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汀江渔业遭“灭顶”当地政府回收“毒鱼”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714/1105520.shtml


每经记者 翟敏 发自福建上杭、永定
“那场洪水之后,整个镇子都是臭的,我家的鱼全死了。”站在汀江边,呆望着江上的打捞队伍,福建永定县洪 山镇渔民许久恒神情黯然,像是在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又像是喃喃自语。
昨日(7月13日),紫金矿业污水渗漏事故已过去了整整10 天,站在永定县汀江棉花滩水库的洪山码头,尽管已看不到几天前大片大片飘浮的死鱼,但空气中弥漫的腐烂气味,仍在“讲述”这里曾发生的大规模死鱼事件。
目 击:棉花滩水库打捞死鱼
许久恒所在的洪山镇,处于福建永定县的偏远地带,原本只是汀江岸边一个安静的小镇。镇上居民多以加工石材为生,六七年 前,因为依靠水电站形成的棉花滩水库,养殖业成为当地另一个经济支柱。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这座小镇变得躁动不安。
走在洪山镇内, 不时可以看见匆忙驶过的车辆,除了卷起的尘土,还给沿路留下浓烈的腥臭。车上,满载着鼓鼓的编织袋。
“那都是刚打捞上来的死鱼。”许久恒说。
这些打捞上来的死鱼,被就近埋在山头。刚刚填下去的黄土上,渗出的腐水仍然清晰可见。
傍晚,满载武警的汽车一辆接一辆从棉花滩水库返回镇 内。据悉,有上百名武警战士被调往棉花滩水库打捞死鱼。
在永定县通往外界的路上,沿路可看到当地政府设的关卡,所有棉花滩水域的水产品不得外 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又来到上杭县的下都、中都等镇,这些地方均有大批渔民依靠棉花滩水库进行渔业养殖。记者发现除了处于汀江支流或内湖 的渔民,几乎所有汀江沿岸渔民,均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大面积死鱼带来的重创。
事故发生的第一天,也就是7月3日,福建上杭、永定一带大雨不止, 汀江水位猛涨。这对于原本见惯了暴雨洪水的当地居民来说,并不意外。但大雨过后,等待他们的却是意想不到的灾难。从汀江上游的上都镇开始,出现大面积鱼类 死亡,两天之内,蔓延到中都镇、下都镇,然后是下游的洪山镇。
渔民:恐怕再不能养鱼了
对当地渔民来说,这场损失是巨大而惨痛的。据介 绍,洪山镇最大的养殖户一年销售能达千万元以上,销售额上百万的养殖户比比皆是。
汀江渔业遭“灭顶”当地政府回收“毒鱼”
据新华社报道,仅棉花滩库区的死鱼和鱼中毒就约达378万斤。不过,这个数据被当地政府否认,称只有58万斤,尚不足新华社报道的数据的零头。
“58万斤?你相信吗?反正我们都不敢信。”渔民张爱民说。
对于部分居民来说,不仅今年的收成全部泡汤,今后还面临永远不能养鱼的局面,因 为他们不知道鱼还能否养活,类似的事故会不会再次发生。
“政府已经下文,鱼有毒不能吃,更不能买卖。这次出事的鱼,政府将全部回收。但回收之 后,谁要再养鱼,出了类似事故,一切损失政府不再负责。”张爱民说。
据悉,当地政府将按6元/斤的价格收购死鱼,渔民的渔具也将回收,这一定 程度上减少了渔民损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洪山镇看到,除了穿梭的运鱼车,路边还有鳞次栉比的石材厂,整个镇子笼罩在朦胧的浮尘中。
“原本以为再也不用去石材厂上班了,那里空气太差,很少有人受得了。现在看来,鱼不能继续养,还得回去石材厂。”许久恒说。
“唉,没想到发 生这样的事,今后的生意难做了。”远离棉花滩库区的上杭县市民黄逸华也很无奈。近几年渔业兴起,他在城内开了一家水产服务中心,专营鱼苗、饲料等业务,收 入颇丰。但显然,此次死鱼事件将对他的生意造成巨大影响。
公司:最初以为是小问题
对于当地政府的处理,张爱民提出了一些质疑:“发现死鱼 的当天,就有不少渔民反映情况,但一个星期后,(当地政府)才派人下来考察。辛辛苦苦养的鱼全死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干什么去了?”
7月 12日,上杭县政府正式通报这一事故。此时,距离发现死鱼已过去了整整9天。这9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
“从紫金矿山流下来的毒 水把我们害死了!”张爱民语气中带着愤怒。《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当地走访时发现,几乎所有渔民都对上游的紫金矿山表示出不满。
紫金矿业A股 和H股在12日突然全日停牌,并于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所属的福建省上杭县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于7月3日下午发生酸性含铜污水渗漏,部分污水通过 227地下排水排洪涵洞进入汀江。福建省有关部门已初步认定,此次污染属重大突发环境事件。
昨日,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 示,公司将会检讨自身工作中的错误,吸取教训,并将承担赔偿责任。
7月3日发生的事故,为什么现在才通报?罗映南表示,一开始以为这是个小问 题、小事故,把事情想简单了,最后发现是大问题时,已经来不及了。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5月,紫金矿业便被环保部通报批评。环保部在5月 14日发布的《关于上市公司环保核查后督查情况的通报》中,11家存在严重环保问题的上市企业被批评,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存在7项未按期完成整改 的环保问题而名列榜首。
紫金矿业的股票昨日复牌后收跌3.68%,早盘跌幅一度超过7%。

汀江 漁業 滅頂 當地 政府 回收 毒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660

中國光伏或臨「滅頂之災」

http://www.infzm.com/content/64296

貿易大棒再次落下

屋漏偏逢連夜雨,深陷寒冬的中國光伏企業,再遭來自大洋彼岸的一場「劫難」。

2011年10月19日,德國光伏巨頭Solar World在美分公司,聯合其他六家美國光伏企業,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和美國商務部提出申請,要求對中國出口的太陽能電池(板)進行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以下簡稱「雙反」調查)。

反傾銷是指對於外國商品在本國市場上的「傾銷」改採取的抵制措施,而反補貼則是為了維護國際貿易的自由發展,針對一國的補貼行為採取必要的限制性措施。

按照相關流程,11月8日前後,美國商務部將決定是否立案,如果立案,則進行為期一年的調查。

新能源已經成為最近中美貿易摩擦的新主題詞。一年前,幾乎在同一時間,美國宣佈就中國是否對國內清潔能源行業提供非法補貼進行調查,即「301」調查(詳見2010年10月21日南方週末《中美新能源之爭——美國國家利益超越全球氣候大局》)。

時隔一年,「301調查」因為「補貼證據缺乏」不了了之,中國光伏行業剛以為打了一個勝仗,「雙反」調查隨之而來。

「雙反調查」與「301調查」根本的區別在於:「301調查」中,中國可以通過上訴去世貿組織講理,而「雙反」是根據世貿組織的「雙反」協議轉化成美國國內相關法律發起的調查。

這意味著,「雙反」調查中,「美國可以不經過世界貿易組織的仲裁就可自行決定結果。」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法律部負責人劉鵬旭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若此次調查一旦認定申訴請求,中國光伏企業面臨的可能是高達100%的反傾銷稅。「美國市場的大門基本就此向中國光伏企業關閉了。」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長李俊峰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事實上,伴隨「雙反」調查的還有美國企業針對中國光伏企業發起的各種專利侵權訴訟、破產限制購買法令等「五花八門」措施。

本月初,美國光伏零部件安裝企業Westinghouse Solar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出,希望調查中國第一家登陸美國納斯達克的光伏企業——阿特斯太陽能及另一家美國當地的光伏組件安裝專業公司Zep Solar的專利侵權。

幾乎同一時間,美國能源部向特拉華州的美國破產法院提交文件,試圖為即將破產的美國太陽能企業Evergreen Solar的一種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專利技術設置一個法律限制,此舉正是為了阻止外國實體獲得受美國政府資助的技術的控制權。此前,中國買家正欲參加 Evergreen Solar的資產競拍。

在全球光伏市場萎靡不振之際,美國的貿易保護姿態已十分明顯。

公平貿易下的「強盜邏輯」?

