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韓國礦灰殘渣流入中國鋼廠 萬噸洋垃圾走私灰幕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533

中國海關連續幾年開展“綠籬行動”,重點打擊固體廢物走私,截斷“洋垃圾”走私鏈條。 (CFP/圖)

中國政府嚴打礦渣、礦灰及殘渣走私入境,但來自韓國、英國等地被稱作爐塵的高爐灰,依舊漂洋過海,目的地直指中國。

鋼市低迷之下,有價格優勢的走私高爐灰為小鋼廠打開了另一扇門。何粵萍團夥進口的高爐灰主要流向了安徽馬鞍山、江蘇徐州和湖南冷水江等地小型鋼廠。

海關會根據船舶的定位信息跟蹤退運貨物的流向。遺憾的是,之前查獲的某大型鋼廠進口的3萬噸高爐灰被退運後,中途又去了東南亞某國。

不起眼的走私大案

緝私警察毛幫富不曾料到,走私者會將牟利的目光投向一種並不起眼的“洋垃圾”——煉鋼過程中產生的高爐灰、高爐渣。

這些通過各種渠道走私入境的高爐灰含有砷、鉛、鎳、硫、鉻等重金屬,一旦沒有進行無害化處理,重金屬將隨著雨水沖刷滲透地下,對土壤和地下水產生二次汙染。

更揪心的是,在沒有環保處置措施配套的情況下,高爐灰被重新回爐冶煉,大量灰分將被排放到大氣中。正因如此,高爐灰這種含重金屬的礦灰殘渣一直屬於國家法律明確禁止進口的固體廢物(以下簡稱固廢)。

隨著國內礦產資源逐漸減少、人們對高爐灰價值的認識,以及“高爐灰再利用技術的難點大部分已經突破”,高爐灰價格逐漸上揚,國內外存在一定價差空間。

這也是為何過去幾年,中國政府嚴打礦渣、礦灰及殘渣等“洋垃圾”走私入境,但這些被稱作爐塵的高爐灰,依舊漂洋過海,目的地直指中國。

2014年2月至4月,隸屬南京海關的鎮江海關立案偵查4起走私高爐灰案,共抓獲犯罪嫌疑人15人,查證走私高爐灰共計10萬余噸。

其中,“82·12”案就涉及近六萬噸高爐灰走私入境,成為南京海關建關以來查獲的最大一宗固廢走私案。

日前,“82·12”案,這起2014年全國查獲的最大一宗禁止類固廢走私案已進入二審程序。2015年4月1日,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

鐵礦粉“貍貓換太子”

戲劇的是,這起轟動海關系統的固廢走私案的發現卻源於一個“意外”。

兩年前,2013年5月,一家國內大型鋼鐵公司從英國進口大約三萬噸鐵礦粉。貨到中國後,該公司發現,這批“鐵礦粉”黏性大且有異味,很容易在高爐內壁形成“結瘤”,威脅高爐的安全。

疑竇頓生的鋼鐵公司找到鎮江海關,主動申請對該船“鐵礦粉”檢驗。一個月後檢測結果認定“鐵礦粉”正是禁止進口的高爐灰。

經過兩天細致調查,鎮江海關“並沒有查出有人主觀故意走私的證據”。但正如鎮江海關緝私分局副局長毛幫富所說,“這個事情給我們提了醒。”

過往,海關對鐵礦石進口的監管註意力主要在價格和品位。不同品位的鐵礦石對應相應的價格,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只需根據企業提供的報關單,檢驗礦石品位與價格是否對應即可,基本沒有漏洞。

歷經進口鐵礦粉“貍貓換太子”一案後,鎮江海關開始註意一些“異象”:首先,進口方不屬於主流礦區,存在議價空間。澳大利亞、巴西、印度等主流礦區外,韓國、伊朗、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都屬非主流礦區。

其次,高爐灰粉塵比鐵礦粉大很多,而且卸貨過程中有異味,會冒白煙。高爐灰粉塵顆粒直徑最小的僅為PM2.5顆粒的6倍,極易被風吹起,運輸過程中能看到“船冒煙”景象。

2013年10月,懷疑即得印證。鎮江海關在查驗一票進口“鐵礦砂”時,即發現“鐵礦砂”冒煙了,經檢驗,該批“鐵礦砂”正是高爐灰,類似情況也出現在泰州海關。

“專業人士”組成的走私團夥

一家代號“TS”的韓國公司慢慢浮出水面。

緝私警察發現,一年間從這家名為TAESANS&TCO.,LTD(以下稱泰山公司)進口的報關單共有14票,貨主均為國內大型的代理進口商。

據南方周末記者了解,泰山公司是韓國一家鋼鐵貿易公司,成立於1997年,業務範圍集中在韓國、日本和中國等亞洲國家。

泰山公司並無AQSIQ證書,即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核發的進口廢物原料境外供貨企業註冊證書。從2004年以來,國外的廢料供貨商必須憑借AQSIQ證書才可以向中國進口廢物原料。

