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聯想移動總裁劉軍離職 陳旭東如何打好這把牌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2803

本帖最後由 jiaweny 於 2015-6-3 14:41 編輯

聯想移動總裁劉軍離職 陳旭東如何打好這把牌
作者:在前線

當第一時間獲悉這個重大人事調整時,跟蹤聯想多年的在前線記者心中也是大吃一驚。畢竟這樣重磅的調整,在聯想歷史上少之又少。

昨日晚間,在前線獨家獲悉聯想重大人事調整,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移動業務集團總裁、摩托羅拉移動管理委員會主席劉軍離職。其職位將由神奇工場CEO陳旭東接任。而常程接替陳旭東成為神奇工場CEO。

這一人事調整,讓業內人士大吃一驚。

因為在此前不久,聯想剛剛召開其新財年誓師大會,而且在上周他們也剛剛開了Lenovo Tech World大會,給人感覺聯想新財年的馬力已經開足,但此次人事調整讓人們大跌眼鏡。

在前線認為,此次調整對於聯想手機業務、聯想集團等都將產生巨大影響,整體來看,聯想試圖通過調整來快速證明自己在手機產業中的地位。

劉軍緣何離職?

據坊間傳聞,這次的人事調整最早可溯源到今年1月份,據稱是國內某供應商的一個群里爆料出來。

昨日晚間,在前線獨家獲悉並提前發布了這一確認的消息。在微信公眾號、微信群、微博上都有朋友問及劉軍離職的原因,在22:50時,聯想官方發布的信息中,並未提及劉軍離職的原因。

而且無論是楊元慶、還是陳旭東發布的內部員工信,里面充滿了溫情的字句,感謝劉軍的付出和貢獻,而劉軍發布公開信以及微博中,同樣對過去四年一起奮鬥的小夥伴表示感謝。

這似乎是一個讓人感動的時刻。

回望當初,一晃四年。

2011年1月18日,聯想成立移動互聯和數字家庭業務集團(簡稱MIDH),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原產品集團總裁劉軍擔任MIDH集團總裁。

在這四年中,聯想MIDH變成了在兩年前更名為(移動業務集團)MBG,而劉軍也被任命為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而聯想移動業務也蒸蒸日上,成為全球第三大的智能手機廠商和平板電腦廠商。

在內部公開信中,楊元慶高度評價了劉軍做出的貢獻:移動業務已占聯想整體營業額的25%,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里程碑。

除此以外,他還肯定了劉軍在並購摩托羅拉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以及在全球移動業務布局中打下的牢固基礎。

但隨後他話鋒一轉,“現在,到了我們要更進一步拓展業務,並且更充分地實現聯想和摩托羅拉業務協同效應的時候。在此,我懷著複雜的心情,既有對以往成績的肯定,也有對美好未來的憧憬,宣布一項領導人員的重要變更。”

從他的言語中,似乎可以解讀出此次人事調整的原因:聯想期望移動業務有更激進的表現。

對於劉軍的去向,聯想官方稱,劉軍離開現在的崗位,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其將擔任楊元慶的移動業務特別顧問。

不過,坊間對劉軍去向有多種猜測:在前線獲得的信息是,劉軍將遠赴美國負責相關市場業務;另有傳言稱,劉軍將加盟聯想控股,他是柳傳誌最器重的一位少帥,或在聯想控股開辟一片新業務;另外的說法稱,劉軍可能會創業。

還有一種說法稱,劉軍會不會跳槽加盟互聯網公司。在前線認為,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聯想不會讓這麽高級別的人才流失。

聯想官方並沒有透露劉軍離職的原因。不過,看看過去一段時間,聯想手機業務的表現並不讓人滿意。

此前聯想發布的財報顯示,聯想智能手機在2014/15年銷量達到了創新高的7600萬部,成為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第三名。

但是據IDC發布的2015年第一季度中國智能手機市場數據顯示,聯想下滑22.1%,排名第五位。

而作為背景,在2014年第四季度,聯想智能手機排名中國市場第一位。

不過,讓人感到欣慰的是,摩托羅拉智能手機的銷量超過780萬臺,同比上升23.6%,營業額達到了18億美元。

聯想文化中有一條是:想清楚再承諾。這句話的潛臺詞是承諾就要做到。與此同時,聯想近幾年積極推動互聯網營銷,這是一場上到董事長楊元慶,下到普通員工的熱潮,聯想鼓勵試錯、快速叠代。

在2014年10月的一個深夜,聯想宣布了重大調整,宣布成立子公司神奇工場,陳旭東出任CEO。

按照聯想的規劃,神奇工場是一個互聯網公司。

目前,神奇工場有智能路由器、智能空氣凈化器、3D打印機等新品上市,但是熟悉神奇工場的人都知道,這些都是配角,人們都在期待那款神機。也就是說,打造一款精品手機才是神奇工場最大的初衷。

有意思的是,劉軍和賀誌強是神奇工場的聯合董事長,但與此同時,神奇工場是一家獨立的子公司,地位並列於聯想MBG,這種架構設置讓人不得不浮想聯翩。

聯想手機一把牌怎麽打?