事實上,對新能源產業的「補貼」並非中國獨有,即便是美國,2009年也給可再生能源補貼了252億美元。中國的「補貼」哪裡出了錯?「歸根到底, 是因為美國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燕生坦言,「在非市場經濟體中,土地價格、匯率都不由市場決定,美國想當然地認為, 中國的補貼是扭曲的。」

然而,在國際反補貼法中,「反補貼、反傾銷」的貿易救濟措施並不適用於不具備市場經濟地位的國家。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直到2016年,都被視為「非市場經濟國家」。因此,美國一方面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另一方面,又以此為藉口,向中國揮舞「雙反」大棒。

業內更擔心的還是」雙反」的連鎖反應。按照世界貿易組織規定:在一成員方反補貼調查中被認定的補貼措施,可以直接被其他成員在反補貼調查中援引。

擔心不無道理。基本上美國「貿易救濟」措施每次出台,歐盟都會「尾隨」。

2010年10月,「301」調查不到一個月,歐委會貿易委員德古赫特即表示,歐盟業界認為中國政府的補貼導致中國產業與歐盟產業之間「不公平競爭」。

顯然,歐盟可能也會借此對中國產品提出更多的反補貼調查申請。此次牽頭「雙反」調查的Solar World,其實是一家總部位於德國、當地最大的光伏企業。「Solar World在美國市場的銷量很小,它是在為歐洲市場進一步打擊中國企業做鋪墊。」一位業內專家分析道。

美國市場目前佔據國內光伏企業出口份額10%左右,絕大部分國內的光伏產品出口到了歐洲。「沒了歐洲市場,對於國內光伏產業來說,後果將是毀滅性的。」李俊峰說。

華府的惟一選擇

其實,早在2011年7月間,李俊峰就得知了Solar World連同其他六家美國光伏企業在華盛頓進行動員立案。雖然他多次和Solar World 溝通,但Solar World並未給「中國朋友」留任何情面。

「不留情面」的背後是「哀鴻遍野」的美國光伏企業。

7月以來,美國已先後有三家光伏企業宣佈破產:加州的Solyndra,馬薩諸塞州的Evergreen Solar以及紐約的Spectra Watt公司。其中,加州Solyndra曾是全美國第一家政府資助的太陽能企業,它的破產一度讓奧巴馬陷入政治危機。

根據美國可再生能源業市場調查機構「GTM研究公司」的調查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里美國約有五分之一的光伏產能因破產或停產而消失,主要原因是無法與中國廉價太陽能產品競爭。

2009年,張燕生曾赴美國調研,他發現:2000年至今,美國在新能源領域的發明專利申請,增長率為負20%。「美國目前在這個領域重新投入大量人力財力,重新建立美國的領先優勢,可能需要至少5年的時間。」張燕生說。

在此期間,使用貿易保護的方式來發展自己新興產業,成為美國唯一的選擇。而對於目前陷入困境的美國經濟來說,除了量化寬鬆政策,通過貿易摩擦振興出口無疑也是美國政府的唯一選擇。

此外,美國大選將至。如同每一屆選舉一樣,「貿易保護」是華府政客們尋求政治支持的一貫砝碼。種種跡象表明,奧巴馬政府也選擇了同樣的道路。

10月11日,美國參議院以63票對35票通過了旨在逼迫人民幣加速升值的《2011年貨幣匯率監督改革法案》。隨後,針對中國光伏企業的「雙反」申請隨之提出,在此背景下,申請將幾乎毫無懸念地在美國商務部立案。

斗則玉石俱焚

目前,涉及「雙反」調查的中國光伏企業已通過各種途徑「抗美」。

其中,尚德電力已在美國聘請了相關律師,準備應對可能面臨的一系列訴訟;英利綠色新能源一方面稱「公司參與公平競爭,絕對沒有企圖損害美國公司或工人的利益」,一方面也稱「正在探討這一申訴」。

李俊峰及其所在的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已先後與5家美國企業——通用、第一太陽能、應用材料、杜邦以及道康寧進行了溝通,希望後者與華盛頓政府溝通。

這源於美中之間太陽能貿易的順差,中國可再生能源協會副理事長孟憲淦提供的數據顯示此順差已達18.8億美元,而上述五家企業,每家在中國的銷售額都超過了一億美元。

李俊峰希望這些美國企業能遊說美國政府,然而至今上述企業態度「尚不明朗」。

在孟憲淦看來,贏得這場貿易戰的關鍵仍然在政府的態度。事實上,中國也不是無牌可出。此前當美國政府決定對從中國進口的輪胎徵收懲罰性關稅時,中國即表示,將啟動針對美國向中國出口肉雞和汽車產品審查這樣的「貿易反制措施」。

「進行貿易反制是中國應對『雙反』的有效途徑,但關鍵還要看是否會引發中美關係惡化。」李俊峰表示。

目前來看,形勢不容樂觀。2011年,中美貿易總額預計超過4500億美元,其中,光伏產業的出口額是200億美元,份額不到5%。「目前我最擔心的是政府不夠積極。」一位參加過商務部應對「雙反」內部會議的專家說。

「光伏企業只能抱著必死的決心,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就是玉石俱焚。」李俊峰嘆息道。

中國 光伏 或臨 滅頂 之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55

滅頂延燒對岸 9月10月連檢天津頂益 中國啓動 清查康師傳

2014-10-30  TNM
 
 

 

頂新黑心油的嚴重程度,已讓大陸官方起戒心。位於天津市的頂新康師傅總部,近來連續遭到天津濱海新區食品藥品監管局檢查,甚至對產品原料進行取樣調查。本刊記者上週實地採訪,都感受到一股肅殺之氣。隨時可能引爆康師傅新的危機。為拯救大陸市場,頂新緊急收回台灣味全使用康師傅商標權,企圖切割。另方面,台灣高檢署統合13路地檢署查緝,再獲重大進展。檢方在搜索魏家帝寶豪宅時,查扣魏應充長子魏志明的2本筆記本,內容詳載最近如何密集跟著父親處理黑心油品問題,顯示魏應充早就知情,鐵證如山。

