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香港溫布頓 蔡東豪

2008-07-24  NextMagazine


今 屆歐聯決賽,歷史性由兩支英超球隊對壘,二十二名正選球員之中,只有十名是英國球員。但英國人沒有因為本土球員在正選名單中連一半人數亦沒有而不滿,借勢 批評英國球員水準日降,有辱國體,要求英超聯應考慮限制外國球員數目。英國國家隊表現差勁,但英超球隊卻連年揚威歐洲,成為全球足球迷焦點,使英國足球業 空前蓬勃,財源滾滾。

由八國聯軍組成的英超球隊贏取錦標,英國人毫不介意,這就是「溫布頓效應」。這效應的意思是,英國每年舉辦溫布頓 網球比賽,英國球手絕大多數都是陪打,作為東道主的英國,從沒感到面目無光,因為比賽令倫敦成為全球傳媒焦點,大賺遊客金錢,丁財兩旺,誰是贏家顯而易 見。「溫布頓效應」這一詞進入我們的詞彙,時間是八十年代在倫敦的金融業。

1986年倫敦交易所廢除固定佣金制度,創造全新局面,稱為「大 爆炸」(The Big Bang),是倫敦金融業新舊交替的分水嶺。倫敦成為無人爭議的全球金融中心,但市內金融機構充斥着外國公司的名字,來自五湖四海的「雜牌軍」提升業界的 專業水平和帶來創新主意,本土公司陸續被淘汰,英國政府沒有因此大聲疾呼:「我們要爭氣,我們要當家作主!」過去二十年,倫敦得到的重要經驗,是愛國和保 護主義是經濟發展的敵人。

金融中心像磁石般吸引有才能的過江龍前來,而專業人才組成有效率的辦事網絡,金融中心愈搞愈旺,進而加強磁石的引力,製造良性循環。聚集全球最優秀人才,可為金融中心擦出最耀眼的火花,因此擁有接受「溫布頓效應」的胸襟,是金融中心必須具備的條件。

十多年前,香港的廣告、貿易及物流等行業的要職,不少由外國人出任,今日這些行業全是北望神州,已不多見外國人的踪影。今日各行各業中,唯一有胸襟和能力去容納「香港溫布頓」,就只有金融業。香港的幾個支柱行業,最具勁度和最有活力就是金融業,我認為不是巧合。

去 年出版的《亞洲教父》(Asian Godfathers)一針見血指出亞洲富豪致富之道,是專注發展受保護和壟斷性的行業,對公開競爭的行業敬而遠之,靠的是跟政府的密切關係,並非靠創立 品牌、創新科技等正常競爭優勢。簡單說,富豪的強項是「做deal」,而不是建立一盤可面對競爭衝擊的生意。他們寧願把日常營運的技術工序外判,自己則集 中精神去鞏固受保護環境,全力消滅競爭對手。亞洲富豪富甲全球,但在外國的知名度不高,原因是富豪的商業王國從不重視建立品牌,絕少沾手出口貿易,因為出 口生意脫離當地政府的保護罩,須靠真材實料在公開環境競賽。

細看香港富豪的背景,《亞洲教父》所言不虛。香港富豪依靠地產發達,不要說衝出香港,單是北上發展地產也不見得事事順利,原因可能是要跟內地政府建立關係比較複雜,不容易壟斷市場。在有競爭之下,回報自然稍遜。

金融業講求品牌,是開放市場的典範。十多年前投資銀行百富勤在香港開業,賣點是跟香港富豪的密切關係,標榜股東粒粒皆星,是中國地區「關係」最好的投資銀行。百富勤開業十年,因風險管理不善,蒙受虧損被迫清盤。自此香港金融中心看不到富豪的參與。

金融業不是香港富豪的「一杯茶」,因為金融業可能是最著重「能者居之」的行業。香港的金融業在「溫布頓效應」下吸引到全球頂尖球手,在開放和競爭之下,投資回報是未知數,富豪無須去打沒有把握的仗。

