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壹盤生意》記者做完訪問做老闆

2012-7-26  NM




做《壹盤生意》記者,每期接觸不同生意,有成功、也有失敗例子。在訪問過程中,學到不少做生意的理論。但當要實踐起來,卻是另一回事。

今期主角,正是《壹盤生意》的前記者陳希(Cyrus)。○八年,他加入本刊做記者,一年間報導過近三十篇壹盤生意,包括獨家代理小樽音樂盒的 http://musicboxDIY.com老闆蔡學文(Man)。其後他離開本刊,到非牟利機構打工期間,Man跟他表示想以七萬元賣盤。Cyrus 回想當時還是大學生的Man以兼職形式營運,每月可賺三萬元,於是膽粗粗答應。

買入生意後,才發現經營起來不如想像中簡單,利潤只有數千元,獨家代理要從頭傾過,大陸廠坐地起價……一切都要從頭開始。

一切由當年Cyrus與Man的一句戲言「我都有興趣做生意喎」講起。兩年前Man大學畢業,想專注做貿易生意,便聯絡Cyrus,問他有否興趣以七萬元 頂手其音樂盒生意。Man○八年創辦http://musicboxDIY.com,在網上售賣香港獨家代理、日本小樽出品的音樂盒,另與內地廠商合作, 為客人代訂音樂盒,售價由數百元至上萬元不等,Man受訪時月賺三萬元。Cyrus分析道:「Man同日本傾好多次先爭取到獨家代理,又打通內地廠商網 絡,如果要我從頭開始一盤生意,好困難。」那時Cyrus在義務工作發展局任職,但合約即將完結,「唔知公司會唔會同我續約,有盤賺緊嘅生意做吓,都叫有 後路吖!」

他相約Man出來會面,並運用做記者時「問到篤」的技巧,預設好三十條問題:「例如佢同邊啲供應商合作,每月賺幾多錢,邊個音樂盒最好賣。」Man向 Cyrus出示過去三至四個月PayPal及銀行戶口,表示平均每月約有萬五元盈利。Cyrus說:「嗰幾個月嘅數包埋情人節嘅旺季收入,仲夾雜咗佢嘅其 他生意,睇唔到係唔係真係賺到萬五蚊。」於是Cyrus反建議,先付四萬元作首期,再根據往後半年的業績分期繳付尾數。「假如一個月有一萬蚊盈利,我就會 俾五千蚊佢;唔夠一萬就會將淨利潤除以二,一人分一半。半年之後,我賺幾多都唔使再分俾Man。」

難題一:內地廠商加價

接手後的生意額果然差強人意,只有數千元,於是他施展採訪《壹盤生意》學到的宣傳手法,連續兩個月的週末都在西貢海濱公園跳蚤市場擺檔,但扣除所有成本, 亦只賺得一千三百元;為降低成本及增加產品種類,他走到廣州入貨;又聯絡雜誌賣廣告,如送出音樂盒贊助《U Magazine》舉辦的作曲比賽。Cyrus起初以為買入生意後「印印腳」有錢收,但原來是「辛苦錢」,「整日喺西貢暴曬,要狂食菠蘿冰降溫。」頭半年 有五個月的利潤都不足一萬元,有一個月更要蝕錢。幸好Cyrus當初與Man討價還價,最終花四萬多元買了這盤生意,他自我安慰說:「無計啦,嗰時七、八 月,屬於淡季。」屋漏兼逢連夜雨,寧波的廠商知道公司易手,獅子開大口要求加價,一加便加六成,「簡直嚇咗一跳!即時問吓喺內地做生意嘅朋友,佢哋話成本 上升緊,但最多咪加半成到一成。」於是Cyrus以電郵向廠方「呻窮」:「我哋啱啱接手,真係冇資金,接受唔到加幅。」但內地廠商仍堅持加價五成。雙方拉 鋸多時,Cyrus唯有孤注一擲。「我同廠商講有客想訂二百個音樂盒,但聽到加價咁多,即刻唔肯訂。我話最多加一成o架咋,否則合作唔到囉!」廠商最後妥 協只加價一成,但已令本來只有三至四成毛利的音樂盒,成本更高。Cyrus知道與內地人做生意要特別小心,故此每次與廠商以電郵聯繫時,都用列點形式,清 楚提出要求,但始終防不勝防。他憶述:「有件貨要由內地廠直接寄去澳洲。我計過運費約四百蚊,寫明會俾番四百蚊佢哋,以為做熟咗,於是冇標明港幣兩個字 啦!點知內地廠事後要求我俾四百蚊美金。」最終又要花時間與廠商「討價還價」才力保不失。

