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繼小米和樂視之後,又有新人上跑道!中國版特斯拉易到造?!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203/149076.html


黑馬說:繼小米和樂視之後,又有新人來“造車”!2月3日,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出行服務平臺——易到用車,聯合奇瑞汽車、博泰集團,共同出資成立全新公司,計劃在未來2年內推出首款“互聯網智能共享電動汽車”——易奇汽車by iVokaOS。為何是“互聯網智能共享”電動汽車?易到用車的創始人兼CEO周航說:“這臺車是不用鑰匙開的。” 據悉,該項目於2015年啟動,計劃2016年產品上市。


 \文/i黑馬
編輯/i黑馬


樂視和小米都想搶跑
 
小米和樂視是兩家最早傳出進軍智能電動汽車的互聯網公司,手機業務開拓上樂視面臨不小挑戰,但在汽車計劃上,樂視卻通過搶跑獲得先發優勢。
 
小米之前曾屢次被爆料要進軍汽車市場,去年雷軍還拜訪了特斯拉電動車的CEO馬斯克,並表示對“特斯拉電動車很感興趣”。不過,去年4月雷軍曾對外表示目前小米沒有任何造車的計劃與跡象,包括以車聯網或車載設備的方式進入汽車界。
 
2015年1月20日,樂視在北京正式發布了樂視智能汽車LeUI系統,聲稱將基於樂視雲打通智能手機、電視和汽車的操作體驗。早在去年11月26日,賈躍亭便在微博中透露了樂視和汽車相關的SEE計劃;樂視控股集團副董事長劉弘 表示,“SEE計劃”是樂視的重要戰略,經過一年布局,超級汽車團隊已有260多人,他還同時宣布,樂視超級汽車中國公司成立,原英菲尼迪中國總經理呂征宇加盟擔任副總裁。
 
但小米和樂視兩家卻始終只有消息,沒有動作,讓主做租車共享業務的周航搶了先。
 

\易到:造一臺“不用鑰匙的車”

當易到用車的邀請函打出:“易到不僅僅是用車,奇瑞不僅僅是汽車”後,所有人都忍不住猜測:這一次,易到要用怎樣的方式打破傳統造車思維?
 
易到用車周航說,易奇汽車by iVokaOS 的第一個核心主張是:共享。“共享精神”是易到用車一直以來的信仰,“1億人共享1萬臺車”是易到的理想,也是此次造車最重要的策略。
 
首先,易奇汽車by iVokaOS是一臺生來就沒有鑰匙的汽車,它是一臺“生來共享”的汽車。並且,易到宣稱該款汽車“只用不賣”。用戶只能夠通過互聯網的方式租用,而無須購買,從而實現真正的共享。
 
其次,易奇汽車by iVokaOS將實現世人對於互聯網汽車的全部想象。在易到看來,未來汽車就應該是一臺電腦加四個輪子。國內車企領軍企業奇瑞,及車聯網領導企業博泰的合資參與,能夠將互聯網汽車的概念執行到極致。
 
最後,它肯定,以及必須是一臺不用加油的電動汽車。
 

\2015年啟動,計劃2016年產品上市
 
與傳統車企對於一款新車從構思到上市通常需要歷時幾年的規劃不同,易奇汽車by iVokaOS連造車的時間規劃都非常“互聯網”。該項目於2015年啟動,計劃2016年產品上市。
 
為打造世界第一的電動汽車,易到用車聯合中國汽車領先品牌奇瑞汽車、中國最大的車聯網解決方案博泰集團,共同造車。一個擅長互聯網思維、移動互聯網技術、搭建共享平臺,一個是中國最具實力的研發造車集團,一個是中國最領先的車聯網領軍企業——易奇汽車會成為中國第一臺真正的互聯網電動汽車嗎?公司計劃到2018年,易奇汽車不僅將成為中國最大的電動車公司,更將以全球第一的年銷量引領世界電動汽車暢銷榜。
 
當然,汽車是一個需要高資金支持、高人才、高技術的行業,一個完整的汽車生產和上市流程,從研發、生產、上市、營銷、售後以及增值服務等環節,至少需要百億級別資金的支持。
 
對於易到來說,吹牛還是真牛?走著瞧。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資金難題有解?LeEco和樂視汽車獲“中國好同學”6億美元投資

