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兒女拒「靠爸」 台商最煩誰來接班

2011-10-10  TCW




九月十四日,淡水福容飯店。「二 ○一一年大陸台商秋節座談聯誼餐會」,坐滿從大陸各地回鄉的台商協會成員四百餘人。

台上、台下,希冀簽訂兩岸投保協議的聲浪沸沸揚揚。但,對台企聯(大陸全國台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總會長郭山輝來說,還有一件事比這個,更讓他煩心:台 商二代接班問題。

「第一代台商赴大陸創業,打拚近三十年之久,多步入高齡化,很期待新一代經營團隊接班傳承。」郭山輝說。

從這個場景,再看一個調查數字。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九月底發布的「大陸台商的接班傳承調查報告」,報告針對華東、福建、廣東地區的一百六十四家台資企業進 行問卷調查。調查指出,八成以上台商面臨接班傳承問題,回答接班「良好」是零票,「尚可」以上占了八成,兩成比率則處於「不佳」。報告中也發現:真正接班 三年以上者,不到四成。

接班問題舉世皆然,此刻,台商第二代接班,為什麼更顯嚴重?

長期輔導台商的企管顧問袁明仁表示,在中國投資台商大都已超過五十歲,甚至六、七十歲以上所在多有,每年三節的台商聯誼活動,都快變成「老人聯誼會」了。

不僅第一代台商的年齡面臨接班壓力,外在環境的快速轉變,讓台商面臨存亡之秋。「如果不創新、不轉型,馬上就會被淘汰,」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院長陳明璋直 言。

只是,第二代不少人不願意接班,或者是在接班過程遇到困難,主要來自內外夾攻兩大因素。

難題一:價值觀差異二代多MBA,想搞創意

世代差異,造成的價值觀不同,是台商二代不願接班的最主要因素。

北京大學法律學院經濟法學博士、現任上海外資房地產公司法務主管夏雯震觀察,「第二代多有留學經驗,對於繼續經營製造業沒有興趣,希望搞創意、餐飲、休閒 旅遊、醫療等服務產業。」

台企聯新世代青年委員會主委陳燕木也提出相同看法。「一代台商多是技術底出身,苦幹、實幹、硬幹,著眼於研發;可是二代多為MBA背景,怎麼會對黑手產業 有興趣呢?」兩代背景與教育養成不同,拉開了父與子對於事業看法的距離。

此外,「第二代」是別人豔羨的身分,但在這些第二代心中,卻也代表「你也沒有選擇的機會。」這是一位擁有美國頂尖名校MBA學位,回深圳接手塑膠燈泡產業 二代的感受。他表示,傳統產業屬勞力密集產業,毛利率不到五%,想要轉型自動化,卡在資金、技術與人才。

「這些年,時間都浪費了。」轉型不易,沒有成就感,接班不到三年的他,也不免氣餒。面對「頭銜」與「權力」、「年齡」的不對稱矛盾,加上工作壓力與兩代之 間對管理問題會有不同的思考點,台商二代有時也不免卻步。

如果說,上一代的「期待」,是台商二代接班不易的主基調;那麼,外部生存遊戲更複雜,則是困境的協奏曲。

難題二:不景氣衝擊轉型不易,得摸石頭過河

在大陸開拓新市場,幾乎成為所有第二代想要延續家族事業使命的必要付出。

今年剛從北京大學光華學院EMBA畢業的富士達保經公司董事長廖學茂指出,有關開拓大陸市場的經驗法則,第一代因年事已高、參與有限,能提供的環境資訊與 介入程度相對少很多,因此第二代大多得靠自己摸著石頭過河,少了第一代羽翼保護,摔得鼻青臉腫的大有人在。

「這群二代也面對企業第一代不曾遭遇的挑戰,包括全球化、WTO、大陸崛起與不景氣的衝擊。相對於企業第一代創業時叱吒風雲的豪氣,他們現在處於守成不易 的窘境。」廖學茂表示,接班看似耀眼,對企業第二代來說,卻是個沉重的名詞。

如何解決?聚會交流,縮短學習期

尤其遇到不景氣衝擊,這股低氣壓,瀰漫在許多剛接班的第二代心中。「現在環境這麼惡劣,我有什麼臉來談接班?搞不好連老爸的棒子都接不好,」一個四十歲、 剛接班的企業二代吐露心聲:「成功,別人會說我是父親餘蔭的庇護;失敗,會被罵是敗家子。」

