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現金貸的黑暗秘密:用戶數據隨意倒賣,催收員幫你借錢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06/161692.shtml

現金貸的黑暗秘密:用戶數據隨意倒賣,催收員幫你借錢
一本財經 一本財經

現金貸的黑暗秘密:用戶數據隨意倒賣,催收員幫你借錢

一切的不正規,正在推動行業出現高危信號:一人多貸,正在成為普遍現象。

本文由一本財經(微信ID: yibencaijing)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薄珂 零和。

從2015年開始,消費金融一個重要的分支開始強勢崛起。

現金貸正在以熊熊燎原的趨勢,席卷而來,一二線城市以線上為主,三四線城市以線下為主,幾乎侵襲中國所有角落。

為了獲得流量和客戶,某些平臺正用一些“黑暗法則”野蠻發展:數據倒賣分單、強制逾期、催收幫你借錢,壞賬全聽指揮……

而一切的不正規,正在推動行業出現高危信號:一人多貸,正在成為普遍現象。

這個利滾利的遊戲一旦開始,大部分人都深陷黑洞,難再轉圜,直到崩盤。

誰又來為這場虛華買單?

01 獲客之戰

“采購用戶數據,然後電話銷售,這樣能快速入門”,90後毛文兵,剛成為一名線下貸款門店的銷售員,老前輩們,給他傳授了一套速成經驗。

在各大信貸員的QQ群里,用戶數據被隨意販賣。一份上萬用戶的數據,只賣200元。

毛文兵嘗試買了一份,用戶全是真的,但被信貸員反複“清洗過”,價值榨取殆盡,“很難再撈”。

毛文兵開始明白,一手的數據更有價值。

他開始去和各小區的物業人員“頻繁接觸”,並用各種利益誘餌,讓物業將業主數據出售。

ca1908a2e6b68f4fa51cfaf6a4ff5f8d

等他“洗”了一遍,再丟到群里反複賣,“一份要價一兩百”。

而數據的買賣,在現金貸行業早就是公開秘密。

“大公司都是高層集中采購”,入行好幾年的王俐說,每月,公司總部就會下發一份“客戶數據表”,讓大家電銷。

除了數據買賣,毛文兵也吸取了一些“傳銷”精髓。

他找了一群“廣場舞大媽”,將其發展成為下線,只要介紹成功一個客戶,就給大媽們500元的紅包。

大媽們也確實給力,每個月都能給他拉來好幾單。

這些小聰明手段,被信貸員玩得爐火純青。

實際上,分單才是讓從業者迅速暴富的“高段位”玩法。

“比如一個客戶想借10萬,但我們平臺上只能借5萬,剩下的5萬,我就給其他同行,對方的提成,再分我一些”,王俐稱,這就是“分單”。

因為“分單”訴求,信貸員們極為抱團。

他們成立了大量的微信和QQ群,一旦有大額的單子過來,就在群里“分單”,公開銷售。

只要一有空余時間,毛文兵就會緊盯群或一些“搶單”平臺,去“奪標”。

一般分單的提成,是兩個業務員“對半分”。

如果是一個手上有大量用戶的中介,議價能力則更強,可分到“6成”甚至“8成”。

用戶的數據就如獵物般,在各大平臺上被信貸員搶奪,並將利益榨取殆盡。

“借錢一年後,每天還會接到騷擾電話,接通就問,貸款不?”某用戶稱,他為此不得不換一個手機號。

“誰知道他哪天就有新的貸款需求了呢?”毛文兵稱。

一旦借款,很多用戶的數據,會持續被信貸員們啃噬、榨取。

02 流水之謎

線下的買數據、分單,都是為了搶奪客戶。

而線上的平臺,為了獲取急速流量,打法也極其粗獷。

“線上獲客貴,要極力榨取每一個客戶的價值”,資深從業人員馮秉稱,核心邏輯是對的,但目前行業內一些平臺的做法,恐怕就有點見不得光了。

用戶陳新強曾在一些現金貸的APP上“測試”自己“信用額度”,“結果剛填完資料,錢就直接打到我的卡里了”,他認為,這屬於“自行放款”的行為。

而和陳新強類似經歷的消費者很多。

“我申請1600,他給我不聲不響的放了4000在卡上。”一位用戶稱。

而這核心的區別就是,是否有一個“確認”環節。“我測試過上百款APP,不少沒有確認環節”,陳新強稱。

馮秉稱,很多平臺刻意在規則設置上,布下“陷阱”,目的就是“不放過一個優質客戶”。

陷阱之後,還有陷阱。

3310348d60e7ea31b60c12b3bde9fb0f

現金貸平臺上,什麽樣的用戶是最優質的?

