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好歌曲》裡的唱作人 作得好不如唱得好

http://www.infzm.com/content/99340

「我們馬來西亞人都覺得政府沒有把事情做好。可是我們也沒有證據,政府到底哪裡沒有做好。」《中國好歌曲》學員、馬來西亞音樂人湯小康情不自禁地跟南方週末記者討論起「馬航失聯」事件,「只有等真正確定的消息出來,我們才能信,但是那可能要靠大國,像中國才能做得到,小國、馬來西亞做不到。」

早些年,在馬來西亞的小鎮上,湯小康的父母賣糖水時總是備著個小喇叭喊:知道《情非得已》嗎?是我兒子寫的!後來,湯小康很久沒再發新歌,生活也處處不如意。他父親便常看著他嘆氣:「哎,你沒運走。」

《中國好歌曲》導演沈寧第一次看到湯小康時,他鬍子拉碴,頭髮也很久沒修過,卻認真地打了髮蠟。看得出,他希望這檔節目能給自己帶來新的機會——儘管在馬來西亞的選秀節目裡,他都坐在導師席上。

沈寧原是《中國好聲音》的副導演,在她看來,「好歌曲」學員和「好聲音」最大的不同是,他們看起來大多沉默、壓抑、敏感,還帶點兒神經質,「好像含冤多年似的」。

滿族姑娘烏拉多恩從第一次到節目組開始,眼淚就沒停過。一直到正式上台前,導演組都還在勸她。一首自嘲的《鳥人》唱完,導師座上的劉歡、周華健、蔡健雅、楊坤四人全部「推桿」(相當於《中國好聲音》中的「轉身」,表示導師願意選擇此歌),這姑娘的眼淚又瞬間決了堤——自打入行起,烏拉多恩埋頭寫了二百多首歌,從沒得到過什麼認可。

2014年3月18日凌晨2:00,第一季《中國好歌曲》決賽在嘉興學院體育館錄製完畢;兩天後,節目如期在CCTV3播出。請來了吳青峰、費玉清、羽泉、鄭鈞助陣的這檔節目,收視率是1.81(CSM48城市網),排在週五當日全國節目的第三名。

萬萬沒想到是他啊

決賽那晚,張嶺把嘉興學院體育館變成了自家酒吧,紅色的「CD BLUES」標牌從體育館穹頂上懸垂下來,他抱著貝斯站在台上,一旁,是手指翻飛在琴鍵上的劉歡。

「慢著,慢著,歡哥,我真的有話要對你說。」他唱道。

「我這不在這兒呢嗎?有話你就說吧。」劉歡答唱。

像兩個老友坐在酒吧裡,你一杯我一杯,一直喝高到不省人事,心裡那些苦悶全都掏了個底掉:「那個女人她說愛我,可她跟別人都這麼說。」這是《喝酒BLUES》的第三次改編,前兩次都是張嶺一個人的訴說。

第一次是盲選,歌到一半,劉歡「推桿」,導師椅前的擋板落下,劉歡看到張嶺,起初大笑,然後跟著音樂手舞足蹈,最後開始抹淚花:「我萬萬沒想到是他啊!」他向周華健和蔡健雅介紹:「這個人叫張嶺,是北京太資深的音樂人了,中國最好的貝斯手之一……可是你怎麼上這兒來了?」

早在1980年代,張嶺就已經算「腕兒」了。1986年他和朋友們組過一支叫「五月天」的樂隊。樂隊吉他手何勇後來成了「魔岩三傑」之一,主唱秦勇後來成了「黑豹樂隊」的主唱,張嶺卻「趁著」那個搖滾樂最好的年代,跑到澳大利亞進修了五年爵士貝斯,回來以後在崔健樂隊做樂手,有過自己的音樂廠牌,現在的主業是開酒吧。

張嶺並不是「好歌曲」上最大的腕兒。他的老朋友馬上又,給《建黨偉業》、《搜索》、《趙氏孤兒》等幾十部電影作過曲,也給那英、田震等人當過製作人,來「好歌曲」唱歌,是他平生頭一次為自己的事兒忙活超過三個月;50歲的香港人柳重言喜歡反著戴頂灰色的鴨舌帽,唱起歌來空氣裡都飄蕩著1990年代香港的味道,他選了楊坤做導師,因為「楊坤老師最懂fashion(時尚)」,他最著名的作品是王菲唱的《紅豆》。

更多的人雖算不上大咖,但也不是默默無聞。民謠歌手趙雷早就有著一批豆瓣粉絲,他在北京唱一場LIVE(現場),最多的時候也來過千把人捧場;彝族音樂人莫西子詩寫的歌不多,但有一首叫《A Jie Lo》(《我不怕》),2012年吉克雋逸在「好聲音」上把它唱火了;就連謝帝那首R&B《老子明天不上班》,也早就是成都人民耳熟能詳的「神曲」了,只不過搬上中央三套的時候,他沒忘把那些「川罵」、不和諧的詞兒統統改成對音樂孜孜不倦的追求——「老子」兩字理論上也不合適,可去掉「老子」,歌都沒法唱了。

