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三大都會區將蓋十棟星級飯店 會計師變身飯店大亨 扎根培養當地思惟 長期經營賺「慢錢」

2011-3-14  TWM




神祕的觀光飯店業者李銘松,二十 三年前曾赴中國投資,卻接連四次失利,他不畏挫折反而赴當地求學,終靠投資上海店面大賺。二十年前開始參加投資考察團的李銘松,多年來在台灣北、中、南獵 地,因為懂得在失敗中努力學習,讓他成為百億元身價的富豪、台灣新飯店大亨。

撰文‧周岐原、梁任瑋

「你就去談 談看,(價錢)不要超過。」一列高速奔馳的「和諧號」列車,正由重慶駛向成都。車廂裡,坐著許多財金文化的考察團員。其中,一位穿西裝的中年人正透過電 話,指揮一樁房地產買賣的談判細節。談了許久之後,這通電話才掛斷。從外表看起來,這人中等身材,一頭銀灰色頭髮,儘管戴著眼鏡,他的眼神依然銳利。這個 人的名字叫作李銘松。

李銘松是誰?去年六月中旬,新光人壽標售北市寶慶路土地,最後富邦建設等十二組人馬全數失利,由市場十分陌生的皇家季 節酒店得標,每坪得標金額換算逾五百萬元;在幕後操刀這樁交易的主導者,就是皇家季節酒店的創辦人兼總裁李銘松。他在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時,頗具信心 地表示,準備將西門町的土地,用來興建地上十九層的五星級飯店,以擴充台北市的經營版圖。

此外,在台中、高雄市中心,他也各準備至少三個地 點,將用來興建高級觀光飯店。待工程陸續完成後,皇家季節酒店將在北、中、南三大都會區,擁有十棟四星或五星級飯店,成為爭奪台灣觀光市場的一股龐大勢 力。李銘松本人,更會成為國內的新飯店大亨!

據統計,外國觀光客由○六年的三五一萬人,增加到去年的五五六萬人,在短短五年間,來台人數成 長率逼近六成;連國際飯店的平均房價,也已逐步逼近○六年的歷史高點。巧的是,李銘松旗下的飯店,正好就是從○六年開始營運,順利搭上這波觀光業起飛的大 商機。目前,由皇家季節酒店營運的飯店,包括南京西路的一館、二館,及位在北投的溫泉旅館,房間總數約一四○間。儘管數量還不多,但未來新飯店陸續加入營 運陣容,將使得李銘松的飯店版圖更加可觀。

得標西門町的角地,讓以往極為低調的李銘松,一下子成為市場焦點。當大家都在追問「誰是李銘 松?」參與投資考察團的團員都知道,他就是那位頭髮銀白、笑口常開的成員。也知道早在九○年代初期,︽財訊︾創辦人邱永漢帶團參訪中國考察時,李銘松已是 參與其中的第一代團員。但是在浮上台面之前,李銘松和觀光產業全無淵源,只是一位擅長投資房地產的會計師。

出身宜蘭頭城的李銘松,祖、父二 代靠投資經營遠洋漁業和養殖漁業起家,並在迪化街從事銷售貿易生意。由於這層地緣關係,李銘松由台北商專(現改制為台北商業技術學院︶畢業後不久,就創辦 了松哲會計師事務所,專門將目標客戶鎖定在迪化街的公司,為他們處理帳務相關事宜。大膽創業這一年,李銘松年僅二十五歲。

青年創業 積極標會買樓、換屋李銘松創業初期,正好碰上台灣經濟大幅成長的年代,會計師事務所的事業,很快進入軌道;甚至因為事務所的生意興隆,他還有「迪化街大帳 房」的封號。然而跑遍各大公司的查帳過程,卻是他最難忘的經驗。李銘松回憶,在最高峰時期,松哲曾為一千多家客戶提供稅務及會計服務,儘管員工多達上百 人,但要查核一千家客戶的帳目,仍然十分辛苦。「扣掉假日,三六五天每天拚命查,(帳務)還是查不完。」李銘松說。

至於李銘松最重要的致富 管道—— 房地產,則是在他創立會計師事務所的隔年,才開始投資。當時,忠孝東路四段的現代大廈剛剛完工,一坪要價四萬元。透過朋友擔任銷售業務的關係,李銘松以少 許折讓的一○八萬元,買下一戶二十八坪的房子。李銘松承認,當時資金並不充足,還是回老家標了一個會,才湊足自備款。他自嘲說:「我大概是『頭殼尖 尖』(意指財運不佳),但是自備款夠了就敢買房子。」二十五歲創業、用標會籌措買房的自備款,可以看出李銘松行事的積極作風。

