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央行殷勇:中國經濟放緩外溢效應被誇大,中國沒有量化寬松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0/4704351.html

央行殷勇:中國經濟放緩外溢效應被誇大,中國沒有量化寬松

一財網 張菲菲 2015-10-29 14:41:00

履新不久的央行行長助理殷勇在出席“2015第四屆北京金融街論壇”時表示,中國經濟放緩的外溢效應可能被誇大,並強調中國的貨幣政策並沒有進行量化寬松,中國外匯儲備具有充足的流動性。

10月29日,履新不久的央行行長助理殷勇在出席“2015第四屆北京金融街論壇”時表示,中國經濟放緩的外溢效應可能被誇大,並強調中國的貨幣政策並沒有進行量化寬松,中國外匯儲備具有充足的流動性。

中國經濟放緩的外溢效應被誇大

殷勇表示,有人把國際的大宗商品價格下跌、新興市場的經濟放緩、發達國家的複蘇緩慢,以及國際金融市場的劇烈調整都歸為中國經濟放緩造成的。這是武斷片面的。

他進一步從中國進出口、GDP等數據入手解釋。客觀來說,中國經濟的體量在不斷地增大,按照PPP即購買力平價來衡量,那我國GDP占全球GDP的比重大概是16.6%,如果按照當前的匯率來衡量的話,GDP占全球GDP的比重也占到了13.4%。“中國進出口貿易的總額占全球貿易總額的比例也達到了10.8%,這麽大一個經濟的體量,我們的經濟速度的放緩對其他的經濟體產生影響,我覺得這是自然的。但是,經濟放緩的影響程度可能並不像外界人說的那麽大。全球的經濟放緩和資產價格的調整可能還有其他的原因,不能全部歸為中國因素的影響。”殷勇說。

首先以進口為例,今年1-8月份中國的名義進口同比下降了14.6%,看起來降幅很大,可能會對其他的貿易夥伴產生很大影響。但是如果細看一下,把名義進口分成兩個因素,一個是數量因素,一個是價格因素,由於數量的原因(即進口貨物的絕對數量)產生的降幅同比前8個月只有3.6%,這可以看成中國經濟放緩對外的外溢性直接表現。而由於價格的下降造成的影響達到了11.4%,比起數量因素要高出3倍。在殷勇看來,價格的影響成為我國名義進口同比下降的主要因素。

至於對商品價格的下降是由於中國經濟放緩造成的質疑,殷勇進一步表示,這也不一定。中國進口商品價格的下降可以進一步也分成兩個因素,一個人民幣匯率,從1月份到8月份同比按照名義有效匯率比例去算,實際上我國人民幣大概升值將近3.8%,人民幣的升值相應也會對進口物價的下降產生比較大的影響。

第二個因素是同期全球大宗商品的價格大幅下降,降幅達到了20%,而中國的進口結構中大概有三分之一左右都是跟大宗商品價格相關的,有人說這是由於中國經濟的放緩造成的,對此,殷勇認為,這個結論也值得商榷。以石油為例,我國石油的價格最高一桶跌破了40美元,而同期中國石油的進口量幾乎就沒有減少過。

從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角度看,2010年全球的GDP增長平均增速大概是5.4%左右,而同期中國對全球GDP達到5.4%的增長中直接貢獻大概是1.3個百分點,在2010年我國對全球GDP貢獻率大概占到四分之一左右。2015年,預計全球GDP增速是3.1%,而中國對GDP的直接貢獻有可能達到1.1個百分點,中國對全球GDP不僅貢獻沒有下降,反而上升。從這個角度來看,不能誇大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對全球的外溢效應,全球出現的問題還有其他更多非中國因素的深層次原因。

中國貨幣政策並沒有量化寬松

殷勇強調中國的貨幣政策並沒有進行量化寬松。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以及國際環境發生變化,中國貨幣政策實施的路徑和工具也在不斷豐富和優化。

