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醉爆律師團( 下)

我們一眾律師和bankers 等五十多人,雲集南京出席一單上市項目的kick-off meeting,各方傾巢而出,輸人不能輸陣。當天晚上,客戶設宴,好一場轟烈的「劈酒大會」。

廂房裏擺四圍酒席,每間公司的團隊都準備逐逐敬酒,人家乾了,你不喝就是不給面子。但現在喝的是50 度以上的茅台,而不是雜果賓治,究竟怎樣才能全身而退?當面拒絕不喝是無禮的,而扮純情推說不會喝酒也難以令人信服,於是我們發明各式各樣的「逃醉」方法。
喝茅台的酒杯一般很小,而茅台又是透明白酒,溝水是我常用的伎倆,但當然要眼明手快,趁沒人注意的時候悄悄進行。我覺得自己聰明得不得了,坐坐,忽然感到手肘有點濕濕冷冷的,我沿手肘上那幾滴茅台酒一直追蹤源頭,發現我身旁的內地律師Catherine 正在用毛巾擦嘴,而茅台酒竟一滴滴從她用來掩嘴的毛巾流下來!

Jesus Christ,而且剛好落在我的手肘上!怪不得她整晚拿一條毛巾,原來每次乾杯後用毛巾假裝抹嘴,其實是把含在嘴裏的茅台吐出來!

這時,TY 拿酒杯不懷好意地朝我走來,他就是上次跟Philip 大打出手的混蛋banker,這傢伙心術不正,Philip 揍他那一拳好痛快呢。

「Hello Daisy!每次見你都這麼明艷照人,來,我敬你一杯!」他邊說邊拚命往我的杯裏倒酒,居然企圖想灌醉我,真是不知死活。

「哎唷!我醉了……」我按額頭說,接把身子輕輕一晃,用高跟鞋出盡力一腳踏在那狗公的腳上。整整五秒,他雙眼直瞪前方,視線卻完全沒有焦點,臉上喪失了一切表情,然後慢慢的、漸漸的扭曲起來,他的臉恍如被颱風劃破的海面,給颳起了一浪混亂的波紋,我推斷那表情表示他正處於異常痛苦的狀態。我從他那微微顫抖的嘴唇,推斷他想講粗口,但大概疼痛得說不出話來。這混蛋能被我那雙三吋高最新款的Sergio Rossi踩上一腳,是他的榮幸。他不知道高跟鞋是女人最強的武器。想抽我水?未免低估了本小姐吧。

TY 顯然不服,腳上的疼痛未退已扮醉向我撲過來,我不讓他有捲土重來的機會。「哎唷,我想嘔──」我說朝他撲去。「等等等等!」他一個側身閃開。「我去幫你拿膠袋……」之後他整晚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在大陸做生意,首先考驗你的酒量。我認識一些中國投資銀行的bankers,他們在job interview 被考核的就是喝酒。若連這一關都不能通過,就算你叻到曉飛都很難在大陸的商業世界生存。

終於輪到我們律師行去敬酒了。「女皇」領我們,浩浩蕩蕩逐敬酒,一邊喊「來來來!再來一杯!」。

站在我身旁的trainee Karen 一副等行刑的樣子,bankers 圍她大喊「乾了吧!乾了吧!」,她幾乎要哭出來。Trainee 要train 的就是劈酒,還是向Sam 和Stella兩位師兄師姐好好學習吧,他們兩人最愛交際,不知幾high。但他們也不傻,很明白這樣喪飲烈酒分分鐘中酒毒猝死,他們才不會為了討好客人而冒上殉職的危險呢。

「我不行了──」Karen 掩嘴似乎快要吐了。

「誰叫你真的喝?」我悄聲跟她說。

她疑惑地看我,我用眼神告訴她注意Sam 的手部動作,只見他往自己的杯裏倒了茅台,同時吶喊助威,「乾杯乾杯!」的喊個不停,然後把茅台一飲而盡。

「看到了沒有?」我問Karen。

「看……看到什麼?」她傻傻的看我。

「難道你沒看出箇中的玄機?剛才Sam 的確把茅台一飲而盡,但他接馬上喝了旁邊那杯水。表面看他是喝水,其實卻是把含在口中的茅台吐進水杯裏。這一招叫『移形換影』,把酒杯裏的茅台轉移到水杯裏去,這傢伙簡直就是我們law firm 的大高柏飛。」Karen 向Sam 投以敬佩的目光。「這還不算什麼,你看Stella。」我說。只見Stella 嬌聲嗲氣地笑道: 「來來來,我再敬你!」這不禁讓我想起古裝片電視劇裏「怡紅院」的情景。說時遲那時快,我注意到Stella 在一個側身的掩護下,花了萬分之一秒把杯裏的酒撇在地上。平常很可能會被人發覺,但這時大部分人已酒精上腦,搖搖欲墜,Stella 把握時機趁眾人仰頭乾杯的剎那倒掉自己那杯茅台。Karen 看傻了眼,心裏一定替自己大感不值,她可是老老實實的喝掉每一滴烈酒啊。