開始買房地產 時,李銘松剛結婚不久。他回憶,為了換空間較大的房子,全家人曾每隔三年就搬一次家。為何如此勞師動眾?原來李銘松為了避免購屋造成太大的資金壓力,他決 定在換屋時,先搬到市郊的大房子,直到經濟能力穩定,再搬回市區,找同樣大小但價錢略高的房子。雖然搬家過程辛苦,但如此一來卻能趁房價波動,達到換住好 房子的目的。

創業期間長年查帳的經驗,加上用心觀察房地產市場變化,讓李銘松練出極為敏銳的房價嗅覺。像是在考察大陸期間,每參觀一個建 案,李銘松往往會走上樓、從陽台向外眺望,仔細觀察建案周邊的市區建設和交通動線,藉此了解發展潛力。

舉例來說,在參觀幾處重慶的建案時, 李銘松就發現部分建築本身即使位在市區,但周邊的建設進度還不到位,現階段若出手購買,價格將不容易有明顯上漲。可見投資不動產數十年的他,認為房地產的 區位還是最重要的選擇指標。

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話是:「只要是經濟維持成長趨勢的地方,就不用擔心買來的房子價格不漲,只會有快漲或慢漲的區 別。」之所以有這層體悟,是李銘松花十年考察中國各地的心得。在這十年間,李銘松雖然靠投資中國獲利甚豐,但成果卻是用多次挫折換來的。

投 資中國四次失利 為人脈赴當地讀書李銘松回憶,一九八八年他首次到中國觀光,由北京一路南下到江蘇,當時中國的投資環境仍相當原始,但潛力已讓李銘松留下深刻印象。回台灣 之後,他積極找管道進軍中國投資。第一站,就選在國民政府的舊都南京。

當時,李銘松請友人協助,以近人民幣八百萬元的代價,在南京市郊景點 湯山溫泉買了兩百畝地(約四萬坪)使用權。不料繳款後數個月,還是無法取得國土使用證,取得執照又發現,買的地竟縮水到八十畝。原來官員並沒有告知,一條 規畫中的高速公路剛好經過這塊土地,在重大建設優先使用的情況下,土地於是縮水。幾經折衝之後,李銘松總算拿回當初的投資款項,精明如他,也終於嘗到吃悶 虧的滋味。「一堆經驗,白忙一場」,李銘松感嘆。

這次投資失利,不僅沒有打消李銘松布局的念頭,反而讓他更積極地想切入南京的消費市場。原 因是一次逛街時,李銘松發現當地的麵包售價相當高,「兩種都是麵粉做的,包子一顆只賣三毛,麵包卻賣八毛至一塊」,這讓李銘松興起在當地賣麵包的念頭。於 是他決定與家人合夥,在南京市區連租了二十個店面,打算一口氣衝高規模,拉抬經營聲勢。想不到第二次又遇上同樣的產權問題;明明已經付出人民幣兩百萬元拆 遷費,但幾個店面的使用證一直無法取得。幾經等待,李銘松只好再次決定放棄投資,當作花錢買教訓。

仍不放棄的李銘松,後來曾嘗試經營南京一 家飯店,以及承作當地人民大會堂的餐廳生意,但兩者雙雙因勞工問題而碰壁。一再被人治問題困擾的李銘松,終於決定暫停在中國的經營腳步,檢討自己的布局。 他得到的結論是:做生意,不僅要有當地人脈,還要具備在地思惟才能成功。於是,李銘松做了一個讓眾人驚訝不已的決定:到南京讀碩士。

「九三 年起,我每周五去南京,周一回來。這樣一趟來回,一周交通時間就超過七小時,連續上了二年課」,李銘松笑說,他以四十歲「高齡」到南京大學念碩士課程時, 是全班唯一的台灣學生。當時還沒有兩岸直航,到南京必須先到香港轉機,過程十分辛苦;但李銘松一心想要了解當地商界人士的經營思惟,因此絲毫不以為意,反 而上得十分勤快。

前後為學業飛了八十多趟南京,經過兩年,李銘松終於拿到碩士學位。他回憶,當年擔任指導教授的老師,如今都已是大學校長、 書記等重要人物,為他提供更多的經營訊息,李銘松這步棋,終於是走對了。

歷經多次失敗,李銘松在中國的事業終於有了大翻身的機會。一九九七 年起,李銘松將事業布局轉往上海,在古北新區的一條商店街收購了三十間店面。當時,店面每坪售價只有七千五百元新台幣,他將店面出租,租金的年化報酬率估 計高達四成。不過二○○○年時,中國改革房屋政策、終止原來的「福利分房」措施,大批民眾直接買屋,使得租金報酬率大減,一下子降到只剩五%。有鑑於收益 下滑,隔年開始,李銘松就陸續將這些店面賣出。