香 港政府近年追隨內地政府,鼓吹和諧社會,我提出這論點:金融中心蓬勃有助社會和諧。香港人不怕「溫布頓效應」,不畏懼來自五湖四海的高手,香港人討厭的是 社會上有一小撮人,理所當然地佔據社會寶貴的資源,阻塞他人向上游的渠道。在香港這金融中心,響噹噹的公司名字全是跨國集團,勝出者是鬥個你死我活仍站着 的能者,香港人對這類公平競賽的賽果大都心悅誠服,對社會和諧有益無害。

最後,廣告一則,筆者的新書《香港溫布頓》已經出版,上書局率先在書展推出。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港交所上市委員會副主席。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香港 溫布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76

他闖進大滿貫 屢創讓觀眾驚呼的神奇比賽 墊底選手尬球王 溫布頓最勵志黑馬

2016-07-11 TWM

威力斯,一個過去與勝利搭不上邊的名字,今夏卻成為最振奮人心的話題,他職涯不得志,卻像拉霸拉到大獎般逆轉,這故事連好萊塢也有興趣。

你有哪些值得回味一生的美好回憶呢?來自英國鄉下,身高一九一公分、體重九十一公斤的壯漢馬庫斯.威力斯(Marcus Willis),最近就為他自己,以及英國溫布頓網球場上數以萬計的觀眾們,創造了歡愉無比、餘味無窮的美好回憶。

這名原本已經要退出網壇的「輸家」,在一連串不可思議的好運之後,突然暴升為全球網壇最吸睛的「贏家」,更獲得單挑無敵球王費德勒(Roger Federer)的機會,在網球聖殿溫布頓的中央球場上,威力斯奮力鏖戰費德勒,獲得全場觀眾起立鼓掌歡呼。

「陪榜級」選手

職業賽打九年仍居後段班

威力斯今年將滿二十六歲,聽起來雖然是充滿希望的年齡,在職業網球球壇的成績卻已經蓋棺論定了,威力斯承認,他是「輸家」。從十七歲進入職業網壇,打了九年的球,卻只能排名全球第七七二名,他平日在英國的網球俱樂部教孩子和歐吉桑們打網球,時薪只有新台幣一千元。

至於職業選手用於衡量成績的指標──獎金,今年球季至溫布頓開打前,他的獎金收入僅新台幣十二萬元,根本稱不上「職業」。進職業網壇已第十個年頭,威力斯累積的獎金低到難以啟齒,共僅七萬二千英鎊,用現在匯率計算,十年只拿到新台幣三一一萬元、平均每年三十萬元,根本是二十二K等級的貧戶。

在今年一連串奇蹟之前,威力斯其實是窩在家裡靠父母養,仰賴信用卡透支額度過日子。而且,他還有酗酒問題,體重一度超過一百公斤。

去年底,美國費城網球俱樂部給了他一張網球教練聘書,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位才二十六歲的「前」職業網球手,職業生涯已走到盡頭了。

去年很長一段時間,這位百公斤級的球員受困於運動傷害,每天都痛到無法下床。

然後,就像好萊塢電影情節那樣,神奇無比的幸運降臨在威力斯身上。他原本已經決定遠走他鄉,到美國費城擔任俱樂部的網球教練,臨行之前在一場音樂會遇到美麗的牙醫師貝蒂(Jennifer Bate);貝蒂比威力斯大五歲,是個三十歲、有兩個小孩的單親媽媽,她在二十四歲時還曾代表蘇格蘭參加過全國選美,進入最後十二強決賽,她的牙醫診所收入,當然遠遠高過馬庫斯。

奇蹟式晉級

在她鼓勵下,成績三級跳陷入熱戀的貝蒂,希望威力斯留在英國,鼓勵他參加溫布頓網球賽,威力斯得到愛情的激勵,決定背水一戰、奮力一搏。這位完全不受重視的肉腳球員,卻在外卡賽、會外賽連闖六關,奇蹟似地搶下溫布頓會內賽資格。這時,他與貝蒂相識還不到半年。

