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編劇搞健身室淌下男兒淚

2012-11-01  NM
 
 

 

無綫早前在午夜重播電視劇《絕代商驕》,劇中由黃子華飾演的天才企業家麥提爽,懂得點石成金,吸引不少粉絲重溫。當年有份為該劇本「度橋」的編劇鍾正龍(阿龍,三十五歲)亦自覺有商業頭腦,年多前在新蒲崗工廠大廈開設健身中心Devilcoach,中文即「魔鬼教練」,自以為「選址靚」及「宣傳掂」,便能大展拳腳。可惜,紙上談兵的阿龍,很快便被現實打殘,生意淡泊,每月平均只得萬幾蚊收入當人工,平日仍要寫劇本幫補收入。低處未算低,上星期壞消息接踵而來,先是駐場教練拉大隊帶熟客離場,再來是業主大幅加租,阿龍把心一橫,決定結業,說時更一度感觸,淌下男兒淚。

第一次見面,阿龍一身T恤短褲加雙人字拖,髮鬢帶白,狀甚頹廢。健身中心沒有開燈,環境昏暗,千幾呎的單位只有他和一個無聊來「吹水」的舊客,顯得相當冷清。記者未提問,他已搶先自爆﹕「世事真係好巧合,你尋日打來話做訪問,今朝業主就覆實要加租超過五成,我啱啱決定,一月租約完就唔做了。」記者頓時「嚇到眼都凸」,阿龍初時還笑笑口地致電會員通知消息,但當問到如何安置會員及器材,他馬上紅了雙眼,別過臉,低着頭說﹕「先親口通知會員,再問另一間健身中心會唔會有興趣接收器材。」編劇出身的阿龍,因喜歡運動,曾學習詠春、自由搏擊及健身。由於父親早年患癌離世,亦有家族成員患惡疾,令他有了開健身室﹑教人做運動強身的想法,去年初在新蒲崗五芳街永顯工廈十四樓開設Devilcoach。首次創業的阿龍,視健身中心為自己的「創作」。想不到,這場自編自導自演的創業劇目經營僅兩年,便要黯然落幕。解構死因,發現公司在選址、宣傳及經營手法三方面連環出錯,終走上結業之路。

一錯選址偏僻

老闆﹕落戶新蒲崗,因同區未有同類型健身中心,附近有多個大型屋苑,如采頤花園、龍蟠苑及星河明居等,客源充足;工廈附近有多條巴士路線,亦可步行到鑽石山港鐵站,方便跨區客。而且,這裡的工廈租金平,業主又剛翻新單位,只須添置全身鏡、熱水爐和健身器材即可營業。現實﹕客人嫌新蒲崗「隔涉」,步行至少十分鐘才到港鐵站,巴士路線雖多,但遠不如設於旺區或大型商場的健身中心「就腳」。工廈環境更是致命傷,「好多客人話部貨?好恐怖,特別係女仔,而客?只去到十二樓,要行多兩層樓梯先到中心。」阿龍無奈道。上週五,大廈內的兩部貨?,一部暫停服務,一部負責運貨,運貨工人和租客都大呻﹕「成日壞?,至少要等十幾廿分鐘。」

二錯宣傳無效

老闆﹕編劇出身的阿龍人脈廣,尤其認識不少電視圈的製作人員。電視台拍劇時需要拍攝健身中心場口,劇組亦會主動接觸阿龍,包括去年熱播的《潛行狙擊》,劇中主角Laughing哥和跛Co曾於Devilcoach內一邊健身一邊商討臥底行動。另外,不時有藝人借場做訪問及拍攝硬照。明星效應,有利吸引街客上門。蒙面歌手龍小菌的經理人邵子風是阿龍的詠春同門,早前曾到Devilcoach接受減肥訓練,更將過程拍成短片上載至YouTube,阿龍亦粉墨登場,扮演煲呔曾教人健身。另外,他曾印製數千張傳單,在龍蟠苑派發,每戶收費五毫子。現實﹕經營近兩年,阿龍雖不時將中心有明星來拍劇的消息發放至facebook,卻未能吸納明星級客人,街客的回響亦不大。「我無專登同啲明星合照,再擺喺中心,因為咁做好cheap。街客最多八卦吓﹕『噢,你哋呢度係拍劇嗰度』,但係有幾多人會特登上嚟做gym呢?」阿龍慨嘆。開業以來,中心前後加起來有過三百多名會員,超過六成是阿龍的朋友和熟客介紹而來,約三成是看見網絡宣傳,其中大多是看了邵子風的減肥短片。傳單效果接近零,因為這行主要靠口碑,「大部分小型健身中心嘅老闆本身係健身教練,有一定年資,已經儲落班客仔,再靠熟客介紹,才有充足客源支撐。我唔係呢行出身,街客未必信我,寧願去Physical啦。」他自嘲道。

