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說史130707從馬和銀看「借筆交流」 掌門天地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3/07/07/%E8%AA%AA%E5%8F%B2130707%E5%BE%9E%E9%A6%AC%E5%92%8C%E9%8A%80%E7%9C%8B%E3%80%8C%E5%80%9F%E7%AD%86%E4%BA%A4%E6%B5%81%E3%80%8D/

說史130707

從馬和銀看「借筆交流」

朝日執筆

 

諸位會員及友好:
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朝日中興」果然形勢大好,會友質、量均有大幅提升。今有少年才俊譚氏崢嶸冒起,足證我會蒸蒸日上,實是順天應人之正道也!

朝日甫自東瀛返港,豈不即時作出跟進處理乎?

掌門 可是好不邪惡,對 譚少年大力吹捧,盛讚其「無論文采與視野,都遠遠踰越中學水準」,然後筆鋒一轉,意有所指,又假假惺地稱「識見嘛…..留待朝日 君從日本回港後細作評斷」云云。 明示暗示 朝日乃刻薄挑剔妒才之人,用心何其陰險歹毒也。

朝日向來以立論公正持平見於天下,細讀譚君文章再三,覺得其「無論文采與視野,都遠遠踰越中學水準」!不說別的,就這一句「成即是毁」,不正是「朝日流史學」的其中一個「奧義」—–「歷史越悠久,越有文化越仆街!」的雅言表述嗎?英雄所見,畢竟略同!

 

至於所謂「史識」方面,其實也不過是人言人殊,朝日(在人家第一次投稿時***)也不好妄加評論。 (編按: 此 “ ***”為編者所加, 意思是 “可圈可點”.)

譚君,請多投稿,我們可是無任歡迎的啊!

現在的新高中課程,把「通識」列為必修科目。朝日嘗對其課程內容稍加研究,發現其所謂的「批判思維」云云(請注意:只是「所謂」),甚至整個課程, 大體上是使用歷史學的方法學(通識科的課程編輯者及教師中,歷史學出身者比重不少,不知是因抑或是果?)。

不過,與歷史科不同的是,由於其課程內容較為 「貼身」,反過來說就是「未經沉澱」,以致「常識不足」的中學生很難掌握。(譚少年當然是朝日眼中「較有常識」的異數!)試看我歷史一門,經過千百年沉澱,眾多「旁觀者清」的專家學者對大多數問題,亦未敢自稱知曉皮毛,況復「當局者迷」的莘莘學子之於紛擾繁雜的「時事」乎?

學生既沒有足夠廣闊的「知識網 絡」去連結,也沒有足夠堅實的「知識框架」去建構,面對所謂的六大範疇的「議題」,當然只能人云亦云。朝日甚至可以斷言,不消幾年的工夫,在全港補習天皇 天后的不懈努力下,這科目也將會完全變成「貼題目」「背Model Answer」的學習模式,與以往的中學中史科/歷史科,一般無異。

不過,在(假)歷史學家 朝日眼中,「背歷史」還是較有好處,因為「歷史」至少是一種經過時間洗煉和篩選,並被廣泛時空認同的「知識」。 二千年前的太史 公討論劉成項敗的原因;一千年前的司馬光在總結五代速亡的同時,還是會看太史公討論劉成項敗的原因;三百年前的張廷玉評議明朝何以滅亡的同時,還是會讀 《史記》和《資治通鑒》;今天我們問明朝何以滅亡,以至明何以滅亡得那麼遲之餘,還是會看《史記》、《通鑒》、《明史》、《伯羅奔尼撒戰記》、《吉朋羅馬 史》,以至《貿易打造的世界》。 所以朝日才會說,「歷史」背了也不會太虧本。

 

然而,即使是連續佔據各大報紙頭版多天的「大新聞」,真的曾經在社會上造成騷動,引起話題,但沒有經過時間的考驗,不能確定其最終是否會成為「跨越時空的知識」。一百年後,人們大概還會知道《史記》對劉成項敗的看法、《通鑒》對五代速亡的總結、《明史》對明朝滅亡的評論,以至還會問明朝何以會滅亡得那麼遲,但相信大概不會再有人記得曾經有一個「受過洗並改名為彼得」的「哨牙通」 吧?(請問曾「長篇連載」達數月的「祥嫂與子女爭產風波」,現在還會有人記得嗎?)

從譚文可以看出,譚君熱愛歷史,心繫家國,著實可喜可賀。姑勿論其內容是否翔實、史識(即所謂的「sense」)是否精闢,只要多看有sense的歷史書(其中有超過九成是鬼文寫的),當然還要多來讀書會,自然就會越來越有sense了。

最後,想對文中的內容多說幾句,交流一下。*** (編按: 此 “ ***” 亦為編者所加, 意思是 “可歌可泣”.)

