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記者觀察:探訪英國“退歐城”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5325.html

克萊克頓,是英國東南海岸的一個海濱小城。在上世紀50到70年代時,是英國國內最紅火的海濱度假勝地之一。如今,沈寂了幾十年的小城,重新進入人們的視線,不是因為旅遊業,而是因為去年所屬行政地區誕生了首位極右政黨獨立黨的地方議員;近期,根據當地一個網站的退歐民調發現,有著55000人口的克萊克頓,退歐支持率高達73%,成為全英第一,在一些經濟學家的“留退歐”論辯中,更是被時時提到。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初夏黃昏,第一財經記者從倫敦坐了一個半小時火車來到這個名字頗有詩意的“海上克萊克頓”(Clacton-on-sea)。想看一看這個有三分之二人口希望退歐的城市,到底發生了什麽。

走出車站,不要說下班人流,就連街上的行人都寥寥無幾。“Out”、“Out”(退出),當過往的車輛看到記者手中的攝像機和三腳架,就有司機探出頭來大叫。還有一位司機在等紅燈時,搖下車窗,遞給記者一張小傳單,上面印著“電影:英國退歐”。

還未走到海邊,克萊克頓的“退歐”風潮,已經迎面襲來。

為何那麽多人要退歐?

當記者在市中心步行街區,終於看到一些吃著簡餐,聊著天的市民時,就迫不及待地上前詢問他們到底如何看待公投。

“我投退歐票。我覺得我們應該在歐盟之外,歐盟對我和這里的人沒有做過什麽,特別是對老年人沒有幫助。我們每年交給歐盟的費用應該用在自己的國民醫療系統上。”一位自稱自己在香港工作過的中老年男子對記者說。

“不要歐盟”、“不要歐盟”。突然,一位路過的老年男子看到記者在采訪,就直接沖著攝像鏡頭大聲喊著“讓我來說”,他說:“那麽多歐洲其他國家移民進來,我們這里一些低收入非技術的工作都被來自歐洲其他國家的移民搶占了。”他身邊一個看上去喝得醉醺醺的男子也湊上來說,“最重要的是邊境,我們要設置邊境,英國是個小國家,不能讓那麽多人來搶我們的工作,搶我們的福利。”

已經有100多年歷史的克萊克頓,是英格蘭東南泰特林半島上最大的城市,直到上世紀70年代,克萊克頓在英國國內最紅火的海濱度假勝地排行榜上數一數二。 然而,在1973年英國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以及80年代開始廉價航空業興起,大多數的英國人,特別是中產以上家庭和年輕一代,都飛往西班牙、意大利等有異域風光和美食的地方旅遊休假。克萊克頓像大多數海濱城市一樣,旅遊業遭到了重挫,而且一蹶不振。

“我們這里現在從各地來旅遊的都以老年人為主。在天氣溫暖晴朗的日子里,他們在海邊花園坐坐,走走。” 在海邊經營一家冰激淩糖果店18年的法蘭克告訴記者。“上世紀80年代以來,英國海濱的旅遊業確實衰落了。”他說,“由於沒有人來,很多酒店現在都變成了政府安置難民或者無家可歸者的臨時住所。有的則改造成了廉租房,供那些在大都市向政府申請房屋不得的低收入人群或者東歐移民。”

據了解,雖然在克萊克頓還有兩個商業開發園區,但由於當地吸引外來投資能力差,發展也很有限。而且由於地區內大多數都是中小規模的工商業,生存受到了歐洲有關商業法律法規的負面影響。目前克萊克頓的失業率在8%,居民中有18.9%的人依賴社會福利生活,向政府領取失業救濟金、低收入保障金等,這兩個指標都遠超英格蘭平均數。而由於地區內工作多為非技術工種,平均工資收入比英國平均數都要低。而且,在克萊克頓,45歲以上的人口比例占51%,60歲以上的人口占比為35%。

現在看來,作為一個老齡化程度極高,失業率在全國平均值以上,低收入人群聚集,又有一位極右政黨地方議員的城市,克萊克頓退歐支持率在全國數一數二,可以說沒有什麽大驚小怪的。

有意思的是,克萊克頓可以說是退歐派主打的移民和國家主權牌,成功迎合大多數勞工階層擔心移民搶飯碗搶福利的心理以及老年人希望阻攔外來移民毀損大英帝國的民族情感的典型。

而根據星空電視的調查數據,英國國內反歐情緒最為高漲的地區,都集中在海岸城市,包括懷特島、康沃爾、東安吉利亞(克萊克頓所在的大區)。這些地區主要集中有大量包括農業、畜牧業和漁業的中小型工商業,他們都希望擺脫歐盟工商法規的束縛。另外還擔心邊境控制問題。

年輕人命運不應掌握在中老年投票者手上

在臨海的一個酒吧,記者看到一群年輕人正在飲酒聊天,就走上前去加入了他們。他們中大多是大學生,幾乎異口同聲表示“留歐”,並對克萊克頓大多數人支持退歐感到氣憤。

“我投留歐票,因為通過學習歐盟歷史,我認識到歐盟不完美,也不是非常民主,甚至有些腐敗。但是建立歐盟,讓各個國家一起來共同保障其公民過更好的生活的理念是值得捍衛的。”主修歐洲歷史的喬治對記者說。