頂新劣油事件越演越烈,官方對魏家下手的力道,隨著黑油一爆再爆,民眾怒氣已達頂點,而更加不留餘地。

台喊滅頂 陸肅殺

財政部長張盛和二十七日再度要求魏家退出台北101大樓經營權,甚至揚言若二週內未辭總經理等職務,將於十一月十一日召開臨時董事會、提解任案。原本還負隅頑抗的頂新二董魏應交,見官方逼退態度已無轉圜,本週二(二十八日)請辭台北101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獲准。同時,高檢署也要求各地檢署,十月底前偵結魏家黑心油案件,魏家三董魏應充將再度面臨被起訴求處重刑的命運。頂新在台灣的版圖土崩瓦解,值得注意的是,一度被大董魏應州穩住的頂新命脈?大陸市場,近來也因黑油地雷再爆,陷入危機。本刊調查,中共已下令嚴查康師傅各廠食用油問題。上週末,本刊記者實地走訪康師傅總部所在的天津市區,整城霾霧,秋風瑟瑟帶著寒意。位於康師傅總部旁的德克士炸雞及康師傅家傳牛肉麵店人潮依舊,一碗要價人民幣三十三元的康師傅牛肉麵,店裡坐滿消費者。天津市區包括7-ELEVEN超商以及大潤發等賣場,康師傅方便麵依舊熱銷,飲料區還陳列味全的咖啡、果汁,「在天津,除了少數能夠看到衛星電視的台商,或者跟台商接觸頻繁的大陸人,絕大部分的中國人根本對『滅頂』無所悉。」天津台商說。

官方查廠 大動作

市場風平浪靜,與戒備森嚴的康師傅廠區形成強烈對比。記者到康師傅總部,立刻察覺不尋常的緊張氣氛,走進康師傅博物館,保全機警地上前盤問:「今天週日休館,不接受參觀。」出了博物館,往斜對面研發總部走去,詢問「這是康師傅研發中心嗎?」保全主管出面說:「有事情去問前面總部,我們這不方便回答。」再轉向飲品廠區,雖然是假日,仍有大型貨櫃車進出,滿載著康師傅的各種飲品,記者只不過拿出手機準備拍照,馬上就有二名保全跑過來,「這裡不能拍照,請你把拍的照片刪掉。」事實上,頂新在大陸的境況,正如這二種場景,處於外弛內張的不安。本刊調查,頂新在台灣的引爆的黑油事件,已引起大陸官方注意,今年九月上旬,台灣爆發強冠用餿水油製成油品,銷售給味全等二百多家食品和烘焙業者時,大陸官方即已展開數波追查康師傅行動,至今,仍視情況不定時查廠。康師傅總部所在的天津濱海新區食品藥品監管局,於九月中旬,派出執法人員到生產康師傅方便麵的天津頂益食品有限公司,展開現場調查。事後,據該局人員說明,從企業進貨票據、帳目、倉庫排查,對產品原料進行取樣調查,讓康師傅上上下下個個神經緊繃。對大陸官方的查緝動作,本刊二十七日向康師傅控股詢問,該公司高層說,天津濱海新區食品藥品監管局確實在九月、十月多次到天津頂益查廠,也都確定沒有台灣曝光的問題油脂;事實上,大陸自二○一三年起,不開放廠商進口動物油脂,而且康師傅與台灣味全各自獨立營運。

切割棄保 盼止血

大陸負責台灣相關事務的官員說,他們非常重視食安問題,所以九月、十月皆陸續去頂新清查,未來仍會持續關注,是否有所處置要視檢查結果而定;不過,康師傅在大陸有十萬名員工,這也是大陸官方考量重點。過去魏家四兄弟情深,但滅頂風暴延燒到對岸,官方的清查隨時可能為康師傅帶來新的風暴,稍有不慎,魏家恐全盤亡覆,現在只能全面應戰,並加速與台灣的切割。十月二十六日,老大魏應州的康師傅控股在官網澄清與味全關係,指十月十三日已終止對台灣味全的康師傅商標授權,味全不得再以康師傅為品牌,在台生產與銷售速食麵產品,即被視為棄味全、保康師傅的一著棋。保全大陸市場已成為頂新魏家最高指導原則,至於在台灣的事業,則淪為困獸之鬥。台灣高檢署檢察長王添盛面對日益嚴重的食安問題,罕見地跳上第一線,親自統合十三路地檢署偵辦,並獲得重大進展。除了彰檢聲押魏應充獲准外,台北地檢署在搜索魏家帝寶豪宅時,更扣到魏應充大兒子魏志明以流水帳方式,親筆所寫的二本A4大小的筆記本,內容鉅細靡遺,已成為各地檢署壓倒魏家的最後一根稻草。

接班筆記 成鐵證

本刊掌握,這二本薄薄的筆記本,當時就放在魏志明的帝寶豪宅臥室裡,其中一本已寫了滿滿的內容,另一本則是寫了一半,內容五花八門,舉凡頂新這幾個月所爆發的橄欖油混銅葉綠素、使用強冠豬油染餿,和頂新正義使用飼料油等三次風波,魏家在味全總部和高層沙盤推演如何滅火、處理及拯救公司等,還包括魏應充把商場人脈全都下放給兒子、頂新老臣輔佐少主接班名單等,讓辦案人員如獲至寶。如今,魏家想滅證都不行,從這些筆記內容也可看出魏應充安排兒子繼承衣缽的苦心。不過,魏應充萬萬沒料到,他的用心布局,居然被北檢的奇襲搜索給攪亂,因為長子魏志明的筆記本遭扣,不但足以顯示魏應充對頂新黑心油品知情、對公司經營有絕對的主導權,將來更可能讓兒子捲入黑心油案,得上法庭作證,說不定還會上演父子同庭對質的戲碼。一旦魏志明的證詞和檢方所查不符,恐將和扁案國務機要費核銷如出一轍,重現扁嫂吳淑珍為蒐集發票報帳,導致子女和女婿作偽證,父子都得面臨司法追訴的窘境。不過,魏應充也可能為了保護兒子、切割案情,不得不和盤托出,向檢方俯首認罪。

進口噁油 犯罪鏈

本刊調查,魏應充有三子一女,長子魏志明原本在頂新旗下的投資公司擔任協理,從未接觸油品事業,這回為搶救老爸才親上火線。從去年味全涉入混油事件後,他密集跟在父親身邊學習如何接管事業,為此還暫時延後婚期。除了兒子,魏應充在公司最得力的左右手就屬頂新前總經理常梅峯,常梅峯也是檢方串起魏應充涉案的另一關鍵人物。北檢查出,頂新集團下設糧油事業群,負責頂新內外油品採購,都是由魏應充在幕後主導,而常梅峯則是總舵手,負責串聯起頂新從越南大幸福輸入油品,再把油品製煉後,轉銷給味全、正義等公司的所有營運細節,重要事項都會向魏應充匯報。負責偵辦越南大幸福飼料油的彰化地檢署,則突破了大幸福負責人楊振益的心防,由他咬出常梅峯,完整交代大幸福賣貨給頂新,頂新從頭到尾都知道是飼料油,但卻要求在報關進口時,填寫成稅率高好幾倍的食用油。北檢查出決策上游,彰檢查到進口接洽的下游,整個犯罪鏈經過高檢署整合,全部銜接起來,已足以證明魏應充身居最核心的決策地位。

