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王小川:跟360是條窄路,跟騰訊是條寬路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0544.html

9月16日下午,騰訊宣佈向搜狗注資4.48億美元,並將騰訊搜搜業務和其他相關資產併入搜狗。交易完成後騰訊隨即獲得搜狗完全攤薄後36.5%的股份,騰訊持股比例會在近期內增加至40%左右。在騰訊投資後,搜狐及其關聯方仍是搜狗的控股股東,而搜狗將繼續作為搜狐的子公司獨立運營。在新成立的搜狗公司中,張朝陽繼續擔任董事長,騰訊總裁劉熾平和首席運營官任宇昕出任董事。王小川繼續作為董事和首席執行官領導整個公司發展。

騰訊和搜狗達成共識:將共同研發、聯合推廣和全面整合雙方的產品和服務,並將在搜索技術、用戶研究及數據挖掘等領域中進行深入合作。搜狗將向騰訊旗下PC和移動社區中龐大的用戶群提供包括搜狗輸入法和搜狗搜索在內的產品。

此前,搜狗CEO王小川在創業家黑馬營上課和跟《創業家》、i黑馬的相關交流中透露了在自己作為BAT三大巨頭的搜索市場大格局變量中的關鍵時,自己最想加入騰訊,認為那是一條最理想的寬路,以下為他的講述的部分整理:

(搜狗)自身是一個生命,要長大。我覺得(在現在的競爭格局下,搜狗)有三種選擇:第一跟百度對抗,就沒了,長大了也被消化掉了。但在騰訊保護傘下面,還是靠自我生長的基因往前走。(跟360)我把它稱之為少年派的狀態,就是你自身有你最純粹的東西在,但是這樣的狀態在整個今天中國互聯網還野蠻的時候,你要過這個河,有這個東西你是過不去的,但你不能把內心變了。

因此,這三個選擇,在騰訊裡純粹,跟百度走了就消亡,跟360走就是少年派這種狀態,(始終)有隻老虎。

騰訊的選擇我覺得很簡單,這樣做就行了。但(跟360)我把它叫做奇虎體驗,360就是那隻老虎,不能把那個吃掉,需要把兩個組織都保持下去。所以,如果以360的眼光來融合搜狗,就是老虎把你吃掉了,它吃完你它也活不下去了,所以要共同前進,都在一條船上,那條船叫奇虎,然後老虎跟人是能夠共生的。

(要是你自己選擇的話,你更願意選哪種?)理想化的是一條簡單的路,一條寬的路,是騰訊這條路。

三級火箭的模式(指「輸入法-瀏覽器-搜索」)就不僅借搜狗的輸入法了,我可能借騰訊的平台,而且無線上有很多東西,這是個簡單純粹的路,這是條寬路。

跟360走在一塊的話,是條窄的路(寬路、窄路是聖經的語言)。但有可能它能開闊的東西更大,這叫窄路,但(跟)百度是沒路。

我從1999年開始進入互聯網,在ChinaRen,2000年(它)被搜狐收購了,我又在搜狐,從一線的工程師做起,2003年正式研究生畢業,之後算正式全職加入(搜狐)。(最早)在三大門戶裡,搜狐技術是排最後一位的,排在第一位的是網易,第二位是新浪。但搜狐那會收購ChinaRen的目的不是為了技術,是為了SNS。ChinaRen的技術底子留下來了。

百度在2003年開始已經初露鋒芒了。(百度)1999年開始做,之前新浪只給消費者提供廣告服務,(百度向新浪收取搜索服務費,但)覺得自己不能夠只去收服務的錢,開始賣(搜索廣告,開始賣)的不高,搜的結果加在給新浪的結果裡面,你分辨不出來。本來新浪自己就賣廣告的,那多少是賣給新浪,多少是賣給百度的?所以新浪那會兒就把百度給停了,就是不給錢,百度(搜索)返回的結果就是新浪欠費,兩家就搞的特別(針鋒相對)。

