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善於規畫的好習慣》安麗最高榮譽皇冠大使鍾易宏 「一日之計在昨夜」 分秒必爭累積數億身價

2014-06-23  TWM  
 

 

帶領全台二、三萬名幹部的安麗皇冠大使鍾易宏,每一場演講都能激起團隊的熱情,近年他把事業重心放在中國及印度,平均每月出國兩趟的他,究竟如何做好行程規畫及利用搭機時間提高管理效率呢?

撰文‧劉育菁

想向全球直銷領導品牌安麗皇冠大使鍾易宏約採訪,得提早二個月安排,今年光是五、六月,他就有四趟出國行程。剛從中國瀋陽回台的他,趁著到台北總公司的會議空檔接受訪問,停留台灣不到一週;結束採訪後,隔天又要搭上安麗的日韓郵輪旅行團,與家人度過美好的快樂時光。

每年平均出國二十趟,除了每年三、四趟的安麗獎勵旅遊,有一半是因工作需求必須到國外拓展新的市場,如中國、越南、印度及美國等。若還有空檔,鍾易宏會另外安排「單純」的特殊行程,比如以色列耶路撒冷的心靈之旅,或俄羅斯的歷史之旅等,透過旅行增廣見聞,拉高國際視野。

鍾易宏這樣邊玩邊賺錢的生活,已過了快十年,近耳順之年的他,生活平實,住的是三十年前的國宅「起家厝」,一樓當作辦公室使用,二樓當成住家;但他在台南成功大學、生活機能最佳的東區,至少有五戶收租不動產,身價估計數億元。

鍾易宏加入安麗之前,是台南小有名氣的補習班講師,一堂課擠滿四百位學生,收入是同儕的數十倍。後來因緣際會進入房地產領域,因為邏輯推理佳,加上口條清晰,別人半年賣不掉的爛尾樓,經過包裝與設計,反而成為買方眼中的紅蘋果,一個半月就脫手,替公司賺進百萬元佣金。

排好順路行程 出差一趟就搞定加入安麗前,鍾易宏「做什麼、就像什麼」,因此,當他跟著太太聆聽一場演講,有如醍醐灌頂,一下子開了竅,「如果我連補習班及房地產多如牛毛的管理細節,都能經營得有聲有色,沒道理做不好安麗。」當下,鍾易宏腦中只想著有一天要當上皇冠大使。

二十五年後,鍾易宏可以大聲說:「我做到了!」二○○九年他已晉陞安麗最高榮耀──皇冠大使,是安麗獎勵旅遊的座上嘉賓,更是頭等艙的常客,在全台灣三十六萬名會員中,只有僅僅十位直銷商能獲得這份殊榮。

鍾易宏能有今日的成績,不浪費任何時間絕對是重要關鍵。跟了他十多年的助理楊森峰說:「以前鍾老師要到屏東拜訪核心幹部,中間一定會再安排高雄幹部的會面,既然都走一趟了,就把時間運用得更極致。」更何況,近年鍾易宏把事業版圖從台灣跨到海外,從搭飛機的空檔乃至出國行程安排,他絲毫不浪費時間。

搭機時只做兩件事 思考與看書鍾易宏在飛機上只做思考、看書兩件事。如果是二、三小時的短程航班,他多半拿出筆記,靜心思考行程是否妥善,因為跑一趟中國約四至七天不等,卻要滿足中國百位核心幹部的需求,身邊的人都能感受分秒必爭的壓力。

「從下飛機那一刻,就跟時間賽跑,進入戰鬥狀態。」經常陪鍾易宏出國的中壢分會會長尹彥淳觀察說,從機場到飯店的路途,他一定和當地會長搭同一輛車,先熟悉當地市場;其次,進入飯店後,第二位接見的人是主辦單位負責人,主要是瞭解演講對象、人數及內容,若有進一步的想法,馬上更改演講切入角度。

等到大會結束以後,鍾易宏接下來會安排私人的訪談,通常他會依照事情的輕重緩急來排出會面順序,而非職務高低。鍾易宏解釋說:「越是複雜的事情,越要簡單做。」把困難的事情解決,其他都能迎刃而解。

為了塑造「安麗找家人,而非找客人」的感覺,鍾易宏在中國經常邀請各地幹部到他下榻的行政套房,簡單煮個家常菜,彼此近距離接觸及分享工作與人生心得。他說,自己什麼大餐都吃過,到了中國應該把時間留給大家,外出吃飯搭車、點菜,太浪費時間了!

