨著公司潰敗被任由宰割的大背景下,公關意味甚為明顯。小米這個公司有個特點是:一批自認為血統極其純正的來自不同職能的員工經常會按著自己的路徑和方法自告奮勇地出來代勞公關部門的工作——跟媒體打嘴仗的、揚言要封殺某媒體或指責持批評立場報導的媒體背後有競爭對手利益輸送的、義憤填膺群毆周鴻禕和360的,以及這次出來擠兌諾基亞弘揚小米公司文化的……結果往往是公關為主拆台為輔。

這也是小米企業文化的一部分。

說回正題,讓我們找回一個相對正確的邏輯:諾基亞「錢多假多活少」不是從2008年大潰敗才開始的事,在2001年它抓住功能性手機的多系列品牌策略登頂全球手機銷量冠軍且持續若干年地位不倒的時候,它就是一家「錢多假多活少」的公司了;再說今天的Google,如果對這家公司足夠瞭解的話,就會知道對Google總部和世界上絕大多數辦公室的工程師們來說,「錢多假多活少」也是越來越普遍的狀態。這和一家公司的成功與否,有什麼必然的聯繫麼?

諾基亞今天的沉淪,是因為最高層的決策者在智能手機浪潮躍遷的過程中做出了一系列或遲緩或錯誤的判斷;而小米的成功,也是因為以雷軍為代表的創始人團隊抓住了智能手機市場在產品設計與定價之間微妙的心理平衡,用新的營銷和運營理念改變了遊戲規則,進而建立了一個新的生態系統。如果沒有這些,1000多人再怎麼每天10小時每週6天的工作制度,再怎麼強調夢想專注與極致也沒用。不是勤勞的小米員工們打敗了不思進取的諾基亞偽精英,而是雷軍那7個人在做正確的決定的同時,約瑪 奧利拉和史蒂芬 埃洛普們在一直犯錯。

這與文化無關。正如同蒙古帝國征服和摧毀了中世紀的天主教世界,但這並不意味著遊牧的蒙古人擁有更好的教化和文明。最後勝出的不還是在天主教廢墟上自我重構的基督教新教及其背後的商業文明倫理。

如是思考,你就能發現小米這種被部分員工拿來得意標榜的文化當中有哪些「糟糕」的地方:諾基亞的「外企待遇」折射不了小米「本土待遇」的正確,「錢多」也不意味著「錢少」的合理,因為騰訊和百度甚至一些估值和體量只是小米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創業公司早就給出了員工「超外企待遇」。同樣,諾基亞的「假多活少」也掩蓋不了小米「假少活多」引發的員工的抱怨和壓力——據說在2013年小米的年終尾牙的抽獎環節,一些抽中員工的最大願望是希望新的一年可以從制度上規定每週只上五天班,週六休息,而這讓包括雷軍在內的高管們非常難堪。

而小米和諾基亞兩種文化的PK,背後又有著極其相似的地方:在一個每個人都不那麼忙,都更熱衷於休假而非工作,都站在自己的利益格局上消滅麻煩,都更願意遵循流程和上級(總部)的指令的環境中,當下的科技公司最重要的質素——創造力被漠視和消解了。而同樣,在一個崇拜老闆是最政治正確的公司文化,每個人都把老闆的創新當成自己的創新,每個人都在微博上忙著替公司宣傳、辯護和罵街,生怕落後於其它同事;每個人都把「昨天走得晚,很辛苦」掛在嘴上,寫在微博上和發在朋友圈上,把上地華潤五彩城寫字樓和曾經的望京卷石天地凌晨3點的燈光看得比周總理西花廳凌晨的燈光還聖潔的時候,當下科技公司最重要的質素——創造力也會被用另一種形式異化和消解了,或者走向一種更急功近利的「創造」方式——比如米鍵、One More Thing和「手感真TM好」。

不是我刻意地想提Google、Facebook或國內的騰訊——這些工作的那些人不可謂不聰明,更不可謂不努力,更重要的是,「創造」這件事在這幾個地方似乎更容易接近它的本身含義:那種規範嚴格清晰、每個人專注自己承諾與職責的同時,自下而上地推動一些能影響上億人的產品的誕生。這不是一種雞血文化,也不是一種苦情文化,用這兩天特流行的說法是,這些創造的背後沒有「妄念」。沒錯,微信在廣州T.I.T的辦公室也經常在凌晨閃現燈光,可身在其中的人沒有因此滿眼熱淚盈眶。