這些人都是節目組挖地三尺找來的。從2013年5月起,有長達五個月的時間,「好歌曲」的幾個導演幾乎天天都在聽歌——唱片公司推薦的,創作人上傳到各種音樂網站的,一天七八十首,魚龍混雜、頭昏腦漲。有一陣,每個工作人員都被鼓動著天天在家翻舊磁帶,專找磁帶上那些不知名的作曲人。

那時候,京城的創作人好像都知道「好歌曲」了。為鳳凰傳奇寫過《荷塘月色》、《最炫民族風》的音樂人張超曾經誇張地描述過那種「奔走相告」、「好像創作人的春天就要到了」的氛圍。最後很多人因為「唱功差」沒能入圍,這讓張超很生氣,他髮長微博吐槽:「我沒聽錯吧?沒有進中國好歌曲是因為唱得不好?」

「沒辦法,沒有完美的節目形式。」2014年3月18日凌晨1點,「好歌曲」決賽錄製現場監控室,屏幕上劉歡正彈著鋼琴唱著他的新歌《夜》,燦星總裁、「好聲音」、「好歌曲」的出品人田明對南方週末記者解釋:「觀眾更關注的是人,這也是我做這麼多年真人秀最深的體會,既選歌又選人,效果是最好的。」

「唱作人」的建議是劉歡提的。他曾就「選什麼」的問題和田明討論過各種可能:給創作人搭檔一個歌手;或者請歌手唱一首新歌,不論是誰寫的。最後都覺不妥:「到最後,人們還是只會關注到唱歌的人。」

劉歡對「好歌曲」的摻和,遠多於此。「推桿」就是他的設計——操作桿控制的擋板,其實是一個音樂台,上面有提詞器,也有音箱。他會跟舞美商量舞台的色調:能不能營造出錄音棚的感覺?也會專門問主持人要來稿子,校對一遍音樂名詞;還會看著台上綵排的學員說:「我覺得你穿那個顏色好看」;甚至有好幾回,他還去跟了後期剪輯。

事實上,就連《中國好歌曲》本身,也是劉歡的主意。

還在《中國好聲音》做導師的時候,選手金志文曾用一首《為愛痴狂》換了三位導師轉身,惟一沒轉的是劉歡。可當時金志文泣不成聲地說:「大家可能不太瞭解編曲這個工作,編曲真的很累、很壓抑。」震撼最大的是劉歡。

「好聲音」還在播,劉歡就迫不及待要和田明做「好歌曲」。有段時間,劉歡在紐約的家裡天天看美國選秀節目。田明也飛過去,倆人「七日談」,達成的共識之一是:這節目收視率可能不會高。

可2014年1月第一集「好歌曲」播出後,收視率竟達1.9(全國網),霍尊的《卷珠簾》還一舉衝進百度音樂熱搜榜前幾位。此後,盲選階段的「好歌曲」一直維持在1.7(全國網)以上的收視。直至對戰階段節目開播。

田明和劉歡原本的計劃是,在對戰和決賽階段繼續推新歌。但考慮到《卷珠簾》這樣的歌勢頭還算不錯,節目組後來改了計劃:繼續改編原來的歌,推出「豪華版」和「超白金豪華版」,把一首歌一推到底。

結果,細微的改編觀眾聽不出來;動靜大的又多半被吐槽,「好歌曲」收視率此後果然下跌。

嚥不下的不止一口氣

稍有地位的唱作人,在接受「好歌曲」邀請時都有點猶豫。「瞻前顧後,怕輸。也有比馬上又還大的腕,投了小樣,沒中。」音樂總監安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最後,讓張嶺站在台上的,是推廣中文布魯斯的熱情;馬上又,是真正想為自己忙一回;柳重言唸唸不忘的,是要站在大舞台上唱歌給他人生中的第一位粉絲——他的初戀女友,在23歲時便早早離世了。

讓莫西子詩決定走一遭的,是《A Jie Lo》。

《A jie lo》是莫西子詩創作的第一支歌。2008年,從四川大涼山裡走出來,剛剛北漂一年的莫西在鼓樓做導遊。大冬天沒什麼客人,他去一個朋友那兒坐著,思緒飄浮:眼下的工作既辛苦又沒有前途,這一年過得有點渾渾噩噩,是不是該回家了?看著窗外行人步履匆匆,各自為生計奔波,他似乎也找回了那麼一點兒勇氣,順手拿起琴絃掃了掃:「時光流轉,歲月滄桑,無論嚴寒或酷暑,無論傷痛還是苦難,不要怕,不要怕……」