搜狐就(服)軟,但(也在考慮)自己做搜索營銷,有這麼一個源頭。百度那會兒(要)建自己的入口,提供(的搜索結果)質量不一樣,給你索引6千萬頁面,給自己索引1億頁面,品質比你好。

找清華兼職學生做搜狗

搜狐技術特別薄,那會兒做搜索,在搜狐基本上找不到一個會寫C語言的,能寫個PHP那會兒就算不錯的了。(但搜狐)就想做搜索,正好趕上搜狐有點兒錢。2003年無線增值起來了,(搜狐靠著)SP那東西,賺了很多錢,因此也願意投入,做一些其它項目。否則以前老是虧錢也很難受的。老張(張朝陽)是屬於從來不侷限(於)我有什麼,他只想我要什麼,這也是個好習慣。搜狐有遊戲精英嗎?沒有,我就要遊戲,折騰好幾輪遊戲,找到人就干了(最後還幹成了暢遊)。做搜索也是,死活要做,就找到我,給了我6個人頭,說你用搜索把百度幹掉。我那會兒叫做無知者無畏。6個人頭還不是6個人,我知道6個人肯定不夠。我說這樣吧,你把它換成12個兼職的,便宜一半的人,12個人可能好一點。

真正做技術我有概念,我相信(自己)技術在全國就是最好的,寫程序在全國排在第一,就接了這個活。(我)接了這個活之後去清華招兼職學生,因為你招全職學生是不肯過來的。全職的人說,我願意到有技術背景的公司裡去工作,而搜狐那會兒,包括(中國那)幾個互聯網公司都不怎麼樣,那會兒時髦的是IBM。那種情況下到學校找兼職學生才有機會。我就找(清華)頂尖的計算機系的(學生)。搜狐那會兒沒用過獵頭,就沒挖過人,不像現在360做搜索,做搜索肯定挖一堆人過去。(我)一個沒挖過,全是兼職學生,就那種感覺,有點像中國造核彈。

我在ChinaRen工作我是兼職學生,後來在搜狐的時候(找兼職)做搜索,一說大家覺得很好笑,但是很管用。比如說學生有個問題就是,他不守時,今天說不來就不來,他也不缺你那口飯吃,開除也無所謂,睡個午覺下午去了,再玩兒個遊戲就晚上了,再打電話說明天來不了,很多毛病。

那我們11點到11點半的時候打電話給他,中午要訂了盒飯了,訂不訂?12塊錢一份的,你要來我給你訂,那學生想,盒飯不吃白不吃,就會答應你!

那總不好意思來就是吃飯吧,總得提前個半小時裝模裝樣幹點兒事兒吧。晚上再訂個飯,好了,這個時間就守住了。這都是從自身體會過來的,因為你從學生過來你懂這些東西。

那會兒很困難,我們用11個月把搜索給發佈出來。那會兒怎麼省錢?沒用服務器用PC機來打,精力都耗在技術裡了。(搜狗)發佈出來之後,這是搜狐複雜系統裡面唯一一個上線當天就正常工作沒崩潰的。但畢竟跟百度還是有差距,但這個事兒作為起步的話,它的意義在於,給搜狐建立了真正頂尖的技術能力。現在我們的技術能力上是很好的,你看做客戶端我們能幹,搜索也能幹。

2004年,搜狐開始講技術驅動,因此給我們傾斜是不錯的,薪水、待遇、股票比其它部門高。在2004年(我)沒感覺,回過頭看,發覺老張在裡面含辛茹苦。


受Hao123和番茄花園啟發,做成輸入法

(我做的)第二塊比較成功的事情,就是輸入法出來,一個大變局就拉開了。

做輸入法,也有它的偶然機緣在裡面。我們做搜索到2005~2006年就非常被動了,就三年,技術人員熱情消耗殆盡。2005年百度上市,上了之後氣勢如虹,(股票)價格高漲。一般是新公司挖老公司的人對吧?FaceBook出來挖Google的人對吧?我們是反哺的。我其他沒有,但員工素質高這是有的,我們培養兩三年的員工,不管是騰訊、百度,幾個大公司,只要搜狗給了Offer或從搜狗出來的,很容易就過去了。很可惜,(搜狗)這邊要前途看不見,要錢沒有百度多,就剩下一點點理想的東西,怎麼支持這個事情呢?到2010年我們分拆的時候留下來的(真是)紅軍,(是)翻過(雪)山過了草地這幫(兄弟),有革命理想主義的(兄弟)。

