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巴以談判“未取得任何進展” 市場緊張情緒驟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4159

黃金價格

本文由“黃金頭條”網站供稿。黃金頭條是專業貴金屬網站,為廣大黃金、白銀投資者提供最優秀的市場資訊。

據彭博社消息,一名以色列高級官員12日表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馬斯為實現加沙停火而舉行的談判“迄今尚未取得任何進展”。

報道稱,這名以色列官員表示,雙方分歧“非常大”,談判沒有取得進展。

受此消息影響,周二(8月12日)亞市盤中避險情緒升溫,黃金價格從日內低點1305美元/盎司附近,反彈至日內高點1313美元/盎司。

截止目前,巴以自11日零時開始的新一輪72小時停火期已經進入第二天。據報道,以色列談判代表11日乘飛機到開羅,與巴方人員的會談持續了將近10個小時,當日即離開。

報道指出,哈瑪斯要求終止以色列和埃及對加沙地帶的封鎖,並開放此地的一個海港,以色列稱只有未來與巴勒斯坦就永久和平協議進行協商時,才會考慮開放海港。

長達一個月的沖突導致1938名巴勒斯坦人和67名以色列人喪生,給人口密集的加沙地帶造成災難性破壞。埃及外長已敦促巴以雙方努力達成“一份全面的永久停火協議”。

巴以 談判 取得 任何 進展 市場 緊張 情緒 驟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589

最後期限臨近,巴以會談毫無進展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5152

停火協議即將到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談判毫無進展。上周,以色列與控制加沙地區的哈馬斯武裝力量達成長達5天的停火協議。(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昨日在內閣會議上表示:

只有對我們的安全邀請給予明確的回複,我們才能達成一致。如果哈馬斯認為它可以用外交手段來掩蓋其軍事上的損失。那它就錯了。

停火協議暫停了此前一個月來的沖突。此前的沖突導致了200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包括數百名平民。停火協議旨在達成更持久的協議,解決爭端。

作為談判的中間人,埃及已經提出了11點計劃,包括開放與加沙的邊界、與西岸巴勒斯坦當局合作重建該地區、並致力於阻止激進分子修建隧道攻擊以色列。

哈馬斯發言人Sami Abu Zuhri昨日表示,以色列可以獲得安全的唯一方法就是“首先讓巴勒斯坦人感到安全,解除長達八年的包圍。”“包圍”是指在2006年哈馬斯贏得巴勒斯坦大選後,以色列對加沙地區的封鎖。

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向彭博新聞社記者表示,埃及的倡議是唯一可行的解決方案。阿巴斯的法塔赫運動控制了西岸部分地區,6月與競爭對手哈馬斯組成了聯合政府並參與了巴以雙方的談判。

哈馬斯要求以色列允許在加沙開設海港和機場。以色列官員表示,這些問題只能在與巴勒斯坦達成最終和平協議後再處理。

8月5日,以色列開始從加沙撤出地面部隊。以色列表示,派出地面部隊是為了結束多年來的火箭彈襲擊,並摧毀武裝份子所建造的隧道。

以色列TA-25基準股票指數仍然基本未受沖突影響,今天幾乎沒有改變。而以色列貨幣謝克爾並未開市。以色列的五年期信用違約互換(CDS)在八月升至今年以來最高位。


最後 期限 臨近 巴以 會談 毫無 進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177

巴以同意將停火協議再延長24小時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5300

北京時間19日淩晨最後期限即將到來前數分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談判代表在埃及會談上同意,將為期5天的停火再延長24小時,以便雙方能就加沙停火展開進一步會談。(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以巴在加沙數周來的血腥沖突,已造成超過2千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以色列方面也死了67人。

這項延長停火聲明已獲得以巴雙邊證實,時間就在5天的停火期限即將結束前的數分鐘。

法新社援引一名巴勒斯坦高層官員稱,雙邊都同意24小時停火。而巴勒斯坦代表團內的哈馬斯成員也表示,在埃及的要求下同意停火24小時。

一名以色列政府官員說:“為了回應埃及的要求,以色列同意再延長停火24小時以便繼續談判。”