過去一段時間,中國央行主要是靠外匯占款去投放基礎貨幣,隨著國際收支和人民幣匯率不斷趨向均衡,外匯儲備大規模積累的時代可能基本結束,外匯占款作用在下降,在這個背景下,央行推出了降息、降準、短期借貸便利、中期借貸便利、抵押補充貸款,擴大了對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等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於是有人就認為中國央行也開始實行量化寬松政策。在殷勇看來,中國央行沒有進行量化寬松的理由在於:首先,中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不僅沒有增加,而且還出現了下降;今年3月開始,人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其實是在逐步縮減的。截至到9月末,央行的資產規模同比下降了3%,比此前的高點下降了5.6%。第二,中國商業銀行也在逐步增加資產規模,這個規模跟過去五年相比屬於一個比較高水平的增長率,這一點與實施量化寬松的經濟體通過去杠桿從而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萎縮這種情況是不相同的。第三,中國利率水平目前仍然處在正常區間,雖然從去年底以來,央行幾次調降利率,目前我國一年期的存貸款的基準利率和銀行間市場7天回購利率都還處於正常範圍,這跟歐、美、日經濟體接近“零”的名義利率水平是非常不同的。此外,央行收繳的存款準備金率仍然處在歷史比較高的水平,所以中國的利率還有較大的彈性和空間。

殷勇認為,中國央行實施貨幣政策的空間還比較大,今後隨著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的繼續深化,隨著人民幣匯率改革不斷完善,貨幣政策的模式還會不斷創新,中央銀行可以使用的工具還比較多。

中國外匯儲備具有充足的流動性

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在2014年中最高接近了4萬億美元,之後平穩下降,到今年9月末,我國外匯儲備大概將到3.5萬億美元,尤其是8月份,人民幣兌美元的報價機制調整以後,市場人士對人民幣貶值一度過分強化,央行及時提供了一定的外匯資金,於是,有人就對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的真實性,對是否變賣美國國債等資產,以及是否對金融市場造成影響進行關註,

對此,殷勇強調,中國的外匯儲備具有充足的流動性。一方面,我國的貨幣規模是按照貨幣基金組織的標準進行了數據公布,我國采取的計算方法和項目分類完全是按照標準執行,這一點與主要發達國家是沒有差別的,重要的外匯儲備主要投資於全球金融市場,投資於全球中央市場的主流領域,具有很高的安全性和流動性,是真金白銀的資產。

另外,中國的外匯儲備能夠為央行外匯市場操作提供可靠的資金支持。流動性是我國外匯儲備管理的目標之一,近年來我國也加強了對流動性問題的管理,外匯儲備日常的經營活動當中考慮到了資金的需求和金融市場的各種情形,並且做了相應準備,可以通過各種手段和金融工具提供流動性。

殷勇表示,按照目前的安排,一般情況,我國通過自然方式就能夠滿足央行外匯市場操作可能的資金需求,如果確實有需要出售資產,外匯儲備也有充分的空間和靈活性進行操作,中國外匯儲備的規模、質量和流動性安排能夠用於維護中國經濟和金融的安全。

編輯:於艦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央行 殷勇 中國 經濟 放緩 外溢 效應 誇大 沒有 量化 寬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7292

殷勇:穩健性是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目標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3375.html

6月4日,在2016青島·中國財富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長助理殷勇稱,相對於世界上主要的經濟體而言,中國貨幣政策的回旋空間還是比較大的。

他說,在全球金融危機後,世界上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從傳統政策工具,越來越向非傳統工具轉移,最開始把利率從正值降到零,實行所謂的零利率政策,後面又進一步實行了擴展資產負債表的量化寬松政策,在這些政策效果不是很明顯的情況下,一些主要的中央銀行又實行了負利率政策。不過,目前對負利率的爭議還比較大,今年2月份前後,圍繞負利率的負面效應,還引起了全球金融市場比較大的動蕩。

殷勇介紹說,現在,又有人提出更新的貨幣政策概念,就是“直升機撒錢”,聽起來是一個更不常規的工具,但是也許可能會成為未來某一種或者多種形式的貨幣政策體現,會在一些經濟體里面,以不同的方式進行實踐或者嘗試。這樣一些貨幣政策變化,主要是應對金融危機的挑戰,應對經濟複蘇乏力的事實,也應對通縮緊縮壓力比較大的局面。

