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民主化?白宮必看情報曝光

2015-09-21  TCW

民族主義崛起,中、日、韓擦槍走火?

中東恐怖活動失控,核戰將爆發?

跟著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看未來15年你一定要知道的全球趨勢!

即將到來的時代為什麼會不一樣?在華盛頓特區裡,很多人說是因為中國崛起。幾年前當我準備前幾版《全球趨勢》時,可能也會提出同樣的看法,此刻不同的是,我會說不只是中國而已,還有其他目前崛起成為區域大國與全球強權的國家。

個體權力增加民粹、衝突,恐成附加風險

國際舞台上新成員的崛起(以中國為首),是讓即將到來的時代異於以往的原因,不過最大的改變可能在日常生活中,在我們的周遭,與個人力量逐漸增強有關。

我的看法是,個體權力的增加(以下簡稱「個體賦權」)是件好事,能達到這樣的程度,再好不過了。人類,終於有機會充分發揮個人潛力,這不正是民主的夢想嗎?但當我站在分析師的角度思考時,就可看出麻煩所在了。

個體賦權是最大的趨勢,也是展望未來的正確起點,但越來越多人提出警訊。在肯亞,一位演講者警告:「個體權力增加有很大的風險,族群親近是現實狀況,但可 能被政治化,拿來製造衝突。反市場、反福利、反政府的民粹主義正在增加。」最後她以內心最大的恐懼作結:「我甚至不確定二、三十年後肯亞是否還是個統一的 國家。」中產階級的政治觀是一個議題。已故的哈佛大學社會學家薩繆爾·杭亭頓與其他的學術界理論家談過,「中產階級往往生性喜歡變革,但中年時轉趨保 守。」中產階級是社會與政治秩序的捍衛者,前提是那些秩序必須符合他們的利益。

未來數十年

民主逆差,引爆全亞洲政治

顯然,追求穩定和滿足期望難以兩全。以中產階級崛起的規模來看,它帶來的改革並沒有預期的這麼大。即使是中東阿拉伯國家等發生動盪的地區,我們也看到政治 秩序和安全最終還是凌駕了大家對民主的憧憬,埃及就是一例。在《全球趨勢》報告中,我們提到有些一國家有民主逆差(democratic deficit),也就是民主體制出現了入(民意流入)不敷出(決策產出)的逆差,表面上定位為民主,但作為已無法滿足基層的需要。當一國的經濟發展程度 高於治理水準時,就會出現民主逆差。理論上,有民主逆差的國家就像易燃物,容易被多種火花所引燃。

我們根據國際未來模型所做的推測顯示,如果許多資源豐富與比較富裕的國家繼續發展的話,目前或未來幾十年將會出現民主逆差,這些國家大多位於波斯灣、中東 和中亞地區(例如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休、沙烏地阿拉伯、阿曼、科威特、伊朗、哈薩克、亞塞拜然),以及亞洲(例如中國和越南)。

這些國家和一般認為脆弱或瀕臨崩解邊緣的國家很不同。

國家脆弱的標準指標通常不包括任何壓制性的指標,而著眼於一國的內部衝突,或是否缺乏經濟生存力。這些民主逆差高的國家,例如中國和波斯灣地區國家,萬一出現嚴重的政治危機,將是很大的風險,因為它們對國際體系相當重要。

既然如此,為什麼有些國家還沒有引爆呢?這也是很多思考未來的人自問的問題。不過,更重要的是,這也是許多專制政權擔心的問題,這些國家之所以沒有動亂,可能是因為它們創造不同類型的中產階級。

波斯灣和中東國家由於經濟富足,足以壓抑政治變革。不過,即便如此,中產階級還是想爭取更公平、更廣泛的機會,這種壓力依舊日益高漲。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 資深官員告訴我們,他們擔心人民對民主權力的要求日益強烈。西方一些熱中民主的非政府組織,可能利用大眾對缺乏權力的不滿,激起更多的民怨。他們也覺得宗 教極端主義的興起,是不滿日益增加的徵兆,並把外界想要支持民主和人權團體的作為,都視為協助宗教極端分子。

中產階級崛起

未來五年,將動搖中國政體

中產階級究竟是要求民主,或是比較在乎人身安全?答案可能和年齡結構有關。二00 八年,也就是發生阿拉伯之春的前兩年,我就看出埃及的穆巴拉克、突尼西亞的班·阿里等政權,可能在國內要求改變的壓力聲浪下崩解。

