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悟空傳》上映前三天資源遭泄露,誰是“偷走”3億票房的始作俑者?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11/164069.shtml

《悟空傳》上映前三天資源遭泄露,誰是“偷走”3億票房的始作俑者?
娛樂獨角獸 娛樂獨角獸

《悟空傳》上映前三天資源遭泄露,誰是“偷走”3億票房的始作俑者?

畢竟,盜版資源的危害不應該是出現在誰頭上,誰”自認倒黴”,而應該是整個行業攜手共同維護電影市場的“生態發展”。

來源 | 娛樂獨角獸

作者 | 龐宏波

距離《悟空傳》上映僅剩3天,然而近日電影卻意外遭遇“麻煩”。7月8日,網絡突然瘋傳電影的盜版資源,雖然該資源為無特效版本,但電影的時長和官方公布的時長相差無幾,其可信度和完整性都相對較高。

此次盜版事件對於《悟空傳》的影響不言而喻,據該片營銷公司的相關負責人接受娛樂獨角獸采訪時表示,針對此次盜版事件,正在協商擬定一個最新的聲明,不排除通過法律途徑進行維權。此次盜版事件對於該片票房成績或許也會產生一定的影響,相關負責人也表示此次盜版資源的泄露對於電影票房可能會造成2到3億元的損失。

3.webp

其實盜版資源一直被認為是全球電影產業發展的“毒瘤”,之前《加勒比海盜5》上映前夕疑似被黑客“勒索”,隨後好萊塢30多家影視公司共同成立了“創意與娛樂聯盟”來打擊盜版資源。

相比好萊塢遭遇黑客攻擊的“天災”,《悟空傳》盜版資源泄露看起來更像是“人禍”,而且相比好萊塢成熟的產業鏈開發,內地電影更加依賴票房。作為暑期檔有望突破10億大關的超級大片,如今遭遇映前資源泄露,是否會成為業內的一個標誌性事件,讓打擊盜版成為行業的新風口呢?

“環環相扣”變“環環可漏”,

暴露行業最大短板?

如今電影制作的成本不斷升高,制作流程也更加繁瑣。“環環相扣”的流程中,難免會存在資源泄露的風險。不過在此之前,盜版資源大多是在電影上映後流出,由於界定困難等原因一直難以對其有效根治。

此次,《悟空傳》在上映前就提前流出盜版資源,則充分暴露了行業內的最大短板。此次流傳的版本為無特效完整版,視頻左上角印有“R6_To_派華_20170327”的水印,右上角則印有“To_繆旭”的水印。

4.webp

5.webp

所以事件一出,很大程度上將矛盾紛紛指向後期特效制作公司。但截至目前,並沒有相關負責人公開表態。而出品方也在商量對策,但面對網絡瘋轉,“亡羊補牢”的效力微乎其微。

其實內地電影工業進一步成熟,對於所謂的資源保密也逐步完善。按照電影制作的流程,一部電影素材完後,會經過多方“運送”,從最開始的跟機員到後期制作再到密鑰公司制作密鑰,素材需要經過多方合力才能最終呈現在觀眾面前。

值得註意的是,制作方為了保護電影版權,會和每一個環節的合作方簽署保密協議,明確責任人和賠償金額。而近年來,無論是制作方還是後期公司,都增強了安全保護措施。但看似“環環相扣”的制作環節,卻恰恰存在“環環可漏”的風險。

因為國內普遍對於版權意識較差,而極少有可能在前期制作中就有盜版資源泄露的案例,所以“自認為”的安全就讓盜版資源有了“可乘之機”。況且在諸多流程上,缺乏實質性的監控,也不可否認存在競爭對手故意流出資源,形成惡性競爭的可能。所以,“嚴密”的安保外殼下,出現盜版的可能性極高。

從美亞柏科數字知識產權保護平臺發布的一組數據看到,僅就2015年來說,幾乎沒有一部院線電影逃開被盜版的厄運。據中國電影著作權協會影視監測管理中心檢測的數據顯示,計劃2016年春節上映的《美人魚》《澳門風雲3》和《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等電影,在大年初一早上6點左右就出現盜版資源鏈接,且畫面模糊,很明顯是影院盜錄的。

而《港囧》之前的資源泄露,在樂視給出的回複中得知是內部員工泄露高清盜版資源。而前段時間的熱播劇《人民的名義》則是報審流程出現紕漏,《煎餅俠》和《萬萬沒想到》則是在點映時被盜錄。

從後期制作到報審流程、從點映路演到影院“槍版”,盜版資源幾乎無處不在。而缺乏足夠的版權意識和強硬的監管措施,讓盜版資源成為了電影行業的最大短板。

侵權和維權成本成反比,《電影法》未來能否讓盜版侵權“有法可依”?