近日,關於樂視遭遇資金困難的種種傳聞,以及創始人賈躍亭的一封全員信,讓樂視成為了輿論關註的焦點。

而據第一財經獲悉,11月15日,海瀾集團、恒興集團、宜華集團、敏華控股、魚躍集團、綠葉集團等十幾家國內企業領導人匯聚樂視大廈,正式與樂視控股簽署了第一期3億美元的投資協議。

據了解,包括上述六家企業在內的十多家公司,明確表達了投資意向,對樂視的投資總額為6億美元,將分為兩期,第一期3億美元將在本月內到賬,資金將投向樂視汽車生態和LeEco Global。

樂視聯合創始人、副董事長劉弘表示,在對樂視的質疑聲中,真正有創新精神、實際操盤的企業家們看到的是樂視生態創新不斷迸發出的核心投資價值,以及未來巨大的成長空間。

而樂視生態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今日下午長江商學院的十余位董事長、企業家同學匯聚一起,力挺LeEco,支持賈躍亭。 此外,11月15日下午, 樂視通過電子郵件發布公告稱,樂視將暫停在亞洲地區的橫向擴張,計劃加強審慎的財務管理。將側重於現金流增長和擴大用戶基礎。同時任命高峻為樂視控股亞太區總裁,兼LeEco香港CEO。樂視控股亞太區原總裁莫翠天將作為亞太區顧問,或另有任用。


馮鑫最新演講:暴風體育要用100天超越騰訊和樂視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116/160878.shtml

馮鑫最新演講:暴風體育要用100天超越騰訊和樂視
i黑馬 i黑馬

馮鑫最新演講:暴風體育要用100天超越騰訊和樂視

2017小目標:互聯網體育第一平臺

 i黑馬訊 暴風集團CEO馮鑫近期在媒體訓練營上發表演講,他表示,其個人去年最大的精力投入到體育公司,並稱暴風體育要做(或嘗試做)體育領域的今日頭條。

馮鑫認為今日頭條達到了“驚人”的成績。在仔細研究頭條之後,他在做體育公司的時候,深度借鑒了頭條的做法,並堅信“垂直領域存在著(做成)頭條的機會”。

此外,馮鑫也直言不諱,認為騰訊、樂視兩家企業在體育平臺里雖具有時間(成立早)、人數和資金優勢,但並非不可戰勝。他直言,下一階段(接下來100天時間)暴風體育有望通過正盛的增長勢頭,超過前兩者,成為互聯網體育第一平臺。

究竟未來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以下為馮鑫演講內容(經i黑馬編輯):

現在流行說小目標,首先定一個小目標,讓牽掛自己的事少一件,讓自己爽的事多一件,我覺得能做到“多一件、少一件”(就)已經很幸福了,希望2017年我們能完成這個目標。

“中國有1000萬個VR用戶”

這也是我第二次來這里演講,第一次是2015年1月份的時候,當時暴風還沒有上市,我講的主題是暴風魔鏡,其實那個時候魔鏡我已經幹了半年多。2016年VR經歷了很神奇的變化。我們最開始做VR的時候,還要跟大家解釋什麽叫VR。到2015年底、2016年上半年的時候,整個社會都在講VR了。

同時,我遇到的所有的投資公司,好像都投了一兩個跟VR相關的公司。媒體圈的朋友,過去一年都寫過不止一篇關於VR的稿子。那時候的VR,不僅傳統的互聯網和中國美元基金捧,中國的A股也捧,政府也捧,好像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在捧這個事,而且捧得很高。到了2016後半年,大家突然開始一起踩了。

817550144235314366

2016年全年,我們自己幹了200-300萬臺(暴風魔鏡),從去年10月份到現在每個月出貨30萬臺。華強北去年猛,為中國貢獻了1000萬個VR用戶,這個數字很驚人。比2015年有了十倍增速。

我猜測中國體驗過VR的已經接近2000萬人了,這個數字有可能占到全世界的50%甚至70%,在全世界我們肯定是領先的。魔鏡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做了六代產品,最近發布了一個相對被所謂IT和極客人士能理解的matrix一體機,你得讓這些人理解,否則都說你沒有技術含量。

“暴風體育學的是今日頭條”

