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360和酷派結婚,進洞房的卻是樂視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1821

360酷派樂視“三角戀”過程。 (CFP/圖)

周鴻祎多年前就覬覦手機行業,苦於無門可入,好不容易找到酷派這個合作對象,卻遭遇樂視第三者插足。這種三角關系,最終引發了三方大戰。當奇虎360、樂視這些互聯網公司開始對手機這個“入口”傾註心力,便引發了對酷派背後的供應鏈體系的爭奪。

“我這個人從來不說大話空話不吹牛逼,我說了的事情一定會做,不惜代價,不計成本,寧可玉碎,同歸於盡,所以我說了,誰攔我做手機我就幹死誰,這不是威脅,更不是恐嚇,我說了就會做到,至於有人揚言要弄死我,我一直等著呢。”

2015年9月6日晚,奇虎360(NYSE:QIHU)董事長周鴻祎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發了上述信息。

第二天,奇虎360宣布,由於酷派(香港主板上市,股票代碼2369)違反了雙方成立手機合資公司奇酷時簽訂的不競爭條款,引入了跟360手機業務有競爭關系的樂視作為第二大股東,要求酷派按照協議規定,購買360在奇酷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權,總價約14.85億美元。

此後,酷派高管在網上公開跟周鴻祎打起了口水戰。目前雙方均暫停了網上論戰,拒絕接受媒體采訪。

這件事的起因是,2015年初,奇虎360花了4.5億美元,跟酷派組建了一家手機合資公司“奇酷”,其中酷派控股,360持股49.5%。雙方約定酷派不能跟360競爭對手合作。但沒過多久,樂視就成為酷派第二股東,花了大約3.5億美元,持有酷派18%的股份。

這不是周鴻祎第一次跟人打口水仗。早在2010年,360就和騰訊打過一場3Q大戰。一位要求匿名的接近周鴻祎的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評論說,互聯網圈內幾乎沒有人敢跟周鴻祎幹仗,但酷派背後是一個南方供應鏈陣營。這個陣營發起的強勢對抗一定是周鴻祎沒有料到的。

“周鴻祎之所以如此憤怒,主要是因為他在手機上的押註很大,可以說這是他的再次創業項目。”上述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兩家公司在廣東相關政府部門的協調下,已經展開了談判。9月16日,來自360內部的最新消息是,談判已經接近尾聲。雙方各退一步,360默認樂視的入局,同時酷派加大對合資公司奇酷的支持。另外,360很可能進一步增持奇酷的股份,完全控制合資公司。

不競爭承諾

三方爭議背後需要搞清楚的核心問題是,360對於酷派和樂視的股權合作,是否知情並明確同意。

周鴻祎動用了大約4.5億美元跟酷派組建了合資公司奇酷,其中360占股49.5%。根據360上市的紐交所和酷派上市的港交所的信息披露,雙方在2014年12月16日簽訂了認購協議,又在2015年1月9日簽訂了股東協議。其中,股東協議寫明了不競爭認購期權和不競爭認沽期權的規定。

南方周末記者從360提供的這份股權協議書中,確實看到了相關的不競爭承諾條款。這些條款規定,以下兩大業務只能由奇酷運營,酷派不能做兩件事。

第一,酷派不能參與、服務於或幫助酷派電商之外的其他企業從事與註入業務相同、類似或相競爭的業務(地域限定為中國大陸、香港、臺灣和美國)。第二,酷派不能與任何人通過協議、合資或者安排的方式發行酷派股份給360方的主要競爭者。

協議規定,如酷派違反上述承諾,360方有權選擇(按360方入股時價格的50%)買入酷派的股份,也有權讓酷派(按公平市場價的2倍)回購其股份。即所謂認購期權和認沽期權。

根據協議,公平市場價應由雙方共同選定的評估師確定。如果回購通知送達的30日內,雙方未能商定評估方,則由各方分別選擇一位估價師進行估價,最終由兩位估價師的算術平均數確定。