聯想,可能是中國最想在手機市場證明自己的廠商。

為什麽這麽說?你看看聯想在手機上的布局和花費的精力就知道了。

從品牌上來說,聯想麾下有Lenovo、摩托羅拉、神奇工場三大品牌。

雖然,楊元慶並沒有過多解釋為何要這麽多品牌,但是業界流行的“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以及“內部養狼”等說法,他應該不會反對,因為他就是這麽做的。

手機市場好似一張牌桌,聯想有一大把牌。

Lenovo是聯想最嫡系的品牌,它的榮耀繼承自2010年的樂Phone。聯想在2010年推出樂Phone,開啟聯想移動互聯網戰略。當時柳傳誌親自坐鎮發布會,柳總當時把炮筒指向蘋果。

如今,Lenovo品牌是聯想MBG中的主力軍,其下面有多個子品牌,比如性價比A系列、商務P系列、高端K系列、女性S系列,從去年起,聯想打造了一個全新的互聯網子品牌樂檬。

在前線認為,Lenovo品牌存在的問題是:

有神機,賣不好:比如VIBE Z2 Pro,是業內首款2K屏智能手機,而且屏占比當時也是領先的,但是定價在4799元,一下子驚退路人。如果2999一步到位,多好?當然,聯想的模式決定了不會有這麽狠的價格。

品牌混亂:VIBE是個手機產品系列,又是一個操作系統的名字,到底是什麽讓人看不懂。從目前來看,A、S、K、P等系列的特質和界限似乎沒有那麽明顯,好吧,為何不考慮做單款精品及附衍品?

產品無延續性,朝設夕改:曾經K900讓業界驚嘆聯想的工業設計到了一個新水平,但是隨後馬上打臉推出了背部奇醜無比的K910。後續這些產品,也都是跳躍性設計,沒有家族感。不過,最近的VIBE Shot和樂檬K3 Note在各自價格段中都屬於精品。

開放市場保守,錯失轉換時機:iPhone 6/Plus的成功,讓蘋果在2015年第一季度成為中國智能手機第一名。而相比之下是聯想22%的下滑。在iPhone 6/Plus上市之前的很大一段時間里,聯想並沒有把極具競爭力的VIBE Z2 Pro推到前線,卻拿出一個筍尖S90來對付。

絮叨這麽多並不是黑聯想,而是希望讓聯想能夠真正看清楚這些問題,從中找到答案。

好了,再說說當下風光無限的摩托羅拉,自從去年10月份並購成功以來,今年新年之前,聯想宣布摩托羅拉手機重回中國市場。

上周,聯想邀請了範冰冰登臺,宣布了摩托羅拉手機定制服務Moto Maker正式進入中國,劉軍在現場為範爺定制了一臺帶有“範兒”字樣的New Moto x。

而第二天,“我們”爆紅網絡,聯想適時推出“我們”主題的New Moto x情侶套裝,一個是範爺,一個是大黑牛。

摩托羅拉現在是傲嬌的小公主,畢竟粉絲很多,而且後來的它蠻拼的,反倒成了MBG亮眼的那位。我想說的是,聯想可以讓摩托羅拉更加極致,比如更加純凈的原生系統、或者加入更加好的體驗,比如聯想省電、超級相機等都要嵌入進去。

最後說說,樂商店掌櫃常程接手的神奇工場。神奇工場是最沒有壓力、壓力也最大的手機品牌,不管是聯想內部還是外部。

你至少要對自己曾經吹過的牛負責。

神奇工場有一個感人的視頻,里面是很多大牛和粉絲互動玩耍的鏡頭,最後定格在掌櫃,他說了一句話,這句話語調很輕,但是到底夠不夠分量,要等到今年下半年神奇工場首款產品上市。

在前線認為,神奇工場有三大責任、更有三大挑戰。

三大責任是:承擔著聯想和神奇工場互聯網夢想;要為自己正名;革新中國手機產業。

可能有人說,第三點有點太大了,好吧,我們又沒有說神奇工場幹掉蘋果、三星……出來混,目標還是要有的,至少先有個國內的。

三大挑戰是:讓產品說話;營銷別誇大;各環節速度要給力呀。

未來:三大品牌三套拳

很多人羨慕聯想,因為有研發、有生產、有供應鏈、有營銷、有渠道、有服務……聯想有太多優勢;

也有很多人黑聯想,縱然擁有這麽多優勢,也從未做出過一款特別成功的街機。

這三張牌,如何打,在前線來鬥膽支招:

摩托羅拉定位決定了傲嬌的公主範兒,她是聯想打出逼格的最好載體,呵護她,不要讓她沾染壞習氣,中高端市場和海外市場還是靠她去打拼。

在前線甚至認為,在中國,不要推低端的G了,因為中國太多的千元機,讓你無法比拼。就說一句:G能跟樂檬K3 Note比嗎?

