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姿勢貼——一個化驗員告訴你糧庫的內幕 trustno1

http://xueqiu.com/7730004385
我們吃的糧食並不安全  
  在糧庫,有一句話,叫做「糧庫錢沒腰,看你撈不撈。」上至糧庫主任、副主任,下至化驗員、保管員,甚至是干活的臨時工,以及更夫,門衛,都有「發財致富」之道。  
  最好的撈錢時機,就是每年糧庫收糧的時候。糧庫內部從上至下,人人做好的準備,大家躍躍欲試。籌錢的籌錢,拉關係的拉關係。幹什麼?倒糧和拼縫。
    所謂倒糧,就是你先從農戶手中以低於保護價的價格把糧食收上來,現糧庫的保護價把糧食賣給糧庫,從中掙取差價。有人可能要問,為什麼農戶要把糧賣給倒糧的人,直接送糧庫不是可以增加收入嗎?這你就不知道了。一個農戶,除非他和糧庫裡的人認識,而且關係不錯,否則他直接送糧到糧庫,是賣不出一個好價錢的。因為糧車到了糧庫之後,要經過排隊、扦樣、化驗、檢斤、卸車等環節。那一個環節都可以找藉口剝你的皮,讓你得不償失。  
  糧庫內的經警和門衛負責農戶送糧車的排隊,他有讓哪一個車進和什麼時候進的權利。
    有的糧庫比較大,一次門口可以允許放進去三、四台車。如果車特別多,農戶誰不想早些進去?如果你想早一點進去,你就得花一點錢給把門的經警或門衛,我們這裡開始是一車五塊,現在已經漲到二十至三十了(也按車的大小收,看來還真「合理」)。糧庫一天收糧有時幾十車,多時達幾百車。幾天幾十天下來,收入亦很可觀。  
  糧車進庫後,要進行扦樣化驗,化驗的內容有劃定糧食的等級,水分含量,雜質多少等等。不同等級的糧食,有不同的價格。如果水分、雜質等超標,還要扣價,這稱為扣水和扣雜。因此糧庫中的化驗員,尤其是主化驗員,對送糧者來說,就具有很大的權力。
    在糧庫,糧食化驗什麼等級,扣多少水分,扣多少雜質,有很多情況下化驗員要聽糧庫主任的。他叫你這車糧化多少,你就得化多少。如果不聽話,那麼你就會靠邊站。甚至下崗的就可能是你。一些個倒糧的,大多數是主任的親屬(主任不便出面倒糧,讓親屬出面),或是和主任關係不錯的人。而這些人,身份很雜,什麼行業都有。有工商的,稅務的,農業發展銀行的(你不讓他倒糧,他不給你貸款),甚至還有法院公安交警,社會上的「大哥」,一些農場的場長和下面的隊長。等等,不一而足。
    每次收完糧後,糧庫主任都要把化驗室、地秤室、保管室、和財會室的一些人員召集在一起,而且這些人員還必須是「政治上可靠的人 」。召集這些人幹什麼?做假票子。做假票子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把收購過來的糧食提高等級,比如把三等糧變為二等糧。另一種則純粹是所謂的「吃空額」,即從化驗室開始,開假票子,編造一些假名字做為送糧戶,當然其他的也是假的了,然後化驗員填假化驗單,地秤檢斤室填假稱重,保管員填假驗收,財會做假賬,形成造假一條龍。我們一般人員心裡都很有怨言,因為這活很麻煩,而且我們小白人又得不著便宜,得便宜的只是少數人,但各庫皆是如此,形成潛規則,而且人在屋簷下,不得不如此。  
  為什麼做假票子,原因很簡單,就是要多套取國家的糧款,多套取保管費。所以我們這裡幾乎每個糧庫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庫存不實問題。而且越是大糧庫問題越多。
    你們可能會問,不是有上面的檢查嗎,難道他們就查不出來嗎?我可以坦率地告訴你們,每年糧食局都下來進行春檢和秋檢。檢查完了還要打分,搞評比。但那不過是形式主義,而且大家都熟知內幕,心照不宣。而且糧食局往上面報的數目也是摻了水分的,這樣層層摻水,我不知道最後的結果如何。
    記得九八年春,有人在記者會上說了這樣一句話:「我可以坦率地告訴大家,中國就是三年顆粒不收,糧食也照樣夠吃。」可是當年南方洪水時,南方某糧庫竟無糧可調。在二 000年,也曾經搞過一次全國性的糧食大普查。各地,各糧庫都組織人員到外地的糧庫去搞普查。說是為了避免弄虛作假。可實際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
我只說一下我們這裡的情況:外市的一個檢查團也上我們糧庫搞普查,進行所謂的「清倉查庫」,他們在這裡呆了五六天,吃了五六天,而且每次吃飯去的地方還不一樣。有一個檢查團的成員是回民,弄得我們主任很是頭疼,因為吃飯時要找回民飯店。晚上還要唱卡拉OK,跳舞。真是活神仙啊!至於檢查,也搞,比如糧囤要量一下尺寸,糧食要化驗一下,賬本也要看,但那都不過是形式,表面文章。也能發現問題,但飯一吃,舞一跳,什麼問題都沒有了。我們庫也向外地派出了檢查人員,回來聽他們一說,也是那樣,甚至還出現了發現問題後,檢查團主動「協助」,清除問題的事,因為還要應付上級的複查。這些都他們親口說的。
    0二年一次糧庫開會,主任念了兩份文件:一是外縣國儲庫因儲糧不夠數量,為迎接檢查,竟然大批地從別的糧庫調糧。二是某糧庫主任竟然做了許多摻假糧囤,(就是中間是糧,上下是雜物,他知道檢查時扦樣要扎糧囤中間)。宣讀完了,主任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都是內部人告的。
    再來說一下收糧的事情.前面我說過,能往糧庫送糧(應該叫倒糧)的,有不少都不是一般人.這些人往裡送糧,通常都能賣個好價。既使這些人送的糧質量再差,甚至豬都不吃,你也得收。所以不少倒糧的人都喜歡到下面收一些質量差卻價格很低的糧,這樣差價很大,因而掙錢也多。我們有一天私下裡算了一筆賬,主任家那七八個帶掛的平頭柴車,拉那樣的次水稻一把就能掙個上萬,真令人眼紅啊!
    我們糧庫主任的姑爺就專門收一些個「破爛糧」,為掩人耳目,白天送的是較好的糧,到了晚上,主任就找一些個「政治上可靠」的人,專門負責接收破爛糧,壞糧往好糧堆上一卸,再一進倉,就什麼也看不出來了,過了幾年,都變成了陳化糧,就更看不出來了。  
  晚上裝卸工都不太願意卸糧,一是比較累,更主要的是壞糧都在晚上來,卸起來不光氣味難聞,而且稻草,雜草,沙石多,很難打搓子。有幾次還出現了糧裡的石頭塊進提升機時發生堵塞,造成提升機電機燒壞的事故。主任比較狡猾,給裝卸工打溜須,又是加工資,又是給他們晚上改善伙食,甚至默許他們對一些送糧車「卡油 」。  
  一般的農戶,你要是庫裡沒人,往裡送糧根本買不上個好價錢。而且糧庫裡的許多人都很黑,認錢不認人。你要是不給化驗員好處,明明是一等糧也會給你開成個三等。卸糧的時候,保管員和裝卸工也會千方百計地刁難你,比如說你的糧稻草很多了(其實一化驗是沒有超標)。或者裝卸工故意卸得很慢,總之是千方百計地逼你掏錢。有一個老頭,一條腿還瘸了,往我們糧庫送了一車糧,還是一個大拖拉機,只有幾噸的糧。他的糧在農場那邊初檢時,可能是沒給化驗員好處,一等糧就被開成了三等糧。而糧庫檢驗的規則是就低不就高,也就是人家開三等,你這裡最多也只能給三等。我沒有辦法,只好照票子原樣開。  
  什麼人都能卡你,就連門衛和經警都能卡你,他有放行的權利,先讓誰進門後讓誰進門,他都有權利。在收糧期間,大糧庫的門衛和經警就是不倒糧,一天就指著這個卡油,也能對付幾百的,有的甚至對付個上千。  
  每次收糧時,主任都傳出口風,暗示我們在化驗時,若是農戶送糧,至少要降一個等級開化驗單。要適當地多扣水,多扣雜,只要不出太大問題就行。當然這只是對農戶而言。大多數的農戶沒有長什麼火眼金睛,他也不懂化驗,而且就算是明白也沒有辦法,各庫都這樣,往別的地方送也是一樣。二OO二年開春的時候,一糧庫有一批陳化糧出賣,我們主任的兒子在那裡當副主任,得知消息後,主任立刻組織了幾個「政治上可靠」的人晚上搞接收,結果,這批陳化糧被他家親屬以低價買下,又搖身一變,成為糧庫的保護價糧入庫,大賺了一筆。
  