檢調偵辦 通有無

也因為事證愈來愈齊全,高檢署已下令,要求各地檢署共享查扣的證據,讓偵辦更嚴謹,務必要把頂新黑心油案件真實呈現,以達除惡務盡的地步。因此,彰化地檢署已快馬加鞭偵辦,繼二十四日首度提訊魏應充後,二十七日再度提訊,對於檢方訊問油品來源及採購過程,魏應充仍全盤否認,堅稱不知向越南大幸福進口的是飼料油。但檢方掌握充分證據,已準備在三十一日前偵結全案,並對魏應充求處重刑。檢方大動作偵辦魏應充,但還是止不住被頂新危害而失控的食安風暴,遭波及的範圍持續擴大,連在國內泡麵巿占率最高的統一集團及味丹牛肉麵上週也不幸中鏢。統一因旗下的統清公司機器故障,為尋找替代貨源,向三菱商社訂購頂新十五噸問題牛油,其中五.五七噸用於統一產品,導致每年賣一千萬碗的滿漢大餐泡麵,及供給7-ELEVEN關東煮麻辣鍋油包等十九項產品下架,估計損失超過八億元。另外,剩下的九.四三噸問題牛油,則被其他廠商製成金世紀酥油、富士香專用烘焙油和奇華烘焙專用油,其中近二十噸銷往香港,幾乎都被港人吃下肚。總計黑心牛油共波及統一和聯夏等十五家業者、四十二項產品。衛福部已全面清查全台大型的二十七家食用油工廠,扣除已停業的強冠、正義、頂新以及未製造食用油的味丹沙鹿廠、大成長城、美芝城等業者,已查完十七家,最後仍剩四家正稽查中,至本刊截稿前未發現異狀。

台灣形象 淪陪葬

由於這波黑心越南牛油,被製成烘焙專用油,外銷到香港,國內麵包與糕餅業者,繼九月強冠餿油風暴後,再次受到重創,除了被波及的業者哀鴻遍野,消費者更是大罵:「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可吃。」食品股在股市也遭衝擊,二十七日類股跌幅逾四.七%,跌幅居各類股之冠,統一當天還跳空跌停開出,盤中鎖死委賣超過九千二百張,投資人不但抱怨黑心食品滿街,連口袋荷包還跟著縮水,罵聲連連。最令人擔憂的是,北檢在偵辦頂新混油案時,曾對味全各項食用油進行化驗,其中有好幾項化驗超出標準,目前已鎖定七、八種未曝光的味全食用油分案調查中,這一顆食安未爆彈,依檢方偵辦進度隨時會被引爆。頂新黑心油誤國誤民,如滾雪球般持續擴大,經濟部也證實已有十三個國對台灣食品下封殺令,即便魏應充最後狼狽入獄,也難挽回台灣國際形象及經濟損失。

小辭典一罪一罰

曾任民生專組檢察官的律師施宣旭表示,目前法院審理食安案件,確有以「一罪一罰」對被告論處,但認定罪行標準有異。像是大統案,法官是以品名為區別,認定大統共製造8項油品,負責人高振利因此被認定犯下8次罪行,以最重的詐欺罪論,每次罪行皆各別判刑,最後合併12年定讞;塑化劑案的法官則是以販賣給中下游廠商的次數為認定標準,負責人賴俊傑犯下221次詐欺取財等犯行,最後判刑15年確定。雖為不同的認定標準,但皆符合一罪一罰的原則。

豬油無檢驗標準 放任亂搞

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助理研究員林宗一表示,國家標準 (CNS)原有制定豬油相關檢驗標準,但在1979年廢止,形同告訴廠商無標準可言,完全可以亂搞;再加上政府相關單位追緝不力,才會引爆一連串的的劣油事件。該院毒物實驗室護理師、林杰樑醫師的遺孀譚敦慈表示,她對黑心油事件導致民眾自炸豬油感到憂心,因為自炸豬油並不會比較好,尤其是炸油過程中無法好好掌控溫度,有時會炸得太焦黑,油品顏色如果太深,其實已經含有毒物質,隔夜油更是碰不得。她建議可改採水蒸炸法,也就是水跟肥豬肉以1:3的比例蒸炸,才會比較健康。

統一集團19項下架產品

1.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袋2.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五合一)袋3.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碗4.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三合一)碗5.滿漢大餐蔥燒牛肉碗6.滿漢大餐蔥燒牛肉(二合一)碗7.滿漢大餐蔥燒牛肉(三合一)袋8.滿漢大餐珍味牛肉碗9.滿漢大餐珍味牛肉(二合一)碗10.滿漢大餐珍味牛肉11.阿Q桶麵紅椒牛肉風味桶12.阿Q桶麵紅椒牛肉風味(三合一)桶13.來一客牛肉蔬菜風味杯14.來一客牛肉蔬菜風味杯(三合一)15.來一客川辣牛肉風味杯16.來一客川辣牛肉風味杯(三合一)17.來一客清燉牛腩風味杯(三合一)18.7-11麻辣關東煮組合包∕包19.7-11麻辣關東煮補充包(60入)∕箱

撰文:財經組、專案組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編輯:編務組

滅頂 延燒 對岸 10 月連 連檢 天津 頂益 中國 清查 康師 師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168

滅頂延燒對岸 9月10月連檢天津頂益 中國啓動 清查康師傳

2014-10-30  TNM
 
 

 

頂新黑心油的嚴重程度,已讓大陸官方起戒心。位於天津市的頂新康師傅總部,近來連續遭到天津濱海新區食品藥品監管局檢查,甚至對產品原料進行取樣調查。本刊記者上週實地採訪,都感受到一股肅殺之氣。隨時可能引爆康師傅新的危機。為拯救大陸市場,頂新緊急收回台灣味全使用康師傅商標權,企圖切割。另方面,台灣高檢署統合13路地檢署查緝,再獲重大進展。檢方在搜索魏家帝寶豪宅時,查扣魏應充長子魏志明的2本筆記本,內容詳載最近如何密集跟著父親處理黑心油品問題,顯示魏應充早就知情,鐵證如山。

頂新劣油事件越演越烈,官方對魏家下手的力道,隨著黑油一爆再爆,民眾怒氣已達頂點,而更加不留餘地。

台喊滅頂 陸肅殺

財政部長張盛和二十七日再度要求魏家退出台北101大樓經營權,甚至揚言若二週內未辭總經理等職務,將於十一月十一日召開臨時董事會、提解任案。原本還負隅頑抗的頂新二董魏應交,見官方逼退態度已無轉圜,本週二(二十八日)請辭台北101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獲准。同時,高檢署也要求各地檢署,十月底前偵結魏家黑心油案件,魏家三董魏應充將再度面臨被起訴求處重刑的命運。頂新在台灣的版圖土崩瓦解,值得注意的是,一度被大董魏應州穩住的頂新命脈?大陸市場,近來也因黑油地雷再爆,陷入危機。本刊調查,中共已下令嚴查康師傅各廠食用油問題。上週末,本刊記者實地走訪康師傅總部所在的天津市區,整城霾霧,秋風瑟瑟帶著寒意。位於康師傅總部旁的德克士炸雞及康師傅家傳牛肉麵店人潮依舊,一碗要價人民幣三十三元的康師傅牛肉麵,店裡坐滿消費者。天津市區包括7-ELEVEN超商以及大潤發等賣場,康師傅方便麵依舊熱銷,飲料區還陳列味全的咖啡、果汁,「在天津,除了少數能夠看到衛星電視的台商,或者跟台商接觸頻繁的大陸人,絕大部分的中國人根本對『滅頂』無所悉。」天津台商說。