六月二十七日,威力斯走進夢寐以求的大滿貫賽場,他延續過去幾個月來的童話故事,打出讓觀眾眼珠子掉下來的神奇比賽。這場正式賽程第一輪的賽事,他面對全球排名五十四名、名次超前他七百多名的立陶宛高手貝蘭奇斯(Ricardas Berankis),竟以六比三、六比三、六比四的直落三,壓倒性地打垮貝蘭奇斯,衝進第二輪,準備挑戰抱走十八次大滿貫金盃的球王費德勒。

威力斯的故事,已被國際媒體當成「事件」等級的現象報導,原因之一,就是他以墊底身分挑戰球王費德勒。

六月三十日,威力斯以「必敗」的身分挑戰費德勒,最終以直落三遭到KO,但是前後八十五分鐘的球賽中,威力斯樂觀的表情、奮力奔跑的身影,以及偶爾讓費德勒失分的攻擊,都獲得全場觀眾熱烈的掌聲。

威力斯的運氣太好,好到大家以莞爾的心情享受這種拉霸拉出大滿貫的美好回憶,一向溫文儒雅的費德勒也說:「網壇確實需要像威力斯這樣的故事。」威力斯的好運還有續集!好萊塢電影製片人已經敲門,要將他的故事搬上大銀幕,電影中會有漂亮又充滿智慧的牙醫選美女友貝蒂、失意沉淪、成天泡在酒吧麻痺自己的輸家,還有獲得愛情激勵,瞬間直搗黃龍挑戰世界第一的奇蹟。

威力斯簽下電影授權約後,他的卡債全部可還清,他的教練費至少增十倍,他還有機會躍上銀幕親自擔綱主演。不放棄的拚勁、愛情的力量……,威力斯的故事,不僅含有足量的票房內涵,在脫歐公投後英國政經一團紊亂的氛圍裡,這一趟從英國鄉間出發的傳奇故事,顯得更加珍貴。

馬庫斯.威力斯

出生:1990年

家庭:成長於倫敦近郊斯勞(Slough),父為會計師,母是小學教師,威力斯9歲時即開始打網球。

世界排名:772名

闖進 大滿貫 屢創 創讓 觀眾 驚呼 神奇 比賽 墊底 選手 球王 溫布 頓最 最勵 勵誌 黑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450

香港溫布頓

昨日香港選出了新任特首,在家看著點票一刻,早段已發現林鄭的票一直兩倍於曾俊華,當時感覺已經結果明顯了。最後林鄭以777票當選,曾俊華得365票,這些得票數字足夠朋友間在fb瘋狂洗版。



早前有報導指香港人的智商是全球最高的,其實大多數人都有足夠能力看見特首選舉是什麼一回事,看見過程與結果,是熱血沸騰?還是笑看天下?始終各人取態不同。朋友間有黃絲也有藍絲,深黃深藍也有,很興幸,大家聚會時對政治議題都能點到即止,沒有損掉多年感情。

這段日子,大部份身邊朋友的表現都差不多。對著曾俊華,會大讚他的親和力,又會同情他不是真命天子。對著林鄭團隊,會笑他們如何無能力,離地。對著建制、商界,會笑他們是非常聽話的小朋友。對著泛民、自決派,會笑他們方向不清,指當中有「鬼」。

今次選特首,身邊沒有太多熱血份子,大多數朋友都如一個旁觀者般評論這些新聞,認為選舉結果早決定的,何必上心。有朋友感到心淡,正在搞移民。巴黎兄就更容易了,本身外國有身份,一家大細長居外地,又財務自由,買張機票就能立即走,真瀟洒。

選舉當日,整天的電視、電台,有海量的評論節目,fb也好,whatsapp也好,不停重溫有關這些選舉的點滴。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確有點政治冷感,或反感,感到特首選舉新聞十分納悶。政治,搞得好,就是不要阻我們安康生活,如果當權者知道這一點,不要故意鬥來鬥去,這已能平定很多如我這樣的蟻民了。