  前面我說過,一般的農戶往糧庫送糧,很難賣個好價錢.正因為這個原因,許多農戶就把糧賣給了糧販子或是糧庫的內部人。這些糧販子和糧庫的內部人再利用自己的關係,想辦法把這車糧賣個好價。一般一車可以賺個二三百的。如果是特殊人物,一車甚至可以掙個上千。有的糧庫,把這當成了一種變相的獎金,規定一般職工允許倒幾車,幹部可倒幾車等等。這幾車可以充分「優惠」。
  
  每年收糧之前,不管是糧食局還是糧庫,都要大張旗鼓地開大會,搞宣傳,念文件。還要重申紀律,要求庫內職工不得參與倒糧。其實每人心裡都明白,這不過是不得不搞的一種形式。這些做法,用小品的話來說是:上墳燒報紙,糊弄鬼呢。
  
  為了防止收糧中出現的不正之風,上面也想了不少辦法,比如密碼化驗,化驗室還配置了監控探頭,化驗員異地化驗等,然而這些辦法在執行中要麼成了聾子的耳朵 ——擺設,比如攝像頭,化驗時,有些化驗員就故意把監控探頭扭到了一邊,避免自己的某些行為被外界所看見。密碼化驗只在來人檢查時作作樣了。平時是不用的。甚至攝像頭也不開。就算是執行了這些規定,在實際中也是變了味。比如你搞什麼密碼化驗,封閉化驗,雖然做到了化驗員和售糧者不見面,但他們還可以通過手機進行聯繫。而進行化驗員異地化驗,化驗員又不願意太得罪人,並且不少化驗員和售糧者見幾次面之後即打成一片。結果還是所謂的狼狽為奸。
  
  糧庫裡的人給那些倒糧的人起了一個外號,叫糧耗子。
  
  每年秋天收糧的時候,主任都要把他家的親戚叫到一起,「組團」倒糧。大家分工明確,主任的老婆和女兒、兒媳婦以及幾個本家親戚坐地收糧,姑爺送糧,兩個兒子則負責接糧。
  
  主任在後台,他不會直接出面倒糧,但他是那些人的總指揮.他會暗示化驗員有那些人是需要照顧的,需要照顧到什麼程度.所以說化驗員並非像你們想像的化驗結果多少就給開多少.
  
  如果你作為一個糧庫化驗員,不照他的意思做,那麼你就會受到"處理",要麼收糧化驗時讓你靠邊站,甚至收糧時找藉口讓你回家呆著這樣的損主意他們也會想出來,這樣做是因為你礙事.如果是改制,那麼第一個下崗的,可能就是你.
  
  一些個倒糧的傢伙,都有後台撐腰,有的後台還很大,比如老子是農發行信貸科長,有的是局長家親屬,就連糧庫主任都得罪不起.所以他們往往都很橫.有的甚至直接提出要求:我這一車得讓我掙多少多少錢.碰上這樣的主有時糧庫也只得答應他們的要求.這正像有一個副主任說的,快趕上搶錢了.
  