他把這首歌賣給了原彝族樂隊「山鷹組合」中的「黑鷹」瓦其依合。2009年,《A jie lo》改名《不要怕》,出現在瓦其依合首張個人專輯裡。

「山鷹」其實是莫西子詩的音樂啟蒙。莫西讀初三的時候,「山鷹」到莫西的學校裡拍MV,三人坐在草地上彈唱,那是莫西子詩第一次聽到吉他的聲音,覺得美妙極了。在那之前,他只在親友結婚、生子、蓋新房的時候,見過長輩們彈口弦、月琴、馬步……那時他對這些民族樂器十分無感,到了北京,那些聲音卻總迴響在他腦海裡。現在,他正一點一點地「學回去」。

《A jie lo》後來因為彝族歌手吉克雋逸的演唱變得人盡皆知,可很少有人知道這首歌的作者莫西子詩。莫西希望能在「好歌曲」嘗試「打開思路」,也希望自己的東西被更多的人知道,「而不是像《A jie lo》,到現在都被很多人以為是彝族民歌」。

湯小康說,上「好歌曲」前,他已經把自己清零,以最平常的心態來享受這場大「Party」,但字裡行間,他還是掩飾不住自己對「紅」的渴望:「楊坤老師火紅,是因為他的作品。紅了之後就有節目走,有商演跑,這些就是藝人能夠生存的惟一希望了。」

因為覺得父親唱歌的樣子很帥,湯小康從小就想成為歌手。12歲的時候,他就開始幫一些馬來京劇團暖場,在京劇演出前唱流行歌,吸引年輕人,一場50馬幣(約合100人民幣)。

1999年,他去了流行音樂更發達的台灣。他知道自己先天條件並不好,「沒有劉德華長得帥,也沒有張學友唱得那麼好」,於是從寫歌幹起,希望有朝一日成為趙傳那樣的唱作人。

唱片公司對待作曲人的方式這十幾年似乎都沒變過:給一份極微薄的生活補助,恨不得你每天都能寫出好幾首歌來,歌賣出去了,會分一點版權費,賣不出去,就繼續寫。有時候,作曲人還會被按照市面上流行的音樂類型,被強行劃分:你寫這種風格的,他寫那種風格的……

剛到台灣的生活就是這樣,湯小康被公司安排住在一個亂墳崗子對面,屋子簡陋,陳設寒酸,夜夜睡不好覺。有段時間公司很久沒發生活費,湯小康就只能拖著房租、餓著肚子。而比所有這些都難受的,是歌寫了一首接一首,卻全被當作垃圾,包括《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是他1999年就寫完的,成功賣給庾澄慶的時候,已經是2002年。這首歌剛剛走紅的時候,湯小康還繼續窩在出租屋裡傻干,睡醒了就做demo,餓了就叫盒飯。直到有天一個朋友來找他:滿大街放你的歌呢!

那年,庾澄慶因為《情非得已》在華語音樂圈包攬了很多大獎,之後,來買湯小康作曲的歌手越來越多,都是一線歌手:劉德華的《月老》,動力火車的《外套》,張學友的《Let me go》……這些人的出場費有的能達到百萬級別。

湯小康知道,這是自己成為歌手最好的機會了,他開始和公司談:能不能給我做一張自己的專輯?公司滿口答應,然後一直拖著。直到2004年,因為簽證過期,湯小康被遣返回馬來西亞,專輯的事再沒了下文。

公司不願繼續給他做專輯,他希望能和公司解約,公司不同意。他就把寫好的歌都收著,不賣。靠著上選秀節目做評委和版權收入,他生活倒也無虞。只是那股怨氣總是嚥不下:「我寫歌賺那麼多錢分給你,你幹嗎不好好規劃我的東西?」

時間一晃就是五年。2009年,和原公司的合約終於到期,湯小康和馬來西亞本地公司「HLD娛樂」合作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瘋了》。

只是此時,歌壇早已忘記他是誰了,唱片最終只賣出了不到2000張。鬱悶中,他寫下《法國老畫家》的旋律,好朋友高見(馬來西亞音樂人)為他填上了歌詞:「天橋底下唯一的家/他自問自答/怎麼沒有人欣賞他的畫……只想回到擁抱1968年的她。」

「我的那個她,就是2002年的《情非得已》。」湯小康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見過中國版權協會寄出的清單嗎

「很多人想從創作人變成唱作人,是因為我們在這個位置上已經覺得很困難了。」在廣州和南方週末記者碰面的時候,柳重言照例反戴著灰色鴨舌帽,穿著色彩鮮豔的上衣,背著一把亮色大吉他,像個壯實的小夥。說話時,他總是帶著一抹不好意思的笑:「簡單地說,如果我們只是寫歌,可能連生活都成問題。」

