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地家變續集兄弟分家

2010-6-3  NM





「被勸退」逾兩年的新鴻基地產前主席郭炳湘,雖然再沒有沾手新地的日常事務,但他的去向依然成為新地三萬員工的話題;近日新地建築 部老臣子李國華辭職,郭炳聯兒子亦將入主建築部「學習」,人事變動勢將一觸即發,隨即引起公司上 下議論紛紛,揣測郭炳湘正在公司招兵買馬,北上搞地產去。而三弟郭炳聯在公司角色愈見高調,員工推測年屆八十二歲的母親鄺肖卿即將交棒予他;而縱觀持有四成新地股份、市值千 二億的郭氏家族信託,自「家變」後亦出現股份異動,成為兄弟分家的先兆。

位於灣仔海傍的新鴻基中心樓高五十三層,郭氏三兄弟和郭老太的辦 公室同設於四十六樓,四人的辦公室都偌大寬敞,內置私人洗手間,守衞森嚴,以一道保安閘和兩個健碩保安重重戒備,閒人免進。雖身坐四十六樓,但三兄弟的勢 力卻分布各個樓層。而建築部一向是新地的命脈,基地設在四十三樓和四十四樓,由二弟副主席郭 炳江和妻子郭梁潔芹主理。近日新地內部員工對一名老臣子離任均議論紛紛,遠至元朗YOHO Town的新輝旗下建築工人也加入討論,恐怕建築部陸續有變動。

即將離任的經理李 國華是建築部老臣子,他由低做起,八四年起升任施工襄理,在新地耕耘逾廿五載,以往負責的地盤有禮頓山、YOHO一期、二期及上海國金等;直至上年再晉升 為經理級人馬,雖然銜頭並不是最高,仍在郭梁潔芹和巫幹輝之下,但公司上下皆知,他一直是郭老太的心腹,多年來盡得其信任,經常替郭老太辦理私人事務。八七年至九一年 間,李國華赴加拿大「坐移民監」時,身在海外都繼續替郭老太打理美、加的私人物業。平時,李國華一星期中只有大概一日在香港辦公室,其餘時間都在中國管理 地盤施工。上週六,記者到訪李國華位於大潭道的住所求證,其菲傭說他仍身在上海,埋首管理新地位於陸家嘴的國際金融中心項目,未能作出任何回應。被譽為新 地家臣的他,連坐駕亦是公司車,其子也在新地四十二樓打工,入職前於國際學校的讀書費 用,都由新地付賬。

父子先後離職

但一個月前,李國華的兒子已先行辭職,他亦將於六月底正式離任。新地同事猜測:「佢喺新地高 薪厚職都走,咁一定係有更筍嘅嘢先吸引到佢走!」「佢應該係想為個仔日後鋪條好路,一出去就做阿頭點都好過由低捱起嘛。」另有新地中人續說。兩父子前後腳 離開,有傳是跟郭炳湘另起爐灶北上「搵食」,而被迫退下新地主席一職後的郭炳湘,在國內 政、商界相當活躍,六月初,他又獲國內大學頒授院士及名譽校董,仍是政協常委的他不時帶着港商到國內考察覓商機,去年六月就到過上海、重慶,今年四月亦到 過四川,似乎有一鴻圖大計;正在海外度假的他,結束旅程後亦匆匆飛往大陸,而以往被指幕後指點郭炳湘處理新地業務的紅顏知己唐錦馨,她的公司銀彪,自去年起亦加入了郭炳湘成為董事, 二人沒有避忌成為同一公司董事, 估計二人在生意上有所合作。

安插兒子進駐建築部

李國華離開的消息傳出後,接着又有更多變動消息傳來。新地總部四十四樓建築部 的一角,有一個小小的房間,已在連日執拾當中,正準備預留給郭炳聯其中一個兒子進來坐鎮。事關四十四樓屬建築部,歷來是郭炳江的地盤,其妻梁潔芹也在這層 坐鎮。副主席之子將出入於建築部當中,雖未至於人心惶惶,但已有員工竊竊私語。「突然有 人進駐,梗有少少麻煩啦,要注意吓避呢樣避嗰樣嘛!」熟悉建築部的新地員工說。據說是次郭炳聯之子將入主建築部學習電腦,為期一個月。一向負責財務的郭炳 聯安插兒子在建築部,令建築部員工擔心他的影響將愈來愈大。亦揣測一向是郭炳江左右手的蔡少浩,其權力會否被削弱等等。

但見郭炳聯的作風, 近日亦有所改變,轉向親民。畢業於哈佛大學的他,原來興之所至,閒來喜作英文詩,就像去年底便向新地上下員工以電郵送上詩作,內容圍繞生活的哲理,主旨大 概就是叫員工抱着看開一點、開心一點的生活態度。又好像今年三月,郭炳聯向全體員工傳出一封轉寄電郵,摘自英文雜誌,文章題材有關健康,教人減肥的關鍵在 於飲水,雖是老生常談,卻形同溫馨小提示,「佢嘅英文真係好『得』,雖然好多地盤佬唔會睇得明,不過睇得明嘅都會覺得佢寫文章有啲料到,而佢轉寄嘅文都睇 得出好有心思,佢真係睇完覺得有意思先寄出。」新地員工欣賞說。

二弟贏盡民心

郭炳聯這招親民牌似乎未及二哥郭炳江,建築部話 事人郭炳江行事一向富人情味,於建築部廣納人心,從不「炒人」。他在新地員工心目中,是「最謙卑和最有良心」的,而且他也是最虔誠的基督徒。今年三月中, 他便於辦公時間親自主持一個分享會,題目是「在風浪中的平安」,當時與數百員工真心地分享了他對○九年九月ICC發生意外的極度震驚和悲痛,感激弟弟郭炳 聯致電安慰他,並為他祈禱,可見他對弟弟的感情十分珍惜和重視。

他亦在會中透露了他對挪亞方舟的宗教熱情,不過原來當中卻受到政府諸多掣 肘,過程中發生很多令他不愉快的經歷,語氣帶點心灰意冷、無可奈何,並顯得不願再爭鬥。於此,郭炳江平和忠厚的一面表露無遺,他這種與世無爭的性格,造就 野心弟弟上位的風聲更呼之欲出。

兄弟作風迥異

而兩兄弟在建築部的作風,原來亦截然不同。建築部是新地最大的部門,擁有獨立的 會計部、人事部、電腦部,有權選擇不假外求於集團的中央會計部、中央人事部和中央電腦部。同在建築部工作的員工,可以由建築部獨立聘請,也可以是由集團聘 請,其分別在於建築部的人事升降只需要郭炳江一人簽署,而隸屬集團的人事升降則需要郭炳江和郭炳聯二人同時簽署作實。由於郭炳聯管開公司大數,非常手緊,而郭炳江則較重僱主情誼,比較手鬆,新地中人說:「一般建築部請嘅人一年有兩次 bonus(花紅),集團請嘅人就一年得一次。而且,加人工方面,如果建築部嘅人有得加三千的話,集團嘅人只加得二千。」難怪建築部員工,對郭炳聯插手其 部門憂心忡忡。對於外界猜測郭老太將退休,並由他擔任主席,郭炳聯本週一只回應:「唔退 休,唔退休。」至於兄弟分家一事,他亦連聲否認。

大哥棄權另作補償

自二○○八年二月,前新地主席郭炳湘「被勸退」後,就一直心有不甘,多次在公開場合質疑新地有管治問題,家變的高潮在○八年五 月,郭炳湘入稟法院控告兩弟誹謗,後來遭董事局罷免主席職務,但上年十月起氣焰明顯有所收斂,原來郭氏家族在新地的股權早已悄悄地有所改變。早在新地創 辦人郭得勝在世時,在胡關李羅律師樓的協助下成立一個屬於酌情信託基金(Discretionary Trust),即是受益人在信託基金內每人揸一部分股權,這個家族信託控有新地四成股 權,郭老太及三兄弟都是信託基金的受益人,他們不可賣出股份,基金亦不能解散,郭得勝用信託基金這 個「緊箍咒」來捆綁三兄弟,希望三兄弟「兄弟同心,其利斷金」。郭得勝死後,推斷基金以 郭老太作監護人,即是手持「尚方寶劍」,有權撤換信託人(即銀行),郭老太亦守住先夫的遺願,當天把郭炳湘拉下主席位後,亦沒有把他踢出受益人名單。

時至二○○九年九月廿三日,郭炳湘在信託基金內的權益出現變化,他持有的股權減少一千一百七十萬股(當時市值十億元),引來市場揣測郭炳湘 沽貨。事實上,郭炳湘只屬該信託的受益人,並不能沽貨。而據港交所資料顯示,該次減持並不涉及金錢,因此估計是次應是郭炳湘主動放棄該股份的受益人權益。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及金融研究所教授范博宏指出「最有可能是郭炳湘放棄股權以換取其他利益。例如,受託人可能批准郭炳湘以低價『買入』某資產,或者,家族會 以信託基金以外的資產去作補償。」

放生長子鬆綁資產

原來, 郭氏家族早於二○○八年六月三日已成立了一個新的家族信託基金,當時新地家變正鬧得熱烘 烘,其時母親及三兄弟皆為這新家族信託受益人,基金在成立後半年內活躍於增持新地股份, 至二○○九年九月廿三日共持有一千一百七十萬股。郭炳湘就是主動放棄這個新的家族信託,但仍透過舊的家族信託基金,和郭老太及其餘兩兄弟一同持有十點六六億股份,而新的家族信託基金(持有一千一百七十萬股)則只由郭老太和郭炳聯及郭炳江持有。今年四月廿六日,由郭老太和郭炳聯 及郭炳江持有的家族信託基金再有變動,在場外以現金五億買入四百萬股。估計這個新的家族基金吸納新地股份愈多,對於放棄權益的郭炳湘可能給予相關的補償就愈多。除此之外,三兄弟皆分別以 個人信託名義持有二千多萬股新地股份(市值廿多億),但郭炳江及郭炳聯的信託,他們皆只是受益人,唯獨郭炳湘的信託則屬信託成立人,在買賣行為上擁有較大 自主權。郭家這樣安排,猶如「放生」郭炳湘,讓他可靈活調動資產,亦對兄弟間分道揚鑣有所部署。

雖然家族信託基金早已將三兄弟綁得死死,使其不能沽售股票另起爐灶,但自九○年郭得勝去世後,家族信託基金已在廿年間獲得三百七十三億元股息,分開四份每人亦有九十三億元,足夠郭炳湘在美加、中國投資 物業。郭炳湘雖然只是新地的非執行董事,但仍是郭家「大少爺」,堅持每天返到新地總部四 十六樓自己的寫字樓,處理自己的私人投資,或是帶港商北上覓商機;對於去年招股,他私人斥資一億五千多萬元作為基礎投資者的永利,至今升了近三成,甚為滿 意。但相對於他屬受益人的家族信託基金,市值逾一千二百億元,就相差甚遠。



新地 地家 家變 續集 兄弟 分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27

飯堂家變 蔡東豪

2010-6-24  NM





福臨門和鏞記是城中首屈一指的富 豪飯堂,能夠受一眾富豪長期愛戴,食物和招呼的質素必定有高水準,管理方面應該很完善。近日兩大富豪飯堂同時傳出兄弟內訌,兩盤老牌家族生意的後人因不和 而對簿公堂。據傳媒報導,福臨門和鏞記的家變已到了無可挽救地步,唯一解決辦法是分家,至於怎分,雙方僵持不下。今日,富豪飯堂的食物和招呼繼續做得出 色,是in spite of管理層的不和,而不是because of管理層的完善。

我不是福臨門和鏞記的常客(寫完這篇文章後,可能 更加遙不可及),本來懷着八卦心態去了解家變的來龍去脈,驚訝發現兩個沒關係的家族,家變情形竟如此相似。

福臨門家變的主角是「五哥」和 「七哥」,上一代於一九六八年把生意交給兩兄弟,五哥負責睇數和人事,七哥負責採購和廚房運作;七哥同時是福臨門對外的發言人。鏞記家變的主角是「大哥」 和「二哥」,他們於一九六四年加入家族生意,大哥負責日常管理,同時是鏞記對外發言人,二哥則負責工程項目。

即使是富豪飯堂,始終是門市生 意,要做宣傳,多年來福臨門和鏞記的發言人不斷接受傳媒訪問,談論成功之道,最標榜是兄弟同心,強調兄弟之間分工清晰,甚少衝突。傳媒分析這次家變,指其 中一個兄弟儼如「生招牌」,知名度遠高於另一兄弟,可能因此累積矛盾。我認為這種矛盾即使存在,也不足以家變,畢竟是兄弟,一同工作了幾十年,什麼不公平 現象都已習慣,不可能因「名」引起不可挽救的衝突,我認為家變另有源頭。