“直升機撒錢”這種說法來源於貨幣主義經濟理論的鼻祖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是為財政赤字進行貨幣融資的方式,指中央銀行在實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後,不顧其獨立性,主動為政府財政赤字埋單,通過購買國債等中長期債券,增加基礎貨幣供給,向市場註入大量流動性資金的幹預方式,以鼓勵開支和借貸,也被簡化地形容為間接增印鈔票。

他認為,相比而言,中國經濟目前還處在一個中高速的增長水平,同時,中國的通貨膨脹水平,從歷史上看,目前還處在一個平均的水平,離中央銀行確定的3%的通脹目標上下浮動,保持在穩定的程度。傳統的貨幣政策工具,包括利率工具、準備金率都有正常調節的空間,央行沒有進行量化寬松。從這一點看,中國貨幣政策回旋空間還是比較大。

殷勇說,當前我國貨幣政策形態的準確描述是中國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不過,目前市面上有三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可能是從緊的。從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角度來看,人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增速已經連續下滑,從2015年下半年起,人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出現了收縮,目前大概按年比3%—5%左右的速率在縮減。這一點,跟全球絕大多數的中央銀行尤其是主要經濟體的中央銀行的擴張形成鮮明對比;

第二種觀點認為,中國的貨幣政策實際上是在偏寬松的。從基礎貨幣角度來講,M2的增速一直保持在13%左右的速度,上下波動。今年一季度,貨幣的增速還比較快,但同期,實際GDP和名義GDP增速都出現了比較大程度的下滑,這樣基礎貨幣和名義實際GDP的增速之間的差距在擴大。也就是說,在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貨幣投放還保持了穩定的速度;

第三種觀點認為,中國的貨幣政策是比較適中的。他們看問題的立足點就是實際利率。目前不管是以一周的回購利率為代表,還是以國債利率從短期到長期為代表,目前的實際利率水平,幾乎都處在過去十多年來的平均水平,處在一個比較中性的水平。

殷勇說,在面對全球經濟金融形勢不確定的情況下,在經濟進入新常態的過程中,中國面臨很多的不確定性,包括資本流動變化,包括經濟增長速度的變化,包括經濟結構調整的變化。因此,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就要統籌協調好這些不同的方面,而不能只是看其中的某一個指標或者某一個角度,因此,穩健性是中國央行追求的貨幣政策目標,實際上也是對目前中央銀行貨幣政策形態的一個準確描述。

只是,當前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都還面臨不少挑戰,包括中國在內。

他說,一是在潛在增長率下降的環境下,貨幣政策很難解決結構性問題,如何繼續做好貨幣政策,面臨很大的挑戰;二是在債務可持續性壓力不斷加大的情況下,也挑戰著貨幣政策,如果采用較低的利率,雖然債務的融資成本會下降,但是負面效應就使得大家沒有動力去杠桿,去降低這債務,如果利率水平較高,不但會使得解決債務問題緊迫性更加突出,更會對實體經濟造成比較大的沖擊;三是在經濟轉型的過程當中,如何做好貨幣政策的數量目標和價格目標之間的權衡,也是一個挑戰;四是如何做好宏觀政策和微觀調整之間的平衡;五是對貨幣政策、財政政策、金融監管等各種政策的協調要求,在新經濟環境下,全球都面臨更高的挑戰。追求的宏觀經濟目標越來越多,包括經濟增長、充分就業、國際收支平衡、金融穩定、結構優化等,但是央行所擁有的宏觀政策工具數量是有限的,如何處理好有限工具之間和多個目標之間的關系,需要有更好的政策協調。

在平衡宏觀、微觀經濟方面,殷勇提到,經典的宏觀經濟學理論傾向於認為貨幣政策整體是一個宏觀政策,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機以後,不少國家也用貨幣政策進行一些微觀的調控或者針對性的調控,或者叫精準性的調控,比如歐洲推出的TLTRO的抵押貸款政策,就是鼓勵銀行對企業、實體經濟放款。比如日本的量化寬松貨幣政策中,要購買治理結構良好的公司的股票等,中國央行也在這方面進行一些精準調控的嘗試。但另一個方面,在正常情況下,這樣的微觀調控,往往是需要交給市場去做,通過金融中介、金融市場來做這樣的調控。比如企業的信譽狀況好不好,是由銀行、債務投資者、市場的利差等指標進行調整的。過度依賴央行的結果就考驗著央行的能力。

