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輔業救央企?

http://www.21cbh.com/HTML/2012-3-31/zMNDEzXzQxMzkzMw.html

「養豬是要真金白銀投入的,我們不會做。」某大型央企負責人近日這樣告訴本報記者,他的言語並非無的放矢。

就在前幾天,國內著名的鋼鐵企業武鋼傳來了要養豬的聲音,引起了外界廣泛關注,但後來武鋼否認了投資390億養豬種菜的新聞。

這則消息還是引起了外界對於央企發展其他輔業的擔憂,不過,好在其他央企跟隨者甚少,養豬種菜並未獲得大規模追捧,事實上,對於習慣「賺大錢」的央企控制的各大行業來說,養豬錢來的「太辛苦」。

不過,這並不代表鋼鐵企業未來不會再傳出養豬種菜類的傳言,武鋼總經理鄧崎琳一句「一公斤鋼不抵四兩肉」或代表著部分微利行業央企的輔業探索。

近期財政部公佈的數據顯示,2012年1-2月,包括央企和地方國企在內的國有企業經濟出現了2010年以來最低的營收增長和首次利潤負增長。

這是自2009年頭兩個月出現利潤負增長之後,三年來首次出現的情況,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一些被外界認為盈利能力尚可的企業,如鞍鋼和中國遠洋也難逃虧損命運,其中剛剛公佈財報的鞍鋼,去年虧損21.46億元,中國遠洋虧損104.49億元。

央企到底怎麼了?未來到底怎麼走?如何強化主業的核心競爭力?如何確保利潤預期?一串串問題接連拋出,央企也開始了自己的探索。

按照國資委要求,央企要向少數行業集中收縮戰線,但是主業利潤下滑甚至出現虧損,在持續增長的艱巨任務下,部分央企開始把戰線越拉越長。

廣鋼賣香腸、礦泉水,濟鋼也被爆出欲規劃進軍農業,之前酒鋼也曾嘗試養豬,央企發展各類輔業的衝動或已勢不可擋。

輔業似乎成為拯救央企的一種最大的可能,不過,這或許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在多位長期研究國企改革的人士看來,只有進行必要的產權改革或才是國企改革的必由之路。

「中小型國有企業可以整體出售,而大型和特大型國企應實行股權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在此基礎上,大力改革公司治理。總體而言,應該是產權民間化、治理商業化。」國研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如是表示。

鋼鐵行業國企領虧央企

根據中鋼協的數據,2102年1月份,全國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虧損共計23.21億元,而2011年同期則盈利79.1億元,一正一反,相差高達100億元之多。

中鋼協副會長劉振江此前不得不公開宣稱,中國鋼鐵業已從全行業「微利狀態」進入「虧損狀態」。

據本報瞭解,目前已經公告或預告年報業績的煉鋼企業中,鞍鋼股份虧損最為嚴重,預計虧損金額為21.5億元。其次,位於廣東的韶鋼松山股份也預計虧損達到11.7億元。

2011年10月、11月份全國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銷售利潤率只有0.47%和0.43%,創下2009年6月以來的新低。鋼鐵工業在成本大幅上升、產能過快釋放的雙重壓力下,盈利能力不斷下降。

「從原材料加工到需求價格這幾個方面,鋼鐵企業還是盈利的,不要把國有企業想得太好。現在整體固定資產的投資,尤其是基礎設施投資的下降,投資的下降導致建築用鋼需求下降。」中國社科院工經所副研究員王欽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提出了其自身的看法。

鋼鐵企業的主業自然而然就是鋼鐵相關產業,然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就在國企鋼鐵企業利潤率全線下降的時候,民營鋼鐵企業利潤率卻超過了國企。

不可否認的說,從效率上來講,國企或確實比不過民企,比如,在一些國有鋼鐵企業利潤下滑的同時,大部分民營鋼鐵企業的利潤率卻高於這些國有鋼企,河北津西、新武安、縱橫鋼鐵等企業的銷售利潤率都超過5%。

是何原因導致鋼企這些主業盈利能力如此脆弱不堪?