不是「名」,會否是「利」?這個可能性也不大,從官司的內容看到, 爭拗點不是股權不清,而是兄弟要爭控制權。多年來未傳過賬目不清,過往兄弟應該取得各自應得的金錢利益。上一代早為兒子持有的股權做好安排,只要兄弟之間 融洽相處,應該不會出現跟錢有關的問題。

不是「名」,不是「利」,剩下來是最難解決的「情」。家族生意混合金錢和倫理,牽涉理想、感情、傳 承等跟理性可能對立的情形。家族生意不是億萬富豪專有,街口茶餐廳也可以是家族生意,管理家族生意所出現的種種問題,古今中外也曾出現,因為這是一個關於 金錢、人性、親情和生命周期的世界大同課題。家族生意面對的問題,大部分屬於家庭問題,並非生意問題。

福臨門和鏞記兄弟不和是因為避不開 「富不過三代」這宿命。「富不過三代」非中國人獨有,而是人的宿命,只要有人就會出現,各國語言也有同義表達,英文便有「Shirtsleeves to shirtsleeves in three generations」。

 

第一代創業,管理方式是強人領導,父親胸有成 竹,一言堂的做好所有安排,包括傳承。福臨門和鏞記第二代接手時,他們在家族生意的位置已由父親安排妥當,那一個企前,那一個企後,股權分布是多少,全由 父親決定。第二代接手後生意仍在奮鬥階段,兄弟埋頭工作,即使出現矛盾,一句「打死不離親兄弟」,一樽啤酒就解決了。

問題總是出現在第二代 的傳承過程中,因為除了兄弟情,還牽涉其他的情。福臨門和鏞記兄弟不和的源頭,明顯是各自為自己的子女鋪路所出現的一連串矛盾,兄弟不懂得解決這前所未遇 過的問題。兄弟重要抑或下一代重要,五哥七哥和大哥二哥赫然發現一樽啤酒解決不了。福臨門七哥和鏞記大哥分別二十歲和十七歲加入家族生意,知識基礎重視實 戰經驗,碰上未遇過的問題,兼要顧及自己在子女前的面子,陣腳大亂是可料到的。

我寫過一本書,內容講述一盤家族生意遇到「情」這問題,家庭 成員之間的關係緊張至崩潰邊緣,最後這家族遇到奇妙的解決方法︰兩代人浩浩蕩蕩上學校讀書,原來管理家族生意是一門學問,讀完之後,有人大歎一句︰「早知 有得學,就不用這麼辛苦。」五哥七哥和大哥二哥所面對的問題猶如患病,病是要醫,最緊要是有得醫。五哥七哥和大哥二哥面對的問題,超越他們的知識基礎,能 扮演醫生角色的可以是專家,可以是真正關心他們的朋友,一定不是律師。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 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

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飯堂 家變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90

北京药品配送扩容:10家变247家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8/1NMDAwMDE5NjQ1Ng.html

在引发强烈反弹半年多后,北京市再次确定药品招标中标产品配送方案。

北京市推翻了原先方案,确定北京市247家商业企业都有配送权。9月7日,北京一商业零售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市不再坚持原来确定的10家企业,现在北京247家企业都可以参加北京药品配送。”

9月7日,金象复星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军称,“最后决定权在中标生产企业手里,由他们来决定选谁为公司产品配送商。”

9月7日是北京药品招标配送商遴选最后一天,如果与中标生产企业谈不拢, 就只能被排除在北京市配送市场之外。

推翻原方案

在北京市卫生局、北京市药监局的主持下,2009年下半年北京市启动针对《短缺药品目录》、《低价药品目录》和《公开招标目录二》等目录药品配送商的遴选工作,制定了《2009年北京市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配送商遴选工作方案》。

该方案明确表示,“由市药品和医疗器械集中采购领导机构根据专家评选结果,确定10家配送商和2家备选配送商。”配送范围为北京市所有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配送品种按照市卫生局发布的《2009年北京市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目录》执行。

对此,北京市200多家商业企业跃跃欲试。2009年12月28日,通过初步遴选,北京市公布名单包括北药股份、国药股份、国控北京、北京九州通在内的33家医药商业企业。

北京市拥有200多家公立医院,徐军称,“全北京配送额每年约为220亿—250亿元”。

2010 年1月初,北京市公布了最后10家入选企业名单,包括国药股份、国控北京、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科园信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国药控股北京华鸿医药有 限公司、北京普仁鸿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北京天星普信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北京嘉事堂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北京京卫国康医药有限公司、北京美康永正医药有限公 司。

而在此之前,北京市社区目录、今本药物目录产品配送商已选定北药股份和嘉事堂药业为配送商。

但是该名单甫一公布,便遭致未入选企业指责,认为该名单偏向位于北京市国有企业。而各区县拥有医药商业零售的企业也表示不满,纷纷与北京市药品招标领导小组进行交涉,这样,10加2方案被迫搁置。

上述商业零售企业负责人表示,“方案制定后期由北京市发改委牵头,与企业召开了多次座谈会,更多的听取了未入选企业的意见。”

根据新方案,247家医药商业企业都能参加配送权争夺。

一位商业零售企业负责人称,“之前,北京市18个区县分成六组,中标企业每个品种每个组能选三家配送商,6组相当于之前一种商品有18家配送商,现在这六个组合而为一,现在只允许三家存在,使得竞争更为残酷。”

北京另一家企业负责人表示,“生产企业只能选3家,恐有变相垄断延伸,但相对之前方案,已有很大改进。”但徐军认为,“对于企业来说,企业中标一个产品,也就是面向全北京,范围扩大了,配送链延长了,相对之前,是一个好事。”

生产企业“定生死”

按照规定,参与北京药品招标的中标成交的投标人在2010年9月1日10:00-9月7日16:00,按照委托原则选择要委托的配送商。

“现 在中标生产企业决定着配送企业的命运,不到最后一刻,生产企业不会确定最后的配送商。”一位医药商业零售连锁公司负责人称,“中标生产企业选择配送商会考 虑配送企业的实力,网络覆盖能力以及诚信。”金象大药房负责人徐军表示,“招标正在进行中。”北京有50多个三甲医院是金象大客户。

这意味着,政府主导整合医药商业的思路已经转变,变为商业企业竞争配送资格,最后由中标生产企业决定商业企业配送权命运,市场竞争决定生死。

另外,上述方案还规定,配送商的遴选周期原则上与北京市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周期相同。之前北京的招标采购周期为两年,这意味着,配送企业遴选周期也是两年。而未被划入配送体系的企业,正积极寻找出路。

“从结果来看,有规模的企业将被选上。”上述医药商业零售连锁公司负责人表示,这意味着,国药股份、北药股份、国控北京、嘉事堂等企业将会成为这次新方案赢家。

徐军表示,“这对其他地方有借鉴意义,尤其是政府指定配送商的地方。”


北京 藥品 配送 擴容 10 家變 24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902

家變第二章郭氏三兄弟分錢爭權

2010-10-14  NM




由兩年前被迫退位主席開始,郭炳 湘已被流放在外,至上週一郭老太宣布他連家族基金也無得分,郭炳湘切切實實被「out」出局。傳聞想分錢但談不攏的郭炳湘,本週一向本刊透露已部署好反擊 行動。

另一邊廂,郭炳江及郭炳聯成功踢走大哥後,在公司中加強安插自己人;各自拉山頭割據爭權,勢將掀起新地家變的第二章。

郭炳湘透過身邊人向本刊透露,已部署反擊,第一步是聯絡證監會,希望由對方跟進股權分布的最新情況。事緣上週一郭老太鄺肖卿突然重組家族基金,公布只有 「郭炳湘的家人」是家族基金三分一權益的受益人時,郭炳湘正身處外地,無從了解及阻止。

郭炳湘事後曾致電母親「詐型」,郭老太向他大派定心丸,安撫他仍是基金受益人:「其實郭老太意思,只係佢嘅family仍然受益,但郭炳湘則自行演繹他都 有份,因為他也是family的一分子。」其身邊人說。

擔心股份失蹤

仍身處海外的郭炳湘,對這個既成事實的重組還顯得憂心忡忡。現時他最關心的,是這個重組如何落實。郭老太最愛錫郭炳湘兩名兒子,據知「郭炳湘的家人」所指 的「家人」正是指這兩名男孫。但郭老太畢竟年事已高,背後落實策劃的是郭炳湘兩個細佬炳江及炳聯,但兩人上週一後並無向郭炳湘提供相關資料,有關股份會否 在「轉手」時失蹤,令郭炳湘非常擔心。

「佢好擔心究竟重組後,屬於佢家人嘅股份有無落實到;因為港交所權益披露中,唔見佢兩個仔嘅權益有增加到,而佢自己仲係登記持有四成二股權,佢好驚啲股份 最後唔知去咗邊,故唯有透過證監向兩個細佬施壓,促其盡快更新及釐清股權安排。」

眼見返回新地出任主席的希望已落空,據可靠消息指,郭炳湘數月前已與兩名弟弟傾分家,自行在外發展事業,初步商議金額為二百億元,但這數個月新地股價飛 升,郭炳湘要求所收金額要「mark to market」(跟從市價),但兩名弟弟不從,結果陷入拉鋸,此時家族基金突然重組,殺了郭炳湘一個措手不及。對於有否收過二百億元,郭炳湘身邊人予以否 認;但對於有否傾過分身家,他則沒有承認或否認。

長子亦失勢

自從郭炳湘在○八年由主席「被降」為非執行董事後,三兄弟關係急劇轉壞,私下無聯絡;而郭炳湘則只與郭老太維持聯繫。在工作上,郭炳湘只能專注慈善工作, 「但有人好絕,就算佢做完慈善活動,都有人阻撓受惠機構發相或對外公布,令郭炳湘不能在外界曝光。」其後郭炳湘離開並以政協身份對外發言,又與商界好友組 基金在海峽兩岸發展。郭炳湘 的長子Geoffrey曾在新地工作,曾被視為新地接班人。但父親「被廢」後,他亦失意離開。

原本兩年前郭老太已經以「私己錢」組成一個有千多萬股的新家族基金,去年加碼牽涉四百萬股,受益人是郭炳湘的兩個兒子及郭炳聯與郭炳江。郭炳湘見牽涉銀碼 不大,並未有異議。但上週一,市值一千五百億元的家族基金要重組,郭炳湘自然「嘮嘈」。郭炳湘強調,與太太李天穎的夫婦關係不變,不滿外間指他因沒有離開 紅顏知己唐錦馨而觸怒郭老太。其身邊人說:「唐錦馨只係佢好朋友,郭炳湘仍好感謝太太Wendy對家人嘅支持,佢太太嘅地位係不會變的。」李天穎在上週一 家族基金重組後已飛往老撾旅行避靜;她平日只愛打扮、去ball,與郭炳江及郭炳聯太太的積極作風亦截然不同。

郭炳江太太梁潔芹現安插於集團建築部任經理,女兒郭曉妤曾在採購部門工作。而郭炳聯太太劉寶賜是新地法律顧問,兒子郭顥澧則近月被安排在各個部門實習,兩 兄弟的勢力分布不同部門,反映大家都野心不小。

郭炳聯捧子上位

郭炳聯在數個月前,派兒子郭顥澧輪流在多個部門實習,其間便曾被安插於建築部四十四樓當中,為期大概個半月有多。建築部一直是郭炳江的勢力範圍。由於郭顥 澧患有眼疾,出入須以盲公竹扶助,在其遷往四十四樓之前,人事部亦大為緊張,特派人手落場實地巡察有何安排不妥之處,此舉煞有介事,令員工戰戰兢兢,如履 薄冰,有同事稱:「哎吔,個位有盆栽嘅話,半塊葉凸咗出去行人路都唔得o架!」以防阻礙弱視的郭顥澧行走。「大老闆個仔喺度出出入入喎,姓郭o架喎,點都 要小心啲好!」於是郭顥澧在位期間,建築部同事都打醒十二分精神,不敢怠慢、遲到,嚴守職務,直至上月,郭顥澧才轉往新地其他樓層,繼續其於各部門的「學 習」之旅。

在新地員工眼中郭炳聯較為嚴肅,作為虔誠基督徒的郭炳江則很隨和。郭炳聯在公司直接掌管十四個部門,而郭炳江則只有六個。郭炳聯一直掌管會計部門,若然他 在郭老太退休後上位繼任主席,對將來數口會否管得更緊將是令公司上下最憂心之處,可也有新地同事樂觀地說:「都唔擔心得咁多,依家都已經係佢管數啦,橫掂 就算係郭炳江定佢在位都好,都會係佢繼續管數o架啦!郭炳江做主席又唔見得一定會加人工!」

這星期新地內部表面一切運作正常,只是在重組公布當日突有保安駐守電梯門口。於此危急關頭,員工為保飯碗只有各自安守本分,上班時得格外留神,不容有任何 閃失,在公司內對郭氏三兄弟三緘其口,不過,下班後仍私下秘密追看報紙雜誌,以確保認知公司的內外形勢。而對於大哥郭炳湘被踢出家族基金,新地中人都有感 「已成定局」,對公司運作並未有太大影響,皆因自大哥○八年退位後,平時業務都由二佬郭炳江和細佬郭炳聯兩分天下。