官方查廠 大動作

市場風平浪靜,與戒備森嚴的康師傅廠區形成強烈對比。記者到康師傅總部,立刻察覺不尋常的緊張氣氛,走進康師傅博物館,保全機警地上前盤問:「今天週日休館,不接受參觀。」出了博物館,往斜對面研發總部走去,詢問「這是康師傅研發中心嗎?」保全主管出面說:「有事情去問前面總部,我們這不方便回答。」再轉向飲品廠區,雖然是假日,仍有大型貨櫃車進出,滿載著康師傅的各種飲品,記者只不過拿出手機準備拍照,馬上就有二名保全跑過來,「這裡不能拍照,請你把拍的照片刪掉。」事實上,頂新在大陸的境況,正如這二種場景,處於外弛內張的不安。本刊調查,頂新在台灣的引爆的黑油事件,已引起大陸官方注意,今年九月上旬,台灣爆發強冠用餿水油製成油品,銷售給味全等二百多家食品和烘焙業者時,大陸官方即已展開數波追查康師傅行動,至今,仍視情況不定時查廠。康師傅總部所在的天津濱海新區食品藥品監管局,於九月中旬,派出執法人員到生產康師傅方便麵的天津頂益食品有限公司,展開現場調查。事後,據該局人員說明,從企業進貨票據、帳目、倉庫排查,對產品原料進行取樣調查,讓康師傅上上下下個個神經緊繃。對大陸官方的查緝動作,本刊二十七日向康師傅控股詢問,該公司高層說,天津濱海新區食品藥品監管局確實在九月、十月多次到天津頂益查廠,也都確定沒有台灣曝光的問題油脂;事實上,大陸自二○一三年起,不開放廠商進口動物油脂,而且康師傅與台灣味全各自獨立營運。

切割棄保 盼止血

大陸負責台灣相關事務的官員說,他們非常重視食安問題,所以九月、十月皆陸續去頂新清查,未來仍會持續關注,是否有所處置要視檢查結果而定;不過,康師傅在大陸有十萬名員工,這也是大陸官方考量重點。過去魏家四兄弟情深,但滅頂風暴延燒到對岸,官方的清查隨時可能為康師傅帶來新的風暴,稍有不慎,魏家恐全盤亡覆,現在只能全面應戰,並加速與台灣的切割。十月二十六日,老大魏應州的康師傅控股在官網澄清與味全關係,指十月十三日已終止對台灣味全的康師傅商標授權,味全不得再以康師傅為品牌,在台生產與銷售速食麵產品,即被視為棄味全、保康師傅的一著棋。保全大陸市場已成為頂新魏家最高指導原則,至於在台灣的事業,則淪為困獸之鬥。台灣高檢署檢察長王添盛面對日益嚴重的食安問題,罕見地跳上第一線,親自統合十三路地檢署偵辦,並獲得重大進展。除了彰檢聲押魏應充獲准外,台北地檢署在搜索魏家帝寶豪宅時,更扣到魏應充大兒子魏志明以流水帳方式,親筆所寫的二本A4大小的筆記本,內容鉅細靡遺,已成為各地檢署壓倒魏家的最後一根稻草。

接班筆記 成鐵證

本刊掌握,這二本薄薄的筆記本,當時就放在魏志明的帝寶豪宅臥室裡,其中一本已寫了滿滿的內容,另一本則是寫了一半,內容五花八門,舉凡頂新這幾個月所爆發的橄欖油混銅葉綠素、使用強冠豬油染餿,和頂新正義使用飼料油等三次風波,魏家在味全總部和高層沙盤推演如何滅火、處理及拯救公司等,還包括魏應充把商場人脈全都下放給兒子、頂新老臣輔佐少主接班名單等,讓辦案人員如獲至寶。如今,魏家想滅證都不行,從這些筆記內容也可看出魏應充安排兒子繼承衣缽的苦心。不過,魏應充萬萬沒料到,他的用心布局,居然被北檢的奇襲搜索給攪亂,因為長子魏志明的筆記本遭扣,不但足以顯示魏應充對頂新黑心油品知情、對公司經營有絕對的主導權,將來更可能讓兒子捲入黑心油案,得上法庭作證,說不定還會上演父子同庭對質的戲碼。一旦魏志明的證詞和檢方所查不符,恐將和扁案國務機要費核銷如出一轍,重現扁嫂吳淑珍為蒐集發票報帳,導致子女和女婿作偽證,父子都得面臨司法追訴的窘境。不過,魏應充也可能為了保護兒子、切割案情,不得不和盤托出,向檢方俯首認罪。

進口噁油 犯罪鏈

本刊調查,魏應充有三子一女,長子魏志明原本在頂新旗下的投資公司擔任協理,從未接觸油品事業,這回為搶救老爸才親上火線。從去年味全涉入混油事件後,他密集跟在父親身邊學習如何接管事業,為此還暫時延後婚期。除了兒子,魏應充在公司最得力的左右手就屬頂新前總經理常梅峯,常梅峯也是檢方串起魏應充涉案的另一關鍵人物。北檢查出,頂新集團下設糧油事業群,負責頂新內外油品採購,都是由魏應充在幕後主導,而常梅峯則是總舵手,負責串聯起頂新從越南大幸福輸入油品,再把油品製煉後,轉銷給味全、正義等公司的所有營運細節,重要事項都會向魏應充匯報。負責偵辦越南大幸福飼料油的彰化地檢署,則突破了大幸福負責人楊振益的心防,由他咬出常梅峯,完整交代大幸福賣貨給頂新,頂新從頭到尾都知道是飼料油,但卻要求在報關進口時,填寫成稅率高好幾倍的食用油。北檢查出決策上游,彰檢查到進口接洽的下游,整個犯罪鏈經過高檢署整合,全部銜接起來,已足以證明魏應充身居最核心的決策地位。

檢調偵辦 通有無

也因為事證愈來愈齊全,高檢署已下令,要求各地檢署共享查扣的證據,讓偵辦更嚴謹,務必要把頂新黑心油案件真實呈現,以達除惡務盡的地步。因此,彰化地檢署已快馬加鞭偵辦,繼二十四日首度提訊魏應充後,二十七日再度提訊,對於檢方訊問油品來源及採購過程,魏應充仍全盤否認,堅稱不知向越南大幸福進口的是飼料油。但檢方掌握充分證據,已準備在三十一日前偵結全案,並對魏應充求處重刑。檢方大動作偵辦魏應充,但還是止不住被頂新危害而失控的食安風暴,遭波及的範圍持續擴大,連在國內泡麵巿占率最高的統一集團及味丹牛肉麵上週也不幸中鏢。統一因旗下的統清公司機器故障,為尋找替代貨源,向三菱商社訂購頂新十五噸問題牛油,其中五.五七噸用於統一產品,導致每年賣一千萬碗的滿漢大餐泡麵,及供給7-ELEVEN關東煮麻辣鍋油包等十九項產品下架,估計損失超過八億元。另外,剩下的九.四三噸問題牛油,則被其他廠商製成金世紀酥油、富士香專用烘焙油和奇華烘焙專用油,其中近二十噸銷往香港,幾乎都被港人吃下肚。總計黑心牛油共波及統一和聯夏等十五家業者、四十二項產品。衛福部已全面清查全台大型的二十七家食用油工廠,扣除已停業的強冠、正義、頂新以及未製造食用油的味丹沙鹿廠、大成長城、美芝城等業者,已查完十七家,最後仍剩四家正稽查中,至本刊截稿前未發現異狀。

