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硅谷投資家的CES 2012:關注超極本和網絡電視

http://news.imeigu.com/a/1326341460874.html

CES 2012不僅是科技愛好者的天堂,也是硅谷投資者發現新興企業和技術的樂園

導語:國外媒體今天撰文,記錄了一名投資家在國際消費電子展(以下簡稱「CES」)上一整天的行程。與普通與會者不同,這位投資家的眼光更為挑剔,目的也更為明確。

以下為文章全文:

尋找贏家

15年來,漢普頓·亞當斯(Hampton Adams)已經成為CES最忠誠的信徒之一。在每年1月湧向這個全球最大科技盛會的14萬人中,多數都是為了一睹尖端技術的真容。但與他們不同的是,這位基金經理更關心誰將最終勝出。

與 數以千計掌握真金白銀的同行一樣,亞當斯每年都會饒有興致地加入到眾多極客和公司高管的行列中,與他們一同參加CES。在那裡,他會試用新的消費電子產 品,向企業高管提出尖銳的問題,騷擾各種各樣的營銷代表,甚至會仔細研究產品內部構造——這一切都是為了掌握第一手資料,以便確定哪項技術值得長期下注。

在亞當斯看來,沒有什麼能夠取代真實的感受。他目前在投資公司Gamble Jones Investment Counsel擔任基金經理和研究總監,該公司掌管著超過10億美元的資金。

「你可以問問人們都在展示什麼,他們為何如此振奮,他們對競爭對手有何看法。你可以獲對投資有幫助的零散信息,然後將它們拼湊起來。」穿梭在各大展台間的亞當斯說。他今年將在CES逗留3天,今天是第一天。

「這就是我們的目的。」他說。

除了蘋果的缺席外,微軟(微博)今年也將最後一次參加CES,這使得該展會面臨影響力降低的危險。

華爾街長期以來都將CES視為一個超大號的夢工廠,彙集了各種會議和頭腦風暴。但像亞當斯這樣的人則將其視為一個瞭解長期前景的窗口。

目的明確

CES的舉辦場地遍及賭城拉斯維加斯的各個角落,總面積相當於30多個橄欖球場,聚集了來自全球各地的技術愛好者、業內人士和展會模特兒。但在如此多的電子產品和人流中徜徉的確可以有所收穫,甚至能夠對沒有參展的企業有所瞭解。

「你總是想瞭解蘋果。蘋果總是那麼重要。無論是在手機還是平板電腦領域,它都是這些企業的唯一挑戰目標。」亞當斯說。

去年共有14萬技術愛好者、業內人士和普通遊客參加了CES。據大會組織者估計,其中約有3500名專業投資人士。投資銀行會藉機在這裡舉行會議和奢華的雞尾酒會,安排眾多企業高管與參加CES的投資者進行溝通,並吸引投資。

很多投資者都將參加CES視為一次難得的機會,他們可以在這裡親眼目睹即將上市的新產品,從而幫助其制定長期投資決策。

亞當斯最看好的三隻股票是蘋果、谷歌和IBM。他參展的目的是希望找到一些證明他錯誤的證據。他還希望瞭解那些因為蘋果的成功而獲益或受損的企業。

CES上充斥著很多廠商的粉絲、批評人士以及糊裡糊塗的遊客,他們在眾多3D電視和美女模特間漫無目的地閒逛。但與他們不同,亞當斯詳細地羅列了他希望瞭解的公司名單。

亞當斯的第一站是康寧的展台。該公司的營銷人員會邀請參展者嘗試著打碎他們專為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屏幕研發的超硬玻璃,但卻無一成功。