爆管理糊塗賬

不過,新地的形象一向管理嚴明,架構穩健,但近年卻屢屢爆出糊塗賬,當中牽涉歸郭炳聯有份管理的物業管理部門。位於舊山頂道的帝景園,九二年落成後,已被 譽為新地第一代豪宅,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亦居於帝景園頂層,向來為新地旗下的啟勝負責管理這物業。

惟近年帝景園的管理每況愈下,常常出現一些糊塗賬。據一名業主表示,「啟勝條數認真混亂,例如話用咗幾萬元買了藝術品,但一直唔講係買咗幾多件,放咗喺邊 又唔知!又好似○五年起會所已經冇咗乒乓波房,但兩年之後又買多張新嘅波枱返嚟,連埋舊嗰三張一直放喺雜物房,簡直離譜。」

儘管啟勝與一眾帝景園業主牙齒印極深,但業主們仍無法炒掉啟勝,事關帝景園共有五座,有三座已賣散,新地仍保留第二及第三座收租,在投票權上,啟勝可謂定 過抬油。

直至去年底,啟勝提出每戶夾八萬元進行大翻新,即激起一眾小業主火起,「早幾年先話仲有幾千萬元盈餘,依家竟然冇晒錢,我哋立即要求查數。」

幾經辛苦,啟勝才答應交出局部賬目予業主們查看,有做開會計賬目的業主表示:「盤數亂晒龍,當我哋係弱能唔識嘢!」最離譜之處,是新地找來公司的會計部經 理胡子翔與一眾帝景園業主見面,面對群起圍攻,胡竟當眾說:「我哋做數求求其其,唔使咁準確。」

山頭主義各管各

業主們終於火上心頭,今年三月中決意踩上新地的灣仔總部,向負責管轄啟勝的郭炳聯告狀,惟卻被啟勝的職員擋駕,當日亦有不少新地職員知道此事。

他們遂改變策略,想起郭老太曾住帝景園二座的頂層單位,其中有一住客與老太相熟,遂間接希望與老太及二少郭炳江講解情況。

據一名經常替老太辦事的新地職員表示,老太了解後亦同情他們的處境,但卻未有出手幫助,估計是怕剩餘兩兄弟再有磨擦,家庭動盪便一發不可收拾。而郭炳江亦 曾在酒店內「偶遇」帝景園的苦主,不過打了招呼後便速速離開。

由於新地的山頭主義厲害,大哥出走後,其餘兩兄弟負責不同範疇,彼此都不會踩過界,故此二少也不敢「做架樑」。照劇情發展,郭炳江與郭炳聯之爭,可能是這 場新地家變的下一章。


家變 第二章 郭氏 兄弟 分錢 爭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605

新地家變首席爆內幕 郭炳湘:阿聯唔鐘意我

2010-10-28  NM




新鴻基地產前主席郭炳湘,一個充滿傳奇的人物。

曾經是全港最大地產發展商的掌舵人,坐擁五百億身家,兼且形象低調內斂,兄弟相親相愛,家庭幸福美滿。

按這個劇本走下去,他的人生堪稱圓滿。

只是十三年前開始,郭炳湘的下半生便改寫。他被張子強綁架,關在木箱內一週,身心已大受打擊。近年,不斷有消息傳出他患上躁狂症,坊間又散播他胡亂投資, 要安插紅顏知己入局,擾亂新地公司管治的負面消息不絕。○八年他被逼退主席職位,三兄弟決裂,今年新地再而宣布,他不再是這家發展商的一千五百億家產受益 人。

這一切一切,郭炳湘兩年來並未親身對外透露片言隻字。本週一他終肯坐下來,獨家全面剖白箇中的內幕。家變內幕

二○○八年二月十八日,新鴻基地產突然出現人事巨變。出任主席十七年的郭炳湘,由即日起休假,其間不會履行職務,亦不會代表新地作出任何承諾,職務由兩名同為副主席的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聯分擔。

通告一出,有關郭炳湘的負面新聞即時接踵而來,弟弟郭炳聯指美國精神科醫生Dr. Jose Maldonado,證實他患有躁狂抑鬱症,不宜當新地主席。郭炳湘曾作出反擊,入稟要求禁制,最後敗訴,被董事局議決罷免其主席職位,由郭老太鄺肖卿接 任。郭炳湘淪為非執行董事,一直被「流放在外」至今,一齣由兄弟不和燃起的豪門家變由此開始上演。

壹:記者郭:郭炳湘

壹:你出任新地主席已十七年,外間看三兄弟之間合作一直相安無事,何時開始出現變化?

郭:係○八年初,佢哋要我辭去主席及執行董事職位。我好surprise!非常surprise!佢哋理由係我精神有問題,話我bipolar(鬱躁症),我絕對無!

壹:幾兄弟私底下有冇傾過?

郭:有。當時我話請三個月假,如果搵到最好嘅醫生證明我無事就要返去。我搵咗麥列菲菲,佢係港大嘅。但佢哋(指董事局)睇都唔睇,就咁放埋一邊。

話完我精神有問題,我證明咗無,佢哋就話我做事唔得,跟住話我投資錯誤,最後話埋我喺公司出現會影響士氣!

壹:諗番轉頭,被迫辭去主席職位前,三兄弟間其實有冇先兆或爭拗?

郭:幾兄弟早已有爭拗,係積少成多,俗語有話: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認為公司某些人做事不規範,例如建築部。當初我太多嘢要管,唔再親自睇建築部時, 我成立咗一個工程監察組,並請來陸宏廣John Luk幫手,直接報告俾我聽,有關落標、招標、規範、起樓質素等,呢個監察組都會巡視。建築部(注:現由郭炳湘弟弟郭炳江管轄)做事咁有問題,一向都唔鍾 意我。

我哋一路有磨擦。又好似公司買地,新界嘅農地有咩理由,會由一個人去搞晒?有唔妥當我認為就要糾正!○六年有啲董事勇咗,要去國內大搞地產。我一路有返大陸做嘢,知裡面好複雜,好多地雷,所以好緊張同反對。但公司有好多既得利益者……搵個藉口啫!

壹:既然有咁多爭拗,點解喺○八年先爆發?

郭:喺○八年前嗰幾年,經濟唔好,自然會團結一致,同舟共濟,好似新地嘅口號——以心建家。到○八年初經濟好番,新地要起嘅樓多咗,自然磨擦亦多咗好多。

壹:點樣評價兩個弟弟?聽新地內部員工講,炳聯是否較有野心,比較aggressive?

郭:(不住點頭)即係……即係……佢對我好有意見,因為我反對佢。講真,圍住佢身邊嘅人,只會讚佢,無人會話佢唔好。只有我同阿媽會講佢唔啱,佢梗係唔鍾意。

壹:係咪孻仔孻心肝被縱壞?

郭:係啦,不嬲佢係最細,有個梨佢會爭來食,仲要食最大份嘅!至於阿江則比較隨和。

愛情事業兩考驗

在新地家變中,郭炳湘紅顏知己唐錦馨成為焦點,被指影響着郭炳湘從而參與新地業務,令郭老太不滿,一錘定音要將大仔「out」出局。

壹:被踢出局關唔關唐錦馨事?

郭:(略帶激動)佢哋屈我話要將唐小姐(指唐錦馨)放入董事局,根本無咁嘅事。唐小姐從來無理公司嘅嘢,佢有自己生意,與人無爭。最好笑話邱太(指前新地 郭氏基金總幹事邱李賜恩)係佢(唐小姐)嘅人,刻意安插入新地工作。根本邱太只係我朋友,佢兩個都唔識嘅。唐小姐我已識咗二十幾年,點解突然喺呢兩年攞嚟 講?係都一早講啦!早幾年炳江仲同佢一齊打波,一早知!

郭氏三兄弟檔案

淡薄兄弟情

郭炳湘今年五十九歲,在英國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土木工程系碩士畢業,二十四歲便回來新地工作,並由爸爸郭得勝鋪路接班。兩名弟弟炳江及炳聯分別五十八及 五十七歲,較郭炳湘小一至兩歲,加上郭炳聯在哈佛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至一九七九年才返新地,較郭炳湘遲五年。從小到大,郭炳湘與兩名弟弟都有一段距離。

壹:三兄弟是否一齊玩大?

郭:我記得我小學五年級時,佢哋只係一、二年班。我睇緊電視嘅時候,佢哋仲玩緊波子。我讀碩士時,佢哋先入大學,大家玩嘅嘢都唔同。

壹:爸爸郭得勝有否抽時間維繫家庭及兄弟間感情?

郭:佢就算好忙,都會抽時間同家人相處。佢最鍾意游水,放暑假就日日帶我哋幾個去泳棚。當時爸爸有十個八個朋友志同道合,就喺南灣一齊租個泳棚游水。當時呢個泳棚係最大的,四叔李兆基、馮景禧(新鴻基證券創辦人)等幾家人都有一齊嚟。

壹:進入新地後,三兄弟是如何分工?

郭:我在新地由則樓開始做起,跟住爸爸將建築部交俾我,之後愈做愈多,其後升為總經理,負責策略嘅嘢。炳聯就讀法律嘅,會理法律、財務多啲。而炳江,我做到咁上下,就索性將建築部交俾佢做,放晒手。

信託無得分終極分家

這個分工合作的局面,在○八年郭炳湘被逼退主席職位後,已被打破。到今年十月四日,新地主席郭老太鄺肖卿,透過新地發言人公布,持有逾十點八億新地股份的 郭氏家族酌情信託基金已落實重組。重組將受益方分為三部分,三分一權益由郭炳湘家人作為受益人,另外兩名兒子炳江、炳聯及二人的家人,分別為另外三分一權 益的受益人。重組落實郭炳湘本人在新地這千億家產中無得分。

郭炳湘隨即反擊,重申他與母親聯繫後,確認其本人仍為受益人,但新地堅決否認。與此同時,亦傳出郭炳湘與其他家族成員達成共識,將收取二百億元另起爐灶,不過郭炳湘同樣否認。而他亦聯絡證監會及港交所,要求新地交代信託基金的最新安排。新地此舉,有如趕盡殺絕。

壹:一直以來,都是郭老太透過新地發言人對外發布消息,其本人並無現身作清晰交代,究竟你有否與母親聯繫了解?

郭:一直都有。我噚日(本週日)先見過媽媽,上星期仲見咗兩次。仲有上星期五都有問過四叔李兆基,佢係三劍俠之一(另兩人為郭得勝及馮景禧),佢最清楚爸爸遺願。我媽媽同四叔,都親口同我講,我都係受益人。

壹:但新地發言人堅稱你不是受益人之一,可否具體透露基金現況?

郭:一路以來,都只係新地發言人話全權代表郭老太。我媽媽年紀咁大,咩都唔識,信託基金嘅嘢佢點識處理?總之而家有三個版本,一個係我阿媽同四叔都講話我 仲係受益人,一個係新地發言人話我唔係,一個係從證監會記錄,見到我家人,即兩個仔都未有呢三分之一權益,我到而家都搞唔清楚!

九七年時值香港地產市道高峰,新地一眾成員開完股東會後,在總部齊齊吃飯,一片和氣,在飯枱上包括有後排的李兆基(左一)、何添(左二)、郭炳湘(左三)、李天穎(左四)、郭老太(左五),前排為郭炳江及老臣子陳啟銘(右),但此情已不復見。(《蘋果日報》圖片)

壹:有否如外間所言,有收過二百億?又或傾過「分錢」?

郭:(頓了頓)確實係有傾過。大家係有坐低傾,但我無應承。因為要我將咁多年嘅權益同埋心血,就咁用二百億元就放棄,我覺得要再商討吓。

壹:即係傾唔掂數?

郭:要我放棄晒所有權益,傾唔掂。呢個offer已經expired(超過限期)咗,佢哋無中間人,係親自傾,都有誠意嘅。而家我哋仲商討緊。

壹:信託基金由你爸爸一手成立,真的可以這麼兒戲,話變就變?

郭:(搖頭)基金有嘢改變,trustee(受託人)要通知原來嘅受益人嘅,要受益人同意先可以改,但到而家都無人通知我,我想攞資料佢哋又唔俾!按法規,股權變動要喺三日內通知證監會,但佢哋話有豁免,我所知係無的。

我最近搵咗涂謹申議員,幫我問專責管理我們家族信託基金嘅孖士打律師行攞資料,但佢哋話只係阿媽先係client(客戶),兄弟姊妹唔係,所以唔會俾資料。呢啲嘢老人家唔熟,有人指使佢啦!

壹:除了這個信託基金由郭老太話事,現時新地仍由她出任主席,萬一她百年歸老,你認為誰人可接管?

郭:(回答時遲遲未能說話,眉頭亦皺起來,顯得十分煩惱)所以我都想快啲可搞清楚呢件事,我諗到時會由董事局選一個合適人選。

壹:你有否想過重掌這職位?

