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生是否後悔 決定在四十歲


2012-2-20  TCW




人生如果以八十歲來算,那四十多 歲就剛好在折返點上。有如馬拉松的折返點一樣,這十年正是人生最重要的轉換期。

二、三十歲,好的方面來說是個成長的過程,怎麼出錯都可以有再出發的機會。

可是到了四十幾歲,牽涉到的領域、要遵守的規範就更廣了。所面臨的局面是基於過往累積的經驗與實績來被衡量。這時候自己的應對進退,無論在工作,還是在家 庭,都正面對影響未來人生的重大抉擇。

別掉入「守成」的窠臼

四十幾歲這個時期,沒有時時意識到問題存在,不知不覺就變得守成、守舊。

就算有挑戰的心,但還是有一絲恐懼失敗,想要走風險小的路,因而猶豫不前。現實上隱約也可預知最後會選擇後者居多。幾乎所有的人,心裡雖知道不能這樣,但 還是屈於「以守代攻」的現實。從三十幾歲轉換到四十幾歲,最大的差別就是在此。

就結論來說,在正要進入四十歲前的最後一年,我一舉轉守為攻,意識到必須進入進攻模式。沿用一路過來的老方法,其結果可能會觸礁也說不定。總之,從零開 始,將累積的技能、成功的經驗,以及面子完全丟掉,全心投入新客戶的開發。

我重新出發的結果——後來的八年成了人生的黃金時期,而持續發展。可是那段時間是一○○%採取攻勢嗎?也不能這麼說。我採取約八○%守成,二○%左右的攻 勢。整個花費的時間,以及精神上的消耗比例也是如此。

即使只有二○%,但我的意識及行動轉換到進攻模式上,這個才是我起死回生的關鍵。

看清公司對自己的期待

經營戰略的定義就是指「選擇公司或產品的競爭優勢,再使這優勢能夠在特定的領域上發揮」,簡言之就是「決定拿什麼武器,到哪裡決戰」,這與個人的生涯規畫 戰略完全一樣。

畫出生涯規畫戰略的藍圖,也就是「要去判斷自己拿什麼武器,在哪一個領域上來發展。」所以思考過程中,要抓住自己的強項與長才能發揮的領域這兩項重點。這 裡除了「管理腦」、「市場行銷腦」這樣的概念外,很重要的就是知道公司對自己期待的是什麼。

生涯規畫戰略的第一步,不論是在管理層面,或是在實務上,清楚自己的強項能在「適當的領域」發揮出來。

常聽到前輩們後悔公司對他們的期待與自己想做的事有所落差。

兼任第一線作戰的經理人,雖然盡全力想把業績衝高,可是公司組織卻是希望他能培養更多的企業戰士。在這樣的落差之下,這個經理人自然很難獲得很高的評價。 只想衝高自己的業績,埋頭苦幹,等到被人事考核課約談指責,就有點晚了。

在思考什麼事想做與不想做之前,先搞清楚公司到底希望自己做的是什麼,去配合、調整是必要的。

重視與家人相處的時間

對被周遭的事物搞得團團轉,而分身乏術的四十幾歲的人而言,如何利用時間,就很重要。所以如何將有限的時間做最有效的利用,就需要有點技巧。

綜合那些沒把心思放在家庭裡,搞到最後以離婚收場前輩們的說法,發現雖然他們的確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很少,但問題關鍵卻出在他們與家人相處的方式上。

我都會留心,趕在晚餐時間之前把工作做完。但萬一來不及,也可以把工作帶回家,吃完晚餐後再做。基本上養成「在家吃晚飯」的習慣。

或許小孩可能沒發現到,我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其實沒有特別多。每個週末都有兩個時段用在工作上,因此我的方法並非以時間多寡來考量,應該是屬於重質不重量 型。

像這樣週末或暑假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或許很少,可是為了維持一個好的家庭生活,我把心思放在如何用很少的時間,卻可以達到「十倍的效果」的方法上。

我一年之中總會幾次帶著兒子去神宮球場或橫濱球場看球賽,替阪神隊加油。我會穿著棒球制服,帶著擴音器、球棒等完整的裝備,狂熱的加油。

為了減少老婆的負擔,週末的晚餐盡可能上餐廳吃飯。在五、六月天氣爽朗的日子,就在陽台上生起炭火烤肉。

孩子們感到與平日有所不同時,也非常高興。只要用炭燒烤的牛肉、雞肉、豬肉都非常可口,老婆也喜形於色。小孩們只要一到烤肉時,就充滿好奇心,而且非常有 責任感,主動幫忙說:「這個讓我來烤!」「我來搧扇子!」