Lenovo品牌,是主體,是難題。品牌明晰化、把產品做漂亮、每個系列打造一款精品。

我相信是可以做到的,你可能說我不理解聯想的營銷體系,我只是納悶,為何聯想不能像小米那樣讓人覺得你的產品物有所值?

ZUK,這是陳旭東與神奇工場創業團隊一手培育起來的小禾苗,到底能不能成長、壯大,並成為聯想的核心支柱,現在說這些都為時尚早。

但是,我認為ZUK可能會是一個X因素,期望常程把ZUK做大做強。

對於聯想、對於陳旭東,全新的班子,全新的未來,全新的征程,先從內部做起,輻射到外,還有時間。(文章轉自:Tech Web)

聯想 移動 總裁 劉軍 離職 陳旭 如何 打好 好這 這把 把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8267

"還是盡力活好這輩子吧“中國首例人體冷凍實驗背後的故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2087

1976年,“冷凍之父”Robert Ettinger在美國密歇根州的克林頓小鎮成立了“人體冷凍”機構,簡稱CI。人體冷凍技術,簡單地說,是依靠現代科學將人類冷凍,在數年,數十年,甚至數百年之後將其解凍,以延續生命。 (CFP/圖)

四個月前,因癌癥去世的兒童文學作家杜虹成為中國首位選擇冷凍身體的人。幫助她聯系美國阿爾科基金會以完成這一夢想的,是北京的幾個年輕人。他們,以及更多的人,已為這一夢想摸索多年。

但直至今日,冷凍是否能起到延長生命的作用,甚至是否能有效地保持人類身體的完整與活力,在科學上仍是未知數。

2015年5月19日晚上十點半,阿爾科(Alcor)生命延續基金會的醫生阿倫·德雷克第一次來到北京。他對接機的魏景亮說,我們還是去醫院看看病人吧。

位於潘家園的中國腫瘤醫院,杜虹躺在病床上,她知道美國人一會兒就要過來。她對女兒說,幫我弄弄頭發。

病人可能還能活一周以上,阿倫這麽判斷。他們此行的目的,是等待這一刻的到來——阿爾科基金會是一家美國的非營利機構:他們致力於將死去的人冷凍起來,然後等待未來某一個時刻,科技將允許這些死去的人複活。

這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杜虹的女兒卻為此賣掉了房子。換來的,是阿爾科的冷凍小組,如今就等在病房外。作為中國農科院一名基因工程與細胞工程方向的在讀博士生,魏景亮是他們的中間人。

一切準備就緒,魏景亮卻在這時聽見杜虹的女兒,最後一次問醫生,語調艱難而不甘:難道真的一點(延長生命的)機會都沒有了嗎?

沒有,主治醫生說出冷冷的答案。

零下196攝氏度中國第一次

2015年5月30日,陷入彌留之際的杜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對女兒說,我想抱抱你。

在醫生宣告死亡的數分鐘內,阿倫和他的小組帶著設備進入病房。他們向杜虹體內註射了抗凝劑、抗菌藥物、抗血栓藥物,這可以保證36小時內血液不會凝固。

作為阿爾科的醫療和手術小組負責人,阿倫已經參與了55例冷凍手術。但這一次在北京的冷凍,與他之前參與的明顯不同——在註入抗凝劑後,他們沒法立刻進行其他冷凍步驟,醫院不同意在現場進行冷凍,他們必須另尋地方。

“我不是完全了解中國醫院的情況——這個醫院在擔心哪些是他們可以做的,哪些是被禁止的。”

他們並不確定進行人體冷凍是否合乎規定。每一個社會,都有一套如何處理死者的辦法。在中國,從死亡到被火化的過程中,醫院如何開具死亡證明,殯儀館如何進行火化,包括要在醫院停屍房的冷藏時間,都有著具體的規定。人體冷凍的手術,涉及動脈灌註,和顱骨鉆孔,是否會構成侮辱屍體罪?律師說,雖然中國法律沒有禁止人體冷凍,但還是有風險。

