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缺乏規範、無視預警 塵爆殃及近500年輕人 八仙彩粉慘劇 逼政府出來面對

2015-07-06  TWM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事件,不僅重創近五百位年輕人的生命,也炸出台灣對於使用可燃性粉末缺乏管理機制,對於學界示警也過於輕忽的問題。台灣社會必須記取教訓,才能避免悲劇重演。

撰文•郭淑媛

六月二十七日,對眾多台灣人而言,是黑色星期六。在這一天,八仙樂園color play彩虹派活動發生粉塵爆炸事件,造成近五百人輕重傷,至截稿時間已有一人死亡。

這樣的慘劇,其實是可以預防的,只要政府與民眾能多一點危機意識,對各項可能危害民眾生命安全的活動,能訂定更嚴格的規範,讓官方、業者與民眾都能依循。但,我們沒有。

台灣在二○一三年將國外沿路撒粉的彩色路跑活動引進來,掀起一股彩色旋風。當時即有不少人憂慮,以食用色素摻入玉米粉製作出的彩色粉末可能造成危害,但主要聚焦在彩粉汙染環境,以及粉末吸入人體呼吸道可能危害健康。原訂一四年初在高雄舉辦的彩色路跑,一三年底向高雄市政府申請路權時,因高市府環保局不准灑粉而被迫取消。

美中曾發生多次塵爆事故

當時高市府一度挨批擾民,在八仙樂園塵爆事件發生後,不少網友力讚高雄市長陳菊是「先知」;但高雄市新聞局長丁允恭坦言,當時市府做這項行政處分,主要著眼於環境、空氣汙染與影響健康,並未考量到開放空間使用粉塵會有氣爆問題。

事實上,在一三年九月,即有學者示警,比危害健康與環境更可怕的問題,是彩粉造成粉塵爆炸的機會很高,尤其是顆粒細的玉米粉,一旦和空氣混和均勻,有點火花就可能爆炸,殺傷力比瓦斯氣爆還嚴重,美國和中國都曾多次發生糖粉或澱粉工廠塵爆事故。

但對於這項警訊,無論政府或民眾皆未正視。可食用的玉米粉並非消防署認定的危險物品,對於噴灑粉末的活動,也未規定要事先申請,國內消防法規更缺乏使用粉末的管理規範。

甚至,當時主辦西子灣彩色節音樂派對的color play「玩色創意」公司,還發表聲明反駁,強調色粉與國外色粉完全乾燥的製程截然不同,要造成粉塵爆炸的可能性更是低。如今,同樣這家公司第二度在八仙樂園舉辦「Color Play Asia彩色趴」,果然發生憾事。

當時接受媒體採訪提出這項警訊的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環境與安全衛生工程系教授廖宏章,接受《今周刊》訪問時表示:「粉塵爆炸在工業界常見,八仙樂園會發生不是意外。」玉米澱粉具可燃性,在工業界與農業儲存曾發生塵爆,台灣溼度大,塵爆機會相對較小,但不表示不會發生,「條件夠了就會發生」,目前在工業上規範較明確,但工廠員工較好控制,公眾活動最大問題是在公共場所很難管制。

廖宏章說,造成粉塵爆炸有四要素:可燃性粉末、空氣、火源以及粉塵飛揚起來。其中火源是關鍵,最重要就是要管控火源,包括吸菸、活動火炬、聚光燈等;但若粉末是沉在地上就沒問題。

不過,路跑或派對常讓粉塵飛揚起來,只要粉末濃度夠高,即使是一點火花,便可點燃粉末,而粉末一點燃便會快速往鄰近的粉末傳開來,爆炸之後產生的震動會將地板的粉塵再度揚起,再引起第二波、第三波爆炸的機會就很大,「如果人皮膚表面沾滿彩粉,火便容易燒上身,引起的灼傷會比一般氣爆嚴重,範圍更大。」廖宏章強調。

未經過政府許可不可再辦

「玩色創意」公司在八仙樂園活動準備三噸彩粉,活動舞台設在一處將泳池水抽乾而成的碗型場地,當晚四千多名遊客中,有約六百人擠入這個「搖滾區」,塵爆發生後傷勢也最嚴重。廖宏章認為,戶外的空氣流動雖有助於稀釋粉塵濃度,但只要粉塵濃度夠高,就可能爆炸,而在室內空間密閉的情況下,爆炸威力會更強。