鍾易宏經常掛在嘴邊的工作哲學是:「一日之計並非在於晨,而是一日之計在昨夜,只有事先做好準備,隔天才能事半功倍。」這也是從當數學講師第一天,就已培養四十年的好習慣。

機上擬講稿 笑話橋段都細膩設計回想起當數學講師時,每天睡覺前,他除了準備講義外,連課堂穿插的笑話橋段,也都會經過細膩的設計,並思考如何巧妙地與課程連結。九十分鐘課程,他不但能恰如其分拿捏時間,根本沒有學生想打瞌睡,每一班幾乎堂堂爆滿。

早年鍾易宏因為一場演講而改變一生,現在平均一年三十場百人以上的演講,闡述的主題不外乎是成功之道,但要讓聽者動心,「用對的語言說話才是關鍵」。這也是他每每在演講之前,一而再、再而三,不斷揣摩的核心,更是他每次搭飛機必做的功課。

簡單地說,鍾易宏到不同地方分享成功之道,切入的「關鍵字」都不同。以中國為例,當地的人民因為長期「窮怕了」,因此他會強化「賺錢」的動機,讓聽眾從演講中感受到更多希望;場景轉到印度,由於印度階級不易流動,每次演講之前,他必定確認聽眾職業,為了避免文化上的隔閡,演講內容多半穿插很多小故事,把安麗的核心精神帶進來。

一樣的演講內容,搬到台北呢?鍾易宏的觀察是,過去幾年台灣薪水不漲,大家都「窮慣了」,只要小確幸就很滿足,因此他的演講重點會偏重在「如何把生活可以過得更好」、「讓每個人都有夢想」來打動人心。

當然,遇到更長的飛行時間,鍾易宏除了準備演講內容,如果行程與工作相關,他會帶一本管理的書籍;若是單純的旅遊,與當地相關的歷史則是首選,「因為當你有需求時,吸收的速度最快。」兩年前,鍾易宏到印度開發市場,喜歡史地的他,隨手帶了一本與印度文化相關的書籍。他發現印度人的做事習慣,與台灣人極為不同,擔心團隊無法融入印度文化,在飛機上一直思考,如何切入這個市場?由於不熟悉、不瞭解,鍾易宏一下飛機隨即更改行程,投入較多時間瞭解當地風俗民情,而非與當地幹部溝通方向,因為發現印度人工作普遍有慢及錯兩大特性,貿然要求他們改變,合作恐怕難以進行。

因此,鍾易宏要求團隊改變做事的方法,用緊迫盯人的方式,來達到工作如期完成目標,「如果我們不先融入當地文化,根本打不進十三億人口的市場。」事後來看,他的方法是正確的,因為明年在鍾易宏的團隊中,就會出現一位月薪十五萬至三十萬元台幣的翡翠與鑽石獎銜的優秀幹部。

保留充電時間 不迷失自我很多業務主管雖然懂得利用時間,但經常失去自我,鍾易宏除了幫助別人,卻也保留自我成長的空間。生活作息規律的他,上午七點起床,九點前用完餐,上午的時間留給自己,沉澱心靈,下午安排外出行程,如果沒有外地行程,四、五點回到住家,就到附近國小操場跑個十圈,維持最佳的體能狀態,過去十年如一日。