然後我悄悄讓Karen 窺看我手中的酒杯。「啊,Daisy!你──」她驚訝地說。是的,我手中的酒杯裏根本什麼也沒有。茅台的酒杯很小,我用手掌掩掩就能蓋住了大半杯,裏面盛什麼,或是否盛什麼,在眾人已醉得語無倫次的情況下根本無人在乎。我連以水扮酒都費事,乾脆用動作掩護矇混過去。

在一片碰杯與喧鬧聲中,再有三個律師和bankers 相繼倒下,其中一人甚至大字形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還有沒有呼吸。現場屍橫遍野, 「女皇」卻一杯接一杯仍舊談笑風生,面不改容,真是女中豪傑。不知她什麼時候會開始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可能還會拉我為她唱和音。

就這樣過了極其胡鬧的一夜。待大夥兒醉得不省人事,我和幾個女律師決定逃之夭夭,離開時還得小心翼翼地跨過醉倒在地的男人,滿目瘡痍,我忽然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回到酒店房間已經累得半死,洗了熱水澡即倒頭大睡。本來還帶了補濕面膜打算睡前用來敷臉,現在卻累得丟了錢也無力去拾,還管它什麼補濕?

第二天清晨八點morning call(是的,八點對我來說的確是雞啼那般早的「清晨」),九點出車往郊區看廠房,這是上市項目中必須要做的「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我和幾個律師及bankers 在酒店大堂等Eric,九點十分仍未見人,我給他打了三次電話,終於聽到他半夢半醒的聲音: 「呀……我忘了今天早上要開conference call……我不看廠房了……」無法起床就乾脆承認吧,還要我去跟客人說謊,真討厭死了。

廠房一般設在郊區。我們的汽車跑了一條橋又奔上一條高速公路,然後又再跑了N條橋,每次都要停一停付「買路錢」。跑了兩個半小時,終於來到南京市郊的廠房。

律師為上市項目做「盡職調查」,會親身到現場看看那生產基地是否真的存在。但老老實實,我根本親眼看完也不知那是什麼。假如那工廠實際上在生產化學武器,而他們告訴我那是減肥藥,我也會說: 「啊,對了,看來就像減肥藥嘛。」我也曾經幻想這樣的情況:假如企業在招股書上聲稱廠房設在A鎮,實際上卻為了隱瞞某些事情而把負責盡職調查的律師們送到B鎮,我也是不會發現的,因為大陸的城鎮看來個個差不多,而在跑了三條橋、四條高速公路和拐了七次彎之後,我連自己是否仍在地球也不太清楚,又怎能確定自己身在招股書所指的A鎮?所謂「盡職調查」,就是「盡人事」。

中午要在工廠吃飯。我們每人捧一個鐵盤,拿了一點飯菜,就像監犯,我幾乎想唱一首監犯的經典飲歌《友誼之光》。想到一會兒後又得跑三條橋、四條高速公路和拐七次彎才回到南京市中心,真教人沮喪。(撰文:王迪詩/逢星期六刊於《信報》http://world-of-daisy.blogspot.com/
醉爆 律師團 律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253

醉爆律師團(上)

最近股市有氣無力,IPO 市場卻一片火紅。我說的當然是「中國紅」。

每逢在工作上遇到外國人,總是聽到他們的鴻圖大計離不開「China China China 」,大家都湧到中國掘金,老外自然也搶分一杯羹。

祖國同胞的鈔票多得就快可以填滿宇宙的黑洞。中國企業爭相上市,企圖賺更多錢去填滿更多黑洞,讓律師和bankers 忙得瘋了!假如2012 年就是世界末日,我們這班律師依然會於2013 年在地獄裏寫招股書、講conference call,還有跟聯交所苦苦糾纏。就算世界末日,中國企業仍要上市。

