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趕集為什麼不急於上市?答案:驢子拉磨紮根市場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8112.html

楊浩湧並非無的放矢,就在一週前,趕集網的主要競爭對手58同城傳出了再次赴美上市的消息,這則消息讓沉寂已久的分類信息行業再次成為輿論焦點——一方面是對58同城上市能否成功的熱議不休,另一方面,分類信息行業的另一主角趕集網如何應對、是否上市等,大家也翹首以待。

事實上,趕集網與58同城的戰爭從未停止過。最鮮明的例子,就是至今仍然瀰漫在公交、地鐵等各種屏幕上的廣告戰火,一個自詡「啥都有」,另一個則標榜是「神奇的網站」。而從目前公開的融資、流量、營收等各種數據來看,雙方似乎也從未拉開過明顯差距。

搶先上市,似乎正是一個不錯的拉開競爭差距的機會。但趕集網卻似乎對同行的上市與否並不關心,在接受記者採訪之前幾乎未發表任何相關消息。趕集究竟憑藉什麼對此「視若無睹」呢?

  「市場領先,還是上市領先?」

分類信息行業對資金的需求有多強烈?僅從趕集、58同城的海量廣告投放以及數以千計的員工規模即可見一斑。甚至在58同城上市消息傳出後,就有投資界分析人士公開指出,「其上市的動機可能是因資金鏈吃緊,無法拉到新一輪融資,不得不流血上市。」

但根據楊浩湧的介紹,趕集似乎沒有遇到類似窘況,並且做出了更激進的選擇。「趕集目前沒有資金壓力,也沒有因此上市的必要。」楊浩湧表示:「而且從公司長期發展的角度看,非上市狀態下可以採取更加靈活的擴張策略,並對不斷變化中的市場有更加迅捷的應對。」

「與上市相比,我們目前更看重的是市場領先。」趕集此前未曾公開的兩則利好消息或許是楊浩湧的底氣來源——去年中完成兩輪融資,並於去年底開始實現持續盈利。這讓趕集從資金的樊籠中解脫出來。

據楊浩湧透露,趕集網去年中完成的兩輪融資一輪來自中信產業基金,另一輪則來自安大略教師退休金基金(簡稱「OTTP」)和麥格理,這兩輪融資總規模高達9000萬美元。

而得益於基層招聘等「金礦」業務以及高效的公司運營和管理(趕集員工規模僅為58同城的五分之一),趕集網從去年底實現盈利,而今年將實現全年盈利。「在持續大規模廣告投放的情況下還能盈利,對公司的利潤率要求更高。」一位互聯網行業分析人士告訴記者。

「我們更喜歡通過技術和產品的方式,來解決網上用戶海量的生活服務需求。」楊浩湧認為,與人海戰術相比這才是更健康的互聯網企業生態。而這種「輕公司」的特色,更有利於利潤率的提高。

  趕集不上市,想做什麼?

「上市後會有業務不靈活等限制,且將不得不面對華爾街的壓力,」上述分析人士認為這或許也是趕集不急於上市的原因。

但也有分析認為,趕集選擇不上市的原因是市場競爭壓力的增大,尤其是BAT(百度、阿里、騰訊)近年來對本地生活服務的戰略傾斜,如淘寶生活、百度地圖等嘗試,使得趕集不得不集中精力加以應對。

「BAT的佈局恰恰說明了市場潛力的巨大,」楊浩湧認為,這些巨頭短期內尚不足對趕集形成威脅,而趕集將通過加強差異化優勢等舉措搶佔市場先機。比如逐步擴大在基層招聘等高利潤業務的領先優勢,根據艾瑞諮詢的數據,今年趕集招聘的流量已經領先其主要競爭對手30%。

作為趕集流量優勢的另一個直接反映,趕集是分類信息行業2013年以來唯一實現PC端流量增長的公司。手機業務則是楊浩湧眼中的另一個金礦,趕集網目前每月2億訪問量中已有接近一半來自移動互聯網。

不缺錢、差異化……掛滿彈藥的趕集網似乎野心勃勃。儘管趕集聲稱短期內不上市,但這並不意味著上市對趕集沒有意義。上市更多時候被輿論解讀為一道檻。上市成功,不但意味著巨額融資,更是拉開與對手品牌、市場等差距的良機。趕集真的能堅持不上市嗎?

值得玩味的是趕集此前的一系列佈局。今年初,趕集網宣佈將其螞蟻短租業務正式進行分拆,並獲得由優點資本領投的千萬美元融資。業內專家飛象網CEO項立剛早先就曾專門分析指出,「借螞蟻短租的O2O模式,趕集網有可能是為上市籌劃。」

同時記者也留意到於2011年加盟趕集網任CFO的李巧恩。在網上查閱她的簡歷後記者發現,加盟趕集前,李巧恩曾先後擔職第九城市、環球天下的CFO要職,並成功帶領這兩家公司赴美上市。而正是自2011年起,趕集業務發展迎來了新一輪飛躍,並一再傳出上市消息。

李巧恩這位成熟的「上市操盤手」選擇在這個階段加盟趕集,很難讓人不將之與趕集上市聯想到一起。趕集網會不會是她下一個上市作品呢?也許不久之後,小毛驢就會有新的話題。

趕集 為什麼 急於 上市 答案 驢子 拉磨 磨紮 紮根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68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