難題二:重傾日本代理

化解加價危機後,又要處理與日本小樽音樂盒廠商的合作關係。Cyrus知道日本方面未必會如常跟他合作,已作好心理準備要花心機表達誠意,「我主動同小樽 廠商講,Man賣咗盤俾我,希望佢哋正式將個獨家代理權授權俾我。」怎料對方愛理不理,但「識做」的Cyrus每逢過時過節都會郵寄一些禮盒給廠商籠絡人 心。可惜用電郵洽談了三、四個月,進度仍如一潭死水。「幾個月來嘅回覆都係話要等。」Cyrus買入這盤生意,這個獨家代理權是最值錢的資產。假如合作拉 倒,頂手費等於掉了大半入鹹水海。在等待過程中,Cyrus心情如「被蟻咬」。直至去年日本三一一大地震,他主動發電郵慰問小樽廠商。「我隻字不提代理 權,純粹關心他們有沒有受地震影響,親屬是否安全。」這封電郵扭轉局勢,有關方面其後與Cyrus進行電話會議。過關後,日本廠商有一次應當地政府要求來 港推廣小樽,順道與Cyrus見面,Cyrus預先準備好建議書與對方詳談,去年四月正式得到香港獨家代理,他才鬆一口氣。

無悔買入生意

為免再被廠商蹺起,Cyrus開始尋找其他內地廠商提供不同價位的音樂盒,現已增添至有近四間廠商提供貨源。「啲音樂盒,賣幾百蚊至幾千蚊,有好多人見到 個價錢咁貴,諗都唔諗。」於是Cyrus在廣州搜羅一些非手動平價音樂盒,如仿電話亭和衣車造型的音樂盒,百多元便有交易。他亦為團體客提供價錢較平的批 發服務,每個九十元,不過量要多。「之前幫一間學校做過二百個自訂音樂盒當畢業禮物,度身訂造佢哋首校歌。」Cyrus為提升生意額,扭盡六壬。曾學習六 年小提琴的他,接到沒有提供曲譜的音樂盒訂單時,會親自翻聽客人提供的樂曲,再填上五線譜供廠商做音樂盒,確保與原曲的旋律和音階相符。現時,公司只靠網 站作買賣,他會隨身攜帶音樂盒,以防有客人想隨時看貨辦,「有次我喺澳門接到個客電話,話自己住喺澳門想睇現貨。咁啱我喺澳門,又帶住個音樂盒,即刻約佢 睇貨兼收錢。」Cyrus與以往多位《壹盤生意》的受訪者仍然保持友好關係,更準備光顧他曾訪問、位於始創中心的格仔鋪寄賣貨品,讓客人可隨時睇辦。多重 努力下,今年四月開始,利潤終於達兩萬元。雖然困難重重,但Cyrus無悔買入這盤生意,「佢個網站好完善,如果要我自己上載一個產品資料上網,每件需時 八分鐘,我根本冇可能有咁多時間由零開始。仲要同啲廠商建立關係,由無到有,要花好多時間。所以我覺得直接買佢盤生意係抵!」