當選出了林鄭當特首之後,回想起一段影片,是《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先生談的個人著作《香港溫布頓》,影片說出一些香港的優勢,回看可能會有另一番體會。

蔡東豪所拿來比喻的是英國網球溫布頓效應,指英國搞溫布頓,全世界最著目的網球球手都會到英國處。可是,由1936年以來(影片指近年好像打破了紀錄),英國從未贏過溫布頓中最高殊榮,即男單比賽。

這個溫布頓效應,或者溫布頓精神,所指的是一個地方,最緊要搞旺個場,搞起一些行業,吸引世界各地的精英前來,即使當地沒有專才也好,也不介意繼續搞好,因為每件事不一定要自己做第一,只要有一個好地方吸引高手來,也一樣值得經營,持開放的態度最緊要。

於是,蔡東豪環顧香港有什麼行業可以保持這個溫布頓效應的,也算是細數香港的優勢。他總括該些行業需要有兩個現象,第一要好多外國人參與,第二要地產霸權不會接觸的。他認為金融業是其中之一。

首先,在中環仍然有很多外國人,他們是世界精英,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國家,如果他們不認為這裡是「溫布頓大賽」的地方,請他們也不會來,這不是什麼地方用錢可以打造出來的現象。同時,金融業是地產霸權不會接觸的一塊,因為華人大班搞過百富勤,出事之後無人再敢玩,到今天這個版塊仍然不屬於地產霸權的版圖。

另一個地方是空運業,因為蔡東豪自己做廠的,他知道很多行家對於一些重要的空運,始終仍然相信香港,因為其他地方,誤時誤點的現象仍然多。

除此之外,香港的法治仍給人有信心的,他舉例,如果在內地被關扣留,要你付兩百元,否則就要到公安局,相信誰都會付。但在香港,同一個情況,只要於理不合的話就不會付,去警署就去吧。為何選擇會不一樣呢?主因是我們相信香港的法治。

對這些年的地產霸權,蔡東豪也有所體會。以前的社會,有能者居之,他回憶起七八十年代做廠的,沒有料子,實在無可能成功,一切真的無運氣可言,有料無料,一定現形,成功非僥倖。

今天已沒有這回事了,他也引述前美國聯儲局局長伯南克指他也不再相信「有能者居之」這回事了。今時今日,資產爆炸太誇張,人人話要贏在起跑線。

他分享一個例子,一位老婆婆,好多年前買入一個舖,做一些時裝設計小生意,一直做到20年前才關門。當時90年代,其實她很不開心,因為始終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最近這位老婆婆把彌敦道的舖位租了給一間金舖,每月收80萬元,即每年成千萬元,一個八十歲的老人家怎能花得完呢?

有觀眾隨即認為,這位老婆婆當年很高明,因為當年會買舖。但蔡東豪不太認同,因為八十年代做生意,環境不如今天,買舖與租舖的分別不是太明顯的,兩條路選其一,只是一個機會,不是特別高明。我們更別忘記80年代的利息,超過20厘的按揭,借貸環境絕不如今天。

這兩個小時的分享會,談天說地,輕輕鬆鬆,那是2013年7月時書展的分享。之後,蔡東豪於2014年7月26日宣布《主場新聞》結束運作,並在聲明中以「我恐懼」、「我誤判」、「我內疚」交代結束運作緣由。2014年9月28日開始佔中事件,與及之後一連串事件。不知道當日他看到香港的優勢,今天變得如何?一位女特首管治的香港,前路又會如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_7xx08PWuc&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香港 溫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049

蔡東豪專欄:香港溫布頓的敵人 蔡東豪

1 : GS(14)@2013-06-25 01:31:2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624/18310064

