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港上市集團東莞被追半億主席林文燦現任保良局副主席


2008-12-20  AppleDaily


 

【本 報訊】本港上市公司毅力工業集團(332)位於東莞鳳崗的一間汽車電子廠,昨日遭百多名材料供應商追收貨款,總值達5,000萬元人民幣。他們指連日來得 不到主席林文燦的回應,一度企圖湧入工廠內理論,被保安和趕至的公安制止,他們只好在廠外舉牌抗議,並組成追債團隊,日夜留守廠外以防有人出貨後不還錢。

望供應商三折收錢

現 場為東莞鳳崗鎮宏盈工業區,其中一廠為港資毅力工業集團轄下的毅力汽車電子有限公司,工廠專門生產車輛電子零件,分銷歐美和南美洲。早前由於經營問題,員 工由最高峯的1,000人,裁至最近只剩200人,規模雖縮小,但仍繼續生產。昨午有百多名材料供應商湧至,包括港商和內地商人,指稱在本年10月開始, 遭毅力拖欠貨至本月16日他們收到毅力的通知書,回應因周轉問題,希望供應商能三折收錢,又或香港法庭委託獨立專家執行債務償還,眾供應商嘩然。內地商人 崔先生說:「他們欠我差不多有26萬美元,是韓國製的晶片,我也要吃飯啊。」香港商人林先生說:「佢哋爭我百幾萬,去過佢哋紅磡總公司辦事處,搵唔到負責 人處理呢件事。」

本年業績由盈轉虧

毅力工業集團主席林文燦,也是保良局副主席,由於供應商聯絡不到他解決問題,昨日紛紛湧至 該電子廠,情緒激動,一度企圖衝入廠房內理論,但被保安和聞訊而至大批公安制止,眾人無奈只好在門外舉牌抗議,以示不滿。有供應商指,該廠經營10多年, 信譽一般,料不到年尾也要這樣拖欠他們貨款,大家商議後決定組成追債團隊,輪流在廠外留守,以防有人出貨後不還錢。資料顯示,毅力工業集團在本年中公佈的 業績,由盈轉虧,經營環境在金融海嘯後更為艱難。
上市 集團 東莞 被追 追半 半億 主席 林文 現任 保良 局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761

力麗林文仲:今年獲利將逾10億

2010-9-1 SMART




7月1日,連虧2年的東和紡織,關掉旗下聚酯絲生產線,同業之中,南亞和日本東麗(TORAY)也持續減產。但在上游原絲減產同時,下游聚酯加工絲今年下 半年卻兩度調漲售價,龍頭公司力麗企業(1444)今年每股稅後盈餘甚至將本訂單乃是力麗集團未來成長重點,由於日圓升值,讓東麗這些日本大廠陸續減產、 或是退出市場,使力麗看到成長空間,目前包括聚酯和尼龍產品都將考慮擴產。對台灣紡織業來說, 過去10年,中國紡織業快速擴張,在聚酯挑戰13年來的高峰。

力麗集團旗下力鵬(1447)兼力寶龍公司總經理林文仲告訴《Smart智富》月刊記者,今年聚酯跟尼龍產品的訂單都在持續增加,新開發的機能性產品更吸 引歐美、日本訂單上門,其中,搶攻日本訂單乃是力麗集團未來成長重點,由於日圓升值,讓東麗這些日本大廠陸續減產、或是退出市場,使力麗看到成長空間,目 前包括聚酯和尼龍產品都將考慮擴產。

對台灣紡織業來說,過去10年,中國紡織業快速擴張,在聚酯絲領域,讓台灣業者的市占率不斷下滑。資料顯示,去年中國的全球市占率已拉高到71.5%,台 灣則減到5.15%,產量更只有中國的7.2%。儘管原絲產量被中國遠遠超越,可是下游聚酯加工絲業者因為產品做出差異化,競爭力卻是不減反增。

今年EPS可望達1.85元 創民國86年來最佳成績

以力麗為例,在台灣同業大舉外移時,該集團不但未去大陸投資,在台灣的聚酯粒、聚酯加工絲和尼龍系列產品產能全都大舉擴增,靠自動化生產線,力麗今年第2季營收創下單季歷史新高,突破25億元。去年第4季毛利率則創下10年來單季新高達17.96%。

今年上半年第1季,力麗因為少了營建案入帳獲利,毛利率稍微下滑至15.42%,但第2季毛利率也還有14.5%,自結上半年稅後獲利7.18億元,每股 稅後盈餘達0.97元,已超越去年全年獲利。預計第3、4季毛利率將會拉高,由於聚酯產品需求強勁,尤其在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通過後,受惠 聚酯加工絲產品關稅明年將降為零,未來銷往大陸比重將增加,正評估將持續擴產。

台灣工銀證券投顧研究部評估,在基本面強勁、供應量減少、售價上揚以及ECFA效應加持下,聚酯加工絲景氣有機會旺到明年。而力麗在營建收入挹注下,毛利 率可望維持高檔。預估力麗今年每股稅後盈餘可達1.85元,將比去年成長1倍,可望創下自民國86年以來的最好成績。

獲利看好,加上持有逾2 萬3,000張的中石化(1314)股票,該股價今年以來大漲53%,而擔任力麗監察人兼國內尼龍絲龍頭力鵬企業總經理的林文仲,在接受《Smart智 富》月刊獨家專訪時透露,中石化生產的CPL(己內醯胺)是尼龍絲主要原料,如果上游原料能穩定供應,對集團長期發展當然會有助益。

8 月初, 投信開始大舉加碼力麗,總計5個交易日加碼2萬9,925張,持股數占公司股本達3.7%左右,投信為什麼大買力麗?未來還會再加碼嗎?引發外界好奇。以下就是林文仲針對力麗今年紡織本業與轉投資狀況,接受本刊專訪的摘要:

轉單效應》日圓升值、東和關廠 帶動業績大幅成長

《Smart智富》月刊問(以下簡稱問):力麗去年毛利率回到2位數,紡織業景氣有這麼好嗎?