「即便寫出了《紅豆》這樣的歌,生活也成問題嗎?」

「《紅豆》的收入,跟其他我寫的、你們聽都沒聽過的歌差不多。」他想了想說。

1999年寫《紅豆》的時候,柳重言寫歌的價碼在7000港幣左右。此時,他已經寫了14年歌。

1985年,當他還在一家工廠畫電路板的時候,就為了寫歌,專門花一個多月工資買回了一台脫軌器,又花了兩個多月的工資買回一把1.5萬的琴。

「花這麼多代價,就想著哪天能靠寫歌賺回來呢。」柳重言自嘲地擠了擠眼,可他寫啊寫啊,寫到1992年才進了唱片公司,又寫到了1997年才第一次給陳奕迅做了專輯,那時,他寫一首歌的價碼才只有三五千。

這些都是預付費。專輯如果賣得好,每半年還可以再分一次錢。可入行才幾年光景,柳重言就慢慢發現,專輯分錢的時候越來越少了。

他記得,1995年王菲要發一張專輯,計劃第二天出街,前一天晚上就可以在一些街角買到盜版了。「正版100塊,盜版只要15塊,小販躲著警察跑,香港也是一樣。」柳重言回憶,再過了幾年,就連盜版專輯都沒人買了,數字時代降臨了。

每年,香港版權協會會寄給柳重言一張清單,清單上列明了每首歌的KTV、演唱會版權收入,即便是《紅豆》,清單上的數字也總是少得可憐——誰讓香港人少呢?《紅豆》最火的地方在大陸,可大陸版權協會的清單,是稀有品種。

湯小康和《情非得已》就不同了,他的市場主要在台灣。《情非得已》火了之後,湯小康瞬間躋身台灣一線作曲人之列,價碼僅在周杰倫之下。周杰倫當時已是巨星,寫一首歌也只有8萬台幣。湯小康的價碼是5萬。

2004年,湯小康簽證過期,被遣返回馬來西亞,此後三年,他都還是「大馬版權協會最高收入創作人」。「基本上都是《情非得已》的。每年大概有個三四萬人民幣。」這些錢從來沒有來自大陸版權協會的,湯小康說:「如果有,還能多個一兩萬。」

「大陸倒是有這麼一個版權協會。但不管用。理論上你應該服務於我,哪裡用了我的歌,你去討債,把錢交給我。但它現在非常被動、不積極,找不著人付錢它也就不管了。」音樂人安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他作曲無數,每年能拿到的版權費極少。

電影編曲馬上又到現在還沒見過一張中國的版權清單,「做了一輩子一錘子買賣」。倒是日本人,給他寄過日文版權清單,看著上面為數不多的漢字,大致能猜出他們的意思:「這些歌你已經在我們這兒上過稅了,根據國際法律,你不用再上第二遍稅了。」有一首歌還被特地圈出來,那意思是這首歌稅還沒上,你自己掂量掂量要不要上。

整個1990年代,馬上又基本上靠做職業樂手生活,因為「只靠寫歌根本活不下去」。那時他寫一首歌能賣到一千塊就得偷著樂,「大腕寫個歌也就最多兩三千」。

十年過去,唱片產業默默進入了連王菲也賣不出專輯的年頭,音樂圈人人自危,蒸蒸日上的影視劇成了一部分有專業音樂知識的人的救命稻草。

馬上又是其中一個。他至今想來還覺得殘酷。「一瞬間大家都不買唱片了,好像都覺得做音樂是不需要成本的。」電話那頭他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我們租錄音棚,錄音棚要租房、要裝修、要買設備,成本轉移到你身上,你錄完一首歌怎麼也得兩萬塊錢。再便宜那就沒法弄了。」

每回做電影配樂的時候,馬上又總得先跟組,少則四五天,多則二十天,來熟悉情節和角色。按照他的形容,「演員可能只演一個角色,電影配樂得用音樂把每個角色和場景都演一遍」。

真正完整地做完一部電影的配樂,還得三四個月。那一百天裡,除了吃飯睡覺、說少量必要的話,馬上又基本上像給自己和外部世界間套了個隔離罩。

這一系列工作的報酬,一般是幾萬到十幾萬人民幣。投資幾個億的大片,和投資500萬的小製作,數目的差別不會特別大。而在好萊塢,電影配樂的預算標準是總投資的8%。像漢斯·季莫這樣的電影配樂大師,製作費加上後期源源不斷的版權費,年收入超過1000萬美元都沒問題。

得了冠軍又能怎樣?