為了縮短二代接班學習曲線,這些台商二代們開始互相取暖、學習,甚至還自行成立青年委員會(簡稱青委會)來交流接班經驗。

目前,除東莞、深圳、惠州、福州外,上海青委會也於年中成立,陸續也會在中國各省推動,「二代透過互相觀摩學習、取經外,也是人脈管道。」

陳燕木進一步表示,未來台企聯也將成立內部青年學院,做為訓練接班人之用。

十多年前跟隨父親腳步來到大陸,現為福州台商青年委員會主委、也是福華紡織公司協理的陳奕廷,亦不諱言第二代之間的學習,「比什麼刺激都大!尤其透過交流 更可以擴大觀察整個產業的趨勢。」

此外,像陳奕廷想知道同業狀況、大陸法令,只要電話一撥就有答案。當然第二代彼此之間,最常分享的話題也包括「如何說服第一代」。

第一代精彩的演出總有落幕的時刻,第二代正蓄勢待發。只是如何將目前沉重的接班轉化成明日的成功,將考驗台商第一代與第二代的智慧。


兒女 靠爸 臺商 商最 最煩 煩誰 誰來 接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34

雷軍:我最煩做創業導師,創業考驗的是把握1%機會的能力

http://www.iheima.com/thread-43606-1-1.html
我參與了金山軟件的創辦,是團隊裡第六個加盟的人,我還牽頭創辦了卓越網。到2007年底,我基本上創辦了兩家公司,財務自由,基本退休了。很多朋友讓我幫忙,我就用幫忙的心態做天使投資人。可能我運氣好,做事也比較認真,在天使投資領域裡邊,大家很快就覺得我好像還挺厲害的。有三四年時間,我主要就在做天使投資。直到40歲生日時,一大群人勸我再幹點事,說在硅谷和台灣企業家裡,40歲還年輕得不得了,不要看國內的互聯網業界普遍年輕,其實我還不老。我自己也一直有個遺憾,上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看過一本書叫《硅谷之火》,當時就特別希望以後能辦一家世界級的公司。

可我以前辦的公司離這個目標還是挺遠的。還有一個機會就是Google發佈了安卓,它有機會成為主流。我看到過PC是怎麼擊敗蘋果的,我覺得安卓又是一次新的機會,加上我自己這些年裡從傳統軟件業做起,後來被互聯網顛覆,又開始投資一些互聯網公司,對互聯網模式和思維的理解已經到了一定程度。

我覺得,用互聯網思維做手機,可能會是一個顛覆性的做法。

我做小米手機,創始團隊8個人,一上來就有5個擁有海外背景的,就是一個準備辦Globa l Company的范兒,否則我不用找這麼多人,你能理解我的心吧?咱們全找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的人也能把這件事搞定,為什麼要找微軟、谷歌、摩托專門從國外回來的人,就是因為要辦一個Global Company。

我做過天使投資人,看到的都是失敗,創業90%的公司都會死,它的主旋律就是關門。前不久我碰到一個舊金山的朋友,還在創業,幹了四年公司沒死,他壓力很大。我說公司能養活自己就已經很了不起了,這說明你已經成為了10%的企業。他公司幹了四年,活下來了,不錯。我知道創業經常失敗。出來做小米,我也有壓力,主要是面子上的壓力,這也是很多成功者再創業的問題。其實我最煩創業導師,經常有人說我是創業導師,我一當了導師我就不能死了,一死多難看,老師給搞死了。

所以我最煩做創業導師了,創業這件事情沒有人能夠做導師,大家都是犯了無數的錯誤。後來我找到瞭解決方案,就是低調,極其低調。小米在剛開始前一年半的時候,幾乎是靜悄悄的。我是有意的,就是要超過用戶預期,今天小米這麼高調,超過用戶預期越來越難。但這不全是我們自己的原因,小米成了明星公司,社會很關注,領導很關心,這麼搞就很難了。

最開始整個行業80%的人覺得我們不靠譜,但我覺得這都不重要。這個事我想得很透,跟別人沒有關係,輸了也沒有什麼。我講過一句實話:輸了,我就踏實了。我們曾經有夢,曾經追過夢,輸了也是一種答案。你不至於說自己連試都沒試就輸了。我們早期的創業是為了生存,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為了練本事。今天我們再創業是為了夢想,輸了也沒有關係,我們試過了。的確可能賠了一筆錢,的確可能沒有面子,但是我們心安,我們努力過,我就這麼安慰自己。我後來想,輸了也沒有什麼,輸了咱們還可以繼續做投資,反正有飯碗。

成功就是兩個要素,第一要勤奮,第二要運氣好。我們以前老講勤奮、努力,誤導了無數年輕人,以為勤奮就行。我勤奮了幾十年,發現也不怎麼樣,看到別人不怎麼勤奮,還老是成功。其實核心問題是,學校也好,我們也好,沒有教大家順勢而為,把握機遇,順著風向走,把握機會很重要。我邀請一個工程師,三年前他不加入我們,三年後他也不來,但原因不一樣。今天不來的原因是三年前他看錯了,現在再來他覺得自己虧了。這就是不順勢,就算現在不如三年前拿得多,可也比待在那些公司多啊。他們就是沒悟出來這個道理,只看到了自己能幹,沒看到運氣的重要性。老想著要找下一個小米,下一個小米談何容易?