  我們糧庫只是一個科級單位,所以各辦公室也只是一個股級單位。不管是倒糧的還是農戶,售糧後都要在購銷股根據檢斤數和化驗單劃價,結算糧款。購銷的那幾個女人很黑,一般人,我說的是一般的農戶和一般的倒糧者,想要早點拿到款子,就得給她們遞紅包,也不是直接遞,而是她們直接從糧款中扣除紅包錢,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因為向來都是這樣,已經成規矩了。
  
  我記得我們糧庫剛成立那一年,只收了八千五百多噸水稻和兩千多噸玉米,當收糧任務近尾聲時,主任讓我們做了三千多噸的假票子,當然編的是假名,當時是實在無可編的時候,我把我們家的親屬的名字全都編上去了。這樣總共加起來,我們在賬面上算是完成了秋糧收購任務。因為給的收購任務是一萬四千噸。可是第二年上省糧食局辦事時,偶然看到一個報表是關於我們本市糧庫的秋糧收購情況,看到的卻是我們糧庫完成了二萬噸的秋糧收購任務。這時我才明白是層層摻水了。
  
  我們這裡有一個大糧庫,庫內的檢斤員、經警和保管員等一些人和外面的糧耗子勾結,一車糧可以賣幾車的糧款。他們通常都是在晚上,挑送糧不多的時間,來一車糧過秤後,不卸糧,而是繞了回來又檢斤,多做幾次,事後他們再按批成分糧款。
  
  我們單位的檢斤股長,看著是工作很兢兢業業的一個人,和他一起工作的是一個小姑娘,那個女孩不願意晚上上夜班,他就主動一個留下來工作大半夜。後來我們才知道他這是便於和一些糧耗子勾結搞鬼。他工作了三年,媳婦沒有工作,可是家裡原來住的是平房卻變成了暖氣樓。
  
  保管員按說應該是比較辛苦的工作。因為他在收糧時要負責現場接收,發現問題後要及時反映。在平時不收糧的時候,他還要負責原糧的保管,天天要檢測糧食的溫度,做記錄,還要負責給幹活的工人開工票。但實際上保管員並沒有那麼辛苦。他們平時三個五個聚在一堆打撲克、出去喝酒。手腳勤快的,三五天一測糧溫,比較懶的,一個星期也不會測一次。只要糧食不出大事就行。到要檢查的時候,他們就一份一份的填假的糧溫記錄。現在不少地方都應用了自動糧溫檢測,數據可以自動儲存在電腦裡,這就使得他們平時更是閒得要命.他們平時還和幹活的工人隊長勾結在一起,多給開工票,然後幾個人分。
  
  在收糧的時候,保管員是最積極的,因為他們借此可大撈一筆。大糧庫的保管員,有的家裡都買了車,在外面還有買賣。我們這個糧庫是個小單位,可有兩個保管員在外包上了二奶。
  
  糧庫的化驗員大多素質極差,不要說大學、大專畢業的很少,就連中專的都很少。有的人既使有文憑也都是摻「水」的。上省裡學習時聽一個同行說他們的主任很霸道,有一次訓他們說我讓你們幹化驗員,你們就是化驗員,不然你們狗屁都不是。對化驗員的要求是必須得「聽話」,領導讓怎麼開化驗單就怎麼開,否則你會幹不長的。
  
  糧庫裡現有的化驗員素質差到什麼程度,我可以告訴你們,不是一般的差,而是相當的差!不少化驗員連初中的化學知識都不懂,甚至化學元素符號都背不下來。
  
  以前的老化驗員,化驗技術比較高,玉米放在嘴裡一咬,立刻就能說出水分多少,小麥放在手裡一掂,就能估出容重是多少,和儀器測的相差很少。
  
  筆者到糧庫之前,曾在好幾個單位的化驗室工作過。糧庫的化驗室是最簡陋的。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糧庫的化驗室還搞化學檢驗,例如對糧食的蛋白質、脂肪等營養指標,以及一些有毒物質,如黃曲黴素、有機磷等進行檢驗。但現在大多數糧庫都不搞了。
  
  現在糧庫對糧食的檢驗,基本上都是物理檢驗,而且大多是感官檢驗,所謂「看一看,聞一聞,摸一摸」而已。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送的糧食有毒的話,依靠糧庫那點技術,是根本檢驗不出來的。曾發生過農戶把拌藥的種子糧送來而當時沒有及時發現的事情.
  
  別看這些化驗員在專業上狗屁不如,卻生財有道。倒糧和拼縫這套技術卻玩得極其熟練。倒糧我在前邊已經說了。所謂拼縫,就是從送糧的農戶手中或是其他倒糧者手裡把糧接下來,再以一個較高的價格賣給糧庫,從中賺取差價。比如你送的糧我要了。你的糧本來是三等糧甚至是等外糧,我可以利用我是化驗員的優越條件把這車糧開成是二等糧,這樣不就有差價了嗎?
  
  我不知道靠著倒糧和拼縫,糧庫主任一年能掙多少。但我知道一個化驗員靠收糧這短短的一個時期就可以掙幾萬,一個化驗室主任可以掙十幾萬,大糧庫甚至幾十萬。
  
  糧庫裡摟錢最多的毫無疑問是糧庫主任,而且是大主任。他有很多的生財之道。前面我說過,他可以組織他家的親屬倒糧掙錢。糧庫內還有很多的基建工程活,如水泥場地和糧倉建設,辦公室建設等等,包工頭要是攬到活,都要給他回扣才行。庫內職工逢年過節,都要藉口上他家去「拜年」或「看望」,實則送禮送錢。
  
  但這些都是小意思。真正能使主任發大財的,是「作賬面上的文章」,「發賬面上的大財」。具體方法有以下幾種:
  
  一.就是我在前面說過的,做假票子,開假票證,套取國家儲糧保管費和補貼。
  
  二.玩左手換右手遊戲。具體說就是糧食還是那堆糧食,通過變造單據,一進一出,自買自賣,獲取差價款。
  
  三.賣糧時高銷低報。比如糧庫的糧食是八毛錢一斤賣的,做賬時我寫成是七毛一斤賣的。
  
  四.當市場上糧價高於收購價時私自賣糧,差價款不入賬,再設法收購一批糧補足庫存。
  
  五.從別的糧庫低價買入陳化糧,再把它變成收購的保護價糧,或者乾脆導演自賣自買,把自己庫內的陳化糧變為當年收購的保護價糧,賺取差價款。
  
  六.把漲庫(就是由於扣水扣雜多出來的糧食)糧食賣掉,差價款不入賬。
  
  七.虛報、多報各種費用。
  
  主任在進行以上的操作時,他需要和財會人員,尤其是主管會計配合。所以各單位會計,尤其是主管會計都很牛。主管會計,或者說是財務科長,其權力有時比一個副主任還大。他甚至可以當主任的家。因為主任所作的一切勾當,他都很清楚,而且還積極參與。
  
  會計一般都準備兩本賬,一本是供本單位用的,另一本則是應付檢查的。有的會計私下裡還有第三本賬,這本賬則是真實而又真實,秘密而又秘密的,主任是看不到的。
  
  有人可能要問,現在都是用電腦,而且還和上面聯網,那麼還怎麼做弊?別忘了,電腦財會軟件是人做的,所謂有矛就有盾。我們化驗室在安裝開化驗票的軟件時,安裝人員就主動告訴我們怎麼樣做假。
  
