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保守投資避大賠風險 嚴控成本絕不多出一分錢 三商美邦連年穩健獲利的兩大祕訣

2012-02-13  TWM




在金融市場傳聞要上市許久的三商美邦人壽,終於在本月九日登錄興櫃市場。三商美邦人壽以穩健經營聞名,就算金融風暴也照樣獲利,可說是壽險界的模範生,它 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撰文‧許瀞文

花費二十年達成一個目標,需要多少耐性的等待與堅持?甫在興櫃市場掛牌的三商美邦人壽做到了,它是一九九二年政府開放本土壽險公司後,第一家在興櫃市場掛 牌的保險公司,不僅激勵金融圈,更完成三商行集團創辦人陳河東的遺願,對接班的四個兒子來說,意義重大。

「早在一九九三年創立時,老董事長的目標就是上市,現在終於達成了。」三商美邦人壽董事長劉中興欣慰地說。

受不景氣影響,去年保險市場新契約保費收入衰退一四%,但三商美邦人壽卻異軍突起,新契約保費收入大幅成長五二%,為三二八億元,排名第七,劉中興更訂出 今年目標:新契約保費收入要達到三七○億元。

金融海嘯時期仍大賺二十億但市場也有人質疑,利差損讓壽險業經營艱困,是否有增資需求,才選擇在這時上興櫃?

對此劉中興鄭重否認,公司沒有資金壓力,雖然也有利差損的問題,但不如大型壽險公司嚴重,資金成本約四.二%,「從二○○一年開始,公司進入快速成長期, 當時台灣已經是低利率環境,高利率保單賣得比較少。」劉中興說,上市一直是目標,但大股東美商萬通國際集團(Mass Mutual)不願意,但二○一○年十一月雙方簽訂的十年合約到期,美商萬通集團對台灣要實施IFRS國際會計制度有疑慮,將股份賣給三商行,退出經營。

相對其他壽險公司的大起大落,三商美邦人壽已經連續七年獲利,甚至在金融海嘯當年還賺了二十億元,穩健經營的祕訣在哪?「不衝投資、嚴格控制成本,是兩項 最大關鍵。」劉中興強調。

三商行從零售業跨足金融業,三商美邦人壽早期在經營上也吃足苦頭,尤其二○○○年東南亞金融風暴,曾經每股虧損高達四.七六元,一度讓美商萬通國際集團入 股延後。回憶起當時狀況,劉中興說:「那時股本大概才三十九億元,股票投資就賠三十億元,將近一個股本。」被投資市場震撼教育,○一年美商入股後,公司內 部重新檢討策略,並成立獨立在體制外的五人投資委員會,檢視投資布局與績效,陳河東的第三個兒子陳翔玠也是成員之一,「美商建議股市投資比重只能占可運用 資金的八%,從此股市投資比重從沒超過一成,並以政府公債為主,不動產買來都是自用。」在投資上,去年三商美邦人壽持股一路減碼,目前僅有六%,是壽險公 司中持股比率偏低者,有九成都在固定收益商品,外幣資產幾乎是全額避險,劉中興也坦承:「我們賺不了大錢,也賠不了大錢,就是穩健經營。」四兄弟低調接班 圓老爸夢想除了投資保守,在控制公司成本上,三商美邦更是嚴謹。公司內部員工也透露,集團內各事業體難免會一起辦活動,各部門都要提供經費,就算壽險是集 團內的金雞母,也完全照規矩行事,「講好多少就多少,預算超支也絕不多出一分。」開源與節流兩者並重,才能讓三商美邦多年來始終保持穩健獲利。

○三年,三商美邦人壽曾有機會併入第一金控,當時陳河東與有私交的第一金控董事長陳建隆談妥聯盟事宜,並簽合作意向書,三商行持股降至一成,將三商美邦人 壽納入第一金控版圖,但不久後第一金控換了新任董事長謝壽夫,雙方價格談不攏宣告破局。

而三商美邦人壽低調的企業文化和集團有很大的關係。翻開三商行集團發展史,陳河東是在一九六四年與另外兩位台大商學院同學翁肇喜、陳仲熙合夥,以五十萬元 作為資本額創立三商行,從手工藝出口貿易起家,並將觸角從零售百貨業延伸至外食連鎖、電子產業、生技醫藥、金融保險等,明年初三商美邦人壽若順利上市,則 成為三商行集團旗下第五家上市公司。