小米成功,運氣佔了80%,還有就是我們有20年的行業經驗積累,比別人勤奮,又抓住了智能手機的颱風口,然後我們就贏了。剛開始做小米,我們計劃第一年賣30萬台,結果賣了700多萬。那時換機潮開始,每個人都希望用智能手機,買不起蘋果就用小米了。第二年我們賣了1870萬,300多個億,迅速崛起。今年可能就4000、5000萬台了。但如果沒有這個浪潮,可能第一年30萬台,第二年60萬台,第三年150萬台,有個二三十億銷售額,也很牛,但這就是另一種公司了。跟小米目前的巨星表現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颱風把它放大了20倍。

所有的成功者都是趕上了好時候,他們成功以後老把自己神化了,「造神」運動。普通的讀者和評論家沒有我們創業機會多,我幹了二十幾年,看了太多的起起落落。我知道,一定要順勢而為。看到運氣的價值,是一種能力,把握運氣也是一種能力。我們學校教的都是99%的汗水加1%的靈感,但是那1%的靈感重要性可能超過了99%的汗水。一萬個小時你是一定要練的,這是成功的基礎,但是它不保證成功。

我看過了無數的生生死死,因為我是老革命,幹了二十幾年,沒有真正下崗過,而且還在比較前排的位置,看得更清楚。你在中關村練攤練了50年,有用嗎?沒用,你看到的是攤位的競爭。但你在山頂上看,不管他們是決戰紫禁城,還是華山論劍,不管怎麼個打法,只要在山頂上,一眼看過去就那麼多家企業。盯住他們在過去25年的變遷,再把每個公司的生死存亡和興衰畫張圖,規律性的東西你就有了。我們這個產業裡面經常看到別人宴賓客,別人蓋高樓,接著看到別人都垮了。哪怕不是公司,就說人,你開始認為這個人天縱奇才,後來再仔細看看,怎麼可能呢?十幾年前人人都說三大門戶,過了五年你發現變成了BAT,今天可能大家會覺得BAT很牛、遙不可及,但再過七八年,鬼知道佔領風頭的是誰呢。

小米從來沒有「安」過。小米不是巨頭,是個小公司,小公司要有小公司的態度。我們對未來有很強的求知慾,從來不認為自己怎麼著了。我覺得小米還好,至少在我們這個層次,看到的都是無數的困難和問題,因為我們的同行太強了。

小米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和慾望需求,和我們的供給不足之間形成了矛盾。我們兩年時間從零到這麼大規模,消費者覺得不夠,消費者覺得你是故意的。

客戶對我們的期望值是每個月賣2000、3000萬台,我們今天的能力只有500萬、600萬台。

剛開始做小米時,所有的代工廠都不理你。因為你沒有錢。現在再模仿小米模式進來的公司都容易了,他們真的要感激小米。我們創業團隊有很多同事來自摩托羅拉,他們和代工廠以前都認識,飯照吃、面照見、會照開,就是不答應我們的要求。我找夏普,夏普說過去幾年被中國的公司害慘了,大家都號稱能做幾百萬台,給你準備了產能和料,最後賣了幾萬個不要了,那對工廠是一個巨大的麻煩,尤其好的工廠本來就是供不應求,接了你的活就不能接別的了,但萬一他賭錯了呢?

你沒量呢?他把工人、產業線都準備好了,你沒有量他就慘了。

所以說服他們,我們真是花了很大的力氣。所有代工廠都是我親自帶隊一家家談。去了日本、韓國、美國、台灣地區,跑了四五個月,包括工廠車間都親自去看。等到我們成功以後,大家都不敢怠慢這個新一代的公司了。