郭:我一直有關心新地嘅嘢,始終一手由我發大,仲係好關心……但佢哋唔想。

一切由綁架開始

郭炳湘本出生大富之家,掌管千億王國新鴻基地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直至十三年前,他的下半生徹底改寫。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有「大富豪」之稱的張 子強,與黨羽在深水灣道郭家大宅前,將自行駕車的郭炳湘強行綁架帶走,並禁錮於新界一村屋。當時張子強要求郭炳湘致電回家拿贖金,但他不從,結果被張子強 拳打腳踢,郭炳湘在四日後致電妻子李天穎,要求準備十四億元贖金。

據悉,被綁期間,郭炳湘遭脫去衣服,蜷曲身體困於小木箱中,每日只供予叉燒飯及食水,三餐與大小便都在木箱中解決。經多番斡旋,郭家才肯付數億元贖金讓郭炳湘獲釋。傳聞其兩名弟弟對金額有意見。此役令他身心受創,他曾承認因此患抑鬱症,經逾一年時間才康復。

阿媽一直好支持我!

壹:十幾年前遇到咁唔愉快嘅經歷,你嘅家人有冇支持你?

郭:(遲疑了一會)我阿媽一直都好支持我嘅!

對於這段往事,郭炳湘似不願提及,猶如不能觸碰的傷口,其後他好友、前自由黨主席李鵬飛,以電話訪問形式補充,李鵬飛的「師傅」鍾士元爵士在新地任獨立非 執董有十多年,與郭氏家族關係密切,家變後他不欲做「磨心」而離任,但替郭炳湘不值。李鵬飛說:「郭炳湘一向為人好友善,可惜出現咗張子強事件,好唔開 心。我唔覺佢性格有咩唔同。佢被綁架期間,係有討論咗一段時間。(是否郭家斡旋太耐?)我唔知佢哋點傾,總之好唔抵。佢困咗喺個箱成個星期……應該整個家 族好團結嘛!

「無主席做已好慘,而家仲唔俾家產佢,希望郭老太同兩個細佬重新諗吓,圓滿解決件事。郭炳江係非常虔誠嘅基督教徒,今次對大佬好似硬晒心腸咁。大家同一條腸出嚟,公平公正最緊要。」

新地崛起太子繼位

被綁前郭炳湘的前半生的確風光。身為郭氏家族的長子,父親郭得勝對他特別嚴厲,並悉心栽培他為新地的接班人。在三兄弟中,只有他是鴻昌進出口有限公司的董 事,鴻昌就是郭得勝早年經營洋雜的公司(即是賣外國貨),郭得勝被稱為洋雜大王,其後代理YKK拉鏈一樣成功。後來他與李兆基、馮景禧合組永業並涉足地 產,被稱為三劍俠,並成為新鴻基地產的「雛形」。郭得勝與友人在生意上的合作,甚至在做人都有一套獨特的理念,郭炳湘亦深受父親的薰陶,把這些理念用於管 治新地之上;此時此刻,回憶起郭得勝那份對人謙厚,不怕蝕底的性格,郭炳湘即滔滔不絕,與他談起家族中人事事對他「趕盡殺絕」的心情,形成強烈對比。

你俾人一個favour,人哋會還番俾你!

壹:可否談談你父親郭得勝的發跡史及經營之道?

郭:我father祖家係中山,後來去廣州做洋雜生意,四九年大陸解放,就去咗澳門,住咗有成五、六年,之後先再搬來香港,喺香港成立鴻昌做洋雜生意, 呢,就係YKK拉鏈嘅總代理。最初做地產就係以永業呢間公司來做,公司裡面有十個拍乸,不過我father好有眼光,睇中四叔(李兆基)同埋馮景禧最識做 嘢,咁就三個人成立新鴻基地產。佢仲成日強調「多、快、好、省」,多係勤力,快係快捷,好即做得好啦,省就係物盡其用,人盡其才。佢一直強調知人善任,唔 好用人唯親!

壹:咁你爸爸同馮景禧及李兆基如何分工?

郭:馮景禧係財務金融專家,就專注財務,四叔係買地、計數最叻,我爸爸就睇overall嘅,即係策略。

我father年紀雖然比四叔大十幾廿年,但係佢都叫四叔做「四哥」,叫馮景禧做「禧哥」。甚至鄭裕彤、李嘉誠佢都叫「彤哥」、「嘉誠哥」。我爸爸個人好 謙厚,不會搶人風頭,佢成日話同人家合作搞嘅地盤,更加要做得好啲,不會是是但但,佢食飯都係私人扲荷包,唔會話出公數嘅,亦好肯聽人講,不會主觀,唔似 得有啲人係要叻過人,好勝!

壹:你爸爸有咩教誨你係最深刻的?

郭:佢話做人唔好怕蝕底!有時蝕底,其實係着數,因為人哋會永遠記住你。你俾人哋一個favour(好處),人哋係會還番俾你的!

壹:一路以來,你爸爸都視你為接班人?

郭:咁佢無好明咁講,我一畢業,就去咗爸爸好朋友胡應湘度實習兩年。我暑假期間都喺合和做暑期工,爸爸一直好欣賞佢,覺得佢風趣敢言。Gordon好有 型,揸部積架,又唔著西裝,著便服返工。做咗兩年學滿師,我就入新地由則樓做起,之後做埋建築部。當時建築部好多陋習,老臣子打骰用人唯親,我爸爸同阿媽 好支持我改革,結果亦成功。

我記得有一日佢話:「啲屋契你自己簽名啦!」我開心到呢!後來payment(開支)都係我簽,不斷俾好多authority(實權)我。逐步逐步來,後來升做總經理、公司董事,最後係董事總經理。

十七年光輝歲月

自此郭炳湘一直平步青雲,由九一年開始出任新地主席,其間新地盈利暴升。

壹:有咩代表作?

郭:有好多,如灣仔新鴻基中心、中環廣場,及IFC與ICC。新鴻基中心係七十年代尾,father買地叫我負責起的,呢棟建築物係當時全港最高,比置地嘅康樂大廈剛好高一呎。當時爸爸話置地四百四十九呎,咁我哋起五百呎啦!

中環廣場係同信和合作,當時Robert Ng(信和主席黃志祥)同我講話:「不如一齊做啦!」咁我同father傾,佢話咁大單,佢哋又成日咁勇,都好嘅!記得去到大會堂舉手投地,舉到最後三十幾億咁高,Robert捉住我隻手話:「今次得嘅,實投到嘅!」

至於IFC同ICC,前者招標時市況唔係咁好,我哋幾兄弟仲計緊數,咁啱落標前一日我同四叔打golf,佢話點呀,一齊合作啦。我都猶豫緊,大家合作又勇 啲啦,結果投到後四叔全權俾新地搞,IFC就成為地標。到ICC,市況仲差,董事局好多人反對,但我覺得全香港只剩嗰度可以起商業、酒店、住宅等綜合性項 目,效果一定好。呢次阿媽好支持我,結果投到後成公司都拍晒手掌,新地股價都升!而家IFC同ICC喺維港兩邊,好似維港門廊咁,證明我決定係啱。

壹:無得做主席,對新地業務仍好關心?

郭:係,尤其酒店,由爸爸叫我搞第一間帝苑酒店開始,已經係我一手一腳做,後來係內地嘅中國大酒店,跟住帝京、四季同W酒店等。今年新地仲攞咗亞洲酒店論 壇嘅年度最佳酒店業主大獎,好成功,我好開心。由酒店設計、管理同入場食肆我都親自打理,到而家我都成日去酒店同伙記及大廚傾吓偈,我哋已當大家係朋友, 老友記了!

分家已成事實

家變發生了兩年多,郭炳湘已不能再跟兩名弟弟坐下來傾偈,對於老父當日希望他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的想法已有另一番見解。

合作唔可以勉強。

壹:爸爸郭得勝的遺願是三兄弟相親相愛,現時事與願違,有咩要同兩個細佬講?

郭:(認真地想了數秒)我自己都反省一下啦。當然三兄弟合作到就最理想,但好多成功嘅家族不一定合作到,分出來都好成功,好似羅康瑞、李嘉誠嘅family咁。我以前都諗,一定要三兄弟合作,呢兩年我轉咗諗法,我諗合作係緊要,但理念不一致,都係唔可以勉強。

當然我唔排除,佢兩個(指兩名弟弟)改變態度,肯真誠合作都可以o架,但不能兩個弟弟話晒事,bypass我囉!

最近我聽一個好成功嘅人講,兄弟、family係無得選擇嘅,但做事嘅partner可以自己搵,家庭不一定要合作,好多嘢唔可以夾硬嚟!

後記

記者在訪問前,對郭炳湘的狀況甚為擔憂,受坊間消息影響,既怕他情緒不穩定,又怕他行事飄忽,說話若然一句起兩句止,記者便無功課交。怎料郭炳湘全程思路 清晰,暢所欲言,幾乎「有佢講無人講」。當公關說訪問只餘十分鐘,郭炳湘搶着答:「十五分鐘都得!」公關提醒他約了人午膳要走,他即說:「我推遲咗佢!」 結果原訂四十五分鐘的訪問,最後一個半小時才完成。到尾聲希望他正正經經望着鏡頭拍一張照片,攝影師提醒他:「笑吓啦!」備受家變困擾的郭炳湘竟然識搞 gag,眼定定、聳聳肩說:「我笑唔出呀!」

 


新地 地家 家變 首席 內幕 郭炳湘 阿聯 聯唔 唔鐘 鐘意 意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907

徐州直擊梅鐸王國爭產家變國產老婆大起底

2005-8-11  NM




千億傳媒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今年三十三歲的長子兼熱門繼承人拉克倫(Lachlan),上月底突然辭去家族旗艦公司新聞集團(News Corp.)的職位,揚言會與妻子返回澳洲生活;此舉為梅鐸旗下市值千四億的傳媒王國,揭開了一場爭產序幕。

克 拉倫突然離職,暴露了梅鐸現任華籍妻子鄧文迪(Wendi Deng)的野心;她有意把與梅鐸所生的兩名女兒,插入持有新聞集團的家族信託基金中,因而惹來梅鐸兩位前妻所生的四名子女不滿。與梅鐸結婚六年,鄧文迪 上位手法一流,但鮮有透露自己的身世。本刊追查至其成長地江蘇省徐州市,發現她原名叫鄧文革,父親及叔父皆為共產黨黨員;這位讀書時樣貌平凡,成績平庸的 女子,在廿年之間由一個月入三百元人民幣的大陸家庭,飛升為傳媒大亨的女人。今年只有三十七歲的她若要爭產,將對全球皆有業務的新聞集團帶來重大影響。

梅鐸控制的新聞集團,在上月底(二十九日)突然發出一則通告,表示梅鐸長子克拉倫,已辭去副營運總裁等行政職位,只保留董事一職。通告中克拉倫表示特別感謝父親在生意及生活上的教導,並將會離開美國返回澳洲,而梅鐸則表示對兒子離開感到傷感,但卻未見挽留。

克拉倫一直是梅鐸繼位的熱門人選,梅鐸家庭出現分歧,矛頭則直指梅鐸的現任妻子鄧文迪。

與梅鐸家人「單打獨鬥」的鄧文迪,與梅鐸結婚六年,這位來自大陸的女子鮮有透露自己的身世。記者到她的成長地徐州及廣州,把這個有機會繼承新聞集團的中國女子來個大起底。

父親為共產黨員

原 來出生於文革期間的鄧文迪,原名鄧文革,八五年改名鄧文迪。她出生於江蘇省徐州市,但祖籍廣州,並懂廣東話。父親鄧德輝是徐州工程機械廠廠長,母親劉雪芹 在徐州機械局工作,兩人皆是工程師,也是共產黨黨員。鄧文迪還有兩位姐姐鄧瑜及鄧準玲,都在徐州工作,連同在廣州當小汽車修造廠工作的叔叔鄧倫,八十年代 初一家人的總收入只有三百三十五元人民幣。

鄧文迪小時候就讀於徐州市少華街小學,其後在徐州市第一中學就讀,直至高中畢業。在老師和朋友的記憶中,鄧文迪是個排球女將。

鄧 文迪精於體育,是徐州少年排球隊的隊員,曾被評為省優秀排球員。現時的市體育學院副校長王重生,是鄧文迪當年的排球教練,他說鄧文迪的位置是副攻,是隊裡 的主力隊員,「當時每日放學後,都要到市體育學院訓練。那時訓練很刻苦,腿都摔破了,她(鄧文迪)也沒吭聲。」另一名體育老師蔣立模也憶述說:「她在隊裡 比較成熟、懂事,訓練前會幫老師準備器材,記得有次出去比賽,還主動把較好的床位讓給低年級同學。」