在○四年底陳河東逝世前,四個兒子早已進入集團內各事業體準備接班,且行事作風都和陳河東一樣低調,不僅甚少在媒體前曝光,連集團員工都不見得知道老闆的 兒子在集團內工作。

老大陳翔立最受陳河東器重,未滿三十歲便進入集團內擔任陳河東特助,跟在身邊學習,老二陳翔中則掌管三商電腦,老三陳翔玠、老四陳翔玢則是一對雙胞胎,分 別負責三商美邦人壽及三商行的連鎖事業體系,如三商巧福、拿坡里等。

這次三商美邦人壽以二十元價格順利登錄興櫃,不僅代表四兄弟完成父親遺願,更凸顯要讓家族事業繼續壯大的決心,劉中興說,在上市後也不排除購併其他壽險公 司擴張規模,未來發展值得期待。

三商美邦人壽

成立:1993年

資本額:107億元

登錄興櫃:2012年2月9日

登錄興櫃價格:20元

三大壽險公司比一比

公司名稱 資本額

(億元) 2011年稅後淨利(億元) 2011年EPS(元) 2012/02/06收盤價(元) 本益比

(倍)

三商美邦人壽 107 8 0.75 20(掛牌價) 26.67 台灣人壽 91 4 0.5 20.1 40.2 中國人壽 219 42.1 2.01 29.8 14.83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及各公司、證交所版圖橫跨外食、資訊、金融、生技──三商行集團五大上市公司

三商行集團

三商行(陳翔立及陳翔玢負責)

宏遠證券(陳翔立負責)

三商電腦(陳翔中負責)

旭富製藥(翁肇喜兒子翁維駿負責)三商美邦人壽(陳翔玠負責)註:1.三商行包含三商巧福、拿坡里披薩、福勝亭、Dunkin’ Donuts、美廉社、全家福等連鎖事業體系。

2.三商美邦人壽持有復華投信30.7%股份。預計明年初上市。

3.陳河東的四個兒子雖然各掌管不同事業體,但到最後都對老大陳翔立負責。

資料來源:三商企業網站及旭富製藥、三商行、宏遠證券等2010年報


保守 投資 避大 大賠 風險 嚴控 成本 絕不 多出 出一 分錢 三商 美邦 連年 穩健 獲利 的兩 兩大 大祕 祕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17

大賠190億的教訓 江朝瑞獨家告白 「臃腫獵豹」宸鴻瘦身後 明年能賺一個股本?

2015-11-16  TWM

去年誓言用狼性改造宸鴻的總經理鍾依華,一年後交出的成績單竟是一筆一九○億元的資產減損,引發外界質疑操弄財務數字。這項破台灣資本市場紀錄的資產減損考量為何,宸鴻董事長江朝瑞與鍾依華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說分明。

十一月四日,股價曾近千元的宸鴻光電,宣布提列單季近一九○億元資產減損,造成第三季單季每股虧損五十五.一五元,消息震撼市場。

正好就是一年前、去年的十一月四日,宸鴻才剛剛進行一項人事大換血,董事長江朝瑞親自延攬曾是鴻海集團大將的鍾依華到宸鴻擔任總經理,要鍾依華用「狼性」改造這家「以人為本」的企業,並且帶領宸鴻重回「一季賺回一個股本」的獲利軌道上。

然而,一年過去,鍾依華交出的卻是一張單季每股虧損改寫台灣資本市場紀錄的難堪成績單。

「這是一個慘痛的教訓。」兩天後,江朝瑞與鍾依華並坐在宸鴻位於內湖的總部大樓,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對於宸鴻成立以來摔得最重的這一跤,江朝瑞開宗明義用「慘痛教訓」定義。

「我學到不可以輕率!」

就算有市場,投資前須三思「為了宣布這項資產減損的訊息,我好幾個星期都沒睡好覺。」江朝瑞摸了摸皮帶,笑說這些睡不好的日子,讓他的褲子都鬆了。

今年對宸鴻來說絕對是特別的一年,股價曾經近千的它,今年創下六十六元的低價,接著付出近一九○億元的教訓。早在二○一○年掛牌前接受《今周刊》專訪時, 江朝瑞就說過:「我覺得觸控實在是過熱,很怕投資人受傷!」談起這堂用近一九○億元換來的經營課,江朝瑞嘆了一口氣說,「我學到不可以輕率……,也不能講 輕率,是學到這個市場某項東西有需求的時候,你在投資前還是要三思而行,每分錢都用在刀口上,現在做投資一定要記取過去的經驗。」江朝瑞口中的市場需求, 說的就是二○一二年微軟推出新作業系統Win 8時,市場期盼將為筆電與平板帶來的龐大需求。