後來,殯儀館同意讓他們在那里做手術,總算解決了場地的問題。

阿爾科是美國兩家人體冷凍組織之一,也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一家人體冷凍機構。從1974年至今,已經冷凍了138位客戶,其中百分之六十只冷凍大腦,另外百分之四十要求全身冷凍,前者的費用更低。除此,還有一千余名簽署保存協議的客戶,其中包括明星小甜甜布蘭尼。

這是他們第一次冷凍中國客戶。反過來,中國也是第一次出現人體冷凍實驗。

會員繳納的會費和冷凍費用,有一半進入信托基金,大概有1000萬美元。這筆錢和阿爾科完全分開,即使阿爾科不在了,也有資金負擔氮氣添加和未來的解凍複活費用。

“人體冷凍不是一項新技術,但具體操作過程中可能出現許多問題,阿爾科他們更有經驗。”魏景亮說,這是他們選擇阿爾科的主要原因。

在殯儀館,機械心肺複蘇裝置以每分鐘100次的勻速按壓,為杜虹的心臟提供主動的心肺收縮和舒張支持。阿倫和他的小組,開始通過頸動脈和椎動脈進行保護液的灌註,將血液從遺體中替換出去。當人體中化學試劑的濃度達到約60%,組織中剩余的少量水不足以結冰。當溫度再次降低,人體內不會結冰,而是被玻璃化——形成一種無水的結晶。

最終將到達零下196攝氏度。此時,一個細胞的新陳代謝將需要2400萬年。

這種冷凍也會造成對細胞的傷害。但傷害有多大、如何修複、人類的記憶是否能有效保留,目前的人類科學水平都找不到答案。

“對於低溫保溫過程中諸多問題的解決,我是抱著積極樂觀的態度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研究低溫生物醫學的教授趙鋼說。他是國際低溫生物學會的常務理事。

隨後,杜虹的遺體被放入零下60度的幹冰中,十余天後被帶回美國。在洛杉磯,杜虹的遺體經過人頭分離,頭部被保留在低溫液氮罐中,身體則依據遺願捐獻給阿爾科進行冷凍研究。

杜虹是一位兒童文學作家,同時是劉慈欣科幻小說《三體》的終審,這是她能夠接受冷凍的原因。

北京三人組:永生的前景?

促成阿爾科基金會來到中國,完成人體冷凍手術,是魏景亮和他的朋友們多年的願望——這是一個非常冷門的願望。

三年前,大學生魏景亮是百度貼吧劉慈欣吧的副吧主,一天,貼吧里有人發帖,邀請科幻迷們加入QQ群——“人體冷凍複活交流群”。

人體冷凍,魏景亮並不陌生,這是科幻小說《三體》乃至許多科幻故事里常有的科技——這可能是為了度過一次漫長的星際旅行,也可能是為了複活:當面臨無法治愈的疾病時,通過冷凍保存下來,等待未來被治愈的那一天。

發帖的人是趙磊,他是在中關村上班的IT精英,QQ群的管理員。群主則是他的發小,一起在部隊大院長大的李俊鐸,他是航天工程師,工作是在科研單位從事探月工程研究,工作之余,就和趙磊一起陷入對未來的遐想——當科技高速發展,無法治愈的疾病、衰老都被克服,被冷凍的人被解凍,被冷凍的細胞被喚醒,軀體被再造,死去之人也能“複活”,甚至達致永生。

在一所自認為有些平庸的大學,讀著不感興趣的專業,對當時的魏景亮來說,這一寄托於科技的遐想,也讓身為科幻迷的他感到著迷。同學們開始瘋狂地找工作了,他卻在翻譯世界上第一本介紹人體冷凍的專著:《永生的前景》。

2013年,魏景亮來北京攻讀博士學位,三個人在一家餃子館第一次見了面。暢聊之下,他們設定了一個目標:促成中國首例人體冷凍手術。

這比想象中困難許多。魏景亮曾試探性問過自己的導師,老師第一反應就是,這是騙人的。趙磊的高中同學中就有心臟科的醫生,對方同樣拒絕了他的邀請。

他們聯系上了阿爾科基金會,對方表示可以來中國進行人體冷凍手術,但旋即,一個更無法解決的困難出現了——願意接受冷凍的人在哪兒?