在今年3月,《電影產業促進法》正式實施。在其中對於許多電影行業的弊病進行了強有力的說明和規定,尤其是對近年來電影行業爆發的“偷滿票房”行為的懲罰成為了《電影產業促進法》的一大亮點。

且在該法實施後就成功打響“第一槍”,一個月內326家影院因涉及“透漏票房”被處罰。但在《電影產業促進法》中也不免有些“遺憾”,例如呼籲許久的內地電影分級制度,例如對於打擊盜版資源的相關處罰決定。

根據之前的媒體數據統計,2016年中國視頻盜版引發的直接損失為21.0億元,間接損失高達130.3億元,合計151.3億元,這組數據彰顯問題的嚴重性。

《電影產業促進法》在第二章第三十一條規定,未經權利人許可,任何人不得對正在放映的電影進行錄音錄像。發現進行錄音錄像的,電影院工作人員有權予以制止,並要求其刪除;對拒不聽從的,有權要求其離場。但這樣的條例規定,其處罰程度遠遠不及電影的損失,這就暴露了打擊盜版資源最大的“痛點”即打擊程度過輕。

而相比之下,對於維權的取證程度則十分複雜,維權成本也相對較高。映前泄露資源的案例較少,對於電影出現資源泄露的相關賠償難以得知。但經常出現的“影院槍版”,一旦發現偷錄行為,一般只會讓其個人刪除偷錄內容,即便是報警處理,也因為缺乏實際損失,難以進行有效維權。

相比之前,在一些版權意識相對較高的國家,對於盜版資源的打擊就較為嚴厲,會根據其行為的危害性進行處罰。例如25歲的應該籍男子菲利普·丹克斯,之前曾吹噓自己是全球第一個為《速度與激情6》盜版提供下載資源的“第一人”,由於其傲慢的盜版行為,在隨後的法庭審判中,因上傳《速度與激情6》盜版資源對於判處33個月監禁,其妹夫參與盜版電影分銷,將強制參加120個小時的社區勞動。

6.webp

既然內地已經正式實施《電影產業促進法》,如今《悟空傳》盜版資源泄露事件同樣影響十分惡劣,未來是否會因此為契機將打擊盜版,做到“有法可依”呢?

盜版助推“灰色產業鏈”,“標誌性”事件能否做到深度打擊?

其實在內地,盜版資源的問題一直較為猖狂。因為內地影迷對於 “版權意識”和“知識付費意識”都處於一個相對較低的階段,所以盜版資源一直以各種“變種”形勢存在。

在十幾年前,DVD光盤在內地大行其道。中國“盜版光碟”的數量一度非常“可觀”,無論是天橋、寫字樓、學校門口都能看到擺攤或者售賣DVD盜版碟的“出租屋”。

這在當初,一度被很多人當做“事業”來經營。隨後,隨著網絡容易發達和平民化,人們已經不再“付費“觀看盜版光碟。在網絡上,各大盜版資源的電影網站層出不窮,雖然國家一直在嚴厲打擊,但卻很難取得實質性效果。

如今,影視代理成為了新的名字。伴隨著微商的集體井噴,在網盤、朋友圈等大量散發影視資源,而因為和電影票價相比價格相對低廉,又可以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所以其“銷售量”同樣十分可觀。

去年被稱為國慶檔“黑馬“的《湄公河行動》上映當天就流出大量盜版資源。博納影業於冬表示,《湄公河行動》損失的票房高達3到5億。

上個月,好萊塢30多家內容制造商共同成立了一個名為“創意與娛樂聯盟”的全球性聯盟,希望以此來打擊“盜版對創作者、消費者以及經濟所帶來的持續傷害”。

該聯盟表明,依據P2P分銷商的計算,上一年對於寬幅影片、黃金時段電視劇,以及高清視頻點播節目的盜版下載量大約為54億次。據悉,這個聯盟將通過各成員的自我監控,以及美國電影協會的“全球反盜版資源”,來幫助執法官員打擊盜版者。

此次事件的嚴重性,或許對於內地電影行業打擊盜版資源來說是一個“良機“,無論是對於網絡監控還是反盜版資源的民間組織,都應該發揮效力,共同打擊盜版資源。畢竟,盜版資源的危害不應該是出現在誰頭上,誰”自認倒黴”,而應該是整個行業攜手共同維護電影市場的“生態發展”。

7.webp

《悟空傳》 票房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