  主任對於財會科長一般是不敢得罪的。還要千方百計地討好、拉攏。九一年時,糧庫的財會科長從原崗位退下,轉到工會,工資給漲了一級,還給了五萬塊錢的所謂「封口費」,這在我們這裡當時可是一筆不少的巨款。
  
  後來換的一個主管會計在退休時,主任給了她二十五萬的封口費,還讓她在自己個人開的米廠裡當會計,幾天才去一次。有時單位臨近大的檢查時,還要把她請過來當「指導」
  
  由於這些會計有著豐富的造假「經驗」,而且還有廣泛的人脈關係,所以即使是面臨改制下崗,他們也會很容易地找到工作。不少糧庫的財會科長,不管主任怎麼換,都能穩坐交椅。
  
  和主任一起狼狽為奸的不光有糧庫的財會人員,還有一些和主任有利益關係的其他單位財會人員,比如糧食局的,農發行的,甚至還有工商、稅務的。他們有的在檢查之前通風報信,給出主意應付檢查,在檢查時幫助掩蓋問題。富錦九0糧庫出事後,農發行就跑了好幾個人。我的一個在校時學財會的同學也跑了。
  
  農發行裡的一些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實際是發行的內鬼,和糧庫勾結在一起,採取「空空妙手」的高級手法,套取國家的大量資金,再設法變為私有。我們這裡有幾個農發行的人在海南三亞買了房子,到放七天假的時候,就一起去那裡度假旅遊。
  
  糧庫主任還可以分為老版型和新版型的兩種。老版型的主任多是年紀很大,地方很偏僻,沒見過什麼太大的世面,出身也很低微,只會搞點小打小鬧,倒點糧,鑽點小空子,甚至變著法子剋扣職工的工資,晚開職工工資以賺那幾個利息錢。我們糧庫原來的那個主任就是這樣。這樣的主任還喜歡吃獨食,自己還覺得很聰明,其實下面人恨透了他,就連幾個副主任都對他私下裡有怨言。不過這樣的主任現在一般都退休了。
  
  現在糧庫的主任都是些新版型的,年紀輕,有文化,最主要的是膽子大,大把地花錢,當然也大把地摟錢。什麼事都敢幹,什麼錢都敢摟,著實地生猛。不過說句實在話,這樣的主任往往對下面的職工卻非常好,這並不是什麼仁慈,因為人家看不上那點小錢。比如某縣的一個糧庫主任在糧食改制時,庫內職工沒有一個下崗的,而且他還說:「你們放心,有我吃的,就有你們吃的 」。後來他就出名了,而且由於擴大了經營範圍,企業越搞越大,但他最後越走越歪,最後跑了。他跑了之後,還有不少職工非常「懷念」他。對於有些新版型的主任來說,十幾萬,幾十萬在他眼裡那都是小錢,我上面所說的那些撈錢手法他都嫌太陳舊了,太慢了。他們有的和銀行內部的一部分人勾結,玩「空空妙手」。甚至還有的比銀行都厲害,直接上省裡和更高的地方活動,套取更多的國家撥款,來玩這種錢的高級遊戲。
  
  這種人還有一套「理論」,即所謂的撈錢越多,越沒事。我記得有一個挺有文化的糧庫主任喝醉酒之後向我們傳授「心得」,說:「以色列人有一句話,叫做你欠銀行一千塊錢,銀行控制著你。你要是欠銀行一千萬,你就控制了銀行。摳摳搜搜地弄個三四十萬,不好幹啥,一年連送禮都不夠。最後紀委一查,沒人保你,結果你就得完蛋。你要是摟個二百來萬,就是拿出來一百萬送禮,那你還剩一百萬呢。就算出事時候,也肯定有人幫你,而且是主動地幫你。因為他們要是不幫你他們也得完了。所以最後就沒事了。」
  
  不少主任生活糜爛,我的一個同學在外地某糧庫作大主任,包了兩個二奶。其中一個二奶還替他生了一個女兒,另一個是他的小姨子。他的妻子則迷戀於**功。對他的事不聞不問。退休的糧食局長的外甥在某縣一個專儲庫當副主任,竟然把一個初中女生的肚子弄大了,後來還是花錢擺平的。聽說他很喜歡玩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我所在的糧庫有一個女孩,很年輕,竟和外地一個糧庫主任兼副局長傍上了。去年同學聚會時,有一個同學說他們那裡的一個主任把人家母女倆都包下了。我們糧庫原來的主任就算是比較老版的,老婆也厲害,不敢太出格,可也和本庫一個女人暗渡陳倉好幾年了。
  
  不少糧庫主任由於地位的關係,心腸很硬,毫無憐憫之心。記得有一年我們市煤礦退休工人由於幾個月不開支,集體到市委反映問題。那裡人聚了一天,到了下午五點多也沒有散。市委領導為了體現出關愛之心,還派人派車給那些人送面包、火腿腸、礦泉水。一個副市長口乾舌燥地解釋了很長時間,到下班也沒有走。現場也有不少警察,但據說接到局長話說:「這些老傢伙,幹了一輩子,也夠苦的了,你們想辦法維護好秩序,不准打罵他們,誰要是整出了大事,我要扒他的警服。」我們下班的通勤車經過那裡,因為小車檢修,大主任和一個副主任也坐在通勤車裡,車子暫時過不去,大主任看到那種場面,罵道:「都是些個窮鬼,沒能耐的東西,沒錢不會自個掙嗎?」副主任隨即接口說:「 刁民哪,有啥他媽不敢動,一個一個抓起來,誰他媽不服就猛揍,你看他們下把還敢鬧事不?」他倆就忘了他們原來也都是窮鬼。
  
  在沒有改制之前,糧庫裡副主任很多。我們這個小糧庫到改制之前竟然有一個大主任、五個副主任。副主任有的有一些實權,有的由於不管錢管物,沒有實權,這樣的副主任都不如一個股長或科長。當然了,不管是什麼副主任,還是比我們小白人強。比如說副主任倒糧,只要不過分,主任對他還是有所照顧的。有的副主任實在是撈不到什麼油水,主任為了平衡各方面關係,想辦法送他些錢,不是直接的送,而是間接的。比如在牌桌上故意輸給他一些錢,或者讓他出差,實則是旅遊,回來多報一些費用,如此等等。
  
