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曝阿里已成餓了麽第一大股東 劉強東:O2O難成功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1225/153466.shtml

導讀 : 財新網消息,阿里巴巴投資網上訂餐平臺餓了麽最終落定。

導讀 :霧霾還沒散盡,卻再次反複,仿佛給一些事情蒙上了陰影。申通殼公司因連續八日漲停,被迫停牌進行股票異樣波動調查。而美國也傳來消息,Evernote人才流失加劇,再有兩名副總裁出走!

行業新聞: 

1. 曝阿里12.5億美元投餓了麽成第一大股東 

財新網消息,阿里巴巴投資網上訂餐平臺餓了麽最終落定。12月24日晚間,記者從投資人士處獲悉,阿里巴巴和餓了麽已於12月17日簽署投資框架性協議,阿里巴巴投資餓了麽12.5億美元。獲投資後,餓了麽估值超過45億美元,繼續獨立運作。以此計算,本輪投資後阿里占股餓了麽27.7%,成為第一大股東。

2.申通殼公司停牌核查股價異動

12月24日消息,申通快遞借殼上市的殼公司艾迪西因複牌以來連續八日漲停,決定從12月24日起停牌,核查股票異常波動原因。

艾迪西24日在一份公告中稱,其股票股票交易價格連續兩個交易日(2015年12月22日、2015年12月23日)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超過20%,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交易規則》的規定,股票交易屬於異常波動的情況,為保護廣大投資者合法利益,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經該公司申請,股票將於2015年12月24日開市起停牌,就股票交易異常波動情況進行必要的核查,待完成相關核查工作並披露相關結果公告後複牌。

3.工信部稱流量資費平均降39% 已超額完成年度目標

12月24日消息,,工業和信息化部(以下簡稱工信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發表署名文章稱,2015年提速降費工作成效顯著,截至10月底,固定寬帶單位帶寬資費水平比去年底下降50.6%,移動流量平均資費水平下降39.3%,超額完成了《指導意見》年度目標。

據了解,《指導意見》全稱為《關於加快高速寬帶網絡建設推進網絡提速降費的指導意見》,5月20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提出了加快高速寬帶網絡建設推進網絡提速降費的目標和舉措。

4. Evernote兩名副總裁離職 人才繼續流失 

12月24日早間消息,美國雲筆記開發商Evernote的人才流失仍在繼續,該公司最近又有兩名副總裁離職。

知情人士表示,Evernote合作關系副總裁亞歷克斯·帕切科夫(Alex Pachikov)將會離職,他已經在該公司任職了9年時間,明年1月可能會加盟新的公司。與此同時,LinkedIn的資料顯示,在該公司任職了8年的品牌副總裁安德魯·辛考夫(Andrew Sinkov)也剛剛離職。

5. 鴻海欲投資6.6億元建數據中心

12月24日晚間消息,據臺媒報道,鴻海將與KKCG在捷克成立合資公司“SafeDX”,雙方各持股50%。

SafeDX主要提供包括數據中心、IT解決方案,以及一系列IT服務。

捷克工業及貿易部長姆拉代克曾表示,鴻海計劃於2018年之前在捷克擴大投資至25億捷克克朗(約為6.57億元人民幣),設立歐洲第一個大數據研發與設計中心。

鴻海進入捷克市場已超過15年,去年富士康成為捷克的第二大出口商,年產值約1200億捷克克朗(約為315.4億元人民幣)。

7. 風投家安德森:20年內任何東西都將內置芯片

12月24日,據國外媒體報道,過去5年中,圍繞“物聯網”的炒作層出不窮。調研機構Gartner發布2015年度新興技術成熟度曲線(Hype Cycle for Emerging Technologies)報告稱,“物聯網”正登上“誇張預期”的頂峰,特別是在智能家居領域,包括利用智能手機控制照明、恒溫器以及電視機等。

但是互聯網先驅、知名科技投資人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表示,傳感器的時代才剛剛開啟。他預測,在未來10年中,就連智能手機本身都可能消失。安德森說:“將來,我們將不再限於只有一個發光的顯示器。屆時,每張桌子、每面墻、每個物體表面都將擁有屏幕。假設你走向一堵墻或坐在桌前,都可以通過耳機或眼鏡打電話,計算機將無所不在。”