台灣形象 淪陪葬

由於這波黑心越南牛油,被製成烘焙專用油,外銷到香港,國內麵包與糕餅業者,繼九月強冠餿油風暴後,再次受到重創,除了被波及的業者哀鴻遍野,消費者更是大罵:「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可吃。」食品股在股市也遭衝擊,二十七日類股跌幅逾四.七%,跌幅居各類股之冠,統一當天還跳空跌停開出,盤中鎖死委賣超過九千二百張,投資人不但抱怨黑心食品滿街,連口袋荷包還跟著縮水,罵聲連連。最令人擔憂的是,北檢在偵辦頂新混油案時,曾對味全各項食用油進行化驗,其中有好幾項化驗超出標準,目前已鎖定七、八種未曝光的味全食用油分案調查中,這一顆食安未爆彈,依檢方偵辦進度隨時會被引爆。頂新黑心油誤國誤民,如滾雪球般持續擴大,經濟部也證實已有十三個國對台灣食品下封殺令,即便魏應充最後狼狽入獄,也難挽回台灣國際形象及經濟損失。

小辭典一罪一罰

曾任民生專組檢察官的律師施宣旭表示,目前法院審理食安案件,確有以「一罪一罰」對被告論處,但認定罪行標準有異。像是大統案,法官是以品名為區別,認定大統共製造8項油品,負責人高振利因此被認定犯下8次罪行,以最重的詐欺罪論,每次罪行皆各別判刑,最後合併12年定讞;塑化劑案的法官則是以販賣給中下游廠商的次數為認定標準,負責人賴俊傑犯下221次詐欺取財等犯行,最後判刑15年確定。雖為不同的認定標準,但皆符合一罪一罰的原則。

豬油無檢驗標準 放任亂搞

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助理研究員林宗一表示,國家標準 (CNS)原有制定豬油相關檢驗標準,但在1979年廢止,形同告訴廠商無標準可言,完全可以亂搞;再加上政府相關單位追緝不力,才會引爆一連串的的劣油事件。該院毒物實驗室護理師、林杰樑醫師的遺孀譚敦慈表示,她對黑心油事件導致民眾自炸豬油感到憂心,因為自炸豬油並不會比較好,尤其是炸油過程中無法好好掌控溫度,有時會炸得太焦黑,油品顏色如果太深,其實已經含有毒物質,隔夜油更是碰不得。她建議可改採水蒸炸法,也就是水跟肥豬肉以1:3的比例蒸炸,才會比較健康。

統一集團19項下架產品

1.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袋2.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五合一)袋3.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碗4.統一麵蔥燒牛肉風味(三合一)碗5.滿漢大餐蔥燒牛肉碗6.滿漢大餐蔥燒牛肉(二合一)碗7.滿漢大餐蔥燒牛肉(三合一)袋8.滿漢大餐珍味牛肉碗9.滿漢大餐珍味牛肉(二合一)碗10.滿漢大餐珍味牛肉11.阿Q桶麵紅椒牛肉風味桶12.阿Q桶麵紅椒牛肉風味(三合一)桶13.來一客牛肉蔬菜風味杯14.來一客牛肉蔬菜風味杯(三合一)15.來一客川辣牛肉風味杯16.來一客川辣牛肉風味杯(三合一)17.來一客清燉牛腩風味杯(三合一)18.7-11麻辣關東煮組合包∕包19.7-11麻辣關東煮補充包(60入)∕箱

撰文:財經組、專案組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編輯:編務組

滅頂 延燒 對岸 10 月連 連檢 天津 頂益 中國 清查 康師 師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169

檢追脫產洗錢 滅頂延燒魏家兄弟

2014-11-06  TNM
 
 

 

頂新黑心油事件狂燒,除頂新制油董事長魏應充

遭起訴求刑30年外,原本自認只是無端受累的其他3兄弟,

本周遭檢方查出,老大魏應州、老二魏應交及老四魏應行,分別是頂新制油的董事和監察人,

魏家在海外英屬維京群島設立的控股公司,由4兄弟聯手操盤,隱身幕後控制頂新制油,

魏應充採購黑心油的任何決策,3位擔任董監事的兄弟極可能知情。

檢方認為,魏家兄弟是共犯結構,加上頂新連日來密集提款超過5億元,可能涉及脫產洗錢,

正密集追查。這股「滅頂」狂潮已繼續向魏家其他兄弟撲去。

十月三十日,彰化地檢署起訴頂新三董魏應充,發現頂新從大統長基爆發假油事件後,魏應充即親上火線主持公司「糧油決策會議」。他原本想力挽狂瀾,結果螺絲卻完全沒拴緊,把關依舊鬆弛,終至黑心油事件鋪天蓋地襲來。

兄弟決策 一掛三

魏應充在知悉公司向越南大幸福進口飼料油後,竟還要求結盟為戰略伙伴,繼續進口飼料油,經過加工包裝成食用油後,販售給七十九個下游通路商,導致全台各地餐廳、烘焙、小吃業者哀鴻遍野,台灣美食王國毀於一旦。更惡劣的是,魏應充對犯行全都不認,被檢方認定惡性重大,從重求刑三十年。雖然魏應充被檢方認定是頂新黑心油的罪魁禍首,但魏家其他三位兄弟,老大魏應州、老二魏應交及老麼魏應行也難逃責任,很可能是共犯結構,早就知悉黑心油的始末。檢方調查,總公司設在彰化永靖的頂新制油,是由魏應充擔任董事長,僅有的二席董事由魏應州和魏應交擔任,魏應行則是監察人。也就是說,四兄弟完全掌控頂新制油的決策權,根本就是自家人的生意。即便在食品部分第一線、負責經營管理的是老三魏應充,但遇到危機及重大事件,勢必會向其他三個擔任董監事的兄弟報告或討論。何況,魏家四兄弟另設頂立開發實業公司,掌控了頂新制油,頂立就設在味全台北市松江路總部同一地址,董事長、董事和監察人也同樣由魏家四兄弟擔任,職務一模一樣,四兄弟再透過海外設立的英屬維京群島商Rich Mercy Investments公司作為頂立的控股公司。

錢藏海外 難查扣

除了Rich Mercy Investments,檢方查出,頂新魏家在海外至少還成立Golden Shine和Fair Result等二家英屬維京群島商控股公司,再透過國內的頂固、頂安、頂立和頂信等公司,掌控台北101、頂新制油和頂新不動產投資事業,由四兄弟分別擔任董事長、董事或監察人。由此結構來看,四兄弟對於集團投資事業統統一把抓,不但利用外資身分,把上千億元資產藏在海外調度,連在台灣的投資獲利也可避免遭課重稅,導致各地檢署無法查扣頂新所有資產。本刊掌握,除了「頂」字輩的控股公司,魏應充另外還透過「康」字輩的康清、康發及康勝等公司,掌控味全,再透過味全和頂立控制生產豬油的正義公司。由於魏家四兄弟做生意向來交互持股、密不可分,如今魏應充遭起訴,其他三兄弟也可能被調查。至於頂新是否在海外脫產,檢調懷疑魏家恐怕不只在維京群島成立海外控股公司,可能還間接透過其他避稅天堂,層層控制頂新事業版圖,一旦查出有涉及洗錢不法,將透過艾格蒙反洗錢組織全面追查。