  大主任和副主任,不少是面上一團和氣,實則矛盾重重。主要還是涉及到利益分贓不均的問題。但一般的主任是不會和副主任鬧僵的。但也有例外。我們就曾看到有一次過年前全庫聚餐時,一個副主任和大主任吵了起來,把酒潑向大主任。
  
  這些副主任當中還有不少是糧庫主任的兒子。不是本糧庫主任的,而是別的糧庫的。這樣做是為了避免別人閒話。所以他們才想出了這麼個相互提拔對方兒子當副主任的方法。當然這樣做上上下下是花了不少錢才做的。
  
  逢年過節的,糧庫裡的人要向大主任等人進貢,像一個三孫子似的。其實這些個主任、副主任也要向上進貢,表現得更是奴顏婢膝。一個局長的外甥在和我們喝酒地說了我們主任上局長那裡的醜態。
  
  有一個副主任,原來就是個開車的。後來由於會溜鬚拍馬,會出一些餿主意,深得大主任賞識,被提拔為副主任。這人可以說是典型的小人標本。他會當著我們的面敘說大主任的一些密聞軼事,回頭也會把我們和他說的話,做的事匯報給大主任,他得意的人,會被說得錦上添花。不得意的,會添油加醋,讓你聲名掃地。他還在職工中弄了一兩個「臥底」,甚至某人下班回家和誰去吃飯,第二天都有可能被匯報給他。庫裡的普通職工對他是又恨又怕。他和你說話的時候,那話說得可甜了,叫你甚至深受感動,但回頭上大主任那只需一兩句話就有可能讓你完蛋。真是陰險啊!用「口蜜腹劍」來形容他真是太恰當了!
  
  不過這種人就這麼點本事,太大的本事還真沒有,不過是狐假虎威而已。等到大主任下去,換上新主任上來後,他就失寵了,於是誰也就不理他了。他自己在庫裡就感覺是「灰溜溜」的。
  
  這些副主任各管一攤活。有的負責儲運和化驗,有的負責保衛,有的管糧庫內的米廠,有的負責基建。副主任多的時候,甚至有的副主任只管食堂,有的只管一兩個司機的車隊。但大主任是會把財會這把大印緊緊抓在手裡,不容許別人染指。
  
  糧食改制之後,糧庫不再需要那麼多人了。所以這些副主任各想辦法,各尋出路。年紀大的設法先辦退休,再幹點什麼。年紀輕的有的單獨出來幹一些事業,少數留在了庫裡。
姿勢 一個 化驗員 化驗 告訴 糧庫 內幕 trustno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562

本刊化驗鉛超標20倍 高仿韓國化妝品熱賣

2014-12-25   NM

 

韓劇、K-pop襲港,學生及辦公室OL對韓式「裸妝」、「咬唇妝」趨之若鶩,造就近年旺角及銅鑼灣一帶,水貨韓國化妝品店愈開愈多。不過本刊聯同知名韓國品牌「too cool for school」及3CE等代理放蛇巡查,發現所謂水貨其實是高仿真度的假貨,市民難以分辨。

本刊將部分老翻胭脂及唇膏送往化驗,發現含有歐盟禁用的重金屬鉛和砷,若以本港採用的大陸法規上限,其中一個胭脂樣本的鉛含量超標逾二十倍之多,有機會損害神經系統及腎臟。

記者根據行內人提供的線報,到深圳東門直擊這老翻化妝品批發源頭,原來一支高仿韓國品牌唇膏只賣八元人民幣,在香港卻以八十八元出售,甚至連正貨無生產過的產品都有得賣。有韓國品牌代理大呻,早已向香港海關投訴假貨充斥市場,但一年多以來未見政府執法,以致老翻商人愈來愈放肆,海關則回覆正作出跟進。

記者巡視旺角及銅鑼灣的商場,以往主力售賣潮流精品的店鋪,均已改賣水貨化妝品,以旺角兆萬中心為例,逾一半店鋪專賣韓國化妝品,連格仔鋪亦轉攻此市場,一般貨品售價約是正貨的一半至七折。

外觀九成九相似

本刊聯同其中一個韓國品牌「too cool for school」的香港獨家代理落區巡查,其出產的牛奶唇彩今年初經大陸女星張馨予於個人微博推介後,旋即成為大陸及香港人氣搶手貨。記者於旺角兆萬中心以至西九龍中心的店鋪均發現此牛奶唇彩,售價由五十至九十元不等,專門店則以七十元出售。據香港代理鄭小姐觀察,產品驟眼看與真貨沒有分別,包裝盒上的韓國文字、條碼及外觀質感,甚至連瓶底生產日期字樣亦抄得一模一樣,要扭開唇彩蓋才能找出破綻。「扭開唇彩可以見到假貨個唇掃係長過真貨,而且真貨唇掃有一邊係斜嘅貼番個嘴唇,假貨係就咁一條圓碌碌。」鄭小姐再以嗅覺判斷,真貨唇彩帶有香甜味,但假貨味道則明顯較刺鼻。除了too cool for school,另一高仿重災品牌則是3 Concept Eyes(3CE)。自韓國女星尹恩惠於劇集《想念你》內用上3CE化妝品,其妝容及化妝品旋即成為香港及大陸少女爭相模仿的對象,水貨店亦幾乎間間有售。行內人透露,由於銷情太好,高仿貨品甚至已「演化」到第三代,而且愈仿愈真。