8. 沙特王子等投資Lyft2.5億美元

12月25日消息,據路透社報道,沙特王子瓦利德的投資公司王國控股周四表示,公司與其他投資者以2.477億美元的價格購入專車公司Lyft約5.3%的股權。王國控股在此輪投資中領投。

Lyft是另一家專車公司Uber在美國的最大競爭對手。本周早些時候披露的消息指出,Lyft希望在第F輪融資中融到最多10億美元。王國控股、瓦利德王子以及其他投資人在F輪中投資1億美元,而王國控股持有其中價值3100萬美元的股權。

此外,王國控股和瓦利德王子還在二級市場投資1.477億美元,購入Lyft的優先股。王國控股在這部分投資中的股權價值7390萬美元。若考慮轉股,目前王國控股持有Lyft公司2.3%的股權。王國控股稱公司此次投資使用的是現有可用資金。

融資消息:

1. 萌管家獲郭海濱個人200萬元天使輪融資

2. 零壹空間獲由春曉資本領投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

3. “寵物幫”獲得e袋洗共享基金1000萬人民幣Pre-A輪融資

4. Swift WiFi獲得2000萬元A輪融資

5. 火貓TV獲合一集團千萬美金A輪融資

6. 車來了獲3000萬美元C輪融資

大佬聲音:

京東集團CEO劉強東:O2O模式很難成功

“對於很多O2O項目,我是“懷疑派”,因為我一直算不過賬來。比如上門洗車,雖然提升了用戶體驗,但成本大幅度提升,效率大幅度下降,短時間可能很好,但是這種商業模式很難成功。這也是今天互聯網發展的現狀,很多新興互聯網創業公司的模式嚴重違背了最基本的經濟常識。我建議,趁能賣掉,早點賣掉。”

劉強東在某個項目開幕式與創業者進行分享和交流時的觀點。

阿里 已成 成餓 餓了 了麼 麼第 一大 股東 劉強 O2O 成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8603

阿里投資餓了麽被坐實 蔡崇信成餓了麽董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6/0407/155074.shtml

導讀 : 除變更董事之外,餓了麽的經營範圍也發生了變化。

i黑馬訊 4月7日消息 阿里投資餓了麽一事最終被工商註冊信息披露。早在3月30日,餓了麽運營公司“拉紮斯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更新了企業信息,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和滴滴CEO程維進入餓了麽董事名單。坐實了此前阿里巴巴投資餓了麽的消息。

屏幕快照 2016-04-07 下午2.43.32

去年年底,有媒體報道稱阿里巴巴12.5億美元投資餓了麽,占股約27.7%成為第一大股東。獲投資後,餓了麽估值超過45億美元,繼續獨立運作。目前雖然坐實了投資消息,但對於投資金額和估值,依然未能知曉。入股的消息之後,餓了麽與阿里旗下口碑網合並的傳言也甚囂塵上,但最終雙方予以否認。

變更前的董事為叢真、汪淵、朱嘯虎、康嘉、吳敬陽;變更後為康嘉、汪淵、朱嘯虎、叢真、JOSEPH CHUNG TSAI(蔡崇信)、吳敬陽、程維、羅宇龍。

除變更董事之外,餓了麽的經營範圍也發生了變化,加入了“服飾與配件、塑料制品、電動自行車及零部件、包裝材料、箱包的批發”等看起來與餓了麽並不相關的內容。

阿里 投資 餓了 了麼 麼被 被坐 坐實 崇信 成餓 董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740

美團負面纏身成餓了麽融資前奏曲:外賣大戰要終結?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531/163355.shtml

美團負面纏身成餓了麽融資前奏曲:外賣大戰要終結?
歪思妙想 歪思妙想

美團負面纏身成餓了麽融資前奏曲:外賣大戰要終結?