林文仲答(以下簡稱答):台灣聚酯絲產量在1998年是全球第1,後來被中國和印度追上,到2007年變成第3名,但是產能還是比韓國、日本和美國要高。

先談聚酯的部分,今年市場需求確實強勁,聚酯加工絲價格也看漲,另外歐美訂單回流、日本訂單增加,尤其日圓升值,加上東和關廠帶來了轉單效應,這些都是業績成長的原因。

我常說:「西進、南進、不如上進。」所謂上進有3個涵義:第1,要往產業上游端走;第2,就是要提升品質;第3,就是要打入日本市場。我認為今年聚酯產品的毛利率至少能維持在10%以上,力麗今年獲利有機會超過10億元。

迎戰中國》生產技術品質遙遙領先 客製化服務具競爭力

再看尼龍的部分,雖然中國聚酯產量持續增加,但在尼龍產品的競爭力,還是比不過台灣,因為我們的生產技術跟品質還是遙遙領先。我們(指台灣)尼龍絲的生產力,目前是中國的60倍。

全球尼龍產量1年只有400萬噸,沒有新增產能。而國內像是正大尼龍、華隆等同業都陸續退出市場,日本的三菱、東麗也都沒有增產了,相對會為力鵬帶來新訂單。

問:所以若你們能掌握尼龍的主要原料CPL,力鵬的獲利會更好,對嗎?

答:台灣的CPL沒有辦法擴產,因為蓋一座廠至少就要花掉160億,所以目前還是只有一家中石化在做,1年產能差不多就是28萬噸,其他一半的原料還是要依賴進口,而且CPL的價格還是跟市場需求和原油價格有關。

CPL影響力鵬獲利比重達85%~90%,2008年力鵬大虧,就是因為CP L價格從當時7月的每噸2,620美元跌到只剩1,100美元。去年市場需求逐漸反彈,CPL價格開始回升,今年最高漲到2,800美元,現在約在 2,300美元左右,對公司獲利當然有幫助。

問:你們主要的競爭優勢還有哪些?

答:我們現在要把單一廠做到極大化,讓成本降低,並提高進入門檻。我們希望把產品做到「日本品質,台灣價格」,先搶下日本市場,再拿下德商巴斯夫(編按:巴斯夫是全球化工龍頭)訂單。

目前巴斯夫把生產廠移到中國,但我認為未必會占到便宜,因為考量到技術、品質跟生產運送等成本方面,還是我們比較有優勢。力麗與力鵬在2007年以力寶龍為單一品牌,整合了聚酯、尼龍、長纖梭織布產品,提供給客戶垂直整合式的服務以及客製化的解決方案。

我們不是只賣產品,還賣技術跟服務。如果你不會織布,我就教你織布;如果你不會染整,我就教你染整,這是別人沒有的,也是我們的競爭力。現在,中國聚酯產 能雖持續增加,但台灣仍能維持穩定,我常比喻他們像大象,我們像是小老鼠,雖然大象體積大,但小老鼠靈活又有彈性,在這個市場上,大象不見得能夠贏過小老 鼠。

延伸閱讀:為掌握原料,力麗大舉買進中石化

國內唯一的CPL生產商中石化,到今年4月底為止,單一最大股東為好樂迪KTV前董事長盧燕賢,持股比率達3.21%。力麗則是第9大股東,持股2.3萬張,持股比率1.28%。

由於CPL為生產尼龍球的主要原料,CPL價格直接影響力麗集團尼龍產品的獲利,過去,力麗集團為了穩定原料來源,向全球10~15家公司買進這項關鍵原 料。隨著力麗大舉買進中石化,市場解讀,力麗有意藉由入股中石化,掌握最關鍵的CPL原料來源,避免受到產量不足及價格波動的干擾。未來力麗集團是否會持 續加碼中石化?甚至取得經營權?市場正密切注意。不過針對相關話題,林文仲均不願評論,只說:「這要問我們董事長(編按:力麗、力鵬董事長均為郭紹 儀)!」

力麗(1444)◎成立日期:1979.01.15◎資本額:76.79億元◎董事長:郭紹儀◎總經理:郭紹儀


力麗 林文 今年 獲利 將逾 1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994

台灣史上最大惡意購並案,「被害人」林文伯告白:一把刀插在我心臟差一點就刺進去了


2015-10-12  TCW

「他等於插了一把刀在我的心臟,只差一點點就刺進去,然後說,你要不要跟我合作?」十月一日,矽品 董事長林文伯接受《商業周刊》專訪,第一手告白一個月來的心情轉折。在矽品新竹辦公室的六○一會議室,就在九天前,同一個會議室,林文伯在此見到了日月光 董事長張虔生,我們就坐在張虔生坐過的位子上,讓林文伯有感而發的說出此刻的心情。

為了讓矽品的名字能夠持續下去,林文伯選擇與鴻海換股合作,但此舉引發外資股東與小股東的不滿,質疑林文伯為了經營權,犧牲矽品股東權益,但林文伯卻認為這是一個三贏的策略。

從八月底日月光宣佈入股矽品來,林文伯已經從最初的慌亂回到平靜,第一次對十月十五日的股東臨時會,可能的結局,說出了自己的決定。以下是專訪紀要:

《商業周刊鑼問(以下簡稱問》:現在外界覺得你找鴻海增資換股合作,是為了私利,想保住經營權?