一位舊同事眼中的老闆

Cyrus當年初出茅廬,被委派採訪《壹盤生意》,上班都是穿T-Shirt短褲,加對Birkenstock的涼鞋。在本集團的飯堂吃飯,來來去去都是 吃星洲炒米及一罐可樂。同事眼中的他,有點「少爺仔」脾氣,甚少主動與人傾談。怎料這位小子,不但由打工仔變成老闆,還轉職做財務策劃師,西裝骨骨,一見 人不是叫你買音樂盒,便是買保險。有如此改變,他認為:「以前採訪《壹盤生意》,每次只面對一個受訪者,之前做義工局,每次面對幾百人,唔可以再咁靜。 」

開業資料

(07/2010)頂手費$47,000商業登記$450網頁$6,000總投資$53,450

營業資料

(06/2012)

營業額$63,000

廣告費$2,000

雜費$500

入貨$40,000

運費$1,000

盈利$19,500

 
壹盤 生意 記者 做完 訪問 老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421

壹盤生意 洗碗公司 大戰 一觸即發

2013-10-24  NM

請老外洗碗?清潔月薪兩萬?這正是最低工資實施後,請洗碗工困難的最佳寫照。但有危就有機,專接外判洗碗工序的洗碗公司亦因此應運而生。著開恤衫西褲的白領梁兆基( Sunny),諗住這行好睇又好食,不惜一切,於三個月前改穿圍裙、戴膠手套,投放四十多萬積蓄跳入這片藍海,開設「閃令令」洗碗公司。
惟萬事起頭難,老闆仔每日朝八晚十二,不但要落手落腳洗碗、送貨一腳踢;開業三個月,仍只得五個客,每月倒蝕三萬四。心急回本的 Sunny,開始劈價搶客,從行業龍頭公司「碗然一新」中,搶去客仔。在這洗碗界,原來客路比想像的窄、競爭比想像的激、請人更比想像的難!

 

於屯門的洗碗工場內,運作中的機器轟隆作響,記者要「擘大」喉嚨說話,但又因場內一朕食物的「酸宿」味,要不時走出走廊抖氣。只有老闆 Sunny,可悠然自得地在場內吃着牛肉乾。 Sunny於英國修讀商業工程,在大公司做過銷售、市場部,也做過財務分析師。不過他受父母影響,一直希望將來可以創業:「我父母做過小販、開過餐廳、紀念品店,細個已經幫手睇鋪,係生意養大我。」機會來了,他看過洗碗公司的報導後心諗:「香港食店多的是,但洗碗公司卻只有幾間,從中分到百分之一生意也好!」
開業前, Sunny從 Google搜尋知悉一部價值十多萬的大型洗碗機,原來月租只需三千元,又「放蛇」問價,搜集對手的收費資料,好讓他 sell客。他已度好見客對白:「你請一個洗碗工,加洗潔精、水費、強積金等使費,每月都要使萬三蚊,但用我哋套餐最多只係八千幾蚊,每月慳幾千!你係需要添置多兩至三倍餐具作緩衝,但只係投資一萬幾千蚊買餐具,兩、三個月就可以回本啦!」開業初期,他自己設計傳單,在元朗、屯門、天水圍的大小食店派發,不過摸門釘的多,未能接觸到老細,只被職員當他為一般推銷員「阻住做生意」而驅趕他。兩個星期派出千多張傳單,只得到十多次面談機會,度好的對白亦無用武之地。