真假韓國化妝品對比

高仿進化至第三代

由於3CE香港代理並無回覆,記者相約香港及澳門都有分店、並經常到韓國入貨的大型化妝品專門店JoShin業務發展經理Joyan一起到旺角放蛇,分別在旺角中心及兆萬中心發現大量冒牌3CE唇膏,售價由三十多元至八十多元不等。其間店員落力推銷新款唇膏:「3CE唇膏真係最多人買,有啲色好多女仔搵,我都係得番一兩支存貨,如果你要多啲就要訂先有。」不過,Joyan仔細查看後,發現店內唇膏以至其他3CE胭脂等全是假貨,但外觀與真貨相差無幾:「最明顯真係可以分到嘅,係假貨好多會貼咗自製嘅色號落件貨度,但3CE除咗唇膏之外,胭脂眼影都係用個好靚嘅顏色名,好似plum candy、peachy beach,唔係01、02咁。」以同一顏色唇膏比較,真貨外觀雖然不及假貨鮮艷,但假貨塗上手時顏色較淡,質感猶如蠟筆。Joyan解釋隨着韓流盛行,韓國化妝品價錢較歐美傳統品牌便宜,但很多品牌未有在香港授權代理,以致水貨及假貨同時熱賣:「本身(韓國)當地攞貨渠道多,就算去專門店買一定數量正貨已經肯定有折,入得貨多又折多啲,所以(賣水貨化妝品)係大有大做細有細做,大型水貨店有啲牌子甚至有機會做到專門店差唔多半價。」不過,市民買到假貨不只金錢有損失,本月初記者將購得的高仿化妝品包括唇彩、胭脂及唇膏,交由「香港標準及檢定中心」作重金屬測試,經光譜分析儀檢驗後,證實冒牌3CE唇膏及胭脂含有歐盟禁止於化妝品出現的鉛及砷,其中胭脂內的鉛含量更高達825ppm,若以本港採用的大陸《化妝品衞生規範》(2007年)標準,比規定上限40ppm足足高出二十倍。皮膚科專科醫生陳珮瑤指,長期使用含鉛的化妝品,有機會令鉛積聚體內,並影響生育、發育及心臟等機能,甚至引發癌症,其中又對孕婦及小孩影響最大。她表示,歐盟已全面禁止化妝品含鉛、砷等重金屬,加拿大則限制唇膏含鉛量至10ppm,「可以話係無一個safe level。」她認為製作化妝品的過程若出問題,產品有機會受鉛污染,建議消費者選用有口碑及信譽的品牌。

投訴逾年海關懶理

老翻化妝品不但侵犯正貨權益,甚至危害市民健康,但too cool for school香港代理公關部發言人鄭小姐踢爆,原來該品牌早於年多前已發現有假貨出現,甚至帶同自行購買嘅假貨向海關投訴,但至今未聞有檢控行動。「我哋一年幾前都拎咗支自己買的翻版睫毛液俾海關投訴,不過到而家過咗成年都無回覆,可能因為海關係堅持自己放蛇買得番先可以有下一步行動,咁都慢好多,我哋都好無奈。」鄭小姐估計,由於海關未有行動,假貨愈來愈多,老翻商人亦愈來愈大膽,甚至自行以該品牌名稱生產連行貨均沒出產的化妝品。「雖然啲貨個樣可能真係一模一樣,但始終入面係乜成分都唔知。甚至有啲客係買到我哋無出過的product,啲客唔知道仲以為我哋出咗新貨!」水貨店買手Joyan拆解,高仿韓國化妝品幾乎全由大陸生產,於深圳東門及廣州美博城等地批發出售,不少香港人到大陸入貨,然後運到香港當水貨出售。本刊月初到深圳東門,直擊冒牌韓國化妝品源頭,由羅湖口岸搭乘兩個地鐵站,十分鐘便到達老街站,附近即有數個化妝品批發市場,當中又以「九龍城廣場」最多冒牌韓國化妝品出售。該商場內燈光昏暗,主要是化妝品店及美甲店,近商場門口的玻璃櫃便放滿了數十款不同顏色的3CE胭脂及唇膏等冒牌貨,記者於香港水貨店購得的假貨,全部在這裡都可以買到,顏色更為齊全。不過,部分產品雖沿用了3CE的三角形商標,細看之下商標卻寫上「3GS」,疑是較低檔次冒牌貨。

盜用商標自創新貨

記者亦於另一間店找到多款too cool for school的高仿化妝品,但離奇的是店方居然將品牌一款睫毛液的圖樣,移花接木至自家製作的唇膏包裝盒上,自行「創作」全新系列產品,此時店員Linda即落力推銷:「單買一件三十蚊左右,如果你買多啲仲有得平,平一半都唔止,好多香港人上嚟買。」說罷遞上卡片,着記者於淘寶網搜尋該店的詳細目錄:「有好多款,呢度擺唔晒,要乜都有。」記者及後向商場內多間店鋪查詢批發細節,二樓的「RuRu化妝品商行」東主林小姐稱,平日有大批港人掃貨,再帶回香港轉售,當中以3CE最受歡迎,更立即給予記者折扣,只須購買三十件化妝品,不論品牌款式,都能以低至八元人民幣的批發價入貨,「我哋可以幫你寄落香港又得,你自己拎返去又得,如果唔係好多,通常你哋啲香港客都係自己拎返去賣。」

東門掃貨運港轉售

三樓另一小店的負責人小燕更坦白:「睇吓你要堅(貨)定流,好多香港人專誠上嚟都指明係買流嘢。」記者追問假貨品質會否對身體有害,對方拍心口稱無問題,指3CE及too cool for school等高仿貨「已經做咗超過一年」。對於有代理指政府未有執法,海關回覆正作出跟進及所需的執法行動,並與品牌持有人保持聯繫。海關指冒牌貨有機會違反《消費品安全條例》及《商品說明條例》,截至十一月,今年已破獲十四宗同類案件並檢控十八人。

莎莎卓悅售影射產品

韓國化妝品當紅,以售賣水貨化妝品起家的莎莎及卓悅均有分一杯羮,而且價錢同樣平得嚇人。以too cool for school專門店售一百四十元的雞蛋洗面泡「Egg Mousse Soap」為例,莎莎只售五十五元,便宜超過一半。不過,記者曾巡視兩店內的韓國化妝品,並無發現假貨。有行內人拆解,這些龍頭水貨店其實以蝕本價售賣熱門水貨產品,但同時售賣外表九成相似的影射產品「蝕頭賺尾」。記者發現多間莎莎均有特別的擺貨模式,以該雞蛋洗面泡為例,旁邊總有數支同樣顏色及大小,甚至同樣名為Egg Mousse Soap的產品,仔細查看才會發現,生產商是韓國「Marion」而非「too cool for school」,卻以六十九元出售,較本尊更貴,消費者如不細心觀察,便會直覺以為較貴的才是正貨。除了洗面泡,卓悅售賣的Nature Republic蘆薈啫喱,旁邊總會有另一品牌、外觀卻非常相似的產品出售,而且往往都是影射產品比知名品牌貴。有行內人士提醒消費者購買前做足功課,選購時則認清品牌名稱及包裝。

本刊 化驗 超標 20 高仿 韓國 化妝品 化妝 熱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220