鮭魚返鄉 經營觀光飯店獲利豐厚將這批房地產出清後,讓李銘松獲利最大的除了價差,還有一項無形影響因素:新台幣匯率。他回憶,最初將投資款項匯出台灣時,新台幣兌 美元是一比二十六,但是○一年他將資金收回時,匯率已經貶到一比三十七.五,這一來一往,等於讓李銘松又多賺了四成。李銘松這次投資上海店面的獲利,估計 有好幾倍。

事業中心調回台灣後,李銘松仍未改變「店面優於住宅」的投資原則,趁著當時銀行承作的貸款成數高,李銘松陸續收購不少位在台北市 忠孝東路與敦化南路周邊的辦公室。包括葉財記世貿大樓、中鼎大樓、十信大樓等辦公室,李銘松均一層層加以收購,並且持有不賣。直到○六年開始,他發現房價 的漲幅開始超越土地,也就是麵包(房屋)比麵粉(土地)還貴的異常情況。隨著房價走高,他將這些商辦陸續出脫,結果這批商辦,又為他賺進約三倍的豐厚獲 利。

至於經營觀光飯店,李銘松笑說:「完全是無心插柳,我大概是最不務正業的會計師!」原來在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期間, 李銘松決定讓房客退租、將位在南京西路的大樓重新整修。原因是他偶然讀到一則新聞,指出一旦國內開放大陸遊客來台,高級觀光飯店將供不應求。生意頭腦靈光 的李銘松,立刻決定將這二棟改作飯店用。這位旅遊業的門外漢,就這樣一頭栽進飯店事業。

「當時全台總共二萬多個房間,觀光局估計若全面開放 陸客,至少要八萬個房間,還差很多。我的邏輯一想,這就有投資的空間,」李銘松說,「飯店不是能賺暴利的行業,但它可以永續經營,只要守得好,留給下一代 也不錯」。

由於創始的一、二號館,地點位在台北市鬧區外圍的南京西路,一開始規畫時,李銘松就強調須凸顯差異化的品牌價值。而全面使用歐舒 丹作為房間沐浴用品,就是該飯店的創舉。

經過數年籌備,陸客即將開放自由行,李銘松終於等到開放陸客自由行的活水,現在,他要全面衝刺旗下 的飯店事業,與加入戰局的國際品牌一較高下。他私下坦承,只要飯店事業經營得當,不排除將公司掛牌上市櫃。這位神祕的地產大亨,過去靠著不動產賺得可觀身 家,但他卻將精力和公司的重心,全都押寶在觀光飯店產業上。

從一位會計師到身價上百億元的飯店大亨,李銘松靠的是他比別人更強的成功企圖 心,不認輸,以及敏銳的觀察力與執行力,成就他今日的身家。

李銘松

出生:1952年

現 職:皇家季節酒店總裁

經歷:松哲會計師事務所創辦人學歷:南京大學國際經濟研究所碩士

李銘松的投資態度:

1. 專注投資熟悉的房地產,陌生的商品一律不碰。

2. 在中國投資失敗4次不氣餒,反而赴當地求學,長期耕耘人脈,重新學習。

3. 經營事業需要的不動產一律購買,不採租賃。

4. 寧可投資土地、蓋飯店,賺長期經營的「慢錢」,不急著投資金融商品來短期獲利。

李 銘松的投資心法

1. 投資任何地區都只買交通動線良好、周邊建設已經到位的房子。

2. 只要確認當地經濟成長趨勢,就不必擔心房價不漲,只有快漲、慢漲的區別。

3. 當價格便宜時,優先購買市中心的商辦產品。

4. 每坪房價水準比土地價格還高時,就會陸續賣出。


大都會 大都 區將 將蓋 蓋十 十棟 星級 飯店 會計師 會計 變身 大亨 紮根 培養 當地 思惟 長期 經營 慢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41

賺慢錢打底六十年 老藥廠開始衝

2011-5-30  TCW




五月十一日,永信藥品召開上市十八年以來首次法說會。這家台中起家、經營六十年、由批發商起家的老字號藥廠,也是全台最大學名藥廠,終於掀開神秘面紗。

事實上,永信藥品已於今年一月「轉型」成永信國際投資控股,以股份轉換方式新設公司,永信藥品則成為其百分之百持有的子公司。相較於過去被形容成「股性不活潑」,今年年初以來,股價已大漲逾四成,備受市場關注。

「這次主要是永信和日本Wakamoto成立合資公司的消息出來,讓大家開始注意到永信,過去他們資訊比較封閉。」凱基投顧資深經理呂奕達表示,這也是他研究生技領域多年來,第一次撰寫永信的研究報告。