就如同鍾易宏帶領的「群雁」團隊意涵,當領頭雁鼓動雙翼時,對尾隨的同伴都具有「鼓舞」的作用,雁群排開成V字形時,比孤雁單飛增加了七一%的飛行距離。鍾易宏很清楚,自己要成為雁群的領航者,幫助白天仍然在上班的人挑水,下班後要懂得利用時間挖井,時間到了,終將能挖到一口源源不斷的寶藏。

鍾易宏

出生:1955年

現職:安麗皇冠大使

經歷:補習班講師、房地產銷售經理

學歷:成功大學企管系

2個撇步,讓鍾易宏效率百分百1.用即時通訊,管理全球零時差基本原則是「今日事、今日畢」,能用簡訊溝通,就不須電話聯絡。

LINE:鍾易宏建立30至40個群組,每一群組可加入200位朋友,只要一上線就能與全球各地的直銷商即時溝通。

WeChat:多數用來與中國直銷商聯絡,特別是語音留話功能,不用花時間手寫就能快速與上百人溝通。

WhatsApp:只用來與私密好友聯絡。把群組分類管理,就不易傳錯簡訊。

2.善用手機行事曆,行程不漏勾鍾易宏用手機內建行事曆安排每日行程,因為必須經常飛行,兩個月內的行程都已滿檔。手機也能與電腦同步,不管在哪裡都能清楚掌握與規畫。

A 對已完成事項,行事曆會自動標出橫線記號。

B 對每月或每週的固定行程與非固定行程,用顏色加以區隔。

C 即使有祕書與助理,為了避免記錯時間,同時使用提醒功能。

善於 規畫 畫的 的好 習慣 安麗 最高 榮譽 皇冠 大使 鍾易 易宏 一日 之計 計在 昨夜 分秒 必爭 累積 數億 身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365

安麗救老化新招:到迪士尼辦桌

安麗救老化新招:到迪士尼辦桌 
 
2014-11-24  TCW
 

十一月十二日傍晚六點,美國加州迪士尼冒險樂園,正常的營業時間尚未結束,遊行大街已經掛上「VIP ONLY」的牌子。他們要迎接的,是一千一百位從太平洋另一端來的貴客。

帝王蟹、龍蝦、牛肋排、烤火雞如流水般無限量供應,米老鼠、唐老鴨、高飛狗穿梭宴會間與賓客合照。餐後與玩具總動員、超人特攻隊中的人物一起繞園遊行,最後再欣賞一場長達二十分鐘的冰雪奇緣水舞秀。

這是史上第一次,迪士尼在園內封街辦流水席。

「就我印象所及,迪士尼從未給予一家跨國公司這種待遇!」在迪士尼擁有二十二年資歷的媒體總監杜伊爾(Robert Deuel)表示。

為了顧及到從世界各地買票進場的遊客,迪士尼極少在正常營業時間出借場地。自一九五五年開園以來,只有沙烏地阿拉伯王子曾以王室的身分砸下新台幣六億元,包下整座遊樂園。即使美國本地公司如富國銀行(Wells Fargo),也只能在特定區域辦活動。

由於這次的規格之高前所未有,迪士尼特別組成了一個兩百多人的跨部門團隊,提早半年調整並公告當天的遊客路線,由亞洲區銷售總監親自監督,除了執行之外還全程記錄細節,準備做為日後承接類似活動的範本。

百億營收危機:高齡化前後世代業績占比達七:三

令人驚訝的是,如此大陣仗的歷史性創舉,竟是安麗台灣為了犒賞經銷商所舉辦的獎勵旅遊。

「再不做出改變,吸引新血加入,我們(對年輕人來說)就會變成明星花露水,」安麗台灣區總裁劉明雄說。

二○一三年,安麗台灣業績首度突破一百億元,不僅創下連續五年營收新高的紀錄,根據直銷世紀的報導,領先第二名達四十二億元,龍頭寶座地位穩固。

然而亮麗的數字背後,隱藏著一個看不見的危機。百億營收中,近七成是由年長直銷商所貢獻,三十五歲以下的青年直銷商生產力占比僅三○.五%。並且, 安麗台灣內部預估,今年的業績成長率約三%到四%,比起往年動輒兩位數的成長,已有趨緩跡象。