湯小康最終沒能在「好歌曲」舞台上走得更遠。盲選時,他選擇加入了蔡健雅的陣營。每位導師會為自己的陣營中網羅16支原創歌曲,再從其中挑出8支做成原創大碟。

蔡健雅的原創大碟《美味人生》,最終沒能給湯小康和《法國老畫家》留下一席之地。

柳重言稍好一些,他的《空白的緣分》被楊坤選入了自己的《走進心時代》。但在「主打之爭」中,柳重言並未受到媒體評審太多的青睞,分數不高。那期節目裡,應蔡健雅之邀,柳重言深情唱了一段《紅豆》,劉歡則特意向柳重言表達了敬意。但顯然地,柳重言和湯小康的風格,已經和這個時代流行的東西不太合拍了。

幾週後,第一季《中國好歌曲》決賽,前四名分配很平均,四位導師的學員各佔一席:霍尊的《卷珠簾》、莫西子詩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裡》、王思遠的《她》、鈴凱的《一個人》。

終極PK在莫西子詩和霍尊之間進行。

此時,霍尊已經被央視看中,在蛇年春晚上亮了相,《卷珠簾》也盤踞在百度、騰訊熱歌榜前三甲裡很長時間了。他的家庭背景也不再神秘兮兮:唱《大花轎》的火風是他父親,媽媽仲小萍也是圈內人。

決賽採用101家媒體投票的方式。儘管南方週末記者在現場採訪到的大部分投票媒體記者都表示,被莫西子詩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裡》征服,表示「自己死在了莫西子詩的那首歌裡」。前7撥投票裡,莫西子詩也確實是壓倒性勝出,經過「強力拉票」後,最終,莫西子詩還是以3票之差,「死在了」霍尊手裡。

像所有選秀節目一樣,選秀的最後結果,也許並不那麼重要。

第一屆「好聲音」學員裡,身價最高的是吳莫愁。如今她代言著八個國際品牌,通告上排著一長溜商演。那一屆的冠軍梁博,卻幾乎銷聲匿跡。

李代沫當年讓無數人陶醉在「他的歌聲裡」,專輯《敏感者》卻沒多少人問津,當他再次「強勢回歸」娛樂新聞頭條的時候,是因吸毒被拘。

收視破6的「好聲音」尚且如此,「好歌曲」學員們能發展得好嗎?

田明並不擔心,他有個「大計劃」:撬動華語流行音樂產業。他覺得產業活了,學員、節目,一切自然就活了。要讓音樂產業活,就得改變這個產業的遊戲規則,就像燦星曾經改變娛樂節目製作的遊戲規則那樣。

在「好聲音」之前,一檔娛樂節目的傳統誕生方式是:製作公司做節目,播出平台一次性付錢買節目。節目怎麼做、做成什麼樣,取決於買家手裡有多少人民幣。

燦星不這麼幹,他們要保證充足的製作經費,和浙江衛視簽下「對賭」合約:我砸錢做節目你播出,廣告分成共享。收視率超過2,大頭歸我;小於2,大頭歸你——2這個標準,是根據燦星之前的節目「中國達人秀」2.8的收視率定的。後來,「中國好聲音」果然花了8000萬,賺了好幾個億。

那麼音樂產業最該改變的規則是什麼?「收費。」田明斬釘截鐵。

在田明給自己和燦星畫下的大餅裡,燦星要想率先收費,就得先奪取在音樂產業鏈裡的話語權:用「好聲音」網羅未來中國最有希望的歌手,用「好歌曲」收納未來中國最有前途的好歌,這就攬下未來華語樂壇的「半壁江山」。

但就算拿下「半壁江山」,燦星又能和音樂門戶網站怎麼玩?怎麼防盜版?怎麼讓中國版權協會積極幫創作人收錢,再乖乖把錢送到創作人手裡?

「這一步,我們也還得去談。」田明笑著,誠實地回答。

中國 歌曲 裡的 的唱 作人 作得 好不 如唱 唱得 得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539