康寧展台的員工都不願談及蘋果,但有一個人透露,無論亞當斯口袋裡的智能手機是什麼牌子,都很有可能使用的是康寧的玻璃。

Ultrabook

亞當斯週二凌晨3:30就起床了,隨後驅車4小時前往拉斯維加斯。他表示,今年的CES似乎是美國次貸危機將全球經濟拖入泥潭以來最熱鬧的一屆。

他還來到了英特爾(微博)的展台,該公司今年正在大力推廣一種名為Ultrabook的超薄筆記本,計劃與蘋果MacBook Air競爭。

這種產品外形輕薄,具備瞬時啟動功能,而且引入了一些平板電腦的功能。英特爾希望這類產品能在2012年末佔據全球筆記本電腦銷量的40%。英特爾正在投入大量的推廣和研發資源,希望吸引廠商開發這類產品。

英特爾希望借助這種新產品阻止蘋果iPad引發的筆記本用戶流失。

回憶起英特爾去年在CES上推廣的一系列未獲成功的平板電腦,48歲的亞當斯對Ultrabook計劃也帶有幾分懷疑。「去年的展台全是平板電腦。如今都不見了,都變成Ultrabook了。」他說。

但他也承認,雖然英特爾在移動市場開局不利,但搭載新款Medfield處理器的智能手機原型機還是給他帶來了驚喜。「我長期對他們持有負面看法,但這款手機卻讓我樂觀了很多。我希望看到設計方面的優勢,看看它是否能成功。」他說。

平板電腦廠商和英特爾都在期待著微軟今年晚些時候發佈的Windows 8。由於兼容觸摸屏技術,並採用了全新的用戶界面,因此微軟預計將有更多移動設備採用該系統。

但 令亞當斯有些吃驚的是,微軟的展台僅為Windows 8開闢了很小一塊區域,沒有搭載Windows 8的PC可供試用。這也令他擔心微軟是否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在微軟展台轉了一圈後說:「他們為Windows 8設立的展示面積竟然與Hotmail相同。這太荒謬了。」

Apple TV

由於多數參展者都會被新款智能手機、平板電腦、電視和遊戲機的炫酷技術折服,因此亞當斯的挑剔眼光有時會令他們感到不快。「消費者如果不購買你們的產品,最大的損失是什麼?」他曾向多名營銷代表詢問過類似的問題,但有時會遭遇白眼。

由於一再追問Apple TV和網絡電視的未來發展,亞當斯甚至曾經同時激怒過一名索尼電視的營銷代表和一位網絡電視應用開發者。

在查看了各大廠商推出的最新一代Google TV設備,並與營銷代表進行溝通後,亞當斯說,新產品似乎優於上一代產品。但他仍對網絡電視是否已經為全面發展做好準備持懷疑態度,並認為,如果蘋果的電視產品不能做得更好,就將令投資者失望。

「很多人都認為Apple TV將成為一款轟動性產品,但我不理解如何做到這一點。」他說,「iPod、iPad、iPhone都是全新的產品門類,可我不確定蘋果如何在電視市場延續輝煌,這讓我有些擔心。」

不過,由於未能找到Android平板電腦對蘋果構成新威脅的有力證據,令他對蘋果股票更為樂觀。他說:「有很多人看好Ultrabook,但這與平板電腦分屬不同門類。在平板電腦市場,我仍未看到任何一款能夠挑戰iPad的產品。」

在各個展台間參觀了9個小時後,亞當斯結束了這一天的行程,並準備明天再來——希望能夠帶回一些可以作為投資參考的材料。

然後,2013年他還會回來。「我們在這裡四處打探,希望能找到一些信息。」他說,「有時你很幸運,但有時卻未必。」(書聿)

矽谷 投資家 投資 CES 2012 關註 註超 超極 極本 本和 網絡 電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87

超極本的邏輯:戰爭升級 英特爾重構生態鏈

http://news.cyzone.cn/news/2012/06/24/228676.html

英特爾似乎越來越接近它的消費者。一個極微妙的變化是,在這家傳統意義上的絕對上游公司,如今被提及最多的詞條竟是「用戶體驗」!