傳奇女子鄧文迪

68年*:江蘇省徐州市出生,祖籍廣東省廣州市。父親鄧德輝因工作派駐徐州,是徐州工程機械廠廠長,母親劉雪芹是徐州人,在徐州機械局工作,兩人皆為工程師。鄧文迪懂廣東話,有兩姊一弟,其姊鄧瑜曾任徐州通用機械廠技術員。另一姊鄧準玲是大學生。

74-79年:就讀徐州市少華街小學,是該市最好的小學之一,以乒乓球聞名學界。

79-85年:就讀江蘇省徐州市第一中學,屬市內最好的中學,直到高中畢業。鄧文迪初中已開始打排球,是校隊隊員,曾被評為省優秀排球運動員。

85年:將名字由文革改為文迪。根據學校記錄,她本考取了廣州的暨南大學,不過後來到廣州後,卻轉到廣州醫學院。其間,鄧文迪曾擔任學生會體育部部長,讀了約三個學期便離校。

88年:Jake Cherry夫婦為鄧申請到美國讀書。到達美國後與Jake Cherry夫婦及女兒於洛杉磯同住。

89-90年:Joyce Cherry發現丈夫與鄧文迪的親密照片,揭發二人曖昧關係,要求鄧文迪遷出。不久Jake Cherry與Joyce離婚。

 

90年2月:Jake Cherry與鄧文迪結婚,成為鄧之首任丈夫。但婚後約五個月,即被發現與另一男子David Wolf交往。其間鄧曾在洛杉磯一家由國家前體操王子李寧開辦的健力寶公司任營運總監。

92年:鄧符合了兩年居留的規定,取得美國綠咭資格,並與Jake Cherry正式離婚。

96年:於耶魯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畢業,決定來香港工作。在飛機上認識當時衞視財務總監Bruce Churchill,並獲對方取錄進入衞視當初級行政人員。

97年:在無邀請下自行到山頂餐廳參加衞視香港的周年舞會,主動認識新聞集團主席梅鐸。

99年6月25日:梅鐸與第二任妻子Anna離婚後十七天,鄧就與梅鐸結婚。

01年11月19日:為七十高齡曾患前列腺癌的梅鐸,產下女兒Grace Helen Murdoch。

03年7月17日:為梅鐸再誕下一女Chloe Murdoch。

*按鄧文迪在徐州市第一中學的入學名冊顯示,她的出生年份為1968年12月,但據她的老師及同學告知,實際出生年份是1966年。

讀書成績平平

在高二下半學期時,鄧文迪的父母搬往廣州居住,只剩她一個人留在徐州繼續學業;當時和鄧文迪要好的排球隊隊友李紅,便搬到她的家居住。

「那時我們住體育學院,一星期才回家一次。她家有三房一廳,那時來說算是大房子。我見過她爸爸,個子不高,挺嚴肅的,經常在外出差。」由於父親是廠長,家庭環境較好,鄧文迪在花費上很慷慨,不時請隊友吃飯。

精 於運動的她,學業成績平平。根據當時記錄,老師評語普遍都只是「勤奮好學,樂於助人」一類,而當年鄧文迪的初中及高中同學,現時的《武漢晨報》副總編輯李 皖憶述說,鄧文迪在班裡是個很不起眼的人,若不是自己當了多年班長,要幫忙記錄同學成績,否則不會對她有印象。「鄧文迪成績很一般,談不上名次,可說是中 下水平那種,英文肯定不好,應該是沒有一科是考前十名的。鄧文迪個子雖高,但身形不是很女性化那種,所以男生也沒特別注意她。沒人覺得她漂亮啊。」李皖笑 說。

搭上美國佬出國

八五年高中畢業後,鄧文迪搬往廣州,與當時在廣州當人民機器廠廠長的父親會合,本來考到廣州暨南大學,後 改入讀廣州醫學院,主修臨床醫療學系。由於個性活躍,精於球類運動,所以班主任張珊莉老師對她甚有印象:「她很多才多藝呀,籃球、羽毛球、排球等都玩得 叻,成績就中上啦!」而她的同班同學,現時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教學科主任楊偉文,對她亦很有印象,「她個子高,很注目的,那時她是學生會的體育部部 長,打排球挺厲害。」楊偉文說,鄧文迪比較男仔頭,打起球來英姿勃勃。鄧文迪在廣州醫學院讀了三個學期便輟學了,因為當年她遇到一生人之中的重要跳板—— 美國人Jake Cherry。

當時鄧文迪認為自己英文水平不夠好,於是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在廣州機械廠工作的美籍廠長Jake Cherry及其妻子Joyce Cherry,幫忙補習英文。其後Joyce返回美國照顧子女,留下丈夫在廣州。不久,年已五十的Jake向妻子說,想申請當時只有二十歲的鄧文迪到美國 讀書,其妻出於好心答應。而鄧文迪亦寫信回徐州,希望中小學教師幫她弄一個學業證明,方便出國。

忍耐兩年攞綠咭

八八年,鄧文 迪來到美國,與Jake夫婦於洛杉磯居住,並就讀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in Northridge的經濟系。在Jake夫婦教導下,鄧文迪的英文突飛猛進。在該系教書十二年的教授Halcoussis,至今仍然記得鄧文迪,「她是 一個有禮、勤力及聰明的學生,她做得很好,我一早相信她會很成功,但未想到她會這樣出名!」

不久,Joyce發現丈夫與鄧文迪有不尋常關 係,並發現他收藏多張與鄧文迪在廣州酒店拍攝、風情萬種的照片,於是跟他離婚。鄧文迪被趕了出來,唯有自力更生。鄧文迪高三的班主任謝啟棟憶述說,當年鄧 文迪的父親來徐州辦事時,曾談過鄧文迪在美國的生活。「當時她父親說,鄧文迪自己租了間房子,還分租房間給其他同學。課餘時間,還兼做化妝品推銷,及幫人 當司機負責接送等,不容易啊!」

九○年,五十多歲的Jake便和當時二十二歲的鄧文迪結婚。不過,這段婚姻很短暫,事關鄧文迪在結婚後五個月,又搭上了另一個美國人David Wolf。鄧文迪讓這段婚姻維持了兩年多,好讓自己有條件拿取美國綠卡就離婚。

機上遇貴人

當 時同樣二十來歲的David Wolf,熱愛中國文化,亦懂普通話,而鄧文迪與他的關係也來得較長久,一直到鄧文迪九二年進入耶魯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碩士,兩人仍然在一起,而且還一同在 洛杉磯近郊的李寧體操學院工作,協助中國教練與美國學生溝通,當時鄧文迪還向人介紹,David Wolf是她的「丈夫」。

一九九五年,David Wolf來到北京工作並定居,兩人關係無疾而終。現時David Wolf已結婚,並長居北京,在當地的博雅公關公司當 高級科技顧問。記者本週二到北京找他談內地資訊科技發展,他即時應約並顯得興致勃勃,而他亦承認認識鄧文迪。他表示自己在偶然機會下,透過朋友在洛杉磯認 識鄧文迪,並且一見難忘,「她是一個好強、好堅忍、及好有個性的人,我以及她身邊的人,都被這性格深深吸引。而她亦不易喊,要做的事絕不會放棄。」不過他 否認自己是鄧文迪男友,表示只是「好好的朋友」,而雙方已沒有聯絡。

鄧文迪在九六年耶魯大學畢業後,決定來香港工作,傳聞當時她在飛機上認識了梅鐸旗下衛星電視的財務總監Bruce Churchill,在自我推銷下,成功取得衛視實習生一職。

乘虛而入

據 衛視的員工透露,鄧文迪非常積極主動,有任何意見都會即時衝入上司房間表達,結果在短短一年間連升多級。至九七年,梅鐸要來港出席高層宴會,雖然鄧文迪未 被邀請,但她幾經追查,終於知道宴會地點,並在會內主動認識梅鐸及自我介紹。就在這數分鐘,梅鐸對鄧文迪留下深刻印象。九八年鄧文迪隨衛視北京及香港的高 層到倫敦跟梅鐸開會,當時梅鐸與第二任妻子感情已淡並分開居住,這位寂寞老人見到鄧文迪便邀請她陪吃晚飯,並在倫敦多留幾天,自此兩人發展了一段忘年戀。

九九年,梅鐸就與第二任妻子Anna離婚,外界一度猜測他會索取梅鐸一半身家,但後來雙方達成財務協議,只要讓兩人所生的子女擁有持新聞集團的家族信託基金權益,Anna便不與梅鐸分身家。離婚後十七天,鄧文迪便嫁給梅鐸,獲得妻子名分後,鄧文迪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地位。

生兩女部署爭產

○○年梅鐸患有前列腺癌,須接受放射性治療,但○一年鄧文迪仍替他誕下長女Grace Helen,當時便有傳聞是以人工受孕,兩年後再誕下次女Chloe。鄧文迪嫁入豪門後,表面無任何職位,但背後主力協助梅鐸打入中國傳媒業。去年梅鐸宣布把公司基地由澳洲搬到紐約,二人更在紐約曼克頓,以三億四千多萬港元,購入一個有二十個房間的三層複式單位居住。

去 年尾梅鐸家庭成員的關係開始出現變化,梅鐸召開家庭會議,要求兩位前妻所生四名子女,與鄧文迪的兩名女兒,分享新聞集團的財富。現時梅鐸的三成新聞集團股 份,由AE Harris家族基金持有,並由梅鐸這四名子女持有超過九成權益。據知他們雖然同意此決定,但堅決不讓兩名分別只有四歲和兩歲的妹妹擁有投票權。事關在她 們成年前,股權可能會由鄧文迪託管,而最弊的是,若然鄧文迪愈生愈多,便可集中投票權反過來與梅鐸前妻所生的四名子女抗衡。

街外人虎視眈眈

爭產揭開序幕後,新聞集團第二大股東馬隆(John Malone)亦有舉動。他以Liberty Media Corporation名義持有新聞集團一成八股份,一直是梅鐸的心腹大患,梅鐸遂在公司條 例中加入一個金剛箍(poison pill,即收購者持有一定比例股份,被收購一方可額外發行股票,以保持控制權),以限制馬隆與街外人買起新聞集團,所以馬隆一直有意將股份售予梅鐸。不 過梅鐸家族爭產一事曝光後,馬隆在上週五突然改變口風,表示會長期持有新聞集團股份,並暗寸梅鐸:「諗吓點樣回饋股東,好過不斷建立王國!」

在此關鍵時刻,若然梅鐸家族內鬨,馬隆就可聯同基金乘虛而入,梅鐸的上市王國控制權便再添變數。現時七十四歲的梅鐸,是美國上市的新聞集團主席,旗下有製作《星球大戰》、《鐵達尼號》的二十世紀霍氏電影公司、《紐約時報》、英國《泰晤士報》等共一百七十五份報紙,香港的衛星電視、鳳凰衛視等,計及其他的電視台,有線電視節目頻道、出版社等業務,總市值逾千億元。

現時梅鐸和兩位前妻育有的兩子兩女,大女普魯登絲及次女伊莉莎伯並不在父親的公司工作;而最近長子拉克倫又辭去新聞集團職位,最後只剩次子詹姆士,主理新聞集團旗下的英國衛星電視BSkyB。以他單人匹馬之力,似乎難與手段高明的鄧文迪匹敵。

梅鐸傳奇

1931年:出生於澳洲墨爾本,於英國牛津大學畢業;父親曾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澳洲政府顧問,後於墨爾本報社Herald and Weekly Times Ltd. 任行政人員。

1952年:父親離世,梅鐸返回澳洲繼承了父親留下的《Adelaide News》。幾年間,不斷擴張其傳媒王國,包括收購悉尼的《The Daily Mirror》。

1956年:與第一任妻子Patrica Booker結婚,育有一女Prudence Murdoch;後於1960年離婚。

1964年:創辦澳洲報章《The Australian》,成為澳洲第一份全國性報章。

1967年:娶了旗下公司記者Anna nee Torv為第二任妻子,育有一女二子,Elisabeth、Lachlan及James;後於1999年離婚。

1969年:開始於英國大展拳腳,先收購了《The Sun》、《News of the World》等並大搞小報,及進行報業減價戰以取得市場佔有率。及後於1981年向湯臣家族購入《泰晤士報》及《星期日泰晤士報》等大報,令他聲名大噪。

1972年:收購悉尼報章《Daily Telegraph》,使他進身成為澳洲三大報章經營者之一。

1985年:收購當時財困的20世紀霍氏電影公司,同年創立霍氏廣播公司

 

1986年:進軍香港購入《南華日報》股權,87年將《南早》私有化,90年又再把它重新上市

1989年:創辦天空衞視網絡《Sky》,於次年拼合英國衞星廣播公司成立BSkyB(British Sky Broadcasting)。

1990年:由於新聞集團因過度收購而陷入財困。梅鐸腰斬次要業務,如美國雜誌等,重組後才得以脫困。

1993年:斥資$50億向李澤楷買入衞星電視,並於同年將《南華早報》放售予嘉里集團的郭鶴年。93-94年間,梅鐸出資贊助鄧小平幼女鄧榕出鄧小平自傳,又將衞視原有的BBC新聞台刪掉,方便自己擴展中國業務版圖。