2015年公司上市以後,去年我又找了一件事情做——體育。

一開始做體育的時候,我就在想,是否要學習今日頭條(以下簡稱頭條)。我覺得頭條絕對是每一個做內容的人的好的學習榜樣。我聽到關於它的很多驚人的數據,一開始我是不信的,後來還專門去問過頭條的老板,(他們的數據確實)很誇張。拿視頻來講,通常人均一天是6-8個,而一年前頭條的人均視頻是25-30個。據我了解,頭條視頻的時長已經超過了優酷、愛奇藝。

而且,頭條APP的人均打開次數,好像也是20-30次。我估計微信一天能貢獻50次左右,頭條能貢獻20次,第三名在哪里?(其他)沒有應用會超過10次。

傳統互聯網所有的資訊都是陳列和板塊的方式,放在手機上突然不靈了,直到最後頭條用一種非常簡單野蠻的方式沖進來。頭條核心武器是千人千面,沒完沒了。

79549102711062515

尤其是沒完沒了,現在已經成了“傳染病”。我是很少用APP的,但是我發現所有的APP幾乎都一模一樣,就是在頭半屏把自己應盡的任務做完之後,下面就是這種沒完沒了。

頭條為什麽會(每天)人均打開20多次,會消耗那麽多次數和文件數?我覺得,有個詞叫每時每刻,這個詞不一定準確,但是我最大的感受。你可能有時間打開頭條,動一下手,你就會得到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這是過去大家做內容非常難以下決心的事,但是頭條真的這麽做的,你每次見它的時候,宛如初見。

如果大家細心觀察一下,你每動一次,它基本上會有1-2個(內容)命中你,而且它命中的很大原因,實際上是因為你剛剛點了(類似的內容)。在瞬間場景的關聯度上,它做的非常好。

頭條是一個大而全的東西,涵蓋了各種資訊的內容,那它適不適合垂直領域(垂直領域能否做頭條)?這是我做體育首先思考的問題。

暴風體育去年6、7月份成立,9月28日上了第一版,我們努力做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我們要做整個看體育比賽(應用)里最高清、最流暢的一個。這是我們過去擅長的;

第二件事,我們要把看比賽這件事情變成玩比賽,一邊看一邊能拿瓶子把裁判拿出來“打一頓”。我們做了很多娛樂手段進去,而一定不是簡單地看比賽。

811260940788482365

第三件事,首頁要像今日頭條。我們大概做了100天的時間,在獵豹的排行榜上,我們沖到了第六名。

如果再看中國體育的平臺,其實看完以後,就是騰訊、樂視、暴風,我們是排到第三名。這個成績非常嚇人,遠超我們自己的想象,因為從產品正式上線到現在,我們只幹了三個月,而且也沒有花巨額的推廣費用。

我覺得一定要跪拜並努力學習今日頭條,你會發現你好像從手里拿著一個步槍,突然(變成)拿了一個核彈,突然擁有了一個威力不只是十倍可能是百倍的武器,這是我們的一個結果。

92878250157228651

2017小目標:互聯網體育第一平臺

這兒有一個數據,暴風體育APP從上線之後的留存是47%,我們當時都不相信,因為比如像暴風這種很老的、很成熟的APP,大概(也只是)在50%留存,而且是因為你有了非常成熟的應用和品牌,才達到這樣的結果。

我們其實主要做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在我們做的時候,我們查了所有的新浪體育、騰訊體育,它每天更新資訊的量級,最高是400,平均是100、150左右。我們說一旦開始用頭條的方式做,發現根本滿足不了,我們大概做到兩三個月的時候,每天更新量會到一萬條,這是(想)做頭條的一個基本代價。

這里面真正難的實際上是要高手做算法全智,就跟調機器算法一樣,機器還是中心,但是你需要人去調。在這里面,尤其到垂直領域,我們覺得機器更重要了,在綜合領域的時候,可能機器的比重是99.9%,只有0.01%是給那些高級的架構師的,但是在垂直領域,至少在體育這個領域,我們發現,我們要留守5%到10%的空間。這至關重要,它實際上是幾倍的效應。所以第二件事情我們是在這上面做了嘗試。