因此在做輸入法之前的時候已經很被動了。然後,我們想做輸入法,我們先做了一個產品叫工具條,我們一開始有感知,Tobar跟搜索有點兒關係,然後就推工具條,工具條是帶搜索量的,這個感知還比較早,但感到另外一件事情的時候,搜狐搜索的收入是逐漸下滑的,這時你的流量也好、收入也好都被百度拿走了。

買個東西到底什麼效果是不好搞的,所以搜一下,那個工具條在推廣的時候本身就有點流氓推廣的方式,屬於不知道就裝進去了,然後就加個框,在那個年代是這麼幹的,已經有點超出我們自己的底線,但就這麼去做了。

但由於商業壓力,太大彈廣告,彈出個1/4屏幕大的廣告出來,所以邊說是搜狗工具條一邊彈廣告,就留下了流氓兩個字,一下就把市場給做壞掉了。搜狗,按照張朝陽的說法:飛機就開始搖搖欲墜要墜地了。

那會兒我們就想到了做輸入法。做輸入法的原因,從我本性裡面,還是從技術想,你有什麼生產力的能量能放進去,那時候我想到還是搜索引擎能夠幫助去計算中國人的詞彙是怎麼用的,包括哪個詞用的多,哪個詞用的少,哪個詞是新詞兒,哪些是老詞兒。

我們是活的,從搜索引擎中得到用戶說過什麼話,搜索了什麼東西,到今天就開始,用戶不僅說的是詞兒了,句法關係,全部放進去了。比如人名取名的規則,叫王建軍,不是說把所有人名都能輸下來,但我知道人是怎麼取名字的,建和軍放在一會兒就是建設的建,就不會是健康的健,百家姓的使用,這個輸入法的使用,按照今天時髦的說法就是大數據,甚至云計算,機器裡面的量永遠不夠,機器裡面只有80M用來做輸入法,否則你的計算能力太大,CPU崩不住的,但實際上要求它要有更大的能力怎麼辦呢?放到云端,要做出判斷,如果這個詞兒如果從概率上來說小眾了點,它不一定會在你機器裡面那點兒存儲,就要云端來計算,所以這是很複雜的語言模型。所以,在云計算、大數據,其實我們一直在用,只是我們從來沒想喊這個事兒。

在創新裡面,產品系列的討論裡面,我們有個小白用戶,2%的輸入習慣是我們收集的,按刪除鍵就代表什麼事兒,說明他輸入的東西是有問題的不想要,那我們就會針對刪除鍵來驅動你後面的改進,用一個閉環把所有用戶的習慣進行改良,做的很深,它就不是一個草根活,是個高精尖的技術在裡面,今天的語言模型足夠了,輸入法只是做了一部分,語音識別這些東西比其它家都有優勢,這一句話到底說了什麼東西,從語音波形到拼音,從拼音轉換成句子我們是有積累的,還有中間一些皮膚,這是我們把輸入法給做成,這是06年發佈的,中間07年跟Google還打了一架,Google抄襲我們詞彙,Google第一次發佈會改名叫谷歌,第二次發佈會當天就炸堂了,被指抄襲,它確實詞彙是用的我們的,不是他自己的。

Google在中國的品牌不錯,所以會有人說怎麼可能Google侵你權?你就是賊喊捉賊,我們至少輸入法是在品牌上的一個破冰,是個好事。(這)奠定了專利地位,今年大家能看到我們在互聯網專利裡面,這是第一案。跟Google的這個官司引起了我們對專利的重視。