1998年:於衞星電視周年晚會上與不請自來的初級行政人員鄧文迪邂逅。另同年彭定康論管治香港經驗的《東方與西方》,原由梅鐸旗下的Harper Collins出版社出版,後因怕得罪中共而命令屬下的出版社中止合約。

1999年:與鄧文迪結婚。

2000年:患前列腺癌,一度須接受放射性治療。

2001年:鄧文迪誕下女兒Grace Helen Murdoch。

2003年:鄧文迪再誕下女兒Chloe Murdoch。

2005年7月31日:喻為最有機會承繼梅鐸位置的長子Lachlan突宣布辭退新聞集團職務,揭發爭產風雲。


徐州 直擊 擊梅 梅鐸 王國 爭產 產家 家變 國產 老婆 起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14

新地家變升級郭炳湘反枱

2008-5-15  NM




新鴻基地產主席郭炳湘今年二月中突然休假,至今三個月,新地家變近日有升級之勢。集團將於本週四舉行董事會,討論郭炳湘能否銷假復職;這個多星期郭炳湘遂忙於向外「晒料」,以證「身體健康,夫妻和睦,兼夾有中央支持」。

若然復職要求被拒,估計郭炳湘會盡地一煲,向外透露家變的內幕。本刊獲得的消息,兄弟互鬥的內情涉及郭炳湘被要求服藥,弄至精神委靡而未能履行職務,致令在新地內的大權旁落。事到如今,郭炳湘與兩位弟弟炳江及炳聯已完全決裂,勢成水火。

上週五,郭炳湘公開現身新地旗下帝苑酒店,為酒店內一間越南餐廳舉行開幕禮及致辭。這是他今年二月休假以來,首次以主席身份出席公司旗下活動,似為復職作好準備。會場上郭炳湘表現興奮,經常與應邀的商界朋友握手談笑,狀甚風騷;而其妻李天穎亦倚傍在丈夫身旁,幫忙招呼賓客。

然 而,據消息人士透露,郭炳湘仍與紅顏知己唐錦馨在一起。他不斷對外與妻子「晒恩愛」,是為重返新地履行主席及行政總裁之職而鋪路。事關新地將於本週四舉行 董事會,「郭炳湘能否復職」將是重要議題,而郭炳江與郭炳聯兩弟曾向大哥郭炳湘要求,要復職就要有醫生證明其健康狀況,故此郭炳湘找來四名醫生證明自己精 神和身體健康。

這四名醫生,除了香港大學精神科醫生麥列菲菲教授和腦科醫生胡健維外,還有港大精神醫學系李永浩教授和香港中文大學的精神科學系榮潤國教授。他們均可提供健康報告,證明郭炳湘身體及精神健康狀況良好。

服用精神科藥物

為 了向兩位弟弟及新地董事會施壓,郭炳湘表明若被拒復職,下一步將會爆出家族中鮮為人知的內情。據知,在去年十二月,家族中有人認為郭炳湘的情緒病久醫未 癒,於是找來美國史丹福大學內的Stanford Centre for Biomedical Ethics的精神科醫生Jose Maldonado,從美國飛到香港替郭炳湘治療情緒病,並開出一些精神科藥物。但郭炳湘服用後,經常感覺疲累,並難以集中精神,於是停止服用。郭炳湘質 疑究竟是誰人付錢聘請這位醫生,及為何服藥後精神未見好轉,反而更加不振。

與兩名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聯站在同一陣線的郭老太鄺肖卿,為了平息矛盾,建議郭炳湘只出任非執行董事;而主席一職,則由郭老太親自出任,但都被郭炳湘否決,這個建議仍在討論當中。

與特首會面

對於一直認為自己精神健康的郭炳湘來說,這些建議令他感到冤屈。而在他休假的三個月期間,其在公司一直意見多多的班底,已轉趨「沉寂」,令他即使要在集團內「起義」亦無人馬。例如他的助理經理,負責國際金融中心租務部的Karim Azar,據知近期與公司內其他職員不咬弦,現已停職。而新地董事會內的董事,如陳鉅源、黃植榮等,並非郭炳湘自己嫡系;其餘則是與公司有多年生意來往的「老前輩」,如李兆基、胡寶星等,均與郭老太相熟。郭炳湘亦曾與特首曾蔭權見面,但與曾蔭權關係密切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早已收歸為郭老太麾下,成為郭家智囊,郭炳湘自是孤掌難鳴。

現 時三兄弟弄至如斯局面,決非一日之寒。兄弟間的「牙齒印」始於九七年郭炳湘被大富豪張子強綁架。「當時郭炳湘被綁架,張子強要求二十億元贖金,但兩位弟弟 不滿索價太高,認為他們只是靠嚇,要求『減價』。在雙方周旋期間,郭炳湘被困在木箱,並遭毒打,承受不必要痛苦,最後還是由妻子Wendy出面與綁匪交 涉,並以十四億元贖金成交。」知情人士說。

討回贖金種下嫌隙

郭炳湘被救出後,原來曾要求在郭氏的家族基金撥款歸還予妻子李天 穎,但遭兩位弟弟反對。「呢個家族基金幾兄弟都有份,佢哋認為大哥被綁架是自己的事,無理由要家族出錢。佢哋幾兄弟雖然關係唔錯,但始終是生意人,還是着 眼於利益,講到錢就無情講。」知情人士說,最後還是由郭老太調停,她認為郭炳湘被綁架,全因他經常要出面處理公司業務,遂成為綁匪的目標,故此是為公司及家族犧牲,由基金出錢亦屬合理。

其後郭炳湘因被綁而性情大變,愛睡覺而不理公司業務,結果大權旁落在兩位弟弟身上。直至郭炳湘受紅顏知己唐錦馨支持及四出求醫後,精神恢復過來,開始嘗試插手公司業務,三兄弟的爭鬥遂漸浮現。

插手日常業務被拒

「郭炳湘經常以主席身份,overide(越過)兩個細佬的權力。例如掌管建築部的郭炳江,因為部門內有員工手腳唔乾淨而被他炒魷,但郭炳湘卻以主席名義請番佢,放番喺建築部內負責部分項目,令郭炳江極之無癮。」由於這些只屬公司內「濕碎事」,不用開小組(panel)會議及董事會,故郭炳湘可以主席身份一錘定音。但後期郭炳湘還牽涉較大金額的投資項目,如購入銅鑼灣快捷假日酒店,無視公司中人反對的聲音,郭氏其他家族成員為免公司陷入管治危機,要求郭炳湘休假。

若 然郭炳湘未能銷假復職,市場中人認為對新地業務無太大影響。而郭炳湘有機會要求分家產;雖然市值三千三百億的新地,由郭氏的信託基金持有四成二股權,並由 郭老太打骰,郭炳湘不能拆散賣掉自己的股份權益。但郭氏其他投資,如在美加擁有的數十個地產項目,早年由現時的集團建築部副經理李國華打理,便屬郭氏家族 的私人投資。這些資產足以讓郭炳湘另起爐灶,並不影響新地的上市王國業務。

 


新地 地家 家變 升級 郭炳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50

新地家變升級郭炳湘反枱

2008-5-15  NM




新鴻基地產主席郭炳湘今年二月中突然休假,至今三個月,新地家變近日有升級之勢。集團將於本週四舉行董事會,討論郭炳湘能否銷假復職;這個多星期郭炳湘遂忙於向外「晒料」,以證「身體健康,夫妻和睦,兼夾有中央支持」。

若然復職要求被拒,估計郭炳湘會盡地一煲,向外透露家變的內幕。本刊獲得的消息,兄弟互鬥的內情涉及郭炳湘被要求服藥,弄至精神委靡而未能履行職務,致令在新地內的大權旁落。事到如今,郭炳湘與兩位弟弟炳江及炳聯已完全決裂,勢成水火。

上週五,郭炳湘公開現身新地旗下帝苑酒店,為酒店內一間越南餐廳舉行開幕禮及致辭。這是他今年二月休假以來,首次以主席身份出席公司旗下活動,似為復職作好準備。會場上郭炳湘表現興奮,經常與應邀的商界朋友握手談笑,狀甚風騷;而其妻李天穎亦倚傍在丈夫身旁,幫忙招呼賓客。

然 而,據消息人士透露,郭炳湘仍與紅顏知己唐錦馨在一起。他不斷對外與妻子「晒恩愛」,是為重返新地履行主席及行政總裁之職而鋪路。事關新地將於本週四舉行 董事會,「郭炳湘能否復職」將是重要議題,而郭炳江與郭炳聯兩弟曾向大哥郭炳湘要求,要復職就要有醫生證明其健康狀況,故此郭炳湘找來四名醫生證明自己精 神和身體健康。

這四名醫生,除了香港大學精神科醫生麥列菲菲教授和腦科醫生胡健維外,還有港大精神醫學系李永浩教授和香港中文大學的精神科學系榮潤國教授。他們均可提供健康報告,證明郭炳湘身體及精神健康狀況良好。

服用精神科藥物

為 了向兩位弟弟及新地董事會施壓,郭炳湘表明若被拒復職,下一步將會爆出家族中鮮為人知的內情。據知,在去年十二月,家族中有人認為郭炳湘的情緒病久醫未 癒,於是找來美國史丹福大學內的Stanford Centre for Biomedical Ethics的精神科醫生Jose Maldonado,從美國飛到香港替郭炳湘治療情緒病,並開出一些精神科藥物。但郭炳湘服用後,經常感覺疲累,並難以集中精神,於是停止服用。郭炳湘質 疑究竟是誰人付錢聘請這位醫生,及為何服藥後精神未見好轉,反而更加不振。

與兩名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聯站在同一陣線的郭老太鄺肖卿,為了平息矛盾,建議郭炳湘只出任非執行董事;而主席一職,則由郭老太親自出任,但都被郭炳湘否決,這個建議仍在討論當中。

與特首會面

對於一直認為自己精神健康的郭炳湘來說,這些建議令他感到冤屈。而在他休假的三個月期間,其在公司一直意見多多的班底,已轉趨「沉寂」,令他即使要在集團內「起義」亦無人馬。例如他的助理經理,負責國際金融中心租務部的Karim Azar,據知近期與公司內其他職員不咬弦,現已停職。而新地董事會內的董事,如陳鉅源、黃植榮等,並非郭炳湘自己嫡系;其餘則是與公司有多年生意來往的「老前輩」,如李兆基、胡寶星等,均與郭老太相熟。郭炳湘亦曾與特首曾蔭權見面,但與曾蔭權關係密切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早已收歸為郭老太麾下,成為郭家智囊,郭炳湘自是孤掌難鳴。

現 時三兄弟弄至如斯局面,決非一日之寒。兄弟間的「牙齒印」始於九七年郭炳湘被大富豪張子強綁架。「當時郭炳湘被綁架,張子強要求二十億元贖金,但兩位弟弟 不滿索價太高,認為他們只是靠嚇,要求『減價』。在雙方周旋期間,郭炳湘被困在木箱,並遭毒打,承受不必要痛苦,最後還是由妻子Wendy出面與綁匪交 涉,並以十四億元贖金成交。」知情人士說。

討回贖金種下嫌隙

郭炳湘被救出後,原來曾要求在郭氏的家族基金撥款歸還予妻子李天 穎,但遭兩位弟弟反對。「呢個家族基金幾兄弟都有份,佢哋認為大哥被綁架是自己的事,無理由要家族出錢。佢哋幾兄弟雖然關係唔錯,但始終是生意人,還是着 眼於利益,講到錢就無情講。」知情人士說,最後還是由郭老太調停,她認為郭炳湘被綁架,全因他經常要出面處理公司業務,遂成為綁匪的目標,故此是為公司及家族犧牲,由基金出錢亦屬合理。

其後郭炳湘因被綁而性情大變,愛睡覺而不理公司業務,結果大權旁落在兩位弟弟身上。直至郭炳湘受紅顏知己唐錦馨支持及四出求醫後,精神恢復過來,開始嘗試插手公司業務,三兄弟的爭鬥遂漸浮現。

插手日常業務被拒

「郭炳湘經常以主席身份,overide(越過)兩個細佬的權力。例如掌管建築部的郭炳江,因為部門內有員工手腳唔乾淨而被他炒魷,但郭炳湘卻以主席名義請番佢,放番喺建築部內負責部分項目,令郭炳江極之無癮。」由於這些只屬公司內「濕碎事」,不用開小組(panel)會議及董事會,故郭炳湘可以主席身份一錘定音。但後期郭炳湘還牽涉較大金額的投資項目,如購入銅鑼灣快捷假日酒店,無視公司中人反對的聲音,郭氏其他家族成員為免公司陷入管治危機,要求郭炳湘休假。

若 然郭炳湘未能銷假復職,市場中人認為對新地業務無太大影響。而郭炳湘有機會要求分家產;雖然市值三千三百億的新地,由郭氏的信託基金持有四成二股權,並由 郭老太打骰,郭炳湘不能拆散賣掉自己的股份權益。但郭氏其他投資,如在美加擁有的數十個地產項目,早年由現時的集團建築部副經理李國華打理,便屬郭氏家族 的私人投資。這些資產足以讓郭炳湘另起爐灶,並不影響新地的上市王國業務。


新地 地家 家變 升級 郭炳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34

「大家隱忍他很久」,反大阿哥陣營獨家專訪 泰山家變內幕:他私吞全家董事

2016-03-21  TCW

三個董事閃退、一封千字聯名信,引爆泰山經營權之戰,從小就被指名接班的大阿哥詹岳霖,為何難保董座大位?

