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法國大選背後憂慮 四成選民投給了極左和極右

“有700多萬法國選民投給了極右翼候選人勒龐。”法國籍歐盟經濟事務委員莫斯科維奇說,這想想“就可怕”。

根據法國內政部的最新統計,獨立候選人馬克龍以24.01%的得票率領跑並同極右翼候選人勒龐攜手進入第二輪,然而令人無法忽略的事實是,勒龐在第一輪的21.3%得票率和極左翼候選人梅朗雄19.6%的支持率:這意味著在3600萬法國選民中,近1500萬人,即總比例在40.9%的選民選擇了極端黨派候選人。

數十年的經濟不振與近些年的恐襲威脅令對政治系統徹底失望的法國選民向更加極端的黨派尋求慰藉,從大選的投票地理分布又可以看出,這是一場東法國與西法國的對決,在第二輪大選投票之前,馬克龍能成功地把這些越來越極端化的法國選民拉回正軌嗎?

越來越極端化的法國選民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以往數據發現,2012年同2017年兩次法國大選中,法國左右兩大傳統黨派在五年後,被極左與極右黨派分票情況嚴重;而從地圖上,如果將2002年法國前總統同國民戰線前領導人老勒龐在總體大選中的對決同此次馬克龍同勒龐的投票情況做對比的話,也可以看出馬克龍繼承了法國前總統、右翼政治家希拉克此前在東法國的大部分選民,不過勒龐的地盤也從西法國向東大幅推進了不少。

在分票方面,勒龐的投票率從2012年的17.9%(約640萬人)上升至2017年的21.3%(769萬人),5年內增加了近19%;極左的梅朗雄投票率更是從2012年的11.1%(約398萬人)飆升至2017年的19.6%(超過700萬人),5年內增長了近77%。

需要註意的是,極左同極右黨派的訴求並無差別,梅朗雄和勒龐的立場在諸多方面都相似:對歐盟和自由貿易采取敵視的態度,並希望同俄羅斯加強聯系,梅朗雄不僅希望法國退出北約,也希望就法國與歐盟的關系重新談判,如談判失敗,則像英國一樣,由法國人民來決定是否留在歐盟;在經濟方面,梅朗雄承諾每年將財政開支增加到2500億歐元以上,同時將法律工作時間從35個工作小時縮短為32小時,並對收入超過中位數20倍的富人征收100%的個稅。

與此同時,2012年還能在第一輪大選中拿到28.63%支持率的法國社會黨(奧朗德)在2017年其候選人阿蒙的得票率僅有6.36%,左派選民被馬克龍和梅朗雄瓜分。

2017年的法國大選首輪投票:黃色代表馬克龍的陣營,深藍色代表勒龐的陣營,淺藍色對應菲永,紅色為梅朗雄(來源:法國內政部)

從法國內政部提供的法國各地區投票示意圖上則可以看到法國東西之間的對立:除了固有的南北大本營之外,勒龐幾乎橫掃了東法國的選票,而馬克龍則拿到了包括巴黎等在內國際化大都市的關鍵選票,此外還守住了大部分西法國的陣地,如果將這張圖同2002年希拉克同老勒龐的那場選舉做對比的話可以看到,法國中部已經慢慢被“國民陣線”和勒龐蠶食。

2002年的法國大選首輪投票:藍色為希拉克的陣營,灰色對應老勒龐(來源:法國內政部)

實際上自2011年開始,法國選民對“國民陣線”的支持就從法國南北兩端蔓延滲入中部,用法國人口學家、歷史學家勒不哈斯(Hervé Le Bras)的話來解釋,勒龐在法國領土上不斷蔓延的支持率就如同“一場流行病”一樣。

支持馬克龍的區域,不可避免的,仍是法國在全球化過程中受益的地區,而支持勒龐的區域,則大部分是在全球化過程中衰落的工業區和被全球化遺忘的灰色地帶。

由於歷史上也經歷了“去工業化”等諸多原因,像美國一樣,法國也有自己的“鐵銹帶”(一般指傳統工業衰退的地區),而同美國總統特朗普相似的是,勒龐在老工業城鎮尤其受歡迎,這些老的產業工人對左派或工作的信心都已經完全消失了。

同時,法國城郊地區同法國其他國際化大都市之間的斷層,也不可避免地切斷了這些區域同全球化之間的聯系:2006年~2011年,法國13個城市的工作崗位平均增加了5%,包括里昂、馬賽、圖盧茲、里爾、波爾多、南特、尼斯、斯特拉斯堡、雷恩、格勒諾布爾、魯昂、蒙彼利埃和土倫。

然而作為整體,法國的工作在流失,失業率一直徘徊在兩位數。這13個大城市中充斥著共享經濟和充滿活力的創意產業,他們的許多市民在此次投票中,都投向了馬克龍,然而在城市之間的邊緣地帶,那里沒有共享單車、共享汽車,是一個人們感到全球化只是從他們身邊路過的世界,“國民陣線”的力量正在那里緩緩上升。