其一是文中提到中國明清的對外貿易,只需要馬匹和銀。其實這不但是明清的情況,而是整個中國歷史的常態。 乾隆大帝曾對英夷稱「天朝地大物博,不假外求」。撇除他不懂「比較優勢Comparative Advantages」此等精妙sense,就「絕對優勢」而言,他也說得不對。

先說馬。

中華帝國向來以農立國,如何以佩備精良的序列步兵,應付騎馬民族的寇掠,從來就是農業帝國的「立國之本」。 然而,由於機動力的嚴重不對等,以致農耕民族在野戰中長期陷於「贏就贏粒糖,輸就輸間廠」的困境。為了彌補此種缺失,在主力步兵之外必需輔以一定數量的騎兵。長期以來,中原固然缺乏優良的戰馬血統,更重要的是缺乏培養優良戰馬的土壤,即讓戰馬操練的場地—-拉利林寶唔係用嚟塞燈位架!因此,由秦漢帝國始,戰馬一直需要自中原以外進口。號稱 以「八旗勁旅」起家的滿清,平準噶爾、戰沙俄,都消耗大量中原不易生產的「戰馬」(中原只能生產「馱馬」)。清廷長期極度重視與科爾沁草原的關係,正是希 望保持戰馬的穩定供應。***

其二是銀。

中國長期以來都實行銀銅雙本位制,而本土卻缺乏大型銀礦。 不過,由於銀作為「上幣」,一般只作大額交易結算之用,民間交易還是以作為「下幣」的銅為主。 在大規模跨域經濟還沒有發達時,還可以應付。

到了宋代,經濟發展蓬勃,大額跨域交易增加,銀流通量不足。唯有依靠各種銀本位結算票據── 「引」及有抵押證券──「交子」,以補償「現銀」的不足。

明朝則以銅錢與日本換銀,以維持銀供應。(明朝銅錢是當時日本的流通貨幣,由於質素高,被稱為 「真錢」,日本本土的「山寨」出品則被稱作「假錢」,折價與真錢兌用。)

波托西銀礦的發現間接促成「康乾盛世」,歐陸經濟蕭條後復甦則創造「同治中興」。 (有興趣不妨一讀林滿紅的《銀線》或掌門的「讀書札記」)
上述兩者──馬和銀,皆是中華帝國難以自產的長期必需品,甚至可以說是中原王朝盛衰的關鍵。當然說起來又是一個大課題,這裏也不贅言了。

至於譚文中說起美洲淘金熱,倒是讓朝日忽發奇想。 要是當年英屬北美沒獨立,也許就能繼續為大英帝國提供印度之外的另一片廣大土地。往後的西部大開發, 也將成了不列顛帝國的「昭昭天命」,西部大量的土地、資源、金礦,也許已足夠阻止「鴉片戰爭」的發生,或者至少會讓這場戰爭延後一百幾十年,而戰爭的主 角,也許也會由鴉片,換成傷害性比較少,(我們現代覺得)感覺上沒有那麼罪惡的「煙草」。不過這當然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野人通訊(不)負責人
朝日謹啟

 

編者總按:

「馬和銀」 評斷中肯, 識見不凡, 不愧為朝日君嘛…..

掌門「借刀殺人」, 奸計不售, 灰頭土臉…..

且慢, 計中有計, 36計之37「借筆交流」, 何如?

說史 130707 從馬 馬和 和銀 銀看 借筆 交流 掌門 天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3666

從馬化騰到微軟,AI人才拉鋸戰展開

“微軟目前人工智能事業部目前有7000多個工程師和科學家,還在繼續招人,因為Pony和Robin經常來挖我們的人,Jack也挖。”在今日舉行的IT領袖峰會上,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人工智能及微軟研究事業部負責人沈向洋調侃道。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平臺級企業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博弈日趨激烈,專業領域人才成為誰能在關鍵領域迅速實現突破的機會。因此,對於人工智能人才的爭搶成為現階段平臺級企業布局人工智能的關鍵。

在本月不久前,騰訊宣布任命百度前研究員高管張潼為AI Lab負責人。幾乎同時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宣布離職。騰訊獲得助力,百度折損大將,盡管在IT峰會的高端對話上,李彥宏和馬化騰並無針尖對麥芒,但兩者在臺面下的人才爭奪戰已經打響。

盡管中小企業在搶占人才上並沒有優勢,但是提前布局人工智能有助於更好搶占商用市場機會。

人才

“(在人工智能領域)中國第一次除了有市場之外,還有了資本、有了企業、有了人才,我堅定不移地認為人工智能的爭奪是世界未來最主要、重要的爭奪。”在IT峰會上,經濟學家朱民激動地說道。