第三件事(目前)還沒做。我覺得一旦往這個領域(深入)去做的話,一定要做自媒體內容矩陣,要跟自媒體發生關系,這點我們現在還沒開始,打算過完春節以後再動手。

再往下,我們發現在做產品推廣的時候,又跟傳統的推廣方式不太一樣。互聯網的流量我發現有一個新的機會點,這個機會點就是內容流量。

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把產品、內容和推廣這件事一起幹。而且這事最逗的地方在什麽呢?就是一旦你發現這事是全新的課程,你希望每天重新面對新媒體去解決新問題的時候,你就知道每解決一天問題,就又死掉90%的對手,又因為別人沒進來,所以你知道自己會領先。

我們把上一個階段一百天叫測試期,下一個階段我們叫量產期,大概在4月中旬,量產期流行說小目標,我們今年內部也定了一個小目標。

50482139384409036

如果做成了,不是我們暴風多牛,是我們做對了,我們掌握了一個核武器,我跟大家分享一下,騰訊體育2013年上線,樂視體育2013年4月份,我們是2016年9月份,非常不公平;樂視有1000多人,騰訊是300人,暴風體育現在100人還不到,這是人數;每年要買內容,大家都要買內容,騰訊NBA是每年一億美金獨家的,樂視據我了解,2016年版權里光中超就有20個億,我們融了兩個億,花了一半多,意味著我們花的錢,是別人的十到二十分之一。

但是我們覺得對手好像也不是太強大,好像沒有掌握核武器,而且我們前面跑得速度真的太驚人了。所以我們想下面的100個天,有沒有可能直接幹到第一,我覺得是有可能的。至少要接近並列第一,這是我們今年的小目標,不見得能完成,如果能完成,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互聯網嘗試,也許在新的垂直領域當中,真的有今日頭條這樣的機會。

864719999946585042

我想再分享兩個認識,不一定對。第一,你打開今日頭條以後,你會發現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大家只看第一頻道,只尊崇第一頻道,第二頻道、第三頻道基本上廢了,我也問過一些內容數據,差距非常驚人。換句話說頭條養不起一個體育頻道,養不起一個財經頻道,因為用戶沒有這樣的習慣。

第二,頭條本質上也不是一個資訊,它為什麽能被用戶打開這麽多次,它本質上是當年百度搜索的一個變體,過去在PC搜索時代,一個搜索框,長的基本一樣,導致的結果只有大搜索沒有小搜索。我基本上不太相信垂直搜索。但是當有一天,在無線時代,它換了一個樣子以後,你會發現真的可能是垂直搜索的機會。

馮鑫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韓軍方已和樂天簽署薩德用地交換合約

據央視2月28日報道,韓軍方今日上午已非公開地和樂天集團簽署薩德用地交換合約。昨天,據韓國國防部消息,韓國國防部收到了來自樂天集團的通報,稱樂天集團理事會同意轉讓星州高爾夫球場,這意味著樂天集團同意給韓美提供薩德反導系統的最終部署地。


王欣歸來&賈躍亭出走:快播和樂視的三年演義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209/167298.shtml

王欣歸來&賈躍亭出走:快播和樂視的三年演義
火星試驗室 火星試驗室

王欣歸來&賈躍亭出走:快播和樂視的三年演義

讓賈躍亭興奮的是造車,讓王欣興奮的是技術。

來源 | 火星試驗室(ID:sparklelive)

作者 | 語冰

編輯 | 蔔昌炯

2月7日,當一些人忙著仰望天空觀摩馬斯克持續數十載的太空夢實現時,在太平洋另一邊,人們把目光投向了一個剛剛出獄的男人。他叫王欣,微博名叫“快播王鐵匠”。

這是一個5億用戶熟悉的名字。網友們相互轉發,張羅著要把欠王欣的會員補上,樂此不疲地為他下一步去處發起投票,惦記著他能不能東山再起,順便再嘲笑一下樂視。

對於另外18萬人來說,日子依然不太好過。在2月7日的科技新聞版面上,又出現了讓他們紮心的消息——樂視迎來第10個跌停。停盤9個月複盤後,他們的心情隨著股票走勢一路蕩入谷底。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樂視股民。在他們後面經常出現的相關搜索詞有——“樂視股民自殺”、“樂視股民跳樓”,以及“樂視股民怎麽辦”。