因為內地IPO 的項目多不勝數,從前只有bankers 哄客戶幫襯, 現在卻是客戶求bankers 接生意!小型投資銀行尚且還會落力推動項目上市,但大型投行的生意簡直如雪片般飛來,眼前這個項目進展太慢就乾脆放棄,費事睬你,反正大把deal 排隊等他們去做呢。

我連續兩星期都要在周末上班,每天深夜回到家裏已累得半死,脫掉高跟鞋即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腦裏不停喊: 「王迪詩,趕快起來換衣服……洗澡……然後到床上舒舒服服地睡吧……get up!」這種時候,我的意志力總是比平常加倍薄弱。

在嚴重睡眠不足的情況下,我從衣櫃裏隨便選了一條Burberry Prorsum 裙子,戴上墨鏡, 準備飛往南京出席一單上市項目的kick-off meeting。然而不管多麼疲倦,一雙高跟鞋在職場上是少不得的,這是我對工作的一點堅持。你會問,hey Daisy,高跟鞋與工作究竟有什麼關係?表面上沒有,但意識形態上絕對有關。對專業女性來說,高跟鞋是工作的象徵,一穿上高跟鞋就會馬上進入全力以赴的狀態。男人也許不會明白女人對高跟鞋那份感情。

當我來到南京,會議室正擠得水洩不通。上市項目的kick-off meeting 是一次「曬馬」行動,i banks、香港律師和中國律師、會計師、物業評估師等等全部傾巢而出,全場五十多人,這就是我Daisy 經常說的「輸人不能輸陣」。各方輪流介紹一下自己的團隊,簡單說說自己的工作重點, that's all。所謂「kick-off meeting」並無任何實際效益,重點在於當天晚上的劈酒大會。

我們律師行的合夥人Eric,另加Sam、Stella 和我三個律師和一個女trainee ,浩浩蕩蕩步進宴會的廂房,儘管這班人當中絕大部分在kick-off 之後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往往只剩下一個律師加一個trainee 參與實際工作。

除了我們幾個嘍囉,還有我們律師行的鎮店之寶「女皇」,她穿一件火紅Valentino 套裝滿場飛。「女皇」日理萬機,但這類活動她盡量都會抽空出席。

場內擺四圍酒席,坐在「主家席」的當然就是我們的客戶,亦即計劃上市的企業老闆和他的左右護法,還有每個professional party 的最高級代表。可是老闆旁邊該坐什麼人呢?律師行和i bank 高層都互相謙讓,以後拍吵架又是另一回事。在商業世界,大家都很落力扮演自己的角色, 這就叫professional──professional actors。

在一片人海裏,我看見了TY,就是我在專欄裏寫過那個跟Philip 在酒吧打架的混蛋banker。他一直認定Philip 是我的男朋友,被我的「男朋友」揍了自然懷恨在心,之後在工作上碰面也常常針對我。這傢伙作賊心虛,正鬼鬼祟祟地從人群的隙縫間窺看我。我跟他點頭微笑,他裝作看不見就閃開了。

「來來來!鄭總,我敬你一杯!」有人大喊一聲, 「劈酒之夜」正式開始。侍應端出了這晚的主角──53 度飛天茅台。聽說這種酒標價一千多元人民幣,但經常缺貨,因為大陸的政商界開會設宴必有茅台,人人搶買根本不夠分,有錢也未必能夠買到,我很懷疑眼前這一批是不是假酒。內地媒體曾經報道有人回收酒瓶,再灌入劣質酒,封上仿真度極高的瓶塞及標示,直接賣到KTV 和餐廳,情況就像不法商人回收日本奶粉罐,裝進劣質奶粉。

「唉,又來當陪酒。」我身旁的內地律師Catherine 長嘆一聲。我當然明白她的意思,惟有自己執生。說時遲那時快,其中一間投行的團隊已發起「敬酒」行動,逐逐輪敬酒,之後每間公司都要這樣做一次。你不能扮純情推卻道: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會喝酒啊!」人家把酒杯倒轉了說: 「看,我乾了,你隨量吧。」你不喝就是不給面子。

我想起早前從內地報章《第一財經日報》看到, 「貴州茅台」把2015 年的收入計劃從260 億元人民幣加碼到400 億元。Jesus Christ,400 億元!賣酒居然能賣400億元,當真不可思議。

提起貴州,不少香港人都會聯想起「希望工程」。孩子們每天翻山越嶺步行三小時上學,家裏窮得一條褲四個人穿,農民在貧瘠的土地上流露絕望的眼神,隨慈善團體前往探訪的香港女藝人站在一旁擦眼淚,呼籲人們捐款。