「當時的需求真的非常大,不只是微軟、惠普、戴爾,還包括宏碁、華碩、富士通各大廠牌當時都來包產能。」江朝瑞回憶起當年Win 8產品推出時,供應鏈的搶貨潮。

他說,「那時候一片觸控面板的價格是九十美元,即使成本多出三○%到四○%、一片面板多開價四十美元,客戶也願意。」當年,研調機構拓墣預估,Win 8平板電腦出貨量將從一二年的四百萬台,一三年將暴增至一千四百萬台,成長幅度高達二五○%。

為了抓住Win 8帶來的觸控商機,宸鴻先在一一年入主了原為友達集團的達鴻,「當時,touch sensor(觸控感應器)供應鏈很不穩定。」江朝瑞說明。為了鞏固觸控感應器的供給,宸鴻開價五十五億元,取得達鴻的主導權。

「我們是把包袱剝掉!」

往後,要真正呈現出損益不僅如此,宸鴻還於一三年初宣布在中國福建平潭建立新產能,這個新廠就花了宸鴻一一○億元,但市況卻是急轉直下。「沒想到往後幾年(成長率)只有個位數。」江朝瑞用手在空氣中畫出了觸控筆電成長率的起伏走勢。

Win 8筆電需求積弱不振,加上iPhone 5之後,蘋果採用的in cell(內嵌式)技術和宸鴻發展的out cell(外掛式)技術不同,過去靠著蘋果茁壯的宸鴻,不但誤判了微軟陣營的發展趨勢,還丟了出貨穩定的蘋果單,讓一三年大舉擴產的宸鴻,光是折舊就拖垮 了之後的獲利表現。

「為了反映公司真正的體質,我們決定把過去一些閒置的資產,這些『殼的loading(包袱)』剝掉。」鍾依華談起資產減損的原由,他說,他把殼剝掉之前,很難真正表現損益。

這對員工士氣有很大影響,員工覺得怎麼努力就是不賺錢。「光是折舊對今年第四季影響是每股稅後純益(EPS)兩元,對明年整年EPS的影響是七到八元。」 對於宸鴻一次認列巨額資產減損,投信業內人士提出質疑,「一次認列就是為了讓之後的財報數字變得漂亮,進而操作股價。」對此,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前所長 薛明玲指出,就會計準則來看,一次性認列絕對是正確的。不過,要觀察的是,宸鴻資產減損的項目是否第三季才發生,為什麼選在這個時間點進行資產減損?

主導這次資產減損的宸鴻財務長劉詩亮解釋,選在這個時間點做資產減損,其實是因為七月底宸鴻的股價跌到淨值一半,因而必須檢視資產。這項近一九○億元的資 產減損涵蓋三大項,包括保護玻璃外蓋等不具競爭力的部門、平潭廠的閒置產能與過去老舊的產能,以及轉投資達鴻的虧損。

此外,達鴻在五日聲請重整,目前宸鴻對達鴻還有十六億元曝險部位,對此,鍾依華表示,「會按照會計原則,在第四季把它處理掉。」儘管減損資產的動作引發市場對於宸鴻過去過度樂觀、多次籌資擴產的罵聲,但江朝瑞解釋,「公司內部壓力也很大,這無非是為了比較好的將來。」事實上,宸鴻在此回打掉近一九○億元資產之前,已經悄悄進行一年內部改造。「他(鍾依華)進來後給我的第一個input(觀念)就是:獵豹沒有這麼臃腫的。」江朝瑞說。

「這一年來都在人事精簡,內部都大地震了。」江朝瑞說。「確切地說,間接員工(編按:指非直接從事與生產有關工作的人,如會計、警衛)人數從七千名減少到五千八百名。」鍾依華馬上補充說明。

「以前像在吃大鍋飯!」

引進BU,精算產線利潤不只是人事的精簡,鍾依華還著手進行組織改造,依照客戶與開案計畫,將內部分成不同的BU(事業群—利潤中心),「以前中央集權式的生產,就像吃大鍋飯。」鍾依華分析,但這樣宸鴻內部反而不清楚接下的訂單是否有利潤。