當出生率下降,年輕族群的比例不斷縮小,也為民主的萌芽提供了機會。社會學家發現,一九六0年代和一九七0年代,在南韓和台灣等國家中,當中產階級在前獨裁政體下成長,更多的年輕人加入職場後,政治自由化的壓力跟著增加。

相較於這些已經確立民主改革、轉趨穩定的國家,埃及比較年輕,許多年輕人仍為求職所苦。經濟搖搖欲墜,再加上宗教與非宗教勢力之間的衝突越演越烈,可能是 埃及的中產階級最後選擇秩序而非民主的原因。不過,就像一八四八年歐洲失敗的民主革命一樣,邁向民主的壓力終究會再爆發,但那會是什麼時候呢?

中國是個很大的測試案例。

如果中國朝民主發展,可能會就此結束「民主究竟只是西方價值,或是普世價值」的爭論,將會掀起另一波的民主浪潮,類似蘇聯解體後的情況將會掀起另一波的民主浪潮,類似蘇聯解體後的情況。

多數的經濟成長預測,中國的國民所得將在未來五年左右突破一萬五千美元的門檻,所得突破一萬五千美元往往是觸發民主的誘因,尤其是教育水準高、年齡結構又成熟的時候。

國民所得提升將轉化成規模更大的中產階級:如今中國的中產階級保守估計約占總人口的一0%,在二0二0年可望達到四0%。

如今不滿的跡象確實越來越多,中國的政治學家李成在最近的著作《中產中國》中指出,「中國學者提出的大量證據」顯示,不滿的情緒日益增溫。

李成認為,相較於比較貧困或比較富裕的同胞,中產階級的成員比較懷疑政府的績效。

社會學家張意發現,新興中產階級對人民遭噤聲或是被剝奪資訊特別敏感。頂尖的民調專家袁岳則發現,二00八年「都市居民對中央政府的不滿,也遠比小鎮或鄉下居民多」,這種現象格外引人注目,因為以往人民比較會批評地方官員,對中央政府通常多所讚美。

對許多中國人來說,民主是他們的目標,而且奇怪的是,連一些共產黨員也這麼想。黨校召開過多次會議探討民主,所以問題不在於中國是否會走向民主,而是時間會落在什 時候。目前的挑戰在於,沒有人知道如何進行政治改革,又不引發大破壞或大混亂。

我們去中國開會討論《全球趨勢》的初稿時,中國人稱讚這份報告對個體賦權的強調,他們也認為個體在決定未來走向會變得更重要。同時,他們也把新興的中產階 級視為富國和開發中國家內的「不穩定因素」。在富國,全球化帶來的競爭使中產階級更加不滿;在中國與其他的開發中國家,個體賦權與新興中產階級創造新問題 ——對政府要求與期望越來越高。(本文摘自第一章)中國的國民所得未來五年可望突破一萬五千美元,此門檻往往是國家發展邁向民主的分水嶺,中國目前的挑戰 在於,沒人知道如何改革政治,又不引發大破壞或大混亂。

隨著中國的經濟成長率下滑,中印兩國的差距可能在未來二十年間開始縮小。

印度,可能像中國過去二十年那樣,在二0三0年成為經濟強國。

巴洛斯簡介

劍橋大學歐洲歷史博士。目前擔任美國知名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策略遠見計畫長,曾任職於中情局。

過去10年間,巴洛斯在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擔任顧問暨分析與生產主任,負責主筆2004、2008、2012年的《全球趨勢》研究報告。白宮、國務院及其他單位在戰略規畫都採用《全球趨勢》的內容。

本書是作者首度根據《全球趨勢》擴充與改寫的成果,預測2030年前將會左右我們的深遠變革。

書名:2016~2030

全球趨勢大解密:

與白宮同步,找到失序世界的最佳解答作者:馬修·巴洛斯(Mathew Burrows)

出版社:先覺

出版日期:2015年9月20日整理。編輯部

更正啟事

一、本刊一四五二期封面故事,第一百頁「他(陶欣亞》在二0一0年台灣學測六十五級分」,應為六十七級分,特此更正。

二、本刊一四五一期<國壽媽媽部隊減少業績照樣拿第一>一文,第八十二頁「讓這群媽媽部隊人數變少,業績卻增加的秘密武器,就是實施近兩年的職能提升計畫『Agent 2.0』」,應為「Agency 2.0」,特此更正。


中國 民主化 民主 白宮 必看 情報 曝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34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