罪推下屬 防火牆

一名辦案人員不屑地說,魏家四兄弟就是透過百分之百的海外控股公司,把從台灣賺來的黑心錢轉到海外,等於是「毒遺台灣,錢進海外」;當初的鮭魚返鄉,不但沒帶半毛錢回來投資,還掏空台灣,實在非常可惡。由於魏家兄弟透過交叉持股及互為公司董監事,將集團各事業體緊密綑綁,理論上,任何事業體遇到問題,決策權均分的四兄弟,必然會遵循權力原則,共同討論解決。如當初魏家購買台北101股權,就是四兄弟一起討論決定;去年發生大統混油案後,頂新制油也受波及,魏應充沒有理由不向三位董監事兄弟報告,三兄弟更不可能毫無所悉。盡管魏應充在檢方偵訊時完全否認犯行,把所有責任推給下屬,不過,辦案人員研判,魏應充嘴硬,對案情撇得一乾二淨、死不認罪的關鍵是,除了將來要拚無罪求自保,也借切割案情、築好防火牆,以保護其他手足;同時設下停損點,避免風暴再燒到其他事業。檢方還查出,魏應充被收押後,頂新居然出現驚人資金調動,就在上月十六日第三波搜索當天和前一天,頂新連二天提領三.六八億元現金,近半個月共在大台北地區提領的金額超過五億元,似乎已預知有大事要發生,公司可能要用到一大筆錢。

提領鉅款 謎流向

巧合的是,在魏應充上月三十日被起訴當天,頂新還派人再領了三千萬元,可能是為了要替魏應充交保作準備。而且負責領錢的員工都是數百萬元、數千萬元提領,有次還領出一億元,而且公司還派車警戒,彷如運鈔車送錢,完全不避諱洗錢防制法規定、提領超過五十萬元的通報機制,令檢方對魏家財大氣粗的大膽行徑「刮目相看」。雖然外界猜測鉅款可能是預作魏應充的交保金,不過,由於鉅款流向不明,加上魏家在海外有控股公司,辦案人員仍不敢掉以輕心,深怕魏家乾坤大挪移,把錢搬到海外藏匿。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已透過金管會,要求各大銀行留意,持續注意頂新相關企業領款、匯款的狀況有無異常,避免頂新洗錢或脫產。檢方滅頂行動頻頻,前後發動三波搜索,頂新在前二波都老神在在,且似乎有如神助,不但早一步領錢預作準備,檢方也始終沒有查扣到有利的關鍵證據,而且總覺得頂新有所準備,要扣什麼資料都已先備妥。

劣油砍價 再擴張

直到十月十六日檢方第三度奇襲搜索,扣到糧油決策會議記錄,案情才出現大轉折。本刊調查,去年十一月大統長基混油案爆發後,魏應充的種種作為,是他被檢方起訴求處重刑的重要分水嶺。辦案人員表示,大統案前,頂新原負責糧油事業群的是前總經理常梅峯,當時頂新只有六十個通路銷售網,黑心油品一發不可收拾後,魏應充決定親掌糧油決策滅火,提出「溯源管理」,聲稱要為消費者把關油品,且親自下令改由親信陳茂嘉擔任頂新制油總經理。今年三月,魏應充還特別指派陳茂嘉赴越南查廠,發現大幸福油品有問題,酸價過高,並拍下照片記錄,但魏應充得知後卻不更改採購貨源,還指示屬下和越南大幸福油脂結為「戰略伙伴」,繼續購買劣油,並以食用油報關進口,把銷油通路再擴張到七十九個,埋下今日黑心油風暴禍根。由於魏應充不知檢方已查扣到糧油決策會議記錄,主導黑油事件鐵證如山,對檢方訊問仍完全否認,並且一再睜眼說瞎話,檢察官最後依他行銷的通路數量,一罪一罰,論處七十九次加重詐欺犯行,求刑三十年。

枉顧食安 荷包滿

除了飼料油案,台北地檢署也再補上一腳,追加起訴頂新替味全代工香豬油案,也是向越南大幸福進口非食用的飼料牛、豬原料油混充,犯行重大,再對魏應充求刑五年。如果加上北檢先前起訴魏應充所涉大統長基混油案,對魏求處十五年徒刑,合計魏應充在頂新案、大統味全案已被彰檢和北檢聯手起訴求刑達五十年。短短九天,魏應充即四度遭全台各地檢署接力起訴,不但創下司法記錄,他惹出的食安風暴,還恐燒向擔任頂新制油董監事的其他三兄弟。頂新魏家為富不仁,不顧食安,劣油風暴波及兩岸事業版圖,只能說是咎由自取。

魏應充 犯行及鐵證

糧油決策會議記錄 2013年11月大統長基混油案爆發後,魏應充親掌決策,會議記錄記載魏應充在知道越南大幸福賣的是飼料油後,仍指示下屬結為戰略伙伴,並繼續購買飼料油。頂新赴越南查廠報告 頂新總經理陳茂嘉奉魏應充之命,赴越南查廠,發現大幸福油品有問題,酸價過高,還拍下惡心照片,作成報告呈給魏。關鍵筆記本檢方在帝寶查扣魏應充大兒子魏志明所寫的2本筆記本,內容記載頂新內部處理劣油危機決策過程,證明魏應充自始至終都知情,法官也認為有滅證和串證之虞,裁定魏應充繼續羈押。注:2013年11月前,頂新糧油決策會由常梅峯主持,共行銷給60個通路,論60次詐欺犯行,之後由魏應充主持,共銷給79個通路,因刑法修改,改論79次加重詐欺犯行。

餿油滅頂 頂新事業群受波及

中嘉案財政部要求公營銀行抽銀根,加上大股東郭台強不參與由頂新集團主導的台灣之星收購中嘉計畫,高達520億元聯貸案喊卡。三重新燕案取得土地1年內,工業用地即變更住商用地,新北市府遭轟。黑心油後,180億元聯貸案胎死腹中。林鳳營鮮乳黑油事件後,市占第一的林鳳營鮮乳乏人問津,業績跌破5成。台北101股權財政部呼籲頂新出售台北101股權,二董魏應交辭去副董事長及總經理,但魏家堅不退股。台灣之星從威寶電信搶下經營權更名台灣之星,但遭全民抵制、拒辦。

檢追 脫產 洗錢 滅頂 延燒 燒魏 魏家 兄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384

滅頂行動百日後 魏家上演大復活


2015-02-09  TCW 
 

 

「滅頂」行動,被消滅了嗎?