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當然越長越好,可是當挪不出很多時間的時候,與家人相處的品質就很重要,可以設計各式各樣的節目,做完美的演出。

重視與年輕後進的關係

對一個四十幾歲的人來說,重視與年輕人之間的關係,是因為這關係與自己的成長密不可分。

假如對後進的指導或是建議,結果他們發現這些對他們沒有幫助,甚至出現了反效果,他們就會認為你是個沒用的上司或前輩,自然不會把你當一回事。

所以,為了讓自己的指導與建議,能夠更加明確有效果,自己就要深入思考事物的本質,要知道用什麼樣的溝通方法,才可以讓一個本來不了解的人理解。

就因為有年輕的後進,才可能造就出優秀的經理主管及前輩們。

老世代的人,上面已經沒有前輩可以提拔他們了。五、六十歲之後能不能位居閃亮的舞台,或是連個棲身之所也沒有,這與他和年輕人的關係如何息息相關。或許栽 培後進的人已經忘了,可是受到栽培的後進不會忘記這個恩情。

特別是年過四十的人還把重點放在表現給上司看,周圍的人一看也知道這樣的人只是個「專拍上司馬屁的人」。或許真可以靠拍馬屁來升遷,可是實際上以前輩們的 經驗證明:不被後進敬重的人,路是越走越窄而已。

年過四十歲,應該將重視與年長一輩的關係轉為重視與年輕一輩的關係。與年輕一輩往來不但可以促使自己成長,也能帶來「情報」與「機會」。

提早準備父母的看護問題

四十幾歲是個「父母看護」很快就會成為現實問題的世代。

更麻煩的是像我這樣出生在鄉下地方,後來到東京等大都會討生活的長男或長女,將面臨人生必須做抉擇的時候。

我看過周遭朋友,經過一番掙扎後,放棄自己的工作,專心投入父母的看護。我想對他們而言,真是種苦澀的抉擇。

如果能夠知道看護期限是一年或是兩年,向公司提出留職停薪申請倒也是個辦法。可是父母的看護工作哪時候結束真的不知道,為了這件事情捨棄自己生活所得或未 來發展,是否正確?

關於看護,「想法」因人而異,不能一概而論。但是,這件事情成為很多四十幾歲人的沉重負擔,是不爭的事實,為了看護問題而感到後悔的人也不少。

總結前輩們的辛苦經驗以及自己的體驗,為了讓自己不會後悔,四十幾歲時能做好處理父母看護問題的心理準備,我想前提是「不要有人因為看護問題而犧牲」。

自己本身投入看護工作到什麼程度才好呢?這個因自己或父母親的經濟狀況或家庭結構,會有不同的結果,總之不要有人為此而犧牲。

以我父母親的世代來說,為了不讓子女因為看護而犧牲,越來越多的人準備將來進老人安養中心,所以現在就先把錢存起來。

最重要的觀念是千萬不要有罪惡感,應該將父母交給真正專業的看護來照顧。或許有些人將父母交給別人照顧,自己會覺得非常過意不去,好像沒盡到為人子女的義 務一樣。

與其有人犧牲,不如交給專業的看護。(本文摘錄自第二、十一、二十三、三十一、四十二篇)


人生 是否 後悔 決定 在四 四十 十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92

估值10億美金的遊戲視頻網站Twitch:如何在四年間崛起,讓YouTube對其垂涎三尺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811/144828.html

Twitch的故事,要從2010年秋天說起。

時任YouTube CFO的吉迪恩·余(Gideon Yu),在公司以16.5億美元價格「改嫁」谷歌(微博)後,自己也賺得盆滿缽滿。隨後他開始投資,購入美國國家橄欖球大聯盟(NFL)舊金山49人隊(San Francisco 49ers)5%的股份,又看上了一家名為Justin.tv的創業公司。那時候,Justin.tv轉型成功——獲得800萬美元風投,公司也已經開始產生營收。

據Justin.tv聯合創始人邁克爾·塞貝爾(Michael Seibel)介紹,吉迪恩·余就在這時候走入公司,雪中送碳,「他說,『你們有了些成就,賺了點錢,但還沒有做出什麼真正有影響力的東西。你們可以繼續躺在功勞簿上,領著那些薪水,可這不像個創業公司的樣子;或者,你們也可以去創造些真正的好東西。』」

