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英國皇室、小賈斯汀都該找它

2011-6-6  TCW




你嘗試過在網路上搜尋自己的名字,看看會出現什麼結果嗎?

答案可能會讓你嚇一跳。也許有前女友在部落格上撰寫的閨房密事、或在夜店裡狂歡醉酒的醜態,甚至違規罰款未繳交的公告。這些資訊有可能無害,也有可能會破壞你日後的婚姻、讓你失去工作 。

二○○七年的《哈佛商業評論》(HBR)就曾經刊出過一篇個案,標題是「我被Google開除了」,內容講到一位履歷、條件、能力都非常優秀的年輕人,只 因曾經參與過對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和平抗議活動,被雇主在Google上搜尋到相關文字與照片,就失去了這個工作機會。

《哈佛商業評論》指出,在網路時代,一個人可能會出現多種不同的虛擬分身。最可怕的是,有許多個人資訊還是在當事者不知情的狀況下被放到網路上傳播的。

紐約時尚雜誌《Time Out》的美女專欄作家愛麗森(Julia Allison),就面臨到這個困擾。她在公眾場合與男友吵架的影音、寫給一些網站編輯的私人郵件,以及分享給朋友的內衣照,在有心人士的操作下,很快就傳遍了網路。

為了挽救自己的名譽,她嘗試自己修改網上的搜索結果,但不久後就放棄,「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像在玩『打地鼠』,」愛麗森說:「你才把一隻地鼠打下去,另一隻就冒出來……,想要刪掉討人厭的資料,但幾乎是徒勞無功。」

後來,她求助一家名叫「名聲捍衛者」(Reputation.com)的網路公司。他們的工作,就是對抗搜尋引擎,降低負面訊息,提升正面訊息。

「你無法完全刪除網路上的內容,只能大量增加正面消息連結,將負面訊息擠落谷底。」名聲捍衛者的創辦人兼執行長芬蒂克(Michael Fertik)說。在經過三個多月的努力後,愛麗森的負面訊息搜索頁被擠到六、七頁之後,她的生活逐漸恢復正常。

聘請上百位專家,破解搜尋引擎

聽起來很容易,但事實上,這必須對搜尋引擎的計算法有深入的了解,才能破解其邏輯,從而壓制熱門連結,對搜索結果的順序進行重新評估。

以愛麗森的案子為例,名聲捍衛者在接獲要求之後,會先徹底清查網路上所有攸關愛麗森的資訊,經過分類整理,提出一份評估報告,之後再請她選擇想要在網路上曝光或流傳的特定資訊。

為了對抗強大搜尋引擎與社交網站,他們聘請了一百多位網路專家,其中絕大部分擁有博士學位,他們使用搜尋引擎優化技術和流行演算法來提升正面搜索結果的排名。

這些「網路形象設計師」們不僅要熟悉Google等搜尋引擎的運行機制—也就是按照連結的頻繁度來為網頁排序,有時候還要略施小計「欺騙」一下搜尋引擎。 網路設計師會請工程師創造一些原本不存在的網頁,這些網頁與顧客想要達到的搜索結果相連結,只要鏈接的頻繁度越高,正面的搜索結果就排在越前面。

如果原有的正面資訊力道不夠,芬蒂克還會建議顧客創造新的正面訊息,例如架設個人網站、申請一個新的推特或臉書帳號等 。他強調,公司不會為顧客杜撰假的正面訊息,只會站在真實的基礎上強化正面訊息。

清除網路爛名聲,得月付八萬六

然而要與搜尋引擎對抗的代價可以說是相當昂貴。名聲捍衛者採取簽約的收費方式,顧客一個月得付出三千美元(約合新台幣八萬六千元),直到達成目標為止;另 一家推出類似服務的公司誠信捍衛者(Integrity Defenders)則論件計酬:清除搜尋引擎首頁的負面評論,需要花費四百九十八美元(約合新台幣一萬四千元),一次清除兩頁則稍微打點折,九百二十八 美元(約合新台幣二萬六千元),假若除不掉則無條件退款。

如果是像加拿大新生代偶像小賈斯汀、英國皇室等演藝界名人或政商名流,收費就更高,一年管理費達五千到一萬美元。同樣是幫顧客打造網路形象的公司金屬兔子 (Metal Rabbit Media),執行長湯姆(Bryce Tom)表示,收費高低完全取決於處理的棘手程度,因為這些人的資訊更加龐大複雜,要付出的時間與心力比平常人更多。

誇張嗎?一點也不。去年,名聲捍衛者營收比前一年整整成長六倍,客戶也從原本的作家、企業家、高階主管等,擴及到一般的上班族、離婚人士,甚至大學生等,顯示這個市場的需求正在蓬勃成長,速度之快連它自己都沒料想到。