這當然是拜移動終端所賜,去年的超極本以及今年的X86架構智能手機,讓它瞬間成了和蘋果、Google一樣酷的公司。在今年的CES和MWC上,英特爾高通看起來完全是兩個行業的公司。一個五彩斑斕,滿眼都是超極本的各種應用場景;而另一個同樣人頭攢動,但它的展台僅僅是幾塊前沿技術的展板。

這實在是兩家公司的真實寫照啊。英特爾構建的生態鏈使得它不得不去費力地討好消費市場,的確不是它擅長的;而在ARM的蔭蔽下,高通成了各大手機廠商的座上賓,悶聲發著大財。

從某種角度上講,重歸移動芯片領域的英特爾選擇了一條最靠譜卻又最冒險的路徑。ARM和Android天生的適配性,以及各種在移動互聯上的先發優 勢,看起來牢不可摧,英特爾另闢蹊徑肯定不是個壞主意;但即便是相對成熟的ARM陣營,其主導權也掌握在更接近消費需求的蘋果和Google手中,而諸如 超極本這樣一個全新的品類卻是由一個上游廠商推動的,它的可擴展性又如何呢?

英特爾已經「遲到」了兩年,不得不說,一個如此重要的player的缺失是整個產業鏈的遺憾。但同樣不可否認的是,不缺技術和資源的英特爾,缺的是時間。

戰爭升級

即使英特爾發佈的代號為 IvyBridge的第三代酷睿處理器以及針對移動終端的Medfield處理器好評如潮,但依然入不了ARM的法眼。

其CEO伊斯特的反話充滿了挑釁:「我試用了英特爾在印度推出的智能手機,這是一款好手機。在瀏覽速度、用戶界面等方面,和2008年的蘋果iPhone3G有些類似。」言下之意,英特爾的智能手機比ARM至少落後了三代。

「英特爾會在智能手機市場上獲得一些份額。不過,我們認為份額不會太大,因為它只是向此領域供應芯片的20家企業中的一家。其他企業都在使用ARM 架構,並且圍繞著我們建立了強大的生態系統,顯然更具優勢。」他甚至開始覬覦英特爾的「大後方」——PC芯片,「PC和智能手機功能越來越相似,芯片基本 相同。我認為我們能獲得這個市場的10%,甚至20%。」

伊斯特的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因為他此前已經鬆動了所謂的「Wintel聯盟」:微軟將在Windows8中支持Arm架構,順帶著 WindowsPhone平台自然也會選擇高通的芯片。ARM也在試圖推出更多基於Windows系統的平板電腦,這看上去像是要切斷英特爾和PC之間的 「臍帶」。要知道,Wintel聯盟兩家的關係已經遠遠超出合作夥伴的性質。但當ARM架構的芯片組帶來的更低功耗可以輕鬆地讓一部筆記本電腦待機時間長 達3天之時,微軟是否會索性連筆記本芯片也換成ARM授權的廠商了呢?

「我們絕不會讓對方的版本兼容我們的應用程序!」負責軟件業務的英特爾高級副總裁詹瑞妮此前的態度很強硬。但微軟也沒示弱,在它發佈的公告中稱: 「我們認為英特爾的表態從事實和道理上都是有錯誤的。」甚至有媒體稱,Win-dows8將更適配ARM,因為能耗是該平台應用評價維度中極重要的一環。

能耗成了英特爾老生常談,但又不得不面對的尷尬話題,這幾乎封死了英特爾進入移動領域的大門。移動應用不像桌面應用,面臨的資源約束非常嚴酷,尤其 是對能耗的要求,以至於到了如果不能做到省電,系統開發者可以捨棄功能的地步。但從另一個角度講,能耗的差距也意味著有足夠的市場彈性,英特爾有大把的機 會。

在剛剛推出的X86架構的智能手機上,能耗問題得以緩解:待機14天、3G通話8小時,音樂播放45小時,這些參數已經超出了市場大部分基於ARM架構的智能手機。

用戶體驗

但這依然不是英特爾熟悉的領域。如果說PC產業鏈的難度係數是1的話,英特爾中國區總裁楊敘則認為移動終端產業鏈的難度係數至少是5。「PC領域是 非常標準化、橫向化的產業,而到了手機上,完全是垂直整合的。從最底層的芯片開始,整合到上層的軟件,最後才能做成一個服務。這種開發的複雜程度遠遠超出 我們的想像,稍微改一個東西,就要做很多的測試。」