「因為每個客戶需要的產品不同,以前把各產線加總在一起後,你根本不知道哪個客戶賺錢。」鍾依華解釋,導入BU的方式,就可以把每個產品線的損益抓出來,知道哪些東西自己要做,哪些外購就好。

「經過了這一年BU制,整個紀律是往下深化。」鍾依華說,就拿毛利率來看,今年第三季毛利率比去年成長三八%。「總經理來了以後,最大的差別就是紀律。」江朝瑞力挺鍾依華的態度顯露無遺。

一年來人事與組織改革後,也確實找出了宸鴻這幾年的營運問題。「我們發現公司有八、九百個案子在進行,但賺錢的不到一百個。」江朝瑞給出了更精準的數字,也就是宸鴻前五大客戶占了整體營收超過七○%,而獲利更是占比逾一二○%。

江朝瑞強調,未來會謹慎挑選客戶,只想砍價的客戶就不是「宸鴻的菜」,「未來與客戶的協商,將借助許多歷史經驗。特別是改變過去經營與擴產思惟,現在我要 為你添購設備,你就要承諾多少量給我。」對於宸鴻這次大幅資產減損,外資法人多在考量財務結構改善下,給予中性或正面評價,包括大和、里昂證券都在最新的 報告調升宸鴻的評等。

大環境險峻

能否實現承諾,有待觀察不過,無論是來自競爭對手業成的挑戰,還是歐菲光對低價市場價格影響,甚至日本中小尺寸面板廠JDI將在明年開出in cell產能,產業供不應求的狀況沒有明顯好轉,瑞銀證券分析師謝宗文說:「大環境還是很險峻。」摩根大通證券分析師張恆也指出,宸鴻的資產減損對明年來 說是全新開始,不過,大環境的結構性問題依舊存在。

經歷近一九○億元的資產減損,江朝瑞與鍾依華面對觸控面板產業的競爭考驗表示,重生後的宸鴻,接下來要看的就是基本功。江朝瑞一句「明年的成績單,如果沒有一個資本額,我跟總經理都是失職的。」看得出他對公司的信心。在江朝瑞力挺下,鍾依華以「為宸鴻瘦身」,作為上任一年的成績,接下來才是考驗的開始,明年此時他是否繳出承諾的成績單,所有人都等著看。

投資人關鍵5問:

千元股價還回得去嗎?還有未爆彈嗎?

第三季資產減損夠徹底了嗎?接下來是否還有未爆彈?

鍾依莘:

這是經過嚴肅仔細思考所做的泱策。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根本不會用的、沒有使用價值(的設備)。第二是現金產生原則,投資人關心的平潭廠現在打掉45億 元,剩約70億元資產,稼勤率從兩、三成提升至六成,已經可以負擔折舊數字,逵到損益兩平位置。第三是逵鴻的投資減損,目前對逵鴻還有16億元的曝險,因 為它已經聲請重整,第四季可能會按照會計原則把它處理掉。

今年4月才籌資擴廠,為什麼11月就大幅打消資產?未來還會再擴產嗎?

劉詩亮:

4月的籌資當然有一些是因應公司新的資金需求,另一部分是還掉之前的ECB(可轉換公司債)。

鍾依莘:

主要是改燮財務結構,目前短債比較多。明年來說,跟客戶還是有計畫繼續開發,營運資金足以支應資本支出,不須靠現增。廠房還在,未來不用蓋新的,是否購買新設備則會按照不同案子封設備不同需求進行評估。

未來一年的營收輿獲利展望為何?

鍾依莘:

營收比較保守,倜位數成長幅度。因為我們篩選客戶和案子,營收會降低。但大客戶手機有成長,本業獲利的表現會比較好。因為我們資產減損,省下的折舊費用就等同於每股盈餘8元,我們(每股盈餘)做10塊錢,那是起碼該做到的。

劉詩亮:

未來的配息政策也會沿襲過去慣例,只要有獲利,就發一半的股息。

外資分析師直指觸控面板產業未來持續嚴峻,宸鴻能侔免於殺價競爭嗎?未來成長勤能又是什麼?

江朝瑞:

產業趨勢不見得會一路殺價,像大陸的歐菲光也不走降價策略。

公司只有製程創新、材料創新才有價值,如果只有降價競爭,害人害己。

鍾依莘:

研發技術會往下一代投資,像是OLED(有機發光二極體)是我們看重的,我們不是要做OLED面板,未來發展到可摺疊式觸控面板後,這方面會有不錯的機會。

千元股價還回得去囑?