以前做的每件事情都有它的意義在,很有效。2002年,兩個(網站)對我震撼很大,一個是hao123,第二個也是個草根的東西,番茄花園。之前不知道hao123這個網站,當時的情況是,我們當時技術部想做個事兒,想驗證一下搜狐首頁的流量怎麼來的。這很好算,服務器搜一下就知道點擊,留有記錄的,算出來第一名就是hao123,佔了搜狐訪問量的1/3。(當時)第一反應就是算錯了,再算一次,因為你沒聽說過這網站,但算兩遍還是它,最後就瘋了,發現這個什麼爛網站啊,密密麻麻擺了一堆網址,但就構成了中國上網很重要的入口。

之前覺得(做)這個事情是,頁面(要)怎麼設計,(設計得)怎麼優雅,怎麼調顏色,但人家放了一堆網址就成了hao123的模式,而且不只是一個網站,也是排名(很靠前的)網站,真的很震撼,把你原來覺得很牛逼的,高科技精英的東西都摔的死死的,這就是個轉變。原來在地方上電信給你裝了寬帶之後都給你設了hao123,讓你會上網,你不理解很多事兒但不代表別人不這麼幹。


QQ上市之後股票才5塊錢,為什麼?華爾街那些精英分析師們從來不用這玩意兒,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更不可能在上面分享東西了,股票長期低迷。所以,中國概念股在美國上市特有機會,因為美國(人)看不懂它,但(美國股市)有清晰的遊戲規則,最後(中概股)股價還是會上去。

番茄花園,我們跟它有合作,2006年推出輸入法之後的一年時間裡,我們輸入法已經非常好了,人見人愛,搜狗員工用著說好,(用戶給我們)送錦旗的都有。搜狗市場(表現)很好,搜狐也很努力地推,但一年下來我們市場份額才2%,那就很崩潰啊,這麼好的一個產品,推了一年,才拿2個點的份額,要拿30個點得15年?就不靠譜了。

那麼就想,用戶怎麼接觸到你的輸入法?聽朋友說,還是從哪能下載到?那時候才懂得建輸入法渠道部門。

之前搜狐是沒有這個完整的渠道體系的。搜狐邏輯我把它定義叫百貨公司邏輯。(搜狐像)百貨公司,設很多頻道,每個頻道就是一個專櫃,一層樓一個專櫃,消費者到搜狐來,什麼都有,因為你什麼都有所以會有很多人願意來,因為有人來馬上就有人流,這跟百貨公司是一樣的。

但是,搜索其實不符合百貨公司這種特點。比如要買可樂,你願意買可樂去一個百貨公司嗎?累的要死,你肯定希望冰箱裡就有,自動售貨機裡就有,小賣部就有。搜狐已經很仁慈了,把這個可樂放在一樓最好的專櫃賣,在搜狐首頁上賣搜索,那就是以前賣珠寶、賣化妝品的地兒賣可樂了,你還賣不出去,所以就會認為是產品不好。

(後來我們搞清楚了)因為用戶不是這麼用搜索的,用戶用搜索就喜歡乾淨的頁面,而不需要到百貨公司去幹這事兒。這時候我們就開始找番茄花園創始人,他幫了我們大忙。我們也給他錢,成本是高,幾百萬的樣子,但因為他,一年後我們市場份額到了40%,從2%到40%了,再一年到70%,中間還有很多原因,但這很重要。所以,除了產品,要理解渠道的力量。別人不懂的,直到做成。

搜索那會兒已經明白了,不可能比百度做得明顯好,能做差不多就不錯了,人家都已經習慣用搜索憑什麼再把他拎過來?所以,(搜狗)輸入法的要求最後做到,Ctrl+Shift切出來,不是微軟的、不是紫光的。搜索我們就明白了,我要切出來就是搜狗的我才有機會。