北京安理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王新銳對南方周末記者分析,像360和酷派這麽大金額的交易,而且雙方的股權比例如此接近,通常合同中都會有嚴格的非競爭條款,而且通過直接或間接轉讓股份的方式往往也是受到限制的。比如樂視入股酷派,間接持有了奇酷的股份。

所以三方爭議背後需要搞清楚的核心問題是,360對於酷派和樂視的股權合作,是否知情並明確同意。

9月10日,樂視發表聲明稱,樂視跟酷派接觸有2年了,並且投資酷派上,整個過程三方互相通氣,一起協商達成一致,簽協議前獲得了當時雙方的明確同意。作為奇酷的間接股東,也希望看到奇酷健康發展,願意開放樂視的生態資源給奇酷,共同搭建智能手機的互聯網生態系統。

“如果樂視和酷派有360知情並同意的書面證據,那就不違反協議規定。但如果沒有這個書面證據,就有可能違反了非競爭條款。”王新銳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這一證據應該是書面的,口頭同意的話,就需要去取證。另外應該是360、酷派和樂視等交易主體正式的書面確認,如果僅僅是幾個公司老板的口頭同意,並不符合法律程序。

上述接近360的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透露,周鴻祎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提出認沽期權,主要是因為樂視入股酷派之前,為了取得周鴻祎的同意,酷派對360做出過一個承諾,即允許周鴻祎在合資公司奇酷中將股權增持到75%。另一個承諾是引入樂視後會繼續支持奇酷的發展。但周鴻祎還沒有完成這一增持,樂視就正式入股了酷派。而且周鴻祎認為,樂視入局後,酷派對奇酷的支持沒有到位。

從玩票到全力以赴

這也是樂視和周鴻祎都想跟酷派這個線下渠道和供應鏈體系完備的手機公司合作的主要目的。

周鴻祎很早就開始做手機。小米1是2011年發布的,周鴻祎在2012年就發布了360特供機,但只是玩票心態。到2014年,周鴻祎才開始真正把手機業務當做一個戰略方向甚至是自己的再次創業項目來做,是一種“ALL IN(全力以赴)”心態。

樂視做手機,有內容上的優勢,周鴻祎做手機,有產品和營銷的優勢。但兩家公司都面臨供應鏈和渠道的短板。特別是供應鏈的短板,很難靠錢在短時間內打造出來,更多的需要時間積累。要知道,小米花費了幾乎5年時間才基本解決產能爬坡的問題。

這也是樂視和周鴻祎都想跟酷派這個線下渠道和供應鏈體系完備的手機公司合作的主要目的。

上述接近周鴻祎的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透露,最早的時候酷派是希望周鴻祎能直接投資酷派集團,但周鴻祎認為,酷派的重心是線下,模式很重,而自己喜歡的是模式較輕的互聯網公司,只願意出資一起成立奇酷。

周鴻祎投資奇酷用了大約4.5億美元。而根據360公布的財報數據,截至2014年9月30日,360持有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額約為16.8億美元。也就是說,投資奇酷,周鴻祎動用了公司幾乎四分之一的現金。

對周鴻祎來說,要做手機的話,除了酷派,能選擇的對象並不多。上述匿名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透露,最早周鴻祎想做手機的時候,找了很多公司談,包括一加手機和格力,但這些公司都拒絕了周鴻祎。

對酷派來說,周鴻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產品感覺好,對於市場和營銷又很擅長。在酷派的聲明中也說,周鴻祎誠意十足。一位跟周鴻祎有過合作的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透露,周鴻祎擅長說服人,為了請來某個行業大拿,或者跟某人尋求合作,他會親自到對方小區樓下一等就是好幾個小時。

上述接近周鴻祎的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評論說,這筆交易對酷派來說很劃算,在合資公司里,酷派拿出來的只是過去大神手機的團隊和一堆庫存,等於是甩掉了一個包袱。而且酷派還控股了合資公司。這一股權結構也為後面的爭議埋下了隱患。