經過排查,真實的貨主何粵萍浮出水面。

即將年滿50歲的何粵萍從事鋼鐵貿易多年,對鐵礦進口非常熟悉,屬“專業人士”。鎮江市人民檢察院向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的訴訟顯示,“82·12”案被告包括3家公司和8個犯罪嫌疑人,全是民營貿易公司或礦產公司高層。

毛幫富稱,“證據的收集是該案最大的困難”——從進口報關開始,所有票據上的貨品名稱都是“鐵礦粉”或“鐵礦砂”,為不留證據,交易完成後合同等書面材料都被銷毀。

據警方調查,泰山公司的高爐灰主要來自韓國兩大鋼鐵巨頭現代和浦項。

“誰家有幾百萬往海里面倒啊”

相比其它固廢走私,高爐灰走私更有隱蔽性。“我們當時並不知道這是高爐灰,如果知道肯定不會做的。”直到現在,常州滬新公司法定代表人張震生依然為自己叫屈。

此前,憑借多年經驗,何粵萍拿到浙江物產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進口代理權,並找到常州滬新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作為高爐灰進口企業。

據張震生講,2013年1月第一船“鐵礦砂”到達泰州港後,他們發現有問題,經過樣品分析確定這是一船工業廢料。

“這個時候,你再剎車哪還來得及,但誰家有幾百萬往海里面倒啊。硬著頭皮先把它弄進來再說吧。”張震生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於是,幾人合謀偽報品名為“鐵礦粉”,向泰州海關申報進口。為蒙混過關,他們特意以“鐵礦粉”來自韓國,不屬於主流礦區為由,向海關解釋同樣含鐵量60%左右的“鐵礦粉”為何僅約每噸70美元。2013年的鐵礦石價格仍維持在每噸100美元之上。

這船貨順利從泰州海關流入國內市場。算上運輸、關稅等成本,張震生稱每噸高爐灰利潤約為人民幣20元。而他自稱膽小怕惹事,此次合作後作罷。

另一合夥人周天啟卻沒有收手,已過不惑的他曾在湖南一家鋼廠工作。“像我那麽多朋友,缺這個錢嗎?”周天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自己只知道高爐灰可以再利用,沒想到竟會觸犯刑法,更沒想到已被鎮江海關緝私分局盯上。

2014年3月4日,經過一個月偵辦,鎮江海關選擇收網。此時,何粵萍團夥走私進入日照港的最後一票高爐灰還未銷售完。

最大高爐灰走私案一覽表。 (何籽/圖)

被炒高的高爐灰

相比國內大鋼廠高爐灰、高爐渣實施綜合再利用,小鋼廠用未經處理的高爐灰的後果可想而知。

2013年,安徽涇縣萬順球墨鑄件公司即因生產過程中粉塵太大被舉報,當地環保部門對其罰款並責令停產。這家公司恰恰是用了何粵萍團夥走私的第一票高爐灰。

事實上,小鋼廠瞄準的正是走私入境高爐灰的價格優勢。2008年以前,高爐灰價格並不高,最便宜時一噸只有幾十塊。2008年是價格轉折點。

據鎮江海關在國內大型鋼廠的調研,每煉1噸鐵約產生10~100千克的高爐灰,一個大型鋼廠每年產生的高爐灰的總量在300萬-400萬噸左右。

事實上,國內對高爐灰、高爐渣有較為嚴格的處置要求。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對358家會員單位的統計為例,2015年3月份,鋼協會員企業高爐渣產生量有1600多萬噸,利用率超過95%。

走私入境的高爐灰則為小鋼廠打開了另一扇門。曾購買何粵萍團夥高爐灰的安徽某實業公司的老板張家梁依然記得幾年前高爐灰被炒高的景象。“2008年時含鋅量7%的高爐灰每噸能賣到700-800元。”

張介紹,由於高爐灰是熟料,煉鋅時的能耗反而低,比用原始料還劃算,在鋅價比較高的2008年左右,用於提取鋅的高爐灰其價格基本上依含鋅量而定。含鋅量每多一個百分點,高爐灰價格每噸會高出100-200元。

直到現在,根據品位不同,每噸高爐灰仍可賣到500至800元。張家梁購買何粵萍團夥的高爐灰價格是每噸600元,比國內市場價要低。

張家梁坦言自己從何粵萍那里買的貨並不多,主要買方是張家港市的本地鋼廠,“一般要有一定的內部關系才能買到”。

南方周末記者以賣家身份咨詢做礦石生意的湖南冷水江市大為公司,稱可以提供走私進口的高爐灰,“我們只管買,不管你們是哪里來的。”該公司員工說。

“人民幣有毛主席像就是真的?”