化驗報告爆福臨門內鬥

1 : GS(14)@2011-09-10 13:24:16

2011-9-8 NM

富豪爭產,真係咩招都出齊,繼南豐姊妹決裂,細妹上週登報割席,強調由家姐和阿媽打骰嘅山頂物業發生連串爆竊案,與阿妹陳慧慧及南豐冇關,字裡行間睇到兩邊已經勢成水火。正所謂相煎何太急,勢估唔到一單杰過一單。富豪飯堂福臨門老闆兄弟決裂已久,有福記員工話七哥响大庭廣眾,鬧五哥個仔徐德強做「敗家仔」。其實雙方早已對簿公堂,上星期案件又再開審,其間代表七哥徐維均嘅律師,用了「cannot see eye to eye」形容兩兄弟關係,法官遂命令雙方各自搵專家,替福臨門作出估值,他日法庭判定敗訴一方,睇怕要用呢個估值參考,將股權賣予勝方。最近小宗收到一封由柏立醫學化驗所發出的正規電郵,呢間化驗所來頭唔細,唔少名人幫襯,小宗起初以為是某某名人嘅驗身報告,豈料原來是告密信一封,內容如下:「福臨門五哥徐沛鈞的兒子徐德強,搞上市公司搞到一身蟻,詳情請參閱David Webb的文章。」

告密信更體貼奉上股壇長毛的網上連結,拜讀完長毛鴻文,發現文章主力炮轟徐德強嘅生意拍乸,搵放大鏡先睇到徐德強嗰段仔。點解化驗所無厘頭踩過界,莫非有化驗師睇唔過眼?幾經索料,終於搵到些少頭緒,登登登櫈,原來七哥嘅新抱珍妮•許嘉茵,乃柏立獸醫部門主管,而許珍妮又係福臨門嘅董事,成件事當堂清晰晒。
2 : GS(14)@2011-09-10 13:24:51

http://webb-site.com/articles/cvclonglife.asp

Mr Chui is an interesting chap himself. A grandson of the founder of the Fook Lam Moon Restaurant (where a dispute between his father and other relatives is underway), he is also CEO of AIM-traded China 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 Holdings Ltd (AIM:CPEH). The bulk of the assets of CPEH are in 33.6% of a company called Fortel Technology Holdings Ltd (Fortel). This is accounted for as an investment rather than associate, so few numbers have been disclosed, but CPEH said in April that it hopes to list Fortel in HK later in 2011. Mr Chui owns 47.8% of Fortel himself, and part of the family stake was sold to CPEH in the first place.
3 : 龍生(798)@2011-09-11 14:53:16

唔明...有咩問題?
4 : greatsoup38(830)@2011-09-11 15:03:16

兩兄弟爭產,其中一方老婆是呢間化驗所董事
化驗 報告 福臨 門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935

【最鹹湯包】《蘋果》化驗四款湯包 一日兩包已超標

1 : GS(14)@2016-07-14 08:10:08

我們將四款即用湯包拿到化驗所測試,看看每款的鈉含量是多少。



上月消委會與食物安全中心合作,在食肆抽驗130款中西式湯水,發現港人平均喝一碗湯的鈉含量,原來已達世衞建議每日最高攝取量的36%。不過,在是次抽驗中,並不包括即用湯包。其實這些只須翻熱便可食用的湯包,對於工作繁忙的香港人來說是方便又快捷,隨時有靚湯飲,近年非常普及。但究竟它們又會否如食肆所賣的湯般,有部份會過鹹?又或是喝多少份就會超標?我們選了四間較多人選購即用湯包的店舖,包括健康工房、鴻福堂、原味家作及燕之家,分別將店家所賣的四款花膠湯拿到化驗所測試,看看鈉含量究竟有幾多。


四款湯包樣本所化驗出的鈉含量(1)健康工房︰養肝滋陰鮮椰子響螺鮑魚花膠湯售價︰$56淨重(毫升)︰355營養標籤列出的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156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167鈉含量(毫克/每包)︰592.85飲用一份佔每日建議攝取量之百分比︰29.6%結論︰每100毫升的鈉含量是四款中最低,但驗出的鈉卻比包裝上的營養標籤所列出的較高。如每日飲用多於3.38包,便超出每日鈉攝取上限。(2)鴻福堂:花膠響螺煲竹絲雞湯售價︰$50淨重(毫升)︰400營養標籤列出的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230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216鈉含量(毫克/每包)︰864每份佔每日建議攝取量之百分比︰43.2%結論︰如每日飲用多於2.3包,便超出每日鈉攝取上限。(3)原味家作-原味湯︰花膠雙螺煲竹絲雞湯售價︰$58淨重(毫升)︰350營養標籤列出的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未有列出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227鈉含量(毫克/每包)︰794.5飲用一份佔每日建議攝取量之百分比︰39.7%結論︰如每日飲用多於2.5包,便超出每日鈉攝取上限。(4)燕之家:思家湯.花膠響螺淮杞燉乳鴿(二人份)售價︰$78淨重(毫升)︰450克營養標籤列出的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328鈉含量(毫克/每100毫升)︰236鈉含量(毫克/每包)︰1062飲用一份佔每日建議攝取量之百分比︰53.1%(一人用)/26.55%(二人用)結論︰這款湯的鈉含量雖是四款中最高,但包裝上卻列明是二人用份量。經計算過後,如真的依照包裝所說分成兩份用,飲用一份的鈉含量只有全日攝取量的26.55%,是四款中最少。相反,如一人用的話,飲用兩包已超標。記者︰黃依情攝影︰鄧鴻欣



健康工房的養肝滋陰鮮椰子響螺鮑魚花膠湯,每100毫升含167毫克鈉。

鴻福堂的花膠響螺煲竹絲雞湯,每100毫升含216毫克鈉。

原味家作-原味湯的花膠雙螺煲竹絲雞湯,每100毫升含227毫克鈉。



燕之家的思家湯.花膠響螺淮杞燉乳鴿,每100毫升含236毫克鈉。

香港理工大學食物安全及科技研究中心應用生物及化學科技學系註冊營業師張智良指,按世衞建議成人每日最高鈉攝取量為2000毫克計算,四款湯所含的鈉,其實已達全日攝取量的三分一或一半以上,也頗高,如攝入過多可增加慢性病風險,如心臟病、高血壓及腎病等。

