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012創與投:老虎不打盹 拿300萬天使投資已很難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3628.html

  2012,對中國的投資人和創業者都是艱難的一年。

在全球資本市場低迷態勢下,2012年中國企業IPO數量與融資金額創下近四年新低,VC/PE機構的IPO退出平均賬面回報率較去年出現大幅回落。

據投中集團的數據,2012年共有149家VC/PE機構通過97家企業的上市實現235筆IPO退出,總計獲得賬面退出回報436.3億元,較2011年賬面退出回報下滑59.0%;平均賬面回報率為4.38倍,較2011年7.22倍的退出回報相比大幅縮水。

一方面,在境外投資者謹慎的投資態度下,僅以「概念」實現上市幾無可能;另一方面,在財務造假風險、VIE風險依然未得到有效解決的前提下,二級市場投資者也很難給予中國企業較高估值。中國的投資人不得不開始深度調整,尋求新的生存之道。

同創偉業鄭偉鶴:轉向早期項目

同創偉業是一家本土投資機構,旗下7支基金的管理資金規模達60億人民幣,長期投資TMT、生物醫藥、大消費和健康產業。

在同創偉業董事長鄭偉鶴看來,2012年最大的變化是開始關注早期項目。「2011年投的早期項目只有兩三個,2012年早期項目已經達到14、15個。」他預計,未來早期項目將佔到投資總數的40%以上。

鄭偉鶴表示,雖然現在是資本市場冷卻期,但是針對早期項目的投資現在卻正在升溫。「過去的金融手段實際上就是一級市場、二級市場套利,這個市場已經過去了,投資的注意力應該都放到早期上來。」

或許是因為投資早期項目更加注重創業者個人信用的緣故,在鄭偉鶴看來,2012年的另一個特點是越來越講求誠信。他舉例說,今年曾經花費1000萬投資某項目,但是最終項目的產品沒有出來,創業者卻主動要求回購,這讓鄭偉鶴深受觸動。

不過他也表示,由於國內證券市場的緣故,很多創業者常常會高估自己。「國內的中小板和創業板依舊有很多泡沫,很多公司股價是不正常的,創業者會把創業板公司看作他們的參照系。同行在A股上市那麼高價格,我為什麼這麼低?實際上這是一個扭曲、畸形的市場,創業者所參照的世界是一個不真實、不現實的東西。」

德訊投資曾李青:大公司更大、小公司更難

做為騰訊公司五位創始人之一,德訊投資創始人曾李青對行業競爭的感受更加深刻,他認為2012年產業競爭越來越激烈,大公司越來越大,小公司創業想做大公司的機會越來越小。

曾李青舉例說,4年前投資的網頁遊戲每一個都很成功,而最近2年投的,除了極個別的以外幾乎都關門了。「今天如果我們還想創業,想做一個百度和騰訊的可能性基本上沒有,剩下的機會只是做出優秀的小公司。」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在深圳,由於高房價和高生活壓力,已經喪失了早年騰訊和華為出現的時候那種環境。」曾李青透露,現在投一個項目200、300萬人民幣,一年就花完了。「工資成本很高,房價也很高,對創業者而言壓力相比以前大很多。」

為了適應這些變化,曾李青開始對德訊的投資策略進行調整。第一,創業者想得到超過300萬人民幣以上的天使投資,基本上很難,除非他很聰明。第二,分階段給錢,再也不會一次性把錢給創業者。

第三,制定了對創業者更苛刻的要求,比如一定要創業者出按照5:1或者10:1的比例出自己的錢。「你要我出200萬,你先投40萬進去,而且第一年只能拿5000塊錢工資。我們想通過這樣的槓桿,把一些不是那麼認真想創業的人擋在外面。」

曾李青提示創業者,現在創業成功的概率非常低,只有10%到20%。「我經常勸創業者不要創業,因為我見過很多失敗的創業教訓,對他家庭、個人一生有很大影響。」

曾李青認為,創業者應該在自己可控範圍內創業,「我們都要拿出大家輸得起的東西,你是兩年的時間加上小小的錢,我們是看起來比較大的錢,但是這個錢對我們也是小錢。」

松禾資本羅飛:我們正處在最低的低谷

松禾資本設立於2007年,受託管理資產超過50億元人民幣,投資企業超過100家,有16家企業成功退出,其中12家境內上市、2家境外上市和2家被併購。

在松禾資本創始合夥人羅飛看來,2012年的資本市場正處於最低的低谷。「如果不是最低,也離最低的不遠了。藍籌股的PE大多不到10倍,而在中小板、創業板,PE大多在20倍、30倍以上,不合理的估值會讓更多的資金遠離創業板。」

「2012年,國內資本市場開始堵車,中國海外上市的公司被『渾水』。」羅飛預計,未來兩年投資者將更看重企業真正創造現金的能力。

他以第七大道舉例說,2011年暢遊併購第七大道時,一年利潤大約有6000萬,而今年一個月就有6000萬元利潤。「能創造持續現金流的公司,將是未來兩年投資人所追捧的,現金流在今明兩年的環境下是最最寶貴的。」