殷勇 穩健性 穩健 中國 央行 貨幣 政策 目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398

46歲的“中國外儲操盤手”殷勇升任央行副行長

中國政府網12月27日午間發布消息,國務院任命殷勇為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任命劉國強為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免去郭慶平的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職務;免去楊子強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職務。

新任央行副行長殷勇,清華大學自動控制和企業管理雙學士、系統工程博士,哈佛大學公共管理碩士。2015年8月,殷勇任央行行長助理、黨委委員。在此之前,他的工作履歷大都與外匯儲備的投資管理有關,被稱之為“外匯儲備操盤手”。2007年8月至2015年8月,殷勇曾擔任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央外匯業務中心主任;2002年7月至2007年8月,擔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儲備管理司副司長;2001年3月至2002年7月,擔任中國投資公司(新加坡)總經理;1996年至2001年,他在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央外匯業務中心工作。

殷勇在2014年4月清華經管建院30周年重聚共敘中作為校友代表的發言中提到,“(2003年)當年我33歲,中國的外匯儲備為3000億美元。今天,經管學院成立30年了,中國的外匯儲備已經達到近40000億美元,我有幸成為全球最大資產管理機構的管理者。”

從2014年下半年以來,我國外匯儲備從高峰期接近4萬億美元減少至如今逼近3萬億關口,今年6月,殷勇在人民銀行黨校2016年春季處級幹部進修班(第30期)上做“做好外匯儲備經營管理工作,服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 ”的專題報告時指出,我國目前的外匯儲備規模總體處於適度區間,但外匯儲備經營面臨全球低利率、高資產價格的市場環境挑戰。

46 歲的 中國 外儲 操盤 殷勇 升任 央行 行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633

殷勇出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

27日從中國政府網獲悉,國務院任免國家工作人員。任命殷勇為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免去郭慶平的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職務。

任命劉國強為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免去楊子強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職務。

殷勇

殷勇簡歷:

殷勇,男,清華大學自動控制和企業管理雙學士、系統工程博士,哈佛大學公共管理碩士

1996至2001年,在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央外匯業務中心工作

2001年3月,任中國投資公司(新加坡)總經理

2002年7月,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儲備管理司副司長

2007年8月,任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央外匯業務中心主任

2015年8月,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黨委委員

殷勇 出任 中國 人民銀行 人民 銀行 行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661

央行副行長殷勇:開發性金融支持“一帶一路”,四方面發揮杠桿撬動效應

“傳統開發性金融模式可能難以滿足’一帶一路’建設的資金需求,應該發揮杠桿撬動作用,提升開發性金融效力,”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殷勇8月12日在中國四十人伊春論壇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對於投資過程中的風險管理,分散化投資是一個很重要的思路。

央行副行長殷勇在中國四十人伊春論壇上接受第一財經等媒體采訪

“一帶一路”建設有巨大資金需求。根據測算,2016年至2020年,除中國以外其他亞太國家每年單在基礎設施方面的資金需求約為5030億美元。根據中央外匯業務中心的統計,覆蓋亞太地區的主要開發性金融機構資本金總額才5134億美元,存在較大資金缺口。

殷勇認為,傳統開發性金融模式難以滿足需求,存在資金未能發揮杠桿效應、“保本微利”隱含暗補、容易造成攀比和賴賬等多方面問題。

參考國際經驗,過去幾年,發達國家在動用政府資金發揮資金效益方面有一些值得借鑒的做法。比如,美國在次貸危機期間,推出了7000億美元的救助計劃(TARP),采用股權註資和擔保方式擴大資金效率;歐盟推出“容克計劃”,利用杠桿撬動大量社會投資。另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對受援國家進行救助的時候,通過基金組織的帶動催化,撬動私人資金,也會通過制定經濟改革計劃,發揮政策效應。

“以歐洲模式為例,杠桿可以做到15倍,335億歐元本金就可以實現5000億歐元投資規模,這就可以大大提高對資金需求的滿足。”殷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應該發揮杠桿撬動作用,提升開發性金融效力。具體而言,一是盡可能用股本投資,從而撬動更多的債務融資;二是盡可能用做劣後資本,撬動更多股權投資;三是盡可能采取公私合營模式,從而撬動更多私人部門投資;四是盡可能投資基礎設施等正外部效應強的項目,從而撬動其他更多商業項目的投資。