拒絕過氣變法:年輕化導入新科技+年度獎勵旅遊

向來不以眼前成就為滿足的劉明雄因此提高了警覺:「我們看的不是兩年、三年,而是未來十年!」他認為,如果沒有趕快採取行動,安麗可能就成了過氣的代名詞。

早在三年前,劉明雄就有意識的在推行年輕化策略。在分享上,請來二十七歲的超馬選手陳彥博、二十四歲的教育家劉安婷,取代傳統的鑽石級經銷商擔任演講嘉賓,講題也不再圍繞在業績數字上,而是更多探尋工作的價值與意義。

課堂上,打破傳統排排坐的嚴肅形式,允許年輕人可以拿杯咖啡,隨意坐在地上,分享討論經銷心得。

工具上,搭上智慧型手機與行動上網浪潮,用App取代紙本資訊,把所有資訊整合上雲端,讓年輕人可以在隨時隨地邊低頭滑手機邊做業績。

娛樂上,舉辦星期天一大早騎自行車的「心騎日」活動,劉明雄親自帶隊「尬車」,一邊拉近與年輕人距離,一邊了解新世代的想法。去年的年會,甚至忍痛放棄他最愛的蔡琴,改邀請年輕人的偶像五月天來獻唱。

並且,為了讓年輕人有更多參與感,舞台上分享或接受表揚的不再清一色是年長的經銷商。「我們正在研究新的激勵制度,讓年輕人可以更快獲得成就感,」劉明雄說。

而最能激勵經銷商士氣的,莫過於一年一度的獎勵旅遊。

對四、五年級生來說,只要能出國,就是新鮮經驗。但「對新世代來說,你沒有端出獨一無二的體驗,很難吸引到他們,」安麗台灣總經理陳惠雯說。

以迪士尼樂園為例,許多七年級生可能早就去到不想再去,但「在遊樂園裡面封街吃辦桌,這種經驗絕對不會有吧?」陳惠雯說。

為了實現這個瘋狂的構想,陳惠雯與其團隊過去一年至少飛了加州六次,實地考察場地狀況,寫出三百多頁的工作手冊,掌握所有的細節。而為了符合消防法規,一張座位圖修改了十二次,從市政府到州政府不斷來回溝通協調,展現出堅持到底的決心,最後終於讓迪士尼執行長伊格(Robert Iger)拍板同意。

避年長者反彈:兩線並進推動創新,也保有傳統做法

然而年輕化最大的困難點,在於年長者的反彈。不少資深經銷商開始覺得公司為何在政策上獨厚年輕人,App、行動上網等工具的創新,對他們來說不是便利,反而是負擔。

「所以我們必須兩線並進,一面推動創新,一面還是保有傳統的彈性與做法,」劉明雄說。就連部分娛樂或開會的場次,也分為年輕場與年長場,有些是專屬年輕族群,有些則開放讓所有人參與。

如同百年企業IBM必須讓大象跳舞,今年三十二歲的安麗台灣也得讓老狗變出新把戲。迪士尼封街打響亮麗的一炮,但在制度上如何讓三十六萬經銷商都能跟上,將是年輕化工程最大的課題。

安麗 麗救 老化 新招 迪士尼 辦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348

窮人租不起+富人屋閒置=單親媽擺脫一坪房 香港安麗前舵手 幫窮人住進富人區

2016-02-29  TCW

香港劏房與兩個孩子的媽

做為一個帶著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香港對燕萍來說,是個黑洞。她找不到正職工作,照顧兩個孩子占去她大部分的時間。三人擠在不到兩坪的劏房中,一張床占去多數空間,沒窗,分不清楚外頭晴雨,孩子不時生病。即便如此,租金還是政府各項補助加總的兩倍多,「我不吃不喝不穿,也住不起……。」現在的她找到工作,房子有客廳、廚房,孩子學拉小提琴、打鼓。帶她走出黑洞的是一家社會房產公司──「要有光」。

