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拆VIE,做“鏡面反射”中概股海歸奔A股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387

暴風科技曾經也設置了海外上市的架構,但後來拆除了這一架構,轉而在國內上市。2015年3月24日登陸A股後,暴風科技連續漲停了30個交易日(截至5月6日)。市值折算成美元接近30億美元。 (CFP/圖)

眼看著國內A股市場的火爆和門檻的降低,出國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坐不住了。他們忙著改換門庭,拆除原有的境外投資者協議控制的股權架構,轉而搭上A股快車。

“中概股海歸已成趨勢。”沙航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沙航最近正忙著給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做私有化退市工作,然後幫助他們在中國的A股上市。沙航是淳信奮進投資管理中心董事總經理,淳信奮進是由中信資產股權投資板塊淳信資本發起設立的投資平臺。

2015年5月5日,據騰訊科技報道,分眾傳媒最快在1個月內就可通過借殼上市的方式登陸A股市場。這已經不是第一家從國外退市回歸A股的中概股了。世紀佳緣、完美世界、盛大網絡等都在謀求退市回到A股。

甚至連百度也表示了要回到A股的想法。2015年4月24日,李彥宏在中國證監會做演講的時候,再次表達了百度不能在A股上市的遺憾。2014年兩會期間,他就表達過類似的想法。

4月15日,上交所發行部周大勇在互聯網+資本市場培訓研討會上公開表示,相關部門在研究是否可以借用自貿區的特殊地位逐漸把VIE架構的海外企業引入國內上市。

體量龐大的科技公司回歸,對沸騰的A股市場影響巨大。問題在於,他們背負的VIE(外資公司協議控制境內公司)股權結構將如何改變?

“暴風”狂飆

北京市通商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金有元,過去幫助很多公司搭建VIE架構去美國上市,現在已經有不少公司來找他拆除VIE架構了。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中概股從美國退市和私有化,是因為這幾年國外資本市場對中概股不是特別友好,渾水和香櫞等做空機構經常做空中概股,一些優質的中概股也遭到沖擊。大家在海外的日子都不好過。反觀國內資本市場,能給到很好的市盈率和估值。

上市8年來,完美世界的股票從上市時候的16美元,到今天的19美元,而且還是由於退市消息公布後,股票最近才漲了3美元。

也就是說,在美國上市8年,股價基本沒動。市盈率只有9倍左右。而作為遊戲業的同行,在A股的掌趣科技,市盈率高達123倍。即便是阿里巴巴,市盈率也只有43倍,百度是32倍,騰訊是50倍。

盛大2004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時股價是11美元,到啟動退市時候的股價已經是6美元左右。陳天橋要構建一個娛樂帝國,需要拓展新業務,但前期要靠遊戲輸血,造成財務報表難看,但美國資本市場不管這些,覺得盛大不行。

過去中概股去美國上市,是因為國內投資人看不懂互聯網,只能去國外上市融資。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從股民到政府,都看好互聯網。尤其是政府,已經把互聯網上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

現在,A股市場最火的一個板塊就是互聯網+。所有一線互聯網公司的老板們都參加過總理的經濟座談會。互聯網公司的老板們也成了證監會的座上賓,馬雲和李彥宏都去證監會做了演講。

“特別是暴風科技的表現鼓舞了很多已經在海外上市和打算在海外上市的人。”沙航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暴風科技曾經也設置了海外上市的架構,但後來拆除了這一架構,轉而在國內上市。2015年3月24日登陸A股後,暴風科技連續漲停了30個交易日(截至5月6日)。市值折算成美元接近30億美元,幾乎跟在美國上市的優酷土豆的市值差不多。但顯然暴風跟優酷之間的量級還差了很多,可以說是“隔著好幾個暴風”。

北京大悅律師事務所主管合夥人祝偉對南方周末記者評論說,暴風科技是拆除VIE登陸A股的吃螃蟹第一人,是政府和市場有意無意樹立起來的一只示範股。但暴風受到追捧的最根本原因還是A股市場的優質互聯網公司太稀缺了,導致目前暴風的價格偏離了價值。

過去是唯一選擇

在沙航看來,當時這些企業選擇去國外上市幾乎是唯一選擇。

首先,在國內A股上市需要經過中國證監會核準,要求較高,上市程序複雜、時間周期較長。而國外資本市場多數采取註冊制,相對便捷。

其次,國內A股上市條件有一些門檻較高的硬性指標,如三年連續盈利且達到一定的利潤水平等,但很多互聯網公司前期往往是虧損的,需要通過燒錢來獲取用戶或對物流等進行投資,典型的是電商領域的京東。