互聯網經濟中沒有絕對的可能或者不可能,這或許是互聯網崇尚機遇和奇跡的精神所在。

來源 | 歪思妙想(ID:neihangaoxiao)

文  | 歪道道

最近外賣市場似乎並不平靜,先是前段時間百度外賣賣身傳聞層出不窮,然後美團點評的招黑體質又爆發了接二連三的負面新聞,近日,又有消息稱,阿里及螞蟻金服計劃對餓了麽進行新一輪投資,投資金額約 10 億美元,估值達 55-60 億美元之間,整個 020 外賣市場可謂是暗流湧動。

78

O2O市場燒錢大戰結束後已將近一年,盡管三足鼎立的總體格局大體保持不變,但進入2017年以後新美大、百度和餓了麽各自呈現出的發展狀態,給當前形勢增加了不少變量,尤其是最近順豐接盤百度外賣的傳言一出,更加印證了市場可能走向餓了麼美團兩強爭霸的可能性。

百度團購和外賣業務的去留以及可能的並購整合,很大程度上決定了O2O市場的形勢走向。不過近日負面纏身的新美大卻未必能是其中的最大受益者,尤其是在它融資困境、數據質疑、招聘歧視、高管離職潮等信息,反應出來一系列公司弊病之後,餓了麽相比之下卻能夠平穩增長,不得不說,這種一前一退的反向狀態同樣有會影響O2O市場格局的變化。

畢竟新美大如今的地位還遠沒有到達萬無一失的程度,而餓了麽再次融資成功,對於美團來說,整個O2O市場將會變得更加複雜。

王興講的互聯網下半場,為何最先困住的是美團?

下半場的概念由王興創造和炒熱,然而於美團來講這個詞非但沒有帶來任何益處,反而大張旗鼓地證實了美團接下來將進入困難期,更為尷尬的是在這個所謂的O2O下半場上,如果說百度外賣和糯米有可能面臨百度公司轉型的陣痛,那麽美團則更像是一條被困在小魚缸里的大魚,一面還不能突破限制、跳出禁錮,另一面卻又因為體量巨大而臃腫難行,最先陷入了下半場的困境。

71

這點最直觀的表現就是融資。美團點評合並之後只披露了兩次融資,一次明顯是由合並事宜帶動,另一次連具體的金額和估值都沒有公開,但此後美團嚴重縮水的情況已經表明不容樂觀。另外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海外融資、騰訊棄投事件,雖然已經被當事雙方共同否認,但無風不起浪,這件事不僅將騰訊和美團的關系間隙再次放大,而且尚未融資的事實對已經將近一年沒有融資的美團來講,也並非是件好事。

在這樣的情況下,據彭博社報道,阿里巴巴及螞蟻金服計劃領投餓了麽約10億美元的下輪融資,助長其估值上升到55-60億美元。由新聞來源可以基本判斷出這一消息所言非虛,而對美團來講這絕對是一大“噩耗”,尤其是餓了麽背靠阿里大樹後相對平穩的狀態,愈加反襯出美團的孤立無援,情景頗為淒涼。

不過美團的境遇顯然並非全由下半場的市場環境所致,其自身的企業文化和管理能力,在不斷被披露的負面新聞中備受質疑,更是引得公司的整體信譽嚴重下滑。

細數美團近期造成的輿論征討,從外賣員工坐牢三次、當街砍人,到無故辭退哺乳期員工、強制地推員工轉崗,再到招聘啟示中赤裸裸的地域歧視,不難看出,美團體量急劇增長背後可能是混亂不堪的企業文化,最起碼可以說是其內部的文化管理沒有跟上公司的發展步伐。

另外裁員一事反應出來的問題,除了說明美團缺乏基本的人文關懷和責任態度,再次印證了企業內部貫穿上下的強勢態度,這點在高層管理人員的離職潮一事上更有說服力。

美團點評合並後,點評系高管在人事調整中皆紛紛出局,如果說這是美團爭奪合並公司的核心控制權,倒也無可厚非,但是在隨後開啟的公司架構調整過程中,曾經共同創業的“八大金剛”幾乎都相繼離場,取而代之的是王興的“家族勢力圖”,這直接指明了王興嚴格把控核心權利、任人唯親的做事風格,而回過來再看王興曾經滿懷自豪之情的“人才”一說,倒成了最現實的諷刺。

強勢其實不應該算是企業管理人的缺點,很多巨頭公司都曾在掌控人的強勢態度之下急速發展。但是對仍處在發展初期的美團來講,可能不是件好事,因為頻繁的人事動蕩不僅令企業上下人心浮動,難以集中精力推進業務,更是在已經處於水深火熱的美團頭上雪上加霜,所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公司整體信譽的下降。