早前有傳媒報導,有餐廳請不到洗碗工,要請來瑞士籍女工 Fanny做洗碗工人。 

Sunny有時要外出見客送貨,索性在工場安裝閉路電視,保安之餘,亦可檢查員工有否按時完成清洗碗碟及交收。 

客路:似闊還窄

部分洗碗公司以月費形式收費,「閃令令」除了可斷件計,還可斷箱計,客人可在一個大膠箱內,任放要洗的餐具,每箱劃一收費四十九元。較靈活的收費方式,令他接到五單生意,這已是公司的所有「客路」。其中尖沙咀「老船長東南亞餐廳」老闆鄧先生說:「我哋啲生意,客仔時多時少,如果用月費形式,一個月洗唔到咁多,唔抵囉!用呢個方法就啱我哋。」他指其餐廳每日平均洗碗量約五箱,每月平均消費五千元,抵過以一萬元請洗碗工。
這類收費適合小公司,但有七間分店的譽宴酒樓集團老闆張家豪說:「我參觀過呢類公司,不過都係唔方便用。因為爐頭、水桶、煲湯筒及蒸籠等,都係自己洗,即係點都要請洗碗工。幫襯洗碗公司,又要投資買碗碟、七間即係要買多二十一倍餐具,會好吃力!」 Sunny亦透露,海皇粥店及 Neway等集團曾來問價,令他開心不已,不過最後亦不了了之,只有 Neway曾試用服務一、兩次。兼且大部分食店老闆,已習慣傳統模式,「佢哋鍾意有個洗碗工隨傳隨到。」現在, Sunny終掌握客路,放棄找太大或太小的餐廳,只集中找約五十個座位或以下的散戶,免浪費時間資源。


「閃令令」剛聘得新司機(左一), Sunny(左二)帶領他交收碗碟,兩人夾手夾腳搬抬箱子,把洗好的餐具送回給客仔。 

Sunny畢業於英國華威大學,面對眼前這片充滿機會的藍海,即一鼓作氣創業。這三個月來,日日對住碗筷,發現這行非想像中易撈。 

收費:易複製 劈價求存

收支問題亦叫 Sunny煩惱不已,他按着計數機說:「五個客,營業額四萬,但人工成本已達四萬,計入租金、物流、水電雜費,每月倒蝕三萬四!」長此下去非辦法,上月他得知其客仔之一,一間午餐飯盒供應商,正同時光顧對手「碗然一新」,他才想出計策:「佢每日俾二千個飯盒我洗,俾六千個對方洗,但講明之後諗住集中番搵一間。」本住「唔係你死就我亡」嘅心態, Sunny主動向對方表示,願意劈價,以獲得全部生意。 Sunny表示不能透露劈價多少,但記者依他透露前後收入,再自行計算,估計由四毫三減至三毫六平均每個飯盒「洗費」,劈價近兩成,比對方平近一半。他興奮地說:「佢哋已經揀咗我哋!下個月八千個飯盒交由我哋洗,每月收入會增加約五萬元,唔使蝕錢喇﹗」他更把握機會與飯盒公司簽訂一年合約。
記者向「碗然一新」老闆廖家寶求證,他似乎亦未知情:「個客仲幫襯緊我哋喎!」後來他冷靜下來,質疑說:「佢一條生產線未必洗到六千個飯盒。不過客人因為價錢而離開,我都無辦法。可能個客對佢哋好重要啦。我哋就唔劈價爭生意,客人要嘅係規模同穩定性。」他暗嘲 Sunny眼光短淺,欲言又止說:「其實唔使爭,呢行行頭大,唔只餐廳客,洗乜都得㗎,佢自己諗吓啦。」 Sunny雖然成功從「碗然一新」搶去大客,但原來早前他已被另一對手「洗碗婆」搶客,「好彩係細客,損失唔大。」他成立「閃令令」之時,市面已經有四、五個對手,不過近日他從其他客戶口中得知,有不少只做地區生意、比他更小型的洗碗公司已成立,方便同區客。他心知不妙:「呢行愈來愈多競爭,劈價潮即將開始,我要快啲做好自己,因為只有能者生存。」