後來,聯合創始人賈斯廷·肯(Justin Kan)又與SAY Media的馬特·桑切斯(Matt Sanchez)會面,這個創業團隊終於下定決心,啟動一些重要的項目。

在與吉迪恩、馬特的談話過後,Justin.tv開啟了新的篇章——一拆為二,成為兩家任務不同的公司——播放玩家遊戲視頻的網站Twitch、分享視頻的移動應用程序Socialcam。聯合創始人艾米特·謝爾,也開始從一位工程師蛻變為管理者。

正是這些變化,將Twitch指引到了成功的正軌上,它逐漸成長為全球最具價值的視頻流媒體公司。現在,Twitch的名字已經列入了谷歌的購物單中,據傳價格超10億美元。上週二,公司宣佈將逐漸關停Justin.tv,為Twitch投入更多的資源。

Twitch創始人——童年夥伴謝爾和肯

童年時期的小夥伴謝爾和肯,都在西雅圖北部的常青樹天才兒童學校(The Evergreen School for Gifted Children)。他倆擅長數學、喜歡卡片遊戲《the Gathering》,進而結識。後來,兩人選擇了不同的高中,但還是一起參加NASA組織的競賽;幾年後,好夥伴終於再聚首——攜手進入耶魯大學。大三那年,這對發小開始了第一次創業——Kiko,這是一個有點像谷歌日曆的應用。

從當時的情況看,還很難想像謝爾將會取得如今的成就。那時的他只是個普通的工程師、碼農,經常在深夜加班加點調整自己公司的軟件。用這家公司自己的話說,謝爾就是「技術聯合創始人」,需要和一位擁有良好設計和產品意識的人,或優秀的市場營銷人員「搭伙」。直到Kiko以25萬美元的價格出售,隱藏在謝爾和肯兩個人心中的創業激情才終於被點燃。

謝爾提到:「我想創立互聯網公司,可直到大學畢業我才真搞明白這件事。剛上大學的時候,我想做科研工作,但後來我意識到,只有從事工程方面的事情才能讓我熱血沸騰。」

謝爾和肯找到了硅谷著名創業孵化公司Y combinator(以下簡稱YC)的創始人保羅·格拉哈姆(Paul Graham)。格拉哈姆問的很直接:「你們還有什麼好東西?」隨後,兩人展示了他們的創意。格拉哈姆當即拍板:「太讚了,我要資助你們。」肯和謝爾帶著5萬美元支票以及第二張加入YC的「門票」瀟灑離開。

謝爾——高超的工程能力顯現

2007年年初,亞馬遜曾致電要求謝爾和肯暫時限制帶寬。亞馬遜當時提供了很多服務,支持創業公司將在線直播視頻和其他嚴重佔用帶寬的程序,移植到遠程付費服務器上。Justin.tv的在線直播視頻,給亞馬遜服務帶來了挑戰。

儘管只是臨時管制,但卻推動了Justin.tv的改變,這家公司開始購買自己的服務器、建設基礎設施處理直播視頻。現在,公司擁有15個數據中心,每月處理5500萬視頻訪問用戶的請求,平均每用戶每天會觀看106分鐘視頻。

Twitch投資人、Bessemer公司的伊桑·庫茲威爾(Ethan Kurzweil)表示:「建立覆蓋全球的點對點網絡的想法,讓他們可以為用戶送去高質量、高速的視頻,這乍看起來似乎違反常理。」他補充道,謝爾意識到服務質量、易用性的重要性,並且在公司創立之初就不斷強調這一點。

謝爾和包括凱文·林(Kevin Lin,後任Twitch COO)在內的幾位員工都很快意識到,視頻遊戲廣播是Justin.tv獲得增長的主要來源。他們欣喜若狂,因為自己本身就是遊戲玩家,也隱約看到了通過互聯網傳播遊戲視頻的潛力。

就在同一時間,肯和塞貝爾注意到另外一個趨勢:大家都在購買智能手機,幾乎大家都一股腦的開始用這些設備上網。2010年,在和吉迪恩、馬特會談後,Justin.tv團隊決定開始兩個項目:一個是專注於遊戲視頻流的服務——Justin.tv遊戲,即後來的Twitch,另一個是移動應用——後來的Socialcam。

Justin.tv轉型大獲成功

6個月後,這兩個項目都大獲成功。令人意外的是,Justin.tv團隊決定將SocialCam剝離,由塞貝爾和其他幾位工程師接管該服務。在2010年和吉迪恩長談後,Justin.tv被轉為Twitch,並在2011年的E3遊戲展正式亮相。