當然這一切都不可避免地會被算在王興的頭上,而且現在來看,互聯網欠王興的一次成功也算是徹底還上了,就是不知這當事人能否把處在漩渦中的美團拉出來,總而言之,頂著下半場的壓力和賭局,後面又有餓了麽和阿里虎視眈眈,美團的日子怕是不好過。

美團左右奔襲前景難料,餓了麽穩紮穩打伺機而動

阿里低價拋售美團股份、強勢入局餓了麽之後,就已經決定美團和餓了麽的決戰會加速到來,而如今在下半場的深耕細作中,我們可以發現兩者走的是截然相反的路線,一面是美團左右奔襲的版圖擴張,另一面是餓了麽借勢阿里的穩紮穩打,從各自的業務現狀倒是可以窺探出某些優劣。

73

目前來看,美團的擴張方向主要包括酒旅、支付、金融、短租甚至是打車業務,但即使這些領域看似和美團主營的餐飲業務有著相互銜接的關系,也同時是美團實現一站式服務體驗的必要之舉。但事實證明這種理論上的可行,在美團盲目跟隨的態度下,反而陷入了同質化競爭,更是導致美團接連不斷地遭受資本故事的質疑,如今這些擴張業務也確實正在面臨這各自的問題。

酒旅業務是和餐飲、綜合並駕齊驅的三駕馬車之一,由此可見美團對該業務的重視程度。根據今年年初其曬出的成績單顯示,酒旅業務的總用戶量已經達7000萬,美團點評雙平臺酒店間夜量超1.3億,門票銷售6700萬張,機票銷售200萬張,火車票800萬張。單從數據來看,美團酒旅業務正式整合後僅一年左右的時間,能達到如此規模的發展已著實不錯,而且背靠6億用戶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只是,數據的質疑給了處在上升期的酒旅業務一記重拳。據報道,今年五一期間美團公司的酒店單日入住間預訂創歷史新高,僅4月29日一天入住間夜超120萬,而且4月份的酒店房間數為1700多萬,打破了中國在線酒店預訂平臺的最高紀錄。

但是這份數據卻引來了諸多業內人士和外國媒體的質疑,一方面美團旅遊所有合作酒店的整體酒店客房夜間可能都達不到120萬,另一方面,更多人懷疑美團將鐘點房或者無效訂單算入統計之中,這其實是和行業標準不一致。

再者,美團曾在5月份披露了內部的多起腐敗事件,其中兩項涉及酒旅業務。據相關報道所述,曾有70多人與美團合作的酒店及其員工串通,利用美團的退款手續,在10天內獲得500萬元人民幣。由此可見,美團惡意刷單的現象確實有可能流傳於內部的各個平臺。

同時,這種數據問題因為美團並不是上市公司的原因,也出現在了其他業務中,比如核心的外賣,據其自身公布,去年外賣市場上的份額美團將會獨占六成。然而根據比達咨詢數據顯示:中國第三方餐飲外賣市場格局,按交易額計算,2017年第一季度餓了麽占比36.5%,美團外賣占比33.0%,百度外賣占比17.3%,這一數字在2016年同期為,美團外賣28.3%,餓了麽30.4%,百度外賣18.3%。

由此對比可見,這兩者的數據差別可不是一星半點,而是切關外賣市場龍頭老大的位置,雖然美團有著自己的統計方法,但理應不會產生如此大的差距,其中緣由確實值得揣測。

除去酒旅業務,美團的短租和出行更像是淺嘗輒止,前者雖然可以作為酒店事業群的補充,可共享短租在我國的市場環境本就不成熟,現在進入基本上更是難以波瀾,而後者進入的是一個滴滴一家獨大的市場,從試水到現在可以說失敗已成定局。總而言之,整體擴展業務不佳既有外部環境因素,更有美團自身的策略問題。

相比之下,餓了麽雖然跨越的步伐比美團相對較小,但是集中於外賣行業進行橫向擴展,穩紮穩打、步步為營換來了逆勢之中的業務增長。比如和點我達形成戰略合作夥伴,進一步提高送餐效率;再者借助阿里旗下針對中小企業的服務平臺阿里釘釘,給餓了麽提供面向B端的服務窗口,從而擴大企業用戶群等等。由此可見,餓了麽的業務完善其實更符合下半場深耕細作的發展方向。