到2011年9月我們開第一次發佈會時,我就覺得,這家公司應該不會死了吧。第一次發佈會我在旁邊的咖啡廳,團隊成員說人太多,你趕緊來。我一來發現擠不進去,好不容易擠進去,告訴我必須提前5分鐘開始,否則就太危險了。那天之前,谷歌收購摩托,我想想我們,覺得完了,跟我們爭頭條。後來一查,那一天百度指數有三四十萬,已經很接近iPhone了。第二年還有京東跟阿里折騰,我也琢磨是不是會轉移新聞點。幸好我們的關注度都很高。到了2013年,就沒有人跟我們折騰了,影響力上來了。百度指數有200多萬。每個人都知道小米今天發佈,微博全部被刷屏,震撼了整個行業。

我們到現在辦過四次發佈會,加上2013年10月的米粉節,每次都要提前準備一個月到兩個月,每天都在演練和琢磨。重點是PPT和視頻,我們有四五個人,基本全職做這件事情,我自己是每天花四五個小時研究,對內容,排練非常多次。

用戶老罵我們供給不足,我覺得這說明打是親,罵是愛。

罵也是一種情緒,就怕用戶沒有情緒。小米很在乎用戶,把用戶當朋友。2013年底我們建立了6個大規模的中央倉儲,在18個城市建立了零售店級別的服務中心,還有600家第三方售後維修點遍佈全國。網上的社區每天有180萬人訪問,網上問題15分鐘之內做到有答覆。大家看到的是表面的東西,這麼大的用戶群和銷售規模,是由很多細微的事情一點點構成的。以前有人老說我們服務不好。我說,你找出任何一家和我們PK一下服務。互聯網公司做服務絕對遙遙領先,因為互聯網的核心就是用戶體驗,怎麼把用戶伺候好就是我們的本事。

現在我一週工作六天,9點鐘上班11點下班。我是老同志了,創業要可持續,一般創業公司特別早期都是干七天,可我從來沒有幹過七天。我還準備幹上十年八年的,別搞掛了。我們以前辦金山,節假日經常開會,現在最煩的就是節假日開會。原來覺得勤奮還是沒人家做得好,就加倍勤奮。結果更不好,已經負循環了。勤奮弄過了,弄成書呆子,肯定沒戲。

小米非常快,在中國應該沒人能PK過我們的速度。我覺得,我們要克制下來,慢慢來。做企業掉進坑,多半因為貪婪,現在要慢點來,已經太快了。

做小米我總體比較從容,跟我的社會經驗有關。不會因為小米的成功,就覺得自己怎麼樣了。外人說我心理素質特別好,這麼多人罵我,每天活蹦亂跳,我說那能怎麼著呢?以前罵我們過度炒作,罵我們吹牛,覺得我們模式不靠譜,小米長這麼大,說服了大家。

2013年我們實實在在上了量上了規模。我們做到100多億的時候,大家還是覺得我們不靠譜,覺得這個數字是假的。後來我公佈,我前年交了19億人民幣的稅,大家又說我吹牛還上稅(笑),又罵了半天。可是到2013年,好像就沒人再說我們什麼了。因為用小米的人太多了,你到處都能看得到。雙十一,天貓我們四項第一,大家都看到了。

現在大家突然發現,用互聯網思維幾乎幹什麼事情都是顛覆性的(笑)。我接待過一波證券公司和銀行業的老大,大家都發現互聯網好狠,其實這才剛剛開始。我跟他們講了當年我是怎麼被革命,怎麼又成為革命者的。

大家越來越理解小米不是一個手機公司了,小米模式做電視、做盒子、做路由器都一樣。它是一種新模式,加上了手機行業的一個具體案例和在手機上面一系列的創新,構成了今天的小米公司。

未來不能說小米都會贏,但是小米模式的公司一定會贏。它就像工業革命之後,工業時代的公司對抗傳統農業時代的公司,不管你能抵抗多久,你都會輸的。

做小米一開始我就說五年不上市,這和我自己財務自由有關係,但更多還是智慧。我們這個社會很複雜,很多人藉著窗口期上市了,概念很好,股價滿天飛,其實業績不好。我幹了20多年了,心裡踏實,沒那麼著急,更在乎把事情做好。我覺得不需要上市,其實也可以像阿里一樣,獲得很好的回報。我們今天的想法也是五年之內不會考慮IPO,讓大家全身心花在公司的業務上。

小米的理想狀態應該是一家用硬件搭平台,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司。我們用硬件搭平台,騰訊用軟件,阿里用電商服務。其實現在我們已經實現了,只是規模還小而已。我的夢想真的是想辦一家世界級的品牌公司,讓全球的消費者能夠享受到來自於中國的優質產品。小米是我創辦的最後一家公司,幹完了咱就退休。其他公司的董事會也儘量退出。
來源:時尚先生
雷軍 我最 最煩 煩做 創業 導師 考驗 的是 把握 1% 機會 能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98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