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林行止談「圓跌股升」 楓葉資料室

http://danielkyip.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4369915

信報   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 2013-09-10

圓跌股升趨勢又成 敍局高危油價看升

甲、鄧小平曾在日本對當地記者說「讓我們的下一代處理釣魚島問題」(一九八七年鄧小平以國務院副總理身份赴日本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批准書交換儀式,被問及釣魚島主權時,說「……下一代比我們聰明,一定會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辦法」)。去周六「申奧」成功後,日相安倍晉三也許會在內閣會議上說,待二○二○年奧運會閉幕後,再和中國交涉尖閣諸島的事!

北京《環球時報》昨天在題為〈東京舉辦奧運會中國人樂觀其成〉的社評,以前輩教訓後生小子的口吻(外國特別是鄰國最受不了中國condescending的老毛病又出現了),叫日本要「懂事」、別「惹事和鬧事」。弦外之音是,若日本政要仍高調參拜靖國神社而政府在海島主權上製造事端,東海和平便無保證,一旦「東海有(或可能有)戰事」,不論誰輸誰贏,東京奧運便無法順利進行—即使如期開幕,參加的國家亦會少於全數!不過,主導東海的「和戰」,亦可能是中國。比方說,中國若不理會日本反對繼續在日本認為是其領海的海域鑽油,日本會否為了成功主辦「奧運」而不置一詞?!

為了打破通貨收縮經濟不前的宿命,為了令安倍經濟學的「三本之矢不折」,從現在到二○二○年,在外交上,理性地推測,日本理應扛起「弘揚世界和平辦奧運」的大纛,盡力避免與中國和南韓就一些「鳥不生蛋」的島礁發生「磨擦」;在內政上,除了要具體展示有辦法控制福島漏核危機以安區內人心,還應於為籌備「奧運」而大量投資於「重建東京、改善公共建設」的同時,落實多項稅務改革,營造股市上揚、滙率下跌、資本家與受薪階級均受其惠的經濟環境。

這幾天日本可說喜事重重,先是去周六的「申奧」勝出(九月八日凌晨三時許新華社、新華網的「快訊」稱土耳其的伊斯坦堡獲二○二○年夏季奧運主辦權,也許是「弗洛伊德口誤」〔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漏嘴〕),繼之是昨天公布今年第二季經修訂通脹(雖然只有百分之零點七)順應的經濟增幅達百分之三點八,比第一季增長百分之零點九,較八月中旬的初步數字為佳;同期資本性投資增百分之一點三,遠勝預期的負百分之零點一;不過,佔GDP六成權數以上的私人消費,僅增百分之零點七,稍遜於第一季的百分之零點九,這反映在期內進口貨只增百分之一點五上,而由於「圓低」,同期的出口增幅為百分之三。

這些毫無生趣的統計數字,對日本經濟(坦白地說,對日本股價滙率)有興趣的讀者來說,則有其重要性。比方說,為了讓略有寸進的經濟復蘇、「燎原」,在投入籌備「奧運」的資金(這是東京都分內事)之外,日本正考慮再投入十萬億日圓(以現價計約一千億美元)以刺激經濟成長;而醞釀已久的提高消費稅(增加稅入為當前要務),為免打擊消費意欲,可能不一次上調而改為每年加一個百分點(直至百分之八為止)。與此同時,安倍政府考慮降低企業利得稅;而日本央行會進一步購買「風險資產」(risky assets),以掃除經濟向前運行的障礙。

安倍政府落實「三本之矢」後,日圓滙價大幅下挫,但在一百日圓兌一美元水平徘徊已近五個月,成功「申奧」的大量投入,預示通脹率回升將較有力,圓滙極可能擺脫「牛皮待變」的羈絆,向一百日圓以上兌美元的新低位沉落。

日本央行有意進一步購買「風險資產」,以及為了緩和提高消費稅(即使是分期進行)對經濟的衝擊,必然會繼續貨幣寬鬆的策略,不然,其刺激通脹率回揚既定政策的成效會大打折扣。值得大家高度留意的是,日本大銀行(Mega Banks,路透社用語即主要銀行)預見通脹率升勢會加速,已積極減持國債,六月底它們一共持有值八十五萬八千六百億日圓的國債,比五月底減百分之七點四,為三年來最低。銀行把賣債券所得資金在股市作「策略性資產配置」。換句話說,它們正在吸購受惠於圓低企業的股票……。筆者以為以現水平看,圓滙與日股背馳(圓跌股升)情況會趨明顯。至於它們止於什麼水平,天曉得!

乙、香港時間明天(周三)早上,美國總統奧巴馬將發表電視演說,再次試圖說服厭倦戰爭(已取消徵兵制,反戰情緒意義重大)的美國民眾,為什麼非「制裁」涉嫌以毒氣殘害同胞的敍利亞巴沙爾政權不可?如果有更多民眾被說服,對白宮「不懷好意」的眾議院,便有可能扭轉目前「大多數議員」反對對敍利亞用兵(即使是不出動地面部隊的空襲)的不利形勢。

從奧巴馬和他的閣員近日的言論看,奧巴馬「主戰演說」的主題,不外是環繞「道德」及「國安」這兩大範圍大做文章。前者是必須懲罰破壞「人神共憤」施放毒氣的獨裁者,後者則是應藉此以儆效尤,令美國及其中東盟友不致受襲。要知道,美國「以色列游說團」財雄勢大,他們認為不重擊敍利亞巴沙爾政權,伊朗便可能「照辦煮碗」,以毒氣襲擊以色列。撇開美國與以色列有不可分割的歷史關係,讀者也許不知的是,據Oilprice.com兩天前的報道,美國前副總統切尼現任美國精靈(Genie,魔僕)能源公司的顧問,該公司的其中一個中東鑽石油採煤氣項目在以色列「佔領區」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南部佔地一百五十多方里;戈蘭高地雖為以色列管轄,但黎巴嫩的真主黨一再聲稱其為主權誰屬未有定案的領土,任何在高地鑽油採礦的活動,都被視為對黎巴嫩主權的侵犯,必會遭受報復……。非常明顯,美國既要保護以色列的安全,又得維護美國人在該區的經濟利益,而切尼在國會山莊有重大影響力,是眾所周知的。

從表面看,奧巴馬要令眾議院支持其「軍事行動」,並非易事,因為反奧巴馬的共和黨議員與反戰的民主黨議員,極可能結盟。在無法獲眾議院大多數支持的情形下,奧巴馬便會面臨兩面困局—如果運用總統特權空襲炮轟敍利亞,眾議院對白宮的敵意會上升至令白宮提出的議案無法通過、等於使尚有三年任期的奧巴馬成為跛腳鴨總統;如果他「順應民意」放棄空襲計劃,美國的國際地位必會一落千丈……!

看美國和沙地阿拉伯及以色列千絲萬縷的關係,且此中牽涉重大政經利益,筆者相信不論奧巴馬能否說服民眾和眾議院,美國最終會對敍利亞採取某種程度的軍事行動,那意味區內油產及出口量俱降,油價因而看升。至於此種「千絲萬縷」關係的分析,待此事有決定後再說。
行止 圓跌 跌股 股升 楓葉 資料室 資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40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