“我們去了五家北京的臨終關懷醫院還有腫瘤醫院,希望找到願意試試的人。”李俊鐸說,但往往他們還沒見到病人,就被轟了出去。他們被懷疑過是做推銷的,做器官買賣的,也有醫院的負責人懷疑,他們就像731部隊一樣,“拿中國人的器官給老外做實驗”。

他們也在網上尋找,但應者寥寥,只有一個人說他對自己的狗感情很深,現在狗得了絕癥,他在考慮冷凍他的狗。

一年多,三個人碰了碰頭,發現都是一無所獲,有些絕望了。沒想到,5月份,杜虹的女兒就通過網絡搜索聯系上了趙磊,這也是意外得很。

這一意外的結果,讓這個三人小組在“誰能做成中國第一例人體冷凍”的競爭中,贏得了決定性的先機。

“對人體冷凍感興趣的,大部分是民科”

“這是怎麽回事?之前怎麽沒聽說?”魏景亮在QQ群里宣告將做成中國第一例人體冷凍的消息。金德鑫的頭像就閃了過來。

27歲的哈爾濱人金德鑫,17歲中學畢業開始做生意,現在生產的主要產品是鐵鍬、鋤頭、水桶。而另一面,他則是一個對追尋永生和人體冷凍技術,有著強烈興趣的科技愛好者。

“我做生意,也是覺得可以為我的夢想提供資金。”金德鑫確實這麽做了,2014年11月,他投資一百萬,在香港成立了公司“金鑫永生技術研究會”,提出要進行的研究包括——意識載體研發、人體液氮冷凍、幹細胞、克隆等多項永生技術,並號稱是國內唯一可做人體冷凍的機構。

金鑫實驗室只有金德鑫一個研究人員,他穿著白大褂,出現在每張試驗照片中。實驗室,則在他位於哈爾濱的家里。

金德鑫曾經給魏景亮展示他的研究內容,後者有點哭笑不得。“我問他,你知道國內外,單是研究幹細胞、克隆技術,就有多少機構嗎?”

能做人體冷凍的底氣,是金德鑫上傳到網絡的一項實驗視頻——用液氮冷凍人體胎盤。他從醫院購買了孕婦生產後的胎盤,用多臺攝像機記錄下來自己將之冷凍的過程。錄像里,金德鑫將塑料袋里的胎盤放在桌子上,用消毒棉擦拭,然後捆紮,浸泡於液氮中。一段四十多分鐘的錄像里,起碼有一半時間,他在刷手機。

“對人體冷凍感興趣的,大部分是民科。”魏景亮也有些無可奈何。民科,是民間科學愛好者的簡稱,多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科訓練和科學素養。他們往往更多一些“無知者無畏”的雄心。

金鑫實驗室的另一位合夥人,也是資深民科人士——廣西崇左市的川箐(化名),後者在十三年鄉鎮初中物理老師的生涯中,樂此不疲向他的學生普及人體冷凍知識,盡管他也承認,有些時候學生會聽睡著。

作為金鑫實驗室的“組織部長”,川箐制定了一系列章程:實驗室的會員,工作任務是利用QQ群發器,擴大實驗室的宣傳,範圍包括:永生群、機械群、長生不老群、腫瘤群、癌癥群、肺癌群、肝癌群、尿毒癥群、白血病群、墓地群、2045群、藍腦計劃、名車群、貴族群……更像是一盤生意。

“搞得像傳銷一樣。”魏景亮說,他們拒絕了和金德鑫的合作。

“在中國想推動人體冷凍的,也有一個圈子。”這麽說的是蘇慶,他說一共有三股人都想推動人體冷凍,魏景亮的北京三人組是其中一股,另一股是金鑫實驗室,自己算第三股人馬。三股人馬應該聯合起來。

蘇慶今年40歲,他是一位東北三線城市的公務員,每天做著清閑的統計工作。但四十不惑的時候,他想自己該去撿起原來的夢想了:從小,他就愛看科幻小說,思考科技和未來。

“中國人最不擅長的就是合作。”他說兩股人馬各有特長,魏景亮們有著科學素養,行動力強,而金德鑫有資金,做生意的,處事也圓滑穩重。

他賴以聯合的辦法,是這幾年流行的《羅伯特議事規則》。“我希望聯合很多的力量,大家一起來做,這樣就要用到集體決策規則,怎麽動議怎麽附議,怎麽使用資金。”

2014年,他先去北京,拜會了北京三人組,然後,又折返回東北,參觀了金鑫實驗室。他希望把這些力量都納入他的宏圖——成立中國自己的人體冷凍基金會。蘇慶想邀請金德鑫加入他的計劃,金德鑫卻反過來讓他加入自己的實驗室,“我們都是東北人,要把東北打造成人體冷凍的中心。”

各說各話,聯合計劃進行不下去。直至杜虹出現,三股人馬分出了階段性的勝負。

人體冷凍複活之冷凍過程圖解。 (CFP/圖)

“即使複活了,依然要擔心再次的死亡”