在香港,有十七萬人過著這樣的日子:

他們住在屋齡超過五十年的建築物中,一間公寓被分成十間以上,在這些被稱為「劏房」的狹小陰暗空間裡,床的上面是曬衣間,馬桶上方是電磁爐、餐桌,沒有對外窗。為了重新鋪設管線,樓層地板加厚了一層,也讓老建築加重負擔,新拉出來的電表把大樓入口遮到看不見牆面。

色情產業為鄰、火災、甚至整棟樓垮,是除了蝨子、抑鬱症外,這十七萬人每天的害怕。六年前一棟樓塌、四年前一場大火,送走十三條人命,也擋不住貧窮線下四十萬人的前仆後繼,香港劏房租金漲幅還比豪宅多出一倍,讓更多人「改房」出租,最新的房型,大小有如棺材,一.五立方公尺的膠囊房月租約新台幣六千元。

劏房問題如社會地雷,但對曾帶領上萬名會員、四十六歲余偉業來說,卻是辭去安麗香港區總經理,中年創業最好商機。

房價及居住問題一直困擾著香港政府,來自國際的資金,加上中國、南亞的移民壓力,讓香港房價居高不下,即使有公共住宅制度,但貧富差距居亞洲最高的香港,申請入住社會住宅的需求卻遠遠超過新屋的建造,政府束手無策,「一年上房」的政策屢屢破功。

問題一:整戶租金太貴找不到房客,成富人的特殊煩惱

把政府都解決不了的問題當作創業機會,經商二十餘年的他,拋出的解方很大瞻:讓弱勢住進富人的第二套房。

「兩個數字,香港貧窮線以下有四十萬人,但有超過三十萬人有兩套房子,」余偉業說。

別以為他癡人說夢,從一二年拿到第一個房產至今,委託「要有光」(Light Be)管理的房產去年底近四十戶,總值超過港幣兩億元,六十幾個家庭在裡面擺脫生存危機,一百六十多人的生活重新回到社會。今年要有光管理的房產將增至百戶。

讓房東把房子拿出來給窮人住,連余偉業老婆都不肯相信,「這整件事都瘋瘋的,直到公司開記者會,我才知道他要幹嘛。」

五年前,他從安麗辭職時,自己也沒有把握。「我的假設是物業主是有良心的,他們願意賺少一點,」一個假設,花了他兩年時間證明。

中年轉業,他彷彿重考一樣。每天跑圖書館,讀香港地產市場研究、政府補助政策,還到劏房、社福機構拜訪弱勢。他發現,香港住宅困境是市場失靈的結果。

要開物業管理公司,他先考專業執照,一邊讀書、一邊進入物業公司擔任助理,提老闆公事包,以了解物業主的世界。

從繼承房產的二代到開發商,余偉業發現他們的需求與難處,房價過高,讓他們找不到租房及買房者。「整個市場被價格給綁住了,我想為什麼不能在價格的束縛外重新思考(think out price)呢?」

房租太高,一戶完整的住宅反而難租,擁有第二套、第三套房產的他們,管理成本比租金收入還高,如何找到房客,競成了這些富人的特殊煩惱。

「還有一些,是為了回饋社會。」早期儲蓄買下的房產,在市場推升之下競成為高價資產,有些物業主希望能以合理的價錢出租,但卻找不到門路跟放心的房客。

問題二:單親媽沒錢租高房價讓政府補助全進房東口袋

市場另一端,弱勢及政府,也遇到障礙。香港政府長期補助綜合援助金、公共住宅,但除非成功住進公共住宅,否則再高的補助也抵擋不過高房價,給弱勢的錢像丟進池塘般進了房東口袋,弱勢家庭還是無法在生活品質、教育上投入資源,社會階級流動凍結。