「公共活動使用粉末正好是各單位三不管地帶,需要跨部會整合與評估。」台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吳焜裕表示,只要社會了解粉末的風險與可使用條件,政府也訂出規範才能管控,預防悲劇重演。

或許可食用的玉米粉被拿來辦活動是近年新手法,國際上大多沒有相關規範,有居民在八仙樂園塵爆事件受重傷的香港與新加坡政府,被問到是否會禁止公眾活動使用粉末,皆表示要進行安全評估與研究。日本預定在北海道舉辦的彩粉路跑立即喊停,泰國更馬上禁止使用彩色粉塵。

為亡羊補牢,內政部六月二十九日邀集各部會討論,決議將噴灑粉末活動訂為許可制。內政部次長陳純敬表示,內政部將在公共場所、公眾得出入的場所辦理體育、休閒或其他聚眾活動,噴灑可燃性微細粉末行為,公告為易招致火災的行為,未經過地方政府許可,就不可以舉辦。

台灣社會因為輕忽與無知,付出近五百位年輕人傷亡的慘痛代價,無論官方、業者與民眾,別再犯同樣的錯了。

政府管制噴灑粉末新措施

粉塵爆炸要素 可燃性粉末、空氣、火源、粉塵飛揚。

政府管理方向 無論以機器或人工噴灑玉米粉、麵粉、太白粉、奶粉、染料等可燃性細微粉末,只要是公共場所或公眾可出入的場所,都要經主管機關許可。

噴灑粉塵的活動由各縣市政府訂定許可辦法;工廠生產則由勞動部、環保署依現行法令規範。

罰則 依《消防法》規定,若違法從事易招致火災行為,可處3千元以下罰鍰,但《行政罰法》規定若從事違法行為所得的利益超過法定罰鍰上限,主管機關可在所得利益範圍內提高罰鍰。

整理:郭淑媛

缺乏 規範 無視 預警 塵爆 殃及 500 年輕人 年輕 八仙 彩粉 慘劇 政府 出來 面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632

塵爆後必看!22縣市公安理賠差很大

2015-07-13  TCW


八仙樂園事件是國內有史以來,同一場所、受傷人數最多的公共意外災害。很少人注意到,消費者在不同縣市發生意外,可獲理賠金額竟有五○%的差距;且各公共營業場所強制投保公共意外責任險(簡稱公共意外險)的標準係根據面積計算,而非人數,這也將影響各人可獲賠償的金額。

怪象!台北、台中給的保障不一樣

猜猜看,全台二十二個縣市中,哪一個縣市對消費者的保障最高?答案是台中市。

台中市政府要求,業者為消費者投保的公共意外險,每人死亡的理賠金額為三百萬元,單一事件的理賠總額最高為三千萬元。也就是說,一場災難中,在不考慮受傷 人數情況下,最高可以容許十位消費者罹難。同樣情況若發生在台北市,罹難者的理賠金額三百萬元,單一事件總理賠金額一千五百萬元,代表只能有五位消費者罹 難。相較之下,台中市對消費者的保障比台北市還高。

這樣的結果,是一次次的災難和犧牲一條條人命換來的。一九九五年,台中衛爾康西餐廳大火,造成六十四死、十一傷;二○一一年,台中阿拉夜店大火,造成九死。每次事件發生,台中市政府就拉高業者對消費者的投保要求。

當時,中華民國保險經紀人協會曾建議,八大行業的公共意外險中,個人傷亡保額應該從兩百萬元提高到五百萬元,且單一事故的賠償限制,建議提高到超過五千萬 元,才符合現代生活水平的理賠標準。但四年過去,僅台中市政府提高保額,其他縣市跟進的不多,屏東縣的要求標準則還停留在二○○○年。