江朝瑞:千元(股價)回不去了。但幾百塊還是有可能,要看怎麼做,看自己的效率、良率以及OLED的新發展。

撰文 / 周品均


大賠 190 億的 教訓 江朝 朝瑞 獨家 告白 臃腫 獵豹 宸鴻 瘦身 明年 能賺 一個 股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178

年倒近七百家!一票選股專家大賠 八年來最慘 對沖基金「年終清倉」

2015-01-11  TCW

二○一五年對沖基金掀起倒閉潮,除因政策不確定外,「對沖基金不對沖」也是問題。

已故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曾說,「預測的方向與時機同樣重要。」對沖基金對此話或許有更深體會。二○一五年對沖基金出現清盤倒閉潮,許多過去常勝軍創下近年來最糟報酬率,原因正是他們「看對方向,看錯時機」。

據研究機構「對沖基金研究」(HFR)數據,二○一五年對沖基金報酬率負三.五%,不如標普五百(S&P 500)指數(負〇.七%),是連續四年落後大盤(見圖)。該年第三季對沖基金資產縮水九百五十億美元,創二○○八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大單季跌幅,累計二○ 一五年前三季,有六百七十四家對沖基金倒閉,這還不包括第四季宣布退場的許多著名對沖基金。《金融時報》稱二○一五年是對沖基金「艱困的一年」。

對外:政策不定誤判時機

過去績優的對沖基金也「栽跟頭」,如艾克曼(Bill Ackman)的潘興廣場(Pershing Square)、艾恩霍(David Einhorn)的綠光資本(Greenlight Capital),二〇一五年報酬率都在負二〇%上下,分別創下史上最差及金融海嘯後最糟紀錄。另外有近二十年歷史的賽尼加資本(Seneca Capital)十五年歷史的藍冠(BlueCrest)等,撐過金融海嘯與歐債危機,卻在二〇一五年大虧後宣布退場。

對沖基金表現不佳,有內、外兩個原因。外在因素是政策不確定。二〇一五年初,諸多對沖基金預估美國聯準會將在該年升息,歐洲央行將擴大印鈔,他們因此做多 美元做空歐元。但聯準會直到二〇一五年十二月才升息,歐洲央行該年底印鈔幅度也不如預期,這段期間美元及歐元走勢不斷反覆,部分對沖基金雖看對方向,卻在 錯誤時機下注而大虧。

例如在英國有「傳奇經理人」之稱的歐迪(CrispinOdey),他曾預見中國減速將拖累歐美,預先做空英國股市而大賺超過兩億英鎊。但二〇一五年,他投資貨幣看對方向卻看錯時機,其對沖基金在二○一五年四月虧損二○%,到該年十一月中虧損一二%。

選股專家也因政策干預而「翻船」,例如艾克曼的潘興廣場,二○一四年在全球資產規模十億美元以上的對沖基金中,他的報酬率高居第一(超過四○%)。二○一 五年初他大買加拿大威朗藥廠(Valeant),不過後來美國政府對其藥價上漲展開司法調查,威朗股價半年內腰斬,導致潘興廣場二○一五年報酬率逾負二 ○%,艾克曼稱該年是他「有史以來最糟一年」。

政策因素加深市場不確定,使對沖基金經理人更頻繁交易。研究機構Novus創辦人阿特許勒(Stan Altshuller)認為,由於經理人追逐有限投資機會,一有機會大家都投入,一遇問題大家都出脫,「任何經理人都不想當只炒短線的賣家,但對沖基金卻 變成如此。」他認為二○一五年對沖基金頻繁交易,正是其表現不佳的禍首。對沖基金表現不佳的內在原因則是名不副實。

所謂「對沖」亦指「避險」(hedge),也就是使財富不受隨機事件影響,方式是做多某一資產,也做空和此資產相關的標的,這樣不論該資產最後是漲或跌,人們皆能以此之獲利彌補彼之損失,以避免財富變動的風險。

對沖基金顧名思義,應是「實行對沖策略的基金」,但事實上這種基金早已和「對沖」或「避險」無關(見下表)。他們或危機入市炒底,或專注事件導向、總體導向,或買股票做價值投資,這和一般的投資行為已無太大差別。