對沖人生:冇工開股樓怎唱得起

1 : GS(14)@2012-10-01 12:27:4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928/18026851
截至週三,美國標普500指數已是第五個交易日走低,QE3效應、iPhone5熱潮均已被消化,而歐洲的危機卻再度升溫。
落筆一刻,資金追A50成份股,「市場力量」令港股即日「大抽升」,飆升200多點。而打「世界波」的操作者,更會看芝加哥CBOE VIX波幅指數變化。約兩週前QE3宣佈推出後,VIX一直在低位徘徊,而美股經歷了「五連跌」後,VIX也於週三上升至16.81。當環球局勢再變得「混亂」,大市變成波動市(Whipsaw Market),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導致大市抽升或急插,「順勢而行」也不再適用。
在此,短談歐洲亂局。希臘工會繼2月後,又在雅典發起罷工和大規模示威,約有35000人上街,抗議政府的緊縮財政方案。在西班牙,10年期國債孳息率再次升至6釐水平。
而荷蘭、芬蘭及德國,認為歐洲金融穩定機制(EFSF)應該只承擔部份注資銀行的成本,更令市場擔心,歐豬國家能否真的可以承擔銀行業壞賬損失。
美國人借貸變謹慎
由歐洲再轉戰美洲,聯儲局推出「無限量」QE3,希望挽救樓市,刺激經濟,製造更多就業機會。有人說,這是聯儲局主席伯南克一廂情願的想法。而生意人與企業家,又是如何看待QE及OT後的美國經濟呢?
過去兩週走訪美國,發現不少本地人經過07至08年次按及金融海嘯後,也趨向反璞歸真。你可能會說,「欠債」是美國人的特性,而我的觀察是,普通人對瘋狂槓桿與借貸的心態卻是收斂了很多。
美國兩大商會NFIB及NAM訪問了800家小型企業及廠家,55%表示現時經營環境相對三年前更惡劣,而當中45%的受訪者認為,政府及國會決策,令不少生意人不敢將生意擴張,以及僱用更多職員。或許可說美國正走向經濟復甦,但小生意老闆對未來前景看不通,這「疑似」的好轉,實質是一個Jobless Recovery!沒有工作,唱好股市樓市也是假象,Got It?
勿因年尾追數亂加注
結束前,讓我短談操作篇。還有一季,2012年便將成為歷史。不少人現在喪玩Catch Up Trade,即沒有章法地亂下大注碼,結果很多時Big Bets變成了Wrong Bets。我的意見是,與其如此,不如追求「Make The Right Bet」!不要因「年度倒數」緊迫,而做錯誤的投資決定。過往和一些操盤人交流,我也分享以下建議:「Get Smaller。」
這是注碼,即Position Sizing的問題,特別在行情不明朗時,更加不要加碼博大賺。或較可行的方法,是減低每次落盤的量,出入可能變得更頻密,但風險相對也減少!
最後,11月10號下午,香港證券及投資學會(HKSI)有一個新工作坊,名為「Logical Investor」,有興趣瞭解,可用電郵聯絡我。祝平安!
錢志健
對沖 人生 冇工 工開 開股 股樓 樓怎 怎唱 唱得 得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638

唱得之人輸得甘

1 : GS(14)@2014-12-24 02:03:46





【第二季 長期下游】


【歌手英雄塚】《我是歌手》是很多歌手的英雄塚,無論歌手帶着甚麼銜頭來作賽,慘遭滑鐵盧的命運比比皆是。首屆參賽的「香港搖滾教父」黃貫中於第二期便慘遭淘汰,台灣催淚歌神楊宗緯接力參賽,雖與林志炫同被列大熱門,但最後二人也輸給內地二人組合羽泉。同時來自台灣的齊秦,錄完第四期便向製作單位提出退賽,有人質疑他是擔心被淘汰。第二季比賽,大馬的曹格,被公認為唱功了得,但他卻是首位被out的歌手,之後參與復活戰,但亦曾徘徊出局邊緣。至於曾任台灣節目《超級星光大道》評審的張宇,排名一直處於下游位置,最後也難逃被踢走的結局。


【第一季 兩集即飛】黃貫中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41223/18978104
唱得 之人 輸得 得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862

Kay唱得留手開解前度《羅生門》狂熱 Juno席捲iTunes

1 : GS(14)@2015-07-26 15:06:49

■Juno盛讚Kay演繹新歌《羅生門》時,唱得好好。


麥浚龍(Juno)的三部曲《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及跟謝安琪(Kay)合唱《羅生門》,短短三日在YouTube有逾50萬點擊,《羅生門》更被網友捧為神曲,一夜爆紅的Juno連舊歌都翻hit,雄霸iTunes歌曲下載榜,十二大位置獨佔九首,僅何韻詩《是有種人》及陳奕迅《無條件》能守住第五及第九位。


■Juno舊歌翻hit並雄霸iTunes歌曲下載榜,十二大位置獨佔九首。


Juno前晚在電話親自解構三部曲,他說:「其實入行第十年,咁啱我同Wyman(黃偉文)諗到『念念不忘』呢個term,如果冇一個至少十年,點稱得上念念不忘呢?我哋去發展《耿耿於懷》呢個男仔,當佢係一部電影咁,包括Karen(莫文蔚)、Kay、周國賢,甚至乎我自己,其實都係喺《耿耿於懷》個世界。」《羅生門》就是故事的里程碑,Juno說:「有能力摧毀呢個角色,我相信世上得兩個人,一個係我,一個係黃偉文,我覺得Kay唱得好好,Karen喺《瑕疵》都係,佢哋演活咗我幻想呢個世界嘅角色,我搵Karen飾演而家嘅女朋友,我係從中感受到Karen有一種淡然,而透過Kay嘅聲音,感受到嗰種不捨。」