根據《全球人工智能發展報告(2016)》數據顯示,目前美國人工智能企業數量達到2905,遠超中國709個數。然而,在人才數量上的占比讓國內在人工智能技術上迎來趕超美國的希望。

從數據而言,2005-2015年全世界兩萬篇最重要的人工智能文件,28.2%文章是由華人撰寫,引用率達到32.1%。而在2016受到大量關註的Google人工智能機器人阿爾法狗首創開發人也為華人。

華人為國內平臺企業布局人工智能打下基礎,為了爭搶人工智能人才,BAT在美國設立人工智能專門研究院。

在IT峰會上,對於文章開頭沈向洋所提到的“搶人說”,馬化騰並未否認,“通過一年我們也招了挺多的人,我們在微軟(總部)西雅圖還設置了一個實驗室。因為很多微軟的人不願意離開西雅圖,所以我們就在旁邊設實驗室,沒辦法人才就是這樣。”馬化騰說道。

據了解,目前,騰訊AI Lab中50名科研人員中90%以上有AI相關博士學位和海外留學背景。

“中國人扮演人工智能領頭羊的角色,但是從企業角度來說,最大的人工智能企業,尤其率先推出人工智能平臺級服務的公司,在落地執行以及投入規模都比中國要領先,但是中國有不少的人才儲備所以有巨大的市場機會。”迅雷CEO鄒勝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說道。

長期以來,百度擁有國內最為頂尖的人工智能人才,以吳恩達為首的深度學習領域的科學家為百度人工智能技術的深度打下基礎。盡管陸奇與吳恩達先後離職,但百度在深度學習領域技術還是處在國內領先地位。

而隨著騰訊在一年前成立AI Lab,BAT在人工智能領域的較量也逐漸明朗化。

不久前,騰訊研發的圍棋機器人“絕藝”以11戰全勝的戰績奪得“UEC杯”計算機圍棋大賽冠軍。盡管距離百度的深度學習仍有不小差距,但看到人工智能前景的騰訊正在往此方向“發力”,“李彥宏在人工智能領域走得更前,對騰訊來說我們還是落後不少。”馬化騰說道。

商用頭啖湯

“2013年以前,我們不斷跟外界說百度是一個商業公司,我們不應成立研究院,不應有純研究機構,這些機構要想轉化成產品,進入市場被市場所認可的話,應該跟那些產品部門、跟那些業務部門緊緊結合在一起,而不是單獨成立一個研究院,但是深度學習這一波起來之後,我覺得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它需要在理論上、在算法上,在很多方面有長遠的布局和突破,所以從那時開始,我們也大規模投入來吸引人才,推進算法。”在領袖峰會上,李彥宏說道。

在人工智能技術上,微軟、Google、BAT等企業都在打造平臺級的技術和產品。而對於中小型企業而言,吸引人才、引進技術都需要大量資金,等待大企業完善技術以及平臺的同時,中小型企業的優先布局更有利於未來商業化產品的發展。

“人工智能分為兩個陣營,一個陣營是做人工智能平臺建設的企業,第二個陣營是用好人工智能的企業。第一個陣營需要資源整合的能力,能號召世界上最好的人工智能領域的科學家持續開發算法,類似BAT這樣的企業,擁有能夠輸出人工智能的能力。第二個陣營是行業的各個層面能都用人工智能改善甚至顛覆產品模式,包括產品用戶體驗、效率及結構。”鄒勝龍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

鄒勝龍告訴記者,目前第一批人工智能的企業在技術商用上還沒有很大突破,缺乏可以使用的工具,因此這時處在一個過渡期,對於中小企業是一大機會。目前,迅雷人工智能實驗室集中在對商用產品的研發上,“這個實驗室的最主要工作,首先是了解世界上有哪些最好的配方,然後把這些配方變成工具,像一個餐廳的廚房,用到我們現有場景上和探索的應用上。”鄒勝龍說道。

而平臺企業在人工智能技術的開放程度也能幫助人工智能技術更好完善。

“人工智能是一個非常大的產業,而且會持續很長時間。我們判斷,未來20-50年都會是一個快速發展的人工智能時期。大潮下,顯然不是一個公司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下來的。相反,如果說我們先進入了這個領域,把我們平臺開放出來,提供一些平臺給一些尤其是沒有這麽多計算資源、沒有這麽多做長遠研發能力的機構去做他們擅長的,對大家都有益。”李彥宏說道。

從馬 馬化 化騰 騰到 微軟 AI 人才 拉鋸戰 拉鋸 展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0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