                  在2007年,即香港回歸十周年,香港電台電視部邀請我拍攝一個特輯,發表我對香港的看法,特輯叫〈想一想香港〉。我為這節目寫了一篇文章,作為劇本藍圖,後來補寫幾個章節,出版《香港溫布頓》這本書。
1986年,倫敦推出一連串金融開放措施,包括廢除固定佣金制度,創造全新局面,稱為「大爆炸」(The Big Bang),是倫敦金融業新舊交替的分水嶺。倫敦「大爆炸」的成功經驗,間接創造一個新詞彙:「溫布頓效應」(The Wimbledon Effect)。倫敦每年舉辦全球矚目的溫布頓網球比賽,最近一次英國男單球手勝出是哪一年?答案是1936年。
英國人介意嗎?每年英國球手只有陪打份兒,作為東道主,會否感到面目無光?英國人有否大喊「英國人要爭氣,要當家作主?」答案是,從來沒有。每年溫布頓令倫敦成為全球傳媒焦點,大賺遊客金錢,製造就業機會,丁財兩旺,誰是贏家顯而易見。

從前成功 自由開放包容

                溫布頓效應意思是,全球競爭帶來開放氣氛,開放氣氛帶來進步,不管競爭者的國籍,倫敦肯定是贏家。倫敦成為無人爭議的全球金融中心,但市內頂尖金融機構充斥着外國公司名字,來自五湖四海的高手,提升業界專業水平和帶來創新主意,本土公司陸續被淘汰,英國政府從來不覺得有問題。倫敦領略到的重要經驗,是保護主義不利經濟發展。倫敦穩握金融中心地位,是因為擁有接受溫布頓效應的胸襟。
當年我認為香港成功之處,同樣是擁有胸襟,願意擁抱溫布頓效應。香港作為金融中心,最大優勢是提供自由、開放、公平、包容的環境。香港歡迎外國企業和專才,來香港一展所長,香港的競爭氣氛是「能者居之」(meritocracy)精神。香港沒有因金融市場充斥着外國公司名字而感不妥,沒有樹起保護壁壘,硬要製造出土生土長球手,揚威「香港溫布頓」。這幾年我以「香港溫布頓」這思考框架,分析香港政經問題,感到香港政經領導者領略到香港成功真正要素,大致上能夠保存着「香港溫布頓」胸襟。
《香港溫布頓》最後一章是〈最怕自己是敵人〉。毀滅一件好東西,通常不是別人,因為好東西有一定抗外敵能力,最可怕敵人是以為最熟悉自己的自己。梁振英去年上任特首,民望一直低企,欠缺民望的施政,政府進退失據,方寸大亂。這是一個可怕的心理循環,政府慌失失,市民怨聲不斷,為討好市民,政府走向民粹,推出一項又一項未經深思熟慮的政策,這些政策加深民怨,政府更慌失失。梁振英政府未經深思熟慮政策之中,我想談最當時得令的「港人港地」。

