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梁逼上山:占中局勢之 本港政治篇

來源: http://sixianghuayuan2.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82.html


梁逼上山:占中局勢之 本港政治篇

1
我也知道,許多來這個博客的人,是想看對中央將如何對付占中的分析。我也收到郵件,有這樣的要求。

必須承認,在整個占中局勢中,內地因素是最不可捉摸,卻又最為關鍵的一環。但想要客觀分析,不是易事。

當然,還有國際篇,也很重要。

占中,始終是在香港發端,其性質之奇特,背景之錯綜複雜,舉世罕有,恐怕連學者也難評說。

我們還是從“梁逼上山”說起吧!梳理一下錯綜複雜的脈絡。

2
先來說些前瞻的,政府處理的態度現在是冷處理,按照劇本:之後大概會經歷四個階段:

第一,警方柔性對待,占中者失去同仇敵愾的目標,凝聚力會慢慢消散,更有可能分裂。
第二,“發動群眾鬥群眾”,讓社會上反占中者,指責占中,奪回部分民意。
第三,建制派開始出動,部署反擊,再搞一次反占中的大集會。
第四,“帝國反擊戰”,警方清場。

走完這個程序,大概要兩個禮拜,最遲有可能在十月中前解決。

這大概是在目前情況下,對香港沖擊最小的解決方式。當然,也可能有變數。例如梁班子再變蠢,或者占中派有更高明的應對方式。

3
政治的本質是博弈,成王敗寇。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不需要做價值判斷。

占中已經發生了,對社會的沖擊和分裂已經造成,政府已經輸了一局。

政府不可能開槍,就象賭“話事啤”一樣,想嚇人,結果被人看穿底牌,結果輸的狼狽。
占中派先贏一局,手上的籌碼大增,如果沒有什麽意外的話,可以說已經是勝局定了。

200350萬人上街,造就第二代本土政治勢力的崛起。這次占中後,給各路反對派留下的政治遺產之豐厚,聲勢之大增,以後政府將更加舉步為艱。

占中的兩個目標,人大撤回決議、梁特下臺,其實不可能達到。但只要達到以下兩個條件:一、占中不受秋後算帳;二、政府作出讓步,哪怕只是輕微的,就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了。

我們來沙盤推演,歷史覆盤。在1989年,天安門學生也不可能一下得到所有的訴求,不可能一步登天。但如果,他們能得到上述兩個條件,今天他們已經是中國政壇的中流砥柱,情況就象波蘭、捷克的民主運動一樣,通過一步步的推進,十幾年後成為氣候。

基本上,占中派已經勝局在望。

4
占中的核心議題是真普選。

真普選的核心議題是反提名委員會。

反提名委員會的核心,是反在2017年,設立一個遴選機制,封殺所有梁振英的對手,以確保他在民望極低,並且很可能不會有建樹的情況下,都能連任。

所以,占中的核心,是反梁振英。

5
那麽,梁振英到底做了什麽,導致這麽大的民怨,這麽高烈度的抗爭呢?

首先,從歷史來說,梁振英並不光彩,包括個人誠信的問題,也沒有任何可以讓人信服的往績。

從施政本領來看,他和曾陰權相差甚遠。曾陰權懂得提出假大空的十大基建,描繪一張大餅,梁振英連餅也畫不出來。他已經上臺一年半了,至今在施政理念,發展目標上,空洞無物。曾陰權懂得派6000元,是一個老練的政客。梁振英拒絕再派,只能說明他對民意極其無知。

在西方國家,施政依據有智庫研究。香港的中央政策組卻是笑話,在董時代,專門搞民意統計;在曾時代好一點,搞政治化妝;而在梁時代,已經淪落到專門搞文宣,欺上瞞下,歌功頌德,自欺欺人,誤導內外,比內地的黨委政研室還不如。

6
梁振英無德無能,甚至他自己也說過不想做,為什麽要他做特首?

一個合理的解釋是,中央的艱巨的任務,只有靠他才能完成。舍他其誰。

這個任務,就是二十三條的立法。

以中央的堅持來看,梁特版的二十三條,條款之辣和嚴苛,很可能甚於2003年的葉劉版。

當然,如果早有了二十三條,今天的占中運動根本不可能發生。黃之鋒,占中三子,早就因顛覆政權罪名抓起來了。那能在社會公開討論,策劃超過一年之久。

問題是,香港民智已開,大家都看得通整個局。如果梁振英2017年連任,必強力推過二十三條,剿殺所有的民主派、反對派。對泛民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袋住先”的問題,而是生死存亡問題。

當然,如果梁特有足夠智慧,能通過抹黑占中,擴大負面影響,提前在第一任期內,順勢完成二十三條立法,畢全功於一役。

7
如上的分析,說明占中的核心議題,其實是反二十三條。如果沒有二十三條,我想很多香港人不會介意是否有真普選。

這涉及兩種價值體系,兩種思維觀念的沖突。

這種根本性的沖突,在回歸後,一直被有意無意的掩蓋,拖到今天,終於到了避無可避的局面。

在下一篇,我們來看這場價值體系沖突中的另一面,內地因素對占中局勢的影響。

梁逼 上山 占中 局勢 本港 政治篇 政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8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