「我到台北跟去屏東玩,萬一在公共場所遇到意外災害,得到的保障竟不一樣?」中山醫學大學職業安全衛生學系副教授顏慶堂不理解的說。

雖然各縣市政府對業者訂定標準,業者仍可自行判斷風險高低來提高投保額度。「政府要求三百萬元,我則是拉高到五百萬元(指對每一人傷亡的理賠金額),總理賠額度還提高到六千四百萬元,每年只需多繳一千多元保費,為什麼不做?」背包棧旅店總經理吳德聲說。

「大部分業者估算,萬一發生意外,死亡人數最多只有一、兩位,就不會把投保金額拉太高,」三商美邦人壽發言人楊棋材說。「業者想的是不會這麼倒楣吧,大多只會依照政府要求投保,」一位從事保險業務的陳先生說。

一位南山人壽主管私下表示,若遊樂園願意幫消費者增加投保「待記名團體傷害險」,每個人多花不到十元,消費者就可得到更多保障,「尤其是多出來的成本業者 一定會轉嫁到票價上。」看來,以後民眾到不同縣市旅遊,除了研究哪裡好吃、好玩外,還要研究各縣市政府對業者的投保要求,屆時發生意外,才能比較有保障。

注意!面積小於90坪,餐廳可不投保

其次,雖然公共場所都須為消費者投保強制意外險,但對餐飲、商場投保要求,竟是以營業面積做為是否投保的依據。

翻開各縣市自治條例,大多數縣市規定,總樓地板面積三百平方公尺(約九十坪)以上的餐飲、總樓地板面積五百平方公尺(約一百五十坪)以上的商場(店)或百貨公司,都必須投保強制意外險。

台北市、新北市還針對樓地板面積超過五百平方公尺的店家,提出投保加倍要求。台中市政府更嚴苛,不僅把要投保店家的樓地板面積門檻縮減一半,超過五百平方 公尺的店家,還要加倍投保。除了台中以外,營業面積小於九十坪,不納入強制投保範圍,那麼這些業者是不是就可以省了這條支出?一旦發生意外,消費者的權益 誰來保障?

「在餐廳用餐的人不少,大多出口也只有一個,只從面積來做為是否投保的判斷,不太合理,」顏慶堂說。「業者既然開店做生意,就應該幫消費者多想想。不要等 到災害發生後,再來靠全民捐款,這是不對的。」顏慶堂建議,各縣市政府應該重新訂定標準,保障消費者,萬一災害發生時,業者、消費者的負擔都可以減輕。

從台灣歷年來幾次的災難來看,八仙樂園事件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件,除了靠各縣市政府把關、對業者提出更多的規範與要求外,消費者恐怕也需要自求多福,才能夠遇到災害時,把傷害降到最低。

【延伸閱讀】公共意外發生,哪些縣市給的保障比較多?—各縣市要求業者投保公共意外險最低金額

● 每人傷亡理賠

200萬:新竹市、新竹縣、苗栗縣、基隆市、彰化縣、雲林縣、嘉義市、嘉義縣、金門縣、連江縣

300萬:台北市、新北市、高雄市、桃園市、台中市、台南市、宜蘭縣、澎湖縣、台東縣、花蓮縣

● 單一事件傷亡總理賠

1,000萬:高雄市、新竹市、苗栗縣、彰化縣、雲林縣、嘉義市、嘉義縣、基隆市、金門縣、連江縣

1,500萬: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台南市、宜蘭縣、澎湖縣、花蓮縣

2,000萬:新竹縣、台東縣

3,000萬:台中市

註1:台北市、新北市單一事件傷亡總理賠金額為1,500?3,000萬元,台中市為3,000?6,000萬元註2:南投縣、屏東縣要求業者依規定投保,未列出金額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產物保險商業同業公會、各縣市政府整理:吳美慧


塵爆 爆後 後必 必看 22 縣市 公安 理賠 很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182

剩一隻手也要勇敢活的奇蹟劇本》八仙塵爆傷最重的倖存者: 一滴水的滋味,很幸福

2016-02-08  TCW

一百七十公分高、

愛打籃球的大三男孩,一場意外,讓他正要起飛的人生一夕巨變……一月二十五日,霸王寒流籠罩全台,台大醫院門口同樣細雨漫天、冷風刺骨。在這一天,二十三歲的黃博煒出院了。