林文伯答《以下簡稱答》:當然不是為了私利,我是為了七五%股東的利益。

今天把日月光擺在一邊,先看,這個整合是不是有好處?沒有日月光,這件事對矽品、對鴻海來講,是不是正確的決定?

看起來是正確、可以共同發展的決定。

當然(用什麼方武合作)見仁見智,但那時候的看法是,用這個方武(指換股)最快。

很多事情是當時的最佳決定,過一陣子看,可能還有更好的方武。

外界覺得稀釋股權太高,跟鴻海合作,為什麼股權要稀釋這麼多?

答:日月光現在股權是二五%,我們是七五%嘛。我們這個看起來,這次假如這個換股案能夠通過,會有兩個接近二〇%的股東,我們覺得這樣的股東比率會是比較平衡的,對公司的運作比較有幫助。

問:綜效如果真的很好,為什麼鴻海不願意拿錢出來,卻選擇換股?

答:我們兩個都交換以後,我們都能保持實力啊,錢都留在自己公司家裡面,現在需要投資嘛,有人(指日月光)把他六五%的現金都拿出來用了,這個好可怕。

問:近一個月來,日月光堅持同業間的水平整合、矽品主張上下游垂直整合,如果跳脫你目前的角色,水平整合到底有沒有效益?

答:水平整合跟垂直整合其實都有好處也有壞處,但是他們(日月光)一直把它單純化,為了說水平整合才最好,其實這也要看(整合的》兩個對象做什麼事情。

現在全世界真正高階的大型封測公司就是矽品、艾克爾(Amkor)、日月光跟星科金朋(編按:已被江蘇長電購並),其他規模都比較小,不然就是做利基市場的。(一旦矽品、日月光整並,)九月初艾克爾台灣區總經理梁明成,聽說他樂見其成啊!可能因為他覺得訂單就要來了,其實訂單真的會跑到他那裡去。

我舉個例子,聯發科四〇%封測訂單在矽品,四〇%在日月光,當聯發科資深副總張垂宏一聽到這事情馬上告訴我,「這不行啊!我不讚成你們這樣做。」他說這樣對聯發科很危險,你們要好好自己調整一下,不然他會把訂單轉到大陸去,他不可能把八〇%訂單全放在一家公司身上,風險太大,他們一定不同意這樣做。

我們很多美國客戶也都來抗議,大部分客戶都在台積電做wafer(晶圓代工),在我們(日月光、矽品)這兩家封裝,這是美國客戶的模武,如果兩家剩下一家 的時候,就是轉單到韓國艾克爾,不然就是轉到星科金朋,這只是肥了國外的兩家對手、台灣自己消瘦而已,所以我才說兩家不應該並起來,應該分別開進大陸去搶 單子去。

這整合不是對的事情,而且還是曠日廢時,加上原本兩家公司都經營得很好,好的公司整合其實沒什麼綜效。

現在日月光用二五%股權進來,有沒有利益給七五%的股東?還是只是在那邊嚷嚷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但大家都沒有看到他要端出來的牛肉是什麼。

沒有,沒有好處啊!他現在對我們沒有什麼好處,他不可能給我們訂單,也不可能讚成我們擴充。

間:事情發生已經一個月了,你對於日月光背後真正的盤算,瞭解多少?

答:我是聽說,他可能會複制過去把公司拿到國外上市的想法,以前不是有凱雷(Carlyle)那種事情嗎?(編按:二〇〇六年凱雷計晝購並日月光,使其在台股下市場,再到高本益比的海外市場上市的計書,但最後失敗)我們很怕矽品會像環隆電氣(編按:日月光一九九九年取得主導權之子公司),環隆四千多人在台中工作,突然變成一千人不到,這件事情矽品(總部也在台中)員工看在眼裡,覺得很可怕。

我不曉得對方會做什麼事情,或者把我們的股份拿去包裝以後賣給國外公司也說不定。

我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不過他已經可以讓矽品慢慢流血而死,因為營運上有著不確定性,我的客戶就會慢慢流失。但這代價未免也太高了吧?而且是傷害台灣的產業地位,破壞台灣的就業。

事發至今一個多月,你個人的持股偏低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如果你對矽品有信心,為什麼不增加持股?

答:台積電的核心持股有多少?

問:很低啊。

答:有沒有一五%?

問:張董也不到一%。

答:那為什麼只有指責我呢?

問:因為你是founder(創辦人)啊,他算是專業經理人嘛!

答:我原來founder就是二%,我一直就是這麼小的比率,你去查我的歷史,我有多少%?