【延伸閱讀】6步驟挽救你的壞形象

1.接獲顧客需求:確認真實身分與網路稱號。2.蒐集網路資料:到各搜尋引擎與網站蒐集資料。3.提出評估報告:分析正面與負面資訊比例。4.強化正面連 結:改變演算法,將正面資訊連結頁面往前提。5.增加正面資訊:架設新網站與新帳號,增加正面資訊數量。6.維護正面形象:依照簽約時間長短,維持網路形 象不被破壞。資料來源:Reputation.com


英國 皇室 、小 賈斯汀 賈斯 都該 該找 找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20

台積電、聯發科防內鬼 都指名找它 數位資安專找武器擋駭客 吸日商捧錢上門

2016-01-25  TWM

一家軟體代理公司,員工不到三十名、代理產品線約十條,如何贏得半導體大廠台積電、聯發科的信任,成為他們不可或缺的資安防護夥伴?

一家員工不到三十名的小小軟體代理商,為何能成為聯發科、台積電等全球半導體大廠資安防護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甚至吸引日本前三大半導體通路商Macnica捧著兩百萬美元上門投資?

這家行事低調的公司是數位資安(iSecurity),而靈魂人物就是創辦人暨總經理蘇隄。

在資訊界三十年,蘇隄曾任職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電腦顧問公司,客戶是美國聯邦政府,「美國某聯邦政府部會的第一個資料倉儲系統,是我做的。」他驕傲地說。一九九七年,蘇隄回到台灣,先是進了資策會金融事業群,也在那時興起創業念頭。

代理服務到家

幫原廠申請VISA認證

二○○四年,因為找到幫助企業防止駭客攻擊網站的「網路弱點偵測服務」軟體商機,蘇隄正式踏上創業之路。

「當時我把這項網路弱點偵測產品推銷給台灣Yahoo!,對方也展現高度興趣。」正當他沉浸在公司甫成立,就爭取到大客戶的喜悅之時,卻傳來壞消息。「Yahoo!美國總公司告訴台灣分公司,『我們的網路,怎麼能被外部的人偵測?』」最終只能看著煮熟的鴨子飛了。

蘇隄坦言,這件事確實讓剛成立的數位資安團隊受到不小打擊;不過,低迷的士氣沒有持續太久,隨著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越來越多網路商家與銀行採用這項服務。

當時,最具權威性的跨國資訊安全標準主導機構是VISA和萬事達卡,而且有各自的認證標準。為了幫銀行客戶解決同時符合兩大信用卡公司標準的問題,蘇隄主 動聯繫數位資安代理的軟體公司Hacker Safe,甚至為了幫Hacker Safe申請VISA認證,直接找上負責亞洲區風險管控業務的新加坡VISA亞太總部,幾經周旋,創下了代理商替原廠拿到國際認證的紀錄。

儘管從此與VISA新加坡團隊建立關係,並且因牽線廠商接到來自VISA的大生意,但蘇隄笑說:「這個案子幫公司打了不少知名度,在財務上則幫助不大。」

一度發不出薪水

開發防內鬼軟體產品線

事實上,數位資安營運初期財務狀況並不好,獨資成立公司的蘇隄回憶,「那時候員工不超過五人,但我連薪水都發不出來,賣了車,資金還是不夠用,要用信用卡 預借現金,才發得出員工薪水。」即使公司財務狀況嚴峻,蘇隄還是對資安服務充滿熱忱,同時積極開發另一條產品線。「我在《經濟學人》上看到一家位於美國波 士頓的公司VERDASYS,正在研發一項幫助公司防止員工竊取資料的技術。」蘇隄說,在○四年這是嶄新的概念,很少人認知到資料會被員工外洩。

「我想找並非為了符合法規,而是需要保護智慧財產權(IP)的產業。」他下定決心跳出熟悉的金融業,挑戰全然陌生的科技業。這一跨,竟也花掉兩年時間。

雖然剛好碰上台積電與中芯的智財權訴訟,讓竹科的半導體公司關注智財權的資安防護議題;但從○四年開始積極拜訪客戶、推廣智財權保護理念的蘇隄,○六年才真正拿到客戶下的第一筆訂單。