其中,又以單親媽媽最是弱勢中的弱勢,沒工作、沒房產、需要長時間照顧孩子,而陷入無解的負面循環。在香港貧窮情況報告中,各種貧窮人口中,單親家庭擁有全職工作的比率最低,不到三成。當住進公屋要等上三到六年,這些弱勢家庭跟下一代,只能住進劏房,卻又衍生更多社會問題跟社會成本。

突破點:一間公寓入住三個家庭兼顧房東收益穩定、房客租屋減壓

「政府看似投入了很多的資源,但是都沒有效率,」余偉業說,他想做的,就是讓閒置的資源及需求媒合,讓單親家庭住進第二套房,「商人的使命就是讓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益,不是嗎?」

他決定以三年為期,讓一間公寓住進兩到三個家庭,以社福計畫結合房產的方式,讓弱勢站起。房租,依照每個單親家庭拿到的社會補助金為準,如此一來,單親媽媽找到安全、穩定、可以跟鄰居、社工互相照顧的居所,房東則收到比市價低約三%的租金,但省了管理及維修成本,對物業主來說,也成為穩定的長期投資。

曾跟著余偉業拜訪單親家庭的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辦人魏華星觀察,余偉業雖是商界出身,但卻相當了解弱勢,沒有距離。原來,余偉業就是弱勢家庭的孩子。

直銷經驗:用訓練下線方式助房客確保她們三年內重返就業市場

爸媽在戰時逃到了香港,若不是有社會住宅讓一家五口安頓下來,他不會有後來一路完整受教育的機會。「所以我一開始就會跟他們說好,要有光不是給你一個房子住,而是給你一個訓練,三年之後要找到人生的方向,」余偉業用嚴格來形容自己的風格,就像過去他帶領安麗一百五十位幹部、上萬名會員一樣,他用短、中、長期訂定目標的方式,激勵單親媽媽們。

「當你的生活是在馬桶上面吃飯的時候,任何人對任何機會都不會說不的。」

要有光的七名正職員工,加上來自牛津、哈佛、律師、會計師背景的志工,長期跟單親媽媽們互動,幫她們做就業訓練、面試練習,確保三年內她們能站起。

但弱勢接受幫助久了,有時會拒絕走出舒適圈、拒絕自力更生。余偉業笑著說,「對社工生氣簡單,但對我們生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既有社工般服務陪伴,又有房產公司的主導權,更有力量要求人住對象接受培訓。

以燕萍為例,兩個孩子在要有光幫助下找到社區共學組織,找到義務的音樂老師敦孩子,「搬進來之後,他們的病少很多,也開心很多,知道這個社會還有人關心我們,」燕萍說。她的房門上,掛著五、六頁的生活公約。

相較政府的僵化、房產公司的追求獲利,要有光補足中間的空缺,可以更彈性利用資源。如今,資源匯集日趨多元,除了個人房產委託出租,還有家族基金會、銀行、大型開發商,以資金、房產、提供設計師、工班等方式,幫助要有光,在香港各區打造「光房」。

驚人的是,三分之二的光房集中在維多利亞港的周圍,香港房價最高的地段。

「其實只有第一戶是我們自己找的,後來都是介紹來的,」余偉業笑說,謹慎的他花兩年摸索,找出政府、社福、商業市場中的各方需求,再花半年,帶三個家庭住進第一戶,建立整套服務流程之後,訓練來自地產及社福的員工,然後才開記者會,公開要有光的新模式。

「很多香港人想回饋社會,尤其大家都用『地產霸權』稱他們的時候,」他將自己形容為階梯,接合上層與底層,只要能為他們創造社會價值,低利潤不是問題。

用「老派的商人」形容自己,他看見跟他同個世代,靠著讀書、努力工作、白手起家的商人,許多人信奉永續的經商,將資源最好運用,不追求無上限的獲利,「因為那樣就變成惡魔了!」