但我代表的是家族與黟伴,那其實是一五%。

我的家族以前在基隆賣魚粉,一九七二年因為中日斷交,停止日本魚粉的進口,讓家族生意受到很大的打擊、需要轉型,我父親《林鐘隸》是大家長,我同輩有十八 個堂兄弟姊妹,我是唯一一個在外面做電子的,後來(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介紹我認識蔡祺文總經理,他們從菱生出來,拿了八百萬台幣開始做這工廠,我算 一算這利潤還可以,兩方決定合資,各占一半股份開始(創辦)矽品。

之後上市增資、現金增資、存托憑證等等不斷稀釋持股比率,但後來我們家族跟蔡家加起來還有一五%,我家族這邊,因為我父親是大家長,決定把股份均分給三房、十八個孩子,先除以三,再除以每家有幾個孩子,我的股份是這樣來的。

後面還有經營權配股,我的還比較多一點,那些堂兄弟姊妹都沒有賣。我覺得持股好像也不少了啊(苦笑)!

我們從路邊攤的小公司,搞到現在有二萬三千多人的國際級企業,但現在發現,企業規模還是太小。

如果十五日仍召開股東臨

時會,萬一與鴻海換股案沒有通過,後面怎麼走?

答:就繼續走下去吧!明年還有一個股東會可以開,後年也還有一個股東會可以開嘛!(編按:矽品原訂後年董監改選,日月光表示在此之前不會進入矽品董事會)對,繼續走下去。

問:現在沒有覺得自己居於劣勢?

答:我不敢說,但我們有決心要走下去。平常心,盡力去做就好。

問:如果與鴻海換股案通過了呢?等於有鴻海、矽品、日月光三方勢力,好聽的話可以講三贏,但會不會三個和尚沒水暍?經營團隊被夾在中間?

答:那麼,這局至少是個活局,對矽品七五%的股東來說都是個活局。

鴻海是我已經有二十年經驗的伙伴,不是隨便從路邊找來的伙伴,至少比日月光可靠。我們跟鴻海現在是真正有目標,有市場要去走,至少還可以共同奮鬥好幾年。 何況我的core busincss(核心能力)不是它隨便可以jump in(跳進來做)的,它可能要花好多時間去磨這個東西。

假如(換般案)沒過,變成死局,它(日月光)又不會幫我忙,它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我吞掉。

問:大家稱你是「鐵嘴」、預測未來奇准,但這次卻被一把刀插到心臟上,你認為自己是「聰明的輸家」嗎?

答:輸贏尚未論出,但假如我讓矽品可以再做三十年,我想我就是成功的。我個人可能是失敗的,假如你看我個人是失敗的,但我看大局是成功的,那我就是成功的。

人的成功不是自己的成功,而是這個企業是不是成功,至少我讓企業健康的再走下去,我消失了也沒關係,人本來就會消失嘛,三十年也就這樣過去了,只是你消失的身段是什麼樣子?你的身段,你的背影是什麼樣子。

問:你希望的背影是什麼樣子?

答:不要留下任何痕跡,但我希望矽品這名字再留三十年。


臺灣 灣史 史上 最大 惡意 並案 被害人 被害 林文 告白 一把 刀插 插在 在我 心臟 差一點 就刺 進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616

國外借鏡》林文伯「沒想到的事」席卷全球 惡意購並正熱 連杜邦也險被吃掉

2015-10-12  TCW

如今,惡意購並不只瞄準體質不佳公司,只要有利可圖,世界500大企業也可能成為狙擊目標……

矽品董事長林文伯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親口說「想都沒想到」經營績效卓越的矽品,會成為惡意購並的對象。

那他一定更難想像,就在他被日月光搞得焦頭爛額時,太平洋的另一端,一家年營收比他大上十四倍的世界五百大公司,也剛度過一場跟他一樣驚心動魄的危機。

杜邦(DuPont),是全球最大化工原料廠,年營收高達三百五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兆一千五百億元)。自執行長庫爾曼(Ellen Kullman)二○○九年上任以來,杜邦的毛利率從九.五%提升到一六.五%,幫投資人創造了二六六%的報酬,遠高于標準普爾(S&P)五百大 企業一五九%的平均值。

令人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這家績效優良的巨無霸公司,竟然也會遭遇到敵意購並的狙擊,差一點點,就要被另外一個對沖基金奪下,分拆成三個部門賣掉。

小心!購並風死灰複燃

企業狙擊手出沒,今年購並金逼近百兆

在台灣,敵意購並被認為是令人不齒的商業手段,但在美國,這是資本市場的正常生態,甚至還有律師、會計師、券商合組而成的「反購並公司」,專門教企業如何對抗敵意購並。

過去,敵意購並通常發生在財務狀況出問題、體質虛弱或經營團隊不振的企業身上,從一九八〇年代開始蔚為風潮,主導者通常是對沖基金。

他們被稱為企業狙擊手(corporate raider ),手握大筆銀彈,尋找他們認為價值被低估的公司股票,然後向經營團隊施壓,要求採取他們認為可以沖高股票價值的做法,例如賣掉拖累公司獲利的部門、精簡人事、撤換高薪的執行長等,最後再分拆、出售所有資產。

最著名的案例是一九八八年,對沖基金公司KKR用二百五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八千二百五十億元)買下餅乾公司雷諾納貝斯克(RJR-Nabisco)。經典電影《麻雀變鳳凰》(Pretty Woman)中,李察.基爾(Richard Gere)扮演的角色,正是當年這群企業狙擊手的寫照。