「這就是資安產業的特性,開發客戶的時間很長,但訂單量並不大,所以大型資訊服務公司反而沒有小公司積極。」一名軟體產業人士指出。

看中智財權市場

替半導體客戶找防護武器

與蘇隄相識多年的聯發科稽核處長劉錫麟回想剛認識蘇隄時,「一開始也覺得奇怪,這個人是誰?」但聽了他的簡報內容後,就知道他懂你的需求,而且他喜歡去發 掘一些新的技術,「所以我說他是軍火商,專門幫客戶做武器評估。」也是從○六年開始,舉凡台積電、聯發科等重量級半導體公司,都在竹科公司口耳相傳下,陸 續成為數位資安的客戶。劉錫麟分析,「數位資安的優勢在於靈巧,蘇隄常常往返美國、以色列,為客戶找尋更好的資安軟體工具。」「我一直相信,沒有東西是白 學的。」儘管十一年來,並不是每一次努力都會換來財報上的實質成果,但蘇隄相信,無論是對技術的投入,還是對業務的付出,最終總會有收穫,「就像這次 Macnica來投資我們公司,」他把話又講回了那一次替客戶申請VISA認證的經驗,「他們看到的,正是我們過往服務客戶的經驗值。」Macnica Networks總經理宮袋正啟評論這樁合作案:「數位資安長期深耕台灣市場,客戶滿意度極高,因此我們希望透過直接投資,深化雙方的技術與服務合作。」 Macnica入股後,數位資安也能運用Macnica代理的資安產品,蘇隄相信,這對將會面臨更多資安威脅的客戶提供更強大的防護武器與技術協助團隊; 而Macnica資金的挹注也將加速其擴展腳步。他預計今年進軍東南亞,並投入技術開發與專利申請,證明只要肯鑽研新技術、提供客戶特殊的價值,小公司也 能闖出一片天。

數位資安

成立:2004年

資本額:新台幣1200萬元

負責人:蘇隄

主要業務:資安軟體代理

主要客戶:聯發科、台積電、日月光、華為

撰文 / 周品均

臺積 積電 電、 聯發 科防 防內 內鬼 指名 找它 數位 資安 安專 專找 武器 駭客 日商 捧錢 上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476

線上支付獨角獸 臉書、蘋果都找它 專訪》Stripe兄弟檔 用七條程式碼讓創業更容易

2016-05-02  TWM

年輕的戴兒 (Dale Pfeifer)想讓世界更美好,因此她創辦了「好世界」(GoodWorld),專門協助慈善機構把錢捐入樂施會(Oxfam)、救助兒童會與綠色和平這類組織。她有抱負、有衝勁,但欠缺的是讓她的新公司運作順暢的支付技術。戴兒回憶說:「我們一開始得一筆一筆寫支票送到慈善機構。」這過程花掉她公司大部分的人力和時間,直到她找上一家叫Stripe的新公司。

今天的「好世界」有十六名員工,為全美一千五百家慈善機構處理三百多萬美元(逾六千萬元新台幣)捐款。但是負責寫支票的員工,已經一名都沒有了。戴兒說:「創辦一家公司該做的事,你幾乎全部可以自己動手,唯獨支付這一塊,還是找專家處理比較好。」她口中的專家,就是 Stripe。

透過與臉書、推特、蘋果等科技公司合作,Stripe每年幫「好世界」這樣的小公司處理超過二百億美元(約六千四百億元新台幣)的線上交易。許多客戶,都是像戴兒那樣,有絕妙商業點子,只是卡在技術瓶頸難以施展而已。

簡化交易程序

解決小公司轉帳難題

換言之,用Stripe共同創辦人兼總經理約翰.科里森的話說,找上Stripe的人一般都是「迫於現實世界傳統工具太爛,而無法發揮的人。」「老實說,」他說:「老牌大公司要開闢一條新產品線那麼容易;新創小公司想立足卻那麼難,真讓人生氣。」過去,小公司需要花很多時間與銀行打電話、談判信用卡、處理帳戶,還得為各式各樣的詐騙,以及繁瑣的手續與規定發愁。自二○一○年起,約翰與他哥哥、Stripe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派翠克.科里森就卯足全力設計一套工具,以最快、最簡單的辦法,在線上處理金錢交易。Stripe解決了這一切煩惱,也改變了許多小公司在線上賣東西與轉帳的作法。

降低建置成本

線上生意大有可為

小公司過去得花好幾周才能做到的事,Stripe現在幫你幾小時就搞定。科里森兄弟的突破性產品,是七條簡單俐落的程式碼,只要把它放進網站,用戶只要在網頁上按一個按鈕,就能直接在該網站進行交易。

這個產品是免費的,Stripe只是根據業界標準抽成──通常每筆交易抽取二.九%佣金,另加三十美分,數量多還有折扣。

就這樣,新創公司再也不用擔心交易問題了。現在,像科里森兄弟這樣一群抱負遠大,能幫你一圓創業美夢的公司,正在簡化創業流程。拜Kickstarter、Dropbox等公司,以及亞馬遜網站服務部門與PayPal之賜,網站、支付處理、雲端運算、通訊等各種問題都較過去大為簡化。