“要是能冷凍,就不那麽怕死了。”六十二歲的楊興化一輩子無兒無女,當從報紙上看到杜虹冷凍的消息,突然覺得找到了排解恐懼的方法。

“都說活夠了,要坦然面對,可要不夠呢?”楊興化是資深股民,2015年股災,他在5100點的高點拋出,賺了錢,他說秘訣是不要貪心。可生死大事,卻讓他不能不想著貪心一點。

他加入了魏景亮的QQ群,找到他,說以後也幫我介紹吧,我給你介紹費。

“大部分人願意接受人體冷凍,都是因為怕死。”魏景亮說,許多人並不是真的理解人體冷凍的邏輯,這其實和幾千年前的秦始皇是一樣的。

而這一點,並沒有初看起來那麽可笑。

“我覺得這是人類最基礎的需求,但一直沒有解決。”李俊鐸說。

即使是民科人士川箐,他對生死的感觸也是嚴肅的。從小看《奧秘》《飛碟探索》的他,曾經擔任過學校的工會主席,總要代表學校去參加老職工的葬禮,每一個白眉之人,葬禮上的放松樣貌,都是事後整理的遺容。

“面對死亡的時候,一個人是非常孤獨的。這可以給他一些希望。至少不用那麽害怕了。”魏景亮說。雖然,有人說這種希望是一種欺騙,但楊興化有些認死理,“總比燒了好一點吧”。

“就算以後科學證明了,複活就像是永動機一樣,是不可能的,我也覺得選擇冷凍是正確的。”趙磊說。

但懷疑也有從內部產生。李彤是北京三人組招募的誌願者,她是英語專業的研究生,平時為他們翻譯一些英文資料。她的母親有著心臟病,剛剛做完手術,她自己也有著遺傳性的心臟早搏,這讓她比同年齡的人早熟,常常會思索有關生死的話題。

“有一次我為阿爾科的紀錄片配字幕,聽見一個專家說,實現了人體複活,並不是說就可以得到永生。可能又會出現新的無法解決的問題,連冷凍都無法解決的問題。不是說有了冷凍,人生就可以無限循環。”李彤不知道自己理解得對不對。但那一刻,想到即使複活了,依然要擔心再次的死亡,她突然覺得那樣好累,“還是盡力活好這輩子吧”。

杜虹的手術成為新聞後,阿爾科接到了一百多個來自中國的電話,有要求合作的,有咨詢冷凍業務的,也有媒體采訪。“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阿倫說,但他希望人們理解,這只是一個實驗性的過程,“一百年後複活”是無法保證的。

他們已經談妥了在中國的第二例人體冷凍,隨時準備重返北京。

雖然受到些波折,但蘇慶說,認同他理念的人們也已經聚集了起來,他們將在10月份先成立一家公司,也可以經營中介業務——在中國人和國外冷凍公司之間牽線搭橋。

在母親被冷凍保存後,杜虹的女兒和魏景亮去參加了一個科幻作家的論壇,見到了《三體》作者劉慈欣,他們向後者表示感謝——要是杜虹不是三體的編審,可能就沒有這第一例冷凍實驗了。

“可見她也是一個很有想象力且充滿勇氣的人。”劉慈欣這麽評價她。

(川菁、蘇慶、楊興化、李彤為化名)

還是 盡力 活好 好這 輩子 中國 首例 人體 冷凍 實驗 背後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3828

中國建築遭遇“猛攻”股價飛揚 安邦為何好這口?

自今年11月17日亮出明牌之後,安邦資產對中國建築(601668.SH)的增持便火速而又直接,與之對應的則是中國建築股價的飛速上揚,一貫沈穩的股性被激活,成為市場當前頗具熱點的明星股。

安邦資產此番高調“示愛”,到底是被中國建築的何方魅力所吸引?“低PE、低PB、高ROE、高分紅率。”如同其他被險資舉牌的大藍籌股,中國建築也被市場劃在名單之列。但也有接近安邦資產的市場人士表示,安邦資產偏愛能夠獲得更多政策支持的大型公司,在當前一帶一路、供給側改革等國家戰略中蘊藏著較大的機會。

在中國建築最新的龍虎榜數據中,一筆77億元的機構買單讓市場存有想象空間,背後實為安邦資產再度增持?而這一問題產生的連鎖反應便是,安邦資產大舉買入的背後又是何方神聖在提供“貨源”呢?根據中國建築前十大股東持股情況來看,累計持有中國建築31.50億股、持股比例約為10.5%的“國家隊”成為市場主要的懷疑對象。

而在安邦資產大筆買入催化之下,股價飛漲的中國建築股價似乎也並不算便宜。且在多方市場人士看來,中國建築的股價上漲有安邦資產挖掘價值的效應,同時也存有市場跟風情緒的發酵。正如中國建築近期公告所言,“敬請投資者註意投資風險”。