另外,很多企業一開始拿到的就是海外的風險投資,公司的經營模式也是模仿自美國資本市場的成熟企業,所以他們天然會選擇到海外上市,在講述資本故事的時候,往往直接說他們是“中國的亞馬遜”之類。

當時,只有海外基金願意投資早期的創業項目,國內的人民幣基金主要是投資那些快要上市的成熟型公司,很少有人民幣基金投資天使和VC(風險投資)環節。

現在的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互聯網公司的模式都是自創的,並非複制於國外,所以在美國資本市場找不到對標的公司,很多時候不知道怎麽跟美國投資人講述一個資本故事。

中國政府也在采取措施推動中概股回歸A股。比如創業板首發辦法和創業板再融資辦法的修改,包括明確表示要放寬財務準入指標,取消持續增長要求,簡化發行條件,明確註冊制程序,取消股票發行審核制,以及為境外企業境內上市預留法律空間。

“新三板對於創業公司來說,門檻已經低到跟他們去美國納斯達克沒有什麽區別了。”沙航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現在在新三板上市,門檻很低,你可以不盈利,也可以沒有任何的收入,你的業務可以還沒有真正的開始,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沙航舉例說,像仁會生物和中搜網絡,之前在新三板是不可能上市的,現在給的估值都不錯,市盈率都是好幾十倍。據他得到的數據,現在新三板一天的交易量就等於2013年一年的交易量。

“可以說,股市開放是國家意誌。要配合這個戰略,證監會會對資本市場加大改革力度。”沙航說。

一方面是積極創造條件讓中概股回來,另一方面政府又表現出對於VIE的明確管束信號。

前不久頒布的《外國投資法(征求意見稿)》對於VIE的協議控制做了明確的表態。已經有VIE的公司和中概股,要根據不同情況做處理。要麽申報,要麽申請認可,要麽實行許可準入,到底哪種,意見稿還沒有定論。

對於未來的VIE架構,祝偉對南方周末記者分析,意見稿的傾向很明白,對新設VIE架構,如果是負面清單之外的,是允許的態度,如果是限制類的VIE架構,要追溯到實際控制人是否中國人。禁止類的行業,無法獲得VIE準入許可。

“不難看出來,態度是讓你出去上市難,在國內上市容易。”祝偉說。

VIE重回監管視野

對於中概股和VIE問題,中國政府的態度發生過多次改變。

VIE架構集中的領域,主要是政府限制外商投資的領域。比如電信、互聯網和傳媒。新浪等互聯網公司需要國外的資金來發展,而國外資金又不允許進入這個領域。為此新浪創造了一個中國特色的VIE模式。所謂VIE,即可變利益實體的縮寫。

一位已經完成VIE架構設置的某匿名互聯網公司CEO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VIE架構是一個複雜的協議控制組合。首先他和合夥人要先在英屬維爾京群島(BVI)設立一家公司A,然後通過A公司和國外的VC機構一起,在開曼(英屬島嶼)設立一個上市主體“開曼公司”,由開曼公司再在BVI設立一個公司B,由B公司在中國境內設立一個外商獨資公司C,再由C公司跟境內的實體公司D簽訂一系列協議,C公司以為D公司提供技術、管理、咨詢和服務等名義,獲得D公司的所有利潤、D公司所有股權的投票權和優先購買權等。

2000年4月13日,新浪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VIE架構被百度等所有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效防。

對於這種制度創新,中國證監會很快有了回應政策。該部門在2000年6月9日出臺了一個被稱為“無異議函”的規定,即對於海外上市的公司,要拿到證監會的無異議函。

2003年4月,這一政策取消了。VIE模式遍地開花,互聯網第二波熱潮興起。這一批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有盛大、蒙牛、騰訊、分眾、百度、尚德、玖龍紙業、新東方、如家等。

好景不長,2006年9月,在“優勢上市資源流失境外”的民意壓力下,中國商務部、證監會、外管局等6部門聯合發布了《關於外國投資者並購境內企業的規定》(簡稱“十號文”),對中國公司赴海外上市的行為再次進行管束。這實際上是默認了VIE模式的存在,但規定VIE上市的行為需要得到相關中國政府部門的審核和批準。包括匯源、味千拉面、碧桂園、百麗、複星、阿里巴巴、忠旺等,都是在那時候上市的。