港人港X 鼓吹保護主義

                「港人港地」是一貫梁振英政府「港人港X」政策,同門兄弟包括「港人港媽」和「港人港奶」。政策出發點是來自內地的需求,擾亂香港市場,因此政府需以特設政策來調節市場正常運作。這系列政策推出以來,爭議甚大,從根本上有否必要到政策產生的不良後果,都有不同解讀。可肯定的是,以維護市場秩序為名,提倡保護主義,這些政策違背「香港溫布頓」的胸襟。不過,我先疑中留情,或者有些特殊情況確實需要政府出手,推出必要措施。我看「港人港地」的政策背景,究竟有幾特殊。
關於「港人港地」的政策目標,我參考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在報章的分析。張志剛先破解市民謬誤,「港人港地」目標並不是紓緩樓價,方便某些港人較容易買樓。理論上,在政府眼中,「港人港地」可以發揮得很成功,但樓價照樣飆升。
據張志剛說,「港人港地」目標是排除內地買家製造的外來因素,回復香港市場本來面貌。衡量「港人港地」成效,指標是比較完全開放市場和設定了限制市場,兩者之間價格有否分別。假如設限之後,樓價出現折讓,政策便算有成效。以張志剛解釋為指標,我認為「港人港地」完全欠缺存在必要。
首先,香港地產市場出現失衡,是否源於內地買家的「外來因素」?至今我未接觸過一些令人信服的數據,指香港近年樓價急升,主要原因是來自內地的額外需求。近年傳媒繪影繪聲報道,內地富商怎豪買豪宅單位,內地購買力對整體市場影響,實際有多大?我好像未看過有事實根據的分析。不存在這些分析,或者不代表內地需求不是影響香港地產市場的主因,不過我覺得值得問。
梁振英政府推出「港人港地」之前,有否進行分析,了解內地需求對市場影響?這影響是短期衝擊,抑或已形成一道持久力量?從過去一段時間觀察,我懷疑梁振英政府沒仔細分析政策的必要,以及推出政策帶來的後果。我認為梁振英政府是急於討好中產,以民粹行先,「港人港地」正是未經深思熟慮的政策。
假設內地需求確實擾亂香港地產市場,過去幾個月政府接連推出辣招,甚麼炒風也消失,地產市場現在是喊悲情,悲到施永青上街示威。過去幾個月物業成交急跌一半以上,只要政府維持辣招,炒風短期內重燃機會近零。換句話說,辣招已解決所謂炒風問題,不管炒風來自何處。
政府推出辣招後,物業成交大幅萎縮,但樓價卻未見顯著下跌,理由是地產市場由用家和有實力投資者主導,這些業主不急於割價求售。這現象令人懷疑,早前樓價上升,真正原因是供求失衡,而不是炒家作怪,炒起樓市。「港人港地」目標是排除內地買家炒風,在辣招推出之後,是畫蛇添足。
「港人港地」政策目標首要是消除外來因素,最終一定是希望讓更多港人置業。「港人港地」首推兩幅地皮,落成後單位只有一千多個,相對整體私樓市場,是很小的數目。假設政府未來繼續推出「港人港地」項目,我懷疑佔總數仍是微不足道。推出一項成效不會大,但產生多種反效果的政策,負面輿論群出,政府照例怕痛,一定縮。憑着小量單位,我難以想像「港人港地」可滿足讓更多港人買樓的終極目標。

喝止政府 不要成為幫兇

                撇開製造中港矛盾這些價值觀問題,政府步向保護主義,以安撫部份民怨為出發點,粉碎多年來建立的「香港溫布頓」精神,我認為萬分不值得。梁振英政府之弱,令人歎息,稍遇到困難,便把問題歸咎於「外來因素」。
更大問題是,香港人好像習慣了政府低水平施政,在排山倒海的劣政中,香港人麻木了,不再覺得「香港溫布頓」精神重要。政府為處理短期痛楚,不惜扭曲市場,而香港人沒大聲喝止。做第一次,沒有人出聲,做第二次,又沒有人出聲,逐漸我們不再覺得保護主義是問題。「港人港X」日後成為政策主流,目標是讓部份香港人能揚威「香港溫布頓」,這是毀滅自己的道路。
「香港溫布頓」的敵人是一個欠缺自信的政府,處處疑神疑鬼,應做的不做,不應做的做了。香港人不出聲,變為幫兇。

                  蔡東豪                                                        
2 : GS(14)@2013-06-25 01:32:23

http://kwscpa.mysinablog.com/ind ... e&articleId=1686253


中 央 政 府 宣 布 把 上 海 發 展 成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上 海 和 香 港 之 爭 再 次 成 為 傳 媒 焦 點 。 這 幾 年 我 花 了 不 少 時 間 研 究 這 課 題 , 兩 年 前 為 香 港 電 台 拍 了 一 個 電 視 特 輯 , 在 《 信 報 》 寫 了 一 系 列 文 章 , 去 年 整 理 後 出 版 《 香 港 溫 布 頓 》 這 本 書 , 結 論 清 楚 至 不 能 再 清 楚 ︰ 在 我 有 生 之 年 , 上 海 不 能 取 代 香 港 的 金 融 中 心 地 位 。



