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手機仔奮鬥史 伍啟超

2011-6-30  NM




香港商場出名多,而人流冷清的死場亦多。不過按常理,點都不會揀死場開鋪。

偏偏伍啟超就對死場情有獨鍾,專揀二線屋苑屋邨商場開手機鋪,更大膽到四年連開七間分店!他話自己在手機界打滾十多年,見證手機鋪點樣被豐澤百老匯蠶食,認為與其在旺區同人爭食,倒不如在僻遠地區開展新戰場。

想不到被他誤打誤撞,竟然殺出一條新血路,去年仲有錢賺。個人檔案

三十一歲 已婚 育有一女

九四年:快餐店兼職半工讀

九七年:中五輟學

九九年:轉行做手機銷售員

○三年:當上分區經理

○六年:創立飛天流動賣手機

一○年:連開兩間分店

位於坑口港鐵站上蓋的東港城商場,與一街之隔的南豐廣場,同樣以特色細鋪作主打,不過同場不同命,前者永遠人來人往,南豐,平日總是冷冷清清。可能見人流 不多,大部分鋪頭中午過後先開門。唯獨一家名為「飛天流動」的手機鋪,「早於」早上十一點就開門做生意。老闆伍啟超更親自落場,不厭其煩向路過的街坊師奶 客推銷,「陳太,妳張儲值卡仲有無錢呀?」、「張師奶,妳部HTC識用嗎?」街坊見到伍啟超熱情打招呼,都會點頭回應,有幾個甚至叫得出他的洋名 「Jimmy」。記者笑他是師奶殺手,伍啟超不以為然,話自己住在該商場的上蓋物業,路過的客人個個都識,「我甚至記得他們住邊座,用緊邊款手機。」雖然 大打親情牌,想不到換來客人司徒太太潑冷水:「大家樓上樓下,但凡手機有問題就會來問Jimmy。不過幫襯就最多買張屏幕貼,買機會揀豐澤百老匯。」

旺區無肉食

聽到街坊「柴台」,伍啟超笑笑口話入行十二年,從前都信奉名牌效應,到一線商場做sales賣手機,不過旺區競爭好激烈,要鬥劈價鬥送贈品,個個行家都呻 無啖好食,好似○六年他創業時就貪威揀靚鋪(荃灣南豐中心)開檔,差點令他蝕清光,「旺區租金貴,又要同大型連鎖店鬥,開間手機鋪等同自殺。」所以他旗下 的七間分店,就專吼將軍澳、屯門及天水圍等二線屋邨商場,無非貪租金平一大截,令產品售價有減價空間吸引顧客,「產品愈平吸引力愈大,客人肯踏入我門口, 就不愁沒有生意。」

細場有得執

他解釋二線商場人流未必多,不過勝在做街坊生意有回頭客,可以密密食,好似去年他扣除成本,埋單就淨袋六位數字盈利,「今年我仲夠錢開多兩間分店。」不過 有數得計,幾間分店每年先賺幾十萬元,每間鋪平均月賺幾千!想不到伍啟超爽快答:「是的,不過我為興趣。」答案有點死撐,要他再答,他就話:「即使一百幾 十都叫有錢賺,山大斬埋有柴!其實我都要冒好大風險,開幾間分店直情犯本,不過結果是公司賺錢,證明我方向正確。」曾經訪問過不少腦場老闆,個個都呻賣高 科技產品近年毛利不停跌,相反鋪租就不斷加,好多旺場細鋪都捱不住要結業,有行家仲話:「香港地最貴是鋪租,不過在屋邨商場開鋪,租金平到就算蝕錢都是有 限數目。」聽到同行心聲,伍啟超笑笑口指出,「自從手機成為隨身物,大型連鎖店就狂谷宣傳,仲霸佔整條西洋菜街開分店,搞到人人買機貪集中。不過自政府○ 三年開放自由行,連鎖店就變成專為內地客服務,本地客要試機,唯有死死氣搵屋邨鋪,最難是要打甩細鋪有蠱惑的壞印象,好多客人依然覺得,大鋪一定較穩 陣。」

踢連鎖店賤招

提起業界龍頭,伍啟超咬牙切齒,表示其實大家都賣原裝行貨,反而連鎖店的蠱惑招仲多,最明顯是客人在捱貴機。他指出連鎖店所謂的原廠行價,實際已包括生產 商付給連鎖店的上架費,確保貨物放在當眼位置,其次就是連鎖店請明星的代言廣告費,「明星收天價代言費,無轉嫁給消費者點夠埋單?」他仲話從一些曾做過大 鋪的行家口中得知,每間連鎖店收銀櫃頭的電腦,只要輸入產品型號,就會查到其他連鎖店的優惠及贈品,「所以我估幾間連鎖店話事人,有夾埋操控價錢。」記者 問過曾做連鎖店的sales,證實為免造成惡性競爭,幾間連鎖店的話事人會傾好售價及折頭,這種「同聲同氣」已是半公開的秘密。

從前風光不再

他慨嘆九九年入行時,行內生態完全不同,從前手機行貨發售日期慢水貨好多,造就專做水貨機的鋪頭好興盛,加上韓phone來襲,例如○三年Samsung 一年內就推出近二十部手機,部部機規格都三級跳,和弦鈴聲更愈出愈勁,連帶個個都賺得盆滿鉢滿,「當時手機sales悠悠閒閒都月入萬幾蚊,勤力跑數甚至 可以有三萬,當時我睇雜誌話手機將成潮流,加上身邊人人都換手機,所以我就辭工入行,在荃灣的手機鋪做sales。」由於他肯搏肯捱,入行半年已經是 top sales,○三年便升至分區經理,「當時飄飄然,覺得自己好叻。」一朝得志,他話真的會語無倫次,○六年自覺學滿師,竟然劈炮唔撈,拿了二十萬積蓄創 業,「當時老闆話經營不善要將荃灣鋪關門,但我覺得你個茂利靠我先發達,我在同場開鋪一定掂。」

創業路艱難

想起往事,伍啟超自嘲已被勝利衝昏頭腦,其實當時細鋪不時傳出舊機當新機、賣老鼠貨等醜聞,令客人對細鋪幾近死心,「因為當時鋪租炒到上天,先達月租直情 要幾十萬,如果不出術賺錢,真是洗黑錢先搞得掂。」結果他甫開鋪已經要蝕入肉,「我又要堅持不肯賣二手機,客人又對我無信心,結果顯然要蝕錢。」蝕錢當然 沮喪,更慘是信心危機,因為創業前自覺瓣瓣掂,忽然受挫當然接受不了,「之前遇上生意不好,可以怪下屬無能,現在只可以怪自己。」他話曾想過關門大吉,但 又不甘就此摺埋,唯有靠賣屏幕保護貼、手機繩等平價貨來吊命。

捱了兩年,遇上iPhone推出後爆發炒機潮,令手機鋪忽然小陽春,伍啟超話雖然未有參與炒賣,不過亦靠賣保護貼,令生意重現曙光,「從前手機屏幕細細, 客人覺得個保護貼是贈品,但iPhone主打多功能又sell靚芒,好多客怕刮花,專登額外買塊貼,等我可以賺到筆。」成功鹹魚翻生,令他不敢再搵命搏, 碰巧有日開鋪前經過樓下商場,忽發奇想覺得這是手機鋪的新大陸,毅然將之前賺落的十多萬試開分店,想不到開鋪首個月就即有錢賺,令他雄心壯志「歸位」, 「我又不是要大富大貴,但現在個個月有錢賺,仲想點?」


手機 奮鬥史 奮鬥 伍啟 啟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03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