進入2011年,是中概股的一個拐點。這一年發生了好幾件大事。先是支付寶股權風波爆發。為了拿到支付牌照,支付寶拆除了自己的VIE架構。這一行為讓美國資本市場認為,VIE架構存在被中國政府叫停的風險,中概股集體大跌。加上當時一些中概股正好爆發財務造假等醜聞,國外做空機構趁機做空中概股估價,中概股集體陷入寒冬,美國市場也暫時關閉了對中國公司赴美上市的窗口。

第二件大事是2011年8月,異常敏感的視頻網站土豆網在海外上市,引起監管層的註意。當時證監會內部甚至形成了一個內部報告,建議對VIE結構按照“新人新辦法,老人老辦法”的原則,消除VIE結構。不過這個建議最終沒有被當做正式規定實施。

但VIE風波對於中概股已經造成了很大的傷害。美國投行羅仕證券的統計顯示,僅2011年就有29家中概股從美國退市,當年登陸美國的中國公司也只有11家。留下來的中概股基本沒有什麽交易,屬於僵屍股。對這些中概股來說,美國資本市場基本喪失了造血功能。風險投資者也希望企業退市,或者轉移到其他資本市場,否則自己手上的股票就是廢紙一張。

退市劃算嗎

沙航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退市主要有兩種做法,一是要約收購,大股東和關聯方作為買方集團設立一個公司A,由A公司和上市主體公司進行合並。二是簡易合並。大股東和關聯方回購市場上的股票,回購到九成之後,可以用現金直接購買剩余一成股東的股票。

大部分退市的中概股,由於股票交易太過冷清,以及控股權相對集中,大都采取的是要約收購的辦法進行退市。整個私有化過程至少要6-7個月,

要想回歸A股,僅僅企業退市和私有化不行,還要拆除VIE架構。

沙航剛拆了一個VIE架構,具體做法是,先找一個國內的機構接盤國外美元基金的股份,或者說服這個美元基金,把股份轉讓給這個美元基金在中國設立的人民幣基金。相當於左手倒右手。

“最好的是把國外的股權結構原封不動複制到境內主體上,我們把這叫做鏡面反射。”沙航說,過去做這種鏡面反射操作,要經過中國商務部和外匯管理部門的審批,程序繁瑣。這幾年相關程序簡化了很多。

金杜律師事務所資本市場部的一位匿名的資深律師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他有個客戶在香港上市了,但發現即便是離得這麽近,他們在內地的很多經營和市場動作也沒法及時反映到股價上去。他們在大陸做了很多市值管理的行為,但發現效果不佳。股價很低,低於A股的同行。於是開始想回A股。

但該匿名律師提醒,這些想拆掉VIE架構回A股的企業需要好好算一下賬。因為拆除架構之後,需要把股權從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外商獨資公司轉移到境內自然人,雖然對實際控制人來說只是左手倒右手,但會產生稅收的補繳,而且往往數額特別巨大。

就算這筆賬劃算,對於要回到A股的企業來說,如果排隊上市的話,前面有好幾百家等著,排多久很難說。如果是借殼的話,在註冊制時代怎麽借殼,也沒有清晰的規定。

另外就是註冊制就算很快到來,是否會是預期的那樣好,也有待進一步觀察。

“最怕的就是你耗時耗力把VIE架構給拆了,卻發現你在A股上市還是很麻煩。相當於你後退了一步,但沒有前進。”上述匿名律師說。

阿里巴巴移動事業群總裁俞永福則對南方周末記者提出了更為現實的股權激勵的問題。

在員工股權激勵上,一些在境外上市的海外民營紅籌公司可能會設立附條件的員工期權激勵計劃,有些可能已經行權,有些並沒有行權。由於目前國內不支持在A股上市完成前建立跨越上市時間點前後的員工期權激勵計劃,這對海歸中概股們來說,是一個需要妥善解決的問題。

“盡管國內資本市場的市盈率比較高,但還是有很多企業去國外上市,因為去國外上市給企業的品牌是加分的,在國內有時候甚至是減分。另外就是中國股市的火爆能持續多久很難說。”俞永福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VIE 鏡面 反射 中概 股海 歸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0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