以巴在這項開羅會談中,針對埃及的提議展開談判,這項提案符合巴勒斯坦的部份要求,對象是放寬以色列對加沙的8年封鎖,但其他棘手議題則延後再議。


巴以 同意 停火 協議 延長 24 小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303

特朗普見以色列總理,美巴以政策大轉彎?︱特朗普“新政”100天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美國當地時間周三(2月15日)來到白宮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晤。雙方舉行了聯合新聞發布會,討論有關美國和以色列關系、巴以和平談判以及伊朗核武器等問題。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左)與美國總統特朗普

三個接見細節

通常,外國元首到訪白宮,美國總統都會到白宮北門等待。特朗普上周接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是如此。然而,本周三一早,特朗普卻和夫人梅蘭妮亞出現在白宮的南門。這種歡迎,通常用於國家元首到訪時正式儀式舉行的南草坪的入口處,也是離白宮西翼的橢圓形辦公室最近的一個入口。

特朗普在白宮南門接見內塔尼亞胡,還有三個細節特別引人註目,這些都有何深意呢?

美國媒體評論指出,特朗普選擇以國家元首(總統級別)的正式儀式接見總理身份的內塔尼亞胡,足以看出特朗普政府想同以色列改善關系的意願,特別是在此前奧巴馬政府同內塔尼亞胡的關系“冷淡”到雙方基本不再對話的情況下。

特朗普在競選時曾多次表示過支持以色列。2016年12月,聯合國安理會作出要求以色列停止建立定居點的決議時,特朗普曾表示反對。他稱,“這對以色列不公平”。

特朗普內塔尼亞胡會見另一個值得註意的細節是,雖然這次並不是以色列對美國的正式訪問,但特朗普夫人梅蘭妮亞也出席了迎接內塔尼亞胡夫婦的儀式。這是第一夫人首次在白宮出面迎接外國領導人和夫人。周三中午,穿著一身白色羊絨套裙以及同色高跟鞋亮相的梅蘭妮亞站在特朗普身邊。兩人緩步從白宮南門走出,一起等候和迎接內塔尼亞胡夫婦——這成了當天美以首腦會的亮點。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後,梅蘭妮亞還帶著內塔尼亞胡的夫人薩拉參觀了華盛頓新建成的國家非洲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博物館。

讓媒體感到意外的另一個細節是,在特朗普同內塔尼亞胡見面後,兩人幾乎立即來到白宮的東宮召開了記者會。通常,兩位領導人都會在會見記者前舉行一段時間會談。但是,內塔尼亞胡幾乎是在走出車門5分鐘後就和特朗普一同出現在了記者會現場。

同當年奧巴馬在白宮接見內塔尼亞胡時雙方嚴肅冷漠的氣氛相比,特朗普夫婦接見內塔尼亞胡夫婦時現場充滿的是微笑、握手和禮節性的親吻。

不再支持“兩國方案”

當天的記者會以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對雙方的互相稱贊開場。特朗普贊揚以色列在受到壓迫和種族滅絕面前所表現出的堅韌不拔的國家精神。特朗普表示,以色列是美國“永遠牢不可破的珍貴盟友”。

內塔尼亞胡也對特朗普給出了高度的贊譽,並表示“以色列沒有比美國更好的盟友”,而“美國也沒有比以色列更好的盟友。” 內塔尼亞胡表示,他認為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以美關系將會進一步鞏固。

在外界最關註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兩國方案”的談判上,特朗普給出了同以往美國巴以政策不一樣的觀點。“我在研究兩國方案和一國方案。我喜歡那種讓雙方都滿意的方案。無論兩國方案還是一國方案,我都可以接受。”特朗普說,“兩國方案看來是更容易的方案,但如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願意,我對他們所支持的方案也沒有意見。”特朗普稱,以色列需要表示出一定的通融性,而巴勒斯坦則需要少一些仇恨。

所謂“兩國方案”,是指在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為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建立兩個不同的國家。一直以來,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以及東耶路撒冷等原屬於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大規模定居點,巴以和談也陷入僵局 。

對以色列建立定居點的問題,特朗普在記者會上要求內塔尼亞胡能“克制一點”。

多年以來,美國一直希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通過談判來分成兩個國家,即巴勒斯坦控制加沙和約旦河西岸的全部或部分地區,並讓巴勒斯坦在東耶路撒冷建立首都,即所謂的“兩國方岸。”2002年,小布什政府宣布支持巴勒斯坦建立主權國家之為美國的正式國策之後,“兩國方案”便一直是美國的以巴問題基本方針。