十年來,這些公司大幅縮減了創辦新公司所需的時間與成本。根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在一四年發表的報告,「由於網際網路、開放資源軟體、雲端運算的崛起,十年前要花五百萬美元(約一億六千萬元新台幣)才能建立的公司,今天不到五萬美元(約一六○萬元新台幣)就能搞定了。」最重要的是,這些公司能幫你把全副精神擺在你創業的初衷上。Stripe的客戶,一家以舊金山鮮花快遞的業者就說:「現在創業比過去簡單一百倍。花在行政上的時間越多,花在公司成長上的時間就越少。過去我必須花一大堆時間在帳款處理上,現在我完全不用操心了。」派翠克.科里森想像中的未來,是一個完全在線上的世界。電動車成為主流,加油站不見了,線上餐飲快遞讓人不必再跑超市……。他說,根據統計數字,九八%的銷售還都不在線上,線上生意前途大有可為。派翠克說,「我不是那種天真幼稚、手舞足蹈的科技烏托邦,網際網路不會是科技的一切,但我相信網際網路能助長在經濟中幾乎每一個環節,對此我非常樂觀。」除了是兄弟檔,還有略帶加州腔的愛爾蘭口音以外,科里森兩兄弟似乎完全吻合矽谷創業人的典型:紅杉創投與Y Combinator(知名創業孵化器)出身的程式師,都是輟學生,都是少年富商,兩人在十幾歲時,賣了他們的軟體事業,得款五百萬美元(約一億六千萬元新台幣)。身為移民的科里森,也都刻意強調全球意識,認為金錢可以、也應該在全球各地自由流通。

科技大廠買單

估值已突破五十億美元

現在,他們要把美國的支付經驗推廣到其他國家。Stripe今年二月推出的新服務Atlas,基本上就是讓世界各地的公司買一張在美國做生意的執照:一次繳五百美元(約一萬六千元新台幣),Stripe就能幫一家非美國公司註冊,建一個與Stripe合作的美國銀行帳戶,接受美國境內付款。

Stripe正在飛速成長。在舊金山教會區(Mission)由三棟房子組成的園區已經不敷使用,新總部大樓正在施工;目前它有四百名員工,計畫今年再招四百人;自去年夏天集資後,估值已突破五十億美元(約一千六百億元新台幣)大關。兩年來,蘋果、臉書、推特等幾乎矽谷所有科技大廠,都與它簽約合作。

至於Stripe在舊金山灣區以外地區,影響力究竟有多大的問題,Stripe始終守口如瓶。科里森兄弟絕口不提客戶類型,只說小客戶數目比大客戶多得多。公司的一份內部文件也說,公司「找不出」這些數字。他們只說,去年有二七%的美國人用Stripe買過東西,比一三年的三.八%多了許多。

但即使如此,Stripe仍然只是大池塘中的一條小魚。看看以下數字就知道。業界人士估計,同期間,純做線上的Stripe處理金額約在二○○億美元(約六千四百萬元新台幣)左右,但根據金融顧問業者艾特集團(Aite Group LLC)的數據,美國人去年在電子商務上消費九千億美元(約二十八兆八千億元新台幣),到了二○年,全球線上交易將增加到五.九兆美元(約一八八兆八千億元新台幣)。

艾特集團分析師說:「Braintrees與Stripe都是顛覆市場的業者,也都獲得媒體大力吹捧,不過直到目前為止,金錢支付處理絕大部分還是透過傳統管道進行的。」

強調移民服務

透過網路接觸全球使用者

此外,由於相關法規繁多,老字號大公司比比皆是,線上業者想在支付處理市場攻城掠地特別困難。而銀行在半個世紀前建立的收費系統,讓支付處理商務成本既高,獲利也低。以Stripe為例,必須用每筆交易的抽成支應許多固定的銀行手續費。除非他們推出更多賺錢產品,否則在這種業務結構下,想增加獲利很難。

推出Atlas意味Stripe將面對監管當局更嚴厲的審查,因為監管當局對外國人在美國銀行開戶有安全上的顧慮。不過Stripe強調移民服務,希望網際網路能包辦一切,對Stripe而言,推出Atlas勢在必行。Stripe的服務網路目前已經觸及二十四國約十二億人口,派翠克認為,這表示Stripe的潛在顧客還有六十億人。

Stripe最大的挑戰,或許是如何將影響力跨出程式研發人粉絲圈,並且將業務擴展到支付處理以外的領域。

如果Atlas能夠成功,Stripe的前途不可限量。或許這個世界的走向,對Stripe而言,正是所謂的「時勢造英雄」吧。

撰文 / 作者•Maria Aspan 譯者•陳曉夫

線上 支付 獨角獸 獨角 臉書 書、 蘋果 都找 找它 專訪 Stripe 兄弟 用七 七條 程式 碼讓 創業 容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25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