  二月三日傍晚,彰化地院再次裁定,因涉違反《食安法》與詐欺罪,遭求刑三十年的味全前董事長魏應充,只需提高保釋金無羈押必要。而在魏應充確定能返回帝寶豪宅圍爐同時,全面抵制頂新旗下產品、一度鬧得沸沸揚揚的滅頂行動,似乎也隨之劃下句點。

證據一:多數資產仍在業界:沒聽聞魏家釋出物件

  回顧百餘日來的滅頂風波,對頂新魏家來說,風頭已過,亦正逐漸脫離黑心油事件的暴風圈,除承受短期營收損失外,堪稱筋骨未傷、全身而退。

  證據之一是,頂新集團在台多數資產,仍緊握在魏家手中。

  盤點魏家不動產,除日前將台北市敦化南路一處總價十三億餘元建地轉售元大馬家,扣除奢侈稅「小賺」一億元出場之外,包括十四戶帝寶、十一戶小坪頂「天境」豪宅,以及四年前以四十六億元購入的華票大樓等標的,都不見急售跡象。

  以頂新發言系統,多次對外表達尋覓買家中的華票大樓為例,雖有多家國際性商仲上門接洽,有意承接代售,但魏家卻消極以對。

  「市場上大家都當這個物件不存在,」一名國際商仲集團負責人表示,他在頂新返台吃下一○一大樓股權前,長期協助魏家尋找地產投資標的;據他了解,魏家或許有管道找合意買家,但近期在台北商仲圈,不但未曾聽聞魏家釋出物件的消息,也沒聽說有買家提及或討論,因為大型財團心底都明白,以魏家海外的雄厚財力,目前實無讓售資產的急迫性。

  至於頂新所持的一○一股權,據其內部評估,高價出售給馬來西亞開發商IOI集團,獲投審會許可的機率並不大,這也是味全三重土地六十五億元銀行貸款、三十億元「食安基金」趕在魏應充裁定交保前一週,從海外匯入的主要原因。

  換言之,包括不動產與一○一大樓、味全食品的持股,並沒有因「滅頂」有所變動。

證據二:旗下事業照賣麵包店沒倒,林鳳營回穩

  再檢視滅頂行動,對頂新集團旗下相關事業的殺傷力,同樣也是溫和收場。

  以總數近二十家的布列德麵包店、德克士速食店為例,並沒有一家店因滅頂被迫關店;去年底關閉兩家分店的松青超市,味全發言人王忠芳表示,關店原因是房租上漲,屬例行性的門市汰弱留強,今年仍會繼續展店。

  至於占味全營收近六成的林鳳營鮮乳,一度遭消費者強烈抵制,但多家便利商店與大賣場等通路業者均表示,隨新聞事件逐漸被淡忘,加上味全祭出強力促銷,近期林鳳營鮮乳銷量,已恢復至滅頂之前的五成水準,並持續向上攀升。

  滅頂行動雷聲大、雨點小,魏家上演大復活劇碼,可視為近年來台灣最重要消費者運動的重大挫敗嗎?

滅頂阻力:政府怠惰消基會只能自立監督修法

  去年十一月接任消基會董事長的陸雲長嘆了一口氣,他說,回頭看,對頂新的強烈撻伐,似乎僅是選舉前的廉價話題。從消費者運動的角度看,滅頂帶來的正面價值,是民眾心中埋下重視食安的種子;然而,對惡性重大、長期荼毒全民身心健康的黑心商家來說,卻並沒有因此付出懲罰性代價。

  陸雲表示,滅頂風暴過程中,消基會內部曾多次激辯如何集結民間力量,制衡黑心油商,但最後發現,行政部門的怠惰竟是最大阻力。

  他舉塑化劑事件為例。消基會一度發起團體訴訟,向廠商求償七十八億元,但法院僅判廠商須賠一百二十萬元,訴訟過程行政部門不但沒提供奧援,衛福部還率先發出聲明,表示人體攝入塑化劑可在七十二小時內排出,成為廠商在法庭上脫罪的最有力辯詞。

  由於行政部門自廢武功,官商護航的共生結構一時難撼動;動員民眾向黑心廠商施壓,又有被政治力操作的風險,因此,針對滅頂,消基會這回決定改走議會路線,強力監督《食安法》修法過程中立委的權責。例如最後促成「食安賠償業者應負舉證責任」等條文,透過修訂更為周全的法律,保障消費者長期權益。

  「罰到倒,關到老」、「全民抵制頂新」是在滅頂風暴時,新北市長、現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與總統馬英九等政治人物分別喊出的口號,但不過才百來日,言猶在耳的高分貝,如今已雲淡風清;魏家提撥三十億元的所謂「食安基金」,二千三百萬人平均一個人不過一百三十元,連支付一次診所看病的掛號費用都不夠。

  一次史上最大維護食安的公民運動,似乎只能留下歷史,而無法改變歷史,食安的危機未曾化解,幾乎已成宿命。

【延伸閱讀】台灣最大消費者行動,能改變歷史?—「滅頂」行動大事紀

■ 全民「滅頂」熱

2014年10月8日:正義食品將飼料油混入食用油,頂新1年內3度爆發黑心油

2014年10月13日:網友發起「滅頂」運動,拒買頂新集團產品

2014年10月30日:魏應充依違反《食安法》、詐欺等罪遭求刑30年

■ 賣101風波

2014年12月2日:縣市長選後,新北市政府宣布終止味全三重土地變更

2014年12月6日:頂新宣布,101持股將高價出售給馬來西亞IOI集團

2014年12月31日:網友發起「孝女白琴替頂新送終」行動劇譴責魏家

■ 三億元交保

2015年1月22日:魏家兄弟籌資65億元償還味全三重土地貸款

2015年1月23日:頂新稱30億元食安基金到位,但衛福部拒收

2015年2月3日:彰化地院重裁提高保釋金,魏應充3億元交保

  整理:尤子彥                                                                                      

滅頂 行動 百日 魏家 上演 復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1466

趣BLOGBLOG:樓市登高、滅頂?

1 : GS(14)@2016-10-10 16:13:00

樓市過去一年,經歷低潮與亢奮,由買家喪鋤價,到賣家癲反價,好淡雙方形勢180度逆轉。去年9月中旬,中原樓價指數(CCL)高見146.92點,半年間CCL累跌13.3%,至今年3月下旬於127.46見底。CCL上周彈2.5%至141.04點,是七年來最大單周升幅,過去半年間自低位反彈了10.7%。只要升多4.2%,CCL將會重新破頂。有網友問樓價會否一升不回頭,怕越遲買越貴。觀乎過去歷史,本港樓市仿如行山登高般,朝住山頂頂峯路途中,不會永遠只是陡斜的山路,間中亦出現頗急的斜坡往下走,然後再迎來新一個上山徑。



今日是重陽節補假,借用宋朝文人蘇軾名詩《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認不清樓市真面目,只因為人在樓市裏,觀點與角度,難免會與自身利益掛鈎,眼界受到局限。同一樣原因,有人睇法是正面,有人認為是負面。正如一直租樓的,會認為樓價不合理,加息周期快到,環境經濟走下坡等,樓價跌只是時間問題。同一個原因,已上車的業主,卻會覺得加息加極都係一兩次,經濟零售縱使差,但買樓剛需未減,樓價好難太跌,唔合理但唔可以唔買。買樓置業,其實就是一場登山劇。決定上山,先是考慮自身能力,而非群眾起哄。慈父抬轎,子女開始上山當然不辛苦,但轎夫總有停低的一日,能否獨力堅持登頂,還須靠自己。2008年海嘯後,樓市本質上未遇到嚴重外來衝擊,已入市的只嘗過甜頭,未遇過考驗,當出現突發性事件,沒能力處理的難免被滅頂。當局者未必迷,旁觀者亦未必清。當專家、大行、甚至市民都相信目前樓市不跌,港樓仍可以長升長有,我有相當的保留。對於是否入市,我還是那句:「未入市又不急切的,現在不用心急;有迫切且有首期資金計掂數的,可等樓市喘穩時上車。而家買得到,貴得嚟未必好。」股榮
https://www.facebook.com/stockwing1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1010/19796239
BLOGBLOG 樓市 登高 滅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34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