但是,國際關系專家表示,特朗普的表態顯然意味著美國將支持一項“不包括巴勒斯坦獨自建立獨立主權國家”的和平方案。

在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舉行會面的前一天,白宮曾傳出消息稱,美國將不再支持“兩國方案”。巴勒斯坦官方立即回應表示,這改變了美國幾十年來支持兩國並存方案解決以巴沖突的立場,是不負責任的做法,也無助於促進巴以和平。

除了美以關系、以巴和平問題,雙方還在記者會上談到伊朗問題。內塔尼亞胡表示,堅決反對2015年伊朗與西方達成的核協議。內塔尼亞胡指出,伊朗在發射的導彈上用希伯來語寫著“以色列必須被毀滅”的標語。

在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內塔尼亞胡表示,他希望能夠同特朗普密切合作,遏制伊朗的核威脅。

特朗普也對所內塔尼亞胡說的核協議表示強烈反對,並表示奧巴馬政府簽署的該協議是他所見到的最糟糕的一份協議。“以色列所面臨的安全威脅是巨大的,包括我經常談到的伊朗的核野心。”特朗普在記者會上說,“我的內閣已經對伊朗實施了新的制裁,我還會實施進一步的措施,讓伊朗永遠不要研制出核武器。”

特朗普 特朗 以色列 總理 美巴 巴以 政策 轉彎 新政 1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660

特朗普旋風式訪問以色列,做巴以"和事佬"好難

和在沙特受到皇家禮遇不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空軍一號”尚未降落以色列,空氣中就湧動著一種頗為混亂又緊張的政治氛圍。

特朗普在此行前吹風稱將促使巴以達成和平,並表示有非常好的機會達成一致。然而,多數分析認為此刻這並不現實。

一片混亂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21日內閣會議開始時就說,他將和特朗普討論加強以色列同美國同盟關系的方法,並用英語補充稱:“總統先生,我們期待您的到訪。以色列人民將張開雙臂歡迎您。”

但特朗普方面的一些行程調整卻讓以色列措手不及。特朗普行程中原本有一項是訪問世界文化遺產,即被視為古猶太國象征的馬薩達古城遺址,並發表演講。可在發現“空軍一號”不能直達演講地點後,特朗普決定換地方,因此取消了馬薩達遺址行程,只在以色列的亞德瓦希姆大屠殺紀念館逗留15分鐘。

特朗普還計劃到訪東耶路撒冷的猶太人禱告地“哭墻”,內塔尼亞胡希望陪同特朗普及其家人前往,強調以色列對該區域的控制權。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中占領東耶路撒冷,然而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並不承認東耶路撒冷屬以色列領土。因此美國官員表示這是私人行程,拒絕內塔尼亞胡陪同,以方由此大怒,在白宮澄清這不是特朗普的立場後才“翻頁”。

另據以色列《國土報》報道,內塔尼亞胡不得不親自下令讓手下的部長們到機場參加特朗普的歡迎儀式。由於特朗普臨時變更了行程,取消原定在機場發表講話和握手等流程,因而該國大部分部長此前都不打算到機場迎接特朗普。

此外,美國方面還要求取消原定於22日由以色列防長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主持的高級別晚宴,卻沒有給出任何理由。該晚宴的出席人員本包括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和女婿庫什納。

庫什納是特朗普的主要顧問之一,廣泛參與從外交到國內政策,再到總統個人事務等各方面議題。同時,他還被稱為“影子外交官”,是特朗普在對華、對墨西哥、對加拿大和中東關系問題的首席顧問。他被認為在特朗普政府和以色列之間扮演著關鍵的紐帶角色。

據美國媒體報道,庫什納家族和內塔尼亞胡有著多年的交情,內塔尼亞胡甚至曾在庫什納家的房子里過夜。更有一張照片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1998年內塔尼亞胡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臺下數千名猶太青少年揮舞以色列國旗,庫什納就在其中。不過目前庫什納在中東事務上的公開表態並不多。