日本推出的健康鹽分計,可測試湯水中的鹽度,雖沒有詳細數字列上,但可作參考,$180,city’super有售。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714/19693613
最鹹 湯包 蘋果 化驗 四款 一日 兩包 包已 超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711

涉與無牌化驗所合作

1 : GS(14)@2017-07-05 03:34:26

■陳太將偷運來港的血液樣本送到無牌化驗所檢測。



【本報訊】《蘋果》追蹤專幫內地孕婦進行一條龍驗血服務的運血集團,發現中介涉嫌與無牌化驗所合作,該化驗所根本不在醫務化驗師管理委員會名單內,內裏亦沒有展示化驗師註冊證明書。衞生署稱,若市民懷疑任何公司或人士有違法行為,可向警方舉報。在過去5年,委員會曾向警方舉報4宗相關個案。記者追蹤運血大媽行程,發現她將內地孕婦血液樣本送到一間位於旺角的生物科技公司內化驗,但該公司並不在醫務化驗師管理委員會的名單內。根據現行法例,任何公司不獲納入醫務化驗師管理委員會的名單,卻從事化驗工作,即屬違法,最高可判監3個月。衞生署未有回覆該公司是否屬無牌化驗所及會否採取行動。


報告屬假文件 出事難追究

根據《輔助醫療業條例》規定,任何人開設化驗所須至少一名董事為註冊化驗師,並於指定時間內呈交一份報表,否則即屬違法,最高可被判罰500元和監禁3個月。記者到該公司查詢,職員直言有產前抽血鑑定性別和驗唐氏綜合症等服務,只需5個工作天,且化驗和領取報告均於公司內進行,但公司並無展示化驗師的註冊證明書。根據《輔助醫療業條例》,任何人僱用非註冊人士從事醫務化驗師專業,即屬違法,可被罰款5,000元及監禁6個月。對於坊間有公司懷疑並非由註冊化驗師負責化驗,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認為事件相當嚴重,認為化驗報告可被視為不合法,警方可以行使虛假文件罪控告有關公司和「化驗師」。他認為此等做法最終受害的都是巿民:「冇保障、亂晒大龍去驗,一旦出事,市民難以追究。」■記者郭美華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04/20078403
涉與 與無 無牌 化驗 合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810

內地禁鑑定胎兒性別 中介教唆送血來港化驗偷運人血大曝光

1 : GS(14)@2017-07-05 03:34:26

【關口分貨】■內地運血中介陳太(左)將孕婦血液樣本帶到關口,分發予水客偷運到港。



【本報訊】內地孕婦鑑定胎兒性別大行其道,即使內地海關不斷搗破中介集團,仍冚之不絕,加上近年內地掀起親子鑑定及基因測試等熱潮,造就越來越興盛的來港驗血生意。《蘋果》直擊一個偷運人血集團,每天從深圳走私過百支孕婦血液樣本來港,送到化驗所檢測,再將驗血報告寄返內地。衞生署稱任何人偷運血液入境即屬違法,最高可判監兩個月;有專科醫生警告不當運血存洩漏風險,公眾隨時爆發傳染病危機。記者:林熊 黃學潤 龔蕙芝 郭美華



上水新豐路一幢唐樓外牆掛上一間醫療服務中心的大橫額,標榜「DNA胎兒親子鑑定」、「無創產前基因測試」、「醫學化驗」等檢測服務。《蘋果》發現該中心平日鮮有客人進出,但每到下午就有一名揹背包大媽抵達,卸下百支孕婦血液樣本,再將血液送到多間化驗所檢測,得出的「母血簡選報告」則經速遞公司寄回內地。



【書包掩飾】■一名女水貨客將血液樣本塞進女兒書包,準備闖關。張軍攝

【心虛自爆】■水貨客被記者揭發後承認收錢運血,更即場拆開膠袋展示大量血液樣本(圓圖)。黃學潤攝


水客以女兒書包掩飾運貨

singlepic id=20053480 w=160 h=120 float=right]記者連日追蹤該名年約50歲的大媽,發現她原來來自一個承包「運血」的家庭,與一對子女充當中介,承包其他內地中介運血來港的服務。據知,該名叫陳太的大媽專責攜帶血液過境來港,再送往各區化驗所;而其子則負責每朝駕車從深圳大芬的寓所出發,到各處收集來自各省巿中介分判出來的孕婦血液,經速遞公司交收,最後將血液一併送到福田口岸偷運來港。她的女兒則負責管理位於上水的醫療中心,將血液重新包裝及分類,方便陳太送到不同化驗所。近日走私血風聲緊,陳太會在過關前將血液分予不同的水客帶貨,以減低風險。有市民稱曾多次向海關及衞生署舉報無果,記者趁其中一天追蹤水客運血時,在關口向海關舉報,最終一男一女水客仍獲放行,順利運血來港。記者日前見有女水客將兩大包懷疑人血塞進跨境來港讀書的女兒書包後闖關,隨即上前踢爆,該水客承認收取300元走私血液:「是血,是檢查DNA,我只知道交去上水,不知道是違法的。」


接頭人被踢爆 棄樣本逃跑

她更即場拆開黑膠袋,內裏至少有四大包共百支孕婦血液樣本,內藏一個個透明保鮮袋,每個袋放有兩支12毫升的血液樣本及孕婦簽訂的同意書,列明孕婦姓名、胎兒周數、抽血日期等,更詳列免責聲明及測試的準確性大約99.8%以上。記者其後尾隨水客到上水「醫療服務中心」樓下交貨,接頭人正是陳太女兒。記者上前了解,陳女稱「不知道交來的是甚麼」,然後拔足狂奔,遺下兩大袋孕婦血液。而樓上醫療中心亦急急關門,記者只好將血液交警員處理。[據知情人士稱,內地中介向每名做胎兒性別鑑定的孕婦收取5,000元人民幣(約5,700港元),扣除4,000元化驗費、300元予水客運費和中介費等,每單生意可淨賺500元,按每日有50名孕婦計算,每月開工26日,該集團月入達65萬元人民幣(約74.7萬港元)。衞生署發言人稱,攜帶血液或血液成份入境香港,須向署方申請並獲簽發許可證,否則即違反《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可罰款5,000元及監禁兩個月。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04/20078442
內地 禁鑑 鑑定 胎兒 性別 中介 教唆 送血 血來 來港 化驗 偷運 人血 血大 曝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811


ZKIZ Archives @ 2019