除了現金流,羅飛認為,未來的投資人將更加注重創業者個人的信用、團隊的信用以及團隊對於投資人在現金或者將來、未來的承諾。

天使投資人龔虹嘉:2012,老虎不打盹

龔虹嘉具有20年投資創業經歷,先後創辦德生公司、海康威視、握奇數據等公司,個人財產超過100億,IDG和上海聯創稱其為「中國最優秀的天使投資人」。

在龔虹嘉看來,投資人和創業者必須更加清醒的面對一個現狀,那就是「老虎不打盹」。這也老虎可能是騰訊、是華為,也可能是百度、阿里巴巴,這些大公司都充滿了危機感。

「以前,我們都認為是老虎就一定會打盹,老虎打盹就是創業者的機會。而現在,創業者花了很多心思就是做不大,大公司一發力,很快就拿下市場。那是因為大公司獨大,螞蟻爬一年,不如馬蹦兩下。」

對於投資者,龔虹嘉建議把「期望放低一點」。他舉例說,Facebook、Google的天使投資人肯定不知道它們今天能做這麼大,抱著投出Facebook、Google為目的的投資人注定失敗。「如果投資人以賺3倍、5倍、10倍作為合理回報的安慰值,失望就會大幅減少,就會覺得這個社會充滿了陽光。」

「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叫最好,我們甚至也永遠不知道什麼叫更好,反過來說我們也不知道什麼叫更壞,也不知道什麼叫最壞。」龔虹嘉說。

2012 創與 與投 老虎 打盹 300 天使 投資 已很 很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387

打盹頂嘴得罪金正恩北韓軍次帥遭高射炮處決

1 : GS(14)@2015-05-15 01:49:02

■玄永哲



北韓領導層陷入一片恐怖,軍方第二號人物、人民武力部部長玄永哲,疑因跟領袖金正恩頂嘴、出席官方活動時打盹,被冠上叛國罪名,近日遭高射炮公開處決,是金正恩前年處決姑丈張成澤後鏟除的最高層幹部。事件反映不服金正恩領導的幹部增加,令金正恩疑心更重,近月一再進行整肅,求以「恐怖統治」鞏固威望。


南韓國家情報院(NIS)人員昨天向國會情報委員會進行彙報,指66歲的玄永哲因為對金正恩的領導表達不滿,一再漠視金正恩命令和頂嘴,更在上月24至25日舉行、金正恩也出席的軍方活動上打盹,被指「不忠」,他隨後被捕,數日後在平壤姜健綜合軍官學校,以叛國罪遭高射炮處決。


■金正恩姑丈張成澤前年已遭處決。

觀眾不得低頭或流淚

早前有非政府組織已指北韓有用高射炮進行恐怖處決,去年10月衞星拍攝到姜健綜合軍官學校變刑場,場中有ZPU-4防空炮陣和「觀眾席」。據NIS情報,玄永哲行刑當日有數百幹部觀看。據指這種處決場面家屬要出席,而所有觀眾都不得低頭或流淚,更要寫文章譴責死者。
NIS分析指,玄永哲被處決反映金正恩對核心幹部的不信任加深,因而加強「恐怖統治」。值得注意的是,玄永哲是在當局沒發佈消息下被拘三天即處決,顯示金正恩「獨裁傾向」日益明顯。
NIS指,金正恩上台後處決了70多名幹部:首年即2012年處決三人,其後兩年增至分別30多人和31人,今年處死8個,包括負責基建的國防委設計局長馬元春、總參謀部作戰局長邊仁善等核心幹部。金正恩狠毒勝乃父,處死人數不只遠超於金正日上台首四年處決的10多人,而且受死的不只高層幹部,亦有中央和地方黨、官員,理由包括反黨、反革命行為、涉當間諜、對金正恩指示或政策有意見。首爾東國大學北韓專家高有煥認為,金正恩是藉此「管教」軍中老臣,因基本上只有他們對統治構成威脅;但若國家經濟沒改善,恐怖統治手段效力終會減弱。日本早稻田大學北韓專家重村智計則認為,相對於一般以降職為懲罰,「戲劇性重刑是用來對付意圖政變者」,碰上早前「金正恩臨時取消訪莫斯科,很可能是因他得悉軍方密謀政變」,這正「反映金正恩政權不穩」。



金正恩恐怖式統治鞏權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美韓研究所網誌「北緯38度」作者馬登同意:「北韓內部最近極動盪,核心領導層與中層似乎毫不尊重金正恩。」惟金正恩領導地位或是北韓的穩定「目前沒明顯危險;但若這情況持續到明年,就得研擬針對朝鮮半島的應變計劃」。首爾北韓大學院大學梁茂進教授卻認為,連串整肅可能只因「經驗不足的領袖往往有過於戲劇性的行動」。不過,南韓國情院在刺探北韓情報上不時有錯失,首爾世宗研究所分析師坦言,認為關於玄永哲的情報需再核實。南韓統一部則指,會「密切注視」金正恩的恐怖統治方式「對政權有何長遠影響」。韓聯社/法新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514/19146793
打盹 頂嘴 得罪 金正 北韓 次帥 高射炮 高射 處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035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