創下台灣同業先例 昆山廠通過美國官方認證

法說會上,永信把三十年國際化布局成果一次攤開,除了和日本知名老牌藥廠Wakamoto合作,成為第一家與日商合資、進軍日本學名藥市場的台灣藥廠之 外,在美國也已經分別取得五十州的銷售許可,自有品牌Carlsbad打入Walgreens、CVS等美國前兩大藥妝通路。此外,隨著中國昆山廠通過美 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查廠認證,今年將正式出貨美國,首開中國賣製劑藥到美國的紀錄。

董事長李芳全坦承,過去因為穩健保守的經營風格,成長不若其他藥廠快速,但隨著科技、交通、資訊發展,「已經有不少人來問,永信要不要賣?」這也讓李芳全意識到,要不斷壯大自己,才能存活。

如今,國際市場的布局已經開始開花結果,李芳全表示,外銷市場將是未來永信主要成長動能,其中以美國市場的比重最高,中國市場成長最快,日本市場則最具潛 在爆發力。他指出,永信改成控股公司,希望藉此讓各子公司有更靈活的發展,也容易和別人談合作,引進策略夥伴等,朝向「全球性藥廠」更進一步。

看起來,是因為時勢所趨,讓永信的經營策略由保守轉積極;但實際上,積極的作為卻奠基於永信三代、近六十年的「賺慢錢」策略,穩紮穩打定下的基石。

原則一:堅持一本帳 重視信譽更勝賺暴利財

「現在看到的這些成果,都是經過長時間醞釀,而且連續在做的事情,不是現在突然出現的,」永信藥品全球合作事業部經理鍾威凱,同時也是永信投控發言人、家族第三代成員說。

一九五二年,永信的創辦人李天德成立「永信西藥行」,專門批發銷售歐美藥品,當時台灣藥品市場類似日本的傳銷體系,要透過大盤、中盤、小盤層層剝削,利潤 微薄,競爭也日趨激烈。後來政府開放國內藥廠設立,一九六五年,他從進口西藥的中盤商,轉而設立藥廠,成為早期國人投資西藥廠先例之一。

「做藥就是要一步一腳印,他一開始就希望未來要在亞洲發光,所以從一開始就要把基礎做好,」李天德的長女李玲津,目前擔任永信投控副董事長、永信藥品總經 理回憶,她從小就跟在父親身邊做事,雖然父親過世多年,當年景況卻歷歷在目:「當時我父親堅持只做一本帳,沒有發票的原料絕對不買,沒有執照的密醫,捧著 錢來也不賣藥給他,很多人笑他,說像他這樣做藥絕對賺不了錢!」

原則二:自己擁有藥證 以自有品牌打進美國藥局

在此經營理念下,雖沒有賺過暴利,卻也穩健經營出全台最大的學名藥廠,去年台灣永信營業額為新台幣三十三億一千三百萬元,稅後淨利達六億三千五百萬元,公司成立四十六年來,沒有一年虧過錢。

雖是全台第一,畢竟國內市場有限,李天德之前做進口生意,對國際市場有一定了解,於是永信從一九七四年開始外銷到東南亞等國,且在九○年代,陸續成立美國、中國公司,希望可以在地化經營,但在「穩健保守」的經營原則下,雖然去得早,發展腳步卻不快。

拿美國來說,永信一九九○年就去設廠,花了五年才拿到第一張藥證,但即使拿到藥證,沒有通路和門道,藥還是賣不出去。鍾威凱說,美國看似開放,藥品市場還 是保守,且有許多不成文規定,後來和華生藥廠(Watson)合作,透過代工模式,才終於開始賺錢,「和一般OEM(專業代工)、ODM(設計製造)不同 的是,藥證是屬於我們的,我們可以決定它的發展策略,可以拿回來自己賣,」鍾威凱解釋,如果藥證是別人的,只能為人做嫁,沒有決定權,最後只能透過降低成 本去維持競爭力。

二○○六年,印度最大藥廠Ranbaxy為搶進美國市場,用超低價傾銷大量藥品,整個藥品供應鏈上下游包括藥廠、通路都受到影響,永信美國公司的利潤下滑,開始思考轉型,「如果沒有通路和品牌,這樣層層剝削下去,到最後我們是被殺最慘的。」

鍾威凱說,當時永信希望能對通路直接銷售,不用再透過其他藥廠或經銷商,而擁有超過七千家通路的全美最大連鎖藥局Walgreens也正開始往供應鏈上游走,希望找到藥廠做直接採購,省去中間經銷商賺走利潤,雙方一拍即合,從此在美國的藥局有了第一個台灣品牌的藥品。