「碗然一新」開業近三年,老闆廖家寶堅持客人重視的是規模及穩定性,故他不會劈價爭客。 

洗碗機所用的專用洗潔精和快乾劑,直接連接機器,每樽約七百元,以現時「閃令令」客量計,可以用一個月左右。 

請人:諸多瑣事 心力交瘁

當初 Sunny目標是集中找屯門、元朗一帶生意,方便控制物流時間,但由於搵客困難,外區有客一律接!一星期七天,每日在傍晚時間, Sunny就遊走元朗、大埔及尖沙咀,到餐廳門口收集待洗碗碟,運返屯門廠房,一出車就六小時。第二日清晨至下午進行清洗、吹乾、消毒,傍晚再把乾淨碗碟運送予客戶,同時收集新一批待洗碗碟,如此類推。記者見身形細小的 Sunny,落手落腳把重耷耷、裝滿餐具的膠箱搬上搬落,還要長時間忍受臭味,只是經過三個月來的磨練,他淡淡然說:「都習慣咗。」 Sunny開業時以二十五萬元買入兩輛貨車,並請來全職及兼職司機各一,每次出車只有一名司機, Sunny有時需要幫手跟車。記者跟着他們送碗,他們忙於上落貨,只能把貨車泊在路邊,幾次險被抄牌。
餐廳請人洗碗有困難, Sunny請人用洗碗機洗碗,一樣有困難!雖然大部分餐具都是用 Sunny租來的一部大洗碗機清洗,但在餐具進入洗碗機前,須由清潔工人把污漬清洗一次,並操作洗碗機,現時他須聘用七名兼職清潔工。 Sunny表示,已出價時薪四十元請人,市價時薪只是三十大元。但現場見 Sunny也買員工怕,採訪期間有新司機第一天工作,他多次叮囑記者不要問長問短,以免「嚇走人」。有次約好採訪工作,亦因部分員工怕見傳媒,臨時把記者拒諸門外,他無奈道:「真係唔好意思,啲工人講到要劈炮,我冇法子呀……。」
最後 Sunny「苦盡甘來」指,下月會轉虧為盈,但淨賺也不過是萬多元而已,比一名洗碗工稍高!「閃令令」前景充滿未知之數, Sunny仍堅持「去馬」,他已滿肚大計,「呢度出年約滿,我打算搬去四千呎廠房,有兩至三條生產線,仲要間到個 office出嚟,等我有個適當嘅文書環境……」


污糟餐具進入洗碗工場後,員工先把碗碟廚餘沖走,再把餐具推入機器中清洗及以九十度高溫消毒,乾淨碗碟即由機器另一端出現,擦乾後即可入箱。 

從放入洗碗機的隱閉鏡頭可見,碗碟被放入特製的盤,進入洗碗機,會逗留約一分鐘,持續被上下兩端射出達攝氏九十度的水柱噴射清洗消毒。 

因大廈停車場已滿,「閃令令」貨車被迫停泊在工廠大廈馬路旁,每月收罰單三、四次,採訪當日又收一張, Sunny無奈表示當泊車費。

營業資料( 10/13)

營業額:$40,000
租 金:$8,000
人 工:$40,000^
水電費:$10,000
雜 費:$10,000
物 流:$6,000
虧 蝕:-$34,000*

^兩個全職,八個兼職
*已與一午餐供應商簽約,預計下月盈利達$16,000。

開業資料( 7/13)

租 金:$24,000^
裝 修:$50,000
貨 車:$250,000
物 資:$70,000
雜 費:$30,000
總投資:$424,000

^二按一上

一點意見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 黃家和

綜合業界意見,不少同行對這類服務都有需求,如要做到他們生意,至少自己要做到以下「裝備」:
1.可考慮自行購入多套餐具放於工廠,給予對餐具款式要求不高的中小型餐廳,輪流使用,既免卻對方花費買餐具,又可放於位置相對充足的廠房,解決放置問題。如果餐廳不介意,更可加上「閃令令」商標,順便賣廣告。
2.做足新界、九龍區生意太散,一架貨車兜遠路,會阻慢送餐具的時間,應先主攻一個區,再做跨區生意,節省物流成本。首選建議九龍旺區,一來商鋪密集度高,二來該處比屯門、元朗更難請洗碗工。
3.由於餐廳規模大小不一,須為不同客戶度身訂造不同形式收費,如月費、斷箱計、斷件計等,另要預留部分資源跟進客人的突發事件;如對方忽然不夠碗碟用、或洗碗工未能工作,可即時送上後備碗碟以供使用。