股價飛漲背後的中國建築

近一個半月時間,中國建築的股價可謂上演了一場狂歡盛宴。就在11月29日,該公司還因連續三個交易日內漲幅偏離值累計達20%登上近兩年從未現身的龍虎榜單,也成為上市7年多以來第6次上榜。

中國建築則在當晚發布的公告中指出,公司生產經營未發生重大變化,近期公司股價漲幅較大,自11月份以來,漲幅超過50%,敬請投資者註意投資風險。

推動中國建築股價上漲的背後力量無疑來自近期迅猛舉牌的安邦資產。此事需要回溯到11月17日,中國建築公告安邦資產首度舉牌的消息,安邦資產通過“安邦資產-共贏3號集合資產管理產品”持有中國建築15億股。次日,安邦資產在中國建築的公告中也直接亮出計劃繼續增持的明牌。不到一周的時間,安邦資產便再度通過上述資管產品實現二度舉牌,累計持股達10%,迅速晉升為中國建築第二大股東。

在安邦資產火速並高調舉牌的同時,中國建築二級市場的股價進一步被催化。事實上,在今年10月份,安邦資產通過上述資管產品大舉買入中國建築之時,10月13日至10月25日期間,中國建築股價已有一波上漲行情,累計漲幅為25.12%;11月份,隨著安邦資產的正式浮出水面以及繼續加碼押註,中國建築股價呈瘋漲之勢,11月17日至11月29日,累計上漲42.77%,其中11月28日迎來11月份以來第二個漲停,11月29日盤中也一度漲停,11月30日雖有小幅調整但盤中最高沖至11.45元/股,這與歷史最高價12.52元/股的距離不到一個漲停板。

而安邦資產的增持之旅仍在繼續,其計劃在未來12個月內繼續增持中國建築不低於1億股、不超過35億股的股份。

中國建築自身到底有怎樣的魅力,如此吸引安邦資產?從內在價值來看,這或許與其優秀的基本面存有一定關聯,穩定的增長率、較高的凈資產收益率,這在行業中成為不多見的優勢。

中國建築2016年開始將主要業務定位為勘察設計業務、施工業務、投資業務和新業務四個板塊。中國建築2009年7月29日上市以來,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比均呈正向增長,其中,2013年-2015年近三年凈利潤同比增幅分別29.64%、10.65%、15.47%;資產負債率整體維持在70%左右的水平。

今年前三季度,中國建築營業收入同比增長9.6%,凈利潤同比增長30.0%。中國建築表示,凈利潤增長主要得益於該公司主營業務的穩健發展和下屬香港上市子公司中國海外發展(00688.HK)收購中信集團物業組合形成的投資收益。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的凈資產收益率為13.98%,在整個建築與工程子行業中排名第一,明顯要高於中國電建(9.29%)、中國鐵建(7.67%)、中國交建(7.45%)這幾家可比公司。

港股上市平臺中國海外發展也成為中國建築的一大關註點,主營房地產開發與經營業務。在多位私募人士眼中,中國海外發展也為一家受市場認可的公司,有著穩健的發展以及在恒指藍籌中被給予較高的估值水平。

但中國海外發展較大的外債敞口也成為市場的一大擔憂點,特別是在當前人民幣持續貶值時期。公開數據顯示,截至上半年該公司1093億港元的有息債務中,人民幣債務的占比大約為21%,其余均為外幣債務,美元和港幣債務占比超過三分之二。此外,如今房地產市場存在產能過剩及嚴厲調控政策,未來房地產業務是否明朗也成為市場的關註點。 “這個公司有很多外幣債務,因為地產業務需要融資,在海外融資成本比較低。雖然人民幣貶值,但要看它的外幣債務到底是美元還是港元。”一位私募基金合夥人表示。也有私募人士表示,具體的還債時間還需要看賬期,若債務周期比較長,則影響不大。

滬上一位私募董事長認為,需要辯證來看中國海外發展,它一方面有海外債務,一方面也有很多海外工程。

安邦的偏好

自安邦資產亮出增持明牌之後,就一直重申其對於中國建築是財務投資者的角色,強調增持目的在於獲得穩定的財務回報。那麽從投資的角度,安邦資產對舉牌的上市公司又有著怎樣的偏好?