馬克龍成不了希拉克

“馬克龍成不了希拉克。” 前外交官、法國著名作家和諾(Renaud de spens)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這回馬克龍不會能聯合到82%的選民給他投票,即便他本人,在第二輪更想投給的也是梅郎雄(如果對陣勒龐的話)。

和諾指的是,在2002年,法國選民形成了所謂“共和國戰線”的陣營,從左到右來反擊極右勢力,前任法國總統希拉克彼時就獲得這種支持,法國選民打出了“寧肯把選票投給騙子也不投給法西斯”的口號,最終希拉克以絕對優勢(82%)挫敗極右勢力代表老勒龐。

和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馬克龍在兩次總體大選中暴露了他的一些短板,譬如他說話的方式不夠吸引人等,時間越長,這對馬克龍就越不利。

莫斯科維奇也認為,由於法國選民的態度變遷,此次馬克龍也拿不到82%這樣的高額支持率了。

目前,綜合大部分民調機構調查結果顯示,在第二輪投票中,預計馬克龍得票率將達62%至64%,勒龐得票率將為36%至38%,未決選民的比例將達到21%。

按照前文計算,向勒龐傾斜的最明顯的選民就是梅朗雄的極左翼選民。在第一輪投票後,法國從左到右都呼籲要支持馬克龍,以阻止勒龐當選總統,但梅朗雄可沒這麽做,也不號召他的700萬支持者這樣做。

菲永在認輸後表示:“只能投極右分子的反對票,沒有其它選擇。”但梅朗雄拒絕支持馬克龍。

法國的各方專家均警告,如選民大面積棄權,受益者將是勒龐。而極左翼的選民也在網絡上發起了“五月七日沒我事兒”(SansMoiLe7Mai)運動,號召大家棄權。

曾經成功預測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法國物理學家加蘭(Serge Galam)即指出,所有的民調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因素:棄權。

根據加蘭的結算,在第二輪中,如果勒龐可以充分動員她的選民,而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卻大規模棄權投票,勒龐就有獲勝的可能性,譬如以勒龐支持率為41%,而其對手為59%(這一個中位數,無所謂對手是誰)來計算,若勒龐選民的投票率為90%,而其競爭對手的為70%,則勒龐仍可以獲勝(假設法國選民總體投票率為79%)。

法國 大選 背後 憂慮 四成 選民 投給 給了 極左 極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879

與勒龐終極角逐不輕松 65%極左選民稱不投馬克龍

距離5月7日的法國大選第二輪投票只有不到5天時間了。對於被經濟學家預測勝券在握的獨立候選人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來說,最終與極右翼候選人勒龐(Marine Le Pen)的角逐並不輕松。

根據最新的民調,大部分極左陣營的選票不會投給馬克龍。

對馬克龍(左)來說,終極角逐似乎並不如外界預測得那麽輕松

梅朗雄領導的政治運動“不屈法國”(France Unbowed)最近向大約45萬支持者發起調查:他們會否在本周日的第二輪投票中支持馬克龍?至於會否明確投給勒龐,該調查並未包含。

公布於本周二下午的調查結果顯示,在參與調查的24.3萬人中,約8.78萬(36.1%)的選民試圖投出空白票;7.06萬(29%)的選民選擇棄權;只有8.47萬(34.8%)的人表示將會在第二輪投票中支持馬克龍。

也就是說,有超過65%的極左翼支持者不會支持馬克龍,這無疑增加了勒龐的勝率。

空白票是指選民投下選票,但不寫任何候選人的姓名。投空白票意味著選民履行了投票義務與權利,不算棄權,也不算廢票,但由於對現有候選人都不滿意,所以投下空白票,將削弱當選人的正當性。

作為“不屈法國”運動的創始人,梅朗雄在第一輪投票中獲得了19.5%(約700萬選民)的支持率,但仍無緣第二輪投票。

梅朗雄在第一輪投票中獲得了19.5%(約700萬選民)的支持率,但仍無緣第二輪投票

自馬克龍和勒龐在第一輪投票中勝出後,法國左翼、右翼都在呼籲要支持馬克龍以阻止勒龐當選。菲永在認輸後就號召自己的選民要“投極右分子的反對票”,即在第二輪投票中支持馬克龍,但梅朗雄拒絕這麽做。

梅朗雄的發言人Alexis Corbière堅持稱,梅朗雄和他的團隊不打算接受所謂的“道德教訓”去對抗極右翼國民陣線。

在上周五的YouTube視頻上,梅朗雄這樣告訴他的支持者們:“我會在第二輪投票投出自己的選票,但我要投給誰我是不會說的。你們也不必像偉大的學者那樣去猜我會投給誰。”但他隨後補充說:“你們當中有人懷疑過我不會投給國民陣線嗎?每個人都知道這個。”