台北長安東路二段,伊通街到建國北路之間兩百公尺,近期成為「大阿哥經營權保衛戰」一條街。

總公司在此比鄰的兩家公司長榮集團、泰山企業,前者總裁遺囑爭議未了,後者驚爆堂兄弟反目,一樣是家變,兩位嫡傳大阿哥命運卻大不同。長榮已故總裁張榮發長子張國華反制得宜,一手掌握海空大權;但泰山第三代長孫詹岳霖,卻恐遭三振出局,董座任期進入倒數讀秒階段。

三月九日晚間十一點,泰山在證交所公開資訊觀測站發布重大訊息,監察人詹佩珊提案召開股東臨時會,原因則在不到一小時內的第二則公告中揭曉,起因該公司三名董事詹晋嘉、詹雅琳、詹景超同時辭任閃退。

緊接著,隔天一早,由這三位前董事聯名發出的聲明稿,透過公關公司傳到各媒體信箱,千字文洋洋灑灑列出,現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詹岳霖經營不善的「罪狀」,一場節奏快速、刀刀見骨的家族經營權大戰,風火登場。

有別於長榮等高潮迭起的經營權爭奪戰,泰山這一局似乎剛開戰,勝負便形同分曉。

「過半董事聯手反撲,大房(指詹岳霖)持股少,身陷孤軍,這場經營權之爭大勢應底定了。」曾參與遠航、三陽等經營權之爭的市場人士白旭屏認為,這是一場近乎完封的經營權奇襲戰,除非詹岳霖方面找到理由,對股東臨時會提出假處分,並獲法院裁定,否則翻盤機率極低。

堂兄弟稱自保:

再不反制,就等著被掃出門詹岳霖二○○一年底在父親詹仁道安排下,接任泰山總經理,○七年升任董事長,名下僅有泰山股票七千多張,持股比率僅二%,加上五個姊姊和父親等股份,總計不到兩成,就實力而言,並不如聯手反對他的堂兄弟們,加總起來超過三成股份。甚至,目前董事會上,除了詹岳霖之外僅存的董事詹逸宏,也是反大阿哥陣營人馬,「安排他(詹逸宏)留在董事會,是避免董事會瞬間瓦解,影響公司正常營運。」一名詹家成員指出。

意即,如無意外,四月二十五日的泰山股東臨時會,將是詹岳霖交出經營權之日。

但為何,從小就被指定接班,出身美國杜蘭大學 EMBA,目前還是食品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帶領泰山成為安度食安風暴模範生的詹岳霖,面對家變,竟毫無提防之策?

「他可能不認為堂兄弟們會出這狠招吧!」發出聯名信後第三天,詹晋嘉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時直言。

「大家隱忍他(詹岳霖)很久了,再不發動反制,就是我們等著被掃地出門。」他說,今年股東改選後,董事會將加入三席獨立董事,九席中恐過半落在詹岳霖這一邊,「到那時候,我們根本翻不了身!」一位不願具名的反大阿哥陣營成員表示,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家務事,是引爆這次經營權之爭背後的負面能量。

家族成員指出,泰山第二代有十七名成員,到了詹岳霖第三代則有十八名,長期來為維持家族共治,大家表面上尊重詹岳霖的大阿哥地位,但自從他出任董事長,決策轉趨專斷,不管是擅自決定將福客多超商併入全家,或投資中國事業長年虧損卻逆向加碼,加上主導泰山營運近十年來,僅三年配發零頭現金股利,卻大花公款在台中七期購置豪宅招待所等,「他始終認為任何事他說的算,且上頭還有老爸頂著。」

兩派鬥爭目的:

掌握估值百億的全家股票

詹晋嘉氣憤表示,詹岳霖竟瞞著所有董事,逕自在去年全家董監改選時,以泰山公司持股支持自己出任董事,明顯傷害所有股東利益。儘管就公司法,詹岳霖此舉是否涉及背信尚待爭議,但其他董事卻認定已逾越家族共治的紅線,詹晋嘉說,還是半個月前朋友告知,才得知泰山在全家的法人代表少一席,「這太過分了,我們因此決定起義(家族)革命!」對於詹晋嘉等人的指控,詹岳霖透過公關管道表示,和家族成員持續溝通,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媒體上的任何放話對公司經營沒有好處。

表面上,兩派人馬爭的是以生產仙草蜜、八寶粥等聞名的泰山經營權,但明眼人均知,泰山擁有台灣全家二○%持股,是僅次日本全家的第二大股東,不只每年挹注約二億五千萬元業外收益,成為填補泰山本業虧損的金雞母,資本額僅三十五億元的泰山,目前擁有的全家股票估值高達近九十五億元,更是泰山最值錢的資產,誰掌握泰山經營權,等於間接參與國內第二大超商通路的經營權。

一名全家董事會成員透露,去年六月同時選出的全家獨董,其中一位目前也身兼全球人壽董事、龍巖獨董的劉積瑄,便是詹岳霖向董事會推薦的人選,詹岳霖未來如何持續在全家董事會上發揮影響力,值得觀察。至於反大阿哥派,就算拿下經營權,也得思考如何強化泰山對全家的影響力,將龐大投資利益回饋給小股東。

無論泰山經營權最後落入哪一方,可以確定的是,後頭好戲,少不了全家的角色。

撰文者尤子彥

大家 隱忍 他很 很久 反大 阿哥 陣營 獨家 專訪 泰山 家變 內幕 私吞 全家 董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0161

鷹君家變向羅嘉瑞最後通牒羅老太:「要錢就冇阿媽」

2017-06-29  NM

老牌發展商鷹君(41)爆出爭產風波個多月,由羅老太入稟控告滙豐展開序幕,到兄弟間隔空互數不是,以至族中家庭會議多次押後,走到今天,無數講、亦無情講,族長羅老太終於要發出最後通牒。本刊與企在羅老太一方的孻仔羅啟瑞,進行獨家專訪,他首次披露家族發跡史、與三哥羅嘉瑞的感情、羅鷹石傳世遺訓、以及信託機制失效的原由。最重要,是替媽媽向鷹君主席羅嘉瑞傳話,強調並非「無羅嘉瑞、無今日鷹君」,而是:「無鷹君、無今日羅嘉瑞!」她又發出警告:「要錢,定要阿媽?」要錢就無阿媽,聽在自小受阿媽疼愛的羅嘉瑞耳中,相信字字驚心。

羅老太作為有近百後人的羅氏族長,過往極少露面,早前出席午宴會見傳媒,說出一句:「滙豐食屎啦!」有齊氣勢台型,嚇了羅家中人一跳。上週四羅啟瑞在餐廳接受《壹週刊》專訪,甫坐下即提起此事。他指事前曾問母親需否講稿,但羅老太斷然拒絕。「以往我們都叫她傻媽,她平時是不出聲的。但到她星期五出來說話,我聽了頭十分鐘,我說嘩,這個是我未見過的媽媽。由她叫菲傭過來,用英文吩咐,其實用中文都可以,但她故意說英文,再帶出五十年前幫手簽名買地的經歷。」九十七歲的羅老太,現身證明自己清醒,直接粉碎「被挾」傳言。「其實她的路不易行,一方面要做對的事,要有律師扶助她,但同時另一方面,她有家庭有九個子女,所有子孫、曾孫加起來,差不多有一百人。她要令這個家不要散,她就要行這條鋼線。」

談感情走在鋼線上

鷹君集團作為家族旗艦,由滙豐信託作為最大股東管理,是維繫九兄弟姊妹的繩索。當分家或大股東的地位不再,各人回到各自山頭,這個家也就散了。羅啟瑞憶述:「作為媽媽,其實可以說她是被動,很多事她都留到最後一步。一六年十二月之前,她一直說不告滙豐。但到後來,我們報告滙豐想我們分身家,將鷹君股份按比例分配給兄弟姊妹,她聽了不到十秒,便決定說:『告!』」羅啟瑞說,要撤換滙豐,根據信託指令,需要羅嘉瑞的同意。但對方未有表態,同時在市場以個人名義增持鷹君股份。在羅老太眼中,縱然今天鬧不和,嘉瑞「不聽話」,但媽媽仍然記着他的好處,「媽媽特別叮囑我,嘉瑞小時候人品非常好、節儉、聰明絕頂、一學即曉,所以很疼錫他,也因此……今日才心痛。」羅啟瑞說起羅老太的難處,鼻子一紅,不禁哽咽。「她其實不是生氣,她沒有生氣。她是痛,只是痛。」

當三哥偶像

羅啟瑞坦言,羅家個個都已豐衣足食,「如果是鋤大D,這局擺明是大炒(輸硬)」。代媽媽出頭,以信託維繫家庭,代價是徹底撕裂他與三哥的感情。 羅啟瑞回憶,年幼時確實有兄友弟恭的時光,說起這些他才夾雜笑聲,「我由小到大,都有一個病,對哥哥有病態的崇拜,一二三四五哥都很崇拜,其實是盲目。譬如我三哥,他是讀書好、人品佳,我叫他做偶像。大哥(孔瑞)問我,你會叫嘉瑞做什麼?偶像。鷹瑞呢?他是我第一指示。」「嘉瑞大我十二年,嗰時佢好勤力讀書,我流離浪蕩無嘢做,就走上佢張床睇書,好快瞓着。到佢讀完書,就抱番我上自己床,生活係咁過。」那為何今天關係如此惡劣?羅啟瑞收起笑容:「阿哥要什麼,他想要個梨我就給個梨。他不喜歡我出風頭我可以理解,我明白他在想什麼,那我就幫他。大家一家人,橫掂(股權)份數差無幾,你肯見就全都你見吧,你不喜歡我見我就慳番!我想證明一件事:我真的在讓、讓、讓。當然你退一步,他就會進一步。」

談家族愛的家書

羅啟瑞特別掏出部分家書,既帶出羅鷹石當年對仔女的家訓,亦從家書的字裡行間顯示,羅嘉瑞當年並非臨危受命,而是羅鷹石早有安排。當中寫道:你的加入,自然增多複雜,但不需投鼠忌器,我會一步步開發河床,分創支流,築堤防氾,誘導河流入於豐滿的大海。事實後來六個兒子各有範疇,共掌十間上市公司。羅啟瑞補充:「給嘉瑞的家書,日子是一九七八年。『你現在興趣移易了,不是做醫生,而是做生意,這對你來說,是人生一大轉捩點,不用擔心,我會幫你鋪排。』他對嘉瑞和我們,都放心機去培育。」給羅啟瑞的家書,直接提到:自大,狂妄,驕傲。羅啟瑞說他當時不明白,「我讀書好,踢得波,又係校隊、香港冠軍,自大都係應得,但原來錯到絕,出到社會就有假象、不清醒,跌入這個漩渦就出問題。」他長大了才懂爸爸提點他的原因,「有誰不望子成龍,但望子成龍之前爸爸先教德行,與父母、夫妻的相處之道,爸爸全部有寫。爸媽很相似就是都少說話,佢一講嘢大家都唔敢郁,但都在筆記寫了對仔女的評語,觀感、指示。」一封家書洋洋數千字,結尾更提及有否漏帶字典、寒被可以於當地購置。「(爸爸讀很少書)爸爸是自學,讀很少書。他看《紅樓夢》,有個表,把人物寫在書面,又有批文,看法。」九個仔女做足教育,所花心力可想而知。事隔多年回看,羅啟瑞又再流淚。