當時,Walgreens也接觸了印度其他藥廠,以及台灣另外幾家通過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查廠的公司,但台灣其他廠沒有實際藥品外銷經驗,永信卻有出口美國的紀錄,是台灣第一個把藥賣到美國的公司,且自己擁有藥證,因而雀屏中選。

「如果今天藥證是別人的,我們沒有辦法做這樣的策略轉變(從間接代工到直接銷售),這樣的機會是稍縱即逝的。」鍾威凱表示,因為跳過經銷商,得自行做品質 控管的工程過於浩大,所以不久後Walgreens就終止這樣的做法,不過和永信的合作卻依然持續,甚至其他的藥局通路也因龍頭廠商採購而跟進,這證明永 信過去的準備與堅持有其價值。

原則三:中國獨資設廠 掌控品質,直營深耕市場

在中國市場,永信同樣選擇相對困難冗長的路。永信一九九四年就在昆山設廠,卻因堅持百分之百獨資,連爭取批文都很困難,九八年拿到第一張藥證,「因為我們不塞紅包,不走後門,且又要堅持一本帳,」鍾威凱說。

相較於其他藥廠採取跟別人買舊廠,或採合資方式,得以快速獲利;永信卻堅持以獨資換取品質,因為這樣的堅持,昆山廠在○九年通過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查廠 認證,成為中國第二家通過認證的製劑廠(第一家為中國當地的華海藥業),有了此認證,不但在藥品核價上能有較好的價格,對於品牌推廣也頗有助益。

另外,由於中國藥品市場很複雜,尤其內陸,每個省就是獨立市場,經營方式有很大的差異,但永信堅持直營,「才可更了解深入市場,建立在地化關係經營,這是 無法透過只做配銷工作的區域經銷代理商掌握的,」李玲津說。但也因此,直到○八年才損益兩平。她指出,現在中國市場腳步已站穩,有一定的掌握,未來會在策 略上做調整,開始考慮和人合資,才能更積極開拓市場。

雖然在國際市場的布局結果陸續傳出捷報,但永信在國際上的能見度仍不高,「以世界級來說,我們還是C咖,」鍾威凱舉例,像是印度最大的藥廠 Ranbaxy、以色列最大學名藥廠Teva,十年前的規模和永信差不多,現在卻都成長幾十倍以上,已經成為「世界A咖」。相較之下,永信擴張腳步卻落後 國際大廠,這也是永信看到的警訊,急欲加快發展之因。

在台灣,堅持一本帳所以賺不到暴利,但做出商譽和口碑,終究成為全台最大本土藥廠;在美國,一開始只能替人代工,仍堅持自己擁有藥證,終於等到機會賣自有 品牌的藥;在中國,它堅持獨資自己設廠,換得第二家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查廠通過的成績單,有助後來藥品核價、銷售和品牌推廣。就像龜兔賽跑,在企業經營 的時間長軸中,跑得慢卻跑的穩者,才是贏家。


賺慢 慢錢 打底 六十 十年 藥廠 開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81

慘賠兩次 悟出賺「慢錢」心法 三十九歲負債族 靠三個覺悟賺千萬身價

2012-9-3   TWM




三十九歲的社區大學投資課程人氣老師謝晨彥,年輕時兩次投資嚴重失利,瀕臨破產;他從暴賺暴賠的痛苦中大徹大悟,賺到千萬身價。

撰文‧謝富旭、楊寶楨

「如果人生能重來,我寧可不要經歷那段令我『刻骨銘心』的投資經驗!」三十九歲的謝晨彥心有餘悸地回憶說。這段讓他年紀輕輕就負債三百萬元的悲劇,要從他在華碩身上大賺逾三十萬元的第一次投資甜頭說起。

謝晨彥大學時就對投資理財充滿熱情,他拚命打工存錢,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掌握人生中稍縱即逝的發財機會。一九九六年他正準備研究所考試,一邊念書,一邊仍 緊盯著股市。儘管當時台股投資氣氛低迷,日成交量不到五百億元,但上市不久的華碩逆勢走強,讓他直覺出手逮飆股的機會到了。

他把打工存下的三十幾萬元,全部重押華碩,買進價約三百元出頭,僅四個月,就以六百元獲利了結。這一役,讓謝晨彥首次享受到股市的暴賺滋味,也讓他確信,未來一定要吃股市這行飯。

覺悟一:

偶爾賺一○○% 不如每年穩賺一○%一九九九年,他判斷有主力要拉抬太設這檔股票,又將手上所有現金,以融資買進,結果短短兩個月獲利逾一○○%,再度締造人生第二個獲利一○○%戰果。那一年,謝晨彥才二十六歲,已賺到第一桶金──一百萬元。