壹盤 生意 洗碗 公司 大戰 一觸 觸即 即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9480

反傳統「壹盤生意」apps版

2014-03-06  NM
 
 

 

現時電視熱播教人創業的《我要做老闆!》節目,其實過往我們要找賺錢的「壹盤生意」,甚為艱難,不是被鋪租蠶蝕、就是人工太貴。不過近年開始,創業市場出現變化,只要一機在手,就可搞起一盤生意來。

三個香港人,由此瞓身搞startup。宅男Simon研發的士電召App「飛的」;美國畢業回來的Enoch及阿興,開「Playroll」幫客人撲演唱會飛;而經營網上炒股平台的Eric,亦「添食」搞「Foodgulu」,替食客遙距攞籌,同時幫餐廳慳了人手。

這批「手機生意」,夠革命性嗎?成功指數有幾高?本刊找來五位本地IT界及商界人士組成評判團,包括數碼港行政總裁林向陽、曾投資「Snaptee」的天使投資者林東,及搞app先驅、Cherrypicks行政總裁趙子翹等等;並模擬每位評審有一百萬元,由他們決定會否出錢投資,結果頗出人意表。的士app與司機連線

「Hello,我係Simon,呢個『call的』app即係電召的士平台,令乘客快啲call到車,司機快啲接到單!」於中大訊息工程系畢業的蕭達文,採訪當日身穿格仔衫,摺起褲管,外表「老實」。曾在銀行IT部任職四年的他,一年前轉行幫人寫app,去年因一次在機場call不到的士,回家後心血來潮就寫了call的app「飛的」。但懂「寫」卻不懂好好宣傳,被同類app HK taxi,巴西過江龍Easy Taxi 搶盡風頭。

「得司機得天下」

當Simon仍在暗自嘆氣,一天遇上了他的「馬路天使」——的士司機大眼。「我都係等客時瀏覽Google play,見到『飛的』,咪打電話睇嚇有咩合作。」大眼是一支新界的士車隊的「首領」,也是的士call台88的合作夥伴。一頭金髮,戴上黑超的大眼表示,大量電召app 已蠶蝕call 台市場,「以前call 台收到柯打,嗌咪通知司機,又要再覆乘客,費時失事。Call的app出現後,少咗人經call台落單。」大眼於是穿針引線,撮合「飛的」與call台合作,改變競爭模式。「客人打上call台,call台職員會用app發俾車隊司機,邊個得閒就接單。」司機DJ說:「用app後流程快咗,每月通話時間由六千分鐘減至四千分鐘,慳番百幾蚊電話費添!」現時飛的每日處理約五百宗柯打,七成由司機發出。當初宅男Simon擔心的士行業龍蛇混雜,為保護自己,「出嚟行」時化名Ken。這個Ken為與司機打好關係,曾半夜三點去麻雀館搵司機食消夜。他又為司機改善作業系統,增設對講機功能,方便司機聊天。雖然競爭激烈,其他apps後台雄厚,如補貼客人車費,但他仍然充滿信心,「我深信得司機,得天下!」

飛的用法電召的士app,乘客可以在app落單叫車。若司機收到熟客call車而無暇接單,也可透過app發放訂單資料予同行。預期收費模式向司機收取交易金額5%手續費。

收費開始成隱憂

現時「飛的」司機版下載人次約一千五百,乘客版約九千五;Simon懂得寫app,故成本甚低,「開業」只用了十五萬元。他打算儲夠下載量,會向司機收取交易金額的5%。屆時司機去留成疑外,亦要提防法律問題。記者發現,其app中「額外要求」的選項裡,乘客可選擇八五折叫車,若乘客無此要求,則以正價計算。Simon說:「乘客主動提出要求打折,而司機只係配合,唔係主動,就無犯法。」但大律師陸偉雄提醒,負責提供選擇的設計亦可能屬串謀。網上的世界,就是如此踩界。