事實上,梅朗雄已經明確表示過,他不會支持馬克龍。雖然馬克龍目前仍是最有可能贏得本周日最終大選的候選人,但多項民調顯示,他與勒龐的差距正在縮小。

勒龐 終極 角逐 不輕 輕松 65% 極左 選民 稱不 不投 馬克龍 馬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793

冀重演希臘經驗 極左黨號召遊行西班牙求變革 30萬人反緊縮

1 : GS(14)@2015-02-03 00:32:33





歐洲颳起陣陣左風,繼希臘上周以選票反緊縮,選出「左翼激進聯盟」(Syriza,下面簡稱左聯)上台執政後,三十萬名西班牙人前日也響應新興極左「我們可以」黨(Podemos)的號召,在首都馬德里舉行大型遊行,除了用腳向當局展示反緊縮的決心外,亦希望複製希臘的經驗,在今年十一月的大選中將「我們可以」黨送上台執政。


示威者不分男女老幼,分別乘坐逾二百六十輛巴士,從西班牙各地趕到馬德里參與遊行。人龍由市政廳出發,遊行到太陽門廣場(Puerta del Sol),其間不斷大喊「我們一定行」,並高舉「現在就是改變時刻」的標語。有民眾則揮舞希臘國旗及「左聯」的紅白黨旗,顯示自己與希臘民眾一樣,對緊縮措施同仇敵愾。三十二歲的電視導演岡薩雷斯(Pablo Gonzalez)表示,希臘選民已展示帶領國家邁步向前的方法,希望西班牙、愛爾蘭、葡萄牙也能照辦煮碗。



首相斥選民玩俄羅斯輪盤

主辦單位「我們可以」黨稱遊行有三十萬人參與,但警方則指只得十萬。該黨三十六歲創辦人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表示,「變革之風已吹入歐洲」,盛讚「左聯」上台六日以來,已較多國政府過去數年做得更多。事實上,儘管西班牙厲行緊縮多年,但民眾一味勒緊褲頭,經濟卻毫無起色,失業率高企,政府及王室更多次傳出貪腐醜聞,難怪民心求變。二十三歲失業教師桑切斯(Dori Sanchez)表示「很多人同意有需要改變」。五十三歲長者護理員薩拉查(Blanca Salazar)則說︰「我要真正的改變,當局不要再愚弄我們了。」遊行時身處巴塞隆拿的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則警告選民不要與「我們可以」黨玩「俄羅斯輪盤」,批評該黨的選舉承諾說得天花龍鳳,但最終根本不會兌現。他又不點名地暗批「我們可以」黨立場過於激進,指「激進主義很不幸地在西班牙非常流行」。



支持度超越在野社會黨


西班牙今年是選舉年,全國十七個區有十五個舉行地方選舉,十一月舉行大選,有分析指「我們可以」黨迅速崛起,或打破該國多年由人民黨及社會黨兩大主流政黨輪流執政的政治版圖。多個民調顯示「我們可以」黨的支持度,已超越在野社會黨,在部份調查中甚至高過執政人民黨,反映該黨步「左聯」後塵上台執政,絕非天方夜譚。法新社/英國《獨立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202/19025649
重演 希臘 經驗 極左 號召 遊行 西班牙 變革 30 萬人 人反 緊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584

工黨激增29席郝爾彬「極左」難動搖

1 : GS(14)@2017-06-10 13:46:32

【居功至偉】工黨今仗雖未能一舉成為國會最大黨,但由最初被看淡,到最終議席激增至少29席成為大贏家,黨魁郝爾彬居功至偉,奠定未來數年黨內「極左」走向更難動搖。素有「左王」之稱的郝爾彬,一向被黨內溫和派批評立場太左,黨內地位長期備受挑戰,一旦工黨在今屆大選中選情失利,溫和派原計劃在數月內對他提出不信任動議。去年夏天,郝爾彬的黨魁地位已曾受挑戰,只是最終獲大比數支持連任。


左派主張融入主流政治

郝爾彬的左派黨友認為致勝關鍵是其「正面政策」,以「為大多數人着想,而非少數」為競選口號,成功爭取年輕一群支持。影子財相麥祖恩指,郝爾彬藉着社會對骯髒政治風氣的不滿,讓其左派主張融入主流政治;副黨魁華德信亦讚揚郝將工黨帶領到「新的主流地帶」。華威大學政治專家芬恩表示,郝爾彬的策略現在看起來是對的,成功獲大眾認同其主張。郝爾彬的成績亦掃除了黨內的反對聲音。前外相施仲宏坦承郝爾彬功不可沒,又強調工黨一直很團結支持其政綱;前內政大臣白文傑則指,他一度對由郝爾彬領軍競選感到質疑,但「我們應給予他應得的讚賞」。分析認為,今仗將確立郝爾彬的黨內領導地位。英國《泰晤士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610/20051243
工黨 激增 29 席郝 郝爾 爾彬 極左 動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17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