坐在輪椅上的他,雙腳、右手都遭到截肢,僅存的左手,也層層裹著紗布。他是八仙塵爆二百一十天後,台大醫院治療的傷患中最後一位出院的病人。

黃博煒傷後治療與復健的難,正如這天氣的無常。

截肢並不罕見,八仙傷患中也有五、六人截掉幾根手指、腳趾或一截小腿,但他卻傷重到連雙腿膝蓋、右手都必須切除,剩下的左手功能同樣受損,全身更有超過九成面積二到三度灼傷,是台灣史上極少見嚴重灼傷合併截肢的病例,「黃博煒是台灣甚至世界復健醫療史中,數一數二嚴重難復原的,」台大醫院復健科主治醫師林昀毅坦言,如果自己是他,恐怕求生意志都沒有。

第一幕:手術室內

「上手術台當下我還沒暈,還喊說,我一定要活下來!」意外前,大三、一百七十公分的黃博煒和其他大學男生一樣瘋籃球,在工業電腦大廠研華實習近一年的他,下班後,每天幾乎都打球到晚上九、十點。一場塵爆,卻讓他原本正要起飛的人生,一夕巨變。

「這種程度病人,幾乎都死,沒有人可以活下來,」第一時間負責搶救的整形外科主任林煌基觀察,一開始不敢抱太大希望,黃博煒卻在意識清楚狀態下點頭表達要活下去,個人的求生意志極為強烈,連日本醫療團隊團長松田直之來看過後都直呼奇蹟。

原本命運替他寫了一個悲情的故事,要他照劇本演出,他卻靠活著的意志改寫生命劇本,選擇用一隻殘缺的左手,緊緊握住親情、握住幸福。

時間回到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塵爆意外發生時,站在舞台前方第一排的他首當其衝,知道自己離出口太遠、很久才能獲救,所以拚命往外走。

很多人跌倒後再也沒有爬起來,走一走就倒了的他,則被人抬到第一座水池。「第一個水池哀嚎聲很多,我那時候也沒有尖叫,一直想怎麼辦、怎麼辦……,」躺在病床上的他回憶,當自己要從水池爬出來,大家一直說不要上去,要泡在水裡,他卻覺得距離出口還太遠,水又很髒,「那邊全部都是屍體的味道,」堅持爬出來,走一走又倒,再被丟到第二座水池,離出口更近時終於被抬到大廳,靠自己一步步踩出活路。

「當我阿姨她們來找到我,那個心境又不一樣,會覺得一定要拚下去,」黃博烽不諱言,其實受傷當下會有孤苦無依的感覺,家人的出現讓他的精神振作起來,很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覺,後來爸爸跟著他上救護車,那個

當下黃博煒就告訴自己:

「無論如何都要活下來。」「慌了,那時候整個人真的是慌了,」黃爸回憶說,從新北市八里到新光醫院,半小時車程,對他來講就是一條千里之路。

看到幾乎全身焦黑的兒

子,沒有大呼小叫,不希望他昏迷,便一直跟他說

「快到了!再撐一下!」

黃博煒回憶,自己從意

外發生到進醫院完全沒有

昏迷,坐救護車坐多久、到哪都很清楚,「我上手術台當下還沒有暈,我還喊說,我一定要活下來,之後才暈倒。」進到加護病房,因他身上超過九成以上面積深度燒傷,連動手術的條件都沒有,只能第一時間插上洗腎管、呼吸管,避免沒小便,毒素無法隨尿液排出,或肺水腫不能呼吸,先維持住生命。

但以國外文獻案例,燒燙傷面積跟深度超過八成,存活機率極低,更何況他是超過九成,情況並不樂觀。

第二幕:手術室外

「截肢活下去?還是當天使?」黃爸爸最難說出口的一句話傷後三天,病勢危急,甚至已在商量要待醫院還是回家裡,第四天,情況比預期好,沒走掉,「沒有所謂好轉,應該是說你應該走掉怎麼沒走,講不好聽就是這樣,」回想當時的沉重心情,黃爸的聲音很輕,「不是放棄醫療,醫生已經讓我們心理有個譜。」第五天,院方說要開始替傷口清創,當家屬心裡多了一分期待,隔天黃博煒血壓、呼吸狀態又急速下降,必須裝葉克膜急救,但葉克膜只是幫助呼吸、延緩時間,對病情沒幫助,存活機率約只有五%。