從前貴州予人的印象就是窮。無論我的想像力如何豐富,我都無法把「貴州」和「400 億」兩件事串連起來,簡直就是兩個星球的事嘛。當然,今時不同往日了。

茅台之所以能成為巨大的搖錢樹,其中一個原因是茅台是要來送的,不是要來喝的。中國人講面子,而茅台就是面子。講面子就是虛榮,而人類為滿足虛榮心所願意花的錢是無限的,茅台酒的價格也因而瘋狂上漲。兩個月前在貴州舉行了一次拍賣,一瓶「精裝漢帝茅台酒」以890 萬元人民幣成交,好厲害呢。

不少中國領導人都愛喝茅台。據說茅台酒搭上了政治,原來有段故仔。1935年,一支紅色的軍隊走進了茅台鎮,軍官非常尊重茅台酒,下令全體士兵不得損壞酒廠的設施,要喝酒就公買公賣,讓當地鄉親父老聽非常窩心。毛澤東和周恩來還派人買了茅台酒慰問將士,士兵拿來擦腳,驚見「奇效」,那究竟「奇」在哪裏?

周恩來曾說: 「1935 年我們長征到茅台時,當地群眾捧出茅台酒來歡迎,將士們用茅台酒擦洗腳腿傷口,止痛消炎,喝了可以治療瀉肚子,暫時解決了我們當時缺醫少藥的一大困難。紅軍長征勝利了,也有茅台酒的一大功勞。」周總理又曾到日內瓦開會,回國後向黨中央報說: 「在日內瓦會議上幫助我們成功的有『兩台』,一台是茅台,一台是戲劇《梁山伯與祝英台》。」

中國流行「茅台外交」,但把酒精含量50 度以上的烈酒拿來款待國家元首,飲大兩杯不怕「出事」嗎?1971 年,美國《紐約時報》副社長兼專欄作家詹姆士賴斯頓夫婦應邀訪華,此行實為次年尼克遜總統訪華鋪路,周恩來以茅台款待,賴斯頓喝得好high,吃荷葉包肉時,竟連荷葉也一併吃了。1972 年,尼克遜訪華,周恩來又以茅台款待。尼克遜說: 「我聽說過您講的笑話,說一個人喝多了,飯後想抽一根煙,可是點火時,煙還沒有燃,他自己先爆炸!」周恩來當真拿來火柴一劃,丟進自己那杯茅台酒裏,竟嘩一聲燃燒起來!看,我Daisy 早就說過那根本就是「火酒」!

我們繼續在飯局上狂灌「火酒」,兩個律師和三個bankers 率先倒下,被相繼抬離現場。在那片酒池肉林的喧鬧中,TY 忽然不懷好意地朝我走來, what the hell is he thinking about?...(待續)(撰文:王迪詩/逢星期六刊於《信報》http://world-of-daisy.blogspot.com/
醉爆 律師團 律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254

遭彈劾7天後 樸槿惠律師團提交答辯狀稱應駁回彈劾

16日據韓聯社報道,今日,在韓國總統樸槿惠在遭彈劾停職7天後,其委托律師團向憲法法院遞交了駁斥韓國國會彈劾決議所列13項罪狀的答辯狀和反對調閱親信門案卷的異議申請書。律師團一員李中煥當天下午在憲法法院召開記者會表示,國會無端彈劾,應予駁回

李中煥稱,違憲指控難以接受,違法指控沒有證據,律師團將據理力爭,但李中煥暗示樸槿惠不會出庭受審。李中煥否認總統受賄及對沈船事故負有責任,但被問及是否介入崔順實基金會運作時,李中煥回答將在審理過程中表態。

李中煥還稱,憲法法院請求親信門獨立檢察官和檢方提供正在偵辦中的崔順實案卷宗違反了《憲法法院法》。

被問及提出異議是否意在推遲彈劾審理進程時,李中煥回答稱,希望在程序合法揭示真相的前提下盡快審理。

9日下午,樸槿惠遭彈劾後現身座談會,並表示將從容面對憲法法院的彈劾審判和獨立檢察官的調查。

12月9日,韓國國會通過對總統樸槿惠的彈劾案,樸槿惠被暫停總統職權。韓國執政黨新國家黨12日表示,將就“閨蜜門”涉腐醜聞對樸槿惠進行黨內懲處,或對樸槿惠開除黨籍。

彈劾 天後 樸槿 槿惠 律師團 律師 提交 答辯狀 答辯 稱應 駁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93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