三錯不懂行規

老闆﹕坊間大型健身中心採用會員制,會籍至少一年,無論顧客是否每月前往健身,亦要繳交費用。阿龍因應中心規模小,難以說服客人簽訂一年的會籍,所以提供「一個月」、「三個月」、「半年」及「一年」的會員期供客人選擇,每月平均會費由二百四十至三百五十元不等,希望吸引一些怕被「hard sell及綁死」的客人。大型健身中心會按潮流開設不同種類的課程,如舞蹈及泰拳班等增加收入。阿龍開業初期,一心專注健身,只開放部分場地予教練開設Kick-boxing班,自己閒時在中心內免費教授健身技巧,收入只靠收取會籍費用及租場費用。現實﹕由於大部分客人選用「一個月」會籍,公司收入長期不穩定。去年年尾,一名「大隻佬」客人私下在Devilcoach收取學生,被阿龍發現,對方即帶走十幾名客人,轉投另一家健身中心,公司收入頓減。阿龍終於覺悟﹕「依家先明白點解大公司會籍要咁長,佢哋係一次過賺一年錢,因為好多客人做運動都無咩恒心,通常去幾次就唔會再玩。」現時中心有三名教練租用場地加開訓練班,阿龍與之五五分賬。上週五﹑六,都只見同一名教練在上堂,學員也只是「小貓三﹑四隻」。公司兼賣健身器材和健康用品,幫補收入。但禍不單行,上星期重演搶客戲碼,今次是合作已久的教練,帶隊離開Devilcoach。現在,中心僅剩下十名會員。問到為何沒有和教練事先簽訂合作協議,阿龍苦笑道﹕「諗住大家係合作伙伴,我太容易信人。」這時,業主決定大幅加租,他無奈選擇結業﹕「加租幅度根本係想逼我走,就算應付到租金,但教練走咗,我唔想重新搵過一批客人。」

諗頭多無實行

《絕代商驕》的主角麥提爽諗頭多,阿龍亦然。他曾經想推出自家品牌的運動產品,例如拉背帶及運動內衣。記者翻看他在facebook寫的創業日記,計劃構思已超過一年,但仍未見任何貨辦。他激動地辯稱﹕「做sample都要錢o架!之前有個做內衣嘅朋友話一齊做,但係佢依家無做,內衣又分好多尺碼,好難搞。」阿龍視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為偶像,公司書架上有本黎智英撰寫的《你夠拼命嗎?》。創業前,阿龍曾發電郵予黎智英及蔡瀾等人,邀請對方擔任創業導師,但信件石沉大海。他亦曾委託朋友搭路結識區議員,及邀請社福機構、學生組織,希望合辦活動,但最後都不了了之。他慨嘆﹕「朋友話幫手,但唔係自己生意,點會上心吖?」記者反問他為何不主動出擊,追問進度,他低頭反思,再道﹕「係嘅,我真係唔夠主動。」喜歡創作的阿龍,中大物理系畢業後,曾於亞視及無綫任編劇,創業前,在無綫做了五年。訪問期間,記者見他一天到晚無所事事,恍似坐着等收租,索性直接問他會否自覺「頹廢」、「講多過做」。阿龍靜默了一會,再道﹕「我係懶嘅,但經營無問題,結業係因為加租同埋教練走,唔係因為我。」他又解釋,現時仍有兼職寫劇,白天會在中心寫稿,近日熱播的《雷霆掃毒》他亦有份撰寫其中一集。雖然創業不到兩年,阿龍卻視Devilcoach為親生仔,談及結業,他苦笑道﹕「真係覺得好惋惜,會員都已經係朋友,不過呢個訪問都算係一個完美的句號,有個代表作咁啦。」

開業成本(01/11)

租金#$45,000 裝修$10,000 器材$80,000 雜項$20,000 總投資$155,000 #兩個月上期,一個月按金

營業資料(09/12)

營業額$30,000 租金$15,000 雜項$500 人工^$14,500 盈利$0 ^老闆人工

一點意見行家解構死因

健身教練姚子樂,是2011年香港健美錦標邀請賽新秀組的冠軍,有六年健身經驗,現於大型健身中心任職健身教練,手上有四十多名客人。熟悉健身行業的他,點出Devilcoach三大死因:1 五五分賬「食水」太深:難吸引有質素的教練。私人健身教練離開大型健身中心無非希望得到較高的拆賬回報,坊間的小型健身中心和教練的拆賬比率一般為「二八」或「三七」。2 駐場教練太少:小型健身中心的收入主要來自租借場地予私人教練開班,其顧客愈多,中心拆賬愈多。但Devilcoach的合作教練僅三名,行內平均有八至十名教練,方可支持中心的營運。3 工廠大廈及貨?趕客:肯交學費找健身教練的客人,大多是有消費力的斯文客,或者女性。如果是我,也不會帶客人去工廈的健身中心。再加上客人喜歡放工後往健身,新蒲崗地點亦太「隔涉」。

 

編劇 健身室 健身 淌下 男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32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