不是按時還款的,而是每次都會逾期一段時間,但最後還會還款的用戶——這和信用卡“優質用戶”的邏輯,是一致的。

“強制逾期”,成了現金貸急速獲利另一項劍走偏鋒的伎倆。

“到了還款日,感覺平臺一切都失靈了”,陳新超稱,他綁定自動還款的銀行卡里明明有錢,不扣款;主動把錢打過去,居然收不到驗證碼;給客服打電話,提示音一直是“請耐心等待”。

直到逾期一周後,平臺各項功能“神奇般”自動恢複了。

“一些小的平臺、野蠻發展的公司,在早期確實使用這種方式吸金”,馮秉稱,這一度讓一些小平臺急速做大,盈利。

而不主動“提醒逾期”,也是很多平臺心照不宣的方式。

馮秉稱,很多平臺會在逾期三四天之後,再發送短信,“這樣可以收取更多的逾期金”。

在“吸金”的邏輯下,用戶只是魚肉,被部分平臺設置的陷阱,切割榨取殆盡。

03 催收規則

“正常的通過率,是20%-30%,但大部分時候,通過率要聽指揮”,90後女孩何霓在一家現金貸平臺擔任信審員,她有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職位。

“很多單子都是可放可不放的,但上面領導說這個月要流水,那就別猶豫,過!”

這個“聽指揮”的時間,一般會發生在下半年,“因為到年底的時候要給投資人交成績單,壞賬太多不好看,放量把分母做大,把壞賬率沖淡”,何霓稱。

西安小夥海波,已在幾十家平臺上借過錢。

他覺得大多平臺的風控,形同兒戲:“一家平臺的審核人員問其他平臺借過沒,我說借過,他讓我截個圖發過去,看了一下,就放款了。”

藍領貸在最開始的貸款規則中規定,需提供另外一家現金貸審核通過的截圖和賬號。

“藍領貸的審核人員登錄到其他現金貸的界面中,查看截圖屬實後,才通過審核”,多位曾在藍領貸上借款的用戶稱。

後這家現金貸公司多次交涉後,藍領貸才修改了規則。

就因為風控如兒戲,所有的壓力和風險,就推到了後端催收。

小額現金貸一般金額並不高,大多在500到5000之間。對於這樣的一個金額數,催收可以用的手段,並不多。

上門催收、起訴,這些傳統催收方式,都不適應於小額現金貸,“因為成本太高,催回來的錢,還不足以覆蓋成本”,某平臺催收的負責人羅曉慶稱。

而小額現金貸的核心催收方式,就是“轟炸通訊錄”。

幾乎所有的APP端借款,都會蹦出一個頁面“是否同意該應用訪問你的通訊錄”,如果你選擇否,借款就很難通過;而一旦你選擇同意,通訊錄的所有聯系方式,就被APP獲取。

獲取這些數據的核心目的,就是為了催收。

一旦逾期,催收人員就會給你通訊錄所有的親朋好友,甚至前男女朋友打電話,“廣而告之”你欠錢。

“這還算溫柔的方式”,羅曉慶稱,怎麽利用通訊錄,是一門學問。

“我是誰誰,因欠700元無力償還,打算賣自己肉體換錢,認識的打折,望朋友嘗試我的服務。我的電話是xxxx”,逾期數天後,芳芳的通訊錄的所有人,包括父母,都收到了這樣的短信。

685616a5318423a27d818cbeda55449a

“為了700元,就可以踐踏一個女孩最重要的清白了嗎?”芳芳很多朋友都給她打電話來問怎麽回事,到最後,她連電話都不敢接了。

海波的所有聯系人,也遭到同樣的對待。催收人員甚至將他的姓名,身份證,住址等信息都公布出來。

a3432f66bcf440a326ddcae6679450be

震驚一時的裸貸之後,催收平臺“文明”多了。主要靠短信、電話,即便上門催收,平臺方也會要求催收人員全程錄音。

此後的催收策略,從強硬開始慢慢轉為“懷柔”。

芳芳欠了一家平臺的錢,逾期利息上千,催收員說:“你今天還完,截圖給我,我返現100紅包給你。” 