業內人士給出了答案:在面對市場變化時,國有鋼鐵企業並沒有如民營鋼鐵企業一樣準確依照市場的需求來調節自己的產品,產品結構相對單一。

業內人士還向本報記者表示,國有鋼鐵企業的調整欠缺主動性。與當年同樣出現產能過剩的水泥行業相比,鋼鐵業內缺乏調整的領軍人物和企業,也沒有一座有效橋樑將國有大型鋼廠和小型鋼鐵企業聯繫起來實現有序調整而不是單向退出或「大吃小」。

這也導致央企鋼鐵企業利潤微薄,此外,不少國有鋼鐵企業規模偏小也或是一大原因。

目前我國鋼鐵工業有7000多家企業,其中生產粗鋼的企業500多家,平均規模僅100多萬噸,前四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僅佔全國總產量的27.8%,遠落後於美、日、韓70%-90%的水平。

分析人士認為,產業集中度低,一定程度上導致或加劇了盲目投資、重複建設以及無序競爭等問題,嚴重制約了我國鋼鐵工業創新能力和行業自律能力的提高。

「考慮到我國鋼鐵工業規模大,企業分佈散,鋼鐵企業多種所有制並存,管理體制特色明顯,我國鋼鐵工業很難像日本、韓國等國家的鋼鐵工業一樣,2-3家企業就佔據70%-80%的產量,這與我國國情不相符合也不現實。」工信部相關人士曾發出這樣的聲音。

事實上,除了鋼鐵領域的央企,不少其餘行業的央企等國有企業也呈現了主業利潤下降的現象,根據財政部此前公佈的數據,2012年1-2月,中央管理企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同比下降19.8%,地方國有企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同比下降10%。

央企主業到底怎麼了?

向輔業進發,向多元化進軍

在非此即彼的世界裡,既然主業式微,那何不發展輔業?這個邏輯被央企發揮到極致。

也正因為此,近年來,在盈利邊緣掙扎的國有鋼鐵企業,已經將業務擴張到了「非鋼」上。

以鋼鐵業為例,中國鋼鐵工業甚至明確提出,在企業發展上,要由只注重鋼鐵主業發展,向既做強鋼鐵主業,又向鋼鐵上下游產業鏈延伸的相關多元產業轉變。

從成效來看,「非鋼」已經成為鋼鐵行業一個重要的利潤來源。

2011 年1-11月,在500萬噸以上鋼鐵企業的主營業務利潤總額中,鋼鐵主業利潤僅佔51.42%,而非鋼產業的利潤佔到24.33%、內部礦山利潤佔到 20.04%、金融產業利潤佔到4.21%。如果再算上不納入主營業務利潤的投資收益,鋼鐵主業利潤佔鋼鐵企業利潤總額的比例僅為43%左右。

「這兩年鋼企做輔業的比較多,不少企業非鋼業務的經營利潤甚至好於鋼材業務本身。」我的鋼鐵網研究中心主任汪建華曾對媒體作出上述表示,在目前整體經濟形勢不太樂觀的情況下,並不是所有的鋼企涉足鋼材以外的行業都能賺錢,鋼企最重要的是要提高鋼材業務的利潤率。

相關數據顯示,去年武鋼集團整體銷售利潤率僅為1.67%,而非鋼產業達到3.47%;濟鋼集團整體銷售利潤率為0.71%,非鋼產業達到4.11%。

不僅僅是武鋼,酒鋼集團在其網站披露,2011年不含集團母公司在內的非鋼產業預計完成收入270億元,較上年增加104億元,佔比達27.9%,利潤同比增幅83.5%。

也正因為此,到了2012年,國內多數鋼廠的最新規劃中,均稱要大力提升非鋼業務比重。

武鋼在剛剛結束不久的全國「兩會」期間宣佈,「十二五」期間計劃投資390億元發展海外礦產資源開發、鋼材深加工、國際貿易、高新技術、煤化工業、工業氣體、物流產業、綜合利用、後勤服務等與鋼鐵主業相關的非鋼產業,將非鋼產業的收入比例提高至集團總收入的30%。