香港的房市因惡魔而失靈,他試著找回永續的商道,連政府也找他拿藥方。我們來到上環永利街,夾在高聳的商用大樓、高價住宅之間,一棟超過五十年的建築前,擺出了歲末派對。這裡是政府委託給要有光的六個老屋翻新的物產,現場上百人包括了要有光的住客、前住客、志工還有合作的公益組織。

眼前,這些單親媽媽開著香檳,為每一個客人倒酒,感謝一年的辛勞,一旁,大的孩子抱著小嬰兒,大哥哥還親了小女孩的臉一下,其實他們才剛結束閱讀課,擔任志工的老師稱讚,這些孩子的進度比一般中產家庭的更快,五、六歲的孩子都能自己閱讀了。

成績單:政府主動交託物業若接手,將可安置近五千個家庭

創造的績效連政府都埋單,香港政府首開先例,將一棟四十戶的前紡織廠宿舍交由要有光經營。如果順利,香港光是閒置校舍就有超過一百間,根據香港審計署統計,只要能改建其中八十間,就可安置四千九百多個劏房家庭。

從政府、企業、弱勢中找到新的方式,重新分配資源,堅持薄利的要有光二〇一五年業務翻倍之後,今年將收支平衡。離開光鮮亮麗的世界五年,「好像我所有經商的訓練都是為了這時候。」他與歐美、澳洲、印度的經理人都在討論,當城市發展到了不是錢可以解決問題的時候,「能不能用新形態的企業,幫社會找解方,這是我們這代經理人的責任,誰不想要一個下一代能過(的下去)的世界呢?。

專家相對論APPLE HOUSE房屋自售平台總經理葉國華:媒合窮富兩端,跨業合作商機大

要有光「社會房產」的營業模式,在同樣專精豪宅市場、具有超過20年房仲經驗的葉國華眼裡,是一片沒人找得到的藍海市場。別人眼中的邊緣人,可能是他(余偉業)的資產,葉國華認為,貧富差距太大、房價高漲之下,閒置房產便成了問題。對地產商,建商、銀行來說,很多賣不出去的豪宅或一般房產,因價格太高沒人買,與其放著繳稅,不如交給要有光活化。「這些客戶名單是很有價值的,租屋客的消費力不能小覷,」葉國華認為,不論是窮富兩端,未來都能跨業合作的機會,把眼光放遠的話,此媒合平台的市場潛力絕對不只是「由民間發起的社會住宅」而已。

撰文者劉致昕

 
窮人 租不 不起 富人 閒置 單親 擺脫 一坪 坪房 香港 安麗 麗前 舵手 住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403

現代神農氏 打造全球首座中草藥中心 他的一句話 讓安麗斥資八億在中國填土整地

2016-05-16  TWM

看見消費者對中草藥保健食品有極大需求,安利(中國)研發中心研究開發總監韓強, 成功說服總部,在無錫打造全球第一座中草藥有機種植研發中心,為安麗找出金雞母。

走進全球直銷商龍頭安麗(Amway)在中國無錫打造的中草藥植物研發中心,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無邊際的有機農場,面積相當於二十五座台北小巨蛋,再加上面積達兩千平方公尺的科研溫室,整個中心種植的稀世珍草達兩百多種,連九大仙草之首、被譽為「救命仙草」的鐵皮石斛都能找著。

安麗全球去年營業額達近一百億美元,安利(中國)貢獻了四成,其中保健食品品牌紐崔萊占安利(中國)一半,中國保健食品市場可說是旗下最大金礦,難怪已在廣州、上海設有研發中心,安麗還願意點頭在中國無錫砸八億新台幣成立中草藥研發中心,更請來二十多位中草藥專家組成頂尖團隊。