英特爾不得不改變原有的合作方式,從橫向的標準化模式轉向了量身定製。「為了達到最佳的體驗效果,硬件軟件就必須做到最好的垂直整合,這樣的集成是完全不一樣的。」楊敘告訴本報記者。

英特爾看起來遠離消費市場,但實際上為了定義超極本,它做了極其謹慎的前期調研。在英特爾的總部,有一個30多人的團隊,他們的職責就是做前瞻性的 市場調研。在超極本推出之前,他們在全球調研了3萬個用戶,瞭解各種設備在各種場景下的應用瓶頸。「這經歷了一個非常長的醞釀時間,他們會在整理之後的信 息上加上我們的技術,看看能夠實現到什麼程度。」英特爾消費品牌與市場策劃部經理張愛玲稱。

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調研過程,因為時下的用戶體驗已經被放在多個維度的坐標系中,使用場景等因素代替了產品形態對一個產品的定義。正如聯想把台式機和智能家居的營銷團隊放在一起,而超極本和筆記本則共用一個團隊。

英特爾的過程則更複雜。畢竟它無法像OEM廠商那樣把一些個性化的需求轉化成商品,它需要從碎片化的需求中提煉出共性的東西。「所以,英特爾的角色 是給行業提供一個願景和方向,它不可能給出具體的產品。當然更具體的工作就是幫助廠商理清不同硬件架構、不同品類的處理器所帶來的完全不同的體驗。」張愛 玲稱。

這個變化甚至影響到了英特爾產品規劃的過程。首先是反應速度變快,面對著瞬息萬變的需求點入口,英特爾的產品週期大幅縮短。而且正如楊敘所說,高度 定製化的產品成為常態,據英特爾市場部某人士透露,英特爾會為一個擁有足夠需求量的手機設計去改變芯片的形狀,「這在之前是根本不可想像的。」

英特爾對產品的感覺越來越好,它在CES上展出的很多參考設計都被OEM廠商採用,印度手機廠商LAVA前段時間推出的全球第一款X86架構手機就英特爾范兒十足。

這個看似比ARM封閉的生態鏈卻很好地平衡了標準和創新。它對產品的定義大多侷限在產品尺寸和芯片性能上,這使得每家OEM廠商都有足夠的創新空間。

以聯想的Yoga為例,這個在今年CES上獨攬多項大獎的產品被業內當做是第二代超極本的雛形。當英特爾和微軟在兩年多前提出這個產品理念時,並沒有太多的限制。「它們都很強調極簡的設計,而這和我們的出發點完全契合。」聯想消費筆記本及平板電腦業務總經理徐正表示。

有一段時間,聯想的研發人員把自己關在「小黑屋」裡,不停地開會。據徐正回憶,「我們很明確未來的趨勢是跨界,所以就嘗試著去窮盡各種產品形態。」 他們在牆上寫滿了自己的想法,然後一個個去論證和淘汰。「最後實在沒靈感了,就讓每個人說一個物品,而另一個人去聯想它和超極本的聯繫。青蛙、蝴蝶……什 麼動物都有。」最後在至少10個方案裡面,選擇了現在的這個「蝴蝶形」。「其實做270度旋轉毫無意義,當時已有的資源已經足以完成了。而只有360度旋 轉,才能真正實現四種主要的應用場景。」聯想團隊定義的這款產品形態也在今年台北國際電腦展上被大多數廠商採用。