金融海嘯後,他們一度銷聲匿跡。近年來,在全球經濟成長趨緩,各國競相寬鬆貨幣,熱錢到處流竄的催生下,他們又開始活躍。

根據《彭博》 (Blommberg)報導,今年的購並案數量,將打破金融海嘯以來的紀錄,此趨勢將一路持續王二〇一七年,全年的購並金額可望超越三兆美元(約合新台幣九十八兆元)。

光是二〇一四年一年,就出現了三百三十四件類似購並案件,成功率高達七四%。

這群企業狙擊手有新的名字:行動派投資人(activist shareholder)。相較于二十多年前,他們進化得更聰明,手中資源更多,野心也更大。他們與媒體關係良好,握有的銀彈高達一千二百七十五億美元,甚至還研發出一套「作戰守則」。

行動派投資人在發動攻擊之前,會先做好充足的功課,對該公司的財務、營運研究透徹。他們通常極有耐心,先在外圍默默的收購少量股票,累積實力,當時機一到,就立刻發動攻勢,拉攏外部大股東,說服他們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線。

他們會在電視、報紙上發表評論,分析該公司的弱點,讓現有經營團隊看起來像是笨蛋,接著提出改進做法,塑造出自己「救世主」的形象,獲取散戶投資人與一般大衆的好感,讓這場仗「師出有名」,待氣氛成形後,就開始大量收購股票、委託書,進一步取得經營權。

可怕!大企業犯錯照被狙擊

杜邦差點遭分拆,靠撙節保一條小命

最可怕的是,他們不只瞄準經營不善的小公司,就連像杜邦、eBay、通用汽車等世界五百大企業,只要一犯錯,立刻就會被狙擊。

以杜邦為例,在其亮麗的績效表現下,隱藏的是一個臃腫的成本結構,以及許多龐大的業外固定資產,例如酒店與高爾夫球俱樂部等。根據對沖基金業者評估,若能將杜邦分拆出售,市值將暴增八成,獲利也將超過本業,簡直是只大肥羊。

今年在中國成長停滯、美元不斷升值的趨勢下,杜邦的獲利能力掉到兩年來最低,信評機構穆迪(Moody's)甚至調降其信用評等,這就讓有心人有了可趁之機。

雖然杜邦最後靠著一份金額高達十億美元的成本撙節計畫、五十億美元的庫藏股措施,加上及時的轉型策略,成功穩固住外部投資人信心,驚險保住董事席次,免于被奪權分拆的命運。但可預見的是,在熱錢流竄的大環境下,不只美國,就連台灣,未來的敵意購並案件還會越來越多。

預防!觀察市場蛛絲馬跡

留意自家股票動向,慎防遭大量收購

該如何預防?首先,企業主一定要打破鐵齒的心態,不要認為「下一個不是我」。平常就要在集保中心、櫃買中心等股務代理機構,多留意自家的股票動向,看是否有陌生的投資人在大量收購。

一位曾參與過國內多項經營權爭奪戰、屢屢協助客戶反敗為勝的律師表示,對手要發動敵意購並之前,一定會有蛛絲馬跡,一有不對,就要立刻反應,才能夠制勢于先。

再者,要興ISS(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s)、Glass Lewis 等全球重量級股權研究機構打好關係,這兩家出具的研究報告,對外資的影響力,幾乎等同于MSCI對台股的威力。許多外資法人內規對股東會的投票行為,還會 直接載名「依據ISS或Glass Lewis」。在中石化、彰銀等重要戰役的關鍵時刻,就是這兩家的報告,左右了外資要支持公司派還是市場派。

經營權爭奪必然牽涉到委託書大戰,這就要靠國內通路商,如全通、長龍、聯洲、台灣總合等支援。另外,也需要定期與媒體、投資人互動聯繫,保持訊息通暢,緊要關頭才能形成輿論壓力,爭取實力雄厚的外部股東支持。

「養兵幹日用在一時,布下這些防護網,才能高枕無憂。」該律師語重心長的說:「台灣企業過去沒有這種意識,總認為苦幹實幹就能高枕無憂,等到門口的野蠻人 沖進來,付出的代價更大。」對企業來說,遭受敵意購並絕非有趣的事,然而,就資本市場來說,某種程度上卻有利於整體發展。

因為行動型投資人就像病毒一樣,會趁企業體質不好的時候乘虛而入,企業為了活下來,勢必要改進缺點,強化績效,否則就等著被瓦解。而讓績效差的公司離開市場,原本就是維持整體環境健康的必要之舉。

反觀台灣,一千六百檔上市櫃公司中,有不少是營業利益率低於一%以下、如死水般毫無成交量的僵屍企業。他們佔用了寶貴的資源,卻無法產生對應的績效,可能衍生出不良後果。

固然矽品與杜邦都不是屬於這樣的公司類型,但若台灣接下來出現更多的日月光,或是像美國一樣的行動派投資人,對整體投資環境來說,或許不是壞事。


國外 借鏡 林文 沒想到 的事 席卷 全球 惡意 購並 並正 正熱 杜邦 也險 險被 吃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617

綠營人馬集結台苯 林文淵火併孫鐵漢

2015-03-03  TNM

年營收131億元的台灣苯乙烯工業公司(簡稱台苯)4月1日將舉行股東臨時會改選董監事,董事長林文淵槓上大股東孫鐵漢,爆發經營權之爭。曾任中鋼董事長的林文淵是前總統陳水扁的心腹,孫鐵漢則有民進黨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相挺,活生生是綠營人馬互鬥。