手機買飛挑戰售票網

買飛app「Playroll」,是一個尖子棄厚職創業的故事。廿多歲的陳以諾(Enoch)及鄭興(阿興),皇仁仔,會考一個九A一個八A,美國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畢業。回港後,Enoch在麥肯錫做顧問,月薪五萬;阿興在高盛任職,月薪十萬。但去年他們放棄別人眼中的dream job,轉搞未知何時才有回報的app。「我哋當初想做推介社交活動嘅交友平台,但香港人太忙,飛都唔得閒買,受其中一個投資者啟發,不如轉幫人賣演唱會飛仲吸引。」Enoch口中的投資者,是鱷魚恤主席林建名女兒、現職於大名娛樂執行董事林煒珽。他們現會主動和演唱會主辦單位接洽,希望得到演唱會的預購優惠,如九折優惠或較佳位置,再向app客人收每張飛十至二十元手續費。「除咗賣飛,我哋仲會擺啲外國band同本地二線歌手資料上個app,俾有興趣嘅用家bookmark。多人click嘅,我哋會拎埋數據去遊說佢哋經理人搞concert,由我哋優先賣飛囉!」阿興滿有計劃地說。上架四個月間,Playroll賣過三十場演唱會飛約二千張門票,包括韓國樂隊SHINee、蘇打綠及福山雅治的演唱會,連票價的營業額有八十萬元,有幾萬元收入。

Playroll用法

演唱會售票平台,老闆會主動接觸演唱會主辦單位,遊說對方給予他們優先訂票、較佳位置及門票優惠,供用家使用。收費模式每張門票收取$10-$20手續費。

挑機黃牛黨

現時,Playroll有約三萬次下載,其大敵是政府的城市電腦售票網。「政府做埋呢樣嘢,係反競爭,要改變!」他們計劃把服務延伸至「二手飛」交易平台。阿興說:「有黃牛係因為無一個公開嘅交易平台,令二手飛流動不足﹗我哋容許賣家最多mark up一百蚊。為咗杜絕假飛,我哋會hold住交易金額,場show完咗三日後先過數。」「呢盤除咗係一盤生意,我哋仲想從賣飛入手去瞭解數據,從而俾本地娛樂公司瞭解觀眾喜好。本地娛樂事業好落後,希望啲數據可以幫娛樂公司,縮窄番同其他地區嘅差距。」Enoch滿有理想地說。

遙距攞籌幫餐廳慳人手

四十二歲的王仲俠(Eric),較上述兩組老闆年長,亦非創業初哥。他開設的科技公司提供網上窩輪交易系統,但潮流興搞app,他亦想參與。「早幾年見人排隊買iPhone,排到出IFC天橋,又發覺好多餐廳門口大排長龍,我覺得幫人排隊有得做。」他研發的Foodgulu,讓客人可透過手機攞籌,其間可在電話查看叫籌進度。「仲有五個號碼到你時,app會提示你準備入座。」現時,app還在測試階段,Eric找到鑽石山荷里活廣場的日牛、金舌和夏麵館願意免費試用。排隊app慳客人時間,食店亦可慳人手,日牛職員劉小姐說:「之前要擺同事做reception,嗌飛嗌到聲都沙。做咗app,同事多咗時間喺鋪入面幫手。」Eric補充道:「我唔係要以app取代所有人手,老闆慳到半個人去招呼客人,都差好遠!」