林煌基坦言,過去醫療文獻顯示,葉克膜對嚴重燒傷病人沒幫助,有一派人認為既然不知道裝了有沒有用,是不是浪費資源。

「活下來會受苦,能不能活下來也是一個問題,活下來要經歷過每一個關卡,每一個關卡能不能走到下一個關卡,沒有人知道,真的連醫生都不知道,」黃爸說,那時候醫生透露出一個訊息,他如果能活下來,最好狀態會截掉四肢,逼得自己不得不面對要不要讓兒子接受緊急醫療行為,「講不好聽,好歹留個全屍。」這是父子最難以啟齒的對話。父親問躺在病床上,口中插著洗腎管、呼吸管,不能言語的黃博烽:「要截肢活下去,還是到另一個世界當天使?」「就是說,你拚有沒有意思。」他坦言,一個做父親的去問小孩這種問題,何其殘酷或殘忍,這樣問是愛他還是害他,沒有絕對的標準答案,就連私底下醫生可能都有兩種看法。

黃爸邊替躺在病床上的兒子移風扇,邊淡淡說,「當然他是當事者,問題又想,如果你的決定不是我的決定……。」那段時間,他心裡彷彿有盆跳動的炭火,燒痛在他心裡,「我已經快要分裂、起肖(發瘋),就是說怎麼做都對,怎麼做都不對。」黃博煒可以選擇死,但意識清楚的他就算不能開口說話,還是毫不猶豫用眼睛看的方向和拚命點頭,回答父親的問題,表達就算截肢,也要活下去。「每天看爸媽進來,能體會他們一些感覺,他們也不希望我這麼辛苦,一方面又希望我活下來,兩難,所以由我決定:我要活下去!」往事不是甘蔗,禁不起啃咬,他的傷勢確實嚴重。

「幾乎可以用體無完膚形容,」手術台上,當林煌基用刀劃開黃博煒的腳,一打開,「裡頭是空的,骨頭露出來,」發現肉竟是爛的,全部壞死、全都是組織液,為保命,兩腿連膝蓋都要切除。

兩腿截完,過幾天處理右手時,手肘以下切開竟然跟腳一樣,右手手肘以下肉全爛掉。他雙腳沒了,右手一樣得切除,只留下手指焦黑、變形,功能受影響的左手。

第三幕:醫院病房內

就算雙腳、右手截肢也不放棄因為「走掉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問黃博煒為什麼儘管截肢,也要選擇活下來?

「世界上不是只有我截肢、別人也截肢,一樣活得好好的,我就覺得我一定也可以努力去達成,如果走掉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儘管可能會沒有四肢,他卻認為,「我腦袋沒有燒到,還是可以做很多事情。」他的語氣宏亮,一點也聽不出病態,「我那時候其實就覺得還是要拚,拚了就有機會,不拚就什麼都沒有。」「家人是我最大的力量,……還有太多沒有完成的事情,對世界還有很多眷戀,所以不願意這樣走掉,就算是截肢也都沒有動搖過我。」就算只有一絲機會,他也不想放棄。

黃爸說,「我是被他牽著走,他一直在努力,我沒那個理由在旁邊洩氣。」這對父子原本把塵爆意外後的記憶鎖在自己內心深處,還好,沒有把他們也鎖住。

住院期間,黃博煒只要一醒來,幾乎都能看到爸媽輪流來看他,儘管前一個月因插管還不能說話,仍會陪他說話、加油打氣,許多話就算他在休息,爸媽沒說出口,他還是知道爸媽在旁邊,自然會有一種力量。

受傷後,他學到更珍惜擁有,哪怕只是活下來都很幸福。傷後一個月,呼吸管終於拔掉,一直沒喝水的他,好不容易喝到第一滴水的感覺,很幸福,「那味道無法形容,找不到形容詞。」「那滴水是他那段時間裡,他跟平常生活所接觸到的第一個事情,」黃爸回憶說,當時因傷勢不可能讓他喝水,只能滴一滴水,「我一直問他這味道怎麼樣,他好像跟我說是人間極品。」只不過,一般人光被一滴炒菜熱油滴到,或破皮的痛感都會不舒服,更何況,他是全身超過九成大面積且深層燒傷。