台苯原是國民黨的黨營事業,1987年民營化後,前經濟部次長張鍾潛接任董事長達13年,2010年市場主力孫鐵漢入主後,在2103年透過吳乃仁引薦,找來林文淵任董事長。未料原為盟友的林、孫反目,民進黨才重新執政,綠營前朝就現出吃相,迫不及待捲入這場爭權奪利的糾葛中。

「林文淵當台苯董事長是我邀請他來,我等於是他的東家,現在他卻為了爭奪經營權,用政治的手段鬥爭抹黑我,根本是給台灣商界做了最壞示範!」上週六(二月二十七日)持有台苯二○%股權的大股東孫鐵漢憤憤不平的說。六十四歲的他菸不離手,愈說愈氣,「我們才是公司派,林文淵等於結合市場派要來搶經營權。」

他會這麼生氣,是因為二月十六日林文淵接受媒體採訪開炮:「孫鐵漢全家都在台苯關係企業任職,把上市公司當成提款機,我不要當人頭,也不一定要台苯的經營權,但我一定要揭發孫鐵漢這些人的惡行。」把台苯內鬥端上檯面。

成立於一九七九年的台苯,是國內生產苯乙烯的大廠,去年每股獲利估計約達一?二到一?三元,知情人士說,台苯三年前因孫鐵漢涉嫌透過台苯高價買陽明山天籟大飯店,掏空逾十億元弊案,遭調查而被抽銀根陷經營困境,孫鐵漢因此透過吳乃仁介紹,找上林文淵擔任董事長,並將營運權交由林主導,台苯也變成民進黨扁系及新潮流的集結地。

汽電案歧見 孫林反目

孫鐵漢與林文淵原是盟友,但兩人互信不足,兩年前雙方先因汽電共生案要不要採自行營運方式進行出現歧見,林文淵強勢主導而種下心結。前年六月,台苯出售台灣蠟品公司二?五萬張股票,僅獲利三億元,孫鐵漢質疑林文淵黑箱作業賤賣,兩人漸行漸遠。

今年,林文淵的三年任期已到,孫鐵漢在一月董事會以九席董事占六席的優勢,通過於四月一日召開股東臨時會改選董監,欲一舉拔除林文淵。孫林交惡,連當初找來林文淵的吳乃仁,處境也非常尷尬。

據指出,吳乃仁曾向林文淵說,「人家找你幫忙,現在任期屆滿,任務完成就走了吧!」想不到林文淵竟然拒絕,吳乃仁對此非常不高興。大年初三,吳乃仁習慣宴請商界友人聚會,往年都有邀林文淵,今年正式宣告不再約林。

力挺林文淵的金智富資產管理公司對本刊表示,一年多前進場買台苯,是看到林文淵的經營績效不錯,反觀孫鐵漢涉嫌掏空台苯,最後是三千萬元交保,如果讓孫鐵漢繼續掌控公司,台苯恐怕會垮掉。

金主暗吃貨 台苯股飆

知情人士透露,「林文淵也百找親家、高雄陳家陳啟川三房代表陳田圃,國揚集團總裁侯西峰,和台苯個人股東中持股最多的龍巖董事長李世聰,甚至頂新魏家幫忙,但大都沒結果。」但李世聰撇清,他購買台苯股票純為財務性投資,自數年前即分批買進,至今幾乎已出清,不會涉人這次的股權爭奪。

由於金主暗中吃貨,台苯股債由去年十二月中的低點一三.五五元,至二月十五日的高點一九.四元,短短二個多月已大漲四三.一七%。

兩軍對壘,台苯現有九董三監中,林文淵握有三席董事,包括董事張兆順是阿扁的會計師,在扁政府時當過第一金控董事長;另一位監察人李勝琛,是扁的御用律師之一,幫阿扁打國務機要費案。

其餘六席,包括吳乃仁兒女吳恰青和吳怡翰,分別以自家公司和合國際開發的法人代表,占二席董事,都是孫鐵漢陣營。知情人士透露,深感「請神容易、送神難」的孫鐵漢,將來若取得台苯經營權,屬意由吳乃仁的兒女主導,針對這個傳言,孫鐵漢並未否認,僅表示目前尚未定案。

孫鐵漢並反擊,「林文淵自認台苯轉虧為盈都是他的功勞,根本不是事實。台苯早在林文淵到任前的二0一二年就完成成本改善工程,二0一三年元月就轉虧為盈,怎麼能說是林文淵的功勞?」

孫批林政客 抄家滅族

他又說:「當初我女兒到台苯是林文淵親口邀請,現在卻用我的家族在台苯任職攻擊我,再怎麼說罪不及妻女,他卻這樣抄家滅族,所以我說林文淵是最可怕的政客!」

台苯原是國民黨投資的公司,之前董事長職務多為政治酬庸。一九八七年台苯上市,國民黨處分台苯股票,當時的台苯董

事長為前經濟部次長張鍾潛。

二0一0年,市場傳出寶來證券的白文仁、億光電子葉寅夫以及幸福人壽有意入主台苯,當年一月中,不到三星期,總成交量四十二萬張,幾乎是台苯掛牌以來未曾見過的天量,引起公司派緊張。

在市場派步步進攻之下,公司派找上市場主力孫鐵漢聯盟,反擊市場派,最後孫鐵漢拿下台苯經營權,由他改派陽明山天籟董事長劉正元出任台苯董事長.