實際上,英特爾已經設計了超極本最基本的演進路徑。第一階段實現輕薄,給沉悶的PC以活力;第二階段加入觸控和插拔、旋轉等設計,促成PC和平板的 平滑結合;而第三階段,就是實現語音、手勢和肢體語言的控制,讓消費者的體驗趨近完美。伴隨著不同的階段,就會有相應的創新需求被加上去。而諸如聯想這樣 的OEM廠商也會有自己的演進路徑,「我們先要把它做得足夠便宜,然後Windows8上市之後,人機交互方式將會極其豐富,再往後,就是如何讓多場景和 多種人機交互更好的融合了。」徐正稱。 

產業鏈之惑

所以,英特爾如此在意成本,因為這是超極本和X86架構智能手機的生死線。最新的消息是英特爾將在7月與部分台灣廠商協調成本問題,而它也宣佈了與 TPK宸鴻、達鴻、和鑫光電及勝華科技等四家台灣觸控面板供應商擴大產能3-5倍的協議。英特爾此前曾設立了總值3億美元的基金,用以構建產業鏈,這將在 下半年大規模使用。

其實英特爾和ARM兩個公司本身並不具備可比性。自1992年起,英特爾一直在半導體廠商中排名第一,而ARM根本不算是一個半導體廠商,也就從來 沒有進過排名。英特爾一年的銷售額是幾百億美元,而ARM僅為幾億美元。單獨的ARM顯然沒有辦法與英特爾抗衡,但ARM陣營所積累的勢能卻足以匹敵 X86。

這就是英特爾現在的當務之急,如何爭取更多的合作夥伴,並充分激發它們的積極性。一個堅固的ARM陣營:底層是高通、德州儀器、英偉達等芯片廠家, 中間有三星、蘋果、HTC、亞馬遜等OEM廠商,而上層是蘋果、Google和微軟這樣的OS提供商和龐大的應用開發者群體。這就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硬 件+API接口+APP」的產業鏈條,這與時下互聯網最主流的商業模式有異曲同工之處。

而英特爾有什麼?K800是聯想MIDH智能手機研發合作經理王正定義的,「最初經歷了一年多的演進期,那時候的生態系統顯然不夠好。」他所指的生態系統甚至是最底層的硬件生態系統,「配套的成本很高,英特爾的一些元器件電壓很高,它們還是在用PC的角度去思考手機。」

即便是如今英特爾已經聚合了一眾PC廠商,但依然屢屢受到ARM陣營的質疑。「英特爾控制了一切,會讓所有產品都變成一樣的,廠商很難有更多創新,當然你可以用不同的顏色給產品做外殼。」ARM全球總裁布朗如此調侃英特爾。

其實英特爾也曾嘗試過ARM授權的那種商業模式,但事實證明,比起PC或者服務器業務的利潤率,ARM芯片的利潤率實在太低了。甚至ARM陣營裡幾個重量級玩家都不能完全靠自己的ARMCPU賺錢,它們都有利潤率更高的業務:高通有3G,而英偉達有圖形芯片。

「你的平台上最終需要更多的開發者,而對於他們來說,ARM顯然太碎片化了。」張愛玲表示,「這麼多基於ARM的內核,最後出來了不同廠商的芯片,然後是不同OEM廠商的產品。而碎片化讓每一個參與者佔的份額非常小,尤其是開發者,他賺取的商業效益也很低。」

這反而形成了一個極妙的組合,ARM是Android陣營的天堂,而英特爾則是老牌PC廠商的避難所(它們很顯然錯過了移動互聯的第一波)。「業內 有點低估英特爾的號召力了,它們總會認為英特爾在這個生態鏈中,有太多無法掌控的環節。」張愛玲稱。也難怪,尤其是在更新的超極本領域,英特爾甚至需要去 和做轉軸和外殼材料的廠商溝通。

「而你看看我們去年8月開的那個合作夥伴的閉門會議,深圳和台灣各一場。」張愛玲頓了頓,「完全超出我們的想像,它們太需要英特爾了。」但她同樣清楚,市場留給英特爾的緩衝期,時間並不多了。



超極 極本 本的 邏輯 戰爭 升級 英特爾 英特 重構 生態鏈 生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7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