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丁屋僭建 愈揭愈臭

2011-5-19  NM




本刊揭發立法會議員張學明父子僭 建後,丁屋僭建風波愈揭愈大,叱咤上水多時的簡炳墀,亦霸佔萬呎官地。本刊向他質詢,他還鬧官地租金「鬼死咁貴,我反建議佢用一蚊租俾我!」政府被簡嚇 怕,十一年來任他霸官地不理,簡得寸進尺:「搞逆權侵佔都得啦,我無搞之嘛,一個人梗係愈住愈大o架啦,邊有人愈住愈細先?」丁有丁僭,豪有豪僭,本刊揭 發屋王康樂園及匡湖居僭建地牢成風,有地庫用作酒窖、K房、桑拿室甚至巨型按摩池!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果然對僭建「一視同仁」。

新界丁屋僭建風波如雪球愈滾愈大,包括曾叱咤新界北的上水鄉事委員會前主席簡炳墀。

食力簡:邊有人愈住愈細?

記者前往上水松柏塱村簡炳墀「大宅」,門口約闊四米,左右掛有「綠茵稱無敵,沙場更絕情」對聯。沿小路進去,有塊鋪滿地磚的大空地,面積一萬二千呎;周邊 都修建矮牆,明顯圍了地皮供自己享用。磚地上有棟三層大屋,附近亦搭建停車場,供三部勞斯萊斯和平治停泊。記者翻查地政總署圖則,發現簡炳墀家族於該處擁 有三幅地,包括三層大宅,但並無包括萬二呎私人空地及停車場。記者週二向簡炳墀詢問有否霸佔上址逾萬平方呎官地,他直認「霸佔官地」,但就不承認「違 法」:「地政署二千年同我講,話嗰度係官地,建議我用短期租約形式租,但佢話要收番市值,鬼死咁貴,我反建議佢用一蚊租俾我!佢哋無覆我話得唔得,件事之 後就不了了之。」一拖十一年,簡認為既然「塊地用咗咁耐」,根本「已係佢嘅私人土地」,所以不算違法。簡炳墀振振有詞:「城市同鄉下地方唔同,基本上一出 門口,已係官地,早喺一九三四年,我老豆簡壽樂已經住喺呢度,之後透過換地,起咗呢間丁屋,周邊以前用嚟種菠蘿樹同其他果樹嘅土地,咪填平用嚟做私人花園 囉,有咩問題? 都用咗咁多年,搞逆權侵佔都得啦,我無搞之嘛,一個人梗係愈住愈大o架啦,邊有人愈住愈細先?」地政總署為何十一年都不追究簡炳墀霸官地?記者多番追問, 署方仍未回覆。人稱「食力簡」的簡炳墀,現年七十四歲,他於○三年,告別廿五年香港練馬師生涯,轉往澳門任練馬師。他是松柏塱村原居民,曾組織與新界鄉議 局對立的新界原居民議會,在北區舉足輕重。他言論出位,曾表態要求前特首董建華下台。雖然他已從鄉事政治退下來,現只在新界鄉議局當永遠顧問,但是非不 斷,三月涉嫌於上水鄉委會選舉中賄選,被廉署拘捕。

侯金林圈地霸竹林

賄選案中另一被捕鄉紳、民建聯北區議員侯金林原來一樣有霸地、僭建。有上水河上鄉村民爆料,指前村長兼區議員侯金林在任時,「當正河上鄉啲地係自己嘅」, 將其鄰近河上鄉松菊徑的丁屋「大幅擴建」,連附近約二千呎的竹林亦不放過。記者到河上鄉松菊徑,發現原先一片竹林早已被圍欄圈起,中間更開了一條私家行車 路,通往侯的丁屋寓所,花園內有傘枱及休閒椅,驟眼一看還以為是度假會所。村民說,他們從不敢過問這塊地是否官地,但侯變本加厲,在河上鄉排峰路路口非法 搭建私人停車棚,上面還肆無忌憚掛着民建聯橫額。本刊就此向地政總署和侯金林查問,但至截稿前署方和侯也未回覆。五十四歲的侯金林是近年鄉事派的新星,他 不僅身兼惠州政協,與內地關係密切,又得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和不少北區村長歡心,拉攏到古洞、河上鄉一帶村長商討發展計劃,跟政府討價還價。

國師玻璃屋

除了兩大鄉紳僭建,本刊亦發現前特首特別顧問葉國華居住的西貢豪宅彩濤別墅,一樣有僭建。葉雖不是鄉紳,但絕對是權貴,董建華看重他的兩岸人脈,請他做特 別顧問;他在商界很吃得開,除了經營保安公司,他和妻子同當董事的耀中教育機構,就營辦了名校香港耀中國際學校。葉居住的彩濤別墅,位於銀線灣,這屋苑樓 齡廿五年,戶戶有既定建築規格,平均呎價二萬一千元。記者發現葉宅位處大單邊的排屋,二樓建了玻璃屋,明顯與附近單位規格不同。記者翻查屋宇署圖則,未有 發現葉宅有申請興建玻璃屋,於是致電葉國華及署方查詢,至截稿前兩者仍未回覆。

豪宅地牢屋

香港屋宇條例已形同虛設,除了丁屋目無法紀,連豪宅獨立屋一樣違法私挖地牢,多出千呎作K房、酒窖、按摩泳池!距大埔墟火車站六分鐘車程的康樂園,是新界 老牌豪宅,全園約一千幢獨立屋,每屋平均二千多呎,呎價約八千元。記者睇樓,地產代理一口氣安排四間有地牢屋的單位,全部掘空地底一層,僭建多千呎空間。