有著一頭蓬亂卷發的小學教師基斯是堅決留歐派。道理很簡單,不想改變。“現在沒有什麽不好,退歐之後會不會好誰也不知道,而且還要面臨很多不確定性,想起來也煩”。他眼前擔心的是很多年輕人可能會不屑於去投票。“我認為投票很重要,因為這關乎我們的未來,關乎到我們這一代人和下一代人。”

主修政治和哲學的貝克情緒有些激動,他坦言,在克萊克頓,種族歧視傾向非常公開化,那些想離開歐盟的人,都是帶有強烈民族主義色彩的人。比如口口聲聲稱,所謂英國是英國人的英國什麽的。

“現在沒有人告訴我們,如果退歐我們會面臨嚴重的經濟衰退,如剛剛過去的這場經濟危機,我們是學生,

會關註大學學費肯定又會上漲的問題,國民醫療保險也會更加混亂,現在已經夠糟糕了。老一代可能看不到了,退歐產生的惡果,卻要我們來承擔。”

退歐公投重要性被誇大 宣傳攻勢下民眾更加迷茫

“雖然我完全沒有搞清楚是怎麽回事情,電視上那些政客們整天爭來辯去,政客的話能聽嗎?但是我感覺投退出比較好,奪回我們的獨立性;而且我兒子是投退的,我就跟著他吧,因為他文化程度比我高。”一位正在商業街上等客的年長出租車司機對記者說。

在一個公共汽車站前,記者又與一位當地成人教育學院的教師懷特攀談起來。

“說實話,我現在比之前更不能確定。之前,我是肯定投留歐的,現在這麽多宣傳攻勢,各持己見,各用各的數據舉證,我被搞糊塗了。我覺得整個公投準備過程,沒有好好規劃和進行。公投被過分看重了,在去留雙方的辯論中大量聯系到民生問題、經濟問題和社會問題,給人產生了錯覺,就是現在存在的很多問題,只要你們投我,在公投之後就會得以解決。其實完全不是那麽回事。”

事實上,懷特的觀點並非偶然。記者在之前采訪英國國家經濟和社會研究院經濟部主任安格斯·阿姆斯特朗(Angus Armstrong)時,他也懷有同樣的擔心。他認為,這次公投,無論哪一方以多大的比例勝出(事實上,目前各種民調結果顯示,幾乎是“平分秋色”或退歐派領先),都毫無疑義地證明,英國社會中存在著嚴重的各種“疾患”,並在公投宣傳活動中無意有意地被披露和提醒,英國社會的分化極其明顯。

毋容置疑,在政治性主導的公投或選舉事件發生時,普通民眾都會在這樣的民主性時刻提出各種訴求,對政府或政客會產生超常的幻想性希冀。

“退出”一旦發生,政治混亂會最早出現

很多不願看到英國退歐的人,對卡梅倫為什麽會同意舉行這次公投感到很疑惑。事實上,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政治事件,是卡梅倫在保守黨內反歐疑歐勢頭和勢力不斷上升,以退歐為標誌的英國獨立黨異軍突起的情況下,不得已承諾的一項政治舉措,以此來徹底解決英歐之間長期的貌合神離和疑惑狀態。

“一旦退歐發生,卡梅倫非常有可能不得不下臺。那麽首先會出現的就是一個領導人更替運動,選出新首相人選的過程至少需要一到三個月時間,然後還要議會通過。因此,退歐之後,政治混亂會首先出現,政治上的不穩定性會更加突出。之後,由於退歐引發的與歐盟的‘後事’處理才得以開始,無數的、難以想象廣泛的談判會在兩年內進行。”阿姆斯特朗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阿姆斯特朗認為,如果退歐發生,目前引領“退歐”運動的前倫敦市長鮑里斯·約翰森有極大勝算成為下一位英國首相。這是他利用此次公投設下的一個賭局。

“雙邊貿易談判將會是退歐後除了平穩政局之外第二重要的環節,與歐盟28國以及其他目前在歐盟身份下已經建立貿易協議的60多個國家的雙邊或多邊貿易談判,可能會需要至少10年時間。”

阿姆斯特朗在采訪後私下里對記者說,目前英國國內88%的經濟學家都支持留在歐盟,只有極小部分的知名經濟學家看好“退歐”後的英國經濟,這些人基本都有一定的政治上的訴求和企圖。

可以想象,公投日之後,不是一場“首相搶奪戰”,就是“一場遊戲一場夢”,這一切哄鬧的辯論都會如空氣一般消散。而克萊克頓百姓們期待的在移民政策、國家醫療系統、教育、工商業、旅遊業、就業方面的改變,無論“退”還是“留”,都仍然會遙遙無期。

記者離開時,一絲夕陽在克萊克頓碼頭的金色穹頂上泛著光芒。眺望遠方,地平線在平靜浩渺的大海盡頭,一片迷茫。

記者 觀察 探訪 英國 退歐 歐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32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