河北鋼鐵力爭集團非鋼業務營業收入達到近1400億元,利潤比例佔50%左右;沙鋼規劃非鋼產業年營業收入達到1000億元,效益貢獻度力爭達到30%以上。

除了傳統產業外,實業央企也將產業延伸到信託、財務等金融領域,尤其是產業與金融結合的問題,已經引起了監管部門的注意。

「產 融結合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這個必要的,比如說大型企業集團有一個財務公司,有利於集團內部資金的集中管理和資金的有效運用。財務公司是產融結合最淺的一個層 面,往下走還有不同的深度,國資委現在研究的問題是,國有企業產融結合走到哪一步比較合適,同時要注意防範哪些風險。」在2011年2月份國資委介紹央企 十一五改革發展情況發佈會上,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邵寧作出上述表示。

新興的輔業或已經成為各大央企的新的增長點,不過也有一些輔業讓外界感到匪夷所思,以鋼企為例,不少鋼企正在發展其他輔業,比如廣鋼賣香腸、礦泉水,近日濟鋼爆出也欲規劃進軍農業,之前酒鋼也曾嘗試養豬。

而這些領域事實上完全屬於競爭性領域,利潤也基本上不及地產,如此喧囂地進入上述領域讓部分人士不得其意。

事實上,即使武鋼否認了即將投資390億養豬種菜的新聞,但武鋼針對此事的聲明還是特別指出了正在發展相關產業,也即輔業。

「目前鋼鐵行業面臨『嚴冬』困境,武鋼將在做優、做強鋼鐵主業的同時,適度發展相關產業。其中,在後勤服務方面,開展綠色養殖業。利用後勤集團的閒置資產和富餘人員,生產綠色有機食品、養殖生豬,以滿足職工進餐需求、擴充員工就業渠道,履行社會職責。」武鋼聲明如是說。

不過,按照國資委的要求,輔業一定要得到批准,國資委相關負責人稱,近年來國資委強調央企「做強做優」主業,因此對輔業項目會要求進行嚴格報批。

「企業的五年規劃只是指出方向,但是輔業項目具體實施的關鍵環節都要上報,央企還要根據具體情況在實踐中對項目有所調整。」國資委相關人士表示。

這或許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央企快速上馬各種輔業的衝動。

保守的自救:原有輔業剝離緩慢

事實上,除了發展新興的輔業,一個值得關注的是,即使部分央企未曾發展新的輔業,但在剝離原來輔業時卻進展緩慢。

一位國資委人士曾向媒體記者表示,目前國有企業的佈局仍然偏寬,不夠集中、不夠突出,需要通過有進有退的方式進一步收縮戰線。

從國資委角度來講,剝離輔業的目標是為了促進央企專注做大做強主業,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與經營管理效益最大化。