按計劃,特朗普將於23日在伯利恒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進行會晤。

預期不高

一些以色列媒體已經用“歇斯底里”來形容此次訪問,而非“歷史性的”。在內塔尼亞胡的執政聯盟內部也爭吵不休,右翼人士對特朗普政府似乎仍在堅持長期以來的美國巴以政策而感到失望,並鼓動內塔尼亞胡采取更強硬的立場。

21日,內塔尼亞胡一直在同內閣的右翼部長們召開閉門會議,希望能就以更溫和的立場緩解約旦河西岸等局勢達成內部一致,從而向特朗普展現以色列的確在尋求促進和平的承諾。

此前,特朗普曾稱他希望尋找解決巴以問題的“最終協議”。以色列親內塔尼亞胡的報紙《今日以色列》在特朗普開啟中東行前的報道中稱,特朗普說:“我認為我們有非常非常好的機會達成協議。”其實他在正式就職美國總統後不久就表示,計劃調解巴以沖突,這是他的前任們和很多國際調停方都努力過但並未完成的任務。

正式就職後特朗普在華盛頓先後會見了內塔尼亞胡和阿巴斯。美國和以色列的關系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出現頗多波折,今年2月中旬,特朗普正式就職不足1月之際,他就在白宮會見了內塔尼亞胡,當時他說美以兩國是“牢不可破的”盟友,同時稱“兩國方案”可能是解決以巴問題更簡單的辦法,但並不是唯一辦法,而此前多屆美國政府以及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兩國方案”是實現巴以永久和平的唯一現實方案。

本月初,特朗普和阿巴斯發表共同電視講話時表態,美國將全力促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達成全面和平協議,該目標“很有可能”實現,他表示願意“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在巴以間斡旋。

內塔尼亞胡和阿巴斯都表示將支持美國新的和平進程倡議,但截至目前,特朗普尚未透露具體細節。據俄羅斯衛星網報道,關於這些細節是否會在特朗普訪問以色列時披露,以色列政界及媒體對此進行猜測並傾向於認為這可能還不會發生。

《國土報》援引白宮消息人士的話稱,特朗普的訪問沒有將重啟自2014年來遭凍結的巴以和談列為目標。特朗普的以色列之行僅限於敦促內塔尼亞胡和阿巴斯采取措施加強信任,以便為恢複和談創造合適環境。

美國《紐約時報》評論稱,對特朗普在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近36小時的訪問期待值很低,不過無論是內塔尼亞胡還是阿巴斯,都不希望冒險惹怒美國總統,或者被視為不願恢複長期停滯的和談的那一方。

遏制伊朗?

一位以色列前政府官員稱,無論如何,以色列政府都可能更加希望美國幫助遏制伊朗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以色列的優先項都是伊朗的威脅。”以色列外交部前高級官員戈爾德(Dore Gold)曾長期擔任內塔尼亞胡的顧問,他說,特朗普政府想要阻止伊朗威脅的態度對以色列而言很重要。

特朗普21日在沙特出席阿拉伯伊斯蘭國家-美國峰會時表示,美國支持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團結起來,采取行動打擊恐怖主義。同時,他稱伊朗應該為該地區的不穩定負責。

不過,很多專家認為,以色列和美國以及遜尼派阿拉伯國家聯盟之間的任何合作對抗伊朗的行動,都需要巴以和談取得進展。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特朗普 特朗 旋風式 旋風 訪問 以色列 做巴 巴以 和事佬 好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170

特朗普能為巴以和平做的不多

巴勒斯坦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中東之行的最後一站。當地時間23日,特朗普從以色列前往伯利恒會見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途中,特朗普的車隊經過高聳的隔離墻,似乎在提醒該地區沖突的複雜性。

特朗普稱他將“竭盡全力”幫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實現和平,卻沒有給出任何具體建議或措施,同時白宮對於特朗普此次訪問的前景也相當低調。

更謹慎

在和阿巴斯會晤時,特朗普說他“真心希望”美國能夠幫助巴以人民給該地區帶來新希望。“我致力於達成以色列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之間的和平協議。”他說,“我期待和這些領導人一起為持久的和平而努力。”

阿巴斯則稱,他對特朗普“崇高而可行的任務”表示歡迎。

特朗普此番表態和本月初阿巴斯訪問華盛頓時,他的論調基本一致,但措辭更為謹慎。本月初,特朗普和阿巴斯曾發表共同電視講話,當時特朗普表態美國將全力促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達成全面和平協議,該目標“很有可能”實現,並表示願意“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在巴以間斡旋。