酷派轉型之痛

樂視能給酷派提供內容資源和手機生態建設方面的經驗,這對繼續轉型的酷派來說尤為重要,而這是周鴻祎給不了酷派的。

作為老牌手機公司,酷派在2014年之前過得很滋潤,一方面靠著運營商的補貼賣手機,另一方面雖然小米等互聯網手機品牌在崛起,但受限於產能問題,對酷派這些線下巨頭尚未構成致命威脅。

但好日子在2014年戛然而止。這一年小米成為中國手機銷量最高的公司,互聯網手機公司完成了對酷派為代表的線下陣營的逆襲。同時,很多運營商在下半年應國資監管部門的要求,取消了對酷派等線下渠道的補貼。

為了應對這些變化,酷派在2014年做了三件事。一是產品從3G向4G轉型;二是把銷售渠道拆分成四個:作為運營商渠道的酷派、作為電子商務渠道的大神、作為零售渠道的ivvi及海外銷售;三是引入奇虎360。

但酷派的轉型並不順利。酷派2015年的中報顯示,公司上半年收入相比上年同期銳減41.2%。同時,酷派的手機出貨量也在下降。

究其原因,一方面,酷派向4G轉型了,但運營商並沒有完全為4G做好準備,相反運營商減少補貼帶來的沖擊開始凸顯。另一方面,互聯網手機公司的沖擊進一步加劇,特別是小米在2015年基本解決了困擾其多年的產能爬坡難題,過去指責小米是期貨的線下手機公司都不再開口了。

財報顯示,酷派將2015年的主要目標定位加強資本運作,打造酷派自己的移動手機生態系統。而有著同樣戰略目標的樂視,順理成章進入酷派視野中。跟360一樣,樂視做手機要補供應鏈和渠道的短板。

按照酷派方面的說法,他們和樂視兩年前開始接觸。只不過由於後來樂視老板賈躍亭身體不好,合作的談判旋即擱淺。後來的故事便是360和酷派成立奇酷。

周鴻祎可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酷派牽手360一個月後,即2015年1月,賈躍亭回歸樂視,3個月後,樂視跟酷派的談判開始繼續推進。

2015年6月29日,樂視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而且只花費了大約3.5億美元的代價,算下來比周鴻祎跟酷派做的生意要劃算得多。

就在這個消息被酷派和樂視公告前幾個小時,周鴻祎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了一條信息:在我背後捅刀子試圖screw我,我的原則是一定fuck回去。

按照酷派的說法,引入樂視,周鴻祎是事先知情的,並且三方老板坐在一起吃了一次飯,談過這個問題,並達成過共識。

但從周鴻祎在微信朋友圈的發言來說,他至少是很被動地接受酷派和樂視在一起的現實的。問題是,周鴻祎為什麽沒有在樂視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後第一時間提出異議?

對此,360的解釋是,當時是合資公司要發布新手機,為了營造良好氛圍,雙方暫時擱置了爭議。另外,這段時間周鴻祎做了委曲求全的努力,甚至可接受樂視成為第二大股東的現實,前提是酷派要做好奇酷手機。但360認為,這幾個月酷派沒有兌現其對奇酷公司的支持承諾。

周鴻祎給酷派兩條路,一是分行李,徹底散夥,二是酷派拿出實際行動來支持奇酷。

上述熟悉周鴻祎的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分析,顯然,周鴻祎希望通過公開矛盾,來逼迫酷派在專利、技術和供應鏈上加大對奇酷的支持。但該人士也認為,說到底還是商業利益在驅使酷派。酷派並非不想支持奇酷,酷派的苦衷在於資源有限。樂視是在集團層面成為酷派的第二大股東,對樂視的資源傾斜幾乎是一種必然。

更何況,樂視能給酷派提供內容資源和手機生態建設方面的經驗,這對繼續轉型的酷派來說尤為重要,而這是周鴻祎給不了酷派的。

360 和酷 酷派 結婚 洞房 卻是 樂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1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