在建立Twitch的過程中,謝爾在產品設計與構思方面的才能顯露無疑。他注意到,保持視頻品質至關重要,整個服務也應圍繞廣播者的需求展開,這兩點也是Twitch大獲成功的重要原因。正是這些細節,將知名玩家科斯莫-賴特(Cosmo Wright)吸引到了這一平台(賴特是《塞爾達傳說:時之笛(The Legend of Zelda: Ocarina of Time)》最短紀錄創造者:18分10秒)。

在亮相E3後的一年時間內,Twitch吸引到2000萬觀眾,並推出了付費項目為廣播者帶來收入。Twitch的用戶關注遊戲視頻,這裡也成了廣告商們的印鈔機。Twitch.tv正式從概念走向成品,玩家也從只能播放遊戲視頻,到可在線直播遊戲。

當然,對謝爾和Twitch來說,一切並不是看起來這樣一帆風順。上週,Twitch推出新「靜音」工具時就不慎自擺烏龍——工具本意是去除原視頻音頻,插入授權背景音樂的設計,希望以此保護用戶免遭版權糾紛;可惜發佈後卻因遊戲背景音樂識別不當,讓很多老視頻都變成了「啞劇」,一時間,眾怒難平。不過,謝爾表示,這只是一起小意外,同時強調了Twitch將繼續為玩家社區努力服務。

也許是因為工程師的位置坐了太久,謝爾剛試水管理工作的時候,凡事都還是親力親為。不過,據肯透露,「從Twitch概念破殼,到搭建一支小團隊,再到隊伍壯大,謝爾也變成了這裡最稱職的經理。」

「這是非常戲劇性的轉變,一個性格內向的工程師變成了外向的傢伙,激勵為了一個共同目標而奮戰的100多個人」,Justin.tv聯合創始人凱爾-沃格特(Kyle Vogt)表示。

謝爾對遊戲的熱情,對Twitch社區、廣播者的專注,讓獲得合作夥伴的垂青水到渠成——對於那些傳統遊戲開發商,Twitch是一個全新的、龐大的營銷工具。在Twitch推出一年左右的時候,包括《魔獸世界》、《使命召喚》開發商動視暴雪(Activision-Blizzard)在內的多家遊戲巨頭,都開始通過這一平台來宣傳自家的產品。暴雪聯合創始人兼CEO邁克·莫懷米(Mike Morhaime)表示,卡片遊戲《爐石傳說》(Hearthstone)的官方Twitch.tv頻道,引得大量關注,在更新推出前很多玩家都觀看了介紹。

傳統情況下,諸如此類的炒作都需要高昂的營銷費用,但是有了Twitch的幫助,開發者與觀眾的聯繫變得更為簡單,而這些觀眾也正是真正的玩家,他們想要更多的瞭解遊戲。莫懷米表示,「《爐石傳說》在Twitch上的表現令人興奮,這激發了人們對遊戲內容的關注。」

在謝爾的領導下,Twitch與微軟、索尼達成協議,這一服務整合入Xbox One及PlayStation 4遊戲機。不過他最明智的決定還不止於此——在Twitch計劃開售自家廣告之前,他讓團隊遠離廣告商。

「對Twitch來說,他們要做的只是調動廣告商的熱情,並不需要推銷任何東西」,庫茲威爾指出,「這乍看起來算不上什麼出類拔萃的戰略,但是卻真的很明智——去年,團隊內部組建了一支廣告銷售團隊,我從沒有見過如此高效的銷售隊伍。」

遊戲社區的發展同樣迅猛。Twitch成為了頂尖直播流媒體平台,為玩家們帶來全天24小時運轉的遊戲頻道。

同時,Twitch還在摸索更多新的在線流媒體服務案例,這包括著名的「Twitch玩《口袋妖怪》」(Twitch Plays Pokemon)——用戶在聊天室輸入遊戲指令,模擬GameBoy遊戲《口袋妖怪》就可執行命令,就這樣數萬人在同一個遊戲機上玩起了這款經典遊戲。「Twitch Plays Pokemon」的成功,為Twitch.tv帶來了一個全新的分支——讓觀眾們參與到遊戲過程中。上週,「小魚玩《口袋妖怪》」(Fish Plays Pokemon)也迅速走紅——數萬人在線觀看一條魚「玩」遊戲(將魚在魚缸中的位置轉化為遊戲動作)。

如今,Twitch已然引起轟動,更是不乏多至10億美元橄欖枝,但謝爾卻仍是難得的謙虛,「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個網站,人們能過來看視頻,聊視頻。在很多方面,我們的業務與Vimeo、YouTube更相近,而不是在對抗動視暴雪。我們更像是一個社交網絡、一家媒體公司,只不過碰巧專注於視頻遊戲內容罷了。」

估值 10 美金 遊戲 視頻 網站 Twitch 如何 在四 年間 崛起 YouTube 對其 垂涎 三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557

在四線城市做共享單車是種什麽體驗?想哭啊!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220/161320.shtml

在四線城市做共享單車是種什麽體驗?想哭啊!
周路平 周路平

在四線城市做共享單車是種什麽體驗?想哭啊!