成功來得太容易,讓謝晨彥迷失在茫茫股海中。「投資飆股,幾個月就能賺一倍的獲利速度,似乎才能滿足我內心對財富的渴求。」他積極打探主力股,陸續有斬獲,在尖美等股票上奏捷。然而,福兮禍之所伏,他萬萬料不到大難也將臨頭。

不久,他踩到力霸地雷,緊接著,中華開發(已改制為開發金控)又讓他大賠,「最慘的是在網通泡沫前買進一堆科技股,轉眼幾個月後開始狂跌!」謝晨彥回憶 說。這一跌,不但把先前的獲利及陸續投入的薪水全賠上,還因為向親友借錢玩股而負債累累。二○○一年,謝晨彥才二十八歲,負債二百萬元。

他只好靠著工作收入慢慢還債,因對股票產生戒心,他把投資注意力轉往期貨及選擇權等衍生性金融商品上。剛開始操作的○二與○三年,獲利豐碩,好不容易前債已清,沒想到○四年總統大選「兩顆子彈」事件又讓他痛賠,再度負債三百萬元。

「雖然,我之後靠著期貨操作,奇蹟式地還清負債,我目前擁有的千萬財富,絕大部分都是從職場工作所得,加上三十五歲後靠著長線投資,每年累積一○%至一五%的獲利累積而來。」謝晨彥說道。

「年輕人投資理財戒之在『急』,我花了近十年的時間,才覺悟到這個簡單的道理!」謝晨彥感慨地說。

覺悟二:

先慢再快 耐心等到理想價位才出手在三十五歲把負債還清後,謝晨彥對投資理財產生了全新的體悟。他把人一生邁向財富之路,比喻成跑馬拉松。「根據研究指出,跑馬拉松 起速如果比平常快二%,通常在最後六哩(九.六公里)反而會遠遠落後其他跑者。反之,如果起跑速度比過去平均速度放緩一點,最後六哩通常能加速,使成績顯 著提升。先慢後快,懂得在關鍵階段衝刺的才是最後贏家!」謝晨彥解釋說。

於是,當時仍在券商工作的謝晨彥與太太約定,每個月至少要存下三○%的薪資收入,而且把每年的年終獎金存下來,尋找長期投資的機會。雖然剛開始只能每月存 二萬至三萬元,但因為把更多心力放在工作上,職場表現出色,存錢的速度加快。他不僅耐心等到合理的價位再出手買股,即使殖利率高的股票也先按兵不動,等低 點再進場。

從○九年迄今,謝晨彥陸續購入中聯資、中華電、兆豐金、中租迪和、中碳作為長線投資部位。除了兆豐金與中碳因購入後短線漲幅過大而獲利了結,目前僅中聯資、中華電與中租三檔股票部位,今年的配息已逾十萬元。

事實上,以謝晨彥目前的實力,很輕易地能把股票部位擴大三倍以上,但他沒有如此做,因為,「台股今年雖然大跌,但是很多我心目中的好股票並未跌到理想價 位,所以不急著出手。」謝晨彥說,經驗告訴他,若能在中聯資四十元以下,中華電七十元以下,兆豐金二十元以下,以及中租四十元以下買進,不僅可等到豐厚的 配息,也會有不錯的價差資本利得,「這一切都是因為懂得『慢慢來』而得到的!」謝晨彥的目標是五十歲時年領百萬元股息,「我才三十九歲,以這種穩健速度前 進,我有信心達到。」他補充道。

謝晨彥認為,年輕時還搞錯了一件事:總是碰上機會後,才來找方法套用在機會身上;但要追求財富,正確的作法應該是先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再來等待機會。

覺悟三:

先找方法再等機會 獨創「五四三選股法」「以前我都是嗅到飆股味道後,再來鑽研相關的理論;或者買進後,才開始認真了解公司財報,自我說服決定是對的,事實上我是被牽著鼻子 走!」「轉向基本面操作後,我則是先搞清楚產業分析、股價評價,以及財報等理論,再來找投資機會,化被動為主動,這樣出手時心裡也踏實許多。」他自行研發 「五四三選股法」,也就是五高、四低、三獨:高股東權益報酬率(ROE)、高資本報酬率(ROA)、高毛利率、高殖利率、高股利支付率;低本益比、低股價 淨值比、低負債比,以及低貝他值(股價波動較大盤小的數值);三獨則是產品或產品市占率要獨家、獨大、獨特。根據這些選股法,他個人筆電上隨時有一份基本 面良好的五十檔股票作為「希望名單」,並標出理想的進場價。

「股票投資要有自己奉行不渝的原則,根據原則照表操課,才會贏得財富。」謝晨彥強調。

從痛苦中深刻體認到三個覺悟,讓謝晨彥逆轉自己的人生,開拓全新的財富格局。想要五十歲後不再為錢煩惱,就從過去失敗經驗中,反省自己開始做起吧!