孫鐵漢在股市進出四十五年,早年手法驃悍,他用賺來的錢創辦大公證券,因此被稱為「大公孫」。孫鐵漢熱中經營權題材,台火經營權之爭算是他在市場聲名大噪的一役。

至於橫跨政商人脈的林文淵,被外界視為中鋼新董座的熱門人選。當前政商界傳出多組人選競逐中鋼董座,去年十月林文淵搶先一步牽線,邀陳菊拜訪中鋼工會,跟員工話家常,過程中,許多工會成員當面勸進林文淵再回鍋。

「民進黨勝選後,林文淵其實想回任中鋼董座,也請高雄市長陳菊、吳乃仁幫忙,伹林吳的關係,已因此事打壞,林文淵轉而尋求另一新系大老邱義仁支持。」知情人士透露。

鬧得滿城風雨的台苯經營權之爭,預料三月初停止過戶後,將展開另一波委託書競爭,孫鐵漢已找上委託書大王張永祥,林文淵則透過聯洲企管收購。不管最後誰勝出,原來國民黨營的台苯,也「政黨輪替」,淪為綠營舊勢力爭權奪利的俎上肉,實在是一大諷刺。

撰文:陳仲興、何醒邦

綠營 人馬 集結 臺苯 林文 淵火 火併 併孫 鐵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238

挺林文淵爭台苯 何麗玲加入戰局

2016-03-31  TNM
塑膠原料苯乙烯大廠台苯公司的經營權之爭,進入最高潮,大股東孫鐵漢結合民進黨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上週一強勢拔掉林文淵的董座大位,本週五(4月1日)股東臨時會將進行董監事改選,屆時雙方將掀底牌一決勝負。

本刊調查,林文淵除了找來頂新集團和金智富資產管理公司協助,他的好友股市名媛何麗玲也加入戰局。何麗玲對本刊證實,「看不慣林文淵被欺負成這個樣子」,今年迄今進場買了5千張台苯情義相挺,委託書也會交給林文淵。

上週一(3月21日),台苯公司派發動奇襲召開董事會,大股東孫鐵漢結合民進黨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以在九席董事中占6席的優勢,把林文淵從董事長位子拉下來,改由現任總經理吳清典接任。林文淵氣得大罵:「吳乃仁欠我一個公道,我認了。」

殺紅眼 拔掉董座

曾是民進黨要角的吳乃仁和林文淵在台苯經營權之爭中互鬥,即便外界抨擊吃相難看,但雙方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中殺紅眼,孫吳聯手強勢拔掉林文淵,是為了在股東臨時會掌主導權。

知情人士說:「乃公(吳乃仁)應有相當的把握,才出此策略。」吳乃仁的妻子、前證券投資人保護中心董事長詹彩虹,稍早也在媒體上呼籲雙方「以和為貴」,並稱改選後由吳乃仁的女兒吳怡青出任新董事長,「意思很清楚,要給林文淵台階下,但林似乎沒聽懂,還繼續叫陣、喧賓奪主,吳乃仁才下令撤換林。」

對於林文淵被撤換,本刊致電詹彩虹,她表示,「過去就過去了。」不願多談。

讓林文淵與吳乃仁反目成仇的台苯,成立於1979年,是國內生產苯乙烯的大廠,去年每股獲利估計約達1.2到1.3元。3年前,台苯因爆發掏空案,孫鐵漢請吳乃仁找來林文淵幫忙,不料林文淵想一舉拿下經營權,才燃起戰火,儘管林文淵落居下風,但本刊調查,在政商圈人脈通達的他,不僅招兵買馬找外援,也獲得許多好友暗中力挺,包括股市名媛何麗玲,都自掏腰包砸逾8千萬元,大買台苯股票。

挺好友買股支持

何麗玲向本刊證實,今年以來她的確買了五千張台苯,原因是覺得林文淵經營不錯,委託書也會交給他,純粹是情義相挺,「如果今天不是林文淵經營,我就不會買,因為他很認真在做,加上看好原物料的表現,所以就買了。」

何麗玲說,自己買股票的原則是看經營者是否正派、認真經營,支持林文淵則是基於大家是朋友,「林文淵沒主動找我,告訴我這個事情,但他是我朋友,被欺負成這個樣子,難道不能跳下來支持?」

針對市場盛傳,何麗玲力挺林文淵,其實是她看上台苯旗下的子公司天籟飯店。她則立刻否認,「我對天籟一點印象都沒有,連聽都沒聽過,去也沒去過,在哪兒也搞不清楚,怎麼會看上天籟?更絕對不會去經營,大家不要亂猜測。」

何麗玲曾是北投春天酒店的董事長,早期春天和天籟飯店是陽明山上最富盛名的兩家溫泉飯店,二〇〇六年何麗玲對外表示自己太累退出春天經營權,但並未忘情飯店經營。

何麗玲認為,這種傳言是有心人士模糊焦點、混淆視聽;她甚至說,林文淵與孫鐵漢之爭,她也是從報紙上得知。

撇傳言不惜上告

何麗玲把她和林文淵關係撇得很清,直言:「你們若寫我跟林文淵是男女朋友,我絕對告到底。」其實,何麗玲和林文淵的好交情早就不是新聞,二〇〇九年二月特偵組在查陳水扁總統貪瀆案時,發現林文淵代扁嫂購買二戶「一品苑」前夕,有一筆近千萬元的款項來自何麗玲。