對內:重壓一產業而大虧

同時,對沖基金大多壓寶相同公司,以二○一五年來說,這些公司包括太陽能廠SunEdison、油氣廠商威廉姆斯(The WiliamsCos)、天然氣公司錢尼爾能源(Cheniere Energy)、威朗製藥。《紐約時報》稱這些公司為「對沖基金大飯店」,因為「房客」都是對沖基金經理人。這些公司的股價都在二○一五年下半年大跌。

若對沖基金奉行對沖策略,雖無法大賺,但也不致大虧。如今對沖基金則單邊壓大注,不是大賺就大虧。二○一五年諸多對沖基金締造兩位數的負報酬率,以致最後清盤退場,正是源自於此。

這也使對沖基金被認為加劇市場波動。由於對沖基金規定客戶在某段特定時間才能撤資,他們又常以槓桿模武借貸,若碰上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等重大事件,客戶在規定時間一到就集體撤資,屆時對沖基金管理者只好大舉賣資產變現,加上他們又是高槓桿借貸,於是就形成連鎖效應。

不過儘管這些原因導致對沖基金二○一五年表現不佳,它仍將東山再起。二○一五年十月,城堡投資(FortressInvestment Group)關閉旗下的城堡總體基金,該基金在二○一五年前九個月報酬率負一八%,遠高於其他總體導向的對沖基金(負○?六%)。債券天王葛洛斯 (Bill Gross)當時譏諷:「有些基金虧損二○%就關門大吉,改個名字又重新開始。」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對沖基金不死,只是改名,未來人們仍將見到它們在市 場翻雲覆雨。

撰文者楊少強                                                                                                                                

年倒 倒近 近七 百家 票選 專家 大賠 年來 最慘 對沖 基金 年終 清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209

掃到TRF颱風尾 銀行業恐大賠790億 產業衝擊》客戶若爆大規模違約潮 保證金須自行吸收

2016-01-18  TWM

人民幣急貶,災情最慘重的是TRF客戶,就連上市櫃公司都踩到地雷。隨著保證金追繳令萬箭齊發,一旦客戶繳不出來,承作TRF的銀行可能慘賠。

二○一六年才開市短短十天,就有四家上市櫃公司在證交所公告重大訊息:因受到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的影響,衍生性商品部位已實現及未實現虧損,就高達新台幣四億多元。

其中,全球最大專業熱導管製造廠業強科技,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公告的重大訊息顯示,人民幣衍生性商品虧損高達七千多萬元,而公司帳上的未實現損失仍有一千九百多萬元。業強去年前三季已虧損五千一百多萬元,去年底的匯損對全年獲利恐雪上加霜。

這四則重大訊息並非全貌,因為上市櫃公司公告衍生性商品虧損,並非主管機關強制規定,而是依個別公司自訂標準和虧損比率而公告;因此,目前看到的上市櫃公司人民幣匯損,可能僅是冰山一角。

獲利有限、虧損無限!

TRF賭錯方向 虧損從兩倍起跳這些上市櫃公司因避險或投資的目的而操作衍生性商品,包括了近期引發金管會強力追查的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而只要人民幣續貶,這類商品對企業所引發的災情,就會以「匯差×本金×槓桿倍數」的速度急劇惡化!

原因是,過去兩年賣出的TRF,賭的是人民幣單向升值,而且屬於「獲利有限、虧損無上限」的交易。

所謂TRF,是一種賣出美元、買入人民幣的選擇權商品。客戶選擇一個人民幣價位及額度,贏的時候可賺「本金×匯差」;但賭錯方向、輸的時候,卻是必須乘上槓桿倍數加倍奉還,虧損金額通常是本金的二至三倍。

通常,客戶僅須繳交一定額度作為保證金,一般為交易總額度的五%至一○%;如果看錯匯率方向,且匯價觸及約定好的「補繳保證金」價位,那麼,在每月比價結算時,就會被追繳保證金。

可怕的是,在到期日前,客戶無法單方面喊停,這張合約將持續累計損益至契約截止;也就是,如果匯率走向一路與客戶的設定相反,虧損金額就會無上限地推高。

「客戶每個月光繳保證金,就要五、六萬美元,約新台幣一五○萬至一八○萬元。」一名承作TRF商品的永豐銀行資深業務經理形容,人民幣續貶,已讓許多中小企業客戶如坐針氈,承受龐大的資金壓力。

人民幣可能續跌!