“對任何投資而言,風險和收益都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沒有只有收益沒有風險的投資,最重要的是管理風險。”殷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管理風險有不同的思路,可以集中在少數項目進行高強度的具體項目管理,但也可以進行足夠分散化的投資來分散風險,“比如‘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這些國家平均每年能達到4%以上的增長率,我們的投資能夠拿到這樣的回報率就是非常可觀的。”

在他看來,運用分散化手段可以防範開發行性金融風險。只要投資足夠分散,金融機構是有足夠把握在較長時間內從總體上取得開發資金的安全性,並且可能會有取得不錯收益的前景。如果按照“保本微利”的做法進行讓利,還可以撬動更多的投融資。

“投資過程不要靜態去看。為什麽我們要投資一些有正外部效應的基礎設施?比如修一條高速公路,雖然本身收益有限,但是高速公路帶動沿線經濟發展,能夠給其他的企業帶來很大的經濟效益,這些企業本身不用做投資就能享受成果,這就是公共品的外部性。”殷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開發性金融追求的是“保本微利”,通過“保本微利”帶動其他項目有利可圖,這樣“一帶一路”就建設起來了。而這就是開發性金融的作用,開發性金融不是跟其他商業金融去爭利潤,而是要去創造市場。

開發性金融推進過程中,會面臨幣種選擇,而這方面一直存在一種爭議。比如有觀點認為,日元由於實行負利率,在國際上融資絕對成本相對較低,十年期國債利率0.05%。而與之相比,中國提供的人民幣或者美元,融資成本都相對較高。這就造成一種印象——中國提供的融資沒有競爭力。

不過,在殷勇看來,在發達的金融市場上,兩種貨幣的選擇是可以利用貨幣掉期操作進行轉換的,人民幣和美元資金都可以轉換為利率水平較低的日元,反之亦然。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的外匯儲備幾乎包含了全球主要市場的貨幣,如果有對其他幣種的融資需求,中國的外匯儲備也能夠提供多元化選擇。

“在國際金融市場上,兩種貨幣基本利率的絕對水平在一定意義上是等價的,在金融市場上可以互換。”殷勇告訴記者,由於我們的人民幣池子相對而言更大,所以在提供人民幣資金方面更有相對競爭優勢,人民幣應該能夠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更大作用。

央行 行長 殷勇 開發性 開發 金融 支持 一帶 一路 四方面 四方 發揮 撬動 效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373

殷勇升任人行副行長

1 : GS(14)@2016-12-28 08:10:42

■殷勇 互聯網

【本報訊】在內地金融界有「中國外儲操盤手」之稱的人民銀行行長助理殷勇,在擔任行長助理一職短短16個月之後,再獲晉升成為央行首位「70後」副行長,亦同時打破了「最年輕央行副行長」紀錄。國務院昨日宣佈,殷勇將升任人行副行長,劉國強為人行行長助理;同時免去郭慶平的人行副行長職務,免去楊子強的人行行長助理職務。


被喻「中國外儲操盤手」

現年46歲的殷勇,有「中國外儲操盤手」之稱,是人行現任行長周小川的清華大學「同門師弟」,去年經已獲破格從國家外滙管理局的一名司局級幹部,直接升任人行行長助理。據內地媒體報道,以往人行內部升任領導層的,大多是出自貨幣政策管理部門或人行分支行。故此,殷勇是近十幾年來人行班子中,首次出現的外儲操盤手。殷勇於1992年從清華自動化系推薦到經管學院直讀博士,於1996年畢業後加入了國家外滙管理局儲備管理司,從事外滙儲備的經營管理工作。2014年他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30周年院慶活動時曾表示,有幸成為全球最大資產管理機構的管理者。雖然人行任命「明星交易員」作高層,但在人民幣貶值下,走資壓力持續,中國外滙儲備已經連續5個月縮水。早前人行公佈,截至11月底外儲總額為3.05萬億美元,較上月減少691億美元,是今年以來第二大單月金額跌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1228/19879051
殷勇 升任 人行 行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02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