謝晨彥

出生:1973年

現職:台北市中山、大安、萬華、士林社區大學理財課程講師

經歷:大展證券自營部

學歷:交大財務金融研究所、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謝晨彥用「五四三選股法」瞄準投資標的買進價位(元) 投資理由與策略 目前價格(8/28,元)

中華電

(2412) 68 台灣電信龍頭,配息佳、獲利穩定。 90.00

中聯資

(9930) 38~39 用中鋼爐石粉製作的高強度水泥具獨特性、獨占性。獲利穩定成長、配息佳。 47.50

兆豐金

(2886) 16~17 資產高達2兆元的重量級金控,外匯業務龍頭,配息穩定。 22.45

中 碳

(1723) 65~68 台灣唯一煤化工製造廠,產品具獨特獨占性,獲利穩定成長,配息佳。 125.00

中 租

(5871) 40 台灣租賃龍頭,在中國市場有不錯發展,獲利穩定配息佳。 48.90 關鍵三覺悟讓謝晨彥投資逆轉勝

短線獲利

26歲,判斷主力股短進短出賺100萬元。

首度負債

28歲,投資力霸、中華開發失利,加上科技泡沫損失慘重,負債200萬元,靠期貨操作還清負債。

二度負債

31歲,2004年總統大選「兩顆子彈」事件,在期貨慘賠,第二次負債300萬元。

轉為長線

35歲,靠薪水以及期貨及選擇權操作還清負債。投資操作從短線轉向長線價值投資法。

賺到千萬

39歲,工作所得加上長線投資,每年平均10%至15%的獲利,累積千萬財富。

覺悟一:偶爾賺100%,不能使你致富,每年能達到穩賺10%目標,致富效果才驚人。

覺悟二:先慢再快,懂得保存體力,在關鍵階段衝刺的才是贏家。

覺悟三:先找對方法,機會就會找上門。投資有原則就會贏得財富。

慘賠 賠兩 兩次 悟出 慢錢 心法 三十 十九 九歲 負債 三個 覺悟 賺千 千萬 身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961

寫SOP、炒話題,背後皆「賺慢錢」心態 王牌代理人 三招捧紅日本小餐廳

2016-03-07  TCW

有潛力的餐廳怎麼找、合作怎麼談有學問,看這群超級推手如何將日本小店重新包裝,在台打造排隊名店。

日本大批餐飲店來台淘金,但是這些發燒店背後的「超級代理人」要付出怎樣的代價?而他們,又是怎樣的樣貌?

每天早上十點半,微風台北車站二樓沿著樓梯蜿蜒而下到一樓,排隊人潮衝著日本的天丼專門店金子半之助而來。從去年十一月至今,每天,大家平均要排隊一個半小時才能吃到飯。而距離一百公尺外的大阪甜點店,每天排隊起跳人數是四十人。

這些名店並非直接來台直營,而是透過代理人的方式進入台灣。後者就像是經紀人的角色般,在日本發現有潛力的名店,然後說服後者給予代理權,引入台灣後,再另扣日方分潤。

日風崛起,讓所有人都搶當代理人,除了餐飲集團外,九州鬆餅的代理商蔡景明,原本是從事日本美妝品代理。而引進名古屋雞翅店「世界的山將」的企業顧問公司日台榮翔董事長木元建一郎,本來是個在會計師事務所上班的會計師。

從表面上看,這行真的有利可圖。

木元建一郎說,台灣人對日本餐飲接受度高,加上由於台灣的人力成本比日本低,在日本人力成本占營收三成,但是台灣卻有機會壓到一成,當成本降低,若定價不變,就能帶來利差。

第一招:慢磨光選筷子就要討論兩個月

若能把日本小店給捧紅,獲得的效益更大。例如,九州鬆餅在日本僅有一家店,來台不到一年連開兩家店,杏桃鬆餅屋原本也僅是在日本原宿二樓的小咖啡廳,引進台灣後,卻一連展店四家。

但我們深入訪談才發現,要當這群超級代理人,資金,反而是次要條件。

先看名店的代理人,要有什麼能耐。

金子半之助在日本就已經是排隊名店,現在,其台北車站店每天翻桌率十五回,直逼鼎泰豐。

代理商金御賞總經理潘麗君指出,互信、互利是重點,金子半之助第一次給海外代理權,就是給台灣,而她贏得對方青睞的絕招,竟然是幫對方寫好SOP(標準作業流程)經營書。

代理之初,金子半之助在日本是僅有六間分店的品牌,曾有餐飲經驗的潘麗君發現,日方沒有詳細的SOP,談定代理後,她派遣內外場種子部隊去日本實習時,花了兩個月把備料、擺盤、人員訓練、廚藝,寫出八本厚厚的SOP書,送給對方社長,過去金子半之助五年才開六間店,有了SOP書後,其今年預定在日本開出十一間店。