這是輸入法從失敗到成功給我的經驗教訓,我懂得怎麼把流量帶進來,但這個邏輯跟搜狐的邏輯天生是違背的。搜狐是封閉體系,既沒有流量流出,也不需要流量流入,搜狐的編輯不會到外面買流量,也不會在搜狐貼個鏈接,給錢(都)不做的,就自個兒玩兒。所以這個邏輯,對搜狐來說實際是離經叛道的事,很挑戰搜狐原來根紅苗正的文化。

這我就明白了一個事:如果只做搜索我們成不了,輸入法要做好需要用戶習慣的改變,我們就明白我們要做瀏覽器了,輸入法帶瀏覽器,相當於番茄花園的邏輯,瀏覽器帶搜索就相當於hao123的邏輯。


狐狸的子宮裡為什麼能長出狗?

(所以)我做的第三件事——做了個瀏覽器。

狐狸生下狗,我覺得還是有它的歷史意義。

現在這個局面裡面,大家看到的,搜索裡面百度老大。除了百度以外其他三家,都應該按照(搜狗)這條路徑來做(搜索),360做到了,騰訊沒做到,按道理它是最有機會做成這事兒。

2010年(搜狗)分拆的時候我就跟團隊講了,搜搜一定幹不過我們,因為我對搜索是有深刻的理解的。我能理解搜搜是怎麼幹活的——他們挖很高薪水的人來做,不像我做是真想把這事兒做成,就跟富二代一樣,一個孩子家裡太有錢了,要啥有啥,你真能指著他在外面闖一番事業嗎?這難度特別大,對吧?他只是覺得能跟老爸把錢要到手,這個事兒就能推動下去,反而他們的狼性和鬥志都不夠。

因此在2010年那段非常艱難時間,雖然我內心知道搜搜肯定搞不過我們,但你需要去證明這樣一個過程,最後實際上也是證明了。騰訊是一個做關係基因的公司。中國互聯網有三大模式:一種是騰訊這樣的,包括遊戲也是;一種是找到你要的信息,就是百度干的事兒;一種交易,阿里干的事兒。(後兩種)騰訊都沒做起來,這有它的基因在裡面的。

搜狐能走出搜狗來,我覺得還是來自它的媒體基因——在這上面長出一個技術基因,這是基因突變,需要(狐狸)它的子宮有足夠的包容性,有極強的抗免疫能力,然後你才能在狐狸的子宮裡面長出狗來。

但正因為這樣,難度特別大,總以為它(狐狸)能幫到你,你就有你的負擔在後面,不一定是好事。離開搜狐的幫助,反而你自己獲得這種鬥志。跟人一樣,你在家裡永遠依賴家裡,還是要自己出去自己來。


搜狗的未來:工具服務化

搜狗三級火箭這個模式(也有)缺陷。

百度從信息服務的角度來說,它能幫你做選擇,反而背後有商業性存在,有兩個做選擇的東西:一個是搜索,搜索敲個詞之後你真的不知道你要的第一、第二結果是什麼,它會幫你選一次,靠機器從互聯網上數以億計的網頁裡找到你要的東西,給這個給那個可能都對,甚至把廣告加進去了。導航現在構成360第一收入,在百度的收入構成裡面也不小,這兩個特點就是:它能幫你做選擇,導航是靠人選的,搜索是靠機器選。

所以,輸入法、瀏覽器如果還是工具,要能夠幫你做出選擇的話,你就得做三級火箭,你的可能性才會非常大。但如果用戶其實是你來做選擇的,因此我們現在的輸入法、瀏覽器往下會做個大的升級,輸入法首先升級,在做選擇的時候還是以信息服務為核心,我們原來說瀏覽器對搜索產生了影響是因為它的渠道,因為一個搜索詞先要經過瀏覽器的搜索框才能進到搜索裡去,那麼對不起,有一半的用戶,甚至一半多的用戶就會用我們的搜索引擎了,我們成了蓋帽,就是瀏覽器成了給搜索蓋帽的。還有一層蓋帽就是輸入法。