第四幕:走出病房

逐步恢復正常後的最大心願:「我要做一些事情讓家人驕傲」傷後七個月,經過數次取皮、植皮等清創手術,皮膚至今仍紅腫脆弱,甚至因截肢而來的「幻痛」(phantom pain)還經常折磨他,明明雙腳都沒有了,卻像有一把微小但尖銳的無形鋸子,來回穿透腦神經反覆大喊:「我的腳趾好痛,好痛……。」但他沒被復健過程中的疼痛擊倒,不只換藥過程再怎樣痛從沒掉過眼淚,從最初只能坐十分鐘就受不了,現在能坐超過一小時,都代表已習慣和疼痛共處。一個月前,他甚至主動要求停下止痛、止癢藥物,不讓自己過度依賴藥物,前陣子還學會自己吃飯、刷牙、穿寬鬆衣服,現在每天可把床垂直,背靠著做五百下仰臥起坐,鍛鍊心肺功能,還能用左手玩簡單的手機遊戲、用手機上網……。

「出院,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里程碑,」努力恢復正常,甚至比正常人還好,是黃博煒現在最大目標,所以他不因能刷牙、用觸控筆自滿,「鄉民打電腦、吃飯、睡覺,我也是用手機、吃飯、睡覺,盡量往正常人方向去走,我還要活得比他們更好。」養好傷口、皮膚,右手試穿義肢、雙腳試穿義肢,學站、學坐、學走、上下樓梯、甚至學跑,是他接下來復健長路上一關關的挑戰。

但對他來說,活著,就有希望。「當我逐漸恢復正常後,我要做一些事情可以讓家裡人驕傲,賺錢讓爸媽早點退休,但是給我一些時間。」舊的痛苦還沒終結,新的希望已經展開。和正常人比,他即使沒有雙腳和右手,但至少活著,就擁有了幸福。

剩一 一隻 隻手 手也 也要 勇敢 活的 的奇 奇蹟 劇本 八仙 塵爆 爆傷 最重 倖存者 倖存 滴水 滋味 幸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023

靈堂時裝騷送別塵爆死者

1 : GS(14)@2015-07-22 23:30:34

■劉致葦


「祝福他到另外一個世界無憂無慮、快快樂樂!」台灣新北八仙樂園塵爆發生超過半個月,已導致五人死亡,昨日舉行其中一名死者劉致葦的告別式。致葦夢想當設計師,家人和同學為他辦一場時裝表演告別式,展示致葦生前設計的服裝。他的母親亦不忘勸慰其他家屬:「希望這次八仙事件所有傷亡者的家屬,努力走出這個傷痛。」只有19歲的劉致葦生前就讀台北海洋技術學院時尚造型設計管理系,夢想是成為出色的禮服設計師,無奈於上月27日遇上意外離世。致葦的家人及同學特別策劃時裝表演告別式,一圓致葦的夢想,由同學穿着致葦設計的作品登場。同學為表對致葦的思念,亦在告別式上表演他生前參加跳舞比賽奪冠的舞曲,又呈現致葦生前的設計手稿和得獎獎座。致葦父親舉起大拇指,並稱以兒子為傲:「謝謝大家給了致葦一個最好的告別式,他的表現很棒,他有很多理想要表現,卻遇上這次意外,真的好可惜。」八仙塵爆事件共造成500多人受到不同程度的燒灼傷,活動負責人呂忠吉卻被發現賬戶存款為零,致葦母親氣憤地說:「呂先生你逃得了嗎?靈魂會自在嗎?」另外,台灣政府亦在新北市立聯合醫院成立「627燒燙傷專案管理中心」,希望能在未來三年,以一人一專案的方式,提供後續整合照顧服務。台灣《蘋果日報》



■同學穿上劉致葦生前設計的服裝,為他進行告別式。台灣《蘋果日報》

■同學亦在告別式上跳舞,向曾以同一舞蹈奪獎的劉致葦致意。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715/19219796
靈堂 時裝 送別 塵爆 死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5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