快播和樂視的嫌隙已久。在2016年9月9日那場指責快播傳播淫穢物品罪的庭審上,辯護人稱,國家版權局對快播的行政處罰告知書中顯示,投訴者為樂視網。

這句話迅速演變為“樂視舉報了快播”。隨後,樂視網、賈躍亭的官方微博被憤怒的網友淹沒,樂事薯片、樂視電視都受到殃及。賈躍亭在微博上辟謠喊冤,鮮有人聽。

如今,3年多過去,賈躍亭遠遁美國,王欣獄中歸來。他們一個沈浸在太平洋東岸的造車美夢中,不願醒來。一個出獄後“洗了澡、理了發”,準備大幹一場。據媒體報道,王欣的下一步去處可能是“北京文化”,一個出品過50億級電影《戰狼2》和10億級電影《芳華》的公司。

這兩個現實中鮮有交集、很少見面的男人,在王欣出獄這一天被網民們再次放在一起。有人在微博上問:“王欣出來了,賈躍亭進去還會遠麽?”

沒人知道答案。

快播是互聯網上頗具情懷和懷舊的符號,被譽為“宅男神器”。王欣出獄這一天,人們紛紛發狀態懷念沒有他和快播的這3年。被引用頻率較高的一句話來自他本人說過的——“如果有一天我變成流氓,請告訴別人我曾純真過。”

微信圖片_20180209103647

王欣  圖/視覺中國

人們或許記得王欣的“純真”年代。2002年,他從國企辭職,開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創業。深圳點石軟件公司保留著他最初的技術理想。幾個技術青年,每月拿著幾百的工資,沒錢租辦公室,就到處借,日子窘迫到把家里存錢罐的錢拿出來買菜做飯。

那時王欣的理想是所有人都能免費通過電視看到互聯網的視頻內容。

差不多同年,千里之外的賈躍亭,創建了山西西貝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他大學畢業後,曾被分配到山西運城最貧困的垣曲縣深山工作。那里信息閉塞,他一直希望能到更大的地方。

後來,他把公司搬到了北京,推出第一代無線網絡解決方案,業務越做越大。

王欣的點石,也漸漸從幾名員工發展到80多個,投資公司紛至沓來,但大多被他拒絕,其中包括1999年成立的盛大。一種說法是,公司由於缺乏管理和市場經驗,做了3年後倒閉。

後來王欣進入盛大做“盛大盒子”。盛大待遇穩定,住房條件好,但他還是沒做起來。

2007年,王欣決定重新再來,創立快播公司。剛成立時,團隊成員不足5人,他們擠在一個10平方米左右的“農民房”里,沒有空調,陰濕潮熱,月租金3000,月投入3萬。據傳最窮的時候,王欣吃飯的錢都沒了,朋友來看他,為了招待對方,他砸開了自己的存錢罐。故事難辨真假,但至少從某種角度印證了王欣創業之初的艱辛。

處境艱難時,王欣考慮過把自己多年研發的產品便宜地賣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版本是,王欣曾去找過某知名播放器品牌談合作,希望300萬元賣給對方。

被拒絕後,對方甩過來一句話:“你這個東西我們研發團隊很快就可以做出來。”

那時的賈躍亭大概沒有青年王欣之煩惱。2007年11月,賈躍亭人生中的高光時刻。他旗下的公司——西伯爾科技——在新加坡主板上市,他成為億萬富翁,又一鼓作氣在2008年創建樂視電影公司,風光無限。

微信圖片_20180209103653

賈躍亭  圖/視覺中國

那是一個不錯的起點。這或許是現在的賈躍亭常常會回味的時刻,他和那時的樂視看起來意氣風發,野心勃勃。

從電視、手機、汽車、電商、足球、影視到體育版權,樂視不斷地擴張自己的版圖,用力拉攏明星,努力擠進各個風口。有評論分析,樂視進入的每一個領域都是廣受關註的熱門行業,“理論上來說,這些行業的競爭者成千上萬,巨頭眾多,通常是最難以獲得成功的創業死地”。

商業帝國光鮮亮麗,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2014年,賈躍亭宣布造車。

他熱衷於和媒體說“生態”、“偉大”這樣的大詞,並且擅於把他們排列組合,描述出一個個充滿誘惑的未來。他把150億元的資金壓到自己的造車“超級夢想”上。

一意孤行與堅持夢想是硬幣的兩面,有時它們同出一源。

在一段時間,行業開始重視視頻版權後,不斷有人找快播交涉,發律師函、打官司。據媒體報道,一位高管告訴王欣“快播可以不是所有的人朋友,但最好不應該是所有人的敵人”,王欣不以為然。

