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這故事我聽過 蔡東豪

2011-9-15  NM




我的廠家朋友不多,因半途出家的 關係,在飽歷風霜的廠家眼中,我始終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少爺,不容易融入這圈子,不過阿黃是例外。我跟阿黃認識了一段不短時間,他是典型港式廠家,性格勤 奮、靈活、打不死。

我知道他這幾年生產LED照明產品,開始的時候他興奮地介紹LED行業的前景如何秀麗,由全球氣候變化講到國家十二五 戰略性產業,再講到節約能源產品怎樣改變世界,政府怎樣以金錢和法例來支持,想唔發達都難。那時候我當然不敢潑冷水,一來我唔多識,LCD跟LED差一個 英文字母,但屬截然不同的產品;二來廠家這股正能量沒法擋,不少不可能的戰役也是靠廠家一鼓作氣戰勝,樂觀是廠家的重要武器。阿黃進軍LED應該是三年前 的事,他剛告訴我已結束LED工廠。

在幹掉兩支紅酒的時間內,阿黃如泣如訴地說出他的LED故事,我的角色本應是充滿同情心的聆聽者,指定 動作是不斷點頭及附和:「你真係好慘,你真係唔好彩。」可是我說不出口,阿黃的LED故事我聽過太多,細節如出一轍,劇本沒分別,只是轉了劇中的主角,結 局殊途同歸。兩支紅酒後我的結論是:「阿黃,你抵×死!」

阿黃LED故事的主角當然是LED,主角出場當然要有氣勢,在內地有氣勢一定要有 國家參與。國家全力扶持LED產業是千真萬確,什麼十二五戰略性產業不是空話,全國由省到各級地方政府都一窩蜂推動LED產業——這就是問題所在。阿黃 LED故事再一次證明,由政府政策,而不是市場力量去帶動發展產業,是多麼高風險,多麼不合理。

各位千萬不要誤會,不是政府支持力度不夠, 問題是支持力度過大。內地政府最具威力的武器,是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啟動龐大資源網絡去做一件事,這能力舉世無雙,由清拆民居到舉辦奧運到扶持LED產業, 話做就做,兼做到無得頂。LED廠家不夠錢開廠?無問題,政府會「安排」銀行提供優惠貸款。LED產品短期內需求不夠大?無問題,政府會「安排」各政府部 門和有關單位立即採用LED產品,訂單排山倒海。從無到有,內地政府可以從空氣中創造一個完整工業。

 

這個由政策創造出來的 工業,特點之一是誰最接近政策權力中心,誰最有運行。我敢斷言,過去幾年在LED產業賺最多錢的廠家不是銷售LED產品賺錢。怎賺?不用我多解釋吧。阿黃 有幾接近政策權力中心?阿黃跟我相比,他較接近,但相比內地同行,他是外人。在政策圈子搵着數,國企橫行,民企也要靠邊站,港商以為自己的關係網絡如何神 通廣大,是自欺欺人。在內地,當有一個前景秀麗的行業冒起,一個奇景立即出現,是參與者如蝗蟲般從四方八面湧至。不久以前這還是無人看好的新興行業,不消 一刻,所有人都在拼命打進這行業。行業狀態忽然間像成千上萬蝗蟲籠罩天空,漆黑一片,這些參與者從哪裡來?怎會這麼快出現?這問題不易解答,各位想知道內 地人做事的效率,在內地搞生意吧。最近我看到這段新聞,第一間網上團購公司約一年前在內地出現,現在內地有至少五千間團購公司。短時間內一窩蜂做廠,說明 了這些工廠的技術含量不會高,創新欠奉,重點是抄,是偷,是人有我有,但要快過人平過人。不要看低這聽起來不甚高尚的營商策略,工業從來不甚高尚,這策略 行得通,最致命是客戶的忠誠度薄如紙,隔籬工廠便宜少許便飛撲過去。LED這類短時間內崛起的行業,另一特色是產品價格以高速下跌,阿黃這類雄心萬丈的廠 家,仍想不通人家產品售價怎可以這麼便宜的時候,人家已再降價。我問阿黃內地究竟有幾多間LED工廠?他答不出來,但在他工廠附近一帶已數以百計。阿黃指 過去幾個月,差不多一半LED工廠倒閉。行業經過汰弱留強,供應減少,對留低的強者或許是好事,但我不敢肯定,因為這是內地,許多經濟定律在政策主導的環 境未必行得通。阿黃的LED故事我聽過太多次,我佩服阿黃的毅力,他已有下一個計劃,說到這時候,我有點醉,好像是關於太陽能。

蔡東豪

現 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故事 我聽 聽過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5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