敲詞首先要進到輸入法,把輸入法放到瀏覽器搜索框裡面,回車鍵才能進到搜索裡面去,所以原則上輸入法用戶輸入的詞,都是先經過第一道的。如果在用戶輸入詞的時候,再理解你的意圖,我直接給你推送你需要的結果,最後你發現根本不需要把這詞兒放到瀏覽器裡面去,也不需要再進到搜索裡去,就是輸入法在用戶那已經拿到他想要的了。

我們做購物搜索、網頁搜索,還是你的wrod文檔我們都從頭到尾提供給你需要的,從需要變成獲取。因為輸入法兩個用途:一個是輸入東西,非常典型的在微博裡面、在論壇裡面,寫wrod、寫PPT,目的在這兒,但還有個很大的目的是獲取,它是用戶交互界面第一道閘。所以,我們現在有能力很精確的識別用戶在什麼環境下你想要什麼,那我就有機會服務你,就不需要經過瀏覽器再搜索了,直接就可以做選擇了。我們發佈新的輸入法,叫做有智慧的輸入法,因為幫你做選擇是靠智慧的。

但我講,從這個(開始)就打破三級火箭了。輸入法從第一級火箭裡就可以直達結果了,不用通過搜索引擎,就把你要的網頁和廣告就給你了,既不通過瀏覽器也不通過搜索了,這件事情做出來對行業裡一定是個挑戰。

傳統就沒有一個這樣的輸入法在,就沒有人能告訴你要什麼,這是中間做的第一步。第二步,瀏覽器也會從工具向服務轉化,當你輸入個鏈接的時候,你的目的並不只是看這一個頁面,比如我到個下載站,當你看新聞的時候,新聞的來龍去脈,跟新聞延伸的興趣,相關的百科解釋,新聞中提及的歌或者電影,我在瀏覽器裡都可以直接讓你去消費,我會幫你做選擇。

瀏覽器直接連接起來,而且都不經過搜索引擎了,也不走搜索引擎相應的模式,一到了頁面給你推薦相關的東西,相關的音樂、相關的圖片、相關的視頻,瀏覽器也變成服務了。所以工具服務化,它們的價值就像網址導航和搜索一樣。

我們就從三級火箭模式解脫了,解脫之後我們用戶量就能充分爆發出它的商業意義來,爆發出對用戶的增值來,否則你的用戶量受制於三級,總是發現你比比其他家小,從用戶量其實我們比百度大好多,比騰訊來講小一點,但騰訊還會越來越大,但我認為這樣一下就進入真正的主戰場了,就不是靠搜索去打仗,是靠瀏覽器、輸入法打仗,形成模式。



搜狗未來演變的邏輯

(搜狗的這種演變)有幾個價值觀的東西在起作用。

一個策略叫做智慧的體外進化,這跟我們的產品其實是有關係的,體外進化這詞兒是最近一年談的比較多的。我的說法是,前5000萬年人的進化是靠體內進化的。你要冷了怎麼辦呢?那你就長脂肪、長毛,但最近5000年不是這麼進化的了,你冷了後穿衣服、開空調,所以人對自然界的適應和改變能力,已經不是靠自身的蠻力去進行了,我們以前是靠跑的快、體力好,現在開車一腳油有去了,以前靠耳朵好使,現在靠手機就能聯繫,順風耳,電視機或者電腦可以當做千里眼,包括現在這些設備都是在體外進行的,不是靠你體內進化的。

那麼,在體外進化這是個大的趨勢,技術自己是有生命的,開始是技術驅動人去做事情,但到了一個階段的時候,技術它自己會驅動人去適應它的,機器最終也會有它的生命在。但現階段,因為它和你合體了,你變得更強,今天人離開了技術、離開了這些工具之後,你會變一傻叉了,什麼都不會。