同年十二月,本刊直擊林文淵多次前往台大醫院,探視何麗玲正在生病的父親,並開車送何麗玲回帝寶。林文淵也曾到何麗玲經營的春天診所,外傳林文淵還會陪何麗玲的父親打麻將。

對此,何麗玲輕描淡寫的說,「他(林文淵)跟我爸比跟我還熟,他們兩個有時候相約打牌也沒告訴我,我因為爸爸的關係也跟他比較熟,外面胡說八道的傳說,我聽了很不舒服。」

何麗玲的友人透露,何麗玲十年前退出春天酒店經營後,近年重心多放在春天診所,相較以往,行事已低調很多,想不到這次竟捲入台苯經營權之爭,讓人相當意外。

選邊站綠營互門

其實,台苯的經營權大戰,許多政商要角參雜其中,除了綠營的扁系林文淵及新潮流系吳乃仁互鬥外,新系的二位大老吳乃仁與邱義仁,也各挺各的,連頂新集團都「兩邊都不缺席」。

「孫鐵漢與林文淵交惡後,讓當初找林文淵的吳乃仁不滿,林便轉而尋求另一新系大老邱義仁的支持。」知情人士說。

本刊調查,擔任蔡英文大選軍師的邱義仁捲入其中,主要是為了還林文淵人情。因邱義仁二〇〇八年下野後,官司纏身,心灰意冷的他曾跑到高雄務農,之後便到日本展開一年的學術之旅,這段期間的經費,即由林文淵幫他籌措。「邱義仁感念在心,所以今年初林文淵與商界友人聚會,邱義仁都陪同林出席。」業界人士說。

但隨著農曆年後,林、孫兩人公然鬧翻、台苯經營權之爭檯面化,邱義仁一方面深覺事涉敏感,另方面也不願與昔日戰友吳乃仁對槓,便選擇縮手:待林全接任閣揆後,邱義仁將頂替林全的位子,回民進黨智庫擔任執行長。本刊致電邱義仁,他僅連忙稱謝,即掛斷電話,不願回應。

空手道吃相難看

綠營前朝人馬勢力集結台苯,但他們持股部下高,被市場戲稱「空手道」。根據去年年報資料,吳乃仁手中僅有二百多張,林文淵更只有一百多張,即便加上何麗玲的持股,股權比重也算少數。下過,林的外援下容小覷,除了曝光力挺的金智富公司及好友何麗玲外,還有重量級的頂新集團。

就在股臨會停止過戶前,頂新集團透過頂禾開發買進台苯逾七千張,成為前十大股東。本刊調查,魏應交原本買進一萬多張,後來被他哥哥、頂新大董魏應州發現,要他不要再生事端,才陸續出脫到剩七千多張。「大董不讓魏應交去(股東會)投票,但林文淵盛情邀約,魏應交的意向,要開會當天才知道。」知情人士說。

有趣的是,魏應交主導的頂禾開發挺林文淵,伹孫鐵漢陣營規劃的董監事名單,卻赫見幫魏應州掌理台灣之星及台北一〇一的前華航董事長趙國帥。趙國帥對此表示,他是農曆年前答應孫鐵漢擔任獨立董事,後來才知道魏應交買台苯。他認為,獨董具有專業性,他既沒持股也沒介入此案,魏應州尊重他的決定。

台苯經營權之爭即將攤牌,目前孫鐵漢持有一五%股權,仍是第一大股東的他,支持吳乃仁女兒吳怡青接台苯董事長,市場認為他贏面比較大。只不過,在民進黨新政府上台前夕,昔日國民黨營事業成了民進黨人爭權奪利戰場,在民進黨清算國民黨黨產的現在,顯得荒謬。

何麗玲小檔案

出生 1961年11月6日

家世 祖父何財和永豐餘集團創辦人何傳是堂兄弟

學歷 高雄樹德家商華業

經理 2001年投資減肥名醫劉伯恩的長春新世紀診所:從股市轉進法拍屋市場。

2003年投資中國「兩岸咖啡」複合式餐廳。

2004年成立「艾美郵瞞」 ;入股春天酒店,成為檯面上經營者。

2006年退出春天酒店,轉而專心經營春天診所。

撰文:陳仲興、何醒邦

林文 淵爭 爭臺 臺苯 何麗 麗玲 加入 戰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88

[貼圖]林文鈿

1 : GS(14)@2011-03-19 11:41:18


林文鈿表示,吉之島位於碧海藍天的第6間百貨公司會於明年底前開業,期望可在18個月內達到收支平衡。(劉焌陶攝)
貼圖 林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434

林文龍平請Bobby拍戲

1 : GS(14)@2015-06-10 08:41:47

林文龍昨日到新城電台宣傳有份投資的新片《我們停戰吧!》,電影8月才上映,但已先後在外地的影展橫掃了多個獎項,林文龍與女主角林熹瞳更成為影帝影后。林文龍見有好成績,準備再下一城繼續開新戲,他說:「下一部係女性驚慄片,但唔會搵老婆(郭可盈)演,佢要專心照顧個女,下年小學派位。」談及歐陽震華(Bobby)不獲無綫續約,林文龍說:「佢喺TVB二十幾年,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唔知中間發生乜事,Bobby唔使唔開心,出嚟我請佢食飯。」會否邀請Bobby拍新戲?他笑說:「我唔會拒絕唔用佢,出到我呢張牌,佢冇得貴,倒貼都要嚟。」採訪、攝影:張俊銘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609/19177119
林文 龍平 Bobby 拍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07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