兩 年 來 我 的 看 法 絲 毫 不 變 , 我 能 為 這 課 題 補 充 的 地 方 不 多 , 或 者 我 引 用 學 者 的 研 究 引 證 我 的 看 法 。 日 內 瓦 大 學 經 濟 歷 史 教 授 Youssef Cassis 2006 年 出 版 的 《 Capitals of Capital : A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s : 1780-2005 》 , 剖 析 過 去 二 百 多 年 全 球 金 融 中 心 盛 衰 , 結 論 是 經 濟 有 起 有 落 , 但 金 融 中 心 生 命 力 非 常 強 , 即 使 罕 有 地 出 現 交 替 情 況 , 也 會 以 極 慢 速 度 進 行 。
衡 量 金 融 中 心 的 眾 多 條 件 之 中 , Cassis 教 授 認 為 最 重 要 的 , 是 一 個 城 市 能 否 吸 引 來 自 五 湖 四 海 , 身 懷 不 同 絕 技 的 人 才 , 因 為 城 市 不 停 在 變 , 必 須 有 新 血 補 充 , 確 保 這 個 城 市 的 創 新 思 維 源 源 不 絕 。 金 融 中 心 不 單 單 依 靠 經 濟 硬 實 力 , 還 看 歷 史 、 文 化 、 人 文 修 養 等 軟 質 素 。 它 不 可 能 由 政 府 以 口 號 和 金 錢 堆 砌 出 來 , 而 是 經 過 長 時 間 , 在 眾 聲 喧 嘩 之 中 , 跌 跌 碰 碰 地 經 過 衝 擊 累 積 出 來 。 不 少 城 市 以 由 上 而 下 的 政 府 領 導 形 式 , 希 望 「 打 造 」 金 融 中 心 , 例 如 杜 拜 擁 有 數 之 不 盡 的 石 油 財 富 , 全 國 以 至 鄰 近 地 區 上 下 一 心 要 建 立 金 融 中 心 , 可 是 成 績 差 強 人 意 。

顯 示 香 港 金 融 中 心 之 活 力 , 最 具 象 徵 意 義 的 一 個 鏡 頭 , 是 前 財 政 司 司 長 梁 錦 松 在 蘭 桂 坊 攬 洋 妞 。 我 全 無 挖 苦 之 意 , 因 為 香 港 金 融 中 心 的 標 誌 不 是 中 環 高 廈 , 而 是 代 表 香 港 人 才 大 熔 爐 的 蘭 桂 坊 。 論 硬 件 , 上 海 和 杜 拜 比 香 港 優 勝 得 多 , 它 們 有 更 宏 偉 的 歌 劇 院 , 更 先 進 的 高 廈 , 但 它 們 欠 缺 的 , 是 一 種 歷 史 的 偶 然 性 , 一 份 人 文 氣 息 , 一 道 由 下 向 上 的 城 市 力 量 。 香 港 最 大 的 優 勢 , 是 包 容 — — 不 論 出 身 , 不 論 國 籍 , 總 之 能 者 居 之 。
行 政 會 議 召 集 人 梁 振 英 出 席 「 城 市 論 壇 」 , 談 論 到 上 海 和 香 港 金 融 中 心 之 競 賽 , 他 認 為 操 控 香 港 金 融 中 心 的 全 是 外 國 金 融 機 構 , 因 此 香 港 本 身 沒 有 國 際 力 量 。 他 指 國 家 會 考 慮 到 金 融 安 全 , 不 會 讓 外 國 金 融 機 構 壟 斷 上 海 的 金 融 體 系 , 因 此 他 相 信 上 海 和 香 港 的 發 展 會 很 不 一 樣 。 假 如 中 央 政 府 依 照 梁 振 英 的 看 法 , 以 「 金 融 安 全 」 為 大 前 提 , 指 令 「 民 族 品 牌 」 金 融 機 構 主 導 發 展 , 不 要 說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亞 洲 金 融 中 心 之 夢 也 不 能 實 現 。
一 個 能 者 未 必 能 居 之 的 社 會 , 所 有 事 情 以 虛 無 的 「 民 族 」 行 先 , 是 一 個 不 會 有 創 新 的 城 市 。 關 於 中 國 的 一 些 不 合 理 現 象 , 許 多 人 都 以 「 中 國 特 色 」 作 解 釋 , 實 情 是 避 免 引 發 出 敏 感 課 題 , 但 這 不 代 表 問 題 已 解 決 了 。 我 相 信 發 展 金 融 中 心 的 過 程 不 會 有 太 大 例 外 , 是 有 一 條 有 跡 可 尋 的 路 途 , 而 可 肯 定 的 這 條 路 不 是 梁 振 英 所 說 的 民 族 路 。