所以你要靠體外的東西幫助你才能更強大,互聯網人變得更強大是因為有東西跟著你一起在工作。那麼為什麼叫智慧的體外進化呢?最核心是在智慧上,今天的像Google,離開Google之後我們很多事兒,對很多人來講,他就不懂了,你需要Google才能回答很多問題,才能解決社會中的很多事,人的智力也已經跟外界這些合在一塊了。

所以,如果我們能在這個領域裡明確我們的目標,是在智慧層面做出更多的服務、工具來幫助到你,那我認為這件事情符合未來發展趨勢。我們怎麼做出更聰明的機器來讓你去使用。而我剛才講,它幫你做出信息選擇是一種智慧,我能幫你選好,你要這個、要那個,人其實都願意的,除了頂尖智慧的人以外,很多事兒都是願意其他人幫你做選擇的,這是個現實,大多數人其實離開了信息是越來越白痴的。

因此,我們的目的是在做智慧的體外進化。

智慧怎麼來?你機器憑什麼有智慧?這個命題其實之前已經有些解開了,所謂智慧的定義,有一個定義叫做普林特式,普林特式指的是一個機器坐在你裡面,它能和你對話,你是分辨不出它是人還是機器來的,那麼它就是這種仿人的智慧了。我們分幾個階段看,如果我們用一個有點強詞奪理的說法講,把QQ和整個互聯網放在一塊,它是有智慧的,它可以對話啊,只不過是QQ的軟件把互聯網連在一塊了,脫離互聯網QQ也是沒智慧在的。

後來看了一個電視連續劇,叫黑鏡(音)。英劇,就是講一部機器,把你在FaceBook上拎起來,它就變成能跟你對話的智慧的東西了,智慧不一定非得做個人,它可以在互聯網上把一些行為邏輯聚在一塊就變得聰明了,因為它是把整個互聯網的東西全部聚在一塊,它也會很有智慧的。Google就是一個典型代表,Google的搜索引擎敲個詞兒進去,就會給你結果,它很聰明,不是Google的工程師聰明,而是Google懂得怎麼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的智慧提出來。以前技術的研究是,頁面裡面標題怎麼寫的,正文怎麼寫的,每個詞出現多少次,以決定這個詞跟這個文章相不相關,Google在這個邏輯之外,如果一個頁面能夠鏈接到你,你意味著重要,如果鏈接到你,裡面說你是有什麼屬性,那麼就會知道跟這個內容是不是相關,否則,如果沒智慧的話排第一名的就不是搜狐網站了,而是一個網頁裡面標題裡面寫了十個搜狐,正文裡面也全寫了搜狐,這是最相關的。那這個鏈接的編寫和裡面標題的關係是有人存在的,人在裡面留下了很多指引的智慧在,提出來把它放到產品軸去,這跟現在講的大數據是一樣的。

所以我們也看到一個事兒,第一我們要做智慧的工具,智慧的體外進化就是我們幹的活,怎麼來?在互聯網渠道挖,輸入法就是挖了一道,把人怎麼說話的邏輯挖下來了。雖然不能挖出對話來,但至少你在把拼音拼出來的時候我已經知道你想要什麼了,這是輸入法干的事兒,瀏覽器也是,當你看到頁面的時候推薦其它頁面給你,怎麼辦呢?我們看其中一些領先的人,願意高成本消費的人,看到頁面發現搜不出什麼東西來,他就把瀏覽器當頁面了,最後能學習到,靠人的智慧挖,使瀏覽器從工具向服務轉化。信息選擇能力的智慧是來自於互聯網的人的,我們叫做智慧的互聯網,或者互聯網智慧,是這樣的邏輯。有了智慧之後,人就會利用工具幫你做信息選擇,應用工具享受服務,尤其是輸入法這樣的產品。

這條清晰的脈絡是我們主導的,以前沒主張,想搜狗就是什麼呢?搜狗就是輸入法,未來想把智慧概念連接進來,幫你做選擇,能讓你的選擇更簡單,能讓你變得更強大,使你體外聰明的機器能夠幫助你。這個定調了就不遠了,在我看來一兩個季度裡分割就開始出來了。