樂視的員工大概在這一刻會和快播的員工惺惺相惜。樂視旗下員工曾對記者回憶:“在決定立項前那段時間內,樂視高管團隊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聚在一起的場合,去討論這個話題。”當然大多數時間,他們都在努力說服賈老板忘記這個瘋狂的夢想,“我們吃飯時、開會時,老賈都很興奮,我們都覺得這事咱們別幹了,但是他很興奮”。

讓賈躍亭興奮的是造車,讓王欣興奮的是技術。

王欣妻子曾對媒體回憶:“王欣有一天突然想到邊下邊播的模式,很興奮跟我說起這個,當時我也不懂,但我還是支持他,無論是事業上還是經濟上。”

王欣想真正地把產品做好。“快播小方,我們每賣一臺虧十塊錢,但他還是大力地推廣。他很關註用戶體驗,滿足用戶的需求,想把最好的帶給家庭用戶。”一個快播員工這樣說。

微信圖片_20180209103659

快播小方  圖/王欣微博

靠著技術,王欣帶著快播在同類型網站脫穎而出。2009年,快播手里已握了幾單上千萬的廣告合約,被評價為“當時第一個把P2P技術玩到極致的公司”。它開創了用戶在線看電影時,下載電影網速不受影響的先例。快播也在這一技術的支持下,迅速走紅。從2010年至2013年,它一共擁有205項技術專利,員工們夢想“成為最受用戶喜愛的互聯網娛樂技術公司”,暢想著一個可以去美國上市的未來。

最後反噬王欣並把他推向囹圄的,也是技術。

有媒體在文章里寫道:“快播靠著打網絡色情‘擦邊球’以及盜版模式風光一時。”

王欣在這方面不是沒有過警覺。2012年,快播推出不良信息舉報系統,試圖封殺不良內容來源,但他同時也承認,“這個模型本身有問題……無法從根本上去解決。”

這個迷戀釣魚和技術的男人曾遭遇過危險時刻。一次,他在海島上釣魚,潮水突然襲來,水沒過腳,手機打不出去電話,他與外界失聯。幸運的是,後來有驚無險,潮水退去。

這種幸運,不一定常發生在現實。個體之力有時也很難改變潮水的方向。2013年底,由中央四部委聯合發起的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治理“劍網行動”新聞發布會上,快播被點名。2014年,一場打黃掃非的凈網行動席卷全國,王欣被抓。

快播公司被罰一千萬元,王欣被判刑3年6個月並處一百萬元罰金。

微信圖片_20180209103705

2016年1月7日,北京海澱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快播傳播淫穢物品案  圖/視覺中國

一個遊走在技術風口、法律邊緣的完美主義者和一個以為在資本風口有恃無恐的造夢家,在2013年產生了一些並不太讓人愉快的交集。樂視向國家版權局起訴百度與快播盜版侵權。快播被罰了錢,但是沒太當回事兒。直到2014年,出逃境外110天後,王欣被截獲遣送回國,或許他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對賈躍亭來說,2014年也是百感交集的一年。來自家鄉政壇的變局,在網友猜想的作用下,和樂視股價產生隱秘的關聯。他和樂視堅挺的熬過那一年。人們發現自稱得了胸腺瘤的賈老板安然無恙歸來後,對樂視信心大增。不到兩個月,樂視的股價漲到了98.5元。

直到2016年11月,賈躍亭發出了一封題為《樂視的海水與火焰: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的公開信,樂視帝國再次被撕開了困局的一角。財務危機、股東減持,之後的壞消息,就像你所看到的那樣。

有媒體分析,當資金被凍結時,賈躍亭其實有很多選擇來緩解資金鏈斷裂的危機,例如舍棄燒錢項目,僅保留樂視網優勢。“但他沒有那麽做。他寧願辭去樂視網董事長,徹底退出董事會、不再擔任樂視網任何職務,也要造車。還通過減持股份套現,把全部都投入汽車業務上,從而拖垮其他領域的業務。”