「讓安利再走八十年,希望在我們手裡走更遠!」安利大中華研發副總裁陳佳表示。

安麗每十年就有一重大計畫,中草藥是打開安麗下一個十年的鑰匙,而關鍵人物是一名研發人員:韓強。

看見新趨勢

說服美國總部投資中草藥

今年二月,中國國務院印發的「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二○一六│二○三○年)」,提出到二○二○年,中藥工業總產值要達到占醫藥工業總產值三○%,這項綱要點出中國中草藥市場的爆發力。

「說到保健食品,在中國,逃不掉就是要做中國養生保健、中草藥研究!」安利(中國)研發中心研究開發總監韓強在七年前就預見中草藥潛力。他分析中國保健食品中,獲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藍帽子標誌認證的,六成為中草藥產品,可見消費者對中草藥保健食品的需求。他在○九年就積極說服總部投資該項研發。

一一年,由韓強率領的研發團隊,在美國推出第一款中草藥保健品「銀杏蓯蓉片」,以預防記憶衰退為訴求,銷量是原本不含中草藥成分的三倍,讓總部驚豔。

一三年,該產品在中國上市,擠進安麗在中國銷售的保健食品前五名,加深總部對中草藥市場的發展信心。

雖然總部在○九年尚未點頭投資,韓強卻已跋山涉水找植物中心開發地,三年內走過九個省分、四十塊候選地,南至廣州,西至四川、雲南。原本低頭面對燒瓶的科學家,抬起頭面對人群,與官員打交道,他坦承這是極大挑戰。

韓強回憶說,最早其實看中的是江蘇位於陽澄湖三大半島之一「美人腿」,當地政府卻希望安利(中國)蓋以休閒度假為目的的「農家樂」而作罷。幾次挫敗下來,才找上積極想從製造業升級為研發產業的無錫。

在無錫三百多個地點,他四處抽取土壤送檢美國、中國等實驗室,意外找到不受農藥殘留、重金屬汙染的無錫新區吳文化博覽園區。這塊溼地藏有超過百座春秋時代留下的古墓,受到《文物保護法》保護。

「光是我們園內就有四座古墓,這裡受到政府保護,未來也不會在附近開放製造業,我們完全不擔心未來附近會被開發。」找到這塊地,韓強終於讓總部在一二年點頭,也與無錫政府簽下三十年租約。

整地耗三年

休耕輪作只種有機植物

拿到地之後,更艱難的關卡還在後頭。吳文化博覽園區屬於溼地,原本種植水稻,並不適合需要疏鬆且肥沃土壤的中草藥種植。因此,一二年起,安利運來二十五萬立方公尺的泥土,將低窪農地填高三十五公尺,改造農場六成以上溼地。填完土還得進行休耕、輪作、種植讓土地肥沃的綠肥植物。「我們在土地上種豆類、木須等綠肥作物,民眾還以為我們種雜草,打去國家信訪局投訴我們!」韓強笑說。

花三年完成「整地」,前後六年心力完全投入研發中心的建設,安利(中國)植物研發中心終於落成,韓強說:「我們可是全球第一家做中草藥有機植物研究的!」陳佳更透露,明年將會看見研發中心的首次成果:首支以抗老為目的的中草藥保健食品。

過去安麗的有機農場均位於美洲,而現在這座研發中心離台灣最近,單趟航程只要兩小時。國內保健食品最大代工廠大江生醫執行副總經理廖偉傑分析,安利成立研發中心,在策略上蘊含「自產自銷」的概念,讓消費者能看見安利的「研發能力」,食用更安心。

安麗近五年來推出肉蓯蓉產品,在中國、台灣都傳佳績,植物中心明年也即將推出新品,市場都在觀望安麗新開闢的中草藥保健食品市場,是否能再為其增添火力,成為安麗下一個金雞母。

撰文 / 黃家慧

 
現代 神農 打造 全球 首座 中草藥 中心 他的 的一 一句 句話 讓安 安麗 斥資 八億 億在 中國 填土 整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19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