巴以和談已停滯了3年多,盡管在行前吹風時特朗普稱此行將促使巴以達成和平,但如今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最難達成的協議之一”。

前一日,特朗普到訪以色列,和以總統里夫林、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會談,當天他還訪問了位於耶路撒冷的猶太教聖地“哭墻”,成為首位在總統任期內訪問“哭墻”的美國總統。

特朗普在以色列時強調了此行的首要目的是鞏固美以兩國關系,兩國不僅是朋友,更是盟友和夥伴。其次他表示兩國將共同應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等,並阻止伊朗成為核國家。同時,他還表達了美國期待促成巴以達成和平協議。

在和內塔尼亞胡會談時,他特別澄清,此前他和俄羅斯外交部部長拉夫羅夫舉行會談時並未提及以色列。

特朗普在正式就職美國總統伊始就展現出偏向以色列的立場。今年2月中旬,特朗普正式就職不足一月之際,他就在白宮會見了以色列內塔尼亞胡,當時他說美以兩國是“牢不可破的”盟友,同時稱“兩國方案”可能是解決以巴問題更簡單的辦法,但並不是唯一辦法,而此前多屆美國政府以及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兩國方案”是實現巴以永久和平的唯一現實方案。

在此行中,特朗普對巴以問題的態度較之以前顯然更加謹慎。據海外媒體報道,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表示,如果巴以領導人都願意達成和平協議,那麽特朗普願意親自參與斡旋和平進程。

能做的有限

然而就在特朗普在耶路撒冷老城參觀訪問時,巴以之間的流血事件還在繼續,22日在伯利恒附近的一個檢查站,以色列軍警打死了一名巴勒斯坦青年,以方稱當時這名青年持刀沖向檢查站打算襲擊以方人員,雙方在經過短暫的搏鬥後以方開槍將這名青年打死。巴勒斯坦方面則稱,事發後以方阻止救護車救治該青年,眼睜睜看著他流血身亡。

23日晚些時候,特朗普將回到耶路撒冷參觀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並在以色列博物館發表演講。預計還將經過以色列隔離墻,以色列10年前建立了這堵墻,稱旨在防禦巴勒斯坦武裝分子,而巴勒斯坦人卻稱,這堵墻是為了爭奪地盤,割掉了西岸約10%的土地。

多數政治觀察家認為,特朗普在推動巴以和平進程上能做的很有限,目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東耶路撒冷的未來、巴勒斯坦難民的回歸,以及巴勒斯坦邊境線等一些主要問題上仍存在重大分歧,且雙方在互信上存在很大問題。

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分析也認為,巴以達成和平協議沒那麽容易,即便憑借特朗普張揚的個性也不足以結束已經持續了一個多世紀的沖突,要達成和平協議不是定價做交易,而是調停擁有兩種完全不同世界觀的對立群體。

以色列已占領東耶路撒冷50年,以色列政府一些有影響力的人士認為此地已為以色列所有。

阿巴斯在5月初同特朗普會晤時說,他深信巴以間有可能達成最終解決方案。但他明確表示,巴方的“戰略選項”是在“兩國方案”的基礎上實現和平,即一個在1967年邊界基礎上建立的、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的巴勒斯坦國與以色列和平共處。

同時,巴勒斯坦內部也存在嚴重分歧。2006年哈馬斯獲得巴勒斯坦大選勝利,次年用武力把法塔赫從加沙地帶趕走,之後巴勒斯坦便形成了哈馬斯占據加沙,法塔赫控制約旦河西岸地區的分裂局面,因此近年來巴勒斯坦一直未能形成統一力量和以色列談判。

巴勒斯坦駐美國大使祖馬洛特(Husam Zumlot)曾擔任阿巴斯的顧問,他說巴以之間任何協議的輪廓雙方都知道。如果要重啟和談,就要談核心問題,而不是為談而談。“特朗普總統真的很認真,他認為和平是可能的。這不容易,但我們同意,和平是可能的。”他說,“我們準備好了,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好了。”

特朗普 特朗 能為 為巴 巴以 和平 做的 的不 不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31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