康樂園按摩池

「依家好興掘地牢,香港寸金尺土,空間多啲,比原本同呎數嘅單位貴啲,但好搶手,你見過就知。」地產代理落足嘴頭,帶記者參觀十八街一個二千多呎單位,沿 客廳樓梯拾級而下,原來加建了八百呎地牢,除了十乘四呎巨型按摩泳池、桑拿浴室,還有一個足可容納二十人的卡拉OK房,儼如私人club house。「管理處隻眼開隻眼閉,裝修時最緊要密封整幢單位,唔好俾屋宇署巡查時見到,包保萬無一失。到住耐咗嘞,就算唔好彩接到building order(清拆令),大把人拖足七八年,到你賣出去,只要有買家鍾意,一樣大把銀行肯做按揭,呢度個個都咁改,唔通銀行唔做你生意咩?」地產代理滔滔不 絕。另一個位於東街的三千呎單位,則售二千八百萬,同樣僭建地牢,內設桑拿室、沖涼房、娛樂室及閱讀音樂室等。地牢氾濫的屋苑豈止康樂園,記者到面向西貢 白沙灣的匡湖居睇樓,帶記者睇樓的地產代理說:「呢度想搵一幢未改動過嘅屋,難於登天!匡湖居同康樂園唔同級數,出得起錢,大家都有地牢,梗係揀呢度!」

處理僭建「秉公」執法

丁屋僭建,政府跪低,反觀在市區卻雷厲風行,去年觀塘雲漢街一名地鋪業主,便因兩度違反屋宇署發出清拆令,被判即時入獄一個月,屋宇署何曾對土豪惡霸如斯 嚴厲?違例建築工程會影響樓宇結構及消防安全,根據《建築物條例》,任何人無合理辯解而沒有遵從清拆令屬嚴重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處罰二十萬元及入獄一 年。根據屋宇署資料,目前全港的僭建物估計多達七十五萬個,遍布港九新界,但執法人員不足六百。由○七至一○年的四年間,屋宇署共只發出七百二十一個清拆 令,佔投訴數字不足一成,不過幾多屬丁屋、幾多屬市區,署方拒絕交代。

匡湖居地牢通天井

匡湖居約四百五十幢獨立屋,每屋平均面積二千呎,呎價一萬元。經紀帶記者到一間J座單位, 一條樓梯由客廳直達大地牢,地牢外直通天井花園,可賞湖景。「下面地牢掘深啲,多四、五百呎空間,有啲客直情掘通整個地底,喺向街的大門口,加條樓梯直通 都得。呢度個個都咁改,外國人鍾意將天井花園改做泳池,游住水歎靚景,中國人就鍾意多啲室內空間,通常加闊個廳,你買咗之後,點改,隨你鍾意。」代理說。 記者站在僭建的大平台上遠望,匡湖居排屋的確家家戶戶都僭建了伸出天井的大平台,部分甚至圍封成為室內空間,自製「靚景發水樓」。經紀說:「好多單位,屋 契寫一千八百八十呎,但你睇緊呢個,起碼二千五百呎以上,我再帶你睇下一個,可以係三千呎!

造價每呎一千

據一名熟知豪宅地牢裝修的承建商透露,造一個地牢平均每呎一千元:「你去搵承建商,由挖空地底啲泥,到安裝泳池,唔使半年,屋宇署唔可以擅闖民居,裝修時 密封整幢單位,就點改都得。」記者翻查睇樓的匡湖居J座地牢屋地政註冊資料,發現單位業主是「麗聯發展有限公司」,於去年二月以一千八百六十萬購入,裝修 後現以二千七百八十萬元放售。雖然可以賣得好價,但要找到銀行提供按揭並不容易,記者以顧客身份向三間銀行,包括滙豐、渣打及中國銀行查詢上面提及的地牢 屋估價,發現代理提及的「筍盤」均未到價。其中,渣打銀行按揭部的職員,更明言有僭建物的獨立屋,未必按到五成,需要估價公司上門確定僭建地牢的面積,買 家或須簽署額外責任聲明,保障銀行承擔的額外風險。

小心地基

除了按揭,地牢屋也有倒塌風險。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陳旭明就提醒業主和有意「入市」的市民便宜莫貪:「在地底掘多一層地牢,安全與否,好視乎樓宇本身地 基深唔深,仲有加固工程做得好唔好。一般加建地牢,原理如建泳池,要先造好護土牆,啲泥若受壓沖番入地底,就會影響樓宇結構。」陳謂地牢屋始終違法僭建, 存在風險,萬一出現塌樓意外,隨時「賣埋層樓都賠唔晒」。 鄉紳目無法紀,僭建丁屋,一向被特首讚「好打得」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也跪低屈服,非但不秉公執法,還公然將丁屋僭建比作市區樓宇冷氣機支架、晾衣架等 小事,試圖大事化小。鄉議局週一召開緊急會議「救亡」,通過由新界王劉皇發擔任「理順計劃」掌舵人,接替被揭僭建天台屋而辭任的副主席張學明,期望盡早與 發展局重回談判桌。「理順」目標一致,能否成功拆彈,仍屬未知之數。


丁屋 屋僭 僭建 愈揭 揭愈 愈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19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