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克里姆林宮高官:西方制裁?晚點結束才好!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653.html

對於當前的俄羅斯而言,西方制裁造成的艱難歲月已經結束。俄羅斯高官表示,非但不擔心制裁的影響,甚至巴不得讓制裁持續得更久一些。

自2014年3月起,由於俄烏沖突、以及隨後的克里米亞並入俄羅斯,美國、歐盟、澳大利亞、日本和加拿大對俄羅斯采取一系列制裁措施——從針對俄羅斯個人、公司的制裁措施,發展到限制俄羅斯銀行融資、以及針對國家銀行、石油和國防工業的制裁。作為回應,俄羅斯也對歐盟、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挪威采取了禁止水果、蔬菜、牛奶、肉制品進口的反制裁措施。

西方制裁俄羅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近日,克里姆林宮辦公廳主任謝爾蓋·伊萬諾夫在接受俄羅斯媒體采訪時表示:“我個人希望,針對我們的制裁可以持續更長的時間,而不是盡快取消。這是我的個人觀點。”事實上,西方的制裁反而促進了俄羅斯某些領域的生產發展,“我們一直在強調經濟的多元化……要知道,有這麽一句諺語‘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句話在這里正巧適用。”

伊萬諾夫表示:“今天,俄羅斯預算收入的2/3都來自於非石油天然氣領域。這完完全全是另一種(發展的)質量”。比如,俄羅斯化工行業的年均增長率就高達30%-35%,外國投資者也有介入,“聽著,完全有理由為此自豪。而所有這一切,很大程度上是得益於制裁。”

當然,制裁造成的損失不容否認,但最難熬的時光已經過去。伊萬諾夫表示:“制裁的確對我們造成了相當嚴重的損失。但我認為,最糟糕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受益於中央銀行的合理政策, 通脹率有所降低,黃金儲備增加,儲備基金和國民福利基金也沒有縮減。”

對於歐盟而言,對俄制裁也是一柄雙刃劍。在伊萬諾夫看來,歐盟國家已經意識到,制裁並沒有產生效果,俄羅斯也並沒有因此孤立。因為歐洲和北美並不是整個世界,“客氣地說,歐盟國家內部的經濟形勢也並不耀眼。禁止對俄羅斯供應傳統出口商品的政策至今已是第三年,而這只會越來越多地傷害他們自己的企業,而不是我們。”

“所以他們也理解了:俄羅斯輕松地熬過了制裁,顯示出了經濟的穩定性、活力和適應性。而制裁對我們造成的損失變得越來越小,因此制裁並沒有奏效。”伊萬諾夫認為。據他預計,針對俄羅斯的制裁不會在今年年底之前解除,“我的個人觀點是:今年不會取消。”

歷史上的制裁:經濟損失+政治變革

作為一種地緣政治手段,國際制裁對於俄羅斯而言並不陌生。2014年12月4日,在針對“克里米亞之春”的公開演講中,俄總統普京就曾明確表示:“我相信,如果(克里米亞並入俄羅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西方)還是會想出這樣那樣的方法來遏制俄羅斯的發展,去影響俄羅斯、去實現自己的利益。”歷史上,津巴布韋、南非、伊拉克、緬甸、古巴、南斯拉夫、朝鮮、伊朗、敘利亞、委內瑞拉和俄羅斯都曾經受過不同程度的國際制裁。事實上,國際制裁的措施大同小異,但制裁效果除了經濟損失之外,往往也伴隨著政治體制變化的壓力。

伊拉克

自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出兵科威特後,聯合國安理會就采取了針對該國的全面制裁決議。決議禁止各國從伊拉克進口包括石油在內的任何產品,並禁止各國對伊拉克供應除人道主義援助之外的商品。直到1995年聯合國發起“石油換食品”計劃,才允許伊拉克返回國際石油市場,但附加條件是:石油銷售的收入只能用於采購食品和藥品。

1990~1999年,伊拉克的人類發展指數從全球55位直降至125位;人均壽命也有所下降;伊拉克的GDP從1990年的約250億美元到1992年萎縮至50億美元以下;失業率達到50%。直到2003年英美軍隊進攻伊拉克、推翻薩達姆政權後,國際制裁才得以解除。

緬甸

歐盟針對緬甸的制裁最早從1990年開始,當時的緬甸處於軍人獨裁體制之下。自此之後,歐盟陸續出臺的制措施包括:武器禁運、拒絕經濟援助、禁止向緬甸官員和軍人發放簽證、凍結資產等;2003年,新的制裁措施又包括禁止自緬甸進口寶石、金屬、木材等;2009年,由於緬甸時任反對派領導人昂山素季被捕時間延長,歐盟再次加重了制裁。

歐盟國家針對緬甸的經濟制裁影響了超過800家緬甸企業。由於緬甸技術能力薄弱、缺乏發達的工業和國防,歐盟制裁嚴重影響了緬甸的軍事潛力。同時,這些制裁措施大幅降低了外商投資的興趣,也削弱了緬甸政權對反對派的控制力。