553846fd46398c613e50d627b4467ed4

而這還不是最核心的手段。

“最有效的,是幫欠款人去其他平臺借錢”,羅曉慶說。

羅曉慶的催收部門一共12人,每天早上,大家都集中一起開會,“情報員”在會上公布收集情報:哪個借款平臺最近風控比較松,哪個平臺正在沖量等。

培訓之後,就馬上給借款人打電話,“幫助他們去其他平臺薅錢,先還我們平臺的”,羅曉慶讓催收員手把手教導借款人,信息湊不全的,就幫他們偽造文件,偽造信息。

靠著這個方式,羅曉慶每個月都能超額完成任務,回款率高達80%。

“現在,催收能力開始成為各個平臺的核心競爭力”,松禾遠望基金合夥人田鴻飛稱。

而這些手段,卻將行業推入深淵。

04 高危信號

不論是分單,還是催收員幫助借款借錢,其本質上,都是試圖將危機延後,“只要不是我們做接盤俠,就好”,羅曉慶稱。

一個人在多個平臺上借款,借新還舊,是極其高危的信號。

拍拍貸借款9000塊,現金巴士1000塊,信而富1400……海波借過的平臺,已多到他記不全了。

最開始,他從新出現的平臺上,不斷借錢,償還舊平臺的錢。

但從2016年3月開始,他的“借新還舊”的鏈條開始崩裂。

利滾利,逾期費用太高,即便瘋狂借款,他連利息都還不起了。

如在一個平臺上4000元的借款,已滾到了9726元。

92e59c1d3ecba5ad7d513ac999ec69fa

一個平臺上的借款1400元,滾成了2593.68元。

bbda2bdbc7ae322bce22790ed39da88a

海波儼然已成為一個債務奴隸。

頻繁的催收電話和短信群發,讓他瀕臨崩潰,也被迫換了幾份工作。

好幾次,催收電話打到公司,老板找他談話,勸退了。

海波只能繼續找工作,上班、拼命賺錢、還錢。

這是他所有的生活軌跡。

到了現在,每天光是逾期費和利息,都有幾百元,他一個月只能掙3000元,不吃不喝連利息都還不上。

“救救我”,海波在四處求助。但這似乎是一個死局,毫無破局之處。

一本財經在《嗜血現金貸》中揭露,行業年利率近600%,人死才能債清。

當各個平臺上的利息開始積累,會將人完全壓垮。

有媒體曾統計過,目前小額現金貸的“複貸率”(重複借貸)已超過60%,部分平臺已達到80%。

從美國的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高危信號的殺傷力。

在2005年,美國4個州的數據可看出,90%的貸款,都流向了5次借貸行為以上的用戶;62%的貸款,流向了有12次借款行為以上的用戶。

很多人一旦開始使用小額現金貸,將很難停止——不停借貸,償還利息,陷入長期的債務危機陷阱中。

根據皮尤中心的數據,美國現在有1200萬名這樣的短期借款人,這其中,有四分之三拿不出一千美元應急。

當時媒體集中報道了一位名為“戈登·馬丁內斯”的美國父親,曾靠發薪日貸款解一時燃眉之急,500美元借貸,利滾利,暴漲為4千美元。

也因此,他失去了一切,家庭也沒有保住。

在美國,媒體曾大量曝光這些“家破人亡”的悲慘故事,從而引發了全國對小額現金貸的審判。

“提前消費的概念是好的,但是需要有個度”,馮秉稱,這個度,就是合理規劃財務,如果過度消費,就會陷入債務黑洞,再難轉圜。

“一哄而上的結果,必然是一哄而散之後,留下一地雞毛。”網貸協會秘書長郭大剛稱。

郭大剛“堅決反對開展現金貸業務”。

他認為,在中國當前缺乏征信服務基礎設施的前提下,現金貸業務無法確定資金使用場景,無法解決多頭負債帶來的過度借貸問題。

“由於互聯網的外部性,導致借新還舊的龐氏騙局,崩盤只是時間問題”,郭大剛稱。

而短期來看,債務風險還不會立即爆發——因為不斷有新平臺崛起,人們可以從新渠道獲得資金,延後了“崩盤”時間。

也正因為此,小額現金貸暫時沈浸在現世的繁華與迷霧中,難以看到前路莫測。

但這個行業,有一條崩潰的“死線”,當大部分用戶的利滾利遊戲無法再繼續時,“行業大劫”就不再久遠。

誰又將為這個繁華一時的遊戲買單?

很多從業者都明白,如果行業持續野蠻發展,最終的結局是崩盤。

但所有人依然蜂擁而至——是因為那一絲僥幸,“誰說我就會成為接盤俠?”

只要在這一波欣欣向榮的浪潮中,掙到錢就好。

這和炒股的投機邏輯,不是一致的嗎?

互聯網金融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現金 貸的 黑暗 秘密 用戶 數據 隨意 倒賣 催收 員幫 幫你 借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38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