這是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創業故事。

這是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創業故事。

一位福建莆田的本土創業者林斌,去年10月去了一趟上海,發現街頭上如火如荼的摩拜單車。於是乎,他把共享單車模式複制過來,2017年春節期間在莆田投放了667輛自行車。然而,就在兩天前,林斌帶著哥哥和兩個表弟,苦苦搜尋了6個小時,只找回了157輛車,剩下510輛不翼而飛,丟失率高達76.5%。而項目營收總計才1000塊錢左右。

更為尷尬的是,這種結果也直接導致了投資方撤資,預定的4333輛自行車無款提貨,公司運營資金緊張。創業家&i黑馬聯系上了這位創業者林斌,他給我們講述了一個“風口行業”背後的荒誕和四五線城市創業的艱難。

以下為卡拉單車創始人林斌對創業家&i黑馬的口述。

我是莆田人,經常去北上廣出差。去年國慶節,我在上海就關註了摩拜單車。當時覺得非常方便,就想著有沒有值得借鑒學習的地方。

莆田雖然小,但實際需求很旺盛。莆田市區的固定和流動人口有四十多萬,按照一百個人一輛車,我們需要投放5000輛左右。從投放這半個月時間來看,它很受歡迎,吸引了非常多用戶。

到目前為止,我不認為共享單車是一個很能賺錢的產品。我也沒想過從項目本身賺錢,而是希望通過它獲得更多用戶,在這些用戶上面做二次開發,比如打廣告等等。

在莆田創業,拿投資非常難。我說自己有一個很好的項目,希望獲得投資。90%的人都會問:項目需要多少錢。我說:60萬。他說:那我出30萬,占你50%的股份。

有一次,我說:我們的創始團隊要占到80%的份額,需要100萬投資。投資人說:OK,我只拿20萬,占你20%的股份。大家完全不在一個頻道,這讓我們很尷尬。

我們前後談了三十多個投資人,最後只有一位私人朋友願意投資60萬元,占股30%。而這60萬還是分了三次打款,第一筆12萬,第二筆40萬,第三筆8萬。

丟車率太高,嚇跑投資人

元旦前幾天,我們敲定了投資,就趕緊去工廠簽了五千輛自行車的訂單。

1月20日,第一批500輛到了莆田,然後我們自己加裝了機械鎖。前期投放的六百多輛車,就花了十幾萬元,不僅把第一筆打款花完了,自己還墊了幾萬塊。

當時對於鎖的問題,我們也進行過探討,最後發現智能鎖的意義不大。智能鎖需要解決電的問題,比機械鎖成本高出很多。我們一輛單車的成本在200元左右,加上機械鎖,安裝費和運費,總共250-260元。如果裝智能鎖,單車成本要六百塊錢以上。相比之下,同樣的成本,我們用機械鎖可以增加一倍的投放數量。

另外,智能鎖也面臨著鎖打不開的情況。莆田在沿海,天氣潮濕,尤其是二三月,智能鎖很容易出現電路問題。再加上,整個單車的造價越高,我們的丟車率也越高,因為產品價值越高,對盜竊者的“誘惑”便愈大。

我們去了一些廢品回收站,發現我們的自行車被人拿去當廢品賣了,一輛車才十幾塊錢。所以對他們來講,盜竊的價值並不高。

第一批車的投放正好趕上了春節。其實春節是一個很好的時間點,北上廣是一座空城,但莆田在外地做生意的人比較多,過年都回來了,更容易項目的傳播。

從1月25號到2月13號,在投放了六百多輛車的情況下,註冊用戶2800多人,使用量為48000多次。市民的出行需求還是比較旺盛。

我們的做法和摩拜並不完全相同,前半小時免費,超過三十分鐘需要付費,但到目前,總共的收益才1000塊錢左右。很多用戶開了鎖之後就會點擊還車,然後騎一天都不付費。

免費的初衷是吸引更多的用戶,降低車輛丟失率,當用戶量達到一定規模之後再去嫁接其它的服務賺錢。至於後面嫁接哪些服務,我們還在探討。

我們也沒有開發App,都是通過微信服務號。我之前做了一些用戶調查,發現人們不願意去下載APP,他們覺得浪費流量,占用了手機內存。而你要讓用戶看到你的產品第一眼,就產生興趣,並馬上體驗。微信服務號就解決了這一點。