Foodgulu用法

食肆排隊系統,用家可以透過手機遙距攞籌,並以電話查看叫籌進度。預期收費模式包括廣告費,向餐廳收取月費或向每張做成生意的籌收取手續費。

燒錢四百萬

事實上,有商場已有自家排隊app,如沙田新城市廣場。Eric自信比他們做得更好,「我哋個app好似股票報價咁,籌號會自動refresh。喺部分餐廳,客人仲可以透過我哋裝喺餐廳門口嘅電腦,預先選埋湯底、菜式。」他花了一年時間研發,強調所有細節都想得通透:「你拎咗籌,仲可以將個籌嘅QR CODE傳俾同行朋友,先到先入座!」他又想到客人最多只可拿三間餐廳的籌,以免有客人狂拎籌後甩底,造成太多「死籌」。要求高,令Foodgulu的研發開支甚大,至今已花了四百萬,現時註冊用戶有約三千個。Eric預期正式推出後,可向更多商場及餐廳敲門,並以廣告費、餐廳月費、或每張單的手續費來賺錢,但Eric憂心地說:「我希望做好曬先正式推出,我知嚟緊宣傳費係另一個無底深潭。如果市場唔接受,回本都成問題。」

「天使」點評科唔科水?

本刊找來五位在IT界及商界有豐富經驗的評審,假設每位評審有一百萬元投資,看他們如何在上述三個app中落注。

方健僑香港無線科技商會永遠名譽主席「要有獨家地位」

飛的$0萬Playroll$100萬Foodgulu$0萬「Playroll做外國樂隊及本地二線歌手,較獨家,但大路嘅飛好難爭,而且城市電腦售票網將來亦可以有app。至於飛的,香港的士供應充足,不須特地做app,加上競爭激烈,唔會諗。Foodgulu一類app,要逐間食肆傾設置系統,增長速度會慢。」

趙子翹Cherrypicks創辦人「app要有闊度」

飛的$0萬Playroll$0萬Foodgulu$0萬「飛的唔特別。Playroll要解決派飛問題,而且香港一年有幾多場演唱會?點拎飛?呢個好影響成本!Foodgulu唔係無發展空間,但現時得排隊一項太窄,其實好多鋪頭反而鍾意人排隊,未必騷你!」

李勁華手機程式Innopage創辦人「概念講執行」

飛的$0萬Playroll$100萬Foodgulu$0萬「我會一注投資Playroll,依家啲演唱會飛真係好難買!如果你俾到一張五月天我,我好樂意俾錢!但要注意當中涉及很多利益集團,千祈唔好未做起已俾人收購或打沉。至於的士app,我裝咗但無用過,要打折都用電話啦。Foodgulu要成功唔容易,香港食肆嘅科技水平好低,Wi-fFi 都唔係間間有,食肆啲員工轉得又快!成日要train人用你嘅system,執行唔容易。」

林東天使投資者「市場價值要清晰」

飛的$0萬

Playroll$0萬

Foodgulu$0萬

「飛的市場價值模糊。外國有類似app引起訴訟,如安全、無牌問題,香港有可能面對呢件事,而家打電話call的都好方便,未必要用你。Playroll可衍生其他生意,潛力唔小,但現時market 細。而Foodgulu幫到餐廳改善效率,較適合向餐廳收錢。老闆要盡快和未有自家app的商場接洽。商場肯合作,一定會做好網絡支援你!但總括來說,搞app人嘅個性最重要,未詳細瞭解佢哋幾個前,我唔會投資任何錢。」

林向陽數碼港行政總裁「技術含量最緊要」

飛的$10萬Playroll$30萬Foodgulu$60萬「飛的有司機撐係好,但技術含量不高,很易被抄。八五折嘅灰色位要問清楚,若然俾你紅咗,但到時要你下架,真係咩都無曬!Playroll嘅後生仔夠熱誠,但我好懷疑買演唱會飛呢個community夠唔夠大,佢哋能登錄外地會好啲!而Foodgulu技術含量最高,香港有好多餐廳有需求,市場好大。」

總結

買飛app Playroll獲得最多投資,達$230萬、排隊app Foodgulu有$60萬,而飛的app只有$10萬安慰獎。Playroll老闆表示會聽取意見,Foodgulu的Eric亦將會增加app「闊度」,如網上外賣,而飛的Simon則心有不甘說:「如果我有budget,我一定做得更好。」

傳統 壹盤 生意 app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222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