一種刻意對抗「錢多假多活少」的態度背後,還會有另一些因素:如果一個公司有數百個客服、超過100個「網絡營銷人員」,需要人肉回應每個用戶對F碼怎麼用、機身發熱得厲害到哪兒去維修、為什麼還沒發貨以及「今天把這個頂成熱門和頭條」的諸多繁雜事務,而且這些人某種程度上是這家公司的「核心資產」的時候,的確這個公司也沒法談什麼「假多活少」的事。不但諾基亞,它離我們所說的Google、Facebook、騰訊甚至亞馬遜這樣的公司,還差得有點遠。

我實在是不知道「溫水煮青蛙」和「熱鍋上的螞蟻」這兩種公司文化,有什麼好爭個孰優孰劣的。

小米 諾基亞 本是 是同 同病 病憐 相煎 煎何 何太 太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343

圖解在線旅遊三季報:相煎何太急?

來源: http://www.guuzhang.com/portal.php?mod=view&aid=825

本帖最後由 三杯茶 於 2014-12-3 12:00 編輯

中概旅遊在線股再次遭遇滑鐵盧

昨日,去哪兒網公布三季報:三季度營收5.01億,同比增長107.8%,然而虧損額再次擴大至5.66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1060%,主要是由於公司繼續在產品開發和采購以及營銷領域中進行投資,以便推動公司業務增長,其中與百度合作的在線營銷支出就有2.36億元。

但是,去哪兒網采取高成本換增長的運營模式並未得到市場認可,接近6%的跌幅便說明了一切。而昨日一則攜程系“同胞相煎”的新聞:途牛封殺同程,也讓攜程大跌8.32%、途牛跌3.56%。另一家在線旅遊公司藝龍則跌了3.63%。這是繼11月26日攜程公布三季報,在線旅遊板塊集體下挫後再次遭遇滑鐵盧。是的,持續的價格戰和市場擴張策略讓國內各大在線旅遊公司集體陷入虧損困境,這次大戰連號稱“金剛不壞之體”的行業龍頭攜程都被波及受傷。

讓我們從攜程三季報再來一窺究竟:11月26日,攜程公布了三季報,收入同比增長38%。高利潤率的酒店收入增長強勁達到55%,其中住宿夜量同比增長69%,創下2003年上市以來新高;商旅板塊增速達到44%為歷史最高;機票板塊增速達到40%左右,為市場增速三倍以上。而由於營銷和開發成本上升,凈利潤同比下滑近42%。不料,攜程在財報發布後召開的電話會議中卻吐露更驚人的信息:四季度運營利潤率為負12%到負17%,公司將出現上市11年來的首次虧損,而且虧損金額高達4億到5億元之間。對此,攜程高管指出,2014年是攜程的投資年,攜程會追求市場份額的最大化,短期利潤率不是主要目標,未來還將為了長遠的競爭優勢與市場份額做更多謹慎而果斷的投資,並預計在今後幾個季度將錄得虧損,這大大超出市場預期。財報披露後,攜程跌幅一度接近12%,收盤跌8.48%。



四大在線旅遊上市公司財務指標對比再看看之前已經公布三季報的途牛和藝龍,似乎日子過得更慘。途牛第三季度營業雖同比增加85.60%,但付出的卻是凈利潤虧損同比擴大7倍的代價,而藝龍第三季度虧損不僅較去年繼續擴大,而營收同比僅增長2%。去哪兒網還未公布三季報,第二季度則凈虧損4.22億元。

1、營收及營收同比增速對比



攜程的營收遠超其他三家企業之和,牢牢占據在線旅遊市場老大的地位。而途牛2014第三季度營收環比增長相當可觀,三季度營收已達13億元,較二季度增長近1倍。


從營收增速判斷,去哪兒網和途牛增長驚人,去哪兒網14年二季度營收增長率更是達到127%,市場擴張速度非常之快。而藝龍這幾年增長連續走下坡路,14年三季度創新低,只有1.53%。攜程營收增長則相對穩健。

2、凈利潤及凈利潤同比增速對比

2014前三季度凈利潤對比(單位:億元)




與營收飛速增長相對應,途牛和去哪兒網付出的是虧損增加的代價,尤其是去哪兒網三季度大幅虧損-5.7億元,看來為了搶占市場,去哪兒網還真的是拼了!