TRF將成銀行獲利最大變數金管會銀行局局長詹庭禎表示,目前國內業者手中的TRF商品,多數是在一四年年初銷售,當時契約價格主要設定在六.三元至六. 五元(兌一美元),一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破原先設定的價位,銀行就會發出追繳保證金通知。如今,人民幣貶破六.五元,許多客戶必須增補保證金,倘若繳不 出來,就會發生違約,在「客戶」與「上手銀行」(外資銀行)間扮演仲介角色的國內銀行,就得自行承擔損失。

現在,狀況來了,不僅保證金追繳令萬箭齊發,而且人民幣貶值的趨勢幾乎已成市場共識,這使得客戶補繳保證金的意願驟降,國銀承擔損失的風險一夕攀高。據一名金融產業分析師向富邦、台新等銀行查詢發現,很多客戶已無力再補繳保證金,最後虧損恐將由銀行買單。

而根據惠譽信評發布最新報告,假設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自六.三五元重貶一○%(至六.九八五元)的最壞情境下,有四成的投資人可能無法償付保證金,必須由銀行買單;那麼,銀行的TRF可能損失將達到約新台幣七九○億元,超過整體銀行業一年獲利約三千億元的四分之一。

外資券商龍頭高盛認為,人民幣匯率走勢仍然看貶,且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破七元的機率很大。由此看來,TRF部位的虧損,恐成為拖累銀行業獲利的最大變數。

這也說明了,為何金融股會成為二○一六年第一周股災的重災區。今年第一個交易日、一月四日當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破六.五元大關,籠罩在TRF陰影下的 金融股首當其衝。當日賣超的前二十檔股票之中,金融股就占了十二檔,金融類股指數更重挫三.五二%,比大盤跌幅二.六八%來得慘重。

據目前所知,承作TRF數量較大的金融機構,以民營大型銀行為主,包括中信、國泰世華、台北富邦、台新、永豐等銀行。「唯一的好消息是,金融股的TRF地 雷已經爆得差不多了。」一位業者如此表示,原因在於,為期兩年的TRF契約,大部分將於今年第一季到期,且許多銀行已提存保證金因應。

用新約補舊約!

說服客戶用槓桿而來資金再下注但,事實真是如此嗎?金管會於一月五日緊急調查銷售TRF商品的前七大銀行,發現國銀墊繳給上手銀行的衍生性商品存出保證金 (潛在損失部位)再度攀升,預估整體銀行代墊的保證金已飆破新台幣二千億元。而且,若和去年九月人民幣貶值災情慘重時相比,已經又過了三個月,但存出保證 金的金額卻相當;意味著部分業者似乎正以「用新約補舊約」的方式,讓客戶不只繼續抱著虧損累累的原有契約,甚至又簽訂了一份新的TRF契約。

其作法是利用客戶簽訂新約後取得的權利金收入,補足舊約必須要追繳的保證金,但這種作法,往往也會讓客戶愈陷愈深;雖然新約會有新的人民幣匯率損益平衡 點,也有可能讓客戶獲利,但銀行在客戶已經無力補繳舊約保證金的狀況下,說服客戶用槓桿而來的資金再次下注,值得商榷。

在一四年以前,銷售衍生性商品的金融行銷部門(Treasury Marketing Unit,簡稱TMU),曾被視為銀行金雞母;惠譽信評指出,銀行銷售衍生性商品的獲利貢獻度,過去常態性維持在一四%上下。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隨著 一四年人民幣回貶引爆TRF地雷,這項業務已被金管會限縮,TMU對銀行的營收及獲利貢獻度大幅下降;甚至因為造成銀行損失並引發客訴糾紛,而被銀行內部 戲稱TMU為「麻煩製造部門」(Trouble Making Unit)。

事實上,近期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的確已受理三件TRF相關的申訴案件,金額達三十萬美元。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總經理張冠群指出,申訴案件以「招攬糾紛」居多,也就是銀行理專在招攬業務過程中說明不足,或推薦了與客戶風險承受度不符的金融商品。

無論是上市櫃公司或中小企業,目前看到的衍生性金融商品虧損,僅是冰山一角;更麻煩的是,人民幣匯率走勢仍然看貶,一旦持續貶下去,恐怕會出現大規模違約潮,銀行也在剉咧等。

撰文 / 鄧麗萍

掃到 TRF 颱風 銀行 業恐 恐大 大賠 790 產業 衝擊 客戶 若爆 大規模 大規 違約 保證金 保證 自行 吸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52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