你離不開它,你可以不用沒關係,就像電燈你可以不用,Google你可以不用。其實Google已經幹了一個事兒了,已經在裡面挖東西了,然後我們輸入法進一步的挖,瀏覽器進一步的挖,這是我們幹的事情。

王小川 王小 360 是條 窄路 騰訊 條寬 寬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391

同一條寬松的道路上 歐美日為何漸行漸遠?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1146

555

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全球央行都不約而同的以寬松的方式來應對。然而6年之後,英美兩國的經濟數據已經顯著改善,而日本和歐洲卻依然深陷泥潭。究竟是什麽原因導致在同一條寬松的道路上,歐美日經濟分道揚鑣?

pol

零利率之後,大規模QE宜早不宜晚

隨著利率接近零,央行通過降息這一法寶來提振經濟的方法顯然無法行得通。因此央行必須尋找到一個“非傳統”方式來應對危機並刺激經濟。“QE師祖”日本想出了一個很好的辦法,但是將其發揚光大的卻是伯南克領導的美聯儲。

在數次降息之後, 2008年美國短期利率已經接近零水平。其為了壓低長期利率並推動投資者投身諸如股市和企業債在內的其他資產,並由此刺激經濟發展。美聯儲隨後很快就推出了量化寬松,即QE。英國在美國之後也很快推出了本國的購債計劃(QE),而日本在2013年春季之後才開始大規模購債,歐洲更是在今年才開始考慮這一個問題。

行動上的快慢差異和力度不同導致了經濟結果的差異。美國和英國失業率在金融危機時代一度分別達到10%和8.5%,而最新的數據已經回落至5.8%和6%。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歐元區11.5%的高失業率和日本經濟三重衰退的窘境。

前國際清算銀行經濟學家Stephen Cecchetti曾經對QE的效果持有懷疑態度,但是他現在也不得不承認“雖然在2008年的時候,QE存在很大的不確定。但是事實證明,當利率歸零的時候,非傳統工具(QE)是有效果的。”

財政平衡很關鍵 否則央行也將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美聯儲主席耶倫在上月的演講中曾表示,“在“好時刻”改善結構性財政平衡十分關鍵,那樣才能在“壞時刻”有足夠的空間/財力來提供刺激。”

這一點上,雖然美國也鬧出過財政懸崖政府關門的醜事,但是日本顯然更應該成為經驗教訓的代言人。

目前日本債務/GDP比達到了驚人的135%,遠高於美國和英國80%水平。在安倍晉三宣布延後上調消費稅之後,日本財政狀況進一步惡化。如果全球性或者地區性危機卷土重來的話,日本將面臨巨大的挑戰。

歐元區的情況有一些特殊,雖然歐元區整體負債率相對理想。但是從一些成員國的數據來看,歐元區的財政狀況應該介於英美和日本之間。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希臘、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法國的債務率分別達到174.1%、96.8%、135.6%、132.9%和96.6%

放水的實際操作——銀行資本比例調整

Cecchetti認為美國和歐洲在銀行政策上的選擇也是歐美經濟走向不同的關鍵。歐洲央行要求歐洲銀行業減少對風險資產的頭寸暴露,換句話說就是降低了銀行的放貸規模;而美國卻增加了風險資本的比例,因此美國銀行業更願意借貸。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2009年末到2012年末,美國銀行業資本增加規模為2030億美元,歐元區銀行只有1080億美元;與此同時,歐洲銀行業風險資產規模下降1.5萬億美元,美國銀行業則只有1540億美元。

Cecchetti最後總結認為,“(歐洲)小銀行不願意放貸,借貸者則不願意消費,商業活動投資疲軟,這些都最終導致了經濟的持續低迷。”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同一 條寬 寬松 松的 道路 歐美 為何 漸行 行漸 漸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71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