從凈利潤增速上看同樣可以看出:途牛和去哪兒網正在犧牲利潤以換取市場份額。

3、毛利率對比
與其余三家毛利率均超過70%形成鮮明對比,途牛毛利只有6%左右,這是由於收入統計口徑不同所造成的。因為占途牛毛收入大部分的跟團遊是以全額收入計入營收,而非像其他三家一樣以凈收入計入營收。經過調整後,其實四家毛利水平比較接近。
  
4、凈利潤率對比
從凈利率變化趨勢明顯看出,去哪兒網14年凈利率如自由落體般往下降,這與去哪兒網與百度合作大額的在線營銷支出分不開。

元氣大傷,但市場爭奪戰遠未結束

這些“血淋淋”的數據已分明表明,為了拼搶市場份額,在線旅遊企業紛紛以利潤換取市場份額,加大產品開發、市場投入。同時,隨著另一大“土豪”阿里旗下“去啊”的介入,各互聯網巨頭持續的投入註資,旅遊市場並購競爭加劇,在線旅遊行業價格大戰即將再次打響。

今年以來在線旅遊行業的競爭尤為激烈。面對去哪兒、阿里旅行等平臺網站競爭,攜程已開始向平臺戰場發起反擊,“OTA(在線旅行社)+平臺化”已經成為在線旅遊市場新的發展趨勢。除攜程外,去哪兒今年初自建了目的地事業部,不再只是以往更偏向中間商的模式;同程的團隊也迅速增加數千人,並擴展了產品種類;途牛也開始嘗試自研產品。而這種激烈的市場爭奪戰還將繼續,高增長、低利潤甚至虧損的狀態遠遠沒有結束。

對於傳統業務板塊,航空公司下調了傭金率,同時在營銷大戰中,酒店價格開始下降。因此,各大平臺開始積極開發新的利潤增長點,高利潤的出境遊可能成為在線旅遊平臺明年發力的重點。而從目前的節奏看,明年在線旅遊行業仍將繼續“混戰”,而這實際是一輪“燒錢”的資金大戰,各大企業的業務布局已經很清晰,未來一段時間比拼的將是資本,一旦哪些企業資金鏈出現問題,就會馬上被其它競爭對手所淘汰。

巨頭涉足、傳統旅行社變革、同質競爭、技術改進等等因素,OTA市場格局重新洗牌、瓦解或不可免,然而有沒有更好的一種方式來達到共贏的格局呢?

合作共贏,做大蛋糕

1、中國在線旅遊市場滲透率較低,未來仍將保持高速增長

相對於發達國家成熟市場40%以上在線旅遊滲透率(美國的在線旅遊滲透率已經達到60%以上,歐洲則為42%以上),2013年中國旅遊市場總交易額約為29475億元人民幣,其中在線渠道交易額約為2522億元人民幣,中國旅遊市場在線滲透率僅為8.6%。




同時,艾瑞咨詢統計數據顯示,2014Q3中國在線旅遊市場交易規模達726.4億元,環比增長15.2%,同比增長20.0%,增長趨勢明顯。



此外,根據eMarketer的統計數據,中國目前已是全球在線旅遊市場發展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2014年達到30%,相比之下,美國2014年僅達到6.5%的增速。

由此可見,既然這是一份確定增長的大蛋糕,為什麽我們還要搶呢?所以,與其在爭搶中產生一些無謂的損失,為何不采取合作共贏,共享蛋糕做大帶來的好處!

2、OTA價格戰弊大於利,合作優化在線旅遊服務才是長久之道

中國目前OTA市場業務同質化嚴重,競爭十分激烈,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但持續多年的OTA價格戰對整個行業來說確是弊大於利,各大企業為搶占市場互相封殺對方,都未聚焦在思考如何提高客戶在線旅遊體驗這一本質目標上來,導致在線旅遊服務發展嚴重不足,最終損害的是企業的長遠競爭力。

而美國在線旅遊網站彼此之間雖然競爭激烈,但都互為對方帶去流量。Expedia為Priceline貢獻了18%的推薦流量;同時Priceline和Orbitz也為Expedia帶去了7%和4%的流量;而Expedia還是Orbitz的第二大流量來源方,貢獻了13%的流量。同時,搜索引擎也是美國在線旅遊的重要流量渠道,Google、Yahoo、Microsoft三家同時給這些在線旅遊公司導入流量。此外,垂直旅遊搜索、旅遊論壇等也為旅遊網站貢獻了大量流量。

對比而言,中國在線旅遊企業你死我活的競爭顯然是損人不利己,四大在線旅遊公司不斷下滑的凈利潤便說明了一切,而他們收入的增長又有多少是由於自身為搶奪市場份額而采取的高成本營銷“燒錢”策略,亦或是本來就歸功於整個在線旅遊市場擴張所帶來的紅利呢?不管怎樣,中國在線旅遊業應該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找到差距所在,並不斷以提高服務質量為目標,合作共贏才能做大做強。“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為何不想想:與其窩里鬥,不如一起做大蛋糕!
圖解 在線 旅遊 季報 相煎 煎何 何太 太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899