板間房生活

原籍潮州的羅鷹石,是白手興家,七歲就跟老父到泰國掘金,十七歲已在父親身邊學習經營洋雜生意,年紀輕輕走遍上海、天津甚至日本替老父買貨。三八年,羅鷹石到港,與兄弟在文咸東街一百三十二號開設「羅瑞興」疋頭行,鋪頭在中、上環一帶是較有規模的一家,及至五一年,他協議與家族成員分家。羅鷹石分得十萬元,繼續做布疋、染料貿易生意。羅啟瑞憶述,羅鷹石夫妻初到香港時,只是租住西環板間房,一年租金十四蚊。「那時的單位沒有廁所,夜香就放在板間房前的大門,爸爸每晚十二時放工回家,都很恐懼要經過放在大門的夜香。」媽媽談起往事時對他說,當時羅啟瑞仍未出世。五五年羅鷹石賺到第一個一百萬元,家境好轉,但羅鷹石夫婦仍很知慳識儉。羅啟瑞幼年時,亦要兩、三個兄弟住同一間房,羅啟瑞分得放熱水爐的雜物房,他笑言熱水爐一爆炸便沒有命,「當時你不覺得那裡細、不好,後來才搬了和父母同房。」六三年羅鷹石創辦鷹君,並取了妻子(杜莉君)名字命名,轉向地產發展;在工業區如青山道、油塘及葵涌興建工業大廈,大部分以金字命名,如金盟、金龍、金玉等。到七十年代,轉為興建高級住宅,如西貢向海的滿湖新邨、甚至干德道鷹君花園等;七二年正式把鷹君上市;七八年購入灣仔地皮,建成鷹君中心,成為集團旗下總部。而次子羅旭瑞翌年投身鷹君集團,協助老父展開連串收購,涉足酒店,先後在尖沙咀及啟德機場發展富豪酒店,奠定了羅家在地產及酒店行業基礎。

四點半會議

那段時期是公司發展的重要時刻,經常馬拉松式開會,「每日四點半同爸爸開會,無員工在場,開會開到深夜。在家也開,需要誰就開。瞌眼瞓都要坐喺度,其實不應該瞌眼瞓,學嘢就在那時。」朗豪坊、花園道三號,那兩個項目亦是由父親拍板,其後分拆成冠君產業信託(2778)上市。現時鷹君系市值六百億。母親雖然只站在爸爸背後支持,不搶風頭,但背後清楚公司運作。羅啟瑞說媽媽謙稱:「功勞就無咩,只係八十年一分一毫咁儲囉。」羅嘉瑞勸羅鷹石,以每股三毫將鷹君賣給新加坡財團,媽媽亦清楚鷹君股值不止三毫,阻止了羅鷹石賣盤的決定。羅啟瑞更透露:「媽媽時常說笑,所有買地都由她簽名,有事發生就只拉她,成立信託時,羅老太的持股還多過羅鷹石。現時羅老太仍會為子女親自到街市買餸下廚,最叻整蘿蔔糕、葡國雞。她近日搬到沙田,如發現新樂園,「佢見到七蚊一斤芥蘭,十蚊兩斤,好平,即刻買咗兩斤,炒一斤,另一斤俾我帶返去。」

談發展信託對沖瓦解

今次爭產事件,源於八四年成立的信託。當年不少富豪成立信託,「放在discretionary trust(全權信託)。」原本信託的appointor(任命人)由兩老擔任,若滙豐不聽話,他們有權去炒滙豐,若果一方過身,就由另一方負責。他形容滙豐多年表現:「如哈巴狗,意想不到會不聽媽媽的話。」九八年,任命人改為大女羅慧端、三哥羅嘉瑞及孻仔羅啟瑞,兩老當時很老定,認為有雙重保險,「信託不聽話,叫仔女炒了信託;仔女不聽話,叫信託剔除他那份。」但羅老太意料不到,想炒滙豐只有羅啟瑞同意,另兩個任命人都不同意。現在對沖機制失效,去年滙豐更提出分家建議,羅啟瑞說媽媽覺得匪夷所思。「她都說你滙豐銀行,是你建立公司還是我?子女是你生還是我生?家庭是你的還是我的?怎會是你比我處理這個家庭的事更好?你怎能決定並逼我接受呢?」

不吃苦不快樂

羅老太託羅啟瑞傳話:「回頭是岸。」今年已五十八歲的羅啟瑞,他自言在家中排行最尾,因此慣於忍讓,回顧這場戰役,他說:「為什麼要那麼大費周章去做這件事?叫傳媒什麼什麼的,我三十多年,也不用做又何必突然攞苦來辛?但不是的,我樂在其中,終於可以為爸爸媽媽奔跑,不是幫他們賺錢那麼簡單。相比下幫他們賺多一元,比做這件事容易一千倍。」他引用爸爸提醒他的說話,「早吃苦,早快樂,遲吃苦,遲快樂,不吃苦,不快樂。」他平和地說因此事學會了放低自我,應做便去做,「以前我無能力處理,二來我都有損失,但我已經放下自我,不再考慮得失。若我們輸了,可以算得上是悽愴,但不經歷痛苦,亦不會得到快樂。」

羅鷹石家族表

1.鷹君創辦人,於○六年去世2.鷹君非執行董事,97歲3.鷹君執董,75歲4.世紀城市國際主席,72歲5.鷹君主席,70歲 6.瑞安主席,69歲7.心臟科醫生,64歲8.鷹君前副董事總經理,57歲9.鷹君執董,80歲10.律師11.鷹君業務發展副總經理12.朗廷酒店業務拓展總監13.世紀城市國際副主席兼執行董事14.世紀城市國際副主席兼執行董事15.鷹君執行董事16.朗廷酒店執董及逸東酒店總裁17.瑞安管理執行董事及中國新天地副主席

註︰家族繁衍,未能盡錄,男女長幼序由左至右

撰文:孫樂祈攝影:財經組協力:黃敬蓮news@nextdigital.com.hk

鷹君 君家 家變 變向 向羅 嘉瑞 最後 通牒 老太 要錢 就冇 阿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565

束衣創辦人一腳踢 白手興家變富婆

1 : GS(14)@2012-03-10 17:10:4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35&art_id=16139452

不過,《福布斯》最盛讚的並不是富二代的富婆,而是靠個人努力白手興家的 41歲塑身束衣品牌 Spanx創辦人布萊克利( Sara Blakely)。雖然她身家只得 10億美元( 78億港元),但沒時裝背景的她,在 14年前膽粗粗決定生產塑身束衣,不假外求,不靠廣告和包裝,由設計品牌標誌到申請專利都一腳踢,自己叩門找廠房生產,還一個人在美國穿州過省於商店親身示範,又在家中浴室接聽顧客來電。
她的設計,為無數女性解決了長久以來的煩惱,很多荷李活女星行紅地毯時,身上都穿了一件 Spanx內衣,名嘴奧花雲費 2000年亦在節目上說, Spanx是她當年特別喜愛的產品。
2 : GS(14)@2012-03-10 17:11:13

http://en.wikipedia.org/wiki/Sara_Blakely
Biography

Sara Blakely was born on February 21, 1971,[4] in Clearwater, Florida, the daughter of a lawyer and an artist. She graduated from 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with a degree in communications. While attending she was a member of Delta Delta Delta sorority, and worked part time at Disneyworld.[5]
[edit] Career

Blakely joined local stationery company Danka, and began selling fax machines door-to-door.[6]

In the heat and humidity of Florida, she tried unsuccessfully to find pantyhose that didn't have seamed toes, and that didn't roll up the leg when she cut them. Investing her life-savings of $5,000 she moved to Atlanta, researching and then agreeing production run deals with local manufacturers. Having read books on marketing, she designed her own logo on a friend's computer, and then to save the $3,000 legal fee needed to trademark the Spanx name, used a Barnes & Noble textbook and learned how to do it herself. In 2000 she launched the Spanx brand from her home, undertaking all initial calls and marketing herself across North America. She was later caught on CCTV by a department store repositioning her products so they were displayed more prominently. The Spanx company and brand are now valued at more than $1Bn dollars.

In 2006, she launched the Sara Blakely Foundation to help women through education and entrepreneurial training, and has funded scholarships for young women at Community and Individual Development Association City Campus in South Africa. She appeared on The Oprah Winfrey Show in 2006 and donated $1 million to Oprah Winfrey's Leadership Academy.

Blakely was a contestant on The Rebel Billionaire, and starred as one of the judges on ABC's reality television series, American Inventor. She also guest-starred on Free Radio in January 2008.
束衣 創辦人 創辦 一腳 白手 興家 家變 富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221

樂香園:吉野家變大慈善家?

1 : GS(14)@2012-10-01 13:27:1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928/18026825
一直市傳會「抽水」的合興(047),日前終「出手」,悉數行使可換股債券(CB),再出售部份股份,套現約7億元。在金錢世界,只要有需求,大股東出售股份套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惟今次配股,最特別是有部份股份「轉讓予一家香港慈善機構」。大股東變大慈善家?
據悉,該受惠慈善機構是青苗基金,所獲得的約4.2億股,按昨日收市價計,大約值1.58億元。若單計大股東洪氏家族於合興的持股量,其身家約為27億,1.58億元捐款可算「大手筆」。
發財立品?這一點密西比不敢質疑,亦想代表受惠機構再多謝洪氏,但大家有沒有留意,當配完股及捐出股份後,大股東持股量降至74.8%,剛好低過75%的最高持股水平。會不會有可能是「批唔曬」,但又想找一個不會減持的獨立第三者長期持有,減免對股價的震盪?
順帶一則澄清,週三寫普拉達(1913)預測今年銷售增幅約為15%,但查實所指的是同店銷售,而去年度同店增長幅則是23%,放緩情況符預期。希望大家沒有給這個數字嚇倒。
密西比
2 : GS(14)@2012-10-01 13:27:59

http://www.youtharch.org/media.html
青苗基金
3 : 亞力士(1473)@2012-10-02 12:37:42

這一點密西比不敢質疑,亦想代表受惠機構再多謝洪氏,

<----

佢憑乜代人多謝
4 : GS(14)@2012-10-02 12:39:05

3樓提及
這一點密西比不敢質疑,亦想代表受惠機構再多謝洪氏,
<----

佢憑乜代人多謝


又有道理
香園 吉野 家變 變大 慈善家 慈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645

離廉署返民主黨險家變

1 : GS(14)@2016-09-09 05:20:07

【本報訊】若非當年決定由廉署重返民主黨,新一屆立法會未必有一位廉政先鋒。林卓廷坦言太太當時極力反對,險些家變。林卓廷中大畢業後就到民主黨工作,2007年因不滿黨的安排而離職,轉投廉署擔任調查主任,他笑說:「過咗3年安樂日子。」前主席何俊仁2011年邀請他回巢,出任總幹事,「仁哥話『如果你想下半生過住安穩生活就留喺廉署,但如果你想喺呢個大時代發揮同貢獻就返嚟民主黨』,聽完後令我醒覺,當時心裏面決定返去,但要過老婆嗰關。」


高大樣惡常帶隊拉人


他用3日時間游說太太,但她極力反對,「佢哦足我3日,不斷質問我係咪諗住返去?有冇考慮過屋企未來?佢更加大喊同用力打牆,從來未見過佢情緒咁激動,嚇死我」。幾經思量後,他堅持回黨,至重返民主黨後一年,太太才開始接受事實。他承認對太太有虧欠,「我揀咗一條暗晦不明嘅路,作為太太同母親角色,佢係有道理」。林承認性格強硬嚴肅,外表兇惡,絕不向惡勢力低頭,自言與黨友鄺俊宇走不同路線,「我喺廉署時,上司叫我做team leader,帶隊拉圍標主腦,呢啲人通常有黑社會背景,因為我夠高大(6呎4吋)兼且嗰樣夠惡,可以壓得住對方」。■記者謝明明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909/19765161
離廉 廉署 署返 民主黨 民主 險家 家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276

無公佈退機安排 用家變人球

1 : GS(14)@2016-10-12 07:48:24

【本報訊】三星香港昨宣佈停售Note7,但卻沒公佈退機安排,有用家慘變人球!兩名Note7女機主昨午曾先後趕往三星旺角維修中心及當初買機的零售店欲退款,卻同樣不得要領,無所適從,頓感無奈及憤怒,「若手機未換就爆炸點算?」任職醫護界的黃小姐稱雖然各地有爆炸事件,但她一向信賴三星,於上月30日購入Note7,但至昨晨從新聞得悉三星呼籲全球停用Note7,她感到憂心,加上將前往日本,她怕拿着Note7或無法上機,「喺飛機度爆炸點算?」她遂於昨晨10時許致電三星香港熱線希望退款。但三星職員在電話中竟指「全球不代表香港」,指香港Note7不會停售及回收,令黃氣上心頭:「全球退機我都冇份,唔通我住喺火星?」至昨午三星香港終發聲明證實港澳停售Note7,又指可退款,她昨午與同樣買了Note7的朋友馮小姐前往旺角三星維修中心要求退機。


衛訊CSL今自行回收

豈料三星維修中心的女職員卻指只可到零售店退款,馮黃兩人惟有分別回到當初買機的鑽石山及東涌電器店查詢退機,但兩店同樣指暫不能退款;馮小姐嘆謂因擔心手機起火已有點神經衰弱。另一苦主伍先生上月底在網吧為Note7充電時,手機突冒煙起火,伍昨稱「回收決定來得太遲」,他指三星雖承諾向他退款,但亦已無法挽回他對三星的信心。雖然三星未公佈退機安排,但衛訊宣佈其客戶今日起可憑Note7及單據到門市退款。有在CSL買Note7上台的客戶昨日收到通知,可到CSL退回Note7轉買其他型號手機。■記者徐雲庭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12/19798466
公佈 退機 安排 用家 家變 變人 人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60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