微信圖片_20180209103710

2016年4月20日,北京,賈躍亭在春季新品發布會上展示LeSEE首款概念樣車  圖/視覺中國

那背後或許有一個艱難的故事。一段時間,賈躍亭一直沒有公開露面,有媒體問他,覺得什麽時候最艱難。賈躍亭停頓了很久,落了淚。那是他人生中的至暗時刻,關於他和他的公司被負面新聞裹挾。2017年7月4日,身處困境的賈躍亭以籌資之名,遠遁赴美,歸期未明,債權人活在他“下周會回來”的慰藉里,聊以度日。

那一天,一直在倒數王欣出獄日期的網友發現,距離他出來也僅剩下半年而已。

技術有罪麽?

若是4年前問王欣,大概會從他口中聽到斬釘截鐵的“沒有”。如今,不知道坐了近4年監獄的他,會給出什麽樣的回答。

出獄後,他當年在開庭時的發言,又作為人們懷念王欣和快播的一部分,被翻了出來。他說:“不能因為有人用菜刀殺人了,就說菜刀公司有罪。不能因為說有人用電腦犯罪,那就說電腦公司犯罪,如果這個邏輯成立,那麽社會必定大亂!”

這個平時在朋友眼中甚至有些害羞的人,在那場庭審中展示了自己良好的口才和思辨能力,嚴肅的庭審變成一場全民狂歡。

有人說,某種意義上,王欣代表著互聯網草莽時代的遠去。他受益於互聯網迅猛發展並且爆發的時代,但從另一個角度說,王欣也是時代的犧牲品。

出獄後,有媒體擔心,這已然不是王欣的時代。

微信圖片_20180209103716

漫畫:王欣與快播,出獄的他還能趕上這個時代嗎  圖/視覺中國

被查封時,一些鮮為人知的創新正在醞釀,比如,和電商結合的播放格式qmv+——據說,這是阿里正在和優酷做的事情。

在王欣黯然離開的身影背後,陌陌已成為一個季盈利逾9000多萬美元的平臺,頭條成為資本新貴,BTA從三分天下到AT爭霸,京東虎視眈眈,李彥宏在平臺責任和企業利潤之間艱難摸索,劉強東在覬覦擠進BAT之余永遠在尋祖的路上。

王欣只能一個人在獄中,默默關註技術領域,研究迅雷的玩客幣、AR和區塊鏈,以此保持和時代的連接。

在他深陷囹圄時,快播王欣太太的微博成為5億用戶懷念他的出口。私底下,王欣妻子把公司一些東西挪到一幢不足50平方米的角落——作為出來後王欣可以延續種子和希望的地方。

而在另一個故事里,曾經的“京城四美”甘薇也成了某些人的一種寄托。在和賈樂亭結婚的第十個年頭,她被臨危授命,負責賈躍亭在國內的債務。

在風雲詭譎的商業圈,王欣和賈樂亭都有一個“好妻子”——至少目前看起來是這樣的——她們站在兩個深陷危機的男人背後,努力維持他們最後的體面。

王欣妻子不斷在微博表達感謝,甘薇在不斷激勵粉絲——只是不知道,面對如山的債務,那些激勵粉絲的話——“不斷忘記過去的成功,一切歸零,才會有更大的成功”——能不能激勵到她自己。

2014年4月18日王欣入獄前,最後一次更新的朋友圈,是《領悟》的歌詞:

“我以為我會哭,但是我沒有,我只是怔怔望著你的腳步,給你我最後的祝福,這何嘗不是一種領悟,讓我把自己看清楚,雖然那共愛的痛苦,將日日夜夜,在我靈魂最深處……”

3年6個月的刑期結束後,在王欣出獄當天晚上,社交媒體流傳一張他與58創始人姚勁波、UC創始人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聚會的照片。穿著黑色毛衣的王欣和入獄前比,瘦了一大圈,他戴著熟悉的金絲框眼鏡,微微笑著,看不出一點兒鋒芒。

微信圖片_20180209103723

王欣(左二)與何小鵬(左三),以及58同城CEO姚勁波(左一)和歡聚時代董事長李學淩(右一)聚餐照 圖/視覺中國

很難從這張臉上,看出他領悟到了什麽,以及錯過了什麽。

王欣 賈躍亭 快播 樂視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