鋼鐵市場持續低迷之下,許多小鋼廠會選擇鋌而走險。何粵萍團夥進口的高爐灰主要流向了安徽馬鞍山、江蘇徐州和湖南冷水江等地小型鋼廠。

“我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後一家。”何粵萍一審如是說。審訊中,何主動舉報了另一在揚州的高爐灰走私團夥。周天啟更稱如果不是被人舉報,海關根本發現不了他們的行為。

“如果你認為這個(高爐灰走私)存在很大的問題,在第一箱進來的時候,怎麽沒有進行很好的監管呢?”何粵萍的代理律師王國強在一審中提出這個觀點。在毛幫富看來,這是事實也是無奈。

我國的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在對進口商品進行檢驗時采取的是成分檢驗,即根據企業報關單上列出的商品名稱和成分,采取樣本對照檢驗,若檢驗結果與報關單對照無誤則予以過關。

鐵礦粉報關時通常只會標註鐵、矽、硫、鋁等主要成分的含量,而這些成分同樣存在於高爐灰中,因此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的檢驗方式無法發現問題。

高爐灰的主要危害來自其中的鋅和砷、鉛等重金屬。何粵萍團夥正是利用這個漏洞,在給韓方的郵件中,建議合同中不要寫鋅含量,以免引起海關註意。

“就像一張人民幣,你看上面有毛主席像就認為是真的,根本不會去看水印、紙張手感等。”張震生如此形容海關監管存在的問題。

這個漏洞在毛幫富看來是效率和安全之間的妥協。“企業講究通關速度,如果對每個貨都要查驗、監管的話,必然會造成我們通關速度下降。”

毛幫富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目前國內有資格對鐵礦粉進行屬性檢驗的機構只有三家,且每次檢驗需要大約一個月時間,花費在一萬元左右。

在內部人士看來這個漏洞暫時無法彌補,只能靠海關提高警惕,加強監管。該案破獲後,2014年3月和4月,南京海關兩次組織旨在加強鐵礦石監管的會議,並上報海關總署。

“固體廢物屬性鑒別難度大,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在經費極其緊張的情況下,劃撥專項經費,用於高風險貨物的化驗鑒定。”南京海關副關長顧勤介紹。

“英國的並非退到英國去”

“固體廢物的安全管理和後續處置,我們會與環保等部門簽訂執法合作備忘錄,明確職責。”南京海關副關長顧勤說。

根據《瞭望》雜誌報道,2013年中國海關啟動針對固體廢棄物走私的“綠籬行動”以來,全國海關共監管各類固廢1.04億噸,退運10.4萬噸。2015年年初,海關總署部署全國海關開展強化監管打私“五大戰役”,其中禁止進口固體廢物目錄中的礦渣、礦灰及殘渣赫然在目。

鎮江市環保局固體廢棄物管理中心主任顧曉明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由於購買走私高爐灰的企業並不在鎮江,他們鞭長莫及。高爐灰走私來源地也多種多樣。據相關人士介紹,除韓國外,塞爾維亞、西班牙、美國以及歐洲、美洲國家都有相關高爐灰出售。

最近一起是成都的一家公司通過上海的一位中間人,從伊朗購買鋼廠高爐灰。據悉,當事人辯解“合同沒看,就簽了”,不願意認罪。

針對高爐灰進口,同樣存在兩種意見。一種是“國家進口廢物的修法有一定的滯後性,高爐灰可以變廢為寶”,一種則堅持應該禁止進口,“它幹嘛自己不處理,進口到中國來”。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郝雅瓊等人的研究認為,《禁止進口廢物管理目錄》有自己的修訂原則,其中不僅應包括危險廢物,還應寫入我國產生量或者堆存量大且尚未得到充分利用的固體廢物等。

至於查獲的高爐灰如何處理,鎮江海關與鎮江市環保局進行了溝通,得知鎮江本地每年的固廢處理能力有限,且成本高,最後只能選擇退運。

事實上,中國1990年就已經在旨在遏止危險廢料跨境轉移的《巴塞爾公約》上簽字,韓國亦是締約國之一。“82·12”案中涉及的韓國公司本可以被追究責任,但並未受到追究。

值得註意的是,退運也並非“英國的退到英國去”。毛幫富介紹,海關會根據船舶的定位信息跟蹤退運貨物的流向。遺憾的是,之前查獲的某大型鋼廠進口的3萬噸高爐灰被退運後,中途又去了東南亞某國。

(張震生、周天啟、張家梁均為化名)

韓國 礦灰 殘渣 流入 中國 鋼廠 萬噸 噸洋 垃圾 走私 灰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3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