截至2010年,制裁導致緬甸的進口額從3億歐元下降至1.7億歐元。但與此同時,歐盟的制裁並沒有對緬甸的出口造成顯著的影響——因為從1990年到2008年,緬甸的主要貿易夥伴是中國、泰國、新加坡和韓國,這些國家占了緬甸出口額的76%。直到2012年4月23日,歐盟宣布除武器供應禁運外,停止對緬甸的貿易和經濟制裁。

南非

1977年11月,聯合國安理會對當時采取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實施武器出口禁運。當時的安理會決議也承認,南非的軍事潛力對周邊鄰國造成了威脅。但這並沒有阻止南非繼續實現軍隊現代化,甚至實施了自建核武器的計劃,而制裁並沒有對此造成影響。1980年代,美歐對南非的金融制裁產生了更為明顯的效果:包括禁止從南非進口原材料和金幣,並限制同南非銀行和公司之間的金融交易。

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評估,聯合國制裁和武器禁運對南非造成的整體損失達到約10億美元。這些措施也直接促使南非政府最終取消了種族隔離政策。直到1994年,南非舉行首次不分種族的全國大選,納爾遜·曼德拉擔任南非共和國總統後,禁運和制裁才得以解除。

姆林 林宮 高官 西方 制裁 晚點 結束 才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001

轉移焦點?希拉里斥特朗普為“克里姆林宮的傀儡”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猛烈抨擊共和黨對手特朗普為“克里姆林宮的傀儡”,並稱其與俄羅斯等國家“有深層的財務關系”。這被觀察家視為轉移外界對克林頓基金會的批評之舉。近來克林頓基金會和外國捐贈人間關系持續遭到詬病。

與此同時,在距離美國總統大選不足80天之際,最新的財務公開數據顯示,7月希拉里競選“燒”掉的資金是特朗普的兩倍多。

對比

最新民調顯示,希拉里在全美範圍內維持並擴大領先優勢,在俄亥俄州等重要搖擺州也是如此。

希拉里陣營競選經理穆克(Robby Mook)邁出最新的一步,大力抨擊特朗普和國外的往來關系,凸顯了雙方陣營都把對方在海外關系上可能存在的缺陷當做競選中的重要攻擊點。

希拉里好不容易從“郵件門”中緩過勁來,上周,外國捐贈人和克林頓基金會的關系,以及他們是否在希拉里擔任政府公職期間對其決策產生不正當影響再次引發熱議。

與此同時,特朗普則被指責與俄羅斯及其他國家保持商業和政治關系。

希拉里陣營尋求利用這些國際財務聯系將兩位候選人進行對比,指出非營利的克林頓基金會在抗擊艾滋失業和其他醫療健康問題上進行了大量投入,而特朗普則偷偷進行以營利為目的生意往來。“唐納德·特朗普拒絕披露可能直通克里姆林宮的深層次的財務關系,這可能影響到他的外交決定”穆克說,“這也提出了一個真正的問題,特朗普在這場競選中是否是克里姆林宮的‘傀儡’。”

穆克在美國廣播公司(ABC)的一檔節目中稱,特朗普的生意安排還引發了對他其他競選承諾的質疑。

調整

就在希拉里陣營發出這番猛攻前,特朗普剛剛重組了競選團隊人員。他自己則調整狀態,力求做到更有分寸,避免在選民面前失態。如此,希拉里陣營能抓到特朗普的漏洞可能將越來越少。

上周上任的特朗普競選經理的康韋(Kellyanne Conway)是特朗普在3個月內的第三位競選經理。當地時間21日,她稱,在表達了對過去一些無禮言論的廣泛歉意並試圖親近非洲裔選民後,特朗普渡過了最好的一周。

康韋還稱,希拉里的人只是嘴上說說,做做面子功夫,“我們要讓事實和數據說話,因為這是我們重建美國經濟的不二法門”。

上周末,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報告,顯示希拉里投入的競選資金遠超特朗普,後者上周才開始在搖擺州播放電視廣告。僅在7月,希拉里就“燒”掉了3800萬美元的競選資金,而特朗普只用掉了1850萬美元。目前為止,希拉里已經為她的總統大業豪擲了2.684億美元,差不多是特朗普8910萬美元的三倍。

希拉里高額的投入也見到了回報。路透社和益普索的最新聯合民調顯示,在全美範圍內希拉里以41%:34%領先特朗普;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對搖擺州的民調則顯示,希拉里在州俄亥俄州以46%:40%領先特朗普,在農業州艾奧瓦州兩人則以40%:40%打個平手。在另外兩個重要的搖擺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弗吉尼亞州,希拉里均處於領先。而特朗普則將於27日到這兩個州開展競選活動。

轉移 焦點 希拉 特朗普 特朗 姆林 林宮 宮的 傀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558