■Juno在《羅生門》MV中輕撫Kay的臉龐。

Kay:最難係感情

歌曲女主角Kay接受電話訪問,笑言自己跟《羅生門》好有緣:「之前我有隻歌《最好的時刻》都係出自狄更斯,另一首《臨崖勒馬》係講福島地震,我又喺冰島影過封套《慢活》,做新人時,有人問我鍾唔鍾意Hello Kitty?我真係唔係特別鍾意,呢啲細微嘢咁蹺同故事主人翁一樣,我都同Juno講番,好似冥冥中嘅緣份。」問這首歌是否好難唱?Kay說:「唱就唔難,最難係感情,有啲人覺得女主角好絕情,其實我覺得唔係,我特登唔唱咁絕,我唱嘅時候都留手,想開解番前度,晚晚睇女仔fb,攞手機睇佢有冇online,令人好心酸!」採訪:盧妹、皓騫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724/19229825
Kay 唱得 得留 留手 開解 前度 羅生 狂熱 Juno 席捲 iTune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827

謝安琪讚IU唱得好

1 : GS(14)@2015-11-04 08:14:37

「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前晚在灣仔會展舉行,謝安琪(Kay)得兩個半獎,分別是最佳女歌手演繹和Cash最佳歌曲大獎,成為大贏家,而《獨家村》則得到最佳歌詞。
Kay剛從西安回港,對於之前IU唱她的首本名曲《囍帖街》:「我都好開心,唱完之後好多同行都話我知,IU嘅歌迷都好禮貌,好鍾意我哋兩個。」IU表示被《囍帖街》歌詞感動,Kay說:「我都好感動,因為韓國人要記廣東歌詞好難,佢事前一定做咗好多功夫。」另外,大熱《羅生門》得到最佳歌曲大獎,監製和主唱的麥浚龍說:「好鍾意同唔同嘅人合作,明年自己會拍自己嘅戲,同埋幫專輯埋尾,明年推出。」採訪:譚倩宜攝影:陳志嵐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1104/19358601
安琪 IU 唱得 得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745

隔牆有耳:讚Gin Lee 馮允謙唱得好 AO歌王:欣宜《女神》啱feel

1 : GS(14)@2016-05-24 10:40:05

年長一代總係鍾意話下一代點樣不濟、點樣唔夠上一代叻嘅,但有「AO歌王」之稱、已經退休嘅民政事務局前常任秘書長楊立門就唔係喇,仲識英雄重英雄,噚日出席活動時點名讚呢排有啲歌手唱得幾好,唔知幾時會同呢班靚聲王組隊演出,以歌會友呢?獲AO歌王大讚嘅包括一男一女,就係巨聲幫出身嘅馮允謙同來自馬來西亞嘅李幸倪(Gin Lee)。查實馮允謙出道5年嘞,最近一首《Keep On, Fight On》聽到人好雀躍;Gin Lee仲勁,今年已有《雙雙》同《月球下的人》兩首冠軍歌,證明楊立門好識貨。



話未夠班學黎明開騷

咁AO歌王有冇聽過近期熱播、欣宜嗰首《女神》呢?楊立門話有喎,呢首歌真係好啱欣宜唱,雖然首歌唔係話好好聽(嗯……),但啲詞就真係欣宜先至唱到出嚟。咁又係,唱歌都要講feel嘅,欣宜演繹嘅呢首歌,真係打動唔少人心㗎!原來楊立門下星期會同二胡王子王憓(Ray)再度合作開騷,「佢作咗啲歌等我唱,仲有一首黎小田嘅新歌,我要同佢唱,久唔久我就有呢啲concert」。過去幾年不斷開騷嘅佢話今年冇搞大騷,但透露密鑼緊鼓搞緊出年嘅騷。八方多嘴問句,幾錢唱一首歌?楊立門話佢而家統統都係義工、為公益唱歌,但揚言「遲啲會睇吓係咪搞番屬於自己嘅音樂會」。咁會唔會好似黎明咁喺中環海濱開個唱?楊立門好謙咁話自己未夠班,有歌唱就心滿意足啦!



李八方
mailto:pf_lee@appledaily.com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23/19623763
隔牆 有耳 Gin Lee 馮允 允謙 謙唱 唱得 得好 AO 歌王 欣宜 女神 feel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1327

似彭羚唱得 英皇東亞打主意 林海峰禁17歲索女林泳入行

1 : GS(14)@2017-02-12 15:40:21

2017-02-02 NM
屋企一屋女人的林海峰,老婆彭羚雖然已屆47歲,但保養得宜,依然見得人,五年前破例為Wyman作品展演出,好評如潮,惹來不少演唱會主辦商拍門,掟錢誘復出,但林狗一句唔俾!彭羚立即投降,棄船唔唱,繼續做煮飯婆日日湊女。眨吓眼,大女林泳已經17歲,生得又索又高。去年中,她跟媽咪去睇騷,即被英皇、東亞睇中,要簽林泳入行,但同彭羚下場一樣,都過唔到專制老豆嗰關,唔好發夢!搵林珊珊幫口