細緻的溝通,也是必備的要件,小到連換筷子都得經過日方同意。潘麗君想把日方原定的免洗筷,更改為高級八角筷,讓料理擺起來更高級,從台灣送去二十多雙筷子讓對方挑,一來一回花了兩個月,店裡還設立監視器,以供日本即時監看。

要當小店的代理人,也沒這麼簡單。

第二招:找梗邀日本設計師營造文青風

餐飲門外漢蔡景明打造的九州鬆餅,一年多前開幕,五分鐘內就被一萬三千多通訂位電話打爆,現在每天開店前,門口早有排隊人潮,滿席率高達九成。

他的強項,不是資金,而是善於識別「梗」與營造日式文青風。

在台灣開店前,九州鬆餅在日本僅有東京代官山一家店(現已結束營業),八成營收是賣鬆餅粉給店家。從事日本彩妝品進口的蔡景明路過試吃後,馬上決定引進台灣。他說,台灣鬆餅名店不少,但是沒有以九州原料,健康、無鋁為「梗」的店,品牌名為九州鬆餅,不須額外解釋,就讓人有日本正宗原汁原味的想像。但是這類特色小店,在日本規模小、知名度低,引進台灣就要靠「加值」。

打著日本招牌,用餐環境就要走日本文青風,他逆向操作,把一號店選在人流、車流都不如台北東區的富錦街,還聘請日本設計師打造店面。

他指出,台日的店鋪設計差異就在那一點精細度。日本設計師對僅有三十六席的店面的設計圖,多達兩百多頁,台灣設計師僅給十五頁。日本人對於牆壁掛的照片間隔幾公分,相框大小都載明。

第三招:創新菜定期換菜滿足台灣人貪鮮

本來,餐具廠商建議使用底下印有大同瓷器的白色餐具,但是他堅持用成本高三成,底下印上九州鬆餅的餐具,他解釋這是為了預防客人突然往後一翻,看到盤底印的是大同瓷器,不符品牌形象。

這群代理人,還要有很好的「平衡力」。

如創新與原味之間的拿捏,代理一風堂拉麵和八兵衛博多串燒的乾杯集團董事長平出莊司說日本餐飲企業堅持出了名,賣拉麵可以二十年菜單不變,但台灣市場貪新鮮,因此他選合作對象時,也要對方有「七分堅持,三分創新」的認知。

如其代理的串燒店八兵衛為例。八兵衛品牌經理蕭維逸指出,每樣新菜單都必須由日本總料理長研發,台灣團隊會就鹽分比率跟日本討論,找出雙方可接受味道,因為日本居酒屋酒類占營收約三成,可以接受口味重的料理,台灣酒類營收不到兩成,如果口味太重吃到最後就會味覺麻痺。其每四到六個月就會有新菜單,創新比率約在一五到二○%之間,以因應台灣需求。

日本排隊店看來很熱,但是台灣人喜新厭舊,失敗案例也不少。

三年前,拉麵風潮中的長崎強棒拉麵已經退出台灣市場,更早,如一年可以開五十二間店的居酒屋養老乃瀧,現在也僅剩台灣一間店。

這代表代理人們必須在前期細心慢磨,以免熱潮過了就失去客源。如潘麗君代理的金子半之助超熱門,但其前期投資估計要到第三家店,才可能開始賺錢。

她說,要成為暴紅店背後的王牌推手,就有心理準備:賺慢錢。

這樣矛盾的人生,就是這群王牌代理人的真實寫照。

【延伸閱讀】日本餐廳夯,3方人馬搶當代理人

●名店策略差異化金御賞》引進金子半之助暴紅心法:建立SOP幫對方從頭建立8本標準作業流程,搶下名店代理權

●餐飲商拚擴張乾杯集團》引進一風堂、八兵衛暴紅心法:迎合市場挑戰日本菜單不變的常態,要求夥伴有「七分堅持,三分創新」認知

●個體戶跨界日本美妝代理商跨行》引進九州鬆餅暴紅心法: 品牌加值品牌名即地名,用正宗形象,把結束營業小店變排隊發燒店

整理:曾如瑩

SOP 、炒 話題 背後 賺慢 慢錢 心態 王牌 代理人 代理 三招 招捧 捧紅 日本 餐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2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