當然從一些第三方數據統計結果來看,餓了麽去年的業績也表明了這條路線的可行性。艾媒咨詢發布的2017年Q1中國外賣行業研究報告顯示,在應用活躍用戶分布中,餓了麽以7.26%的比例占據第一,美團外賣和百度外賣分別位列第二和第三;在用戶粘性上,三大平臺的用戶粘性分別為7.7、7.3和7.0,餓了麽仍為第一;另外比達咨詢報告中,外賣平臺使用率方面,餓了麽以73.4%的使用率排名第一,美團外賣66.9%,在用戶首選率上,餓了麽以34.6%依然排名第一。

照此角度來看,美團左右奔襲有可能致使顧此失彼,一旦某些破綻漏出,餓了麽攻城略地從而穩固外賣市場地位,並非沒有可能。

O2O市場風起雲湧的背後是BAT的交鋒

我國互聯網任何一個行業的興起,背後總少不了BAT的影子,即使是TMD這三個剛成長不久的小巨頭,也免不了需要相關的扶植。而對O2O市場來講,騰訊、阿里和百度的影響程度已經到了至關重要的地步,尤其是在百度有極大可能退出爭奪戰的基礎上,美團的現狀已經決定了騰訊這條大腿的重要性,而餓了麽的未來走向,也有可能取決於與阿里的關系進展究竟能到哪一步。

75

不過在與背後靠山的關系處理上,美團顯然是出於劣勢,原因自然眾所周知,畢竟當初徘徊於兩大巨頭之間,惹來的市場風波直接導致美團上了阿里的“黑名單”。而對阿里來言,一面它完全可以利用餓了麽壓制美團的成長,即使退一萬步講,餓了麽未能在餐飲市場上壓倒性地挫敗美團,阿里依然有扶持餓了麽的需要,這將是兩者牢固關系的基礎。

而另一面,阿里雖然在線上線下服務上不能遏制美團的發展,但是在整個生活服務領域的全線覆蓋方面,阿里基本上可以杜絕任何一個公司進入其業務範疇的可能性。換句話說,美團即使業務再擴大,也只能局限在O2O領域,稍微僭越就會引來阿里的絕對性壓制,美團砍掉電商業務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因而,阿里對美團的影響雖然不是直接性的,但兩者關系的惡化或許將長時間給美團帶來壓力。

當然目前最關鍵的是騰訊的態度,最近為什麽美團的融資傳言會鬧得人盡皆知,海外融資其實關系不大,重點是其中的騰訊棄投,直擊美團現在的痛點,才不得已出面辟謠。不過騰訊和美團的幾句話遠沒有抵消輿論的質疑,反而將兩者之間的微妙關系暴露得更為徹底,尤其是馬化騰曾表示對滴滴、今日頭條的投資表明過信心,卻只字未提美團,可見其中的關系間隙已經影響了雙方的合作。

騰訊的態度其實也是人之常情,畢竟是美團得了便宜還賣乖之余,竟然將觸手深入了騰訊最為看中的支付領域,這本是騰訊借助美團大量用戶基數挑戰阿里支付地位的重要一舉,然而沒想到“禍起蕭墻”,這怎能不令騰訊心生怨氣。不得不說,盡管騰訊完全放棄美團的可能性很小,可是第三方支付的事情難有定論,依舊會是美團和騰訊之間關系的最大變故。

另外這段關系和阿里與餓了麽之間相比還有一些劣勢,主要是因為騰訊給美團提供的主要是融資助力和流量入口,不過阿里給餓了麽的扶持,除此之外,還包括業務上的平臺互助,尤其是未來新零售的概念,也給線上線下創造了更多的想象空間。總而言之,無論是百度的退出,還是騰訊、美團關系的惡化,對於阿里和餓了麽的來說,都是重大利好。

眾所周知,互聯網經濟中沒有絕對的可能或者不可能,這或許是互聯網崇尚機遇和奇跡的精神所在,因而在這個更加考驗企業戰略眼光和業務能力的下半場鬥爭中,美團和餓了麽的競爭,還將繼續下去。

但在現一階段來看,顯然美團輸的非常徹底。

外賣市場 O2O 美團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美團 負面 纏身 成餓 餓了 了麼 融資 前奏曲 前奏 外賣 大戰 終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103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