當年同王菲Sammi不相上下的彭羚,○○年誕下大女林泳後,便逐步封咪,全職相夫教女。轉眼林泳就滿17歲,已經高過媽咪,婷婷玉立兼有一張省鏡明星臉。

去年中,林海峰舉行「是但噏」,尾場妻女到齊捧場,見到當時剛將長髮剪到膊頭的林泳,唱片公司包括英皇同東亞都流晒口水,紛紛向林狗埋手,要簽林泳入行。

「女大十八變,林泳真係愈大愈靚,嗰次出嚟就即刻俾英皇同東亞啲人睇中,追住問阿Jan(林海峰)想唔想個女入行,但阿Jan一嚟已經落晒閘,當時都有人搵埋林珊珊想佢幫口,但珊珊知細佬性格,叫大家諗都唔使諗!」知情者說。

帶兩女會戰友

專制林狗禁入行,似媽咪唱得的林泳,繼續學校生活。早個月,全職湊女的彭羚就陪住兩個女林泳林清,同到數碼港公園玩。下午五時多,彭羚先放低兩個女去公園,自己再去泊車。當日彭羚約埋昔日唱片公司的戰友敍舊,友人還帶了兩隻poodle狗狗一齊到,林泳林清開心到癲,不停同狗狗追來追去。兩女初長成,彭羚望住兩個女,笑得十分滿足。細女林清大部分時間黐住媽咪,玩完一陣,就會返番彭羚身邊,甚至伏在媽咪大髀詐嬌。

得父母真傳

至於keep住及肩微曲髮的林泳,近一年再標高,十七歲已經高過媽咪大半個頭,牛仔褲衞衣打扮青春逼人,兩年前箍咗牙的她,輪廓清秀,雖然未至於索爆,但相當討人喜歡,難怪咁多行內人打佢主意。十七歲精力充沛,林泳追住狗狗氹氹轉,玩得勁開心,彭羚主動攞起手機,拍低女兒開心表情。林泳得父母真傳,唱歌好聽,讀書亦叻,是學校高材生。「阿Jan原本想個女繼續讀女拔,但Cass(彭羚)唔想個女讀書太大壓力,兩年前安排林泳轉咗去漢基讀國際學校,遲啲就會送個女去英國繼續讀書。不過林泳好鍾意唱歌,亦似足媽咪咁唱得!」玩了差不多一小時,彭羚起身執嘢準備離開;兩姊妹意猶未盡,一人拖一隻狗,繼續喪跑。至於同舊同事邊行邊傾的彭羚,雖然退隱多年,但同昔日幾位並肩作戰的唱片公司同事,一直保持聯絡,十分念舊。

似姊妹冇代溝

同友人say bye後,三母女攬住一齊行去攞車,其間經過麥記,兩個女先去買薯條,彭羚在外等,之後一同返回南灣寓所。「Cass好錫兩個女,每日都一定湊女返學放學,同大女更加好似姊妹咁,兩母女行街會拖住手,因為彭羚同兩個女一齊成長,所以佢哋冇代溝,林泳咁大個女,但有乜心事都會同媽咪講!」退居家庭十幾年的彭羚,一二年因為黃偉文,破例復出唱,即引來製作公司打主意,利誘復出開騷,甚至出到百五萬一場,但老公一句唔俾,彭羚即刻唔唱。老婆言聽計從,林海峰去年在演出中公開多謝彭羚,表示當年在TVB化妝間,第一眼見到她,就知道呢個就係嘞!又聲言有彭羚才有他,冧到老婆在台下喊爆。咪睇細細粒林海峰是但噏,骨子裡是大男人主義者,對妻女採取保護政策。老公話晒事,但結婚多年,兩公婆仲係好恩愛,不時撇低兩個女二人世界,早前,林狗同老婆去淺水灣拍拖食雪糕,發現鏡頭後,即由左邊企到右邊,試圖用身體遮擋鏡頭免素顏彭羚上鏡。有林海峰把關,落閘放狗,想打佢屋企啲女人主意,難!

搶手星二代

圈中不少星二代都遺傳父母優質基因,天生一副明星相,冇得輸。

譚曉風

譚詠麟與紅顏知己Wendy的獨生子譚曉風,高大靚仔,是牛津拔尖高材生外,更能文能武,一直有不少唱片公司向佢招手。

苗彤

二十五歲的苗彤(Pheobe),身材高『身兆』又愛曬得一身古銅膚色,盡得苗僑偉和戚美珍遺傳的她,不時於IG大晒噴血泳衣照,更多次傳被邀參選港姐,是最索星二代之一。

Nikkie & Chloe

梁家輝與江嘉年一對索爆孖女Nikkie(梁穎晨)和細孖Chloe(梁靜禧)樣靚身材正,非常吸睛,大受網民關注,孖女雖有意闖娛樂圈,但老豆梁家輝卻極力阻止。

撰文、攝影、攝錄:娛樂組
似彭 彭羚 羚唱 唱得 英皇 東亞 打主意 林海峰 林海 17 歲索 索女 女林 林泳 泳入 入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5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