有接近安邦資產的市場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安邦資產已有1700億元投資在A股市場,主要是看好中國經濟的表現;在選擇舉牌的公司中,較為喜歡大的藍籌股,一部分是因為大型公司獲得政策支持的機會較多,管理規範、經營情況良好,特別是在當前一帶一路、供給側改革等國家戰略中蘊藏著較大的機會。

按照中國建築“十三五”規劃目標,“十三五”期間,整體營業收入平均增速定位為 9%,到2020年公司營業收入接近1.33萬億元。該公司同時表示,“十三五”時期,該公司將更加關註投資業務、基礎設施業務和海外“一帶一路”業務。

低估值、高分紅率,也成為業內分析安邦舉牌中國建築的原因之一。“低PE、低PB、高ROE、高分紅率。”在資深基金經理馮耀東看來,這是安邦一類險資在A股市場的選股策略。他認為,安邦一類的保險資金投資A股應該是面臨較大的投資壓力,需要對權益市場進行配置,而險資資金成本較高,需要在一定的安全邊際之下,追求相對高的收益。

目前中國建築總股本300億股,其中流通股本299.47億股,市盈率TTM為10.52倍。在10家可比上市公司,除去市盈率TTM為負值的中國重工,中國建築為其中估值最低的。與同行相比,中國建築長期以來保持較高且持續增長的分紅比例,如2013年、2014年、2015年,每年的分紅比例分別為“10派1.05元(含稅)、“10派1.43元(含稅)”和“10派1.72元(含稅)”。從股息率來看,2013年~2015年中國建築的股息率均處於較高水平,分別為1.28%、1.54%、1.79%,其中2015年的股息率位列A股第257位。

上述私募基金合夥人也稱,中國建築目前的價格也不算貴,其建築資產、基建、海外業務等體量都很大,價值相對較高,因為它很多資產來自海外,收入來自外幣,所以它其實自身也具備抗人民幣貶值風險。

“10月份之前,中國建築的股價表現並沒有體現其價值,安邦資產的舉牌,似乎讓大家註意了它的價值,就質地來說,中國建築是一家非常好的央企企業,其所擁有的政策優勢,也是非常明顯的,分紅率這個問題,則仁者見仁,應該符合安邦資產的投資要求也就可以了。”上述接近安邦的市場人士表示。

上述私募董事長則表示,中國建築現在不能算便宜,但肯定是白馬公司,之前股價相對平穩,安邦資產進來之後激活了它的股性,“現在暗牌變明牌,成本變高,後期買入達到一定量之後會放緩”。

值得註意的是,中國建築已是安邦在第三個年底大規模舉牌對象,此前在2014年底其曾舉牌民生銀行、金融街、招商銀行等;2015年底則舉牌了萬科A、金風科技、大商股份等。

接盤國家隊?

在安邦資產大規模高調買貨之時,到底又是誰在背後悄悄拋售呢?

就在11月29日大漲之日,中國建築龍虎榜數據顯示,買一機構席位凈買入了77.33億元,若以當天最高價11.36元/股為成本價計算,對應的買入股份為6.81億股,實際購買數量或許遠不止這些。另有買三機構專用、買四滬股通專用分別買入4.77億元、2.87億元。

有市場資深人士認為,買一機構背後或許就是安邦,這就是正規軍的玩法,沒有套路,說買就買。

然而在資金巨額買入的同時,前五大賣方則為清一色的機構席位,且前四大賣方的凈賣出金額均在10億元以上的級別,其中賣一賣出32.49億元;賣五席位的凈賣出金額則為4.33億元。

此外,在11月28日,中國建築現身大宗交易平臺,兩筆交易的賣方席位也均為機構專用席位,買方營業部則均為國泰君安證券北京知春路證券營業部。不過賣出的數量並不大,賣方以9.39元/股的價格,折價9.1%賣出200萬股,合計成交為1878萬元。

如果說是安邦在大舉吸籌,那麽到底又都是誰在賣呢,安邦到底是在接誰的盤?截至今年三季度,中國建築前十大股東之中,除了控股股東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以及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外,其余股東名單均被國家隊占據。而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表示,11月29日未買賣中國建築股票;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所持股份則為H股股東賬戶的股份總和。這讓目前手中有大規模籌碼可以出手的國家隊成為市場的懷疑對象。

在中國建築今年三季度前十大股東中,國家隊累計持股31.50億股,持股比例約為10.5%,其中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證金公司”)持有7.05億股(占比2.35%)、中央匯金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持有4.26億股(占比1.42%)、10個中證金融資管管理計劃合計持有20.19億股(占比6.73%)。其中,證金公司三季度較二季度減持1.37億股,10個資管計劃則是三季度新進入中國建築前十大股東名單。

“可能是’國家隊’在出貨。”多位私募人士均發出類似的聲音。其中一位北京的私募人士表示,近期中國建築股價已出現較大漲幅,“國家隊”在高位賣出也是正常現象。

中國 建築 遭遇 猛攻 股價 飛揚 安邦 為何 好這 這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58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