克里姆林宮:特朗普和普京的外交政策觀念“驚人相似”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俄羅斯方面一再釋放善意。先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當地時間9日率先向特朗普贏得美國大選表示祝賀,並表達了希望改善兩國關系的意願。1天後,克里姆林宮又稱,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觀念和普京的“非常接近”,讓俄羅斯看到了逐步改善俄美兩國關系的希望。

關系正常化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紐約表示,他看到普京和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想法不可思議地類似,這意味著莫斯科和華盛頓之間開始有意義的對話擁有了堅實的基礎。

佩斯科夫說,很驚訝特朗普的勝選講話和上個月普京在俄羅斯南部的一次講話如此相似。兩人同時都說道,將國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但如果其他國家有意願,也準備發展和其他國家的關系。

“他們提出了相同的主要外交政策原則,這很不可思議。”佩斯科夫說,“他們在外交政策上的思辨方式接近。那可能是我們溫和樂觀的基礎。他們至少可能開始對話,開始清除我們雙邊關系中的積弊。”

普京在此前祝賀特朗普當選時說,希望能和特朗普共同努力,做一些工作,使兩國關系走出危機。他說,關系改善的道路艱辛,兩國關系已經惡化,但俄羅斯願做出自己的努力。

“我方聽到了總統競選時特朗普做出的有關恢複俄美關系的聲明。我們明白,鑒於美俄關系的惡化程度,這將是一條艱辛的道路。但就像我多次說的那樣,俄美關系的狀況不是我國之過。”普京說,“但俄方願意,也希望能與美國全面恢複關系。我們認為這將是一條艱辛的道路,但願意作出自己的努力。”

當前莫斯科和華盛頓在敘利亞、烏克蘭、北約等問題上存在諸多分歧。佩斯科夫說,由於長時間的累積,兩國雙邊關系要回到一個較高水平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互信需要多年的努力才能實現。”他說,“不可能馬上就宣布兩國間建立互信,特別是在過去的幾年中關系受到嚴重損害的情況下。”

他稱,對於修複關系,普京準備靈活應對,但他的靈活性也有條件,需要看到美國方面的一些對等反饋。

聯系

大選期間,特朗普多次明確表示對普京的贊賞,並稱計劃全方位恢複美俄關系。而特朗普和俄羅斯方面的關系也成為民主黨對他的一個重要“攻擊點”。

今年八月特朗普陣營競選主席馬納福特(Manafort)被曝出收受烏克蘭前親俄執政黨1270萬美元,雖然他嚴辭否認,但在美方指責俄羅斯黑客涉嫌入侵民主黨電子郵箱的背景下,該消息對多次發表“親俄”言論的特朗普造成重大打擊,馬納福特隨後辭職。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里德(Harry Reid)甚至在大選前公開聲稱,FBI正在調查關於“唐納德•特朗普、他的顧問以及俄羅斯政府之間密切聯系和配合的爆炸性消息”。不過,馬納福特對此否認,稱這些都是民主黨轉移希拉里“郵件門”焦點的手段,特朗普團隊也否認了和俄羅斯政府之間的任何關系。

然而據俄羅斯媒體報道,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里亞布科夫(Sergei Ryabkov)稱,在美國大選期間,俄政府和特朗普政治團隊的一些成員保持聯系,了解其大部分隨行人員。

“莫斯科和特朗普團隊有聯系。”他說,“顯然,那些所謂他的圈內人是我們最了解的。不能說所有,但他們中的一些保持和俄羅斯代表的聯系。”

不過,另有美國媒體引述俄羅斯外交官的話稱,俄羅斯大使館官員和特朗普團隊成員見面只是“常規做法”,希拉里競選團隊拒絕了類似的會議要求。

里亞布科夫說,莫斯科當然會在選舉後繼續和特朗普團隊聯系。他同時補充稱,對特朗普的勝利,俄羅斯並沒有感到“歡欣雀躍”。

此外,俄羅斯外交部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10日也稱,莫斯科希望特朗普的當選將帶來兩國關系的正常化。

姆林 林宮 特朗普 特朗 普京 外交 政策 觀念 驚人 相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212

克林姆林宮回應普京是“殺手”言論:不可接受,希望福克斯道歉

據路透社報道,當地時間周一,克林姆林宮要求美國福克斯新聞網就其主播在采訪特朗普時所作出的“不可接受的”言論道歉。

在采訪中,福克斯新聞頻道主播奧萊利將普京描述為“殺手”。特朗普回應說,“我們也有很多殺手,你當美國有多麽清白無辜。”

奧萊利之所以稱普京是“殺手”,可能與外界懷疑其“清洗”記者有關。

普京

克林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我們認為,福克斯電視公司的此種言論是不可接受的、具侮辱性的。坦白講,我們希望這家受到尊敬的公司向我們道歉。”

 

克林 姆林 林宮 回應 普京 殺手 言論 不可 接受 希望 福克斯 福克 道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52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