對於央企向輔業靠攏的傾向,中國社科院工經所副研究員王欽認為並不成立,因為沒有數據上的支持。

不過,央企通過採取消極取消現有輔業的方式來維持利潤是不爭的事實。

央企究竟有多少輔業,目前並沒有公開數據,但是,作為央企輔業資產剝離的兩大標誌性事件,地產業務以及酒店業務的退出,目前都遭到較大阻力,推進緩慢。

此前國資委正式發文,令78家非主業央企退出房地產市場。沒想到,一年過後,主業地產央企由16家增加到了21家,包括魯能、中航、中煤和神華等央企成功「晉級」。

據央企相關人士介紹,沒有拿到地產主業資格的央企,多轉道二級土地開發和自有土地建設。

有媒體報導稱,截至目前,包括河北鋼鐵集團、寶鋼集團、首鋼集團、鞍鋼集團、山鋼集團、馬鋼集團等在內的不少大型鋼鐵企業均已涉足房地產領域。

房地產開發已成為部分鋼鐵企業的支柱,如廣鋼集團其下屬的羊城房地產有限公司具有二級開發資質。

不過,國資委對涉及房地產業的政策非常明確,有房地產為主業的可以參加商業性競標,沒有主業的只能從事自有土地的開發,開發結束後逐漸退出。

據邵寧介紹,去年已經退出房地產輔業的企業有14家,今年估計有20多家可以退出。

「其他的企業把手頭的事兒做完,把現有的項目做完,逐漸退出,集中資源搞主業。」邵寧曾如此表示。

事實上,不僅僅是央企中的房地產板塊,央企的酒店輔業退出速度也較為緩慢。

作為央企酒店業退出接盤者之一的中國港中旅集團公司董事長張學武曾對媒體表示,到2010年年底,港中旅有可能接收大約20到30家央企剝離的酒店。

然而一直到2010年底,港中旅甚至未能實現零的突破,直到2011年8月,中國移動集團將所屬重慶麗苑大酒店無償劃轉給港中旅集團,港中旅接收央企非主業賓館酒店總算實現了零的突破。

與此同時,酒店並非是中石油的主業,而是完全意義的輔業,但中石油卻成為目前唯一一家試點暫不剝離非主業酒店業務的央企,並啟動了酒店資產整合計劃,擬借助自身加油站特色開發連鎖汽車旅館。

據不完全統計,央企旗下的賓館企業不下2000家,其資產也高達上千億元,幾乎每家央企旗下均有賓館酒店業務,這些肥肉一下子拿掉阻力或可想而知。

顯然,央企現有的輔業似乎亦是香餑餑,和新發展的輔業共同構成了央企維持盈利增長的兩個點。

根本或在產權改革

輔業成為盈利的新增長點,這或絕不是國資主政者希望看到的,也和國資主管單位所期待發展方向完全相反。

在盈利的壓力下,由於業績關乎「官帽」,關乎就業,央企發展輔業或可以「理解」,

事實上,鋼企選擇養豬也有其無奈之處。武鋼總經理鄧崎琳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評價國企不能離開中國這塊土地的現實。

「我 們企業有7萬多在職職工,2萬多不到年齡就退休的,6萬離退休幹部和職工,3萬大集體職工,這些大集體職工考不上大學,在外面謀不到職業,他們的父母都在 武鋼,年輕的男孩、女孩,在我們公司有很多,在包裝、運輸、工廠的崗位上工作,年收入1萬左右,你說我能夠把他辭掉?能夠把他推出武鋼?不可能的。」鄧崎 琳說。

一位國資系統人士也對此表示了支持:「作為一家要利潤的企業為什麼不能養豬?央企為什麼不能養豬?」他在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這樣反問記者。

其實按照同樣的邏輯,如果央企可以養豬,民企就可以挖煤、煉油。

套用經濟學家郎咸平的話說,武鋼養豬是拿著閒錢大舉進攻民企地盤,而沒有進軍高科技,領導全國產業升級,強化國家整體競爭力,是與民爭利。

問題何在?如何讓國企盈利,且不與民爭利?

通過大量研究分析,國研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認為,國有企業與十年前相比的確更好,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上世紀末的改革紅利和本世紀前幾年的重化工業景氣帶來的,而與非國有企業相比,國有企業總體而言差距很大,而且越來越大。

在他看來,過去三十多年的經驗教訓充分說明,產權改革是國企改革的必由之路。

「中小型國有企業可以整體出售,而大型和特大型國企應實行股權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在此基礎上,大力改革公司治理。總體而言,應該是產權民間化、治理商業化。」張文魁表示。

目前中央企業資產大部分集中在石油石化、電力、國防、通信、運輸、礦業、冶金、機械行業,事實上,國有資產應向少數大企業聚攏,同時加快重組步伐。

「隨著時代發展,上述三類企業也可以進行分拆和引入競爭,這樣也有可能在某些環節進行產權改革。」張文魁表示。

不過,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張文魁也認為,少數國企可能暫時不太適宜推行全局性的產權改革,如自然壟斷、關係國家安全和公共產品。這三種之外的都應該產權改革,引入民間資本。

「要搞穩妥的改革,不能很激進的大爆炸式改革,但穩妥不等於不改」,張文魁最後如是說,不過是否改革後就能實現國企的盈利呢?這抑或需要時間的證明。


輔業 救央 央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5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