倫 敦 用 了 二 十 年 時 間 , 從 一 個 霧 氣 沉 沉 的 城 市 , 發 展 成 為 公 認 的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這 條 路 值 得 參 考 。 倫 敦 使 出 的 一 招 是 開 放 市 場 , 鼓 勵 競 爭 , 歡 迎 全 球 頂 尖 高 手 參 與 競 賽 , 確 保 能 者 居 之 。 開 放 市 場 的 後 果 可 能 是 「 民 族 品 牌 」 被 淘 汰 , 但 英 國 政 府 視 之 為 健 康 的 新 陳 代 謝 , 藉 此 提 升 業 界 專 業 水 平 和 帶 來 創 新 主 意 , 是 進 步 的 表 現 。 百 年 老 店 一 一 換 上 外 國 品 牌 , 英 國 政 府 從 沒 有 高 呼 「 我 們 要 當 家 作 主 」 , 還 乘 機 把 倫 敦 定 位 為 至 Cool 的 創 意 之 都 , 這 就 是 溫 布 頓 效 應 — — 在 英 國 舉 行 的 溫 布 頓 網 球 賽 過 去 半 世 紀 勝 出 的 都 是 外 國 選 手 , 但 真 正 贏 家 是 贏 盡 全 球 傳 媒 目 光 和 賺 盡 遊 客 金 錢 的 英 國 。 倫 敦 領 略 到 的 重 要 經 驗 , 是 愛 國 和 保 護 主 義 是 經 濟 發 展 的 敵 人 。
今 日 倫 敦 市 內 的 外 籍 人 口 比 例 是 全 球 之 冠 , 來 自 五 湖 四 海 的 雜 牌 軍 驕 傲 地 以 倫 敦 為 家 , 他 們 的 詞 彙 中 根 本 不 存 在 煞 有 介 事 的 「 包 容 」 二 字 , 因 為 包 容 存 在 他 們 的 DNA 中 。 倫 敦 的 經 驗 看 似 矛 盾 ︰ 要 保 護 一 件 東 西 , 要 讓 它 死 去 , 再 獲 重 生 。 大 家 可 想 像 到 , 決 策 者 克 服 困 難 的 過 程 中 , 內 心 需 承 受 龐 大 的 自 我 質 疑 壓 力 。 內 地 官 員 擁 有 這 份 自 信 嗎 ? 政 治 上 , 他 們 有 這 種 自 由 度 嗎 ?
我 以 前 訪 問 過 一 位 打 理 家 族 基 金 的 投 資 者 , 我 們 談 及 投 資 策 略 , 他 提 醒 我 ︰ 「 我 們 是 要 Stay Rich , 不 是 Get Rich 。 」 香 港 已 經 是 公 認 的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能 夠 在 短 時 間 內 動 搖 它 的 地 位 , 不 是 上 海 , 而 是 香 港 自 己 。 pig-mails.com
蔡東 東豪 專欄 香港 溫布 頓的 敵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1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