【專欄】前有魏劍鴻,後有唐巖,丁磊對網易功臣相煎何太急?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11/148304.html

i黑馬註:在互聯網行業領域,幾乎任何一家公司都會不斷有員工離職創業。不管是阿里巴巴還是騰訊,都無法阻止部分員工的個人理想和追求,而對於近日網易炮轟唐巖事件就更是轟動業內。  

\來源:黑問專欄
作者:劉曠


在互聯網行業領域,幾乎任何一家公司都會不斷有員工離職創業。不管是阿里巴巴還是騰訊,都無法阻止部分員工的個人理想和追求,而對於近日網易炮轟唐巖事件就更是轟動業內。事實上,從網易門戶出來創業的人也大有人在,從大可樂手機、春雨、粉筆網、i美股……那麽,為何丁磊卻單單不放過唐巖,而且不早出馬,偏偏選擇在陌陌上市之際呢?

  魏劍鴻早有先例

  

  當年的網易遊戲事業部副總經理魏劍鴻從網易離開之後創辦了廣州市擎天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然後隨後魏劍鴻卻因為涉嫌抄襲“大話西遊”遊戲遭到了警方調查,不過這倒並沒有引起大的風波。

  此後的兩年時間里,網易與擎天柱公司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之勢。然而騰訊大手筆投資擎天柱卻給了丁磊一個危險的信號。

  在國內,騰訊是第一大遊戲公司,網易當排行老二。擎天柱團隊以及魏劍鴻本人對網易遊戲可謂是了如指掌。如果騰訊控股了擎天柱,那麽騰訊遊戲憑借著QQ強大的平臺將會徹底擊敗網易,一統中國遊戲市場。

  於是,魏劍鴻再次因為和2年前同樣的原因被警方調查。當時外界甚至還一度傳聞網易CEO丁磊親自帶領警方抓捕了包括魏劍鴻在內的離職創業的3名前員工。

  對網易來說,在線遊戲是其收入的最重要來源,如果沒有了這項收入,網易只是一個空殼的門戶網站。丁磊自然不能容忍他人觸犯自己的核心利益。

  陌陌既讓丁磊嫉妒,也讓丁磊感受到了威脅

  

  網易的前總編輯唐巖從網易辭職之後正式創辦了陌陌,隨後陌陌竟然奇跡般地在移動互聯網崛起,這讓丁磊大為眼紅。

  想想網易傾盡全力打造的移動社交產品易信,如今也算是成了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陌陌卻憑借著陌生人社交從微信口中分了一杯羹,想想自己都幹不過手底下的一個兄弟,丁磊面子上也多少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更讓丁磊嫉妒的不是這個,而是陌陌在移動遊戲領域的成功。截止到2014年9月,陌陌的月活躍用戶已經達到了6020萬人,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12.8%,平均日活躍用戶也達到了2550萬人,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40.6%。這一數字遠遠超過了網易的移動社交產品易信。

  憑借著活躍用戶的不斷提升,陌陌成功地推出了多款移動遊戲,而且移動遊戲占據陌陌總收入的比例越來越高。陌陌在2012年、2013年、2014年上半年移動遊戲營收的總收入分別為0、90萬美元、440萬美元。

  陌陌在移動遊戲領域的成功讓丁磊不僅僅是眼紅,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種威脅。微信和手機QQ自然奠定了騰訊這個老大的位置,這也是丁磊無法覬覦的。但是如果任由陌陌移動遊戲繼續發展下去,取代網易遊戲老二位置也不是沒有可能。

  對網易功臣,丁磊相煎何太急?

  

  說起網易在陌陌上市之際給唐巖捅了一刀確實有點狠。當然了,丁磊也不是對所有從網易離職出來的員工創業進行了制裁,不過那僅僅是因為其他人還沒有在市場對網易構成威脅。

  即便魏劍鴻和唐巖兩人分別在在線遊戲和移動遊戲領域都威脅到了網易的利益。丁磊采取如此手段也確實讓業內外人士有些汗顏,為何不能采取正規的市場競爭,提升網易遊戲的競爭力呢?更何況唐巖和魏劍鴻都是當年在網易公司立下了汗馬功勞的人物,他們跟隨丁磊多年,多少也有些交情吧?

  互聯網時代,跳槽、員工單幹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一個公司要想真正做大做強就應該鼓勵內部員工創業,甚至給內部想創業的員工進行投資、扶持,這樣的公司才能做得更長久。

  微信公眾號:bangkeji
========================================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非i黑馬官方立場

 

點擊鏈接,和作者一起交流:http://ask.iheima.com/?/people/liukuang
專欄 前有 有魏 魏劍 劍鴻 後有 有唐 唐巖 丁磊 網易 功臣 相煎 煎何 何太 太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13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