我們和投資人有一個協議,一是公司財務得由投資人把控,包括用戶的押金。二是對車輛丟失率上有一個預估,我看了市面上其它幾家共享單車的運營情況,他們的綜合丟失率在10%左右。我想在小城市,丟失率可能會高一點,所以當時我們就確定下來,兩個月以內丟失率控制在35%以內。實際情況是,我們運營了三周,丟車率超過了70%。

投資方認為我的運營能力比較差,跟預想的差別太大,就不打算繼續投下去,堅決要撤資。因為趕上了春節,財務和客服都沒上班(創業家&i黑馬註:財務和客服是投資人雇傭的),很多用戶都是用完車之後就把押金退了,下次再使用的時候充值,導致很多用戶反映押金退款出現延遲。好多人罵我們是騙子。

2月8號,我們發了一個公告說遇到了支付困難的問題,承諾再2月12日前完成退款申請,於是導致了80%左右的用戶都要退押金。這些錢基本都是通過我個人的銀行卡充值進去,在後臺退的。到今天為止,基本把押金退還到位,退了差不多20萬元,都是我向身邊朋友借的錢。

我們前期收到的押金,和自己的一些儲備金都在投資方手上。投資人說由於我的預估過於不精準,要把之前投的12萬元要回去,而這一個月就當是免利息借給我們。我則認為前期的錢不應該撤。因為是朋友關系,雙方還在商討一個解決辦法。

管理存漏洞

我們團隊有5個人:我哥哥,兩個表弟,我朋友。我自己買了幾輛二手貨車,用於車輛的調度和投放。每天晚上11點之後,我們都開著貨車去街上巡邏。

9a6d28d

正好投放車輛又是春節,所以整個春節我們全家人都跟著在加班。因為人手不夠,前期要節約開支,我哥哥和表弟幾乎每天晚上跟著出去巡車。比如有些用戶把單車騎到小區和小巷子里,放在綠化帶上,都得找出來。

巡車的時間通常是晚上11點到淩晨3點。白天巡邏的時候,看到有車輛損壞,能夠現場修複就現場修,不能修就做個記號晚上11點之後過來拉。

那將近一個月時間,基本上都是早上去街道巡邏一圈,下午再去巡邏一圈。2月13日,和投資人溝通了很長時間後,他們堅決認為沒有達到對賭協議,要求撤資。我們也在隨後停止了卡拉單車的支付功能,當天夜里花了6個小時找回了157輛,目前都放在朋友暫借的空地上。

我不希望媒體把這個問題簡單歸結為市民素質。這也是我們管理不到位的問題。很多人可能是使用後順手丟到那里。甚至因為投放量太少,很多人擔心明天就沒車騎了,就騎到小區或者巷子里。

之前有市民反映退款出現問題,然後被新聞報道了,很多用戶知道了,都來退款。當時正處在春節期間,轉賬出現延遲,再加上這些錢都是在投資人手里,很多用戶沒有及時收到,他們幹脆把車子扣在了家里,這兩天收到退款後又還回了一些。

而車子的定位也是一個漏洞,很多人為了節省費用,解鎖之後馬上點擊還車。地圖上的定位是還車的位置,但實際上車子可能已經被騎走了。所以我們根據用戶的還車定位,往往找不到車。

我發了公告之後,有市民打電話過來安慰我。這幾天又有一些熱心用戶打電話過來,說看到了有我們的車,陸陸續續又找回了一些。我們目前正在洽談新的投資人。

關於如何解決丟車率的問題,我們也有幾個呼籲。一是希望公安部門發一個文,我們拿著去各個廢品回收站宣傳,告訴他們這個東西是不允許回收的。

二是民政部門也下一個文,通知每一個物業和保安,這個單車是公共的,不允許進入小區。這也會降低我們的丟車率。

三是希望交警部門能設立一些指示牌,引導用戶停車。莆田市區已經劃了幾萬個非機動車的停車位,但很多用戶不知道。

共享單車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在四 四線 城市 共享 單車 是種 什麼 體驗 想哭 哭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04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